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卖身佳人 > 第九章

第九章

    “将军又跑去坐在树下喝茶啦?”扬子冀一进屋,正好看着从屋里走出来的人。
    “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大的习惯,这三年来,田里的事一忙完,他就一个人提着茶水,跑到前头的树下喝茶咧!”而且每次都喝到太阳下山才回来,那茶有这么好喝吗?范铮百思不解。
    战争结束后,他们随着费聿勋辞官,跟着他一起回扬州老家。费聿勋从此不再过问朝廷事。
    为了躲避不时从汴京远来,恳求他回朝共事的人,他索性卖掉老家几块地,跑到南边种田、隐居起来,过着单纯的农民生活。
    “你要上哪儿?”扬子冀看他把自己打扮得干干净净,像是要出门的样子。
    “俺上城里找姑娘!”范铮开心的说。“俺跟老大不一样,没有女人不行的!”
    “那找将军一起去!”扬子冀突然想到这个馊主意。“我觉得呐将军是从身体闷到心里,那真的是需要发泄发泄,整个人才会脱胎换骨!”
    扬子冀煞有其事地说,其实他心里很明白,费聿勋的心病来自哪里!
    那是无解的。
    而且将军这几年变得更沉默寡言了,尤其是那场重病之后。
    那天一早,他入了将军帐营,看到将军趴在桌上,混身是血,真是吓坏他了!冲锋陷阵杀敌都没那么可怕!
    他二话不说,赶紧请来军医,才保住了将军一条命。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胆颤心惊。
    “开啥玩笑!咱们去年干了那档事,老大闷了几天都不跟俺说话,不行、不行!”范铮猛摆手摇头。
    这三年来,费聿勋变得如此沉默,那是因为他仍念念不忘一个人。
    为此,去年过年的时候,他们两个人特地从城里买回来一个女人,想借由她来刺激、刺激费聿勋身为男人的“反应”。
    岂知,“货”不但被退,费聿勋一气之下,失踪了十几天才回来,真是叫他们“血本无归”呀!
    这件事范铮是绝对不会再做一次!他和费聿勋同年纪,平时以兄弟相称,他虽然是粗人一个,但对费聿勋的敬重之意绝对是大过于兄弟之情的!
    他敬他,不愿他难堪。
    而且他知道他是不愿责备他们俩,才离开消失一阵子。
    从那时候起,他连话都很少说了。
    “你不觉得将军那个样子,太、太……”扬子冀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反正他就是不想用“可怜”这字眼。
    “太啥?你年纪小不懂,俺告诉你,真正的男人有两种——一种就像老大那样,另一种——”他拍拍自己的胸膛,爽利地说:
    “就像俺!”
    嗯——扬子冀觉得自己正口吐白沫中。
    “去去去去去!懒得跟你说了,你快走,‘俺’自己去陪陪将军!”他学着范铮的口吻说。
    “去!”范铮啐他一声,朗声笑着离开。
    户外,林荫下,一张长凳,一个男人,二只杯子。
    她曾说要到田里为他倒茶水,然后两人坐在林荫下,共聊天南地北。
    她博览群书、知识丰富,有很多独特的想法,但是有时候太犀利了,他招架不住。思及此,他微微一笑。
    这三年来,脑海里全是她曾话过的每一句话。
    他们的梦想,只有他一个人在做啊!
    费聿勋完全陷于沉思中,没发现路旁停下一辆车。
    车里的人下车的动作极慢,下了车,再以极慢的动作走到前头,不知道跟车夫说了什么,车夫点点头,才扬长而去。
    她的背有点驼,夏令时节,仍穿着厚厚的衣裳、里着一件披风,她看到树荫下的人,缓缓走向他。只是她走的很慢,走走又停停,如此缓慢的速度,让她忍不住觉得自己是不是就要这么走上一辈子。
    “一个人活着真的好难。”他想到两人当时的承诺,他一直以为自己会早她一步离开这世上。
    三年了,他期待她仍活着的事实愈来愈渺茫。或者应该说,他从一开始就欺骗自己,未见到她的人、她的魂魄,她一定还活在这世上的某一个角落。
    “你还是没有回来!是你先违背承诺的。”他自语。所以不能怪他!
    “如果……我转过头,你还是没回来,那么——”他好想再见她一面啊!
    他用这个方式说服自己,不想再一个人独自存活!
    “你会不会怪我?”他再说。
    他举起茶杯,一口饮尽,缓缓转过身——
    伟岸的身躯突然颤了下。
    那抹身影化成灰他都记得!
    是幻觉吗?因为思念太深、太切,想追随她而去,所以看到了她的人!?
    蔺雨洁心里一直默念着,要他转头、转头,她真的快走不动了。
    未料,他真的转过头来,却定住不动。
    什么嘛!她走的好辛苦、好累耶,怎么看到她的人还不赶快过来抱抱她?她在心里直嘀咕着。她真的快不行了!念头一起,膝盖不听使唤地软了下去。
    下一刻,整个人就落入熟悉的怀抱里。
    倚靠的胸膛仍在发颤,激动的情绪无法平息。
    “雨洁……真是你!?”
    他抱着她跪倒在地。
    “是我啊,你一定以为我死了,对不对?”她问,声音却变得好粗哑。
    费聿勋听到她的声音,一脸讶然,她的声音……怎么一回事?
    蔺雨洁看他一副惊诧的模样,调侃道:“还有更吓人的呢!”
    说罢,她伸手拉开掩住她半边脸的披风,露出一大片发皱、满布疤痕的肌肤。
    “你!?”那悚目惊心的疤痕,是被火烧伤的。
    “我好丑。”她说,脸上稍过一丝自卑。
    “不,不丑!我一直抱着希望,知道你一定会回来见我,我告诉自己,只要能让我再见到你,你用什么面目见我,我都不会在意。”
    蔺雨洁一听,浅浅勾嘴角。
    她就知道,不管她变成什么模样,他一定还是会接受她!就是这个想法支撑她度过无数个难眠的夜晚。
    “抱我到树下坐着好吗?我不能晒日光。”她说,顺手拉起被风盖住自己。
    他抱起她,往林荫处走去。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他一坐下,紧紧抱着她说。差点就想随她去了!
    “咳、咳咳……轻点……”他突然抱住她的动作,让她好不舒服。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松开她的怀抱,紧张地问。
    “我全身都是伤啊!”她嗔了他一眼。
    “快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偎在他胸前,轻道:“我点完火信,要逃走的时候,被契丹兵发现了,杨松拼命救我。就在契丹兵抓住我的时候,整个粮仓全烧了起来,他们本来要把我带走,是杨松死命拉着他们不放,他们才把我丢回粮仓里。”
    话才说完,她又咳了起来。费聿勋拿起一旁的茶杯,喂她喝了几口水顺顺气。
    “当时火太大,根本逃不出去。我被呛昏,以为自己是死定了。后来你们打完仗,城里的人去整理粮仓的时候,才发现了我。听他们说,是杨松整个人盖在我身上,才保住了我的命。我昏迷了好久、好久,全身都是伤,连大夫都快放弃了……”
    他可以想象后来的情况。她受了好多苦……
    “不管再怎么难受,我都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活着回来找你。”
    “我知道。不然我不会交代老家的人,若是你来找我,就告诉你我在这里。”当时的痴心妄想,一心期望她回来所做的安排,竟让他们两人如愿相逢,不必再受寻觅之苦。
    “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可是刚刚走太多路,累了。”她眼皮重了起来。
    “你先休息一下,我也有好多话想对你说。”
    “嗯……”
    林荫下,两个久别重逢的人紧紧相依,是不会再分离了。
    但是身后的人可不这么想。
    “妈呀!将军怎么抱着一个人啊?”扬子冀跑到这儿来想找他聊聊、解解闷,却看到费聿勋抱着一个瘦瘦小小的人。
    怎么可能?他连女人都不抱了,怎么会抱着一块“小肉干”?
    他讶异到不能再讶异。“还是将军恢复正常能力了?”他想。
    不可能!这真是矛盾不已的心态。
    他们希望费聿勋恢复正常人的模样,但又觉得以他的个性,是绝对不可能忘掉蔺姑娘的!
    情况不妙,他得赶快叫范铮来瞧瞧!
    “范铮——”
    “我吓到人了?”闭着眼偎在他怀里的人儿听到身后的喊叫,轻问。
    “不,是这三年来,我的模样吓坏了他们。”
    “嗯?”
    他笑叹。“你明白的。”
    沉吟了会儿,她嘴角带笑,意会的应和一声。
    “喔。”
    因为——我相信我们一定会重逢-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