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浪漫的黑炮 > 第四章

第四章

  真糟糕!我们并没有准备写什么推理小说、惊险小说,不想搞无谓的噱头,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出乎我们的意外,似乎有向侦破小说发展的趋势了,所以我们得赶紧找到那位赵信书同志,弄清楚他发那封电报的意思,使我们的实录沿着生活的正常进程写下去,不要像拙劣的小说一样设置一个廉价的悬念。当我们按照那份电报稿最下一栏的发报人地址找到本市一家招待所的时候,赵信书正在一间乙级房间里闭目养神。

  窗外,初秋的阳光和煦明亮,蓝天中没有一丝云影,微风不时地轻拂起绿色的窗帘;大街上传来隐隐的喧闹声和蓝天下最远处朦胧的、乳白色的雾霭,都仿佛在召唤人们出去畅游。是的,这是一个旅游的好日子;而这个历史名城又是有许多好去处的,从秦朝到民国年间,都给她留下了供后人凭吊的遗迹。可是这位赵信书同志对游览毫无兴趣。他搞的是技术工作,单调刻板已经成了他生活的常规。而那种生活也恰巧适合他的性格。他昨天到达C市,明大一早要转乘长途汽车到一个和他工作单位同类的大工厂去参加现场会议。他可以有半天时间去参观一些名胜古迹的,但他情愿躺在床上不动。那么他有什么心思呢?现在让我们钻到他肚皮里去。

  原来,他肚皮里是一大堆枯燥乏味的数字、方程式、机械图形、应用技术理论和许许多多我们不认识的外国字。啊,且慢,这里好像有一点微弱的亮光,像萤火虫似的在心头一闪一闪的。当我们爬到那里去,我们会发现那是一种友情的结晶体,虽然很微小,像芥子一般大,却使他这颗缺乏水分的心散射着蓝幽幽的光彩,怪不得他脸上有时会浮现出只有自己才能意会的微笑哩!现在让我们来研究研究这颗结晶体。

  这颗结晶体是前两天才形成的。正因为他这颗心缺乏水分,和一块石头一样,所以这颗结晶体非常小,同时却又非常可贵。这是一个孤僻的老单身汉,身边没有亲人,工作单位里没有知心朋友;有的人历经政治运动越挨斗越胆大,有的人却看别人挨整也觉得害怕,他就属于后一种人,多年来是在自己作的茧中生活的。他没有什么业余爱好,就是喜欢下象棋。

  但是在工作单位,他也很少和人交手。有些小青年倒挺喜欢下象棋,可是他讨厌一摆上棋盘,旁边就围来一堆人指手划脚,比对弈的双方还积极。他更讨厌那些小青年的油腔滑调,什么“走哇!走哇!前面是蓝色的天空……”嘴里还不停地哼着“啦呀啦——啦呀啦呀——啦——”身子同时像触着电似的颤抖,好像骑在马上一样,据说这一套是从一部日本电影和一段中国相声里学来的。他觉得这简直是对文明的娱乐的亵渎。他情愿闲时一个人埋头在棋盘上自己跟自己搏斗,也不愿参与那种集体活动。

  这次,他从他所在的S市乘火车来C市出差,中途要在L市转车。在L市的那家胜利宾馆里,却碰上一位难得的棋友。这个人就是收报人钱如泉。他们俩当时住在一间客房里。钱如泉五十多岁,比他年龄稍大一点,但长得面白体胖,很是富态,行动举止也显得年轻活泼。他自我介绍说他是C市外贸公司的干部,在L市办点事还要去新疆。他出身贫寒,十二岁就被送到一家当铺当学徒,除了扫地倒茶递水烟,凭着他机灵的脑袋,还学了点识别古玩玉器字画的知识。这位外贸干部显然是个见多识广,善于结交,带点江湖派习气的人物。那天是星期日,L市又下着小雨,两个人闷在房里无处可去。钱如泉喝了二两大曲,中午觉醒来以后,伸了个大懒腰,先是有一搭无一搭地跟他闲谈,渐渐就天南海北地神聊起来:从秦砖汉瓦说到养花种草,从扬州八怪说到“四人帮”,滔滔不绝,口若悬河。赵信书这个书呆了肚皮里除了X、Y、Z之外,社会常识其实贫乏得很,在这位几乎是无所不识、无所不晓的杂家面前,只有洗耳恭听、目瞪口呆的份儿。钱如泉这种老社会油子,是他那偏僻的S市很少见的,更是科技界里找不出的,在书呆子眼里,他无异于一部社会的百科全书,因而不由得对他产生了兴趣和亲切感。这种情感,是一个孤独的人在寂寞的旅途中经常容易闪现出来的。

  吃完宾馆里淡而无味的晚餐,钱如泉冒着细雨到街上买了一只烧鸡。看来这还是一个绝不让自己口腹受委屈的人。他撕了一只鸡大腿给赵信书。赵信书慌忙摆手拒绝了。他那拘谨的、木讷的模样,这时倒又引起了钱如泉的兴趣。从学历上讲,赵信书是名牌大学五十年代初期的毕业生,如今是工程师,但谈起天来这个人却又呆头呆脑地什么都不懂,连江青的丑闻和现在买布不要布票了都不知道。于是钱如泉诧异地问:“那么,你闲下的时候干些啥呢?总不能一天到晚啃书本子吧!”“……我有时候,也爱下个象棋。”他为自己的知识贫乏深感羞愧,期期艾艾地说。

  “哦?下棋?”钱如泉躺在床上,一拍大腿。“我也能下两下子!可惜这会儿没有棋子。”

  “啊!我有,我有。”他突然兴奋了,脸上都泛出了血色。“我出差时随身带着象棋,呆着无聊,我就摆上棋盘研究研究……”说着,他拉开自己的旅行包,拿出一副四边贴着胶布的象棋盒。“要有你有兴趣,我们不妨来两盘。”他带着恳求的笑容对钱如泉说。“来两盘就来两盘。”钱如泉在床上盘腿坐起来。他中午觉睡足了,这会儿来了精神。他们把棋盘铺在两床中间的小柜上。钱如泉主动挑了黑子,说了声:“红先黑后,你先请!”

  几招一过,赵信书就发现这位对手真是个样样精通的“博士”;在棋术上也出手不凡,变化多端。他对付得很吃力,下到半夜十二点,钱如泉胜局居多,而败给他的那两局,他看出来钱如泉也是为了保持他的面子,有意让给他的。一个人的棋风可以表现一个人的为人和道德水平,他更对这位外贸干部有好感了。“你说你‘研究研究’,”钱如泉咂咂嘴笑着说,“看得出来你老弟光会研究机器,还没研究过古谱《韬略玄机》和现代人谢侠逊编的《象棋谱大全》咧!这里面,学问大着哩!你看,就这一局来说……”他端开茶杯,把棋盘小心翼翼地转过来。棋盘上的残局,就是赵信书在电报局营业大厅里苦苦思忖的那种局面——自己已经明显地处于劣势。现在,由钱如泉走红子,来处理颓败的形势。

  “你看,”钱如泉又拿掉几个红子,自信地说,“我就光下这几个子,你也难赢我。你别小看这老帅的战斗力,其实它的潜力很大,尤其是在残局结尾的阶段,可以说是‘不出九宫,决胜千里’。嘿嘿!跟‘文化大革命’里一样……不信,咱们就走着瞧瞧……”果然,赵信书换了占优势的一方,钱如泉还让了几个子,下到最后,还是一盘和棋。赵信书像见了爱因斯坦一样,对这位钱如泉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时他也活跃起来。两人越说越投机,把一只烧鸡啃得精光。请注意,两个性格、学历、经历截然不同的人,结下的友谊有时会比同类人物之间的交往更亲密。赵信书对钱如泉是恨相见晚,他觉得这位见多识广的老兄在他面前陡地揭开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钱如泉也豪爽地说,可惜自己还要去新疆,不然就跟他一起回C市,好好招待招待他。“我家里房子宽敞得很,还有一个小院;我老伴做得一手好饭食。”钱如泉感叹地说,“我年纪也不小了,这趟是最后一次出差;以后,我就呆在家里不出来,过两年,也该退休了。你说C市那个厂跟你们厂搞协作,今后你还断不了来C市。你来,别住招待所,就住我家里去。你不来,是看不起我!咱老哥儿俩好好聊聊,我带你到C市好好逛逛。我看得起你,别看你不会下棋,可老弟你是有真才实学的人,是咱们国家的栋梁之材……”天快亮了,两人交换了通讯地址,才朦朦胧胧地打了个瞌睡。清晨七点钟,赵信书匆匆地洗漱了一下,打点起提包去赶开往C市的火车。钱如泉非要把他送到车站不可,拦都拦不住。“喏,你跟我客气啥?”钱如泉抢着拎起他一个小包,“我送了你,在车站吃点早点,正好去办公事。走吧,走吧!”

  在月台上,两人终于依依不舍地分了手。

  赵信书一辈子也没有和钱如泉这类人物交往过;同时,他觉得他在钱如泉面前那种呆头呆脑的模样,是决不会博得别人的尊敬的,但钱如泉却看得出来他是“有真才实学的人,是咱们国家的栋梁之材”!那颗缺乏水分的心,被知音人的友情所滋润,在火车上,他几乎感动得流下泪来。石头的心不动情便罢,一动情就非同小可,不好收拾。他怎么也按捺不住要向这位知音人表达自己的思念的激情。

  恰好,到C市住进招待所,他收拾旅行包的时候,发现他的那副象棋里丢了一颗黑炮。

  这使他蓦地想起了他们科室里一位技术员有趣的轶事。

  那位技术员是华南工学院新分配来的毕业生,外号“小老广”,是个活泼坦率、爱好文学的青年。今年年初,他去广东探亲,和他的对象热乎了一阵子。回到单位,跟赵信书此时的心情一样,急切地要向他的对象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写信嫌慢,长途电话破费又太多,想来想去,他给在中学里教书的姑娘发去一份电报,仅仅两个字——“红豆”!既有情趣,又有不尽的言外之意。不久,未婚妻就来信了。“小老广”一点也不隐讳,兴高采烈地在科室里当众朗读了这封情书:“亲爱的:‘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我完全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我也同样,恐怕比你还深沉,还痛苦。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南国女儿,我就是家乡的‘红豆’……”

  情书还有些肉麻的话,听的人全笑得前仰后合。只有赵信书一个人默默地坐在窗前,被那些情意绵绵的话所感动。办公楼前的山沟里,野桃花含苞欲放,柳树和槐树已经绽开了新叶;潮湿的山坳中,丛丛野草也开始向四周铺展开来——万事万物都说明青春长在,并且会周而复始,但他的青春却永远不会再现了!他在大学时,爱上了一位女同学,两人很要好,她在功课上多得他的帮助。然而毕业以后,她却嫁给了另一位男同学,一起去了贵州。使他最伤心的,还是她临走时跟一个女同学说:“赵信书是个好人,但是跟这种人只能交朋友,不能嫁给他。要是跟他结了婚,家庭生活肯定不会有什么乐趣!”那个女同学以老大姐的身份把这话告诉他,意思是劝他以后活泼些、开朗些、兴趣广泛些,却不料反成了对他致命的一击。从此,他在女性面前更加自卑、更加腼腆、更加没有男子气概了。再加上他分配来大西北的一个矿山,男多女少,阴阳失调,尽管他后来每月有一百多元的高工资,也没有和他相匹配的知识妇女垂青于他。

  是的,大自然的青春能周而复始,而他呢,正如他在大学里曾听过的一首歌中唱的:“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亲爱的”,这是多么动听的、令人心摇神荡的词!但不论在书信上,在耳边,都没有一个女性这样称呼过他。他那颗枯涩的心底泛起一种深切的悲哀,痛感到他这一生可说是白过了,没有一小时、一分钟值得他炫耀,值得他临死时留恋。

  他暗暗地羡慕年轻活泼的“小老广”。“小老广”享受了他一辈子没有享受过的幸福。而那种巧妙的、迅捷的、富有独特性和浪漫气息的表达思念的方式,也在他脑子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时,这个被偶然建立起来的友情感动的书呆子,突然心血来潮,从“小老广”的“红豆”一下子联想到“黑炮”;同时,他的直觉也告诉他,钱如泉这个胖子是个海阔天空的人,如果他不主动去信,钱如泉一定想不起来给他写信的。于是,第二天吃完早饭,他就跑到大街上,先买了几本科技方面新出版的书,随后去邮电局打了那份电报。表面上是要钱如泉找找那颗棋子,或是给他寄来,或是保存着,待他下次来C市取,从此建立经常的联系,骨子里,却有种只可意会的罗曼谛克的情愫。这个书呆子活了五十多年没有浪漫过,这次浪漫了一下。可是,东施效颦,邯郸学步,这份电报差点叫他扭了腰,后半生爬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