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美女不要搞破坏 > 第五章

第五章

    于痕回到家,就见唯晴正拿着吸尘器吸地。
    他就这么站在她身后,一句话也不说的看着她忙碌,明明天气很冷,她竟然在流汗!既然和宋钰在一起了,为什么她还要这么辛苦工作?可以跟着他过舒服的日子不是吗?
    唯晴转过身,见他站在那里不由吓了一跳!
    「你回来多久了?」唯晴对他咧开小嘴。
    「刚到。」他静静望着她。
    「嗯……和佳琳约会还愉快吧?怎么一直看着我?」她紧张地看他,被他灼灼的目光盯着,实在有些手足无措。
    「干嘛做这些,这工作有佣人做。」
    「我无聊嘛!再说拿你这么高的薪水,多做些事才不会良心不安。」她甜甜地笑。
    「你……会不会觉得很委屈?」他眯起眼。
    「什么?」
    「像你这样的女孩应该处于爱玩的年纪,偏偏林管家还要三天才回来,你又自愿负担一堆杂务,一定觉得很辛苦了?」于痕淡漠的问道。
    「辛苦?」她直摇头,「不,不会……」
    「真的不会吗?」他仔细瞧着她。
    「当然。」唯晴疑惑地望着他,「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他深吸口气,闭了闭眼又张开,「这样吧!我就说明白一点,听说你和宋钰正在交往?」
    「啊?」她干吞了下唾液,「对,我们……我们……正试着交往……」
    「既然如此,你回家吧!」他心一拧,转身打算上楼。
    「你说什么?」唯晴立刻拦住他,「为什么要我回去?这跟我和宋钰交往又有什么关系?」
    「宋钰可以提供你一切需要。」
    「一切需要?」
    「你弟弟的学费、你的生活费,和你想要的一切。」他眯起眸,冷冷地望着她。
    原以为她会顺着竿往上爬,万万没想到他看见的竟是她落下一颗颗似珍珠般诱发他自责的眼泪!
    「你……你这是做什么?」于痕第一次看见女人的眼睛像忘了关的水龙头,在他面前直落泪。
    「我被你炒鱿鱼了吗?」她哽咽地问:「是我做不好,还是我和宋钰交往的关系?」
    「不是你做不好,也和宋钰无关。」见了她的泪,他有点慌了。
    「既然这样,为何要赶我走?是……是佳琳误解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走没关系。」若是她阻挡了他的感情路,她愿意离开,毕竟她跟他根本没有未来,又何必执着于天天看到他呢?
    现在他天天与她待在家中,换作任何女人都会起疑心、都会不悦的。
    「不是,这和她没关系。」于痕不愿让她误解。
    「真的不是?」她有点担心,会不会自己的多事反而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劣?
    「没错,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再次强调。
    「那我真的被炒——」
    「算了,别在意我刚刚说的话,就当我没说。」其实在说出那句话之后,他也很后悔。
    是宋钰那家伙得罪他,不是她得罪他,又为什么要对她发泄心底的怨气呢?
    「意思是我不用走了?」她总算笑了出来。
    看着她的笑,他心口不免漾出一丝暖意,「晚上吃什么?」
    「吃……泰国料理好不好?」她眼睛一亮,笑得灿烂。
    「泰国料理?!你会吗?」
    「不会,但是我买了食谱,上午也去买了食材,今晚想试试,可以吗?你……愿意当我的试吃员?」她抹去颊上的泪水,对他展开笑颜。
    「呵!你还真是,老是会逗我笑。」于痕总算释然的笑出来。
    「那么你先去洗澡,我去准备,洗完澡休息一下,马上就可以吃了。」为他做饭是她最快乐的事,即便再辛苦也无所谓。
    「好。」他慢慢走上楼,洋溢在心头的竟是种幸福……就好像新婚夫妻般,让他沉浸在这样的错觉中。
    难道真的如佳琳所说,他对她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真糟糕,她是宋钰的女友,他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楼梯走到一半,他突然回头对她说:「你等会儿打通电话给宋钰,请他过来一起吃饭吧!」
    「为什么?」
    「你是他的女朋友,做了好吃的东西怎能忘了他?」为了挥去这种不该有的感觉,他故意这么说。
    「这……这好吗?」倒是唯晴有些无措了。
    「当然没问题,他也是我的好兄弟。」
    「可是……」她忘了问宋钰的手机号码呀!
    「可是什么?」
    「能不能你去打?」唯晴很为难地说。
    「为什么?」于痕摇摇头,「我刚刚才跟他大吵一架,会提议找他过来也是因为你,我对他还没消气呢!」
    说着,他便继续走上楼,还丢了个难题给她,可她压根不知道宋钰的手机号码,要如何打呢?
    算了,还是先去准备晚餐吧!
    ***bbscn***bbscn***bbscn***
    「宋钰什么时候会到?」
    洗完澡下楼的于痕问着正将菜肴送上餐桌的唯晴。
    「你洗好了?」她看了他一眼,故意顾左右而言他。
    「对,我问——」
    「再等一下,还有一道菜。」她赶紧溜进厨房佯装忙碌,但是内心却很凌乱,就不知道这出戏码该怎么演下去?
    于痕眉一蹙,坐进椅子中,望着眼前丰富的菜色,立即扬声说道:「不用再做了,我想三个人也吃不完这些。」
    「哦……」她这才从厨房出来,乎里端了碗汤,「只是汤,没什么。」
    「对了,宋钰——」
    「他一直没接电话。」唯晴咬着下唇,她也不想说谎,但是却不得不。
    「是吗?」于痕看着她,「好吧!那我们自己吃。」
    「好。」唯晴这才放松心情。见他吃了一口,她微笑问道:「怎么样?还像泰国料理吧?」
    于痕看着她的笑靥,好不容易平静的心情又烦躁起来,他该怎么办?难道任由自己的心混乱吗?
    他到底是喜欢她还是不喜欢她?
    老天,如果这世上真有所谓的魔镜,他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问题。
    「怎么了?不好吃?」见他突然顿住动作。
    「不,很好吃。」于痕疑惑的目光又转向她,「在我这里工作,什么杂事都得管,会不会觉得很烦?」
    「不会呀!」她从不觉得。
    「这样吧!以后周六和周日我放你假,让你去约会。」他敛下眸影,强迫自己这么说。
    「什么?」她轻咬下唇,「我不需要——」
    「我不想再和宋钰起争执了,他—定认为我亏待你,所以你放假时尽管去约会吧!」强迫自己对她逸出一丝微笑。
    「能不能休一天就好?」
    「放心,又不扣你薪水。」于痕轻笑。
    「不是薪水的问题,而是我只要休息一天就够了。」
    「你还真固执。」说不过她,只好随她高兴了,「那就一天吧!」
    「嗯,谢谢你。」
    唯晴顿时心乱如麻,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呢?如果让他知道她欺瞒了他,他会不会气她、恨她?
    「对了,你和佳琳……如果真的吵架了,我希望你可以让让她,毕竟是女孩子嘛!总是会有些娇气。」他今天很不一样,似乎心情很差,唯晴担心是他和佳琳之间发生不愉快,这样可不好。
    「娇气?!」他望着她,「那为什么你没有?」
    「我?每个人的成长环境不同,性情也会不一样,不能拿来比较。」她赶紧垂下双眸,躲开他的灼灼逼视。
    「是呀!每个人都不同,所以你就不必太关心我和她的问题。」迅速吃完碗里的饭,于痕随即站起,「我吃饱了,先上楼去。」
    「好。」想着他那句话,唯晴不禁愕愣住。
    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bbscn***bbscn***bbscn***
    明天就是周日了,既然是休假日,唯晴打算去刘甜的面包店走走,因为楼上的租屋已经退租,除了面包店外,她还真不知道能去哪儿。
    至于宋钰则是经由于痕口中才得知这事。
    「你说什么?」
    「明天你不是约了唯晴去看电影吗?」于痕与他来到PUB,为他倒了杯酒,打算与他和解。
    「呃……」宋钰眯起眸望着他,现在这情况他还是少开口为妙,免得露了馅。
    于痕睨他—眼,轻轻哼笑,「不敢承认?又不是小孩子,你和我的化妆师约会挺好的。」
    「真的好吗?」宋钰试探性的问。
    「当然。」于痕举起酒杯,狠狠灌下,「为了你这家伙我才放她假的,我这个朋友不赖吧?」
    「是呀!笨蛋一个。」宋钰摇摇头。
    「什么意思?」
    「算了,很多事要自己去体会,我说了就没意思了。」如果可以,他真想痛骂这两个大笨蛋!
    偏偏他还愿意配合演戏,那么最笨的不就是自己?
    「你在跟我打什么哑谜?」于痕轻逸出一丝笑影,又是一杯下肚。
    「你喝太多了吧!」宋钰皱起眉,「时间不早了,回去吧!你不是说唯晴都会替你做晚餐吗?你还耗在这里干嘛?」
    「你的女朋友为我做饭、做家事,你都不觉得难受吗?」于痕眯紧双眸,直逼视宋钰的眼。
    「在你身边做事,我何必难受?」丢下钞票,宋钰站了起来,「告诉唯晴,我明天早上十点去接她,你也快点回去吧!」
    「我再喝几杯,你先回去。」他又连续灌了几杯。
    「拜托!你还喝,都醉得不能开车了,我送你回去。」宋钰受不了地将他扶起。
    「我再喝一杯就好。」
    「不准!」扶着于痕走出外头,宋钰将他丢进车内,「你还真是重啊!」
    回到驾驶座上,宋钰开车送他回家,到了于家大门外,屋里的唯晴一听见车声就奔了出来,这才发现于痕已经醉得不省人事。
    「这是怎么回事?」唯晴心急地问。
    「他只是喝醉了。」宋钰将他扶进屋里,往沙发上一放,这才解释道。
    「怎么醉得这么厉害?」从没见他如此,唯晴看得好担心呀!
    「你不知道吗?」宋钰双手环胸,看着眼前这个笨蛋二号。
    她眸心突地一瞠,「我知道,—定是跟佳琳小姐还没相好是吗?这下该怎么办?」
    「你认为是这个?」宋钰轻哼,「天,算了。」
    「难道不是?」
    「等他醒了,你再问他吧!」再看看躺在沙发上烂醉如泥的于痕,宋钰摇摇头,「我先回去了。」
    「对了,明天……」她一副歉然的表情看他。
    「我早上十点来接你。」
    「嗯,我知道了,只要做做样子就好。」唯晴咬咬下唇,「真的很对不起,麻烦你了。」
    「干嘛这么说,只不过是小事一桩。」宋钰对她笑了笑便离开。
    接下来唯晴赶紧拧了热毛巾为于痕擦拭脸上的汗珠,又去泡了杯热茶等他醒来可以解酒。
    她就坐在地毯上一直等着,等着他醒来,不知不觉中便靠在沙发边上睡着了。
    凌晨三点,于痕慢慢从宿醉中清醒,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她这副样子。
    再看看摆在茶几上的茶都已经冷掉了,但他还是拿来喝掉,因为此刻他的头涨痛不已。
    低头瞧着她沉静的睡颜,忍不住地……他伸手轻轻触及她的脸蛋,眯起眸仔细看着……
    傻瓜呀!哪有人这样尽心尽力的!
    知不知道你愈是这样,我就愈是割舍不下你,你的好对我来说真是种折磨……最苦涩的折磨呀!
    现在他终于承认了自己对她有不一样的感觉,只是为时已晚。
    君子不夺人所好,而他又怎能抢了好友的女人?
    撇撇嘴,他逸出一丝苦笑,将脸埋在双掌间,重重吐了口气。
    听见一些细碎杂音,唯晴立即坐直身子,愕然发现他已经醒了,「你还好吧?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还好,刚刚喝了茶好多了。」他抬起脸望着她。
    「茶!茶都冷了。」她看着那只空杯。
    「没关系。」于痕看看表,发现已经这么晚了,「你去睡吧!对了,宋钰说明天十点来接你。」
    「我没关系,你要不要去冲个澡,会清醒些。」看他这样,她哪里睡得着呀!
    「不,我再坐一会儿。」现在他烦闷得什么事都不想做,只想好好静一静,「你先去睡吧!」
    「我……」她依然赖在这儿不走。
    瞧她这么任性,于痕没辙道:「算了,我去洗澡吧!」
    她点点头,「洗了赶紧睡吧!」
    于痕站起来,步履微微不稳地步上楼,进入房间冲了个澡,冬天冲冷水澡寒冽刺骨,但他却想藉此刺激自己,好让自己的脑袋清楚些,别再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
    ***bbscn***bbscn***bbscn***
    果然,冬天洗冷水澡是不智的行为。
    隔天醒来,于痕顿觉头昏脑胀、浑身发热,几乎起不了身。
    该死的!他已好几年不曾生过病,没想到讨厌的病毒居然找上了他!
    是因为酒的关系?还是冷水澡的关系?
    或是……她的关系?
    而唯晴做好早餐后,便上楼叫他,「于痕……你醒了吗?我做了早餐,快下来吃吧!」
    她在外头问了半天,却没听见他回应,心想该不会宿醉未褪,所以还没醒来?
    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半,她就要出门了,于是她不死心的又敲敲门,「你暂时不想起来没关系,应个声就好。」
    等了会儿,她听到的却是气若游丝的呻吟声!
    「你怎么了吗?」唯晴紧张的问道。
    于痕很想开口应她,但是他喉咙紧缩,根本发不出声音。
    「那我进去了……」她愈听愈着急,想也不想地推开门,却见他躺在床上一副病撅慨的样子!她立即奔过去,看着他红通通的脸,「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快去约会。」于痕用力推开她。
    「你这副样子,我怎么可以走?」她直摇头。
    「你留下也没用,快走……」他已经吼不出来,只能哑着声说:「不要让我耽误你,你别管我。」
    听他这么说,她立刻拿出手机,拨了电话给宋钰,这电话号码还是两天前她趁排练空档偷偷跟他要的。
    「宋钰,你还没出门吧?呃……我有点急事,今天不能跟你出去了,真对不起。」她急急地说完后便挂了电话。
    「你这是干嘛?」于痕听了好生气。
    「你这样子,我怎么能走?」看他的唇都变火红了,她立即冲进自己房间,从皮包里翻出医药袋,里头是她出门在外的必备药。
    找到退烧药后,她倒了杯水进他房里要喂他吞下。
    「这是什么?」于痕皱着眉。
    「退烧药。」瞧他疑惑的眼神,她噘着唇说:「不相信我呀?」
    他不是不信,而是太久没吃药……「算了,给我吧!」
    于痕接过吞下去,而后又躺下,「我没事了,快打电话给宋钰……告诉他……咳咳……」
    「还说没事?连话都说不好。」她为他盖好被子,「我去请家庭医生过来一趟好了,光吃退烧药是不行的。」
    「不用了,谁要你多事?」于痕猛地箝住她的手。
    「我怎么能不管你,万一你出了事,我怎么跟林管家交代?」她将他的手拿开,「我去打通电话,马上回来。」
    唯晴说着就往外冲去,气得于痕抚着胸虚弱骂道:「你……你这个不听话的女人……回来……」
    而她当真没听他的话,直接到楼下翻开电话簿,上面有家庭医生的电话和地址。
    当林医生赶到时,于痕因为退烧药发作的关系,又睡着了。
    「医生,他没事吧?」唯晴心急地问。
    「只是感冒发烧,没什么大碍,我会开一些药给他。」林医生笑了笑,这才有心情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是于家的家庭医生?」
    「我是于痕的助理,林管家不在,而他曾跟我提起你,我才知道要联络你。」唯晴又看看于痕,「他需不需要打一针?」
    「目前的状况还不需要,不过他退了烧身体流很多汗,要把湿衣服给换了。」他提醒她之后便打开医药箱,「刚刚听你说了症状后,我就带了好几种药过来,现在就可以先配给你。」
    「谢谢。」
    将药拿给唯晴,并嘱咐吃药时间后,林医生便离开了。
    唯晴坐回床畔摸摸于痕的额头,果然退了烧,但是他也流了好多汗。
    走向衣柜,她找来一件干净的T恤和休闲裤要为他换上,她吃力的将他扶起,换上干净的T恤,只是下身……她的小脸赫然胀红,该怎么办呢?
    刚刚她已偷偷瞧了下他的胸肌,纠结有力、毫无赘肉,光这间房里就有哑铃、跑步机等,可见他很勤于健身。
    深吸口气,唯晴不再延误的拉下他的裤子,就在这时候他突然转醒,看见的就是她这个动作!
    「你……你在干嘛?」他猛地按住她的手。
    唯晴倒抽口气,赶紧解释道:「我……我只是想为你把湿裤子换了。」
    「你是谁?」他意识不清的问。
    「我……我是……呃!」
    唯晴话还没说完,他已猛地抱紧她,「是你吗?」
    她蓦然瞠大眸子,「什么?」
    然而,他的回答却是一记狂肆的吻,热唇紧紧贴覆在她的红菱上,大手更是扣紧她的纤腰,让唯晴动也动不了。
    数秒后,她像清醒般,在他怀里挣动了下,可是他仍旧不肯放开她,火热的吻持续加温,几乎要将她仅剩的一点点理智给击垮。
    于痕,我是唯晴,不是佳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