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罪恶的乐园 > 第十一章 神枪

第十一章 神枪

    石万山是说做就做的,立即吩咐手下,把项梅英带到大厅去,并且通知宋佩妮也到场。

    宋佩妮尚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匆匆赶到大厅一看,项梅英已被剥了个精光,赤裸裸的捆在柱子上。

    山里的全部人手,都集合在大厅,如临大敌地严密戒备着。而石万山却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跟一脸莫可奈何的叶雄,谈笑自若呢!

    宋佩妮见状大吃一惊,上前急问:

    “怎么回事?”

    石万山不动声色,用手拍拍沙发说:

    “坐!坐在这里,让我们一起欣赏!”

    宋佩妮不敢违命,暗向叶雄瞥了一眼,只好在石万山身边惶惑不安地坐下。

    石万山把她往怀里一搂,这才下令:

    “开始!”

    叶雄不便阻止,只见一名土女,捧来满满一盘小酒杯。走到木柱前,取了三只,分别置于项梅英的头上和两肩。

    项梅英被捆得全身不能动弹,连头部也不能动,所以酒杯才能放稳,不至掉落下来。

    那土女刚一退开,便见另一土女拔枪快如闪电,砰砰砰!一连三枪,便对项梅英头上和两肩的酒杯,全部击中,三只酒杯顿时被击了个粉碎!

    这真是别开生面的酷刑,子弹虽未击在项梅英身上,但酒杯被击碎的爆破力相当大。碎玻璃刺划过她那一丝不挂的赤裸肌肤,马上就血丝条条,看得在场的人心惊肉跳,尤其是宋佩妮,简直不忍目睹。

    那土女露了这一手又快又准的枪法,脸上毫无表情,仍然站在那里待命。

    石万山却是无动于衷,这时候才言归正传,向捆在柱子上,吓得魂不附体的项梅英喝问:

    “小妞儿,你要想避免皮肉受苦,最好说实话是不是甘瘤子派你来的?”

    项梅英已顾不得两肩的痛苦了,头上尚好,由于有头发护着,否则早已头破血流。她恨声说:

    “我根本不知道什么甘瘤子,是那个女人送我来的!”

    石万山嘿然冷笑说:

    “好!你既然不说实话,我们就慢慢蘑菇吧,反正有的是时间!”

    说罢,一使眼色,捧着盘子的土女,便又取了三只酒杯,像刚才一样,分置在她的头上和两肩。

    刚才项梅英糊里糊涂地被捆在柱子上,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已明白石万山是在用刑逼供。这种别出心裁的怪主意,对她肉体上的伤害并不算大,可是对心理上的威胁,却是无与伦比的。试想,万一那土女失手,子弹岂不是射在了她身上?

    所以这回当土女将杯子一放在她头上,她就吓得赶紧双目紧闭,索性连看也不敢看。

    她的眼睛刚闭上,另一土女便又大显身手,拔枪快如闪电地连发三枪,果然弹无虚发,对三只酒杯击成粉碎!

    这次也不过是皮破血流,对她没有太大的伤害。可是看在宋佩妮的眼里,真是触目心惊,比自己身受其苦犹甚。

    石万山看项梅英仍然守口如瓶,不禁勃然大怒,立即下令那名枪法如神的土女:

    “你先来个反身快枪,她要再不说实话,就表演你的拿手好戏——盲目射击!”

    于是,捧着盘子的土女,又在项梅英的头上和两肩,置放了三只酒杯。

    那土女便从斜挂在腰问的弹袋上;取下六颗子弹,以迅速而熟稔的动作,一一装进“左轮”的弹轮。

    然后,她将枪插回枪套,背向着项梅英突然一回身,几乎在同时,已拔枪连射,击中了目标,将三只酒杯击得粉碎。

    在场的那班大汉,看得又惊又佩,情不自禁地喝起彩来:

    “好!……”

    这种表演实在够刺激,而且项梅英的身上一丝不挂,全部赤裸裸地呈现在眼前,使他们趁机大饱眼福,比看夜总会的表演还精彩,过瘾!

    可是,宋佩妮却如坐针毡,被石万山搂在怀里,简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她既不敢为项梅英求情,又无法阻止,直急得她心毛火辣,欲哭无泪。

    叶雄坐在那里,心里何尝好受,他倒不担心这土女会失手,因为他自己也是位神射的快枪手。只看土女的拔枪动作,和射击的准头,就知道她是经过严格训练,而且下过一番功夫的,绝对万无一失。

    他此刻所担心的,是一个少女承受惊恐的极限究竟有多大。万一超出了这个限度,使项梅英承受不起,而在昏乱的意识下,承认了一切。那么包括宋佩妮和他,势必遭受同一命运,被石万山骤下毒手,置他们于死地了。

    幸而项梅英此来是矢志报仇的,她宁死也不会招认出来,以免宋佩妮同遭毒手,那就永远无法报那血海深仇了。同时她知道,纵然自己今天死在那土女的枪下,宋佩妮也绝不会放弃报仇。而且加上她一条命,宋佩妮的报仇心会更切,终必达到目的,使她死能瞑目的!

    由于这种意念,产生了无比的力量和勇气,使她决定咬紧牙关,任凭石万山使出什么残酷手段,她也绝不说出一个字来。

    于是,那土女在石万山的示意下,开始表演她的拿手好戏了。

    所谓的“盲目射击”,便是由那土女在项梅英面前,距离大约四五码站定,先精确地估计了一番目标的位置,然后以一块黑中蒙住眼睛,再拔枪发射。

    尽管叶雄自负枪法如神,但蒙上了眼睛,连他也不敢说有绝对把握,能够百发百中。只要稍有偏差,就不是闹着玩的啦!

    这时候,整个大厅突然静肃下来,变得鸦雀无声,使气氛相当的紧张起来。一个个睁大了眼睛,仿佛在欣赏一场惊险无比的表演。

    突然,那土女拔枪就射,砰砰砰!一连三响,子弹疾射而出,丝毫不偏不差,正中目标!

    “好!”大汉们顿时齐声喝彩,爆出了一片欢呼。

    叶雄虽是极力保持镇定,心里却替项梅英捏了一大把冷汗,抬眼向她看去,只见她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全身不住地在颤抖。

    不料被石万山搂在怀里的宋佩妮,竟然惊吓过度,昏了过去!

    石万山无动于衷,把她从怀里推开,先吩咐手下去弄杯酒和湿毛巾来,然后向叶雄皮笑肉不笑地说:

    “老弟,你觉得这场表演如何?”

    叶雄强自一笑说:

    “精彩!我总算不虚此行,开了次眼界……”

    石万山狞笑说:

    “老弟过奖了!这点雕虫小技,实在不登大雅之堂。常言说,强将手下无弱兵,据说贵当家的仇老大,也是精于此道,久负盛名的神枪手。大概老弟也不含糊,能不能露一手让大家见识见识?”

    “这……”叶雄暗自一惊,力持镇定说:“石大爷,我倒不在乎当众出丑,而是怕万一失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石万山哈哈大笑说:

    “老弟不必谦虚,就凭你这句话,已经表示你是精于此道的大行家哦!”

    他可不管叶雄同不同意,完全是独断独行的作风。竟然吩咐手下,将柱子上的项梅英放了下来,拖到一旁去。

    叶雄尚不明白他的意图,老家伙忽然指着昏迷未醒的宋佩妮,向手下发出命令:

    “把她捆上去!”

    “是!”立即走上来两个大汉,架起宋佩妮,拖向木柱去。

    叶雄不禁惊诧说:

    “石大爷,你怎么把石太太……”

    石万山嘿然冷笑说:

    “老弟,那封信是她交给我的,现在这妞儿已用过刑,但她什么也没招认,大概是真的跟这码事无关了。那么只剩下了我太太嫌疑最重,由老弟来逼她说明真相,岂不是最适当的安排吗?哈哈……”

    “这……”叶雄茫然不知所措起来。

    向木柱上看去,宋佩妮已被捆起,正由一名大汉用湿毛巾在她额上轻拭着,另一大汉则将一小杯酒,向她中口慢慢地灌。

    宋佩妮终于悠悠苏醒,睁眼一看,发现自己竟被捆在了木柱上,不由地大吃一惊,怒问:

    “这是干什么?”

    石万山狞笑说:

    “太太,这位叶老弟也想露两手,让我们开开眼界。临时要你帮个忙,充当助手,你总不好意思拒绝吧?”

    宋佩妮气得浑身发抖,铁青着脸说:

    “放屁!我凭什么当他的助手,还不快放开我!”

    石万山故意向叶雄使了个眼色,笑问:

    “老弟,我太太不愿合作,你看怎么办?”

    叶雄一时无计可施,只得起身走上前,冷声说:

    “石太太,请问那封甘瘤子假遗的信,是你交给石大爷的吗?”

    宋佩妮怔了怔,这时候她无法解释,只好硬着头皮说:

    “不错,是我在你屋里发现,就拿去交给他的,怎么样?”

    叶雄冷冷地说:

    “幸好石大爷明察秋毫,识破这是甘瘤子用的诡计,不然我就惨啦!所以希望石太太说实话,那封信究竟怎么会到你手上的?”

    “你要我说实话?”宋佩妮愤然怒问。

    叶雄故意走近她,趁机暗使了个眼色,说:

    “石太太,你我无冤无仇,大概不至于用那借刀杀人的诡计吧?不过石太爷却要查明,那封信……”

    没等他说完,宋佩妮已怒不可遏地说:

    “还要查什么?他早已经知道,信是姓苏的女人带来,存心留在这里,好让人发现的。刚才我还劝他不要意气用事,中了甘瘤子的离间计呢!”

    “哦?”叶雄颇觉诧然,回头向石万山问:“石大爷,你已经早知道了?”

    石万山顿时面红耳赤,不禁恼羞成怒说:

    “哼!你别听她的鬼话,她要真怕我中计,就不会把信交给我了。分明是以退为进,欲擒故纵,希望我一气之下,不分青红皂白地把你干掉,那才称心呢!”

    宋佩妮把心一横,恨声说:

    “石万山,我知道你是看中了姓苏的女人送来的那个妞儿,准备把她留下。怕我不愿意,所以想借这莫须有的罪名,把我这眼中钉拔除,好让她取代我的地位,是不是?”

    石万山似乎被她一语道破,突然纵声狂笑说:

    “我石大爷只要高兴,爱把谁留下,就把谁留下,还管你他妈的愿不愿意?老实说吧,昨夜暗助罗九那小子逃走,我怀疑就是你干的好事!”

    “什么?我干的?……”宋佩妮毕竟有些作贼心虚,脸色不由地大变。

    石万山阴沉沉地说: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姓苏的娘们在岛上还想混下去,大大地捞些油水,她绝不敢帮助甘瘤子来对付我。而你却一口咬定,信是她带来,故意留在这里的。由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你是做贼心虚,让她来替你背黑锅,实际上跟甘瘤子勾结的,就是你自己!”

    宋佩妮惊怒交加说:

    “你,你简直是在含血喷人!我们可以把甘瘤子找来,大家当面对质……”

    石万山狞声说:

    “你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甘瘤子怎么会到我这里来?嘿嘿,我看还是由叶老弟来露两手,也许你才会说实话呢!”

    说罢,他一使眼色,便见一名土女,拔出手枪,抛掷给叶雄。

    叶雄一抄手,接住了那支左轮手枪。

    这时他握枪在手,突然有个意念,可以把那四名土女全部解决。剩下的两发子弹,用来制住石万山,只要老家伙被制住他的手下投鼠忌器,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可是这样一来,充其量不过是挟持住石万山,使宋佩妮和项梅英脱身,逃出老家伙的魔掌,甚至于让她们趁机报了不共戴天之仇。

    但叶雄此来目的,并不是对付一个石万山,而是……

    念犹未了,已听石万山喝问:

    “老弟,怎么还不动手?”

    叶雄微微一怔,当机立断,决定暂不采取这冒险的行动,以免万一弄巧成拙,一个棋子下错,落个满盘皆输,岂不是小不忍而乱了大谋?

    于是,他执枪在手,将弹轮推得的溜溜一转,完全是职业枪手的手法。

    当土女将三只酒杯,置于无法抗拒的宋佩妮,头上和两肩后,叶雄说声:

    “献丑了!”

    举枪连发,三枪均命中目标,将酒杯悉数击成粉碎,但宋佩妮的肩上,居然未被碎玻璃所伤!

    大汉们并不捧场,喝彩的只有石万山一个:

    “好!老弟果然有一手!”

    叶雄虚怀若谷地笑笑说:

    “现丑现丑,我跟石大爷的这几位女神枪手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宋佩妮身历其境,反而比较镇定,不像在一旁看着项梅英那样的心惊肉跳。

    “姓叶的!”她不屑地说:“你有这一手枪法,石大爷一定会重用你的,我看你干脆也表演一下‘盲目射击’吧!”

    叶雄忙说:

    “石太太,你千万别整我冤枉,刚才完全是侥幸,蒙上眼睛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失手,我可赔不起人命……”

    宋佩妮狠狠地瞪了石万山一眼,恨声说:

    “你不用担心,如果真能失手把我一枪打死,那才称我们石大爷的心呢!”

    叶雄在这一刹那之间,突然作了决定,便向石万山笑问:

    “石大爷!是否还要看我继续现丑?”

    石万山冷酷地笑了笑说:

    “老弟有什么绝招,何不尽量施展出来,也好让大家开开眼界,多些见识呀!”

    叶雄当机立断地说:

    “刚才石大爷的女枪手,已经表演过‘盲目射击’了,我不必再东施效颦。不过,我想试试双枪齐发,你看如何?”

    石万山不疑有他,当即表示同意。但是,当叶雄过去向一名土女借用手枪时,他却忽然有所警觉,大声阻止说:

    “老弟,你这不是等于在缴她们的械吗?”

    叶雄没想到老家伙非常机警,似已识破他的企图,只得强自一笑说:

    “我倒没这个意思,只不过是我用‘左轮’比较得心应手些,而这里只有她们佩带着‘左轮’……”

    这倒是事实,在场的一二十名大汉,腰问插的全部都是点四五口径的“曲尺”,或者老式的“盒子炮”。唯有四名土女佩挂的是“左轮”,显然叶雄对他们身上的武器,早就暗中注意了。

    但石万山却冷声说:

    “就凭老弟刚才露的一手,我看并不一定非‘左轮’不可,任何枪都能得心应手吧?”

    叶雄怕老家伙起疑,不便再坚持,于是晒然一笑说:

    “既然石大爷……”

    话犹未了,忽见一名大汉闯了进来,奔得上气不接下气地,恭然向石万山报告:

    “石大爷,那个叫小肉弹的女人来了……”

    “哦?”石万山急问:“人在哪里?”

    那大汉回答说:

    “孟大哥在问她话,马上就……”

    正说之间,肩头上绑着布带的孟超,已扶着黄玉凤走进大厅。

    只见她狼狈不堪,全身几乎什么也没穿,仅用一片撕破的“纱龙”,围系在腰间,遮掩着下体。而上身则是赤裸裸的,双峰却又红又肿,似被火灼过,已开始溃烂!

    石万山见状,立即从沙发上跳起,惊诧地问:

    “小肉弹,你怎么这时候跑来了?”

    黄玉凤早已支持不住,幸而由孟超扶着,才不致摔倒。她见了石万山,竟似见了亲人般地,突然委屈地痛哭失声起来。

    孟超已问明了原由,即说:

    “刚才我已经问过她了,昨晚甘瘤子带了大批人马到姓苏的女人那里去,疑心这位叶朋友来找石大爷,是她放的风,用毒刑逼问了她半天……”

    黄玉凤猛一抬头,泣不成声地说:

    “我什么也没承认!……甘老大本来把我交给姓汪的,打算把我置于死地。幸亏罗九逃了回去,他们忙着跟他问话,我才趁他们不备,溜了出来,躲在山里躲了整整一夜……”

    孟超接下去说:

    “她说昨夜本来想逃上山来的,可是发现附近有甘瘤子的人活动,怕被他们撞上,只得等天亮了,才绕了不少路逃来这里。”

    石万山对她的伤势并不关心,听说附近有甘瘤子的人活动,顿时惊怒交加地问:

    “甘瘤子的人有多少?”

    黄玉凤茫然说:

    “天太黑,人数看不清……”

    石万山冷冷地问:

    “既然看不清,你怎么知道是甘瘤子的人?”

    黄玉凤非常肯定地说:

    “一定是甘瘤子的人,不然用不着那么鬼鬼祟祟的。并且他们用刑逼问我过后,把我拖过一边去,当时好像已经把我忘了,只顾着问罗九是怎么逃出来的……”

    “他怎么说?”石万山急问。

    黄玉凤尚未开口,宋佩妮的脸色已大变,幸好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小肉弹身上,连站在她面前的叶雄,也没有发觉她作贼心虚的紧张神情。

    “他说……”黄玉凤想了想,说:“他说他是自己设法逃回去的,本来打算把您这里闹个天翻地覆,正好偷听到您跟什么人在商量,要跟什么海盗联手去对付他们,他才急着赶回去向甘瘤子报告的……”

    “石大爷……”

    叶雄刚要说什么,但石万山却置之不理,径向黄玉凤问:

    “他有没有提到,是怎么从我这里逃出山去的?”

    黄玉风回答说:

    “他说山后面有条峡谷,他就是从峡谷逃到海边,然后沿着海边逃回甘瘤子那里……”

    “哦?……”石万山诧异地暗自一惊,眼光扫向了绑在柱子上的宋佩妮,使她不由地赶快把头低下。

    黄玉凤接着说:

    “后来他们商量了一阵,就逼苏小姐带一封什么信上山来,当时她坚持不肯。我趁着他们在威胁她,没有留意我,才有机会从酒吧后面溜出去,不顾一切地逃到山里躲起来……”

    “嗯!……”石万山陷入了沉思。

    叶雄趁机上前说:

    “石大爷,现在我们已经完全明白了,那小子是自己逃走的。而那封假信,又是甘瘤子逼那女人带上山来的,根本与石太太和项小姐无关。我们庸人自扰了半天,也该到此为止,收场了吧?”

    石万山听了黄玉凤的这番话,虽然暗觉自己太冲动,没把事情弄清楚,就任性胡来一通,未免太沉不住气。可是当着这许多手下的面前,他怎么能承认错误,落个让人背后议论的话柄?

    沉思之下,他终于阴沉沉地说:

    “小肉弹虽是得了我的好处,一直向着我,可是这次的话,我不能完全听信,必须……”

    黄玉凤不禁情急地说:

    “石大爷,要不是我昨天放风,告诉您有个姓叶的来找您接洽生意,让甘瘤子骗去了,他们怎么会对我下此毒手?您不看别的,就看我的奶头让他们用烟头烧成这样,还不相信我的话吗?”

    石万山纵然是铁石心肠,看了她那焦烂的双峰,也有些惨不忍睹。当时他虽不在场,就凭想象,也不难想象得出那种痛彻心肺的滋味了。

    但他仍然怀疑,这可能是个“苦肉计”,因为老家伙生性多疑,怕中了甘瘤子的诡计,于是冷声说:

    “小肉弹,我石大爷待你不薄,每次送消息来,我没有一次让你空手回去过,所以我相信你不至于是墙头草,两面倒,并且我也相信你不敢!不过,我得问你,他们既然疑心是你向我放的风,能不逼问出真相,就放你过门,甚至于让你有机会逃命,而不派人追杀你?”

    黄玉凤痛声说:

    “石大爷,反正我说的句句是实话,信不信在您,当时确实是正好罗九去了,他们只顾着问他逃出的经过,后来又逼苏小姐带信上山,根本把我忘在了一边,我才趁机逃命的。等我逃进了山里,不久就发现他们的人出动,不知道是追我,还是于别的,吓得我动都不敢动。既怕被他们撞上,又怕天黑摸不清方向,一直等到天亮,发觉那些人还在附近活动,我才鼓起勇气,绕路摸上山来……石大爷,我的话到此为止,您如果怀疑我说的话不可靠,那您就跟他们一样,对我用毒刑吧!”说到这里,她又伤心欲绝地痛哭起来。

    石万山再也无法不相信了,终于点点头说:

    “好吧!我相信你就是了!”

    叶雄立即说:

    “石大爷,既然你已经相信她的话,那么石太太和项小姐都是无辜的了,是否……”

    石万山已明白,他是在为她们请命,犹豫了一下说:

    “看在你老弟的份上,我暂且放她们一马。不过,在我跟甘瘤子的事还没告一段落之前,她们得好好替我在屋里待着,没有我的许可,要是擅自走出来一步,我就格杀勿论!”

    叶雄不便得寸进尺,再作进一步的要求,只得勉强笑笑说:

    “石大爷的决定,确实是明智之举……”

    石万山对他的恭维,一笑置之,当即吩咐手下,将宋佩妮从柱上放下。连同项梅英,一起带到她的卧房去软禁起来,并且指派几名大汉看守,最后特别关照他们: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去,她们如果擅自走出房间一步,你们就格杀勿论,不必客气!”

    “是!”大汉们齐声恭应,押着宋佩妮和项梅英,走出了大厅。

    叶雄眼看她们保住了性命,这才如释重负,松了口气,故意一本正经地,把眉一皱,说:

    “石大爷,照这位小姐所说的,甘瘤子的人已在附近出现,我看他们准是在蠢蠢欲动,企图先发制人,攻我们个措手不及哦!”

    石万山自负地狂笑说:

    “他有种就不妨来碰碰看,凭他甘瘤子,就是手下有千军万马,能闯得过我一道关卡,我石万山就把这里的一切,双手拱让给他!”

    “石大爷!”孟超急说:“山上的几道关卡,不是我夸口,我敢拍胸脯完全负责!不过罗九那小子说他是从山后的峡谷逃走的,这倒必须注意,他既然能去,自然能来,这方面我们不得不加强防守啊!”

    石万山居然毫不在乎地说:

    “这个不须你说,我早已想到了!那小子所说的峡谷,我非常清楚,下去还比较容易,只要小心些,可以通到海边。我之所以一直没把它封死,是怕万一有那么一天,可以替自己留条退身之路,以免被困死在山上。想不到竟会让他发现,利用它逃走了。可是要想从海边,由峡谷上山,那可并不容易。只要几支枪对着谷口,那就万无一失,保险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哈哈……”

    孟超不禁转忧为喜,振奋说:

    “那么我们马上调派一批人去把守,就等他们来送死啦!”

    石万山有恃无恐地说:

    “别这么沉不住气,我们有的是时间。你放心好了,据我的估计,在天黑以前,甘瘤子是绝不敢轻举妄动的。我们不妨周详地计划一下,好来个一网打尽哦!哈哈!……”

    说完,他又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狂笑,这笑声仿佛他已胜利在握似的。

    孟超附和地笑了起来,叶雄也跟着笑了,但他并不是为石万山的胜利在望而笑,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