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尽在不言中 - 晴空蓝兮

  可是半小时之后,她并没想到自己也会在皇城KTV里见到程浩。
  其实应该想得到的。
  程浩与李明亮是大学时代的好哥们儿,那次黄山之行,他们连睡觉都在同一间房,平时更是投机得不得了。
  她早该想到李明亮的生日,他不可能不在场。唯一的原因,大概真是自己睡昏了头了。
  包厢昏暗,但十分热闹,十来个老同学凑在一起,有人正激烈地拼着酒,有人则在兴致勃勃地疯抢话筒。
  也不知是谁先注意到她,拿起话筒喊了句:“某人终于姗姗来迟!”一时之间引得十数道目光齐刷刷朝门口望过来。
  立刻有人起哄:“罚酒罚酒……”
  “我们都喝过一轮了,你怎么才来?”
  “……小聂,等你等得好辛苦啊。”
  笑闹间,冰冷的罐装青岛啤酒已经被硬塞进手心里,聂乐言接了之后往寿星旁边一坐,“不好意思啊,来晚了。”
  她笑眯眯的样子落在李明亮的眼里,明明光线幽暗,可那整张脸却仿佛在发光,美得如同这世上最夺目闪耀的钻石。李明亮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喝多了,竟然不想就这样移开目光。
  所以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问:“光一句道歉就行了么?”
  她听他舌头都有点大了,想来今天过得十分开心,于是也很豪爽地说:“那我先干为敬,你随意吧。”
  感冒就感冒,全当舍命陪君子了,说完真的仰起头将一整罐啤酒都灌下去。
  谁知李明亮却慢悠悠道:“我们之间,没什么随意。”随后也将空的易拉罐倒过来摇了摇,然后丢在茶几上。
  聂乐言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不随意就不随意吧,这么严肃干嘛?”
  喝完酒又开始唱歌。
  她今天好像也特别有兴致,一下子就进入状态,从刘若英唱到萧亚轩然后再到梁静茹,都是KTV必点曲目,抱着话筒几乎不肯撒手。
  只听见有人说:“完了完了,麦霸来了。”
  “小聂她是女麦霸,李明亮是男麦霸,这在大学里不就是公认的么。”
  “……要不你们俩干脆再合唱一首,然后就把表现的机会让给其他同学吧。”
  她倒是没什么异议,可是转头再去看,李明亮显然已经喝高了,正歪在沙发一角似睡非睡。可是电脑里的歌已经跳出来,结果又有人建议:“那就你们俩唱吧。”将话筒往旁边一递。
  聂乐言的心不禁滞了滞,抬眼望过去,那人已经默然地接了话筒,包厢那么大,而他恰好坐在距离屏幕最近的地方,幽白的光照映在他的侧脸上,忽明忽暗虚虚实实,只衬出一道冷峻沉默的轮廓。
  其实她早就看见了他,早在甫一进门的时候就一眼看到他,整个人陷在宽大柔软的沙发里,姿态随意,却又仿佛是静止的,静得如同一尊英俊完美的塑像。他或许是在想着心事,旁人那样闹,可他好像只是置身其外,又似乎只留了个空壳在这间热闹的包厢里,魂魄早已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可他现在居然接过话筒打算唱歌。
  自她进门起,他几乎就没怎么说过话,可他现在要唱歌。
  与她一起。
  其实受了感冒的影响,又连着唱了这么久,她的声音显得有一点点沙哑,却凑巧地与这首歌很相衬。
  而他的声音也一向好听,低沉舒缓。
  她握着话筒,看着那个黑白闪烁的画面,听程浩开口唱道:你早就该拒绝我,不该放任我的追求,给我渴望的故事,留下丢不掉的名字……
  莫名地,心里一阵酸涩。
  或许唱反了,或许这话应该由她来说。
  如果他最早的时候并没有出现在她面前,如果那年在礼堂外,他没有借伞给她,没有夸她一句:你小提琴拉得很不错。那么他和她会不会就此擦肩而过,永远成为这世上万千陌生人中的一对?
  他给过她希望,或者是她自以为是的希望,然后留下一段难以抹平的记忆。
  不止是名字,他给她的,又何止是一个简单的名字而已?
  可是好像所有人都听得很陶醉,因为她与他的声音配合得天衣无缝,仿佛事先排演过很多次一样,虽然各自分坐在包厢的一隅,虽然从头到尾连哪怕一个眼神的交流都没有,然而她和他依旧配合默契。
  直到最后一个旋律落下,甚至听到了噼呖啪啦的掌声和喝彩声。
  李明亮不知何时也醒了,手臂正搭在程浩的肩上,却偏着脑袋望着她的方向。聂乐言呆了一会儿才晃过神来,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放下话筒就去抓水杯,谁知忙乱之中拿错了杯子,也不知道是谁,竟然将茶水与啤酒混在了一起,一口喝下去涩得要命,那味道怪得让她几乎当场吐出来。结果她真的站起来,跑进卫生间去了。
  倒不是吐,只是将双手撑在亮晶晶的洗手台上,兀自望着镜中的自己。
  失常,一次又一次的失常,无非不过是因为那一个人。
  她是多么的没用,没用到甚至隔了这么久,却依旧记得当年图书馆里一道自习的情形。
  长长的棕色的楠木桌子,她与他面对面坐着,阳光温暖地从窗口斜射进来,在地上落下斑驳漂亮的影子。
  其实她那段时间学习热情低靡,但仍喜欢和他一起去图书馆,多半时候都只是拿本杂志放在面前,而他的桌上则永远堆着又厚又重的工具书。
  偶尔抬起头,就可以看见他宽阔明净的前额,那时候他将头发剪得很短,整个人越发显得精神熠熠。
  他皱着眉改图的样子,他凝神思考的样子,他放松下来小憩的样子……仿佛那段时光,永远伴随着明媚动人的阳光,光束中甚至可以看见细小纤幼的尘埃在轻轻飞舞。
  而他们,她和他,就陷在那样动人的光影交错里,任时间分秒沉默地流逝掉。
  曾经她天真地想,如果一辈子都这样该有多好。
  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地,抬起目光就能看见那个人,永远都停留在自己的视线里,便永远都能觉得莫名安心和喜悦。
  可是一辈子那么长。
  最终能够留下的,也仅仅是回忆而已。
  从洗后间出来,聂乐言并没有急着回到包厢里去。那个迂回曲折的长廊,建得如同迷宫一般,她转了两个弯竟然找到一个十分空旷的大厅,中央的组合沙发上并没有人,配着明净剔透的玻璃方几,空落落的显得格外冷清。
  她坐过去,没有吃晚饭,又喝了许多酒,其实胃里早已有些难受,就那样静静地靠在沙发里,然后听到旁边某个包厢里传出来的声音。
  或许是门没关严,里头的歌声从缝隙中飘出来,有别于惯常的热烈喧闹,竟是意外的轻忽婉转。
  一个女人正模仿着王菲的声音在唱:……也许喜欢怀念你多于看见你……也许喜欢想像你多于得到你……
  清细空灵的嗓音,其实于王菲真有七八分像,就在KTV包厢里低吟浅唱,恍若安静的呓语。
  直到歌声停歇,聂乐言却仍旧一动不动,背靠着柔软温暖的沙发,闭着眼睛仿佛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曾经有一段时间十分喜欢这位华语天后,几乎她的歌她全都会唱,当然,也包括这一首。可是她一直不太喜欢这首歌,或许是调子原因,又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不喜欢。所以竟然直到今天才发现,原来这首歌的歌词写得这样好……喜欢怀念,多于看见……如此微妙辗转的心思,该有多么复杂。
  心中还在喟叹,却突然感觉到有人欺近,幸好她并没有醉,只在下一刻便倏地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张放大的脸。
  她几乎吓了一跳,酒气已经浓重地喷了过来:“好巧……”
  “你也来这里玩?”那个男人摇摇晃晃,不由分说便挨着她坐下来。
  聂乐言却立刻站起身,表情嫌恶得如同在避瘟疫,她用力拂开那只伸向自己的手,厉声道:“洪先生请自重。”
  “……重什么重?”对方显得已经半醉不醉,歪着头,连看人时的眼神都是浑浊不清的,可还神奇般地记得揩油吃豆腐,顺势就去拉她的手臂。
  这种情形下简直多说无益,中午在餐厅里吃饭时候的情景又浮上脑海,聂乐言只觉得一阵厌恶,拍开他转头就走。
  可是他不依不饶,立刻追上来,明明脚步踉跄,速度却还颇快,三两步就追到她身后,伸出手大力拽住她的衣服。
  “走……和我喝一杯!”他口齿不清地说。
  被一股蛮力强迫性地挤到墙边,聂乐言还来不及拒绝,只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喝斥:“放开她!”
  几乎是同一时刻,那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过来,聂乐言只觉得眼前一花,甚至都没看清楚,那个逼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已经一把拉开,力道很大,因为连她都受了池鱼之殃,被顺势向旁边带了一个趔趄。
  等到站稳之后才看清,是程浩!居然是程浩!
  她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冒出来,唯一知道的是他正揪住那个姓洪的衣领,用膝盖和手肘将这个半醉的男人牢牢摁在墙上,撞击声那么大,甚至听见“嘭”的一声闷响。
  他们离开她有一点距离,但借着明亮的灯光,还是可以看见程浩脸上沉冷严肃的模样。
  她从没见过他这副样子,神情冰冷,可是眼睛里却仿佛熊熊燃着火焰,十分可怕。
  聂乐言是真的有些害怕了,怕这两个男人打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她呆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方才那一点酒气早就散了,然后只听见程浩开口说:“给我把手放老实点!”
  想必是被这么突然的变故一惊吓,那姓洪的也清醒了过来,整个人愣了愣,才懂得要还手。
  他往旁边侧开,又用手去推搡程浩,脸上泛白地咬牙怒道:“怎么?你小子想打架?”
  聂乐言不禁屏住呼吸,结果程浩已经一拳挥了出去。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