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赤焰红妆 > 尾声

尾声

    白发老者来回踱步不下数千回了,除神情郁结外,还不时叹息连连。
    “你别再走了,我的头都被你给弄晕了。”
    “天帝,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有闲情逸致寻我开心。”
    “原来,这就是婆罗天劫。”天帝有种了然的语气。
    “什么?婆罗天劫?”
    火神无法面对魂飞魄散的勾芒,整个人已陷入疯狂状态。他四处找寻勾芒的魂魄,因为,他不相信就这么失去了勾芒。
    火神几乎快把九重天给翻了过来。所经之处,烈焰四起。如今的九重天,可说是深陷一片火海中。
    “您说,火神就是婆罗天劫的劫星?”白发老者嘘了口气,是在那小子身上就好,至少天界出不了太大的乱子。这婆罗天劫最后的命运,可是能让天界重新排序的呢!
    “大概吧。”
    “天帝,您怎么这么模棱两可啊?还有,您可得想想法子呀!”
    这白发老者可急了。火神几乎快把整个九重天烧光了,想他窝了几千年的老巢,恐怕也难逃火神的摧残。这怎么行?他可得想想办法,制止火神的疯狂行径。
    “天帝,您至少也收收那小子的‘火’气吧?”
    “我是有擎天之力,但可没说我有‘灭火’之能呀!”天帝心想,要收火神的麒麟火,不是不行,只是不是件易事。而且,至今火神仍未伤害无辜,他现下伤脑筋的却是另一件事。
    “天帝,您——”白发老者想说的是,天帝,您别开玩笑了!想他一界之帝,且有无能为力之事!
    “我知道你在担心你的老巢。”
    啊?!白发老者顿时噤声。
    “你还是担心婆罗天劫比较实在吧!现在先去帮我把水神、死神找来。”
    “哦。是——是!”
    “煌,你在哪里?”水神、死神二人在一片火海中找寻火神。
    “勾芒,你在哪里?我找你找得好苦,你别躲我,你快出来。”火神的呼喊让二人找到他的所在位置。
    “煌!”
    身陷火海中的炎煌,眼神涣散,一头火红的发随风而起,更显出他的疯狂。
    “煌!你清醒点!”水神浩泱急着唤醒他。
    “泱、肃——”火神认出他们俩。“你们来得正好,快——快帮我找勾芒。”
    话刚说完,火神又陷入适才的情绪中。
    “煌!勾芒已经死了。”
    火神冷冷地看着说这话的死神鬼肃。
    “死?真讽刺!这句话竟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
    火神像是想起了什么,抓着死神的衣襟。“肃,是你,一定是你!你司职万物灭绝,一定是你把勾芒藏起来,你把她还给我!”
    说完最后一个字,火神整个人被死神一拳打至数尺外。
    “你给我清醒点!勾芒被你的麒麟火烧得魂飞魄散了!你要去哪里找她?她是不可能再出现在你面前了!”
    “不可能?”火神仰天长啸。
    “什么叫做‘不可能’?”火神瞠目咬牙,从口中吐出一字一句。
    “勾芒封印成神、赤炼也封印成魔,他们根本不可能记得彼此,为什么她为了他不愿跟我走?除了我,根本不可能有人解得开琉璃罩,为什么她可以办得到?你们告诉我呀!不都一样是‘不可能’吗?”火神笑了起来,那笑容竟是如此悲痛,让他们二人更加为他难过了起来。
    “别告诉我‘不可能’找到勾芒,那是鬼话!”火神说得斩钉截铁。
    “煌,你说的没错。可是,让我们一起来想办法,好吗?”水神趋前好言相劝,失去同伴,他何尝不难过?他又何尝不想唤回勾芒的魂魄?
    “是呀。煌,天帝正好在找我们,不如去求他,或许会有什么办法。”死神鬼肃在一旁极力游说。
    火神沉默了一会儿,便开口道:“也好,如果连天帝都办不到,我就把天庭给烧了!”
    “我可不想你们来天庭闹,我现在就和你们把话说清楚。”朗朗之音,从天而来。
    “是天帝?!天帝可有办法?”水神问道。
    “办法是有。不过——”
    “有就赶快说!”
    “煌!”二神赶紧抓着火神,生怕他惹恼天帝。
    “没关系,反正他也没多少机会这么对我了。”天帝淡笑,若有所指地说。
    这是什么意思?三神面面相觑,颇感不解。
    “你们可知九重天出现极光一事?”天帝直接挑明了讲。
    “是天劫?”
    “没错!而且是你们四神的劫数。就是因为勾芒受了麒麟火而魂飞魄散,才让你们三人免于这次的劫难。”
    “我不需要勾芒为我领受劫数!”火神想起当时勾芒被火焚身的模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极光就快消失了,表示这次的劫数也将过去。”
    死神听着天帝的意思,灵光乍现。“天帝的意思是说,在极光尚未消失前,还是能改变劫数?”
    “嗯。婆罗天劫未知、无解,或许得用更大的劫难,才可以化解勾芒的劫数。”
    “更大的劫难?那是什么?”
    “让天界四方重新排序。”天帝的回答让三人心头一惊。
    这意谓着四神祗将重返天地间修行,未来是福、是祸,就凭个人造化了。
    “那有什么问题!你们的意思呢?”水神问其他二神的意思。
    “少了勾芒,我们还叫什么四方之神呢?那就让四方重新排序吧!”
    火神亦颔首认同。
    “可是,你们得同意同时唤回赤炼的魂魄。”
    忽然四下沉默。大家都在等着火神的回答。因为水神、死神心里明白,唤不回赤炼的魂魄,也等同唤不回勾芒。
    火神紧闭双眼,双拳紧握。“好,我同意。”
    “既然如此,同我来吧!”
    至此,天界重新排序,神祗遁入轮回。
    天透微希,雾重,几步之遥便是一片白茫茫,看不清。
    一行人来到岸边,似乎在等待河上船影的出现。
    半晌,船只缓缓而来,那船桨的摇水声,提醒了众人。船在岸边停下,拿着桨的老者一身素灰衣,身形佝凄,外罩着一件斗篷,全身裹得密不透气,也让人瞧不着他的模样。
    他静静地立着,不需吆喝,该上船的人还是会上来。
    “上船吧!别误了时辰。”低沉的男声催促着。
    “肃、泱,谢谢你们。”女子声音沙哑,离情依依。
    “你们会原谅煌吧?”水神开口问道。
    女子深情款款地看着身旁的男子,扬起嘴角,而男子也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微微颔首。
    “那都过去了——在你们眼前的人,再也不是原来的勾芒和赤炼了。”只见身旁男子伸手握住她,心思仍在她身上。
    女子即是勾芒,而身旁的男子,便是赤炼。
    “若不是你们,我们哪能站在这儿和你们说话呢?”勾芒满心感激。
    他们为了她,自愿放弃神职,重入人间修行。为的就是唤回她和赤炼的魂魄。注定被火神的麒麟火焚身而致魂飞魄散的二人,因他们三人的救赎,才能收回魂魄,准备转世为人。而成神是多大的福份呀!为了她,他们竟然都放弃了!
    “不是只有赤炼曾和你朝夕相依而已,我们也曾是同伴呀!而且,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煌——”水神话到一半停住了。
    若不救他们两人,火神的疯狂不知会在天界造成多大的风暴!
    “或许,我们会在人间相逢也说不定!”水神刻意岔开话题。“你说是不是呀?肃——”
    “没错!倘若日后能在人间相见,我们必成莫逆。”向来不多言的鬼肃,发出肺腑之言。“只是,我们的力量有限,只能让你们转世成人,没办法让你们成为永世夫妻。”
    “赤炼,你会永远守着她,对不对?”水神希望听到赤炼亲口说出。
    “当然,我们不需要什么天谕、神旨,不管她在哪里,我一定会找到她,守护着她生生世世。”
    “炼——”勾芒语带哽咽轻唤着身旁的他,她也是生生世世仅守护着他一个人。
    “时候不早了,快上船吧!”水神催促着他们。
    赤炼先行跳上船,再扶着勾芒上来。
    船开始离岸,岸边的人挥动着手,直到船身渐行渐远,消失于一点间。
    怕吗?他问。
    不怕!她笑得好灿烂。
    因为我知道你会一直待在我身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