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弄潮小娘 > 尾声

尾声

    暮春时节,向晚的夕阳余晖,将整座山林染斌一片玫瑰色的氤氲。凉风拂来,空气中弥漫着阵阵芳醉的花香。这香气是从林间小屋飘散出来的。
    他勺了勺碗,舀了一汤匙,朝它吹了吹气,然后递在她唇前。“来,张嘴。”
    “嗯!”她别了开脸。
    “滟儿听话,来,吃一口嘛。”易泱爱怜地哄着她。
    “不要啦,吃了会吐出来。”她现在是吃什么吐什么,、有时候甚至连看着食物也会吐!
    “这可是用好几种花儿熬的粥,一点也不油腻,你吃吃看。”
    滟儿看他好说歹说的样子,即使百般不情愿,还是张开嘴,让他喂了一口。
    “不错吧?”
    “嗯。”滟儿振动着两片卷翘的美睫,朝他娇腻地一笑,两手环上他的颈项。
    “你忙了一天,就是为了做这粥给我吃吗?”从她的语气到她的眼神,尽是无限深情。
    易泱仅是点头以对,因滟儿亲密的举动,让他手边的动作显得有点困难。他小心拿着碗,再舀起一汤匙,吹了吹气。
    “来,再吃一口。”
    滟儿顺从地张口就食。就在她吞下粥时,突然一把拉下他的脖子,轻啄他的唇“你……”易泱愣看着她,她一双大眼闪动着狡黠。“别胡闹了,还不乖乖地把粥吃完。”易泱脸上出现难得的红晕,本想训她的声音变得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滟儿察觉到他的羞赧,忍不住发出银铃似的笑声。易泱在她张嘴笑时,又喂了她一口。
    看着滟儿满是笑意的脸,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在这山居岁月里,生活中俯拾皆是这种两心契合的时刻。
    “里头有人吗?”外头有人大声叫嚷着,中断了他们之间既温馨又甜蜜的气氛。
    易泱将碗放在桌上,转身去开门。“爷儿,真不好意思,今年来这野地打猎,又给迷了路,这……这天也黑了,不知道方不方便借住一宿?”
    这不是去年也来此借宿过的猎人吗?易泱认出他来了。
    “住一宿是没问题,不过恐怕——”
    “要打地铺是吧?当然没问题!”猎人替他把话说了。
    管它是睡哪儿,有地方安身就好,这是他一向的原则。
    滟儿看到进门的生人,即便去年见过他,还是连招呼也不打,转头就走。猎人的眼神跟着她,看她走进旁侧的小房间里。
    滟儿这种行径,总是会让气氛变得很尴尬。
    “不好意思。”易泱为她突兀且失礼的举止道歉。
    “没关系,妹子害羞嘛!”猎人替他圆个场。
    “不,她是我娘子。”他由衷地说。
    =====
    “是啊,娘子。”猎人傻笑了几声。“你说什么?娘子?”他抬高声音问。
    易泱轻勾嘴角,点了点头。
    猎人搔了搔头,记得去年他不是说那是他“妹子”吗?
    他瞠大眼,一脸诡异地看着易泱。
    易泱却不想多做解释,他的心思全在房里的人身上。
    “你有什么需要,就自个儿来,别客气。我先进房去了。”易泱招呼他一声,便转身进房里。
    猎人还是一脸诧异,记得去年来的时候,气氛没这么……这么……
    哎呀,要怎么形容呢?猎人又搔了搔头,他莽林大老粗一个,想不到什么可以形容的词儿。
    这到底是给它发生了什么事?
    猎人终于忍不住好奇心,他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门边,附耳听着里头的动静。
    易泱一进门便瞧见滟儿背对着他坐在床上。他上前,从背后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
    “滟儿?”他附在她耳边轻声唤她。
    滟儿仍是沉默不语,易泱明白是什么原因。见着生人的她,总是会闷闷不说话好一会儿。
    易泱下巴抵着她的粉肩,一双大手在她仍是扁平的小腹上游移。他叹了口气,看着她的小腹说:“小滟儿,你娘不理爹呢,这可怎么办才好?”
    滟儿握住他的手贴在小腹上,侧脸瞟了瞟他,嗲声问.道:“你怎么知道她是女的?”
    “我就是知道。”他学着她孩子气的口吻。
    “胡说…………”易泱以吻封住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这是让她没得辩驳的最好方法。
    他微微感受到她的舌尖,正轻拂着他的双唇。渐渐地,他温柔的吻变质了,他探向她的舌,将它衔含在嘴里、深吮。
    他的吻顺而其下,来到她敏感的耳后,含住那小巧的耳垂。粗厚的手掌正摩娑着她挺翘的酥脚。
    “嗯……”她弓起身子,渴求他的爱抚。
    “你变得好敏感。”他在她的颈间低语,一手忙不迭地解开她的外衣,随即将手伸向那已然硬立的蓓蕾。
    “啊——”她舒服地呻吟出声,心底仅存的理智在提醒着她。“不行……有宝宝……”
    “别怕,‘我会轻一点。”他的声音喑哑,眼底溢满欲望。
    此刻,满室的春光,正无尽地流泄……
    咦?这会儿贴在门上偷听的猎人怎么不见了?
    仔细一瞧,原来……
    在门上附耳偷听房里一切动静的他,早就鼻血直流,昏了过去啦!
    编注:关于四方之神——勾芒与赤炼的爱情故事,请看《赤焰红妆》
    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