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这么远,那么近 - 晴空蓝兮

  番外——结婚记
  病房里气氛沉闷,雪白的床前围了一堆人,最后还是医生领着两三个护士进来说:“请各位先出去吧,病人该休息了。”众人听了,这才散开。
  叶昊宁走在最后,所以听见病床上的老人低低地哼了声,他连忙回过头,只见祖父正半睁着眼睛望着自己。因为病着,目光有些混浊,全然不似往日神采熠熠的模样。
  叶昊宁心下一黯,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又折回床边俯下身子问:“您想说什么?”
  祖父家的规矩一向很多,又极为严格,因此叶家所有的小辈都被调教得十分谦和有礼,对长辈从来都用“您”来称呼。
  此时叶昊宁弯下腰去,耳边只听见低微虚弱的几个字,虽然断断续续,但到底还是听清了。
  你快结婚。
  叶家最有权威的人似乎终于找到一个最恰当的时机,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而又令当事人无法反驳否决。
  从床上老人的眼里看去,这个在叶家孙辈中最为出众的年轻人,正自微微敛了眉,一张英俊的脸上神色仿佛有轻微的波动变幻,简直是难得一见的情形。
  这时候,原本已经走到门口的众人也都停了下来,相互对视的眼神中不乏疑惑。
  最后叶昊宁沉声点点头:“好,我答应您。”
  他的声音倒是被大家听得清清楚楚,所以出来之后叶母就问他:“你答应你爷爷什么了?”
  叶昊宁靠坐在车内座椅里,嘴角不着痕迹地抽动了一下:“结婚。”竟然有种被威逼算计的感觉。
  其实这个话题早已被反复提起过很多次,但每每都因为他漫不经心的态度而不了了之,可是这一回,却是避无可避。
  门铃响起的时候,肖颖正在看书,被打扰了阅读的兴致,自然有点不悦,便看着来人问:“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谁知叶昊宁竟比她更嚣张,扬了扬眉,轻推开她撑在门上的胳膊,径自坐进沙发里。
  “吃了火药了?”她仔细觑他的脸色,不怀好意地揣测:“难道是有人给你气受?男的还是女的?我猜八成是后者吧。”
  “哦,何以见得?”对方不置可否,只是拿那双漂亮得不像话的眼睛斜斜睨她。
  他的眼神里嗖嗖地如飞小箭,肖颖撇了一下唇角,很识时务地选择闭口不答。
  真是奇怪,和叶昊宁相处的时间久了,她竟不知不觉养成了遇强则弱遇弱则强的性格,一旦发现他不好招惹了,她便下意识地避战。
  结果反倒是叶昊宁又接着说:“看来你很自觉,知道只有像你这样的女人才敢给我气受。”
  真是天大的冤枉!
  其实算算时间,他们已经有一个多礼拜不曾见过面,就连电话也通得少,平时各忙各的,偶尔联络一下,也是不咸不淡的。她身边的那些好友加损友们,诸如许一心之流,甚至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叶昊宁找到新欢了。
  可是现在,她这枚“弃妇”居然被某人转回头来安了这么一个罪名,多么可笑。
  所以她立刻辩驳:“不要血口喷人,我明明一直都是逆来顺受。”又将手上的书本扬起来:“你看,你不打一声招呼就过来,打扰我看书,我不也没说什么吗。”
  “还用得着说么。一打开门,不耐烦的情绪就写了满脸。”叶昊宁终于露出进门之后的第一个笑容,一伸手将书夺过来,并顺带着拉她坐到自己身
  他随意看了眼封面,便似笑非笑地开口:“金刚经?肖颖,你打算出家么?”
  “修身养性不行吗。”她被束缚在有力的臂弯里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挣扎了两下,又说:“就算是要出家,那又怎么样?”
  她故意和他作对。
  “那可不行。”
  “为什么?”
  “你今年多大?”叶昊宁却突然转了话题。
  “二十四。”
  “哦,那也不算小了。”
  被他上上下下打量得有些莫明其妙,肖颖揪住衣襟,神色警惕:“什么意思?”
  其实这是有心理阴影的,因为总会不由得想起爸妈家的邻居李阿姨,那位热心的阿姨每回见到她也会用这样的语气说“已经不小了啊”,再接下来要做的当然就是给她介绍相亲对象。
  所幸后来认识了叶昊宁,她也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绝说:“我有男朋友了。”这才让那位阿姨打消了热心助人的念头。
  “你怕什么?”叶昊宁的眼神仿佛鄙夷,“把护在胸前手放下来。我只是想和你商量件事。”
  她不免“哼哼”两声,突然有些小人得志:“原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好,你说吧,先说了我再考虑同不同意。”
  商量嘛,当然是有商有量咯。而且,这是多么难得,他叶大少爷居然也会有事需要和她商量。
  叶昊宁再度将她细细打量了一番,才慢慢说:“没什么可考虑的,你一定要同意。”
  他的神色竟是少有的郑重,令她隐隐生疑:“到底什么事?难道说是你破产了?想向我借钱?”兀自算了算:“我的存款倒是有一些,但只怕杯水车薪。不过,如果你有需要,我当然义不容辞立刻借给你……”
  “和我结婚吧。”某人最后忍无可忍,很不给面子地打断她的“好意”。
  肖颖怔了怔,还没说完的话就这样卡在喉间,眼睛死死盯着那两片薄薄的嘴唇,仿佛不可置信,好半天才猛地推开他站起来,讪笑道:“你的玩笑开过头了吧。”
  其实叶昊宁心里忽然有些许懊恼,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反而笑得越发开怀,索性将空出来的两只手交叠垫在脑后,慢条斯礼地说:“我是认真建议的。难道你之前一点这方面的想法都没有?”
  见对面那女人毫不犹豫地摇摇头,他轻轻扬起眉梢:“那么,难道你觉得嫁给我你会吃亏?”
  那倒不是。
  肖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也相信以他的条件,再好的女人都能找得到。
  所以不得不颇为怀疑地反问:“你是不是发烧了?”还是受了什么刺激?后半句忍着没敢说,因为叶昊宁的眼神又在瞬间变得凌厉了。
  如飞小箭。
  幸好他并不打算和她计较,停了停,只是继续语气温和地摆事实讲道理:“如今你年纪也不算太小,而我们俩一时半会儿又没有分手的迹象,等哪天真的分手了,说不定那也已经是三四年之后的事了。到那个时候,你还指望能再次成功地找一个与自己合拍的人么?
  她没反驳,只在心里腹诽,切,她和他就很合拍么?
  “与其指望一个未知的将来,倒不如现在就行动,反正迟早都是要结的,你说对不对?”
  好像是有那么一点道理啊,她垂下眼睛心中微微松动,结果却听见他又说:“除非,你早有别的人选,非那人不嫁。”
  屋子里似乎突然静下来。
  她低着头,所以表情昏晦不明,半晌才听见自己开口说:“给我一点时间考虑。”
  她以为他不会答应,可最后他却漫声说:“好。”
  最终点头同意结婚,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
  因为打算一切从简,便只邀请了两家亲戚参加酒宴。
  婚礼前一晚,肖颖对许一心说:“真好!本来爷爷还重病住院的,谁知最近突然好转了,明天也要参加婚礼呢。”
  “那就是双喜临门喽。”
  “嗯。”肖颖点点头,“都是叶昊宁说爷爷身体快不行了,一直催着快点办,我总觉得太仓促了。”
  “现在只差临门一脚,想这么多做什么!再说了,老人家身体好转,不是好事么。”
  “是呀。其实我也觉得叶昊宁说得很对,错过了他,指不定我还找不找得到比他好的呢。”
  “难道只是因为这个?”许一心问。
  她略想了想,“当然还有别的原因。”
  “什么?”
  “因为我自己也愿意呀。”
  虽然他并不是那个自己从小期待着的人,可是,她也同样不再是过去的她了。不是么?
  从此,一段崭新的生活徐徐拉开序幕。
  婚礼当天,叶老精神熠熠端坐在太师椅上,递给两位新人一人一封大红包,同时示意孙子俯身过来。
  “爷爷也是迫不得已啊,谁让你迟迟不肯结婚。”
  小叶低眉顺眼:“您做得对。”
  “不会怪爷爷骗你吧。”
  小叶仍旧低眉顺眼:“不会。”心想,不就是顺水推舟的事么,当然不怪您。回过头,朝微微纳闷的新婚妻子轻轻一笑,直笑得她不禁皱眉疑惑,他才神色自若的真诚夸奖道:“叶太太,你今天真漂亮。”
  番外——小江和小叶的幼稚园生活
  故事发生在若干年前的C市。
  启明星幼稚园的王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眯眯地宣布:“今天我们班又加入了一个新的小伙伴!江允正小朋友今后会和大家在一起,你们要好好相处,就像兄弟姐妹一样,知不知道?”
  “知——道——了。”
  “很好。来,江允正小朋友,让我看看把你安排在哪儿……”王老师的目光在教室里搜寻了一遍,自言自语:“到底坐在哪儿好呢?……”突然眼睛一亮,“啊,就坐在叶昊宁小朋友的旁边吧!”
  结果班上两个最粉嫩俊俏的小男孩就这么并排坐在了一起。
  王老师继续笑眯眯地,挨个摸了摸江允正和叶昊宁的小脸蛋,啧啧,触感真好,简直爱不释手。
  “你们要乖乖的哟。”
  两个小朋友俱睁着乌黑清澈的大眼睛,穿白毛衣的叶昊宁乖巧地点了点头,而穿蓝色小外套的江允正眨眨眼面无表情,没什么表示,看样子是刚换陌生环境,有点怕生。
  接下来的时间里,王老师讲故事的时候总忍不住要朝靠窗的那张桌子多瞄两眼。多么可爱啊!做幼儿工作五六年,她从没见过这么机灵俊俏的男孩子,而且还是并排的两个!
  所以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向其他老师炫耀了一番,又憧憬:“如果其中一个是我儿子就好了……”话音还没落,就有人颠颠地跑进来,“老师——老师——”
  “良辰?你怎么跑来了?”她皱眉,接住扑过来的小娃娃,“现在是睡午觉时间,不可以到处乱跑的。”
  苏良辰脸上红扑扑的,两只小麻花辫摇摇晃晃,奶声奶气地说:“王老师——,叶昊宁和那个新来的江允正……”喘了口气,“他们……打~~~~起来了——”
  “啊?”
  王老师跑着苏良辰一边往午休室小跑前进,一边问:“他们为什么打架?”
  “叶昊宁又把毛毛虫丢在我的枕头上……”怀里的小女孩突然嘴一瘪,大大的眼睛立刻闪动着水光,讲不下去了。
  “别怕别怕!”王老师连忙安慰,“等下老师就去处罚他。”又想,哦,应该是这样的——那个叶昊宁恶作剧,恰好被江允正看到,小家伙嫉恶如仇,于是就忍不住替受欺负的女同学出气了。
  谁知一路跑进房间一看,所有的小朋友都在自己的床上睡得好好的,十分安静,根本没有想像中的混乱场面。
  王老师先把苏良辰放回床上,才轻步走到另一张床边,压低声音问:“叶昊宁,江允正,你们不好好睡觉,挤在一起干嘛?”
  叶昊宁先抬起头,小脸笑得很天真:“老师,我在给江允正看我的玩具。”小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果然拿着一只崭新的变形金钢。
  再看小江允正,也是一脸兴味盎然的样子,与新同桌挤在一张床上,十分亲密。
  哪里打架了?王老师不由怀疑地回头看看来报告的苏良辰,不过心倒是放下来,和声和气地说:“下午你们再玩,现在小朋友们都在睡觉,你们也要乖乖睡觉。”然后不由分说将小江允正抱起来,送回他自己的床上。
  十几个小朋友睡得很安稳香甜,王老师在门边看了一会儿,满意地关门退出去。
  五分钟之后,两个粉嫩的男孩又挤在了一块儿,恶形恶状。
  “叶昊宁,你干嘛要抢我的毛毛虫!”
  “那明明是我捉来的!”
  “明明是我先找到的!”
  “……现在它还在苏良辰的床上。”
  “算了,不要了。把你的变形金钢借我玩儿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