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 黄馆主的“阴谋”
随身山河图 - 山村户口
黄馆主已经离开,但也有几个都留在楚家寨,他们跟洪老得知田中一郎居然藏着一件柴窑作品,而且为了一个名留青史的机会,还将宝贝让出来,全都劝楚家强给人家田中一郎一个机会。

楚家强没办法对抗这些老头子,加上兄弟周福荣也是这样劝,从他们口中算是了解到柴窑瓷器的珍贵,于是终于开口,给那家伙一个位置。

也就杨老那些老中医有点不忿,这家伙一开口就要占据一个负责人的角色。

“算了,这家伙也算是付出了很大代价。”杨老安慰其他人。

洪老等人则是催促田中一郎,要他赶紧将宝贝送过来,不然谁知道这家伙事后会不会耍无赖?日本人真心信不过。

实物的图片他们已经从田中一郎那儿看过,是一个天青色的盘子。不过,没有真正看到宝物,他们也不敢肯定真伪,毕竟现在这个世界假货实在太多。

为此,其中一个古玩大拿还专门通知了黄馆主,让刚回到京城黄馆主立即、马上折路返回。大家都知道,瓷器鉴定方面,黄馆主就是权威,没有人比他的眼睛更加厉害。

得!接到消息的黄馆主马上喊上一众在瓷器方面比较擅长的老家伙,再次前往楚家寨。要是宝物是真的,那足以成为一件镇馆之宝。

路上,一众老家伙还挖尽心思,怎么能从楚家强手中将宝贝拿下来,这些国宝落入楚家强手里,简直就是蒙尘落垢。一个不懂欣赏的人藏着那么多国宝。的确是一个罪过。古玩!古玩!只有不断玩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

要不是那家伙的确能耐不小,连他们都不敢得罪,加上还有唐老将军跟吴副总理等大佬护着,他们早就想办法将楚家强那些藏宝抠出几件来。

“我听说,那小子最听他二叔的话,所以从他二叔楚胜民那儿下手最容易了。”其中一名老者开口道。

“怎么下手?”

“这个简单,他二叔现在不缺钱。但很在乎家族名誉。黄馆主你偷偷跟楚胜民交流一下。给楚家强一个荣誉馆主的称号。我相信,他二叔肯定极力促成这件事。”出主意的人也研究过楚家强,对这么一个人,千万不能来硬的。他只吃软的。

用一个虚职换一件镇馆之宝,这事情哪里找?就算给一个真正的实权职位,黄馆主都在所不惜。

“他要是愿意献给国家,就算给他一个副馆主的职位,也不为过。”另一个古玩泰山开口道。

“这不妥,他二叔当然更加乐意,但楚家强那小子一定不会同意,哪怕要跟他二叔吵架。据我对他的了解,这小子懒得出奇。给他一个wwW.tianyashuku.com要干活的职位。他绝对不干。”刚才那人连忙说道。

要不是楚家强这样的性格,那家伙早就直上青云了。要知道,杨老等人早就许了很大权利的职位。听说他对政治决策方面也非常敏感,合钱镇有现在的发展,全靠他撑出来的。加上背后还有几个厉害人物的支持,他想要当官,绝对无人能挡。

黄馆主也点点头:“不错,那家伙真是太可恶了。你说,这年纪轻轻的,怎就不能拼搏一下?”

最气人的是,那小子很多方面都是一个天才,要做出一番举世瞩目的大事业也并不艰难,可就是天生懒根,偏偏他二叔还就着他。

在别人眼里,都是他二叔逼着他做这做那,但他却知道,那小子的二叔还是很护着他的,侄子不想做的事情,他不会过分要求,反而很支持他的各种做法。

“也不能这么说,大家都看到他懒的一面,但他做了多少有意义的事情,你们不妨数一数。一个年轻人,做到这一点,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远的不说,就说这次禽流感试验的事件,不仅要做出一个惊天动地的医学发现,还要回一件国宝。”其中一个老者心里还是很欣赏楚家强这个年轻人的。

“倒也是,我们一群老家伙太执着了。”黄馆主一愣。

他发现自己一众老家伙对这个年轻人要求的确多了点,但也无可厚非,谁叫那小子本事大。尽管他对古董不感兴趣,更不了解,但这人心细腻得可怕,眼力毒辣,绝对有这方面的天赋。

饶是他对古董没有兴趣,但还是做出了绝大部分古玩人士难以实现的梦想,前两天的国宝回归就是有力证明。

“好,就这么办吧!给他套一个荣誉馆主的名头,以后求他干活也容易一点。”黄馆主也不含糊。

楚家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群老头子给偷偷“暗算”了。此时,他正在陪老婆看电视,明日那么重要的事情,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他正常的生活规律。其他的老中医,估计今晚睡不着了,包括田中一郎那个老家伙。

田中一郎也是忍着心疼,将那件珍藏已久的宝贝托可靠的人连夜运出来。那群可恶的老家伙居然威胁他,看不到宝物,休想参与明天的伟大实验。

好吧!为了名留青史,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想的要比其他人多,野心也比杨老等人大。只要成功,他将立即申请诺贝尔医学奖。他有信心,这个百年未解的难题能毫无压力给他拿下一个明年的提名,甚至走到最后一步。

也正是这样,他才忍痛割爱,将最有价值的宝物拱手相让,只要想到那滔天的名誉,一切都是值得的。

想到这一点,他突然没有那么难受,面带微笑地跟杨老等人安排一些准备工作。

这让杨老等人相当郁闷,这家伙不是刚大出血吗?刚才还死了爹跑了娘一样的表情,怎么突然就变了脸?日本人的思维果然不是中国人能够理解的。

他们还不知道田中一郎的野心,不然也会更加激动。诺贝尔奖对中国人来说,实在是难以高攀,一直是国人的一块心病,更别提正处于日暮西山的中医领域,那奖项委实不敢去想。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