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尽在不言中 - 晴空蓝兮

  到了吃饭那天,才知道他当时果然是在工地现场。
  “正好有个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儿在那里做事,我去看看他。”严诚说:“也正是因为到了那种地方,所以才想起来约你出来吃饭。”
  聂乐言觉得奇怪,“为什么这样说?”
  “你不是学设计的吗?”
  她想了想,不禁哑然失笑:“哦,可我是室内设计,不需要去建筑工地察看的。”
  隔着一张桌子,严诚微微抬起双手笑道:“抱歉,在这方面我真是个门外汉,如果说错了什么你可不要在意。”
  她立刻说:“怎么会呢?况且,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见过有谁是全能通才的呢,什么都精通那还了得?”她拿手指拈了拈茶壶的把手,动作有些稚气随意,可是语气却不无真诚:“其实,我更羡慕和敬佩你的职业。”
  严诚的眼底亮亮的:“是么?”
  “大律师,站在法庭上口若悬河机智善辩的,多么风光,而且气势十足,总能给人一种逼人的压迫感。我有个亲戚就是做这行的,从小我就特别崇拜他。”
  严诚似乎被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微侧着头,抿着嘴角笑了一下。其实他属于眉目英气的类型,并不见得有多好看,可是十分有男人味,然后就在这一刻聂乐言突然惊觉,原来成熟男人偶尔害羞起来,竟然也能如此动人。
  这一顿饭吃得轻松愉悦,她这才发现或许是职业的关系,其实他在很多领域都略有涉猎,天文地理时政趣闻,每一项都能信手拈来成为一个新话题聊上很久,而且他的口才又绝佳,时常逗得她哈哈大笑。
  最后从餐厅出来,她说:“幸好不是在上次那样的场所,否则这样大声笑出来一定会遭人白眼。”
  严诚侧过脸看了看她,故作一本正经地说:“其实我早料到会有这样的效果,所以才特意请你来吃农家菜喽。”
  她说:“是是,难道料事如神也是做律师的必备条件之一?”走到路口停下来,转身向他道别:“就送到这儿吧。今晚很开心,下回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比如新房子装修之类的事情,可以随时来找我。”
  严诚笑笑说:“哦?有打折吗?”
  她其实有小半张脸都埋在柔软温暖的围巾里,所以夜色中几乎只剩下一双眼睛显得尤为突出,在灯火的映照之下明媚动人,“贵宾价,八折。”她笑道。
  “不错,有机会一定使用这特权。”严诚想了想,才又摊手说:“不过,我可不能同等价值地回报你。毕竟职业性质不同,我倒希望你永远都不会有需要用到我的时候。”
  他说这句话的神情似乎十分认真诚恳,她却不由得笑起来,“我明白。”
  洗完澡之后,秦少珍在电话里懒懒洋地问:“有发展的可能没?”
  “这个问题是不是问得太早了?”
  “怎么会早?当初在学校里只见过一面就给你递情书的人不是就有很多?聂乐言,关于这一点你一定要相信,即使过了几年,你的魅力依旧有增无减。”
  “你认为严诚和当时的小男生可以相提并论么?”
  “对,估计他成熟地明白不能操之过急,所以先和你做朋友,然后一步一步深入,最终让你习惯成自然地接受他。啧啧,城府真深啊。”
  被这强大的推理搞得啼笑皆非,聂乐言说:“我怎么觉得你对他有敌意呢。当初提出要参加PARTY的人好像正是你吧,把我电话号码给他的人似乎也是你。”
  “唉,可你知道的,我更偏向江煜枫啊。叫你去PARTY,只不过是怕你太闷,多认识几个朋友罢了。”
  不提还好,提起姓江的她就不痛快,“那人那么恶毒,怎么你还偏偏这样待见他?那天晚上你在也场,他说的话你没听到么?我看他的心地简直坏透了!”
  谁知秦少珍却完全不给面子,犀利地反驳:“虽然直白了一点,但他说的也是实情。我就不懂了,你这样心心念念地记挂着那个人,可人家在这几年间有一点半点想到你吗?嗳,你也别怪我说得太直接,你现在……”
  一语未完,门铃响了,正好给了聂乐言一个挂断电话的好理由:“下回聊,拜拜。”
  从猫眼里就看见聂芝斜倚在门框边上,聂乐言立刻将门拉开,那个打扮时尚的少女风一般冲进来,一边换鞋一边问:“有吃的吗?饿死了。”
  “我今晚没在家里做饭。”聂乐言将双手拢在胸前,看着对方熟门熟路地去开冰箱,随口问:“怎么,又打算在我家过夜?”
  她们是在聂乐言一次出差途中认识的,坐在飞机上无意中聊了两句,才发现两个人不但来自同一个城市,居然连姓都相同,而最最关键的是,简直一见如故。
  聂乐言从小就希望能有个姐妹,偏偏家里几个叔伯姨舅生的全是男孩儿,她便成了家中唯一一颗明珠,虽然从小被宠到天上去,可还是不免觉得寂寞。于是,赶在飞机着陆之前,她便喜滋滋地认下了这个干妹妹。
  “老爸老妈都不在,我一个人住在那又新又大的房子里怪怕的。”十九岁的美少女聂芝同学捧着酸奶盒凑上来,谄媚地笑:“姐,今晚我陪你睡。”
  她推开她:“你去客房。”
  “可我怕。”
  “怕什么?”
  “前两天我们宿舍讲一直在鬼故事,现在一想起来就怕。”
  聂乐言好不容易忍住叹气的冲动,却还是不由得嗤笑一声:“你这叫自找苦吃!”
  聂芝摆出一副态度坚决的模样,“所以咯,今晚我要和你一起睡。”
  面对这样的无赖,哪里会有办法?所以,最终两个人还是躺在了同一张大床上。
  床是前段时间新换的,一米八的宽度,床垫软硬适中,据说还添加了薰衣草在里面,十分有助睡眠。可是,聂乐言今天晚餐的时候多喝了几杯茶,她这人只要喝了茶或咖啡一类的饮料就必然会影响睡眠,所以此刻闭着眼睛半天都没办法入睡。
  聂芝似乎也毫无困意,不一会儿便用手肘捅捅她:“睡了没有?”
  “嗯。”她简单地应了一声。
  或许是听见她声音清醒,聂芝索性翻过身,两个人面对着面,“下周末有没有空?我介绍我的男朋友给你认识。”
  聂乐言说:“我记得两个月前我就在你的生日派对上见过他了。”
  聂芝说:“不是那一个,那个已经分了。”
  “……”聂乐言沉默了一下,其实也算是见惯不怪了,只能不咸不淡地夸赞:“你的效率可真高。你爸妈知道吗?”
  “还没来得及说,我们上个月才认识,然后前几天才正式在一起呢。”
  好吧,虽然相差了不到十岁,但聂乐言觉得自己和聂芝之间还是存在着一定宽度的代沟的。
  “姐,我实话和你说吧,我觉得他给我的感觉很不同,和以前的都大不一样。”
  聂乐言有点无力,因为一向都只把这个表妹当作是个爱玩又爱胡闹的小女生,于是便随口问:“有什么不同?”
  “就是一见钟情咯。多傻多假的一个词啊,我原来打死都不信的,可是现在发现还真有这么回事诶。”
  见聂乐言微微睁开眼睛却不出声,聂芝的眼神亮晶晶的,又接下去说:“就仿佛有预感一样,第一次见面就知道自己以后一定会和这个人发展出些什么。姐,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
  “……没有。”聂乐言撒了个谎,声音莫名低沉下去。
  其实她知道,这种感觉是真的很奇妙,只需要一个照面,又或者只是一个更简单的眼神,便在内心有了隐约的笃信,笃信总有那么一日,他会属于她,而她,也会属于他。
  因为曾经她见到程浩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感觉。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