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河的子孙 > 尾声

尾声

  阳光开始从林场苗圃里密集的小叶杨间穿过,庄子上的土墙溶化在一片柔和的金黄色的光里。驴车拐进了庄子。毛驴抖擞起最后的精神,满怀着即将扑向槽头的愉快,顺着庄子中间的土路小跑起来。土路两边是高大的白杨树,在无风的清晨也飒飒地响个不停。庄户人家的院墙里,一串串金黄色的沙枣花在叶面是淡绿色、叶背是银灰色的叶丛中散发出浓烈的芳香。

  庄户人还没有开始一天的活动,只有他三叔背着粪筐、掂着粪叉站在路当中。

  “三爹,大路上准是昨晚过了牲口,好些牲口粪哩。”他告诉他三叔。

  “回来啦?”三叔眼里仿佛有某种信息,使他不由得喝住正往槽头跑去的毛驴。

  “真是新鲜事!秀莲妈,就是那个韩玉梅,回来啦。”

  “啊?”

  他像被一股巨大的弹力从车上弹了起来,一蹦子跳到地上。

  “那一年,她去上访,人告诉她领她上北京,那傻女子跟着跑,结果给人弄到新疆的沙漠地里。说是离乌鲁……还有几千里哩,跑跑不了,信也邮不出来,幸亏那坏人把她卖给的孤老汉还不错,没咋整治她,她一直等那孤老汉死了,才跑回来……”

  “她,她这会儿在哪?”

  “在她家哩。你说的那粪……”

  他掉过头便跑。世界一下子明亮了,太阳升到了天上,炫目的白杨、沙枣、一排排房舍,挤成一堆向他扑来……还有那口井,还有那玉石般的石井栏,水井四周干干的,还没有人挑过水,只有一条洇湿的水迹点点滴滴地朝那……不,门是关着的,那是假的!但愿那不是假

  倏地,他模模糊糊地看见一张虽然憔悴困顿,但仍非常熟悉、非常俊俏的脸笑着向他迎来,世界一下子又不存在了,耳边只断断续续地响着这样一种古怪而亲切的声音:

  “昨天下午到……让人骗到新疆,离乌鲁……尽是沙……那老汉死了……秀莲帮我,等了你一夜……你,你不嫌弃我么?”

  心血管又骤然张开,他感到一阵很厉害的眩晕,眼前是霞光,又是彩虹:绿的、红的、黄的、紫的、蓝的、青的……陡然又化成一朵白云,他觉得自己躺在白云上面。软软的,暖暖的,随它飘呀飘地向上升去。

  最后,他发觉自己躺在她的胳膊上面,他看见她一张既惊慌又欣喜的面孔。是真的!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喃喃地说:

  “还住在这儿干啥?回家去吧。吃完饭,我要开会,咱队上也要搞包干……我想好了,咱一家就包你走前坐的那块麦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