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窃玉秘笈 > 第九章

第九章

    曲昀、曲映、曲昕三人颓坐桌前,看着整桌乏善可陈的菜色。她们的胃口,几年下来,全被傅云菁养刁了。
    “冷叔,爹和师父什么时候才出房门啊?已经三天了耶,他们在干嘛啦?要聊天出来和大家一起聊嘛,做什么”
    “曲昀,你够了没?”曲昕不耐烦的打断她的碎碎念。
    冷炎轻咳一声,润了润喉。严峻的脸庞难得出现潮红。“他们——嗯,大概有很多话要说,‘聊’完了自然就会出来,你们别去打扰他们。”他心想,天啊,他在说什么跟什么呀?冷炎在心底直咬牙,想不到那“花痴女也有春天”,而且,还是跟他从小看到大的少爷!呜……欲哭无泪。
    “搞不好,爹和师父聊完天,师父就要变成我们的娘了!”曲映若有所指的笑说。“真的?!你怎么知道?快说、快说……”曲昀既诧异又兴奋,直追着曲映问。“这就是人家聪明你最蠢的证据!”曲昕恶毒的亏她。
    “你、你——”曲昀不服气,直想反嘴,却又找不到像她这般犀利的字眼。“别闹了,吃饭!”冷炎喝阻了她们的喧闹,径自先动起筷子。
    曲昀、曲昕顿时噤口,望着一桌菜色直皱眉。
    “冷叔,你怎么了?”曲映察觉到冷炎的脸色似乎不太对。
    冷炎颓然放下筷子,看着她们三姐妹,想起第一次见到少爷的那天,那年他才九岁,一晃眼,都二十年了。他有感而发的叹了口气,道:“唉!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没人听得懂他在说什么!三姐妹以为冷炎和她们一样,望着一桌食难下咽的菜色,直想叹气。
    东院。
    厢房内,门边地上杯盘狼藉。
    “什么时候了?”听那声音似乎娇弱无力。
    纤纤素手才掀起纱缦,就被人从后揽腰,拉了进去。
    “别再来了……”傅云菁半睁醉眸,慵懒嗔道。
    曲-揽着她,低头轻轻嚼咬粉肩,笑说:“我可是吃了你四年的补品。”“喂、喂——”傅云菁转过身,手缠上他颈项,俏皮的睇他一眼。“我那么‘勤快’,还不是为了见你这个‘黑抹抹’一面!谁知道你倒是躲起来,吃人家的补品吃得那么开心?”“要是我出现,你会放过我吗?”
    “不会。我一定要让你现出原形!”
    “曲-……”傅云菁突然撒起娇来。“告诉人家是谁教你猎云手啦……”“我不能说。”
    傅云菁偎在他肩上,大腿故意朝他磨蹭。“你不说,是不是因为你是我师兄的徒弟?”呵呵,那她不就成了曲-的长辈?
    “当然不是。”
    傅云菁淘气的嘟嘴。想也知道!师兄们连她都比不过了,怎么可能教出这么厉害的徒弟!“好奇怪,我和你对招过呀,除了猎云手,并没有看你使出任何‘神盗门’的功夫,你只有一个师父吗?”
    “嗯。”曲-应哼一声,随即封住她的唇,决定不让她再想下去。
    “曲-……”傅云菁挣扎中,察觉到他又热了起来。
    他移开嘴,稍微让她喘口气。
    “你真的要将绣谱送我喔?”她又想到哪儿去啦?从刚刚到现在,已经转了三个话题。“当然,我要定你了。”曲-说着,一边轻啄她的唇。
    “那我可以决定如何处理绣谱?”
    曲-停了下来,不明白她的意思。
    傅云菁一脸认真的说:“就算没有绣谱,我也能和你一起延续‘彩织’。曲-懂她的心意。她一个门外汉,傻傻地苦学织染技术四年,都是为了他!“那时候,若知道会让你受伤,我宁可不要绣谱,只要你。”他说,手不安分的往她臀部移去。
    两人正如胶似漆时——“唉?”傅云菁忽然想起什么,活生生地就这么中断了……
    “曲-,你是不是第一眼就喜欢上我啊?”
    吼——她又想到哪儿去了!曲家大喜之日,热闹滚滚,席宴欢饮至中夜。
    曲映三姐妹搀着曲-穿过拱门、院落,往新房踅去。
    “爹,你不要紧吧?”席间宾客不断敬酒,喝得曲-有点醉意朦胧。
    他笑着摇首。“到这儿就行了,爹自己进房。”
    “好。”三人也笑得好开怀。
    “爹,要早点休息喔,别和娘‘聊天’聊太晚,当心明天爬不起来。”曲昀煞有其事的说,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得暧昧极了。
    大喜之日,曲昕难得不做出受不了她的表情。只催说:“走啦。”
    “等等。”曲-叫住了她们。
    三人同时回头过来,以为曲-要交代她们事情。想不到曲-却说:“爹想告诉你们,收养你们三个做我的女儿,是除了今天之外,爹做过最开心的事。”“做爹的女儿更开心。”曲昀窝心的说着,一边很傻气的抹去眼角的泪。曲昕、曲映亦点头,眼眶不自觉的湿濡。
    “爹快去吧,别让娘等太久。”曲映笑说。
    “嗯。”
    洞房内,紫檀木桌上,红烛高烧,喜气萦回。
    曲-推门而入,缓缓踱步到鸳鸯帐前。
    忽地,他整个人愕然不动,瞠大眼看向喜床。
    床上空无一人。
    他的新娘子呢?
    夜,萧萧。
    两抹黑影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疾跃迅退间,倏然同时落地。这二人并非黑夜行动的掩装者,一身各自的装扮,都知道对方是谁。
    “你不进洞房,跟着我做什么?”冷炎没好气的说。
    “要不是你打算‘落跑’,我又何必咧?人家今天可是美呆了呢!都是你啦,追着你都把头发给弄乱了。”傅云菁边整理发髻、边嘟起嘴娇斥道。一张粉嫩的瓜子脸,因喜事而更添娇媚。她身穿水红镶金边缎褂,搭配同色百褶裙,整个人看来艳光四射。
    “你到底想干嘛?”真受不了这女人!讲话永远都是先讲自己的“重点”。“喽,你的东西,给你!”傅云菁手一挥,飞快掷出,还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就被冷炎利落接下。
    冷炎一看接住的东西,霎时哑然。
    “《彩绣谱》?!”
    “它应该是你的。‘严冷’师叔。”傅云菁最后一句话,道出了他的身份。“严冷”是他的真名。
    冷炎不敢置信的看着博云菁,讶然于这世上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知道少爷绝对不可能说出这个秘密。”
    “他拜师的时候立过誓,当然不能说。唉,怪就怪在我太聪明、太有智慧!”傅云菁夸张地两手一摊,耸着肩说。
    冷炎哼了一声。
    傅云菁皱一皱俏鼻,食指支着下巴,想了想,才机灵的说道:“要不是曲-一时情急施展猎云手,我不会猜到他的师父是‘神盗门’人。‘神盗门’弟子各有专精的盗窃之物,师父曾说,小师叔最爱盗取各家武学秘笈。我又和曲-对过招,知道他的路数,这么给它推算下来,除了师父曾提过的小师叔,我想不出来还会有谁是曲-的师父。”
    “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我?”冷炎的眼神充满称许。
    “四年前我到曲家的第一天,曾和你比试过七招。”
    冷炎微微一笑。“亏你还想得起来。”那是得非常仔细比对招数之后,才能分辨出来,而她竟然能办到,着实令冷炎称奇。
    “可是,有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
    冷炎等着她说下去。
    “我知道小师叔当年打算以盗取《彩绣谱》来争夺盗王的宝座。师父常对我说,小师叔学艺之精,从未失手,可是,却输了盗王争夺。他一直不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却很明白,因为我是过来人,知道只有一种可能。”
    傅云菁说到这儿不禁轻轻皱起眉头,她最讨厌提到自己曾输过的事。
    “将盗得之物做了其他的用途。”她将冰玉雪莲拿去救人,但冷炎是拿去做了什么?“难怪少爷那么喜欢你。想不到你这臭丫头,看起来花痴不讨喜,居然还有一点好脑筋!没错,我是偷到了《彩绣谱》。可是,我偷到手的那晚,曲家也同时出了事,当时的我,一心只想拿着绣谱赶回‘神盗门’称王,压根儿不想理会不相干的事。就在我临走前,无意间看到少爷躲在树丛里,一个该哭哭闹闹的孩子,却是异常的冷静。”冷炎忆起往事,不自觉面露些许愧疚。
    “我为了称王,竟忘了‘神盗门’门规。咱们是以盗贼之名,行仗义之实。我看到少爷的那一刻,才想了起来。就算我偷到绣谱又如何?我的行径已失了神盗的格调!”“所以你就留在曲家,护着曲-、跟着他经营‘彩织’?”傅云菁接着说。冷炎微颔首。“我留在曲家,为的就是看着少爷成家立业,现在我的责任已了,也是该走的时候了。这绣谱是少爷给你的——”
    “不,它是小师叔的。也许这绣谱曾招来太多的恩怨,但要不是它,小师叔不会遇到曲-、不会救了他,护着他十多年。曲-把它送给我,我决定把它送给小师叔。我已经是曲家人,将来我会和曲-编一份属于我们自己的绣谱!而它,请小师叔一定要收下,这代表我和曲-永远记得小师叔的恩情。”
    “你这个臭丫头——”冷炎抿了抿薄唇,心底暗暗赞叹。他勾起一丝笑意,该是道别的时候了。
    “云菁,我把少爷交给你了。”
    傅云菁素手挥了挥,她的毛病又来了。“哎哟,那有什么问题?我的功夫那么好、又训练了三个厉害的徒弟,而且他爱我、我爱他——”话到一半猛然止住。
    蓦地,她察觉到。“冷冰冰”是第一次像家人般,叫着她的名字!
    “喂——”
    冷炎早已不见踪影。
    曲-昏昏欲睡,感觉胸膛有些微的刺痒感,这种被人“毛手毛脚”的感觉太熟悉了。他霍地睁开眼,看到傅云菁跨坐在他腰际间,解开他的衫子,手正不安分的探入。他懊恼的拨开她的手,急急坐起身,她顺势坐在他的大腿上。
    “我大概是全天下唯一呆坐在洞房,等新娘子等到睡着的新郎倌!”曲-板起脸说道。傅云菁俏皮的笑了笑,故意拿起喜帕逗他说:“那你要不要盖上喜帕,换我拿秤尺来掀头巾,瞧瞧我的新郎倌是长得什么模样?”
    曲-伸手掐住她的粉脸,轻扯一下,爱腻的斥说她:“你真是调皮!”他放开手,轻抚被掐红的印子,问她:“见到冷炎了?”
    傅云菁手环住他的脖子,撒娇的说:“才一下下没看到我,就这么想我哦?”其实心里却想:他怎么连她上哪儿都知道咧?
    “你把绣谱送给冷炎了?”他问。
    “你怎么都不称赞一下,人家美丽聪明又大方,居然猜得到你的师父是谁!”这是傅云菁特有的女人家心眼,很介意没得到心爱男人的赞美。
    “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宝贝。”他收紧腰上的手,让她更贴近自己。
    “恶——你怎么能说出这么恶心的话?”她故意打了好几个哆嗦。
    曲-无奈的闷笑在心头,到底谁才是这句话的始作俑者啊?
    “曲——”她不安分的扭着身子。“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去做了什么啊?”他的手忙不迭地解除她身上层层的衣衫,他的唇在锁骨间来回吮吻。
    “你很聪明,自己去发现。”曲-一个翻身,让她躺在他身下。
    傅云菁皱起眉头,脑子飞快闪过一些念头,才思考片刻,眉心却渐渐舒缓,他的唇、他的舌、他的手,撩拨她的感官,思绪渐散。
    “曲-……”她轻声吟哦,仅存的一丝意识,让她及时顿悟,想说时,已说不出日。她只能承受他……
    他们的洞房花烛夜,狂热的情爱,涌遍床帏。
    再四年后——“傅云菁!”怒喝声回荡帐房里。
    “曲-……你、你……”她颤声唤他,抚着殷红唇瓣的白皙玉手不住发抖,眼眸泛着无措的泪水,汪汪的,似一眨眼泪水便会不听使唤滴淌而下。“不、不要……你好用力……人家疼、好疼……受不了你的……”又是老把戏!曲-人站得好好的,双手交叉胸前,脸沉声低的说:“你这是在做什么?什么疼不疼的?”
    傅云菁旋即回复调皮神情,一脸淘气的走到他身前,贴在他身上撒娇说:“哎唷,好玩嘛!孩子都不在了,家里就我和你,总得找点事来玩玩呀!”“你为什么没跟我说一声,就擅自让三个女儿去参加盗王争夺?”他的怒气尚未平息。傅云菁习惯性眼睛往右上瞟,仍似当年那个十六岁的少女。
    “孩子大了嘛,总要有自己的世界呀,我们做父母的又不能跟在身边一辈子,早点让她们出去见见世面也好。”“可是,你是叫她们去偷东西!”曲播从没拿三从四德、或是一般父母的观念来约束女儿,但唯有偷盗这种事,他是说什么也不允许女儿做。
    “喂、喂,亏你还拜过师,怎么能说这种话?”
    “我只学一招‘神盗门’的功夫。”其他功夫都是从冷炎“收藏”的武功秘笈上学来的。“算了,像我们这种‘侠盗’行径,跟你说也说不清。总之,曲映她们已经出发了,来不及了啦,你要打要骂随你——”她溜转一下眼珠子,似乎觉得这承诺不妥,又补上:“不过,你要是太凶,我我可是会离家出走喔!”
    知道女儿没告知他而离家的怒气,竟因她一句“离家出走”,莫名其妙的淡了。曲-一把抱起她,让她坐在香杉桌案上。“你在曲家待了八年,又没跟外人往来,你要去哪儿?”傅云菁啄起嘴,很不服气。“我——我可以去——”她东想、西想、左想、右想,想了一堆地方。
    “哎呀,气死人了!”她狠狠瞪着曲-,想借此发泄一些怒气。
    “想不起来,就生气啦?”相处了八年,曲-有些说话的口吻,竟和傅云菁类似了起来。“什么想不起来?我想来想去,最后都会想到,那你呢?我要是不在,你一个人会不会也出门了?你会去做些什么事?想到你这个、你那个的——还有啊,你……”她顿了顿,孩子气的朝他张开双臂,渴求他的怀抱。
    她如愿的抱住他,依偎在他怀里说:“你会不会想我?”
    “会。”曲-肯定的说。
    她笑逐颜开。
    “你别生气啦——”傅云菁又开始撒娇起来。“这样会容易老喔——老了会有皱纹、有皱纹就不好看,不好看就没人爱,没人爱就很伤心,很伤心就——”
    “云菁!”若不打断她,她真的有本事继续下去。
    “想念女儿吗?”她又岔开话题了。
    “嗯。”
    “我也是。”忽地,似想起什么,她抬起头盯着曲。
    “怎么了?”
    傅云菁的眼眸闪着兴奋的光彩,一副十分期待的模样。
    “曲-,你觉得她们三个人,谁最有可能赢得第十三代盗王的宝座?”
    天啊,她又换了新话题!曲-根本找不到时机,跟她算算擅自作主、让女儿参加盗王争夺的这笔帐!
    这种日子,仍然持续——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