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绝望中遇见惊喜
钱多多嫁人记 - 人海中

  这一晚钱多多独自在阳台上待了许久,回到床上之后头疼欲裂,浑身沉重,许飞的电话在半夜里打来,她根本没有合过眼,铃声一响便接了起来,但喉头干哑,一声“喂”竟然没有发出声音。
  “多多?”
  “嗯,我在听。”咳嗽了一声,她终于说出话来,很习惯在黑暗中与他说话,以往再忙再累,总是答得恰恰,但这一天过得艰难,忍不住想寻求安慰,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她最后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只说了一句身边的电话铃又响,许飞有点无奈,“多多,我接个电话,很快,你不要挂断。”
  耳边响起他用英语回答电话的声音,她在黑暗里看了一眼枕边的液晶钟,12点都过了,早上才听到他说刚从伦敦回到香港,每天忙到半夜三更,这个男人真可以参加铁人三项。
  “好了,多多,你今天过得如何?”他的电话结束得很快,一分钟后又回来说话。
  “Kenny,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很想念你。”不想回答那个问题,她仰面在床上手肘遮住眼,缓缓吐出这句话。
  那头安静下来,他许久之后才回答,“多多,我很快回来,好吗?”
  “好。”她在黑暗中点头,肘间阴冷,不知道怎么表达想要拥抱一个人的渴望,最后只说了一个字。
  他在那头不语,最后轻轻说了两个字,“睡吧。”
  酒店套房宽敞豪华,窗外就是月下海晾。夏夜碧波平静,海面上薄雾笼罩,电话还在手里,单调的断线声嘟嘟作响,而他面对这样的美晾眉头紧锁,心里很不好受。
  她刚才在电话里声音软弱,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又说很想念他。多多性格直接,很少说出这样的话来,但他听着竟不觉甜蜜,只有心酸。
  最后几天了,成败在此一举,他不可能在此时离开。和她隔着上千公里的距离,他又是没有肋生双翅,再怎么赶都不可能彻夜来回。
  想念她,这些天无论如何忙碌,眼前都会时不时出现她笑着看着自己的样子,孩子一样撒娇的小动作,担心时微微皱起有眉头,渴望她在身边的念头,反复折磨着自己。
  她也是吗?思念一个人,不能控制自己,脑子里整日整夜都是对方。
  电话又响,他看了一眼号码之后立刻接了起来,那头是张千,冲口就是一句,“结果出来了,你们还没签吧?”
  电话里说很快回来的许飞,第二天却音讯全无,钱多多行程排得满,又头疼,回到家已经是深夜,终于感觉不对,他拨电话给他。
  那头是关机,她拨了两次之后终于放弃,倒在床上闭上眼睛。
  第二天钱多多起床的时候很是艰难,浑身疼痛,好像被压路机反复碾过千万遍,坐起来的时候寸寸骨节都在响,但想起行事历上堆积如山的工作,她吸了口气咬牙下了床。
  镜子里看到自己一脸憔悴,用冷水扑脸的时候钱多多自我鄙视了一下——还没轮上失恋失婚山崩地裂呢,就这么没用。
  因为实在很难见人,上粉底的时候她很是花了些功夫,好歹掩饰一下自己今天倩女幽魂的底子,在镜子前面消磨时间太长,上班的时间就很紧张,她一路赶到公司,停车的时候心中庆幸居然没有在路上撞飞消防栓。
  走近市场部的时候感觉气氛怪异,就连小榄与她打招呼的时候都笑得勉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唯有回报一笑。
  坐进办公室之后内线电话即刻就响,拿起来是李卫立的声音,语气与以往听到的任何一次都不同,非常严肃,“钱总监,能否请你立即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
  她在电梯里深呼吸,反复思索最近所作的每一项工作,自觉毫无纰漏,但又实在无法解释为什么上头突然要召见自己,禁不住眉头紧锁。
  总经理办公室在30层,电梯里除她以外空无一人,一路上去毫不停顿,错觉这世界突然只剩她一个,电梯门终于打开的时候她一步就跨了出去。
  敲门,里面传出李卫立的声音,“进来。”
  门只是虚掩,她一推而入,里面不止李卫立一个人,还有另一张熟悉的面孔,正坐在李卫立的桌上翻看文件,眉头紧皱。
  竟然是凯洛斯,他最近都在伦敦与董事会交涉,现在突然回到亚太总部,又在李卫立的办公室单独召见自己,立刻就感觉不妙,钱多多心里一个咯噔。
  但是人已经站在这里,事已至此,再也没有进退的余地,她反而镇定下来,开口招呼了一声,“Willie,我来了,凯洛斯,好久不见。”
  “Dona,好久不见。”凯洛斯抬头看着她说话,表情却仍旧严肃。
  “谢谢。请问今天让我上来,是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实在难以猜测他们的意图,她索性直接开口。
  “Willie,你出去一下,我跟Dona单独谈谈。”他第一句话并不是对她说的。
  李卫立与她擦肩而过,错身时看了她一眼,表情很精彩。
  奇怪一个人脸上怎么能如此千变万化,钱多多心中无语。
  “Dona,这里坐。”办公桌前有会谈用的椅子,钱多多走过去坐下,看着他不说话。
  “Dona,和田收购的项目,最宾遇到一些麻烦,你听说了吗?”
  “是涉及市场垄断的问题吗?听说了一点。”这件事已经公司上下尽人皆知,虽然如此,但钱多多仍旧斟字酌句。
  “除此之外呢?”
  凯洛斯五十不到,能够在一片腥风血雨中坐上亚洲区首席执行官之个位置,当然是很有手段的人物。上一次在香港共餐一次,钱多多已经感觉他性格深沉,这时面对面说话,他问得简短,但模棱两可,压迫感巨大,不知他的意图何在,钱多多又肩不知不觉往后夹紧,整个人都感觉僵硬。
  思索了一下,她慢慢开口,“您是说M&C要与我们竞购和田的传闻?”
  “今天以前,这的确是传闻,不过我们刚刚得到确定消息,M&C已经正式向商务部提出申请,要参与竞购,所以现在这已经不是祭传闻,是事实了。”
  钱多多吃了一惊,“但我们与和田在前期接洽和收购方案确定方面都已经初步达成共识,这样规模的收购案需要长时间的准备和计划,在这方面M&C不可能赶上我们,这样突然提出申请,很可能只是在争取时间。”
  “你也有这种感觉吗?”他百无表情,然后把一份文件推到她的面前。
  被动地接过来翻开,才看了一眼钱多多就猛地抬头望向凯洛斯。这份东西她很熟悉,正是之前她接到过的那份M&C所发的offen,震惊了,她再开口时声音很干,“为什么这个会……”
  “Dona,能够被M&C慧眼识中,首先,我要肯定你的能力。”他站起来看着她说话,灰蓝色的眼睛如同利刃,“但是如果这是用出卖公司利益换来的,公司将会要求你承担相应的责任。”
  手指克制不住的收紧,光滑的纸张在肜力下折皱,那些黑色的字母一个一个在眼前骚动,害怕自己一开口就会说出让自己后悔的话来,钱多多咬紧牙关沉默了许久才抬起头,语速缓慢“凯洛斯,M&C的确通过猎头公司与我联系过,但是我已经单方面拒绝。况且我刚刚接受了市场部总监的职位,在UVL发展空间并不小,于情于理,你觉得我会做出这样对自己毫无益处的事情吗?”
  这番话很长,句句都是情理之间,她思索良久才说出来,凯洛斯听完后倒是一笑,“Dona,若论发展空间,这份offen上所提供的职位,岂不是更吸引人?”
  脑海中闪过模糊片段,钱多多又开口,语速慢慢加快,“好,那么我换一个角度来说,收购计划与方案庞大复杂,市场部不过是执行部门,我有什么能力将溢价底价这样的关键部分泄露?”
  “所有关键部分只有掌握在几个人的手中,难道你想提示我,泄密的是我?董事会?或者Kenny本人?”
  “您也说了,所有关键部分都掌握在少数几个人的手中,属于商业机密,以我在公司中的级别而论,不可能包括在这个范围内吧?”
  “当然,但是鉴于你于kenny的特殊关系,再加上这份offen,我不得不对你产生怀疑。”
  倒吸了一口气,钱多多猛地站了起来,“我明白了,如果公司如果对我的忠诚度表示怀疑,我很遗憾,但是任何指挥都需要真凭实据,尤其您刚才的指控中已经毫无理由地涉及到我的私人生活,我个人不能接受。”
  他坐在原地看着她说话,这时眉头紧皱,双手在桌面了合在一起,声音很冷,“事情还在调查当中,没有结果之前,我们也不会对你下定论,不过在此期间,公司要求你暂休息,等候通知,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钱多多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点头,转身便走,走到门口突然回身,看着他慢慢问出最后一句,“凯洛斯,你找我谈的这些内容,Kenny知道了吗?”
  办公桌后的男人也正看着她,这时目光冷淡,一句说得缓慢清晰,“当然,这样重大的泄密事件,如果不是他的提醒,你觉得我们会这么快就找到你吗?”
  她没有回答,脚步一动,退出了这个房间。电梯里空元一人,牙关咬得发痛,嘴里有血腥味,电梯下坠的时候有心脏倒悬的感觉。密闭的空间却仿佛有无数疯狂怪异的声音呼啸来去。
  “多多,你要留下我孤军奋战吗?”
  原来如此,Kenny,原来如此。
  既然总有人要牺牲,既然总有一个人要站出来让我一切有所解释,那么刀子是不是该觉得荣幸,原来这个人就是自己?
  害怕自己会失控,她习惯性的但出右手去掐左腕,指甲深深陷进了皮肤里,剌痛让她维持清醒,眼眶痛到像要爆裂,不想看到镜门上自己现在的样子,她最后侧过脸去,紧紧闭上了眼睛。
  再次走进市场部的时候其他人都做无比忙碌状,气氛怪异,小榄看着她满脸担忧,但又不敢出声,心里了然,钱多多对她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也不做任何解释,独自进了办公室。
  敲门声,任志强走进来,她正伸手拿包,这时回头看着他不说话。
  “Dona,要走了吗?我是来通知你一声的,刚才李副总过来宣布,在你休息期间,由我暂代总监的位置,没问题吧?”
  钱多多沉默,他也不坐下,就站在她面前说话,脸上突然做出关切的表情,“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病了?病了就在家好好休息,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早晨已经开始的头疼越来越激烈,太阳穴突突地跳,不用照镜子她都知道自己的状态有多差,但都已经坚持到了这个时候,又怎能在这个男人面前功亏一篑,被他看了笑话去?
  “任经理,多谢你的关心,我不会忘记的。”笑了一下,钱多多指了指门,“我还有几份交接文件要做,出去时替我带上门,谢谢。”
  他合门的声音稍响了一点,砰的一声,电脑屏幕都仿佛一震,办公室里一片死寂,自己的包还搁在手边,她伸手把电话取出来,低头看到那上面数通未接电话,都是许飞的。
  昨晚她睡得如同晕厥,早上又直奔30层,这些电话竟然一通都没有接到。不想再看,钱多多手指一动,直接切断了电源。
  夏天,气温上来得早,钱多多走出公司大楼的时候迎面暑气蒸腾,不是上下班时间,这条街两边都是顶级商厦,提着大小购物袋的精致女子悠闲而过,而她立在街角茫然伸手,眼前模糊,头仍是疼,但已经麻木了,反而不觉得难以忍耐。
  只想见到他,亲自见到他,面对面,眼对眼,只问一句为什么。面前有出租车停下,司机开口问,“小姐,去哪里?”
  她答得简短,“机场,谢谢。”
  上车的小姐手里只拿着一个公事包,一看就是从公司刚刚走出来,行李都没有就要去机场,他倒是很少见到这种客人,想要问一句,“接朋友?”但后视镜匆匆一瞥,突然看到她一脸惨白,阳光下都触目惊心,吓了一跳,他埋头开车,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距离最近一班航班起飞时间仍有一个多小时,机场候机厅到处都是拖着大小行李的游客和旅商,嘈杂熙攘。
  钱多多独自在座椅的末端坐下,身边人人兴高采烈,而她手中只有一个小小的公文包,沉默不语,更显得突兀。
  广播里有机械的女声开始报出可以登机的信息,身边人群开始往那个窄小的通道聚集,她也站起来,但脚步沉重,迈出第一步,接着又往后退一步。
  有人从后头急匆匆跑过来,闪避不及,肩膀被撞得一歪。
  是一个拖着行李箱的中年男人,一边看表一边回头看了她一眼,嘴里不耐烦地补了一句,“要发呆去角落,别挡着通道。”
  差点跌坐在地上,钱多多一手扶住身边椅背,看着他说不出话来。掌心下是冰凉的金属,这才觉得自己的身体有多滚烫发热,头越来越沉重,身边的一切都仿佛在扭曲旋转。
  开始思考自己是病了吧?日夜忙碌,睡眠差,忙着搬入新居,昨晚又吹了太久的夜风……
  彻底清空脑海中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她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任何与之不相关的事情上。
  病了就该回家躺着,跑到机场来做什么?身体那么烫,那就是发烧了,是了,她一定是烧糊涂了才会作出这么荒谬的事情。
  举步往外走,脚下虚浮,眼前模糊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但她执着着一个方向,竟然也走到了天光下。笔直走到第一辆车前拉开门坐进去,耳边有人叫,“喂,你干什么?要走到后面排队去。”
  她恍若未闻,对着前座的司机开口说地址,耳里听不清自己的声音,她还努力重复了一遍。
  车子起步,钱多多靠在门上闭起眼睛,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回家吧,家里有爸爸妈妈,回家就好了。
  退休以后,钱多多父母的每一天早晨都是从一同晨练开始的,钱妈妈这天一早边扭腰边絮叨,“老钱,你说我们多多是不是铁了心不打算结婚了啊?不声不响自己买了房子也不告诉我们,现在又搬出去住,眼看她就要生日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办啊?”
  钱爸爸这两年听老伴同样的唠叨已经很习惯了,这时第一万零一次劝,“好了,女儿有能力自己买房买车,你该觉得骄傲才对,现在有多少啃老的?把家里老本吃完了还伸手要。她大了,有自己的想法,结婚这个事情,你硬逼她也不是办法。”
  “什么大了,她都快三十了。我要是生个儿子,三十有房有车倒是好事,可多多是个女孩子啊。”
  “都什么时代了,男女平等嘛。”
  “平等什么?!女孩子三十有房有车,人家一看你就是不打算奔结婚去了,我武器托人找相亲对象的时候都不敢说她现在的情况。”
  老伴眉头紧皱,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钱爸爸看得好笑,想想又觉得心酸。叹了口气继续打他的太极拳。
  早餐之后两个人一起去社区中心参加活动,钱妈妈是活动积极分子,还兼任了社区老年健身队的队长,今天有表演任务,钱爸爸当然捧场。
  跳完跟老邻居们闲聊了一会儿,悠闲时间总是消磨得快,等他们到家的时候都已经过了下午三点。
  家里是老式的二层宅子,门前空地大,斜斜停着一辆陌生的车子,车身上薄薄一层灰,阳光下风尘仆仆的样子。
  楼下老吴正带着他的大金毛出来遛弯,老远看到他们就招手,“老钱,你家有客人,等了一会儿了,快上去看看。”
  谁啊?老夫妻两个对望了一眼,钱妈妈性子急,一提菜篮子就加快步子往楼道里走。上楼就看到一个年轻男人立在自家门口,听到脚步声猛地回过头来。
  钱爸钱妈又对望一眼,不认识啊!长得这么好,如果见过面,他们不可能没印象,迟疑了一下开口问,“你找谁?”
  “伯父,伯母,有没有看到多多?她回来过吗?”说话的是许飞,语气很急。
  这两天计划之外的变故接踵而至,首先M&C是和田高层突然宣布所出的底价优于UVL,并且就是在他们底价基础上浮动了几个百分点,显而易见,M&C对于他们的数据了如指掌。正在伦敦与董事会交涉的凯洛斯大为震惊,而他连夜飞了过去,将张千所在的生物研究所确定的检验报告内容放在他的桌面上。
  和田的产品原料中检测出的化学元素含有致毒的可能,中国已经收到其他地区的警告,要求将这一类元素的使用标准提高到零含量,虽然这个消息还未披露,但这一标准一旦实施,那和田绝对首当其冲。这样的话,现在进行收购计划就变得不切实际,很可能会给公司带来巨大损失。
  问题是,如果他们暂停这一计划,凯洛斯在亚洲区的第一个大动作就将以非常失败的结果作为终结,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几乎是同一时间,凯洛斯收到了匿名的mail,内容直指钱多多泄漏公司机密,甚至还包括了M&C人事部门与她接触的记录和offen内容。
  凯洛斯将这些东西放在他的面前,和他所递交的报告并列,然后针开口,“Kenny,你看如何?”
  而他翻看良久之后才回答,“首先,我确定公司内部一定有人将部分方案泄漏,并且这个人与M&C有着直接的利益关系,对他们赢得收购乐见其成,但是,这个人绝对不是钱多多,她从未试图接触核心方案,也没有机会,这些记录和offen只可能是从M&C内部传出来的,有人想在我们公司找一个替罪羊。”
  “是吗?但是我听说Dona现在跟你在一起。”
  他点头一笑,眼光毫不退让,“是,我没有瞒过你,你也应该相信我。”
  “Kenny。”凯洛斯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我知道你指的是谁,之前你的报告中提到M&C与山田集团的资金异动,我也请投行里的朋友在注意,对于这个局面,我只能说,我真的低估了有些人对于金钱的贪婪程度,现在亚洲热钱流动已经到了强驽之末,竟然还有人敢在这里玩资本游戏。”
  知道他相信了自己,许飞再说话的时候就松了一口气,“其实他也有UVL的股份,但是失去这个项目,并不会让UVL伤筋动骨,但把宝押在M&C上,冒一次险就可能有超过百分之三百的利润,两相权衡,谁都会把天平偏向另一边。”
  “UVL是不会伤筋动骨,但是对我来说可就不一样了。山田那个老家伙,这次算得可真够精的。”凯洛斯眉眼一沉,终于把话说得透亮,“既然他不仁在先,那就不要怪我不义在后,这份报告先压下来,不要交给董事会,让M&C收购和田吧,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收场。”
  “那么公司里那几双眼睛要怎么瞒?”
  “我来吧。”凯洛斯看着他说话,然后将桌上的东西收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凯洛斯连夜赶回国内,而她被留在伦敦与董事会周旋,凯洛斯离开时的最后一句话反复在脑中盘旋,他总觉得不对劲,离开会议室之后便直奔机场,拨电话给钱多多没有人接听,想她可能睡得糊涂,下飞机之后他又拨,但仍是无人接听。
  心里感觉不妙,他先赶到公司,钱多多已经不在了,倒是凯洛斯正在等他,看着他一笑,“kerry,如果你心疼了,回头好好补偿她,我无条件批准。等一切过去了,我会补偿她的,放心吧。”
  没时间多说,他又离开公司。遍寻不着钱多多,拨电话她又关机,赶到她家却空无一人,现在眼前出现的这对老人,一看就知是多多的父母,到这个时候他已经满心焦躁,讲话技巧都顾不上了,开口就直接问了她的去向。
  “你是谁?找我家多多干什么?”钱爸爸很是奇怪地开口。
  他张口要答,楼下突然传来叫声:“老钱,开下来看看你家多多……”
  是老吴,叫的挺急,他们还来不及反应,眼前一花,原本站在楼梯顶端的男人竟然已经奔到了楼下,转眼消失。
  “吴叔叔,我没事,你别叫……”头晕,钱多多下车的时候踉跄了一下,差点儿跌在地上,正好被邻居吴叔叔扶住,接着就在她耳边大声叫人。感觉那声音像是大锤敲在太阳穴上,钱多多呻吟着求饶。
  受不了,她后退了一步,没想到向前一步便撞进了另一个人的怀里,仓促间想回头,但身体突然被从后面紧紧抱住,那双手臂用力太大了,她禁不住一声尖叫。
  “多多,是我。”耳边有声音,身体被反转过来,是许飞,他双眼上下检视她,脸上的表情全然陌生,仿佛惊魂未定,看完一遍之后才长吐了一口气,又一把把她抱在怀里。
  就在刚才,她还不惜飞跃千里,一心想见到这个男人,此时却紧紧地抱着自己,原本想当面问他一句为什么,但是看到他本人,她却浑身软弱,喉咙口疼痛难忍,一句话到了嘴边又吐不出来,接着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又有手伸过来拉她,耳边是妈妈的叫声,“多多,你怎么啦?”
  爸爸的声音也加进来,“你先放开我女儿,到底怎么回事?”
  身体被拉扯,一整天硬撑到现在,眼前错乱着他和自己父母的脸,爸爸妈妈声音急切,但他紧紧抱着她不放手,她应该抗拒的,却在他急切的眼神与熟悉的木香里突然感觉安定,好像惊涛骇浪里茫然失措了很久,终于回到了安全的地方。
  那么多的挣扎,竟然抵不过一个拥抱。爱情让女人愚蠢,果然如此。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嘈杂的声音渐渐变得遥远,再也坚持不下去,钱多多身体一软,晕倒了。
  这一次的晕厥对于钱多多来说真是一种解脱,那些头痛晕眩浑身不适都暂时远离,堪比她最近久求不得的深度睡眠。因此当她慢慢恢复,耳边听到医生与父母的对话,再次感觉到一身沉重的时候,她真想请身边任何一个人在给自己来一拳,让她再度晕过去算了。
  可惜身边没人有读心术,倒是妈妈的声音凑近了响了起来:“好了好了,多多醒了。老钱,快过来。”
  睁开眼睛看到爸爸妈妈都凑到病床边,头顶就是透明的吊瓶,单调的点滴声连绵不断,妈妈表情紧张,看她不说话,还追问一句:“多多,多多?你怎么不说话?是妈妈呀!”
  医生在旁边看的好笑,一边翻病例一边补了一句:“阿姨,你女儿就是发烧,放心吧,肯定不会失忆的。”
  “爸,妈,我没事。”她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声音嘶哑,不过感觉比之前刚醒来的时候好了许多,钱多多勉强笑了一下,眼睛控制不住地看左右。
  医生说没有大碍,现在看到女儿醒了,钱妈妈一颗心终于落在原地,这时倒笑了,“别看了,他早就走了,一阵风似的,喏,这字条是他留给你的。”
  侧头看到枕边露出的一角白色的纸张,右手扎着点滴,她左手一动,刚刚触到光滑的纸面又停住了。
  钱妈妈还想开口,爸爸在旁边阻止,“女儿刚刚醒,让她休息一下吧,我们去旁边的超市买点儿水果过来。”说完拉着老伴就往外走。
  病房里安静下来,钱多多沉默了几秒钟,吸气,又鼓起勇气伸出手,把那张纸打开。
  信纸上印着航空公司的LOGO,字写得有些草,一看便知是在飞机上仓促写就的,内容很长,已经是晚上,病房里没有开大灯,就着床头的黄色夜灯,她仔仔细细地将它从头看到尾看了两遍。
  看完她就将它合起来,仰头闭上眼睛,沉默良久,再睁开眼睛之后,又将它展开,最后一句话写的很短,但她注目良久,反复地看,还伸出手,慢慢抚摸了一遍。手指查过黑色的墨迹,平滑的纸面,没有温度的一个个文字,这时却好像都活了过来,一个一个地擦过她的心尖。
  钱多多这一次的悠长假期,足足延续了三个月。
  最后走出公司的时候,感觉自己背后已经被他们的目光瞪得千疮百孔。
  没办法一一瞪回去,她最后只能用眼睛瞪着走在身边的男人。许飞腿长,这时已经走到车边,开门的时候回头看她,为她的表情莞尔一笑,虎牙又露出来了,“怎么啦,多多?”
  “祸水。”她言简意赅。
  她笑得更加灿烂,然后一偏头吻了她。
  车子开始前进的时候,钱多多微笑着望着前方,习惯了坐在驾驶位上,难得换了个角度,竟觉得眼前的风景全不相同。
  剩女这条路,最后可以通往千万个结局,但她最终选择的,仍是最俗的那一条,又怎么样呢?她本来也就只是个俗人罢了。
  番外
  婚礼很盛大,许飞的父母也从南美洲赶了回来,对儿子的选择很肯定,两家人相谈甚欢。
  钱妈妈得此佳婿,过去几年的阴霾一扫而光,整日里笑的好像摔跤捡到金元宝,逢人便说自己的福气好。
  婚礼之后,钱多多很是休息了一段时间,其间猎头公司找了她无数次,她反复挑选,终于找到了满意的公司,但是意向书还没签就意外怀孕,这下连她都傻眼了。
  所以,很有能力、很有前途、很希望能够在休息一阵以后重振旗鼓的女强人钱多多,在职场上一口气消失了足足两年。
  两年后的一天,浦东国际机场——
  “kerry,放下他,那是你儿子,不是动物。你这样颠,他要得脑震荡的。”钱多多气势十足的声音,仍有当年高级女主管的味道,可惜现在是一身休闲运动装,手里推着婴儿车,把手上还挂着尿片奶瓶袋,这些装备彻底毁了她的专业形象。
  眼前那对父子玩的正疯,许一多才一岁,当然听不懂妈妈在吼叫些什么,这时被自己的老爸抛上抛下,咯咯笑的好大声。
  这两年许飞工作上一帆风顺,虽然忙碌,但结婚后他任何商旅出差都带着钱多多一起飞,就连她怀孕的前几个月都不例外。
  多多生下儿子许一多之后,他更是将她们一大一小都拖在身边。一开始钱妈妈不同意,但是这个男人从小被散养大的,理所当然认为自己的儿子也要跟野生动物一样,适应能力超群,在他的坚持下,许一多小小年纪就已经很是熟悉机场,在这个地方玩的兴高采烈。
  “Kerry!”他们正走在通往候机楼的通道里,其他游客却时不时头来诧异的目光,受不了了,钱多多一声断喝。
  “停,妈妈生气啦。”停止和儿子的游戏,许飞抱着他走过来。钱多多板着脸,他腾出一只手揽住她的肩膀笑,虎牙尖尖的,还把脸藏在儿子的后面讲话:“妈妈别生气,下次不敢了。”
  哭笑不得,钱多多最后习惯地给了他一巴掌。
  跟在他们身后的司机老孟低下头。唉!许总的家庭生活……习惯了习惯了。
  儿子玩累了,趴在他肩膀上睡着了,手指含在嘴巴里,口水亮晶晶的,她看的好笑,气完伸手去抱。
  他摇手,一手托着儿子的小屁股将他放进婴儿车里,手势熟练,直起身看到钱多多笑容温柔,觉得幸福,许飞忍不住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头发。
  快乐来得简单,钱多多仰头一笑,没有生下许一多之前,她对于这种整日和孩子在一起生活曾经满怀恐惧,又害怕自己很难再回到工作中,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越来越享受三个人在一起的每一分钟,许飞整日奔波忙碌,如果她也埋首事业,那一多的童年生活估计就会和他爸爸的一样,根本看不到自己的父母。
  过去她把所有的时间花在事业上,一心想着事业不会让自己失望,但到后来却越来越不快乐。现在的生活并不一定完美,她也想等一多长大一些,再回到工作中去,但不是现在,不是在孩子和这个家庭最需要她的时候。
  通道已经走到了尽头,有一对夫妻从那头走过来,也推着婴儿车,身后还跟着两个保姆和一位司机,声势浩大。擦身而过的时候,两边的两个家庭突然一起驻足,然后钱多多惊喜地叫出声:“依依!”
  “多多,好久不见。”依依手里推着婴儿车,这时走过来握住钱多多的手笑。她穿着孕妇装,体态明显,一看便知至少怀孕三四个月了。
  近两年没有见过这个好朋友了,依依自那天之后便与牛振声一同去了国外,说是去移民。牛振声在国内有生意,两头跑,她也不跟,一直留在那里,就连钱多多的婚礼都没有赶上参加,只是在电话里恭喜了她。
  牛振声也出声招呼他们,手搭在依依的腰上,额头隐约有汗,好像有点儿紧张。
  有点儿好笑,钱多多对依依眨眼睛,然后开口:“依依,我们赶飞机,等回来找你聊,不许再逃了啊!”
  依依笑着点头,“放心吧,回来了就不打算走了。”又回头看看丈夫,“史蒂夫,你说是吧?”
  “当然,当然。”牛振声点头,然后与他们道别。
  错身之后许飞才开口:“多多,你输了哦,你最好的朋友都有两个孩子了。”
  回头望了一眼,哪一家子已经走远,快要消失在通道的另一头,钱多多回过头来,表情有些感慨,但最终还是笑着摇了摇头,:“不行,我做不到。”
  她做不到,做不到像依依那样,最终接受了另一个人的孩子,还费劲心思,为了做一个名正言顺的母亲,在国外一待就是数年。不过现在好了,峰回路转,她也有了自己和牛振声的孩子,有了斩不断的血脉相连。
  “走吧。”许飞在她耳边开口,钱多多声音轻,没听清她刚才所说的话,他也不在意,拉着她继续往前走。
  身体贴的近,一侧脸看到他肩膀上那一小块被口水濡湿的印迹,钱多多突然觉得感觉愉快与安定,她微微一笑,再不回首,迈开步子,与他并肩往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