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宝的一天
留白 - 人海中

  “元宝,元宝,起床了。”妈妈好听的声音,被窝里又香又软,我决定赖床。
  香香的味道,是妈妈伸手来抱了,好幸福啊,赶快张开手——
  “不要抱他,让他自己起床。”呜呜,是爸爸的声音,睁开眼睛就看到大家全都站在我的小床前。
  “不是赶着出门?外面还在下雪。”
  “他都会走了,还抱。”啊?呆望,爸爸,你怀里抱着的难道是个萝卜?
  “茉莉没有脚吗?”妈妈很冷静的声音,爬起来抓住妈妈的衣角,呜呜,妈妈最好了。
  “茉莉是女生嘛,当然不一样,对吧。”爸爸对着姐姐呵呵笑,没有原则的爸爸,我把头转过去表示无声的抗议。
  “弟弟,我下来了。”梳着公主头的姐姐脸红了,扭着身子往地上跳,成功地挤到我旁边,红红的脸,白绒绒的毛外套,唉,姐姐你好漂亮,你是无辜的,我不怪你。
  拉着妈妈的手走出去,一开门,到处都是白茫茫的。天上还在不停地往下落雪花,爸爸已经在车里等我们了,看到我们就走出来拉门。脸上笑咪咪的,“元宝,地上滑。”
  哦哦,终于想起来我是个两岁不到的小孩了,努力走得稳稳的给他看,可是爸爸的下半句话差点让我扑地,“小心拉好妈妈。”
  姐姐跟我一起挤在车子后座,今天不看卡通,一起扒着车窗看大雪,姐姐在旁边不停叫,“雪人哦,这边这边,那里也有。”
  “喜欢吗?等下我们也堆一个。”爸爸的声音从前头传过来。
  爸爸开车快,雪地里其他车都很小心很慢,他就不一样,就像妈妈说的,老是乱来。
  “肖,下雪!”看吧,妈妈又要说他了。
  “我知道,一车四命嘛,放心,这不是到了吗?”嬉皮笑脸,以后我长大了,一定不会学他。
  铁门打开,妈妈也笑了,“美姨来了。”
  “袁先生来啦,我们都在等来。”美姨婆婆的上海话,爸爸跳下车开门,老习惯伸手就抱姐姐,算了,我早就对你绝望了。
  “元宝!噢哟,越来越可爱了,快让美姨抱抱。”婆婆,还是你识货,其实我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嘛。
  “留白,你们来啦。”曼曼阿姨的声音,老远看到我们就跑过来,身后还跟着小龙哥哥和小凤姐姐,周叔叔总是最后一名,还不忘记讲他们,“不要跑。”
  说晚了,最先跌倒的是穿着一身红色的小凤姐姐,雪地里滚出来好远,害得伸手拉她的小龙哥哥也一起遭殃,我和姐姐一起捂眼睛,好惨——
  看着他们好不容易地爬起来,爸爸跟周叔叔一起苦笑,也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没有同情心的爸爸们。
  “痛不痛?”两个妈妈心疼了。
  “不痛,茉莉,快过来看我们堆的雪人。”小凤姐姐爬起来就马上忘记刚才的惨状,很激动地指旁边。
  “大熊猫哦!”姐姐兴奋了,“我也要玩。”又急着往地上跳。
  “那个是我。”曼曼阿姨的头低下去了,没关系的阿姨,那是小凤姐姐堆得吧?我理解你。
  再回头看,他们三个已经手拉手跑过去玩了,拜托!这里还有一个小孩好不好?我也要堆雪人。讲不出来,只好呜呜呜。努力用闪亮的眼神看妈妈,还好妈妈一向跟我心有灵犀,“元宝也要玩吗?可是你太小了,我怕你会跌倒。”
  “让他去吧。”爸爸的声音。
  爸爸,我错怪你了,其实你对我也是不错的。
  “男孩子摔倒有什么关系?反正在雪地里也摔不伤。”他继续说,从美姨手里把我直接接过去放到地上,我都还没站稳就撤手,动作那叫一个快——
  “唉呀,元宝你要不要紧?”
  曼曼阿姨,美姨婆婆,谢谢你们的关心,其实我已经很习惯了。努力从雪地里爬起来,我争气地再也不看爸爸一眼。
  “肖!”哦哦,太好了,妈妈生气了。
  妈妈,我支持你代表月亮惩罚爸爸。
  “元宝,我来抱。”周叔叔走过来一把把我捞起来,好心地送到哥哥姐姐身边,声音里面笑眯眯,“肖,这个是你儿子,别太偏心了。”
  听听,爸爸,你好好听听这句话,周叔叔从来不会乱讲话的。
  我们一起堆了一只更大的雪人,小凤和我姐姐还贡献了她们的围巾和帽子。
  大人坐在屋里吃东西喝茶,透过玻璃看着我们笑。
  “这个是谁?”小龙哥哥最后给那个雪人按上黑色的眼睛。
  “嗯,元宝好了,他好可怜,刚才一直跌到。”小凤姐姐同情地看了我一眼。
  啊?我无语地看着她,跌倒是很可怜,但是如果这个带着女生的帽子和围巾的一大坨顶着一小坨的白色东西被叫做元宝,我会觉得自己更可怜好不好?
  “不要啦,今天过年,这个是新年老人。”说得好,姐姐,我喜欢你。
  “快进来吃汤圆。”美姨跑出来叫我们。
  吃汤圆吃汤圆,大家一起往里跑,我也跟上,虽然连滚带爬——
  过年嘛,就当锻炼身体,我不会介意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雪地里的元宝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