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 谁和谁的终身大事
我和我的经济适用男 - 人海中

  何小君走进吴慧办公室之前,很轻地敲了敲门,吴慧的声音随即响起:“请进。”
  吴慧的办公室装潢得非常简洁,全用米色,桌椅却是反差极大的墨色,让人一走进来就印象深刻。
  “几点的飞机?”先开口的是吴慧,看了何小君手里拿着的资料一眼,又说,“辛苦了。”
  何小君看看表,回答得很简单:“是早上九点半的飞机。吴小姐,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去机场了。”
  “我让公司的司机在楼下等着了,你的行李也在前台吧。保安说你二十分钟前才到的公司,其实是丽莎她们疏忽了,应该派车去你家接你的。”
  何小君心里一凉,知道吴慧已经打电话问过她是什么时候到公司的了。想也知道她不可能把之前的二十分钟都花在厕所里了,暗叹一声,只好继续扯:“不是丽莎的问题。她在电话里提过,是我说我家可以坐二号线直接到龙阳路,比车方便。来拿资料也是我临时想起来的,出来得早,看看还有时间就过来了。不过办公区没开灯,我不知道门是不是锁着,看到你才知道有人在。”她说完这一长串之后舒了口气,然后再看了一眼手表,“吴小姐,要是没什么事,我去机场了,跑了一趟公司,时间有点紧。”
  吴慧听完她的话之后微微一笑,站起来说话:“小君,你是聪明人,我一直很看好你。”
  何小君被她笑得冷汗都出来了,正要说话,吴慧却继续说了下去:“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是活在其他人的眼光里的。其实别人怎么看自己并非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所得到的结果,你说是吗?”
  她说“我们”,何小君顿觉不能理解。吴慧走过来,就在她面前停下,说了最后一句话:“其实都是一样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公司的司机送何小君去机场。商务车宽大舒适,但是何小君却没有一丝愉快的感觉,一路都是皱着眉头。
  吴慧所说的话令她百思不得其解。撞见吴慧与杜凯文的私情确实是一件倒霉的事情,但她已经很明确地向吴hui表示,一切就当她没有看到过。她也的确无意传播这些八卦事,吴慧应该能够理解。
  吴慧与杜凯文有情感纠葛跟她有什么关系?她是来工作的,又不是来做狗仔队的。再说了,吴慧的工作能力放在那里,她不认为一个女人单靠男人就能稳坐一个大公司的重要职位,除非这家公司不想做下去了。
  况且看吴慧的意思,她也并不是很在意别人怎么看她和杜凯文的关系。自己才到这个公司不熟悉情况,八卦圈子哪儿都有,说不定那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既然如此,吴慧所说的最后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其实都是一样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和谁一样?何小君越想越不得要领。她记得要给陈启中打电话,但是拨过去那头却一直没有人接听,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干什么。车子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她暂时搁下纷乱的思绪,谢过司机师傅,拖着行李下车,一头雾水地往候机楼里走。
  直到上飞机的时候,何小君仍旧没有拨通陈启中的电话,也仍旧对之前的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新航飞机上穿着传统服饰的空中小姐笑容可人,启华的出差规格很不错,她一个新人,居然也是商务舱。刚坐下就有空中小姐过来服务,低下头温言细语,问她需要什么饮料。
  何小君回报微笑,正要开口说话,身边又有人坐下来了。身材修长的男人,伴着熟悉的香味。
  是冯志豪!何小君愣住。
  他转过头看着她微笑,像过去每一次他们见面时那样,轻轻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小君。”
  而她震惊地睁开双眼,恍然觉得眼前白光频闪。那些纠缠在脑海中的一切,突然间便有了答案。
  陈启中并不是故意不接何小君的电话,他确实是忙。早晨播出的那个电话被何小君匆匆结束之后,他在郁闷之中简单洗漱了一下,客户公司的车已经在楼下等着他,心急火燎的架势。他都来不及在酒店的早餐厅坐下,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赶去工作。
  到达客户公司,他才发现自己手机都没有拿,多半是跟何小君说完话后随手搁在什么地方了。小蔡也是一起去的,看到他找东西的模样就问:“怎么了?组长,是不是掉了钱包?”
  小蔡自从背上房贷之后,一向是想钱想得厉害,跟大伙说话三句不离钱字。陈启中听完笑着摇头:“没,好象是手机搁在宾馆里没带出来。”
  “你要打电话?用我的。”小蔡立即奉献手机,想想又嘿嘿笑起来:“是不是拨长途给何小君?想她了吧。我出来两天,美美都快把我的电话给打爆了。”
  “没事,我晚上再给她电话。”陈启中没接他的电话,又把脸转向电脑屏幕。
  他这次带着人到深圳是为了救急的。他们公司已经完成的软件在运行过程中出了关键性的问题,客户方面损失惨重,他与几个同事几乎是一下飞机便被疾风骤雨般的抱怨所包围。赶到客户公司之后,他发现根本原因其实是出在客户方的I员工身上,他们未经允许在程序中加入了另一个插件,而这个插件与主程序冲突,最后造成了系统的全面崩溃。
  问题虽然查清楚了,但是他们人都到了这里,原始软件也的确是他们提供的,就算责任不在他们身上,也不可能袖手旁观的。结果他们仍留了下来,开始了紧张忙碌的系统抢救工作。
  虽然是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但他还是忍不住,午后看着表,计算着何小君到达的时间,拨了一个电话给她。
  用的是客户公司的电话。他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们非常客气,差点没把电话送到他鼻子下面来。
  国际电话转接的短促铃声响起,他默默地等待接通,铃响了许多声才被人接起。他开口叫她:“小君。”回答的却不是何小君的声音,竟然是个男人,简简单单地“喂”了一声。
  他怕自己是打错了,正要道歉,那头却继续开口。
  “你找小君?她去洗手间了。”
  他记得这个声音,说话的那个人,是冯志豪。
  陈启中握住话筒的手指突然一紧,心跳也乱了规则。一颗心只是沉下去,没有止境地一路沉下去。
  他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沉默地搁下了话筒。轻轻的一声响,却像是重重的一拳迎面袭来,打在他最脆弱的地方,令他呼吸困难。
  何小君的确是去了洗手间。她与冯志豪在酒店餐厅里共进了一顿食不知味的午餐,并不是事先约好的,只是无奈的相遇。
  这一天什么都不顺利,早晨尴尬地撞见了吴慧与杜凯文在一起,上飞机又见到了阴魂不散的前男友。她一开始还存着侥幸,希望这一切只是一个不幸的巧合,但是冯志豪一句话就打消了她这个念头。
  他说:“我让司机来接机了,等一下我们一起去启华总部。会议是在下午的,你看过安排了吗?”
  何小君听完顿时哑口无言,想了许久才开口,叫他杰森,只说了一句话。
  “我上飞机是因为工作关系,如果这一切都出于你的私人安排,我拒绝。”
  他耸肩,微笑了一下:“你可以打电话给杜凯文,问一下我们公司与启华的合作意向。如果你因为我不愿参与这个项目,也可以直说,我相信凯文也会尊重你的个人选择。”
  何小君看着他微笑的脸沉默了许久,最后微微一抬下巴,回答了他。
  “冯先生,放心,我会把工作做好的。”
  她心里其实是愤怒,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莫名的圈套里。两天前她还以为自己已经干脆利落地结束了与这个男人的关系,没想到就在她以为自己的生活与工作正要一切重新开始的时候,他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样,施施然地出现在她面前,以一个胜券在握的姿态宣告他的仍未放弃。
  她不知道冯志豪与杜凯文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吴慧知道了多少。她只是痛心疾首地看到自己凭能力挣来的一切,都被这个男人轻轻地抹杀了,抹杀在一切还未开始的时候。
  其实都是一样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其实都是不一样的!她没想过要靠这个男人让自己的事业一帆风顺,如果她愿意这么做,早就做了。这么多年来她在这一点上一再的坚持,只是为了证明,她和其他人是不同的!
  但是现在,一切都被他毁了。
  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了,她应该有所预料。两年前冯志豪用的就是这个方法让她回头。她痛恨那时的自己,竟然为了一个虚幻的泡影回心转意。时隔两年,他居然再一次故伎重施,他以为她是谁?他的宠物吗?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时至今日,如果她再一次回头,那就连宠物都不如了,是蠢物!
  心里烦闷,何小君再也不想多看冯志豪一眼,转头向着窗外,假装他是不存在的。
  多么可笑,身边坐着的曾是她最爱的男人,她曾用尽一切努力,只为了能与他共度此生。但是现在,她竟然会觉得身边的人如此陌生,陌生得连他身上的气味,她都无法忍受。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然后加速跃起飞跃云层,雪白的云海在阳光下闪烁。空中小姐微笑着送上饮料,何小君却一直沉默,手合在已经关闭的手机上轻轻摩挲。她只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想要听听陈启中的声音。
  陈启中,是,只是这样想着他,就让她心里渐渐安定下来。有什么好怕的?她已经有了新的生活,新的伴侣。她有陈启中了,他是她的男人,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在那里。
  这样想着,何小君的心情就稍稍好了一些。冯志豪并不急着与她叙旧,一路上都在看那个项目的资料,偶尔问她。何小君只是简单回答,并不与他多说,他也不恼,表情镇定。
  下飞机之后果然已经有司机在等候。冯志豪家族庞大,世界各地都有声音,香港也不例外。来接机的是一辆豪华房车,何小君只看了一眼,便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
  路上她又拨了陈启中的电话,可惜持续无人接听。下午就有会议,她先到酒店放下行李,然后就在酒店餐厅里叫了一份商务餐,想迅速解决之后就赶去总部。
  秘书小姐一早就已经很尽责地将行程表发给了她,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只是没有车接送。她一开始还有些奇怪,现在已经都明白了。
  没关系,她是来工作的,无论别人怎么想,她会用自己的办法z明这一点。
  吃饭的时候她一直在思索接下来这几天自己该如何应对,眼前忽然一暗,有人走过来,遮去了一些阳光,然后就在她面前坐下了。
  坐下来的人是冯志豪。他已经换过一身衣服,神清气爽,看着何小君微微一笑。
  何小君却心里叹息,左右看了一下,然后才开口。
  “杰森,你在这儿约了人?”
  “没有。”他答得很快。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司机没有送你去启华总部吗?”
  他招手叫服务生,然后耸肩,“会议时间是下午,我总要先吃饭。”
  “在这儿?”她也知道自己明知故问,但冯志豪的举动实在太令她难以接受了,何小君不得不问下去。
  “这里的餐厅没有用餐人数限制吧?更何况我是这儿的住客,没有理由不能坐下吃顿饭啊。小君,我们来这里都是为了工作,一起吃一顿饭并不奇怪吧?”
  “于公?你确定没有更多了?”
  他继续微笑:“于私。三年了,小君,你真的要这么快就抹杀我们之间的一切联系吗?”
  果然来了……何小君暗暗吸气,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他说话。
  “杰森,我以为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他看她,原本的微笑慢慢淡下来,最后消失。
  “小君,如果你是为了让我明白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你已经成功了。”
  “哦?”何小君冷笑。
  “我是认真的。”他挑眉,“如果你需要,我答应你,今后你随时都可以看到我。”
  “对不起,我不是很关心,先离开一下。”
  “你去哪里?”
  “洗手间,这你也要随时在我身边吗?”何小君立起来,语调略带讽刺。
  而冯志豪坐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离去,眉头紧皱。耳边忽然传来铃声,辗转缠绵的广岛之恋,是何小君搁在桌上的手机。
  他伸手去接,非常自然的一个手势,就好象这个电话是属于他的。
  那头传来的声音在他意料之中,是陈启中,用非常亲密的语气叫何小君的名字。他在这一刻心里郁闷到极点,手指一动,本想按断,但突然又转了念头,开口回答,语气还很平和。
  “你找小君?她去洗手间了。”
  那头没有再说话,然后“嘟嘟”的声音传来,电话被挂断了。
  他看着手机,忽然苦笑起来,然后才将它放回原处。
  下午何小君仍是坐出租车去的启华总部。她从洗手间回到餐桌上之后,冯志豪已经离开,她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冯志豪一直顺风顺水,现在被一个曾经死心塌地爱过他的女人一再拒绝,气愤是理所当然的。时至今日,她对他的情绪变化已经不关心了,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他会对她刚刚开始的工作造成影响。
  她不认为自己之前能够进入启华靠的是他。但是现在看来,如果这个项目没有成功,杜凯文与吴慧很可能会把责任归咎到她的身上,而她今后在启华的前景,多半因此前途黯淡。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情就更差,启华气势雄伟的总部大楼都没有让她缓过来一些。
  原以为冯志豪的脸色也会很难看,但是会议室里的气氛居然很好。
  杜凯文也在,多半是早晨坐另一班飞机从上海赶过来的。何小君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他正与冯志豪说话,两人都在微笑。杜凯文看到她点了点头,又低声与冯志豪说了句什么。
  何小君尽全力克制自己不去想他们两个究竟在聊些什么,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其他人也陆续走进会议室,主持会议的是杜凯文,在首位给所有人介绍冯志豪,又提到她。
  “大家来认识一下上海分公司的新同事——何小君,她在这个项目的初期运作中成绩出色,大陆部分的问题等一下大家都可以直接向她咨询。”
  她不得不站起来,对着所有人微笑,目光掠过冯志豪的脸,他与其他人一样,正在看她,不知是否她敏感,总觉得他的表情是高深莫测的。
  杜凯文主持会议,BOL提出的合作条件很不错,会议室里气氛上佳,一切进行得非常顺利。轮到何小君介绍项目了,她虽然临时受命,但对这个项目的确是熟悉的,对自己要说的内容早有腹稿,她也不看冯志豪,立起来只管把自己该说的说完。
  所有人都听得非常仔细,她坐下前看到杜凯文也在看她,微微点头,很是满意的表情。
  何小君心里叹息,只有一个念头。
  如果这个会议室没有坐着冯志豪,那该多好。
  4
  在陈启中等人连续两天的不眠不休之后,客户方的系统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对方对陈启中一行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晚上硬是拖着大家到深圳最好的酒店吃饭。
  陈启中想推辞。算上来这里之前的那一晚,他已经几十个小时没有好好合眼了,又连续超负荷工作,下楼时他累得几乎连电梯数字都按不准。
  其实不止是身体上的疲劳。午后那个电话之后,他的心情一直都复杂到难以用言语表达,只觉得心沉甸甸地落在不见底的深处,怎么都无法摆脱的窒闷感。
  但是对方热情到极点,自己项目组的成员也吵着不放过他,他最后拗不过,还是去了。
  席间热闹非凡,他却觉得闷,走出包厢到走廊里透口气。他刚出来就看到小蔡,站在走廊的角落里,正对着电话与美美牛郎织女般诉衷肠。他一时没有防备,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小蔡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捧着电话继续说。不想打扰他们的甜言蜜语,陈启中转进一边的洗手间洗手。
  雪白的水柱从水龙头中倾泻而下,陈启中心里有事,更觉得疲惫,不知不觉呆立了许久。有人走过来拍他,将他惊醒,是小蔡,看着他笑。
  “组长,刚才听到我跟美美的电话,麻了吧?”
  小蔡这句话说得倒是很有自知之明。陈启中听完笑笑,没答他,只是关上水龙头,擦干手问了一句:“有烟吗?”
  小蔡点头,两个人回到走廊里抽烟。五星级酒店,楼层很高,走廊窗外就是这个城市的璀璨灯海。小蔡把烟点上,然后把身体转过来,靠在栏杆上抽了一口才说话,明显是要跟他谈谈的架势。
  “组长,我跟美美正商量着结婚。美美让我去见她爸妈,我这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你不是已经见过何小君父母了吗?传授点经验。”
  他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起何小君的父母陈启中更觉烦躁,眉头一皱,只是不说话。
  小蔡虽然大大咧咧的,但这时也觉出些不对劲来,转回身正视陈启中,问他:“怎么了?组长,你跟何小君是不是出问题了?不是前段才听说你要跟她结婚?”
  组长准备结婚的事情已经不是新闻了。陈启中与何小君确定恋爱关系之后一向是出双入对,集体活动没少参加,他们这帮光棍或多或少都见过何小君几面。何小君容貌出色性格又好,其他人看在眼里,要说不羡慕绝对是虚伪。而他这么快就决定与美美结婚,一定程度上也是受了他们的影响。
  他和美美想得很好,最好能与组长一起把终身大事给解决了,两桩喜事一起办,喜上加喜。没想到自己与美美这儿一切顺利,组长这儿却好像出了问题,特别是这两天,他都不太听到陈启中与何小君通电话。今天一早醒过来,还看到陈启中一个人在阳台上沉默地抽烟,到了下午更是满腹心事的样子,连他这个旁观者都觉得有问题。
  “她去香港了,出差。”陈启中没正面回答小蔡的问题,其实他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两天所发生的一切都让他猝不及防。两家不欢而散之后,他半夜飞驰到她家楼下,看到的却是她与冯志豪拥抱的场面。他一夜未眠,终于做了决定之后却来不及见她一面,第二天一早便来了深圳。而她走得更远,第二天就飞了香港。
  这之后他们都忙得日夜颠倒,每次电话都是匆匆结束,他想说的话至今都没有机会说出口。
  这一切他都可以理解,但是午后的那个电话,那里传来的熟悉的男人的声音,让他顿时心沉到谷底。
  或许是巧合,但是什么样的巧合会让冯志豪的声音出现在何小君的电话里?何小君说了,她是去香港工作的。她是他要娶的女人,是要与他共度一生的女人,他应该相信她,但是这一切又怎么解释?
  还有,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究竟该怎么做?
  “组长,组长?”小蔡看他不说话,担心起来,出声问他。
  他手指一烫,是燃烧到尽头的烟蒂,微微一动,长长的一截烟灰落下来,瞬间粉碎。
  餐厅的门又被推开,客户方的孙经理端着酒杯走出来,看到他们俩,笑着走过来说话。
  “我说怎么找不着人了,原来你们跑这儿来了。快进去,大伙正敬酒呢。”
  陈启中掐灭烟头:“小蔡,你去吧。孙经理,我有些事想先走一步,替我打个招呼,我就不进去了。”
  “那怎么行?”孙经理声音很大,“你这回可是救我们公司于水火啊。不许走,大伙都等着好好谢你呢,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我让司机替你去办。”
  陈启中被他拉住,想了想回过头,按住孙经理的肩膀说话。
  “如果是这样,那我的确有事想麻烦一下你们。”
  5
  午后的会议一致延续到晚上,会议结束后其他人很快散去。何小君心里有事,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一些,低头收拾完东西后,发现会议室里人都没了。
  她叹口气抱起东西打算离开,门被再次推开,有人走过来,是冯志豪的特别助理。他很客气地开口,说冯总和杜总都已经启程,如果她有时间,也请一起上车,去酒店参加晚宴,冯总想当面把她介绍给杜凯文。
  她与冯志豪交往三年,他的特别助理自然也是见过数面的。但这时听完他的话之后她表情冷淡,说自己晚上还有些要紧材料需要加班整理,让他谢谢冯总的好意。
  这样青云直上,甚至是一步跨入另一个世界的机会,她现在不需要也不想要。或许以后再杜凯文那里不好交待,不过她已经想好了,大不了回去之后再换一家公司,她还年轻,折腾得起。
  之后何小君留在总部与新同事们一起加班,一直到深夜才叫车回酒店。这一天她数次尝试给陈启中打电话,但是结果却是一直都无法接通。
  自从与陈启中交往以来,她从未试过这么长时间不能与他联系。到这个时候,她所有的埋怨都已化作担心,脑子里有许多乱七八糟的念头疯狂地涌出来,怎么都无法克制。
  她想念他,想听他的声音,想看到他。这种冲动随着冯志豪的再次出现被无限的放大,电话的持续无法接通又让她烦躁到极点。她甚至怀疑是自己的电话出了问题,试着拨回家,却是一切正常。
  出租车在酒店门口停下,何小君结帐下车。酒店在铜锣湾,11月的香港深夜,街面仍旧灯火通明。行人穿着轻便,路边茶餐厅里夜宵生意正好,一片热闹景象,她却无心多看,笔直往酒店里走去。她琢磨着是否要拨电话给陈启中的同事,她虽然没有他们的电话,但美美一定有小蔡的联络方式。
  太晚了,电梯空无一人,走廊里铺着柔软的地毯,踏下去的每一步都好像落不到实处。或许是太累了,她一手握着手机,另一手伸进包里找门卡,原本夹在耳后的头发垂落下来都懒得再掠起,只觉得疲惫不堪。
  耳边有人叫她的名字,声音很低,短短两个字。
  “小君。”
  她猛抬头,看到冯志豪。酒店走廊灯光柔和,四下安静如斯。他就立在她的房间门口,双手插在裤袋里,远远地望着她,不知道等了多久。
  如果这是两年以前,不,就算只是几个月前,看到这样的情景,她的第一反应一定是感动莫名,然后飞奔而去,流着泪与他拥抱。
  但是此时此刻,何小君却只觉麻木。她脚步一顿,就在原地立定,再也没有往前走一步。
  又能怎么样呢?
  年轻英俊,浪漫多金的前男友在分手之后,终于大彻大悟到自己需要的是谁,锲而不舍地再次回头,来个两个人破镜重圆,喜气洋洋的大团圆结尾?
  荒谬!又不是在拍偶像剧,是谁规定女人就得痴痴等候浪子回头?她有她自己的人生路,分手之后也走得很好,更何况她已经爱上了别人,爱上了一个最适合她的男人——陈启中。
  “小君,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谈谈。”他看着她说话。
  她想拒绝,但是电梯再次打开,有人走出来,经过时迷惑地看了他们一眼。
  何小君叹息,不想在酒店里被人误会,最后还是点点头。
  “下楼吧,我看到外面还有茶餐厅在营业,我们可以在那里谈。”
  何小君与冯志豪去的是香港街边随处可见的茶餐厅。冯志豪并不太习惯这种地方,他与何小君在一起的时候,最常去的就是五星级酒店里的高级餐厅。他偶尔也有吃些特色餐饮的兴致,但绝不会去这样的街边小店。
  桌椅油腻,何小君看着他坐下时略略皱眉的表情,想起上海的那个潮汕砂锅粥店。那是她最爱的一个粥店,也是交往三年间他都不曾与她一同去过的地方。
  多么可笑。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她竟然都没有看出来,这个男人与她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服务生在窄小的店堂里快速穿梭,效率非常高,转眼就把他们所点的东西放到桌上。何小君晚上只在公司里跟同事们一起吃了一点外卖,这时的确有点饿了,也不跟冯志豪客气,掰开筷子先下手,直奔菠萝包。冯志豪却没有动眼前的东西,也不说话。何小君吃了一会终于抬头,看着他问:“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他点头。身边嘈杂,她与他是面对面坐着的,当中隔着窄小的方桌,距离并不远,但他开口时仍是不自觉地微微向前倾身。
  何小君却突然改变主意,伸出一只手阻止他:“等一下,让我先说。”
  他挑眉。她把手里的筷子放下,看着他的眼睛,慢慢说了一句:“或许是我错了。”
  冯志豪眉头一松,正要微笑,何小君却没有丝毫停顿地接了下去。
  “或许是我一直都没有说清楚。我们分手半年多了,现在我已经有了新的男友,他叫陈启中,我想你也见过他。我与启中正准备结婚,至于你,志豪,我的确是爱过你的,但是现在那一切已经过去了。你明白吗?都已经过去了。”
  何小君说完这些后不再言语,也并不闪避他的目光,双手放在桌沿上,沉默地看着冯志豪,等他的回答。
  数秒之后冯志豪才开口,用不敢相信的口气:“陈启中?你说那个打工仔?你喜欢他什么?他凭什么?就为了他愿意跟你结婚?”
  何小君皱眉,想开口反驳他。手背一热,却是冯志豪伸手过来,将她放在桌上的手牢牢握住,他慢下语速,哑了声音:“小君,如果你回到我身边,我们也可以结婚。”
  冯志豪说:“如果你回到我身边,我们也可以结婚。”
  三年了,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两个字。她曾无数次在夜里梦见这个场景,醒来后怆然泪下,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
  现在,他向她求婚。
  茶餐厅人声嘈杂,身边是穿梭来去的服务生,手端托盘高声叫着桌号。热腾腾的食物在托盘上冒出白色蒸汽,面前还有她吃到一半的云吞面与菠萝包。
  这不是在梦里,一切都是现实。
  两个人静默,然后她突然地笑出声来,抽回手去掩眼角,像是要擦眼泪。
  冯志豪看她这样子,心中一动。他身子在一次向前微倾,叫她名字,声音柔软,说:“小君。”
  她伸出另一只手阻止他的动作,说:“我明白了,谢谢,谢谢你对我说这句话。”
  “那么你的回答呢?”
  她放下手,眼眶边缘还有些暗红之色,但目光坚定清澈,仿佛可以洞穿他的身体。
  “如果我回来,你就与我结婚?”
  他点头,再次肯定。而她竟失声笑了出来,答他:“杰森,我不得不承认,你实在是一个太好的商人。”
  冯志豪皱眉,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
  何小君想和他结婚,他一直以来都是知道的。如果不是为了结婚,她也不会离开他。他刚才不是已经答应了她?他已经为她作出了自己所能做的最大牺牲,难道她还不够满意?她还想他做些什么?
  她并没有等他回答,继续说:“但是冯志豪,你是个男人,请你不要用一个商人的眼光看待这世上任何一件事。三年了,我们的关系并不是你的生意。如果这真是一桩生意,恕我直言,这三年来,我与你对它的投资都是失败的。我已经接受事实了,现在轮到你了。”她流利地说完这些话,然后推桌而起,扔下餐巾便离开。
  而他呆坐在原地,只觉得那些言语都好像是带着巨力的异物,从高远的地方笔直落下来,让他连闪避都不能。
  何小君步子很大,转眼便出了门口。茶餐厅里声音热烈,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人发生了什么。他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最终消失在热闹的街头。他想起身,双手已经按在桌子边缘,忽然之间却觉得空虚到极点,再也提不起半分精神。
  何小君这一次回到酒店的时候脚步很快,心里惦记着无论如何要找到陈启中。她手里已经翻开电话,打算拨给美美,问小蔡的号码。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看到自己等待了一天的号码,接起时忍不住微笑。
  但是还来不及说话那边就挂断了,她迷茫地看了手机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酒店门口车道拥挤,门童走过来提醒她:“小姐,小心车。”
  她被动地向前迈进,面前就是酒店的玻璃幕与旋转门,一切都被擦得锃亮透明。她在抬头间突然看到了熟悉的脸,怕自己是看错了,脚步停顿,仍不敢确认,又仔细看了一眼。
  大堂里灯火通明,亮如白昼,门里立着陈启中,与她只隔数米的距离。他手里还拿着电话,目光笔直地落在她的脸上。
  陈启中是请客户帮忙,搭车从深圳直接赶过来的。这决定下得太匆忙,他又在途中回了一次酒店,所以过关的时间都很紧张。司机一路飞驰才恰好赶上,差一点就被关在关口之外。
  他这一路都在看自己的手机,回房间取回的时候早已没电了。他换过电池板再打开,上面有数通电话,大部分是何小君拨过来的,可惜他一个都没有接到。还有一个短信,内容简单,说她马上要登机,直飞香港,住在哪个酒店,让他跟她联系。
  他在路上挣扎了很久,手指反复落在拨出键上,最后还是放下了。他不知道自己在电话里会说些什么?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电话里能说些什么。
  说什么?问她为什么深夜与冯志豪在一起拥抱?问她为什么你的电话里会传出冯志豪的声音?问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让她给他一个解释?
  他不想问那些自己都不能确定的东西,尤其是在电话里。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见到她,至于之后该怎么做,他还没有想好,也没有能力去想。
  陈启中在深夜抵达何小君所在的酒店。司机很厚道,把车一直开到酒店大门口,等他下车之后又问:“陈先生,关口要明天早上才会再开。你今晚住在哪里?我到时候来接你。”
  陈启中摇头谢了,让他放心离开,他自己会想办法回深圳。
  酒店大堂富丽堂皇,门口进出的大多是拖着行李的旅客,还有西装革履的生意人。陈启中一身轻便,两手空空地走进来,总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
  他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去哪里。事实上,他就连何小君住在哪个房间都不知道。果然,冲动是魔鬼,他在心里对自己苦笑。他在灯火通明的大堂里立定,打开电话,手指一动,终于拨出了何小君的电话。
  然后,他在铃声第一次响起的时候,看到了她。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何小君保持之前的姿势继续呆立。旋转门动了,是陈启中大步从里面走出来,一直走到她的面前。
  已经是11月,夜里有风,何小君立在玻璃门的外面,头发被风吹起来,看着他,眼里带着诧异与不敢相信。她的目光一刻也不离他的脸,而后眼里忽然有亮光,灯光下璀璨夺目。
  他原本是有许多话想对她说的,这时却突然忘记了。他大步走过去,握住她的手,想了想,又张开手臂,紧紧拥抱了她。
  她这一天过得异常辛苦,到这个时候已经筋疲力尽。夜深了,风里有些冷,但是她能看到他。
  这个时候,她竟然看到他。
  他大步走过来,握她的手,掌心温暖,又拥抱她。他将她的脸按在胸前,她都不能看到他的脸。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拥抱,但她这一次却感觉奇特,觉得自己一身的疲惫忽然落地,落到一个温暖的实处,浑身都松弛了下来。
  她很小的时候有过这种感觉,只有一次,是在5岁时的那年冬天。她在街上迷路,茫然走了许久,最后终于走不动了,冷、饿、惶恐,害怕自己再也回不了家。最后是爸爸找到她,很用力地把她抱起来,只是把她的脸按在胸前,都不让她看他的脸。
  多好,她心里有个声音轻轻响起。没什么可担心的,就是这个男人,她要嫁给他。
  两个人在酒店门口拥抱,隐约传来口哨声,陈启中拉着她转身往外走。何小君一开始不明所以,走出几步再抬头,突然看到他耳后可疑的红晕。看到这样一个大男人害羞是一件很稀罕的趣事,她来不及开口,就已经笑了。
  他喜欢她的笑容,弯着嘴角,折着眼尾,非常快乐的样子。她的手还在他的掌心里,手指柔软,紧紧扣着他的手指。
  他张口,那些烦扰了他很久的东西横冲直撞,最后脱口而出的确是一句简单的问句。
  他说:“小君,我们结婚,好不好?”
  她听完愣了一下,然后又笑开来,当然地点头。
  “好,回上海我们就结婚。”
  他立定脚步不再前行,不是不愿,只是不能。他觉得心里所有的负担忽然如烟散去,浑身都有些虚飘的感觉,脚步如落在云里,根本迈不动。
  并不是因为难受,只是快活,快活得轻飘飘的。
  他终于知道,而且可以肯定,无论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她·的选择是他。
  多好,他爱她,他们要结婚了。
  不知他为何立定不动,何小君抬头看陈启中,但是眼前一暗,却是他低下头来,微笑着看她的眼睛,声音温柔。
  他说:“谢谢,我爱你。”
  喧闹的香港街头,身边人群川流不息,他们立在人海中,渺小的两个人。但何小君却觉得自己心里有一处柔软的地方被无限放大,伴随着涩气直通鼻端,眼眶立时烫了。
  她并不是没有听过这三个字,可从未感觉如此笃定与快乐过。过去的那些患得患失与惶恐不安奇迹般消失无踪。她怕自己会哭,努力吸了口气才开口回答他,说得简简单单。
  她说:“谢谢,我也爱你。”
  何小君与陈启中三天后在上海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两个人都只是请了半天假。何小君穿了一条粉色的裙子,陈启中上班的地方离民政局太远,到得稍晚一些,奔过来的时候额上薄薄一层汗。她笑嘻嘻地看着他,排队的时候踮起脚用手帕给他擦汗,小声说话:“急什么,我又不会跑掉。”
  他嘿嘿笑,弯下腰来配合她,闭上眼睛,身上有跑过之后的热气,暖洋洋的。
  注册过程非常简单,十五分钟以后红色的本本就被放到他们手中。出门的时候何小君在阳光下看了陈启中一眼,笑着叫了一声:“老公。”
  他居然感动得哑口无言,半晌才回过神来,磕磕巴巴地应了一声,又补充:“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何小君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手却自动自发地握住他的,缠在一起,怎么都不放开。
  回家之后何小君将证书放在爸爸妈妈面前,郑重宣布这个爆炸性消息。爸爸倒是很高兴,奇怪的是妈妈竟然也没有疾言厉色,让何小君好生松一口气。
  冯志豪没有再与她联系,但是启华与BOL的合作项目仍旧继续,只是他不再插手而已。无论如何,冯志豪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有利可图的生意是不会放弃的。这一点,何小君一向都是很佩服的。
  他不再感情用事地继续来找她。或许他是因为明白在何小君身上继续投资下去,是一件非常浪费时间与精力的事情,而且没有回报,这与他的人生原则并不相符。
  这才是对他来说最有利的原则,这才是冯家人该有的反应。对他们来说,感情用事是导致得不偿失的首要原因,但是没关系,何小君乐意感情用事。
  原本何小君与陈启中打算旅游结婚。但是双方父母两家老人到了这个时候突然结成了统一战线,忙忙碌碌地开始准备起婚宴来,还异口同声地让他们什么都不用管,到时候穿好衣服出现就行。
  陈家很客气,包揽了婚宴的所有费用。何妈妈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坚持的,跟老公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不管了。何爸爸听完呵呵笑,搂着老婆的肩膀安慰。
  “你还有我可以管呢,放心。”
  婚礼当天何小君一早就起来了。换婚纱的时候妈妈进来帮忙,眼泪突然就出来了。她哭得眼睛红红的,不等女儿开口就用手指抹掉,念叨她:“就这么嫁出去了,以后到底不比在家里,小心受委屈。”
  她看得心里酸软。这么多年来,她与妈妈关系一直都不算太过亲密。妈妈性格强硬,总喜欢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家里其他人身上,如果她是那种叛逆强硬的孩子,说不定很早就离开家,根本无法与她生活在一起。但是这一刻,妈妈亲手替她穿上婚纱,在要出嫁的女儿面前流眼泪。她突然无法克制自己内心的酸涩,一伸手拥抱了妈妈,眼眶也红了。
  爸爸走过来看到,笑了:“好了好了,你们母女两个在这里抱在一起干什么?小君又不是要嫁到美国去,还在上海嘛,随时都可以回家的。”
  楼下已有车子的喇叭声。做伴娘的美美提着小礼服三步并两步奔上楼,看到何小君双手合十,尖叫了一声:“太漂亮了!小君,这条婚纱美翻了。”
  婚纱很长,下楼的时候何小君小心地拖着裙裾,弄堂里是热闹非凡的鞭炮声,邻居和亲戚们全都聚在门外,每张脸上都是笑。
  何小君小心翼翼地跨出大门,眼前红屑纷飞,烟雾腾腾。她抬头,隔着那么多纷繁嘈杂,终于看到那个一直在等待着她的男人。
  陈启中难得的一身正式西装领带,反差太大,把何小君看呆了。美美在旁边用手肘碰她,笑着说:“小君,你赚到了,你老公帅得没天理啊。”
  她也笑,走过去把手放到他的掌心里。他用力地握了她的手,上车前与她对视一眼,微笑着,眼里有光。
  何小君知道婚姻并不是终点,一切只是开始,并没有结束。但是多么好,从此以后,有他在她身边。
  陈启中知道面前的这条路上可能会碰到许多问题,感情的,现实的,但是没关系,从此以后,何小君是他的妻子。他会和她,一起走下去——
  出书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