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尽在不言中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二天,聂乐言刚上班便收到一大捧花束,前台小妹妹交过来的时候带着毫不掩饰的羡慕的笑容。
  钟晓玲放下手里的活儿,抬起头“哟”了一声:“这束马蹄莲可真漂亮,还带着露水呢。是哪位有心人士送的?难得还了解你这特殊的爱好。”
  “没名字。”聂乐言也觉得奇怪,翻遍了却找不到卡片,送花人连姓名都没留下,她有点困扰地揉揉太阳穴,“现在我可没心情玩这种猜谜游戏,短短几天内手头上的客户连着走了两个,你觉得KYLE会不会气得直接扣完我这个月的奖金?”
  “没有这么夸张吧。”钟晓玲跟着叹了口气,“我和你的情况差不多。都是对方往死里挑错,怎么做都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人家要换合作方也是很正常的。”
  聂乐言微微皱着眉头看着那束突如其来的礼物,只能不置可否地回应:“大概吧。”
  不过仔细想想,其实也并不难猜,过去送她这种花最多的人,就是江煜枫——更确切的说,是江煜枫那个能干的秘书。
  果然,没过五分钟,电话便打进来。
  “我让LINDA准备的花收到没有?”江煜枫的声音听起来神清气爽外加神气活现,简直一扫昨夜的困倦和疲惫。
  聂乐言狐疑地皱眉,“你要干嘛?”
  “你这人,怀疑精神怎么那么强?你收到的是鲜花而不是炸弹,有必要这么警惕么?”
  “你送个炸弹给我倒还好了……”眼见对面的八卦女王钟晓玲再次抬头看着自己,聂乐言连忙拿着手机往外面走去,边走边低着声音说:“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好好的送我花干嘛!”有个道理她还是时刻牢记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结果电话那头的某人停顿了两秒,然后便十分顺口并且理所当然地说:“就当是感谢你昨晚提供的周到服务,对此我觉得很满意。”
  她愣了一下,一大早的,站在空无一人的茶水间里不禁气急败坏:“哪有什么服务!你的形容真猥琐!”
  “会吗?可是早晨我跟LINDA交待这样写卡片的时候,她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他竟然还告诉秘书了?她气得眼前发黑,一时间也忘记其实花里根本没有附带卡片,只是恨恨地咬牙道:“昨晚就应该把你赶出去才对!恶心!”
  他却对她的话置若罔闻,仍旧心情愉悦地说:“明天有没有空?一起吃晚饭。”
  她板着脸拒绝:“没有。”
  “如果连我都能腾出时间来,你也一定可以。”
  她还是那句话:“没空。”语气刻板得却仿佛是在故意赌气。
  有那么片刻的安静,江煜枫似乎在电话里轻笑了一下,她想了想,忽然凉凉地说:“又是送花又是吃饭,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你是打算重新追求我?”
  结果他的反应比她还要快:“聂小姐你好像用错词了。没有什么重新,因为我从来不记得自己曾经主动追求过你。”这回她是千真万确地听见他的笑声,那么爽朗愉快,却令她狠不得一把掐住他的喉咙,“难道你忘了当初是谁先招惹谁的?”
  聂乐言握着手机,沉着脸回到座位上。
  钟晓玲将她的脸色好好观察了一番,忽然笑道:“前男友?”
  聂乐言微微一怔:“你怎么知道?”
  钟晓玲突然两眼放光,尖叫一声:“啊!真的是前男友?真的是江煜枫打来的?花也是他送的?他要干嘛?是不是想复合?”最后干脆丢开铅笔和直尺,连图也不画了,炯炯有神地盯住聂乐言不放,“话说已经好久没看见他出现在我们公司楼下了。前两天看到他上杂志,财务部的那群女人还在讨论呢,说你白白放走这样一个顶极钻石王老五,人人都大呼可惜,说你没眼光。”
  聂乐言的面色愈加不善,什么叫她没眼光?这群花痴女人啊,只是没亲眼见识到心中偶像的破灭罢了。和江煜枫在一起,她觉得自己的脑细胞每天都要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而消耗掉无数个,长此以往,会不会寿命也缩短十几年?
  “现在他又送花来,还是你最爱的马蹄莲。快说,他是不是又想追你,想合好?”
  一语恰好戳到聂乐言的痛处,她连嘴角都开始下沉,黑着脸说:“不是。”然后眼观口,口观心,埋头开始做事。
  钟晓玲颇为怀疑地看着她良久,最终渐渐面露惋惜地长叹一声:“唉……”
  所以第二天吃晚饭的时候,聂乐言犹自疑惑外加忿忿不平:“……你说这些人是不是被下了药迷昏了头?她们统共才见过江煜枫几次,竟然就觉得他天好地好,仿佛能跟着他那就是上辈子修来的最大的福气了。真是可笑!”她停下喝了口茶,嗤笑一声:“真是太可笑了!”
  而她唯一的听众从头到尾都在对着自己最爱的蟹粉狮子头和糖醋排骨大块朵颐,末了,一直等她终于发泄完毕了,才不咸不淡地一语中的:“怎么最近江煜枫的名字从你嘴里冒出来的频率越来越高了?”秦少珍在灯下眯着眼睛,笑得着实有些暧昧,“难道这真是重修旧好的前兆?”
  聂乐言一口水噎在喉咙里,几乎尽数呛出来。
  她怎么就给忘了呢?其实秦少珍才是江某人最大最忠实的拥护者啊。
  道不同不相为谋,最后聂乐言干脆放弃争辩,一心一意只顾吃菜。
  蟹粉正宗地道,狮子头很好吃,虾球也做得晶莹剔透弹劲十足,另外还有她最爱的干贝羹,光凭味觉她就可以分辨得出这桌菜是出自哪位大厨之手。原因无它,只是由于之前来过太多次,多到她这个路痴闭着眼睛都能从大门口走到洗手间。
  秦少珍心满意足地说:“这里的老板还真够给你面子的,这种时候还能腾出小包厢来。”
  她应:“熟客呗。”
  其实自己也知道这个理由不太充足,大概老板多半卖的还是另一个人的面子,那个曾经数次带着她光临此处的男人。
  江煜枫和这间餐厅的老板熟得不得了,几乎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而那个有着十足生意头脑的香港人第一次见到她时并没有太多的表示,只是很客气地点头招呼了一下,然后便将她视作路人甲。
  一直到很后来,大约过了半年之久,有一回她心血来潮独自在这里坐了一整个下午,结果却意外得到一份免费赠送的下午茶点,丰盛而精致,倘若对照餐牌自然就会知道价格不菲。
  后来她向江煜枫提起,他也只是半开玩笑道:“人家可是出了名会算计的生意人,平时谁也别想从他那里讨到半点好处去,可见你的魅力还真大。”
  她当然不会就那样轻易地被他糊弄过去,想了想,最后还是得出一个自认为正确的结论:“他大概是想不到江先生您能和一个女朋友维持关系超过半年吧?他给我小恩小惠,应该只是觉得我是个奇迹。”
  江煜枫当时睨她一眼,脸上竟然显出难得认真的表情,但也只是一晃而过,随即便又笑道:“想不到你有时候还挺敏锐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夸奖。
  其实她大多数时候是真的够敏锐,也只有和他在一起时,才会偶尔歇斯底里一下。
  就像现在,她心里十分清楚,能在这家既小又精致又客似云来的餐厅里临时拿到位子,而且还是像这样风景上佳的包厢位,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结账的时候服务生离开了很久,回来之后甚至还主动替她打了折。
  聂乐言终于有点忍不住了,问他:“你们老板在吗?现在方不方便让他来一趟?”
  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穿着白衬衣黑马甲显得特别精神,对着她微微一笑,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从嘴里冒出来:“老板人在香港。”
  她怔了怔,这才越发觉得奇怪。
  结果服务生又说:“不过3号包厢的江先生说,如果聂小姐您有时间和兴趣的话,待会儿可以过去和他再吃点东西。”
  聂乐言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旁边传来不可抑制的一声低笑,秦少珍几乎就要眉飞色舞:“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他连你今晚准备在哪儿吃饭都能猜得那么准,简直神了!赶快找找,看看身上是不是被人装了追踪器?”
  神什么神?聂乐言拎起手袋抬脚走人。
  只不过是习惯罢了。
  他无非不过是掌握了她的习惯和癖好,因为过去每一年的今天,另外还包括大大小小的纪念日,她几乎都是在这里庆祝的。
  回家的路上,夜色早已如潮水一般涌上来,倦意也是。
  聂乐言靠住车窗,听着广播里传出一段陌生的旋律和歌词,那是某个慵懒清澈的女声在唱歌,却仿佛呓语,只是一遍又一遍地低喃重复。
  景物从眼前不急不缓地略过,陷在车水马龙之间,她忽然感到有点困,几乎就要睡着了,可是大脑的某处却又似乎极其活跃。
  到现在,她真的有点搞不懂了,也不知道江煜枫到底想要干嘛。难道他确实是觉得日子过得太无聊,所以想找个人寻开心?而她恰好近在眼前,所以成了最佳人选?
  因为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会对旧情念念不忘的那一类男人。
  这个世上或许真会有痴情男子,但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江煜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