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尽在不言中 - 晴空蓝兮

  整整一个晚上,她与他几乎没有正面交谈过什么,但是最后回到自己的房间,聂乐言走进浴室里对着宽大明亮的镜子,里面映出一个年轻的身影,她看着看着,终于还是微微笑起来。
  想到两人合作时不经意的眼神交流,心中那一分似喜非喜的感觉很难形容出来,仿佛是小时候换牙时偶尔得到的一点小甜头,虽然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但是却比起平时整桶的冰淇淋或者整块的奶糖,它都要更加让人觉得开心快乐。
  其实,那更像是一种窃喜,心中的某块地方突然变成了松软的泥土,而一个小小的种子正在一点一点地向上顶起,等待着破土而出,等待着在未知的某天能开花结果。
  黄山游很快就结束了,除了那晚一起玩牌之外,聂乐言与程浩再也没有过多的交集,顶多是在去景点游玩的时候,偶尔跟着各自的同伴们一前一后地走着,又或者一大群人聚在一起聊天调侃时候,他和他的同学们不经意地从她身后经过。
  仍像两个陌生人,连目光的交汇都不曾发生。
  回到学校之后,新认识但很投缘的好朋友秦少珍在某天一起吃饭的时候突然说:“你好像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当时聂乐言正在看食堂打菜窗口前的一条条长龙般的队伍,听她这么一说,连忙将目光收回来,“什么不一样?”一边从青椒炒肉丝中挑了最后一块肉末放进嘴里。
  “经常心不在焉的样子。而且,”秦少珍回头看了看,“还会盯住某个地方出神。这后头全是黑压压的人,有什么好看的?”
  聂乐言有点窘,不敢说刚才好像在其中一条队伍里看见一个熟悉的影子,只好理直气壮道:“无聊呗。吃饭又不是写作业,需要那么认真地埋头苦干吗?”
  秦少珍哼哼两声,明显不想和她争辩,“你小心这样会消化不良。”
  “正好正好,就当减肥了。”
  “拜托!你这样还需要减?标准的长相,标准的体型,我昨天还和寝室里的人说,以后不想和你一起出来吃饭逛街了,风头完全被你遮盖掉,太不划算。”
  “你少来!你们新闻学院的漂亮女生一抓一大把,如果真自卑,早该找个地洞钻进去了吧。”聂乐言四处看了看,朝十点钟的方向指了一下,“嗳,那个就是你们院最出名的王婧吧?”
  秦少珍顺着望过去,停了一下:“对呀。……我靠,怎么又换男朋友了?”
  “注意影响!”聂乐言忍不住叹气,“或者,请小声点儿。”话音未落,身旁已经走过去一个人影。
  她愣了愣,仿佛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下意识地回头去追随过去,那个身形修长的男生正穿过窄窄的通道,端着餐盘走向食堂另一头角落的位置。他今天穿了件样式简直的墨绿色线衫,或许是因为天气已经渐渐转热了,所以袖子被挽到手肘上,露出一截肌理匀称的小臂。
  秦少珍问:“你又在看什么?”
  聂乐言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而且对方早已经走远,于是颇有些尴尬地收回目光,打了个哈哈:“以为是熟人,眼花了。”
  那是聂乐言有生以来第一次动心,所谓的情窦初开,就那样让一个男生的影子莫名地、一点一点地渗透到她的心底,如同夏季里潺潺的溪流,带着那么一丝清澈又清凉的感觉,她开始期待偌大校园里的每一次无意的邂逅,有时候在食堂,有时是在公共教室,但更多的时候是在篮球场上,她和同伴们匆匆而过,然后看见他打球的身影。
  多么奇怪,在认识他之前,她的世界里充斥着各式各样的人物和色彩,却偏偏从来没有一点半点他的消息,可是自从黄山之行之后,他的影子就从四面八方一下子涌出来,声势浩大得让人无法忽视。
  还是经常会有男生向她表示好感,秦少珍不止一次地说:“你好歹也试着接受一下吧,场恋爱才不枉你跨进这个校门呀。”
  聂乐言最后实在憋不住,才将那点隐藏了一段时日的小心思老实坦白出来,暗恋太闷了,她觉得自己应该不适合这样隐晦的感情,还是拿出来分享一下比较好。
  结果秦少珍果然吃了一惊,半晌之后却又开始憧憬:“如果你和他真成了,那俊男美女,该羡慕死多少人呐!绝对是咱们T大最亮眼的一道风景……”
  面对秦少珍的花痴状,聂乐言一向觉得很无语。
  希望和机会经常在人们无准备的时候才会降临,所以总是显得那么突然,而后理所当然地令人生出惊喜之情。
  当聂乐言站在礼堂门口被大雨阻挠的时候,是真的又惊又喜,因为有人从旁边递了一把伞给她。
  她转过头,大礼堂门前的晕黄灯光恰好宠罩在程浩的脸上,其实他还是微微抿着嘴角,看上去有一点冷漠的样子,但是拿着雨伞的手却堪堪伸到她的面前,“拿着。”
  她有点意外,因为距离黄山之行已经有五六个月了,而在这五六个月里,他和她,绝对绝对没有讲过一句话。
  有时候在路上迎面走过,甚至连一声招呼都没有,她以为,他们真的还只能算是陌生人。
  “拿去吧。”见她不接,程浩只当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便说:“没想到你除了牌技好之外,小提琴拉得也那么漂亮。”
  他在夸她,在那一刻,他看着她,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带着微小的暖意,而他眼底竟然十分明亮,仿佛汇聚着无数的星子,璀璨夺目。
  原来他记得她。
  聂乐言笑起来:“谢谢。你的钢琴弹得也很好。”多巧,年底的文艺汇演,他们班的配乐合唱与她的小提琴独奏之间恰好只隔了一个节目,当她拎着长长的白色裙摆鞠躬下台时,他正穿着黑色礼服走进后台休息区等候。
  最近的时候,他与她擦肩而过,然而那时,谁都没有多看对方一眼。
  可是,原来他注意到了,就如同她注意了他一样。
  后来多少次的午夜梦回,聂乐言依旧能够清晰地忆起那双眸子,深褐色的眼底蕴着微光,他就站在昏黄的廊灯下那样看着她,仿佛细细地看着她,扫过她的眉眼唇鼻,然后说一句:你的小提琴拉得真好……
  他那个时候的语气是多么的温和柔软,如同他的目光一般,却往往让她心悸着从梦中清醒过来。
  聂乐言想,如果那晚演出完毕之后,自己直接冒着雨冲回宿舍,那么此后一切就都会不同了吧。
  可是没有如果,她此后的每一步,都在顺着这个既定的轨道,慢慢地滑下去。
  仿佛命中注定。
  大三的时候,她与程浩的关系已经发展得相当好,于是时常会有同班的男生颇为不满地说:“咱们院本来就狼多肉少了,如今偏偏还有势头强劲的外来掠食者,你们说说,这到底算怎么一回事啊?明显是要进一步恶化咱们院里的生态平衡嘛!”
  每到这时李明星就会很快地应和,并意有所指:“嗯,那头来自北方的狼叼走了我们最肥的肉,想想就痛心啊……”
  这话传到女生那里,聂乐言简直哭笑不得,程浩是天津人,而她,则是一块油汪汪的肥肉?其实只有她知道,自己和程浩根本不是外人所以为的那样。
  虽然常常一起自习吃饭,但也只是朋友罢了。或许会比别人略好些,可仍旧只能算是朋友,认识这样久,他连她的手都没有主动地碰过一下。唯一的一次,那还是个意外,那天一大伙同学去郊外烧烤,走过溪涧的时候,她在滑溜溜的石块上站不稳,结果他恰好走在前面,便回头伸出手来,将她轻轻巧巧地牵了过去。
  那天她才知道,原来他的手指修长而柔软,应该也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从来没有做过家务的一双手。
  而那双手却与他的气质如此的相衬,带着一点点微微的凉意,却又仿佛那样的坚定可靠。
  其实那天还有一个意外,那就是她在回程的途中扭伤了脚。后来还是程浩背对着她,伏下身来。
  她微微吃惊,只觉得周围的人都看着,这样多难为情。
  他却只是低声说:“上来。”
  “……”
  最终还是趴在了他的背上,聂乐言在心里不禁小小地鄙视了自己一下,因为脚脖子虽然很疼,但其实勉强也还是可以走路的。
  暮春三月的傍晚,空气里弥漫着某种不知名的花香,似乎还有雨后青草的味道,因为她侧过头,就可以看见路边泥土里萌发的绿芽。
  那样小小的一点,鲜嫩鲜嫩的颜色,显得生机勃勃。
  他们刻意选了一条偏僻的路,所以一路上并没遇见多少学生,甚至有那么一段时间,长长的水泥小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她很安静地伏着程浩的背后,听着他的呼吸声,他的肩膀虽然瘦,但是很宽,似乎有种安定人心的力量。一路上,鼻端仿佛一直拂过他的气息,清新而有朝气,而她只是盯着他脑后短短的碎发,兀自发着呆。
  在那一刻,聂乐言多么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他和她,就这样天长地久地走下去。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