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尽在不言中 - 晴空蓝兮

  结果从戏馆里走出来的时候,她还意犹未尽:“……真可惜,今天演的是武松打虎。”
  “那你不还照样看得津津有味?”
  “你不懂!”她瞥他一眼,从暗处走出来,眸中犹如盛着潋滟的波光,“你一定没看过《大明宫词》。”
  他果然皱眉:“那是什么东西?”
  “一部电视剧,嗳,说了你也不会理解的。”
  不就是电视剧吗,能有多高深?
  歧视对这电视的内容一点也不好奇,只不过是她的态度让江煜枫颇受打击,于是到了宾馆之后,他似乎还不肯罢休,又问:“那部电视剧是讲什么的?”
  聂乐言正准备去洗澡,拿着毛巾愣了愣:“那部电视剧?”
  “《大明宫词》。”所幸他的记忆力还不错。
  聂乐言笑了笑,故意说:“在我电脑里面存着呢,你可以自己去看。”说完“啪”的一下关上了浴室的推拉门。
  江煜枫当然不会去看她的电脑,他从小就几乎没看过什么连续剧,小的时候是坐不住,到后来长大了,对此也就更加没有兴趣。
  所以一直等到她洗完澡出来,他就半躺在床上,说:“把剧情说来听听。”
  她却不无讶异地看着他,那副表情仿佛活见鬼。
  “怎么?”有人明显不悦地挑挑眉,“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没有,你想听哪段?”反正时间还早得很,就看在他陪了自己一整天的分上,说个故事给他听吧。
  不过聂乐言有预感,恐怕这个故事很快就会被他嗤之以鼻。
  “从头说起。”他让出一半的位置给她,“我想知道,究竟什么电视剧是我不能理解的。”
  原来他记恨的是这个。
  一瞬间,她只觉得好笑,这个男人有时候深沉得可怕,可有的时候却又像个孩子,为了一点点小事斤斤计较。
  其实她也只是随口说说的,因为从皮影戏馆里走出来的时候又冷又饿,心里只想快点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哪里还有力气、心思和他讨论剧情?
  所以随口搪塞他,想不到他竟然一直耿耿于怀。
  “《大明宫词》讲的是太平公主的故事,李少红拍的,就是那个最近正筹拍新版《红楼梦》的女导演。”
  她在床边坐下来,从太平的朝堂降生,说到她看父皇与表姐贺兰演的皮影戏,其间的暧昧或许那时年少的太平并不懂得,然后又讲到元宵节的长安街头遇见那个改变她此后一生命运的英俊男人。
  揭开面具的那一刹那,精灵般的周迅脸上犹有泪痕,楚楚可怜。
  薛绍说:小姐,你认错人了吧。
  他微微的笑,眉目如远山般俊朗,一双眼睛里仿佛含着化不开的幽幽春水。
  那是聂乐言最喜欢的一个镜头,曾经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原来人生就是这样奇妙,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却能牵动甚至改变一辈子。
  太平与这个英俊男人的纠缠,仿佛从昆仑奴面具被揭开的那一刻就注定开始了。
  可是江煜枫却打断她说:“这是骗小女孩的电视吧。”
  “难道你不相信一见钟情?”
  他没回答她,只是问:“这里面的皮影戏演的也是武松打虎?”
  这么没有情趣,她被他气得简直失去语言:“当然不是,是采桑女。”
  “野花迎风飘摆,好像是在倾诉衷肠;绿草萋萋抖动,如无尽的缠绵依恋;初绿的柳枝轻拂悠悠碧水,搅乱了苦心柔情荡漾。为什么春天每年都如期而至,而我远行的丈夫却年年不见音讯……?”
  “等一下!”他忍无可忍地再次打断她。
  “怎么了?”
  “这么拗口的台词,你是怎么记下来的?”
  “背的。”她说,“当年特意背的。是不是很文艺腔?”
  “很矫情。”他毫不客气地一针见血。
  她终于有点恼羞成怒:“是你自己要听的!”
  “可我没想到是这么矫情的电视剧。”他上下打量她,“你当年的品味很有问题啊。”
  “嗯。”她静下来,作势认真地想了想,突然赞同地点头,“如果没有问题,又怎么会看上你呢?”
  短短的几日,就如同脱离尘世跑去了世外桃源,虽然偶尔还是会针锋相对,但更多时候两个人的相处还是比较愉快的。
  只是在最好临离开乌镇的时候,江煜枫却突然患上了感冒。
  “你现在的身体素质怎么这么差?”一边倒开水,聂乐言还不忘鄙夷一下。
  因为记得以前正式交往的那两年里,他生病的次数少之又少,就连喷嚏都不打一个,顶多是偶尔清晨起来嗓子有些低哑,那也多半是前一天喝了酒的缘故。所以那个时候,每当她一感冒鼻塞,就分外嫉妒他的好身体。
  江煜枫懒懒地坐在沙发里,很安心地享受着她的照顾,从她手里接过水杯和药片,这才抬起眼皮睨她:“难道你忘了,昨天是谁把衣服脱下来给你挡雨?”
  “我看是江少爷你年纪大了吧,所以才经不起这一点风吹雨打。哎,我说,平时可要多多注意锻炼身体啊。”
  话虽这样说,但聂乐言心里其实是很清楚的,在这种季节里淋一场雨,该是多么的不好受。
  昨晚游船游到一半的时候就开始突降大雨,一直到他们上了岸,却还是没有停雨的趋势。雨中古镇的景色固然是别有一番风味,但是回到住处的时候两个人的身上都已经变得湿嗒嗒的。
  尤其是江煜枫,因为脱了大衣用来挡在她的头上,所以身上湿的更加彻底。
  听见他说话的声音微微暗哑,她看他一眼,又倒了勺止咳糖浆出来:“给,喝了它。”
  他却略一皱眉,很快便露出有点嫌恶的表情:“这就是你感谢我的方式?”
  她当然知道,他一向最讨厌这种甜稠黏腻的东西,平时连糖都不曾多吃,更何况是这种东西。
  可她还是忍不住挑起唇角笑道:“是的,多谢你昨天的大公无私,反正买都买了,不吃多可惜。”
  “不要。”他推开她的手。
  “不准拒绝。”
  “我又没咳嗽,为什么要喝这玩意?”
  “你很快就会咳的。”不知道为什么,难得看他这样别扭的样子,竟让她觉得十分有趣。
  他却眼角斜斜地看她,不冷不热地说:“你这是在咒我吗?”
  “我这是在关心你。”她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停了停,仿佛在哄着正上幼儿园的小朋友,和声和气地,“快喝吧。”
  他沉着嘴角,愈加坚定:“我说了,不喝。”
  最后僵持不下,她仿佛有点泄气:“……怎么伺候个人也这么难?”
  “因为你不真心。”一眼就看穿她阴暗内心的江煜枫冷冷地哼道。
  被他一语拆穿,聂乐言竟然也不脸红,只是将手里的东西一放,说:“那好吧,从现在开始,我们各顾各的,省得你老摆出一副我在药里下毒的样子。”
  说完就要起身离开,结果没走出两步便又被他从后头拽住。他的手掌里带着滚烫的温度,堪堪贴住她。
  “你怎么这么小气?”他皱一皱眉,随即又微微笑起来,“打算上哪儿去?”
  “再去开个房间。”
  “这张床足够大。”
  聂乐言微微一窘:‘谁说一定要和你睡一张床了?”现在这种关系不正常,很不正常。
  “可是我一个人,万一半夜要是病得更重怎么办?”
  “……”
  原来达到某种境界之后,就连小小的感冒都能被当做要胁的手段……
  其实她倒真的有些不放心,因为他的手心热得吓人,于是又去民宿老板那里借了体温计,拿回来给他测体温。
  “你以前是护士专业的吗?”他笑着问。
  她都懒得理他。
  测完之后迎着光去看那根小小的水银柱,却被他一把夺过去:“你也太小题大做了吧,有什么好看的。”
  真是狗咬吕洞宾!
  她干脆将体温计的盒子也一并塞给他:“那你自己还给老板去。”
  他一动不动,只是看着她笑:“你突然这样关心我,真让人感动。”
  她愣了一下,不由讪笑:“……可我根本就没听出感动的意思来。”看着那双深黑明亮的眼睛,忽又狐疑道:“你到底是不是在装病?怎么看上去比平时更加有精神?”
  其实他过了没多久便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体力不支,还是吃了药的缘故,只在床上躺了不过十来分钟,他就渐渐睡着了。就连中饭都不愿起来吃,她叫他,他却只是含糊地“嗯”一声,然后翻个身又沉沉地睡过去。
  最后没办法,聂乐言只好独自在外面吃了碗面条,回来之后又忍不住拿起药盒研究了一下,其实就是普通的白加黑,可是广告里宣传的药效在江煜枫的身上似乎完全起到了反效果——他吃的明明是白片,却还是一副睡不够的样子。
  多奇怪!
  于是她又走到床边观察他。
  作业的一场雨在清晨时分就已经停了,此刻云层里竟然露出久违的阳光,那一点淡白的金色透过古朴镂花的窗棂照进来,恰巧停在床边,空气里细小的尘芥便在这些光柱中打着旋。
  他似乎睡得更沉了,枕在雪白的枕头上,眉宇平静舒展。
  因为最近剪短了头发,那张脸的轮廓在充足的光线下愈加显得清晰分明。此刻那双狭长深黑的眼睛安静地闭着,又直又挺的鼻子下面是薄薄的嘴唇,唇角弧度优美,其实就连下巴的线条也极为漂亮,即使睡着了依旧英俊异常,也难怪平日里秦少珍总花痴他的长相,更难怪他总是招桃花。
  其实不想管他,可到底还是没能忍住。聂乐言在床边坐下来,想了想,便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覆在他的额头上。
  谁知这一下,竟然将他吵醒了。
  他突然皱了皱眉,随即微微睁开眼睛。方才睡得并不大好,大概和药效没有关系,他只是觉得累。最近一段时间似乎尤其觉得累。之前是亲自领着专家组考察投资项目,然后又经过一番冗长的心理战才签下这份令他满意的合同,紧接着却又连气都没喘一口便陪着聂乐言来乌镇。
  虽说是旅游,但事实上他对这里压根没什么兴趣,他不像她,像个长不大的小女生一样,心里总是装着那么多文艺的憧憬和期待,甚至可以对着一面古老陈旧的墙壁惊叹半晌。
  这些江南的城镇,对他来说每一个都长着相似的面孔,丝毫没有惊奇之处。
  可是那些在他眼中十分普通的东西,倒了她那儿却仿佛有着令人欣喜的魔力,让她流连忘返,爱不释手。
  而在这里唯一能让他流连的,其实只有她。
  她立在小桥流水边叹息的样子,她坐在戏院里聚精会神地看着皮影戏的样子,甚至她忘乎所以地尽情穿梭在每一条不知名的深巷中的那些脚步,所有的一切井然统统都让他觉得格外美好。
  他知道她玩得不亦乐乎,甚至都不想离开了,因为这里简直就是像天堂一样。
  其实他也不想走,因为这几日对于他来说,竟然也像活在天堂里。
  聂乐言有些窘迫,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这人一醒过来就用这副表情盯着她看,目光深晦变幻,仿佛正在思索些什么。
  置身于古朴整洁的室内,她的身体有一半正沐浴在清冷但透亮的阳光中,照得乌黑的刘海都闪闪发亮,脸上肌肤却依旧白皙柔软,如同某种成熟了的新鲜水果,由于房间里暖气的温度,脸颊边还隐约洇着极淡的一点粉红。
  时光仿佛在这一刻驻留,两个人相距不过咫尺,难得的安宁静切。
  过了一会,她才下意识地解释说:“我只是想看看你发烧没有。”一边收回手去。
  江煜枫“嗯”了声,之前皱紧的眉心这才慢慢舒展开,很快便坐起来不怀好意地盯着她笑:“真是此地无银。其实我怀疑,你刚才是不是想趁我睡着了,要借机占我便宜。”
  她一愣,不由咬牙切齿:“……去死!”
  “你怎么老是咒我?”他的眼里还带着笑,但那样子又仿佛有点无辜,结果不等她答话,却忽然伸出手来拉住她。
  “过来。”
  “……干吗?”
  “过来让我抱一下。”
  看他眯着眼睛漫步着地低笑,她却不禁大窘:“……你是不是烧糊涂了?”身体下意识地往后一仰,看着他的眼神如同再看怪物。
  “不要这样煞风景好不好?”见她不肯动,江煜枫只得自己主动倾身,不由分说将她拥进怀里。
  ……
  她的呼吸陷在她的发间,仿佛闻到熟悉的香味,那样清淡而悠远的花草香,连同着她柔软温暖的气息,令人不忍轻易放手。
  她略略挣扎了一下,因为觉得这样的情况实在诡异,过去他都很少这样抱她,这样长的时间,一动不动,其实他的力量并不大,可她竟然会觉得呼吸困难。不但呼吸困难,似乎连脑子里也嗡嗡直响。

SiteMap NewsSiteMap Article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