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尽在不言中 - 晴空蓝兮

  聂乐言离开电脑,看着宁双双口中的“他”,屋外阳光正好,从巨大的落地窗外斜射进来,笼成一层虚幻温暖的光圈,直照得她有点恍惚。
  她想,这人怎么仿佛无处不在?
  这时,那个英俊的男人早已经悠闲地迈着步子走进来,一直走到她跟前,目光似乎不经意地从她脸上略过,然后微微一笑,漫不经心地评价:“这款眼影不适合你,老气。”
  聂乐言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侧了一步避开太阳的光线,似乎这样会让自己头脑清醒一点,“你管的事情未免也太多了吧。”她不冷不热地回应,又不动声色地去看那双攀在他身上的手。
  “是呀,你最近很闲吗?怎么连人家设计师的妆容也要管?”之前的傲慢少女宁双双仿佛突然换了一个人,声音甜得像蜜糖,眯起眼睛微微晃着江煜枫的手臂,“我都在这里等你好久了,怎么这么晚才来?”
  他却低下头皱眉看她一眼,“公司有点事。倒是你,怎么一个人乱跑?”
  “什么叫乱跑?”宁双双小小地抗议了一下他的措辞,又觑了对面的聂乐言一眼,仍是那样撒娇般的语气,“人家只是好奇,忍不住想先来看看新家罢了。”
  新家?
  原来是这样。
  聂乐言突然有些了悟,目光在挨得严丝合缝的两人之间转了几个来回,最后终于妥善地收了回来,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指指手表:“我一会儿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请二位配合一下,我们抓紧时间。”
  似乎根本没打算理会宁双双,江煜枫只是慢条斯礼地说:“难道你在来之前没有仔细阅读过附加条款?那上面第七条,在接这个案子期间,你的所有工作时间都应该只属于我。”
  “只是应该罢了。”聂乐言越发的表无面情,“你并没有说必须。合同我看得很仔细,所以希望你下回再定这种苛刻条款的时候,能够将词用得更严谨一些。”停了停,才又说:“另外,我记得在合同下面签名的是这位宁小姐,就算我不得不服从于谁,那个人也不会是你吧,江先生。”
  江煜枫微微眯起眼睛,薄唇微动,似乎刚想说话,结果宁双双□来,一派温柔小女人的模样,低低笑道:“我和他不分什么彼此,我的就是他的啦。你说对吧,煜枫!”
  聂乐言暗自做了一次深呼吸,几乎没有听见别的女人这样称呼他,她此刻竟然会觉得有一些些不习惯。
  而江煜枫则终于再一次皱眉,宁双双像只无尾熊似地攀在他身边,他侧过头看她一眼,“谁允许你那样叫我了?”
  结果话音未落,只听见不远处隐约传来一声冷哼,他停了一下,似乎颇为意外地挑眉:“怎么,你又有什么异议?”
  聂乐言忍不住冷笑一下,根本不想理他,因此倒更像是在自言自语:“真没见过像你这样霸道又蛮不讲理的人。”
  江煜枫的兴趣却仿佛更浓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哦?我怎么霸道了?”
  她瞪他一眼,似乎觉得他不可理喻,“名字取来不就是为了让人叫的?凭什么不准人家这样叫你?这不是霸道是什么?”
  宁双双显然没想到聂乐言会帮着她说话,只是愣了一下,便两眼闪着光,连连点头:“就是嘛!煜枫,你最近对我的态度确实都不太好哦。”
  江煜枫板起脸,呵斥她:“你不许说话!”
  “你凭什么不许她说话!”聂乐言面色僵硬,又去看看一脸委屈的宁双双,本想说点什么,但突然想起来这其实好像完全不关她什么事,于是只得再次转回去嘲讽那个自大的某人:“做你的女朋友可真倒霉,难不成什么事都要以你马首视瞻,处处依从你才行?”
  “你当真以为自己就这样了不起?”
  “是不是所有女人在你眼里都是一文不值的?随着你的喜怒,你爱哄就哄一下,心情好的时候管这管那,可是如果不高兴了就又将她们丢在一边。你当你是谁?”
  好不容易停下来,聂乐言微微喘着气,她承认自己有点过激了,似乎把一腔私怨都借机发泄了一下。
  只是静默了那么短暂的一秒钟,结果江煜枫却不怒反笑,唇角扬起一个十分优美的弧度,轻描淡写却又毫不留情地说:“看来离开我之后你变得越来越笨了。”
  她一怔,几乎怒目而视,只见他将宁双双的手拨开,然后颇为不耐烦地命令道:“你,去向她解释一下我们的关系。”似乎连再多说一句话都嫌麻烦。
  “为什么要解释啊?”宁双双侧着脸,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微微仰着头看他,“不是都分手了么,就让她误会好了,有什么要紧的?”
  他看都不看她,只是语调愈加轻缓:“给你一分钟时间,否则我就把你的行踪告诉你爸爸。”
  宁双双皱起眉头,却又似乎不敢真的发作,只好小声哼道:“小人!”这才转头去看面色不定的聂乐言,心中隐隐觉得好笑,但是碍于江煜枫一向的威严,表面上还是无比平静而天真地说:“你误会了,我不是他的女朋友,我是他的表妹。”
  聂乐言的眼神轻轻动了一下,抿着嘴角不说话。
  她以为她没听懂,不禁再次抬头去看江煜枫的脸色,后者却已经拿出手机掂在掌中。
  她是真的怕他将自己的行踪泄露出去,只好不甘愿地撇撇嘴角,叹了口气,更加仔细地解释道:“我姓宁,他妈妈也姓宁,是我的亲小姑。”然后转过头去问那个小气又爱告状的男人,“这样够清楚了吧?你不准再偷偷打电话给我爸!”
  果然是兄妹!真不愧是一家人!这个宁双双,看上去年纪不大,可是心思倒是深得很,也同样那么会演戏。
  刚才装得多么像啊!一口一个煜枫,叫得多亲密!
  聂乐言觉得自己真是没面子极了——好像只要和他在一起,她就经常干这种丢面子的事情。
  她二话不说,收起轻便超薄的电脑,转头要走。
  却被江煜枫上前一步轻易拦住,“正事还没谈呢。”
  她冷冷地看他一眼,恼羞成怒:“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回头我会和KYLE说,让他换人。”说着又将合同拿在手里扬了扬,似乎无限鄙夷,“如果不是你耍手段,我根本就不会接这个案子。”
  江煜枫却不以为意,反倒很无辜地笑了笑,“这和我无关,这个主意也不是我想出来的。”
  “是呀是呀,当初是我坚持的嘛。”宁双双见情势不大对头,怕最后江煜枫迁怒自己,于是也在一旁很狗腿地帮腔,“其实我就是好奇,想来看看你,聂姐姐。”
  这一声姐姐叫得十分甜,聂乐言不禁怔了怔,结果宁双双很机灵地顺势拉住她的手,笑起来:“因为听说三哥交了个很漂亮的女朋友,所以我千里迢迢特意从法国赶回来,就想见你一下。其实家里也还有许多人都和我一样好奇的,只不过就只有我能抽出时间来,又正好碰上三表哥新买的房子要装修,所以我就自作主张,替他签了合同。”她晃了晃聂乐言的手,一改之前骄傲的大小姐姿态,十分乖巧地问:“聂姐姐,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她这副样子,忽然让聂乐言想到小时候的自己。那个时候被一众表兄带得有些顽皮,因此经常很多人一起犯错惹恼家中长辈,她是唯一的女孩子,平日里受尽宠爱,所以每次都被哥哥们推出来替他们说情。
  她很小就懂得审时度势,知道姥爷最疼自己,于是便也常像这样晃动着老人家的手臂,语气中不无撒娇地说:“姥爷,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然后看着哥哥们沾着她的光,一个个欢天喜地得到特赦。
  那时当真是无忧无虑的童年,因为大家都宠着她,她是那一整个大家族里头真正的公主。
  大约宁双双也是如此,所以即便她偶尔流露出那样倨傲的神态,聂乐言也并不觉得反感。
  回想起往事,心下不禁一软,她想了想说:“我没生你的气。”看了看江煜枫,才又语调僵硬地说:“还有,我不是他的女朋友,我们早就已经分手了,所以你也不用再好奇什么。”本来她还想说,况且你这三哥交往过的女人,恐怕也没有不好看的吧。但想到对方毕竟只是小女生一个,有些话到底还是忍住了。
  不过,她显然低估了宁双双,这丫头说起话来简直算是口无遮拦:“就算分手了也不影响什么的。我们大家对你好奇,完全是因为你已经破了历史纪录。”
  她笑得一脸诡异,聂乐言却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不禁疑惑道:“什么历史纪录?”结果某人已经立刻插话进来,面无表情、语气不善地将宁双双的答案堵了回去:“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明天我就让人去给你订机票,你尽早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宁双双将头一摇,忿忿地控诉:“我不!你就知道欺负我!你从小到大除了会欺负我还会干嘛?我不回去,好不容易逃出来,怎么能这样轻易就回去?”
  “在这里你就要听我的。”江煜枫淡淡地道:“要不然,我会找人直接将你交给你爸妈。”
  仿佛父母就是宁双双的唯一死穴,果然,下一刻她便沉下嘴角,愁眉苦脸看了看聂乐言,唯唯诺诺地说:“好吧,我承认这次是我不对。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可不可以?”
  结果江煜枫却一点面子都不给,从薄唇中冷冷地吐出三个字:“不可以。”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