1.又一个月夜
交换星夜的女孩 - 张小娴
  白小绿在街角的水果店挑了几颗新鲜的小香梨,放到磅秤上秤了秤。付了钱之后,她从包包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粉红色购物袋,抖开来,把梨子丢进去。
  那个购物袋上面印满一只只灰色的小飞象图案,样子憨憨的。
  她走在人行道和车流之间,身上穿着一袭橄榄绿色的雨衣,乌黑的头发束成马尾,肩膀上背着一个黄色的包包,朝戏院的方向走去。
  她走起路来有点懒洋洋的模样,好像她并不是那么急着去看戏。
  这个城市的周末夜生活已经展开了,路上的行人推挤着。她黑亮亮的眼睛在她走过的每个地方都好奇地溜一眼。
  天空上闪烁着几颗星星,她抬头看到一个浑圆朦胧的月。
  一抹晚风轻抚她的脸,她从小飞象购物袋里拿出一颗梨子,用手擦了擦,放到嘴里吃。
  随后她把光秃秃的梨核扔掉,从雨衣口袋里摸出一根口红,朝空气噘起嘴擦口红。擦完了,她抿抿两片嘴唇,下意识地咬了咬右手微弯的小指,继续往前走。
  她走着走着,经过一个露天广场。
  广场中央开出了一口麻石造的小喷泉,泉底亮着蒙蒙的五彩灯,水哗啦哗啦地向天空迸射。
  她走过了又退回来,从荷包里掏出一个铜板,丢到喷泉底去,合起双手,诚心许了个愿。
  来到戏院外面,看到今晚上映的戏,她嘴巴不禁皱了皱,有点发愁。今晚放的是一出血腥恐怖片。
  她站在戏院的台阶上,叉开一条腿想了一会,又换另一条腿站着犹豫了片刻,终于决定去买票。
  她刚付钱买了一张票,口袋里的手机就响起来。她掏出手机,读了那条短讯。
  她狠狠咬了咬右手的小指,脸上的神色变得有点复杂。
  现在不用看戏了。她本来就不是很想看这出戏。她拔起腿就跑,这回她跑得比小飞象还要快,不像一路走来那么慵懒。
  她一边跑一边拚命回想她刚刚把小妖丢在那儿了?
  到底是东面还是西面?不是东面就是西面。
  她终于想起来了,是南面。她抄小路往南走,穿过马路上的车缝,奔到一个露天停车场。
  她看到小妖了。
  小妖像一条忠心的老狗般,蹲在那儿等她。
  她跳上小妖,把它掉头,反方向驶出停车场,急转弯,越过前面几部挡路的车子,在下一个路口做了U形回转,往北飞驰。
  一年前,一个灵媒被杀。
  今天晚上,又死了一个灵媒。
  为甚么两起命案的死者碰巧都是灵媒?
  她仰起头,隔着车顶的天窗看到夜空上一轮清冽的满月。
  默林夫人遇害的夜晚,也是满月。她背脊不禁一阵凉意。
  默林夫人在自己家里被一根尼龙绳子活活勒死,尸体的手里无力地握着一张象征死亡的十三号牌,估计是凶手杀人后从默林夫人那副塔罗牌里揪出来放在那儿的。
  自从那天晚上目睹那具看来像一团破布的年轻女尸,她再也吃不下她本来很爱吃的默林牌火腿午餐肉了。
  两个月夜,两起命案,上一起命案,至今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凶手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两者之间到底有甚么关连?
  她咬咬小指拚命思索,一不留神,差一点就撞上隔壁行车线另一辆车的屁股。
  她及时把小妖扭回来,吐了一口气。
  小妖是她给这部红色丰田老爷跑车起的名字。车龄够老了,已经八年。
  她开车一向不专心,心里老是在想事情,弄得小妖浑身伤痕累累。
  幸好,它从不投诉。除了间中出点小问题之外,它必要时依然可以很辣。
  就像现在,她油门踩到一百公里,左转右转了十几次,引擎的呼啸声就如月夜的狼,一路上奔驰。
  驰至现场,她急踩煞车,小妖发出尖声,轮胎留下长长的车痕停下。
  她下车,摔上门。
  发生命案的大厦已经围起封锁线。
  她抬头看了一眼,这是一幢七层楼高的商住两用大厦,老得一身风霜,挤在另外两幢大厦之间,看上去得像一根火柴。
  一个生脸的穿制服警察守在封锁线外面。她从没见过他,估计他是刚从学堂毕业出来的。
  她亮出证件。
  「我是特别罪案组的白小绿。」
  生脸警察让她穿过封锁线进入大厦。
  今天本来是她的休假,她穿了一双新买的白色鞋子。早知道就不穿这双鞋子了。她最不想的就是穿着新鞋子踩过凶杀案现场。
  她搭电梯上三楼。电梯门一开,她闻到一股幽香味儿。
  进入命案现场之后,那股味儿更浓重了。
  这房子小而龌龊,从天花垂吊下来一盏昏黄的仿水晶灯。
  密封的一排窗子上挂着红色缀着流苏的布幔,四面墙壁漆上暗红色,已经有些斑驳了。一张中间塌了下去的红色布沙发挨着墙,上面散着几本杂志。
  这时,大克拨开当作门的编结挂帘从里面一个房间出来。
  「来了啊!」他个儿高瘦,长长的脸,鼻梁上架着眼镜,书卷味很重,当警察之前是念天文学的。
  她问他:「尸体在里面吗?」
  大克点点头:「是个女的。」他突然怔怔地看着她的脸。
  她摸摸脸,问他:「看什么嘛?」
  他皱眉:「里面那个死去的女人长得很像你,就好像一个模子倒出来似的。」
  一阵惊惶掠过她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她惊住了,急急问:「她叫甚么名字?」
  「依兰夫人……」大克说。「又死了一个夫人!邪门得很!这些灵媒为什么都喜欢叫自己什么夫人的?」
  「她的真名呢?」她隔着挂帘朝里面看了一眼,只看到一双裸白纤细的脚踝。
  大克看了看手上的记事簿:「刚刚找到死者的身分证,依兰夫人的真名是苏子仪。」
  小绿一听到那个名字,浑身上下一抖,脸露哀伤的神色。
  「你认识她?」大克看了看她的脸问。
  她震颤摇头,心跳扑扑地伸出一只白晢的手去掀开那幅挂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