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浪漫的黑炮 > 第三章

第三章

  以上是小说的第一章。写到第二章,我们就需要变换一下人物和场景。这就是所谓小说的章法。

  现在我们来看这位邮电局的女营业员。这里又要声明,这位姑娘仅仅代表她“这一个”

  ——如黑格尔所说的,绝不代表全体可敬的邮务人员。鉴于经常会有“难道我们的什么什么是这样的吗”的文艺责难——不是文艺批评,这种声明是必要的。当然,她有她的真名实姓,但按《百家姓》的顺序她应该姓孙了,我们就叫她孙菊香吧。

  孙菊香其实是个天真幼稚、模样俊俏的姑娘。她现在是坐在高高的水磨石柜台后面,如果她站起来走两圈,你会发现她的身段非常窈窕,自有天然袅娜的风韵。上中学时,她最高的理想是将来到文工团里去,她自信舞蹈、唱歌、表演都拿得下来,会成为一名全能演员。

  但中学毕业后,投考艺术院校和本市的歌舞团都没有被录取,在家闲呆了一年。后来顶替她妈妈进了邮电局。由于她有一定的文化程度,人也活泼可爱,不久就从装邮袋、搬邮包的工作调到前台来当营业员。不过她并不喜欢这种工作。不管是装邮袋、搬邮包还是收电稿、开发票,她都觉得烦闷枯燥。

  在平时,她是个迷人的、妩媚的姑娘,不但注意梳妆打扮,也很懂得运用自己的一颦一笑博得同志们和邻居的喜欢,所以人人都说她是个好姑娘。追求她的男青年不少,但她还想再等一两年才结婚。这样的年龄,正是女人的黄金时代。

  可是,只要她一走进这间C市邮电局的营业大厅,坐在柜台后面这把人造革包的椅子上,就像被施了一种什么魔法似的,模样即刻变了:不只面若冰霜,并且态度生硬,和这间大厅里散发的那股特殊气味完全和谐地融为一体。今天上班,她本来就不痛快。百货大楼新到了一批外国进口卷发器:电吹风、电剪夹、电梳子等等全套才卖四十一块钱。盒子的装璜很漂亮,印着一个风骚的白种金发美女,柜台的“露布”上写道:“进货不多,欲购从速!!!”光那三个大惊叹号就够刺激人的了。吃早饭时,她跟妈妈商量,要买一套。妈妈大吃一惊,说是从来没听过搞“毛毛”的玩意儿要卖几十块钱的!她妈妈在五十年代初期参加工作时剪掉辫子,直到如今快六十岁了还是土话说的“二道毛”,从来没有在头发的花样上翻新过,嘟哝说:“那又不是碧玉簪,又不是金钗,要好几十块钱?!”而她的正嚼着油条的爸爸,一个土产杂货门市部的副主任,忿忿地说:“现在,只有搞投机倒把的人才有那么多闲钱买那种玩意儿!”

  提案在家庭会议上没有通过,倒惹了一肚子气。上班来,她又听旁边管长途电话的姑娘说,那种电气卷发器昨天就卖完了。可见现在有钱的人还是不少。这更使她郁郁不乐,自怨自叹没能加入文工团。在演出单位,像这种化妆用品都是公家出钱买的。于是,她不自觉地就要在一件什么事情上发泄一下。憋着气办了几件平常的业务以后,一份这样的电报稿伸到她面前:R市西大街市文联众星散她把电报稿朝水磨石台面上一摔:“打电报,不能用隐语和雅语!”

  “请问,这怎么是隐语和雅语呢?嗯?”柜台外面的人用嘲讽的语气质问她。她抬起头:这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白面书生,戴着一副式样新颖的宽边眼镜,穿一件米黄色的风衣。

  风衣里是隐条花呢的西服和雪白的衬衫领子。从他的上身,她可以想象到他下身穿的一定也是笔挺的裤子和三截头皮鞋。她暗自思忖没有找对发泄对象,语气和缓了一些:“请你把意思写明白一些。”

  “还要怎么明白呢?这难道还不明白吗?”白面书生仿佛对她比对打电报还感兴趣,风度潇洒地跟她貌似说理辩论,而实际上是自我介绍起来。他是R市文联的编辑,来本市参加什么“诗会”的。这个“诗会”很盛大,全国有名的诗人都荟萃一堂,言下之意他也是位名诗人,R市有些业余作者也想来见识见识,但今天“诗会”散了,他打电报回去报告那些著名诗人已各奔东西,意思是叫他们不要赶来。

  “打电话不是和写诗一样,要用最简洁、最精练的语言么?”诗人脸上挂着揶揄的微笑。“你难道要我写上‘著、名、诗、人、已、回、全、国、各、地、你、们、不、要、白、跑、一、趟、了’这么多字吗?要不,你替我拟个稿子吧!”诗人一面说,还一面诙谐地掰着手指头算字数。排在后面的人早就嫌她办事太慢,趁此发出了一片有倾向性的笑声。

  听到诗人要她代拟电报稿,又见她张目结舌的样子,笑得更欢了。

  如果是在公园里,在电影院门口,诗人的风度和外貌她还是很欣赏的。但偏偏他们是在这间营业大厅里,偏偏她被施加了某种魔法,偏偏她今天非常不愉快,再加上诗人的话引起了人家对她的嘲笑,这样,诗人的卖弄不但没有使她动心,反叫她更加恼火。她像被狗惹怒了的小猫,虎虎地说:“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你重写一张!”她顺手扔出去一张电报纸,“再交一分钱!”

  诗人对女性都有细腻的审美能力。他起初对她完全没有恶意,不过是想趁“诗会”的余兴逢场作戏地开个小玩笑。但她冷若冰霜的面孔和寒风般的口气,却一下子激怒了这位生性敏感而又自尊心很强的年轻诗人。诗人也出奇地固执起来,脸色陡然一变,涨得绯红。他把那张电报纸又摔进柜台,坚持要按自己拟的电报稿发报;他还拍着水磨石台面说,他写的诗寄到大刊物的编辑部,都不允许编辑改动一个字的!

  毫无条理、东拉西扯地争吵了一会儿,总算在后面的人的催促劝解下平息了。当然是帮着诗人说话的多。孙菊香姑娘被奚落了一番,噙着眼泪收下了这份或者是“隐语”、或者是“雅语”的电报稿;诗人得胜,扬长而去。

  我们这位赵信书同志正碰在孙菊香姑娘十分伤心、十分委屈、十分恼怒的时候去打那份叫别人看来莫名其妙的电报。

  他第一次买电报纸时,孙菊香还没有顾上注意他,只一心想着要是我在舞台上,哪怕随便唱支歌,随便朗诵一段台词,下面也得鼓掌,而坐在这个倒霉地方,即使我态度再好,也有人找碴生事……。第二次,他又排着队来买电报纸。因为他个子瘦小,隔着柜台递那一分钱,胳膊要伸得老长,孙菊香一眼就瞄见他干枯得像公鸡趾的腕上戴着一块瑞士名牌的全自动双历金表。孙菊香是常逛百货公司的,知道这块表至少值十套电气卷发器的钱。这明晃晃的玩意儿和他的袖子、和他的胳膊完全不相称。又看见这个衣着寒酸的老家伙一副畏畏葸葸的、欲进还退的、目光张惶的神情以及放在柜台上的鼓鼓囊囊的提包,倒猛然想起她爸爸的庭训:“现在,只有搞投机倒把的人才有那么多闲钱买这种玩意儿!”就开始怀疑了。到他第三次捏着电报稿,带着一脸惶惶不安的神色交给她的时候,她一看电文,岂止什么“隐语”、“雅语”,简直是不折不扣的暗语黑话。她小时候听爸爸说,旧社会把鸦片不叫鸦片,叫“黑土”、“黑膏”;她妈妈有次生病,她爸爸就说过:“要是有点‘黑膏’就好了!”现在,走私贩子不是还把赃物叫做“黑货”么?孙菊香姑娘还最爱看电影,什么《407号谋杀案》、《R4之谜》、《39级台阶》等等她都看过。她有一个在电视台工作的男朋友,还带她去看了几部内部资料的录相片,演的是《117在东京》、《女皇陛下007》之类詹姆斯?邦德的特工故事。所以,凡是莫名其妙的数字都会使她联想到可怕的事情和某种特殊人物的代号。如果她没有和前面那位诗人发生过争执,她就会义正严词地呵斥这个家伙一顿,叫他重写或是干脆拒绝发这样的电文。可是,在一秒钟之内,她脑子突然机警起来,想起了那位诗人给她的教训,就按捺着报复的激情和为社会除害的冲动,不露声色地把这份电报稿收下来。而那老家伙连单据也不要,急急忙忙地溜出人群,更使她确信这份电报大有问题了。

  到中午下班的时候,她把“失黑炮301找”交给了邮电局主管这方面事务的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