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逃爱记 > 尾 声

尾 声

  展会前一天晚上,凌小萌在会展中心做最后的准备,裴家齐和苏凝一直都在。
  凌小萌明显非常紧张,全部确定完毕之后还在自己的展台中央站了很久,手指摩挲着“拥抱”的椅背,反反复复。苏凝看的好笑,走过去拍她的手,“好啦,我确定你明天一定是万众的焦点,所以放心回家睡一觉,明早别开车了,我去接你。”凌小萌被她一拍惊醒,抓住她的手眼睛瞪得好大。
  “怎么了?”
  “八点了?为什么八点了?刚才我看到还是四点半。”瞪着苏凝手上的表惨叫,凌小萌拖音袅袅。
  苏凝捂住额头做受不了状,“小萌啊,是你一走进这里就忘记时间的好不好?我们俩可是站得脚都断了,要惨叫也轮不到你。”裴家齐也走过来,“怎么了?有急事?”
  凌小萌难得的干脆,合掌对他俩说了声对不起,然后抓起包就往外飘,届时都是半途传来的,“我要去医院,先走了阿。”“喂,你等等,医院有不会跑掉——”苏凝一下没拉住,回头看了一眼裴加齐,后者还在穆松凌小萌的背影,收回目光的时候接受到她的眼神,耸耸肩,笑了一下。苏凝跺脚拉着他也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还抱怨,“枉我那么看好你,给你们创造那么多的机会,你怎么就让她这么跑了阿。”裴加齐难得叹了口气,“小萌她——”
  “小萌怎么啦?”
  “她逃的快。”
  这话说得——苏凝站在那里翻白眼。
  赶到医院的时候,病房里空荡荡的,凌小萌大惊,奔到医生办公室抓住医生大喘气,“医生,医生——”
  眼睛片亮晶晶的医生还是那么酷,直接吐出三个字,“出院了。”
  “阿?为什么出院?昨天不是还在检查,今天怎么能出院啊?”
  “病人强烈要求出院,难道我还要绑着他?”
  这么不负责任的回答,凌小萌火了,可惜天生讲话调子软,又拖音,最后吐出来的句子还是气势不足,“那要是再出事怎么办?”“放心,死不了的,养着就行。”
  死不了就行?凌小萌站在那里倒抽气。
  她皱起眉头的样子很有趣,傍边的小护士们都乐了,就连酷酷的医生最后都忍不住笑着,补了一句,“对,当猪养吧。”说完从抽屉里拿了个信封给她,“喏,他让我给你的。”穆松她出去的时候小护士们梦幻了,双手合十眼露红心,“她回去找他的,对不对?顾先生真是有心,帅哦——“医生埋头看病历,声音凉凉的,“麻烦看看身边,世上不是只有那一个帅哥好不好?”
  嘘,大家作鸟兽散,给出无声的抗议。
  凌小萌在出租车上打开那个信封,里面只有一把钥匙,还有一张纸条,纸条上短短两个字,是个问句,“回家?”她把钥匙抓在手里,反复看着那两个字不说话,最后嘴角弯弯地笑了,眼里却潮湿一片。
  真的不一样了啊,这次顾正荣说得不是”你要和我在一起吗?”
  这次他要给她的,是一个家。
  睽违已久的感觉回来了,过去被她所抛弃的很多东西也回来了。
  突然不想再动,不想再逃,这一次她有了选择,她可以自己选择留下来,信任他,被他信任,爱他,也被他所爱。心中的快乐好像一个盖满灰的火山口,还以为再也不会活过来,突然却涌出了火热的岩浆,而她觉得自己像黄油,遇热一下就溶化了。”小姐,你到底去哪里?”出租车司机等不及了,回头问她。
  凌小萌抬头报了个地址,报完就安静了,径自低头看手里东西。
  上来的这位小姐先是什么话都不说,现在又红着眼睛嘴角弯弯,让人觉得诡异,司机不敢多问,埋头专心开车,一路上连个声音都没有。凌小萌推门小车,一点儿都没有迟疑,举步就往熟悉的大楼里走,进门的密码她烂熟于心。来回一折腾已经很晚了,楼下大厅空寂无人,电梯门上照出凌小萌的样子,还是最简单的T恤工装裤,眼里却好像有着掩不住的愉快秘密,丝丝缕缕地从弯弯的岩礁漫出来。上楼后,她习惯性地边走边把手伸进包里去摸,包大,摸了许久才摸出钥匙来,开门前她抬头往右侧看,仿佛看到顾正荣微笑的脸,就站在一旁看着她。开门里面有灯光,餐厅射灯,顾正荣正坐在桌边看文件,文件夹在诺大的黑色餐桌上四处都是,听到响动他抬头看着她,眼里有笑意,“你回来了?那么晚。”他语气很平常,其实门响之前一直在紧张,满桌的文件没有看进去一页。
  顾正荣爬了她了,直到留下她有多难,怕她只是因为害怕他死掉才回来,怕她最后有逃跑。凌小萌太会跑了,等她自己领悟,等她心甘情愿,他都等了那么多年,这回她要是再跑,他老了,真是禁不起折腾。所以这一次,他让她自己选择,过去总是他给她接受,他命令她服从,他强迫她逃跑,这一次,他希望做决定的是凌小萌自己,愿意回来的也是凌小萌自己。那头隔了几秒钟才有回答,“嗯,我回来了。”
  说完看到他的笑容,其实很开心,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鼻子发酸,凌小萌赶快低头脱鞋掩饰一下。
  眼前一切跟她走得那天一模一样,她在鞋柜上看到POLO的车匙,旁边还放着他的。看到顾正荣还看着自己,赶快回头,她努力克制了一下自己想踮脚跳一跳的傻念头。懒得穿拖鞋,凌小萌赤脚走到厨房看了看,冰箱里居然是满满的,她按照老习惯煮粥定时,然后继续忙碌,忙着忙着又有克制不住想看一眼的念头,忍了一会儿忍不住,一回头,居然看到他就站在厨房门口。吓了一跳,凌小萌按住心口,“干吗?”
  没干吗,他就是很愉快,看到她身影晃动,觉得这屋子里暖洋洋的,看不到她有点失落,不自觉就走了过来。
  “你在干吗,弄那么多。”
  “给你吃,医生说要把你当诛养。”她照实转述。
  他哈哈大笑,有那么安心,一瞬间,凌小萌的胆小突然荡然无存,地震海啸都不怕,踮脚就亲了上去,嘴唇擦过他的脸颊,然后腰上一紧,回报是一个深长的吻。唇齿相依,舌尖纠缠,吻得时间太长了,耳边还有模糊的问句,短短的,就几个字。
  凌小萌气喘吁吁,分开后眼睛湿润润地看着他,也不回答,好像要哭的样子。
  唉,又要哭了么?顾正荣想叹气。
  但是她最终的反应是笑了,眼角弯起来,很快乐的样子,脸红了,说话声音很轻,蚊子一样嗡嗡嗡。
  “什么?”他当然没听清。
  凌小萌鼓起勇气再说一遍,他的回答也简单,笑着一把就把她抱了起来,厨房里顿时充满笑声和凌小萌猝不及防的笑声尖叫,闹哄哄的。第二天造成,凌小萌以再习惯不过的睡姿醒来,整个人都趴在顾正荣的后背上,右手被他抓着收在身前,掌心下就是他的胸口,扑通扑通的心跳。她醒得早了,闹铃还没响,觉得好享受,静静地贴着他的身子不动。
  三十层,鸟叫声都没有,安静得呼吸连绵起伏,全世界都离得很远,一切圆满又安心。
  闹铃终于响了,然后是顾正荣的声音:“不是要参加展会吗?还睡?是不是又想逃走?”
  逃走?
  凌小萌难得笑出声,梦想在这里,他也在这里,这一次,她还会逃到哪里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