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尽在不言中 - 晴空蓝兮

  资深秘书LINDA为自己泡了杯咖啡提神,最近一个星期熬夜次数太多,平均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这让她的精力有些负荷不过来。结果捧着杯子刚喝了两口,内线电话就猝然响起来,她不得不放下热乎乎的杯子,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从容地走进大办公室,两三分钟之后,又在目光聚焦中走出来。
  “LINDA姐?”有人小声地叫了句,朝那扇紧闭的深色大门看了看,眼神里带着试探般的疑问。
  “哦,没事。”LINDA摆摆手坐下来,又吩咐同屋的其余秘书,“取消掉今天中午以后的所有安排和预约。”
  “老板要出去?”
  “不知道。”她觉得好笑,目光慢悠悠地环顾了一圈,在每张脸上一一扫过去,“老板出不出去,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该做的事情一样也不能少。”
  几个装束职业的女孩子安静了两秒,终于有个代表自告奋勇,压低了声音说:“那可不一样。最近办公室里气压低得很,平时送个材料什么的进去,我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是啊。”另一个人伸出纤纤食指朝门里头微微一比划,“最近那位的情绪反复得很厉害,真让人摸不着头脑。话说,咱们这次收购进行得不是挺顺利的么?怎么这两天还总是阴沉着脸,好像随时都会发火似的。”
  “没错。”
  “是哦,我也发现了。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几人停下手里的事,纷纷附和。
  LINDA在一旁听了只觉得头疼,女人多的地方必然话题就多,而且纵使这些人都是受过严格培训和□的,可但凡涉及到江煜枫,便一个个仿佛变了身一般,瞬间倒退成了学校里那些纯情小女生,只恨不得双手握成拳头,两眼冒星星。
  其实她也很能理解她们的反应。跟在江煜枫身边这些年,并不是完全没有动过心思的,也曾经在最初的一两年里有过那样一点微小的绮念。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嫁人,甚至连男朋友都没有一个,就成天跟在他的身边进进出出,如同私人管家一般,不单是公事,他甚至将许多个人琐事都一应推给她。
  起初她很不习惯,只觉得似乎入错了行,而且这位年轻英俊的顶头上司绯闻不断,明明有大把的时间与某位电影明星一起吃饭兜风,却偏偏不肯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里签文件。她曾经向闺中蜜友腹诽:“估计也就是个二世祖吧,不干正事,吃喝玩乐倒是无一不精,换女朋友和换车一样勤快。”
  直到后来接触得越久才越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原来他并不是真的无所事事、不务正业。
  第一次被江煜枫带出去谈判,她才真正见识到他在商场上的作风,几乎看得瞠目结舌。那个曾经被她暗自鄙夷埋怨的男人,此刻却成了全桌的唯一焦点所在,思维清晰缜密,就连口才都是一流,明明从头到尾一直是那样轻描淡写的语气,却又分明斩钉截铁,不容置喙,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自信淡定地坐在桌前,竟然隐隐有压迫之势。
  最后对方公司分明吃了亏,晚上却还是设宴请他们吃饭,而他依旧还是那副态度,并不见热络,但也不过分疏离,只有喝酒的时候极为爽快,起初是白酒,到后来换成洋酒,统统都是大杯一口灌下去。
  而她初出茅庐,根本不擅此道,只敬了两杯便脸颊飞红心跳加快,一突一突地撞击着胸腔,仿佛不堪重负。在那种场合,又是职场新人,她不想给他丢脸,于是只得尽量掩饰,却没想到还是被他发现了。最后再有旁人敬酒,全被他不动声色地一一挡回去。
  或许他们是真想灌醉他,于是有人半开玩笑道:“既然江总如此怜香惜玉,那就替林小姐把酒喝掉吧……”
  她听了不禁窘迫,而他只是轻轻一笑,毫不犹豫地将杯中的洋酒尽数饮掉。
  一直以为他只是将自己当作打杂的小职员,可他竟然偏偏那样维护她,甚至隔天还批了半天假,让她在家休息。
  后来闺蜜感叹道:“……所以说,你家老板的花边新闻那么多,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对,他让各式各样的女人趋之若鹜,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此后她只是安安份份地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却愈加看不懂他,只因为这个男人有太多副面孔,懒散的,凌厉的,漫不经心的,杀伐决断的——她根本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电梯处“叮”地一声脆响,LINDA回过神循声望过去,不由笑道:“双双,你怎么来?”
  “找我三哥。”宁双双挎着只超大容量的环保包,脚步轻快,只象征性地敲了敲门便径直而入。
  坐在大办公桌后面的那个男人只是抬起头扫了她一眼,“你来干嘛?”
  宁双双三步两步就凑过去,嘴巴很甜地问:“来叫你一起吃饭呀,怕你总是太忙,顾不上自己的身体。”
  “是么,多谢你的好心。”江煜枫不冷不热地应了句,重新低头看文件。
  似乎早就习惯了,宁双双也不以为意,在他的办公桌前十分无聊地来回走了两趟,直等到某大人再度打开金口:“我中午没空,你自己出去吃。”
  “可我最近忙着替你的新家搞装修,你应酬又多,咱们兄妹俩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吃过饭了。”
  “既然你正忙着替我做事,那么为什么现在又空来这里闲逛?”
  “唉,”宁双双无精打采地说,“本来人家也不想来打扰你,早就约了乐言姐一起看电影顺便吃个饭,谁知道她突然病了,今天在家休息,出不来了。”
  “那你可以自己去。”江煜枫头都不抬地建议。
  见他似乎忽略了重点,宁双双只好又重申了一遍,“我说,乐言姐生病了。”
  结果江煜枫连眼皮都没动一动,慢条斯礼地反问:“我看上去像医生吗?”
  几乎气结,可又实在抵御不了那旺盛的好奇心,宁双双八卦地凑到他跟前,小声说:“你们是不是吵架啦?好几天都没见你到新房子那边去了。”结果话音刚落,江煜枫将笔往桌上一丢,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好奇心太强烈,未必是什么好事。”
  这笑容太熟悉了,分明就是变相威胁!宁双双吓得缩回去,心里却忍不住想,这也太反常了,简直与前段时间大相径庭,以前他可是连午休那样短的时间都会利用起来的。
  而她昨天有意无意地在聂乐言面前提起三哥,结果那位同样也是一副冷淡的态度,直接将涉及某人的话题从对话中屏蔽掉。
  诡异,实在是太诡异了。
  不过短短几天,局面好像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表面波澜不惊,内里却暗潮汹涌的,令她这个局外人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看起来妄图从江煜枫这里套出什么内幕来,这已经是不可能是事了。为免再收到更加凌厉的眼神,又或者被进一步打击报复,宁双双很识趣地点到为止,选择了闭嘴。
  又在办公室里瞎晃了十来分钟,才终于得到恩赐:“出去吃饭。”
  “好啊!”她拍拍手,兴高采烈地将他拖出办公室。
  谁知这顿饭竟然还有第三个人在场。
  坐在餐厅里,宁双双不禁瞪着她乌黑漂亮的大眼睛,在江煜枫的脸上来来回回地悄悄打量,当然,眼角余光偶尔也会顺势瞟到对面的女人,不过兴趣不大,因为她现在是聂乐言的忠实拥护者。
  她一向自诩与家中的哥哥们不一样,自己在某些方面可是十分专一的,认定了一个人之后就目不斜视勇往直前,就像她对聂乐言越来越有好感一样,于是其他的莺莺燕燕们在她的眼里便全都只是空气罢了。
  不过,似乎三哥并不是这样认为的,他正与这位空气小姐相处甚欢,随便两三句话便将对方逗得哧哧轻笑。
  宁双双不由觉得有点郁闷:原以为他今天大发兄长之爱,结果却是叫她来当电灯泡的,多么无辜而又压抑的差事!
  所以,趁着那年轻时尚的女人终于起身去化妆间补妆的空当,她借机发泄:“我回头要告诉姑姑,你又在招惹良家妇女了。”
  “谁说我招惹她了?”江煜枫漫不经心地说:“是她主动约我的。”
  “那你就更不厚道了。如果不想来就直说嘛,为什么还要拉我一起来受罪?”
  “不是你要和我一起吃饭的?”结果话音刚落,江煜枫却突然微微眯起眼睛,视线从她的肩头穿过去,一直落到靠窗的某个角落,隔了半晌才轻飘飘地开口道:“你说聂乐言病了?”
  宁双双一愣,点头:“对啊。”心里想,这都过去一个多小时了,怎么现在才反应过来?
  他的声音却越发的冷下来:“那么那个女人是谁?”
  “啊?”回过头去,宁双双也不禁怔了一下,坐在窗边的分明正是乐言姐,而且,此时此刻她的手正被人紧紧握住。
  她奇怪道:“那个老头子是什么人?”
  却只见对面的江煜枫已然倏地站起身,将餐巾丢在椅子上,微沉着嘴角从她身边大步走过去。
  她不自觉地抖了一下——何止是声音冷,那张脸更冷,简直就像冰块一样。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