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交换星夜的女孩 > 9.人心最可怕

9.人心最可怕

  「呃,老师!」她一双闪亮的黑眼睛冲他笑。
  「什么时候来的?」他问她。
  「昨天已经来过。」她回他说。
  「走吧!」他说完,打着伞走过对街。
  她拖着行李,跨越地上的小水洼紧跟着他。
  她偷瞄他的侧脸,一本正经地说:
  「我以后得改口叫你老大。」
  他们在警校认识时,他是特别罪案组的头头,来给他们上过六个月的课。
  他跟其它教官完全不同。他不会板着一张脸,他说话不像军训。他长得很高,却不是那些看起来整天泡在健身房里的大块头。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潇洒。他有时会跷起腿坐在教室前方跟他们上课,他怎么看都像个一身书卷气的文人。
  他总是教导他们,查案用的是脑袋。他还开玩笑说,据他所知,福尔摩斯也是脑袋比身体发达,柯南道尔笔下这名厉害的大侦探有段时间甚至吸食过大麻。
  「至于侦探小说的祖师奶奶阿嘉莎?克莉丝蒂,她书里那个神探白罗也不是四肢发达的。要四肢发达,我们已经有警犭了。」他说这话时,班上的同学都笑了。
  大家笑得忘形的时候,他严肃地说:
  「将来你们遇到的,最难对付的罪犯往往是那些极为聪明的人。」
  然后,他深沉的眼光扫视课室里每一双眼睛,告诉他们:
  「人心是最可怕的。」
  她不禁难过地想,他是不是见过了最可怕的人心?
  虽然她老是在他面前装出不佩服的样子,她其实记得他说的每句话。
  他不会摆出一副大英雄大侦探的模样,也从不像某几个来教书的客席教官那样炫耀自己破了多少大案。可谁都知道他韩哲在警界是号人物。
  他授课妙语如珠,没有架子,爱跟他们泡吧,喜欢喝白兰地,一喝就是几杯,从来没醉过。她最爱看他微醺的一双眼睛。她看到那双眼睛里的一抹愁思。
  他惟一一次跟班上十二个男生赛跑,轻轻松松的,就赢了他们。跟女孩子赛跑时,他却故意输给她们。
  他喜欢跟他们打篮球,投篮失手时习惯在篮球架下垂头丧气走一圈,嘴里好像嘟嚷些什么。男生们一口咬定他那时是在说脏话。可她从来没听他说过一句脏话,倒是喜欢看他失手的样子。是他那个受到挫败的样子唤起她埋藏在心中已久的思念。
  但她知道,他已经认不出她来了。
  每次在警校看到她,他的眼睛都好像在微笑。她不知道自己看上去有哪一点好笑。
  她仔细研究过自己的一张脸。是那双有点机灵的黑眼睛好笑吗?难道是她的神情逗他发笑?会不会是他看穿了她故意装出不佩服的样子?或者刚刚相反,因为她看来没有被他的魅力迷倒,倒引起了他的兴趣。
  还是他跟其它人一样,知道她是那个第六感少女?他对她好奇。
  她甚至担心他也许认出她来了。或者,他虽然没有把她认出来,却觉得她似曾相识。
  然而,她终究看出他不认得她。
  她决定不去深究。管它呢!要是她每次都能够让他笑,那又有什么坏啊?说不定他把她当成他养的一头小狗了,只要看到她,他的眼睛就会禁不住微笑起舞。
  因为他的出现,他们那一届十七个同学当时都下定决心要以特别罪案组做为将来的奋斗目标。
  三年后,在众多竞争者中,只有她被挑选进来。
  现在,她走在他身边,跟着他搭电梯上楼,又跟着他走出电梯,越过昨天只有她一个人走过的的昏蒙走道,心中因喜悦而发颤。但是,在他面前,她一向掩饰得很好。
  他们一起走进昨天那个特别罪案组的办公室。大克,大头和脱水橘子在那儿。韩哲把她介绍给他们三个认识。脱水橘子原来有个挺好听的名字,不过,后来她还是喊他脱水橘子。大头的名字,除了他娘,没有人记得,大家都喊他大头。
  大克看到她时,脸露尴尬憔悴的神色。她装着昨天晚上没有在居酒屋遇到他的样子。
  韩哲跟他们三个说:
  「小绿是我的学生。」
  她喜欢他这样介绍她。
  她拖着行李在他身边站着,比他矮了差不多一个头。可听到他这么一说,她脸上漾开了一朵微笑,两个小肩膀禁不住一阵有如小鸟拍翅般的轻颤,脖子缩了缩,看上去又好像更矮了些。幸好他没看见。
  他从来就不知道她有多爱他。
  她镇定了些,目光转开去,看到了昨天摆在桌子底下的那双红色亮皮鞋子。
  是这双鞋子把韩哲永远从特别罪案组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