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智斗黑猫党 > 五、古堡秘事

五、古堡秘事

    女猫王的用心很明显,她故意把这一切说出,显然是要让阿义知道,他与石坤出力卖命所获的代价,对金维达夫妇来说,只不过是他们出卖秘密资料得到的利益中的九牛一毛。

    为这区区之数他值得吗?

    这也等于是在用离间之计和激将法,只要使阿义认为自己在受人利用,并且当了大傻瓜,自然就不会站在那对夫妇一边了。

    可是,听完女猫王的这番话,反而使阿义更加莫明其妙起来。他不明白的是石坤分明是亲眼目击,看着金维达被“黑猫党”劫持而去的。除非那批猫女是别人冒充的,既不是那秘密赌场方面的人,又会是哪一方面的人马呢?

    尤其女猫王与那少妇的想法不谋而合,一致认为那对夫妇是故布疑阵,用的是金蝉脱壳之计,以便往别处去藏匿。而使他们双方互相猜疑,以为那对夫妇是落在了对方手里。

    但这又似乎不合情理,金维达既已出卖了那批资料,又为那秘密组织所收买,在那秘密基地担任重要工作。那么,这对夫妇为什么不留在那小岛上,却冒险匿居在郊外的别墅里?

    如果“黑猫党”所探得的消息正确,金维达真在为那秘密组织效力,自以留在基地上比较安全方便,根本没有匿居在别墅里的必要。同时,纵然有特殊的原因或理由,一旦发觉情况不妙,也可以赶快逃往那秘密基地去呀!

    因此阿义实在想不通,那对夫妇究竟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利用他与石坤,画蛇添足地故布疑阵一番。

    这不但是弄巧成拙,自找麻烦,而且等于是脱了裤子放屁!

    阿义不算特别聪明,也不能算特别笨。然而,此刻他却成了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女猫王说明一切之后,留意观察了一下他的反应,见他只是面带诡异之色,沉思不语,于是补充说:“现在你总该明白了,金博士夫妇利用你们脱身,主要目的是使我们与那秘密赌场方面互相猜疑,彼此都以为他们是落在了对方手里。这样一来,双方就不能不有所顾忌。当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假使你们能获得相当代价,譬如金博士付给你们三五十万的美金,那倒还值得,否则就实在犯不着啦!”

    阿义终于忍不住问:“这么说,昨夜去劫持金博士的那批人,是冒充你们的罗?”

    “当然!”女猫王说:“我的手下纪律很严,没有我的命令,绝不敢擅自采取任何行动。事实上,她们根本没有劫持金博士!”

    阿义诧异地说:“那就奇怪了,你们既未采取行动,秘密赌场方面也在追查那对夫妇的下落,足见不是他们干的。那么冒充你们去架走金博士,又是哪方面的人呢?”

    女猫王冷哼一声,断然说:“如果不出我所料,恐怕就是那秘密组织自己派人去的,完全是自导自演!”

    阿义沉思了一下,忽问:“那秘密赌场方面,是真为了要想得到金博士的轮盘赌推算法,还是像你的目的一样?”

    女猫王突然狂笑说:“你也未免太天真了,既有更大更方便的财路,那种雕虫小技谁还看得上眼!”

    阿义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两方面急于找到那对夫妇的目的。于是正色说:“老实告诉你吧,这次的事情,完全是石坤拉的线。实际上他也是从间接关系认识金太太的,而我却连金博士的面都未见到。金太太当时要求我由她替我化装成金博士,陪同她去那秘密赌场一趟,代价是二十万比索……”

    没等他说完,女猫王忽然接口说:“这些我都知道了,现在我只问,你对于二十万比索,或者比这数字更大的代价有兴趣吗?”

    阿义回答说:“那得看你的条件是什么,假使一定要我说出他们的下落,纵然我有兴趣,也只能看着二十万比索或更多的钱干瞪眼!”

    女猫王有些气愤,大概认为阿义是撒谎,但她并不发作,把一名猫女召到一旁去,轻声交代了几句。

    等那猫女领命而去,钻出了矮门。女猫王才回到阿义面前来,冷声说:“现在我改变了主意,决定让你离开这里。不过,你回去之后,最好考虑考虑,如果对二十万比索或者比这数字更大的代价发生兴趣,不妨随时去侍卫街走走,到时候我自有办法跟你联络的!”

    阿义尚未置可否,领命而去的女猫,已从矮门钻进来,只见她手里持着个深色小玻璃瓶,及一小块毛巾,直接走到他面前。

    猫女转开瓶盖,将瓶内的液体,洒了一些在小毛巾上。阿义突觉一股强烈的怪味冲鼻,嗅出那是“哥罗方”的气味!

    “你们……”阿义话犹未了,猫女已将小毛巾按上他的口鼻之上。

    “哥罗方”的气味非常强烈而难闻,尽管他强自屏住呼吸,但无法支持较长的时间。

    当他实在强忍不住,迫不得已换了口气时,终于吸入了呼吸器官,顿时失去了知觉……

    不知又过了多少时间,当阿义再度清醒过来时,发觉己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他一骨碌从床上坐起,一眼就瞥见房间里多了样东西,使他不由地怔住了。

    这是座男性的全身裸体石膏像,比真人稍大,雕塑的技巧并不高明,看上去有点粗制滥造的感觉。

    阿义自己几乎成了石膏像,幸好女猫王临时改变主意,把他用“哥罗方”昏迷了送回来。可是他不明白,女猫王为什么还送了这座巨大的石膏塑像?

    他忙不迭下了床,上前定神一看,想不到这座石膏像的脸型竟然酷似石坤!

    突然之间,一个可怕的意念涌现出来,难道石坤已遭毒手,被塑成了石膏像?

    这一惊非同小可,吓得他顿觉张惶失措起来。

    昨夜他被那只大黑猫抓伤,随即失去知觉时,石坤正逼着那少妇上楼,进了卧房,欲以特别的报复方法,在那女人身上发泄被鞭挞之恨。

    连阿义都着了“黑猫党”的门道,石坤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大老粗,还能比他更机警不成?

    毫无疑问,石坤一定也落在“黑猫党”手里,而且不幸遭了毒手,被塑成了这座石膏像!

    阿义不禁惊怒交加,全身机伶伶地连打了两个寒颤,一股怒火从心里升起,使他顿觉血液沸腾,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爆炸开来。

    他与石坤虽不是割头换颈的生死之交,毕竟在一起共过难,也吃过苦头,更在一起分享过苦中作乐的情趣。

    然而,现在石坤已变成了一座石膏像。这种残酷的死法,无异是把一个活生生的人活埋在土中!

    难道“黑猫党”此举,是在以石坤杀鸡儆猴,对阿义的一种威胁?

    阿义一向最重义气,目睹石坤的惨死,面对石膏像,足足凝视了十分钟,终于咬牙切齿地恨声说:“老石,我若不为你报仇,就誓不为人!”

    悲愤欲绝之下,他立即冲出了房。

    阿义一心要为石坤报仇,去向“黑猫党”算帐,于是独自赶到了侍卫街来。

    现在已是下午两点,距离他被大黑猫抓伤,随即昏迷不醒,已然将近整整十个小时。

    女猫王在决定放走他时,曾说要他回去考虑考虑,如果对二十万比索,或者更大的代价发生兴趣,就随时来侍卫街,她们自有办法跟他取得联络,但却又未加说明,如何才能找到她们。因此他只好满街乱转,主要的是暴露目标,希望被“黑猫党”发现他。

    不过,他此刻并非为重酬而来,而是决心要为石坤报仇!

    这时他忽然想到,石坤既已遭了毒手,那么姓罗的少妇?

    念犹未了,突见迎面而来四名年青女郎,她们分别穿着白色、粉红、淡黄及浅青色的紧身裤。上身一律是模仿男式的大花衬衫,长及大腿,看上去颇为洒脱、俏丽。

    每一个女郎均戴着式样不同的草帽,最流行的花宽边太阳眼镜,并且各挂一只长肩带的漂亮手提包。

    这四个丰姿绰约的女郎,简直是在招摇过市,她们所经之处,立即引起行人的注目。尤其是一些好色之徒,更是对她们垂涎欲滴。

    阿义则不然,他仿佛是冤家路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因为在他看来,这四个故意引人侧目的女郎,很可能即是“黑猫党”的猫女!

    他索性停了下来,站在街边,准备等她们走过来向他打招呼。

    不料四个女郎迎面走来,竟连看都未看他一眼,就从他面前走了过去。

    阿义颇觉意外,也大感失望,但仍不死心,立即亦步亦趋地跟在了她们后面。

    跟了一段路,其中一名女郎似已觉出被人跟踪,突然回过头来瞥了他一眼,随即向身旁的女郎轻声说了两句什么。

    那女郎也把头一回,状至不屑地瞪了阿义一眼,向先发现被跟踪的女郎说了声:“神经病!”

    阿义听在耳朵里,被她们讥笑为神经病,已觉面红耳赤,大概是被她们当成为在盯梢的色狼吧?

    正在越趄不前之际,突有一辆轿车驶来,在他身边停下了。车门一开,迅速下来两名西装革履的大汉。他们的右手都插在上装口袋里,而且凸起一块,使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手里握着手枪。

    阿义暗自一怔,两名大汉已上前,一左一右,把他夹在当中。

    一名大汉冷声说:“对不起,我们马老板在车上,想跟你说几句话!”

    阿义瞥了他们一眼,毫不在乎地说:

    “他是你们的老板,可不是我的老板,别在我面前端架子,有话就自己下车来跟我说!”

    两名大汉正待发作,姓马的已下了车,他似乎不愿当街闹事,以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阿义昨夜在那秘密赌场里,已经见过这位主持人,想不到这家伙居然亲自出马了,大概事态很严重吧。

    常言说得很好,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位姓马的倒不像两名大汉那样盛气凌人,他走到阿义面前,居然很礼貌地把手一伸说:“张兄,我们又见面了……”

    阿义并不把手伸出,冷漠地说:“对不起,有话就快说吧,我还有事!”

    姓马的表情很尴尬,收回了伸出的手,皮笑肉不笑地说:“好吧,我不想耽搁你太多时间,据说昨夜你们把罗小姐带走了,到现在还没有放她回去,所以……”

    “所以向我来要人?”阿义把眼皮朝他一翻。

    姓马的仍然是那副笑里藏刀的嘴脸,强自一笑说:“我知道罗小姐没跟你在一起,只希望你告诉我们,姓石的把她弄到哪里去了?”

    阿义灵机一动,随机应变地说:“那你可真问对了人,我也正在找石坤呢!”

    “不见得吧?”姓马的说:“昨夜我得到消息后,曾派人分头去追寻。结果有一批人赶到金博士的别墅去,发现我们的旅行车和你骑的摩托车都在,足见你们曾劫持罗小姐去过那里,可是搜遍了整个别墅却不见一个人影。因此我只好派了几批人,分别留守在别墅里,以及你和石坤住的地方附近。直到一个小时之前我才接到报告,听说有两个女人,带了批搬运夫,运了两只大木箱到你住的地方去。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他们才带着木箱拆卸成的木板离去……”

    阿义心里有数,知道那两只大木箱,一只装的是石膏塑像,另一只装的就是他自己。于是,他“噢?”了一声,迫不及待地问:“那批人离开之后,你们没进去看看?”

    姓马的摇摇头:“没有,他们只是奉命在附近暗中监视,并未发现你回去,所以不敢擅自行动,立即打电话向我报告。我一接到消息,就亲自赶去,没想到我的车刚到附近,却发现你从里面出来……你是几时回去的?”

    阿义突然忿声说:“老实告诉你吧,昨夜我们和那位罗小姐,都落进了‘黑猫党’的手里。除了我侥幸被释放回来之外,石坤已遭了毒手,罗小姐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啦!”

    姓马的惊问:“怎么回事?”

    阿义怒哼一声,痛恨地说:“我现在就是要找到‘黑猫党’,弄清楚她们为什么向石坤下这种毒手!”

    姓马的沉思一下,忽问:“这么说,你是真不知道罗小姐的下落罗?”

    阿义断然说:“我并不需要知道她的下落!”

    “好吧!”姓马的沉声说:“只要确定她落在‘黑猫党’手里,我们总有办法把她找到的!”

    说完,他向司机一使眼色,便带着两名大汉上车疾驶而去。

    经这一耽搁,阿义再找那四名女郎,却也不知她们的去向。

    他急步追至街头的转角处,眼睛向左右一扫,仍然不见她们的人影。就这片刻之间,四个女郎怎会突然消失无踪了呢?

    虽然他无法确定,那四个风姿绰约的女郎,究竟是不是“黑猫党”的猫女。但除了她们之外,这条街上并未发现更能引起他注意的目标。

    秘密赌场方面既在分头找寻姓罗的女人,足见她已失踪,而那女人是跟石坤在一起的,石坤已被塑成了石膏像,她还能侥幸免于难?

    阿义并不关心那女人的死活,一心一意只想找到“黑猫党”,为惨遭毒手的石坤报仇!

    最使他感到痛恨和感慨的是,石坤对一切毫不知情,仅不过是为了想从中获得一点报酬,出面促成这件事而已。结果到手的钱还没有机会花用,就惹上了杀身之祸。

    “黑猫党”的目的,是要知道金维达夫妇的下落,既已释放回了阿义又何必对石坤下这毒手?

    阿义的情绪从未像此刻这样激动过,即使是那次替人出面排解纠纷,当众以弹簧刀戳穿自己的手掌,也能保持着冷静。可是,现在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恨不得立即找到女猫王,跟她拼个你死我活,甚至不惜同归于尽!

    然而,除非“黑猫党”主动跟他接触,他却不知道满街的女人,哪一个才是猫女。因此他无可奈何,只有等待对方发现目标,毫无其他的办法。

    这条小街是马尼拉的商业中心,沿街两侧全是大商店、银行、戏院、办事处及餐馆等。在一世纪前,西班牙总督经常经过这条街,巡视全街。每天总督的侍卫队在前引导,市民夹道高呼Esoorti(即侍卫),表示总督就要来了,因而使这条小街获得了现在的街名。

    阿义对整个马尼拉的大街小巷,可说是了若指掌,知道整条侍卫街都是做正经生意的商家,根本不可能有地方容“黑猫党”利用来藏身。

    不过女猫王既表示只要阿义随时来这条街上走走,她就有办法跟他取得联络,自然是早就派人等候在侍卫街了。

    那么刚才的四个妙龄女郎,究竟是不是猫女呢?

    难道是发现他被姓马的拦在街边,不敢贸然暴露身份,所以赶快溜之大吉了?

    阿义从街头走到街尾,再从街尾走到街头,来回走了两遍,仍然未见任何人上前跟他搭讪。

    这十多小时里,他滴水未进。街虽不长,来回走了两趟顿觉又饥又渴起来。尤其满腔怒火,加上心情烦躁,使他终于按捺不住,忿然离开了侍卫街。

    他雇车来到经常去的小酒吧,要了瓶啤酒解渴。

    酒吧里上午的生意很清淡,整个酒吧里没几个人,酒娘们闲得无聊,都在角落的卡座里打盹,以便养精蓄锐,等到晚上好多赚几杯酒钱。

    一名不知趣的妖艳吧娘,居然走过来搭讪:“小张,干嘛愁眉苦脸的,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事?请我喝一杯吧,让我替你……”

    不料话犹未了,已被阿义手一挥,怒斥:“滚开!别来烦我!”

    吧娘吓得一怔,只好耸耸肩赶快走开。

    阿义心烦意乱,撵走了吧娘之后,似觉啤酒喝得不过瘾,立即吩咐酒保送来双杯份的威士忌。

    一杯接一杯,连他自己都记不得喝下了多少杯,最后他终于喝得酩酊大醉,付了帐,踉踉跄跄地走出了酒吧。

    酒能乱性,也能暂时使人麻醉,浑忘一切烦恼。男人喝醉了酒,只有两种方法发泄情绪,不是大吵大闹发酒疯,就是找女人。

    阿义从未真正醉过,所以他不曾借酒装疯。

    但他今天是想借酒浇愁,结果真正的喝醉了。而他生平第一次喝醉,却想到了找女人去发泄!

    刚想到女人,忽觉一股浓香沁入心肺,同时臂弯里伸出一条女人的手臂,挽住了他的臂膀。

    他侧转头来,用力睁开几乎合拢的眼睛一看,发现挽住他的是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娇艳女郎。

    尽管他的视线已模糊得迷迷茫茫地,仍能觉出这女郎很面熟,似乎曾在什么地方见过,但他一时无法记忆起来。

    难道遇上了猫女?

    不会吧,他这时是酒醉心明,认为这女郎绝不是猫女,因为他根本没见过猫女的庐山真面目,绝不可能有面熟的感觉。

    “你,你是谁?……”阿义醉态毕露地问她。

    女郎笑而不答,一招手,便见一部轿车驶来,停在他们面前。

    阿义又问了一句:“你带我上哪里去?”

    女郎嫣然一笑,开了车门说:“带你去好地方!”

    “好地方?哈哈……”阿义突然狂笑起来。

    他已毫无主见,任由女郎把他扶上车,立即风驰电掣而去。

    一个急转弯,顿使他坐不稳,身体一侧倒在女郎的身上,竟然呼呼大睡了。

    迷迷糊糊中,阿义不知被载到了什么地方。

    他是生平第一次喝醉酒,而且是真的醉了。能够尝尝醉的滋味倒也不坏,可是他不该在这种时候醉倒。

    更糟的是,他根本不知道醉后发生了些什么事,完全处于被动之下,任凭那女郎的摆布……

    当酒意逐渐消失时,他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如同置身在一片白茫茫的浓雾弥漫中。

    但他随即分辨出这不是雾,而是满屋的水蒸气。

    实际上他是躺在一床垫着厚厚的海绵,包以皮面的按摩台上。全身衣服又被剥了个精光,仅在腰部以下,搭盖着一条大浴巾。

    而这时按摩台的两旁,一边站了个身穿比基尼泳装的女郎,正在用她们纤纤玉手替他服务,作全身按摩。

    按摩是一种享受,并且能帮助醒酒,更比全身涂上石膏舒服多了。

    可是阿义却不懂得享受,他突然挺身坐起,出手如电地一把一个,抓住了两名女郎的手腕,厉声喝问:“说!这是什么地方?”

    两名女郎出其不意地一惊,不禁失声惊呼起来。

    房外把守的人顿时被惊动,立即冲进来两名,见状忙不迭拔枪制止:“不许动,放开她们!”

    阿义只好放开手,吓得两名女郎赶紧退开一旁。

    一名大汉使了个眼色:“你们出去吧,通知卡洛斯先生一声,就说他醒了。”

    “是!”两名女郎狠狠瞪了阿义一眼,才匆匆出房而去。

    另一大汉取来阿义的衣服,朝按摩台一丢,吩咐说:“快穿上!”

    阿义挪身下了按摩台,刚把衣服穿上,便见一个满头蜷发,肤色黝黑的菲籍中年壮汉走了进来。

    他一眼就认出,昨夜曾在那秘密赌场见过这家伙,当时是跟姓马的坐在一起,全神贯注在从荧光幕上监看整个赌场的情形。

    “我叫卡洛斯,”他操着生硬的华语说:“中国话说的不太好,请别见笑。”

    阿义心知这里不是秘密赌场,就是那私人俱乐部,于是不动声色地说:“那倒不用谦虚,只要我能听得懂就行了!”

    卡洛斯笑笑说:“本来一切是由马先生全权负责,不须要我过问的。不过,我发觉他的办事能力很差,所以不得不由我出面,用我的方式,把你找来谈谈……”

    阿义不屑地说:“是吗?我们有什么可谈的!”

    卡洛斯又笑了笑,说:“你这个人比较干脆,不喜欢拖泥带水,现在我愿以十万美金的代价,请你帮忙找到金博士夫妇,你认为这笔交易值得考虑吗?”

    十万美金对阿义来说,几乎等于天文数字,但他却无动于衷,置之一笑说:“想不到你们的价码越抬越高了,可惜我对你们的要求爱莫能助,否则倒真想发这笔横财呢!”

    卡洛斯的笑容消失了,忿然说:“张先生,我知道‘黑猫党’已找过你,并且答应给你相当代价。我虽不知确实的数字,但我敢断言她们的话不一定能兑现,而我却是当场兑现。只要你点一点头,马上先付一半,其余的等找到他们就全部付清。除此之外,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不但可以享受这里的一切,将来更能得到十倍以上的收获!”

    “加入你们的秘密赌场?”阿义状至不屑地问。

    卡洛斯居然也以不屑的口气说:“赌场算得了什么,就算把整个赌场交由你主持,那也没多大出息!”

    阿义趁机问:“那你要我加入什么?”

    卡洛斯却卖起关子来:“目前还不便告诉你,如果你有诚意,到时候自然会知道的。现在我只能打个比喻,用那个赌场跟我要你加入的相比,等于是小巫见大巫,这样说你总该明白了吧!”

    其实阿义己听女猫王说过,有关那庞大秘密组织的情形。他既不是科学家,又不是技术人员,要他加入能派什么用场?这家伙分明是在乱开空头支票,企图驱使他入壳罢了。

    阿义正想趁此机会,从这家伙口中探听出些什么,忽见一名穿比基尼泳装的女郎进来,向卡洛斯附耳轻声嘀咕了几句。

    卡洛斯微微点了下头,等那女郎出了房,始说:“我去接个电话,你不妨先考虑考虑,回头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

    说完,他又轻声交代了两名大汉,才径自走了出去。

    阿义在两名大汉的枪口监视下,一时也想不出脱身之计,他这时真后悔,不该喝上那么多酒,以致误了大事。

    本来他去侍卫街,是打算撞上猫女们,带他去见女猫王,以便当面向那女人兴师问罪,逼她对石坤的惨遭毒手还出个交代。

    结果没发现“黑猫党”的形踪,倒被姓马的跟踪而至。

    他也不知道那四个招摇过市的女郎,究竟是不是猫女,或者是为了发觉他被姓马的跟踪,才不便暴露身份。

    总之,最后他不该去喝酒,而且喝得酩酊大醉。

    酒能误事,这话确实一点不假,如果当时他不去买醉,而耐着性子在侍卫街多走两趟,说不定猫女会出现呢。

    现在后悔也无济于事,必须设法脱身离开这里,再赶到侍卫街去撞撞看。因为女猫王说过,他随时都可以去,并未指定时间。

    这两个虎视眈眈的大汉倒不难打发,阿义根本不把他们放在心上,只怕外面戒备森严,不容易闯得出去。

    就在他暗自盘算,蠢蠢欲动之际,忽见一名大汉,提着救火的太平斧闯了进来。

    这家伙来势汹汹,一言不发,只把眼光一扫,发现了阿义站在按摩台旁,就冲过去举斧向他当头劈下!

    阿义一闪身,避了开去,使那家伙一斧劈空。“咚”地一声,劈在地板上。

    两名大汉顿吃一惊,忙不迭向前将他执住,喝问:“这是干嘛?你疯啦!”

    那家伙已形同疯狂,两眼发红,额上根根青筋直冒,怒声大喝:“我大哥背上挨了这小子两刀,从昨夜到现在还昏迷不醒,今天我非跟这小子拼了不可!”

    两名大汉为了尚要监视阿义,以致无法使出全力抓紧这家伙的胳臂,被他奋力双臂齐甩,推得他们踉跄倒退了几步。

    斧头劈进地板很深,阿义趁那家伙连拔两次尚未拔起,突然把心一横,来了个先发制人。

    他是以玩狠出名的,狠劲一发,千军万马也阻挡不了。只见他冲上前来,飞起一脚,狠狠地踢上那家伙的小腹部位。

    “哇!……”那家伙惨叫一声,撒手放开了斧头,双手急捧小腹蹲了下去。

    阿义毫不客气,再补上一脚,踹得那家伙倒在地板上,痛得捧着肚子满地乱滚。

    两名大汉欲阻不及,不禁惊怒交加,急以枪口对着阿义喝令:“不许动!”

    阿义充耳不闻,猛用双手拔起太平斧,回身就向两名大汉挥斧攻去,逼使他们连连后退。

    他们既不敢贸然开枪,又慑于小子阿义的狠名,眼看他来势太猛,锐不可挡,吓得惊慌失措起来。

    一名大汉总算想到了求援,向外大声呼救:“快来人呀!……”

    阿义从昨夜到现在,接连几次落在“黑猫党”与这帮人手里,虽然被石膏涂在身上,实际上并未损伤一根汗毛,也未吃到苦头,但心里憋足了气。

    现在他已横了心,决定要出出气,让这批家伙知道他不是好惹的。否则,老虎不发威,还把他当成了个病猫呐!

    一时怒从心头起,他根本不管对方敢不敢开枪,挥动利斧就连连猛劈,那股勇猛之劲,简直像“水浒传”里的黑旋风李逵,“三国志”中的猛张飞!

    两名大汉吓得魂不附体,眼看阿义已逼近,退又无处可退。到了这生死关头,他们也顾不得什么命令不命令了,突然双双举枪齐发。

    阿义看准了他们只是鸣枪示威,虚张声势,不敢当真射击目标。因此他毫不在乎,突闻“呼——”地一声,利斧竟脱手飞去。

    这一斧掷来,劈进了墙壁,牢牢地嵌住,距离两名大汉的头部不及半尺!

    两名大汉惊出了一身冷汗,两腿一软,居然背靠墙壁滑坐了下去。

    阿义在掷出利斧的同时,早已奋不顾身地扑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了一名大汉手里的枪。

    另一名大汉忙不迭自动丢下了枪,举起双手:“请别开枪,饶,饶我一命……”

    直到这时候,卡洛斯才带着几名大汉赶来,闯进来一看,只见阿义已以枪口对准了他。

    这家伙一看情势不妙,掉头就想夺门逃出,但阿义已经扣动扳机“砰”地一响,一发子弹疾射而出,射在了门的磨砂玻璃板上,“哗啦啦”地击了个粉碎!

    卡洛斯魂飞天外,吓得不敢动了。

    他只好阻止其他的人进入,举起双手回过身来,张目一笑说:“张先生,我们有话好说,何必……”

    阿义怒哼一声说:“哼!我要不动手,早就让斧头劈了!”

    卡洛斯眼光一扫,这才发现那倒在地上呻吟不绝的大汉。他心里似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禁惊怒交加地说:“我以人格保证这不是我授意的。这家伙居然敢擅自行动,冒犯了张先生,现在可以任由你对他如何处置!”

    阿义置之一笑,轻描淡写地说:“让我处置他,我倒懒得动手了,反正他已挨了我两脚!”

    卡洛斯忙陪笑脸说:“凭张先生的名气,自然不会跟这种人计较,张先生既然不屑动手,回头就交由我们发落吧!”

    阿义站了起来,走向门口说:“那么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卡洛斯急说:“我们的事还没谈出结果……”

    “抱歉!”阿义说:“你们已经耽误了我的正事,现在我得先去找‘黑猫党’,完事以后才轮到你们!”

    卡洛斯诧异地问:“你知道她们在什么地方?”

    阿义冷声说:“我当然无法找到她们,但她们可以找到我!”

    卡洛斯犹豫了一下,忽说:“其实你真找她们,我倒知道去哪里找……”

    “哦?”阿义迫不及待地追问:“你真的知道?”

    卡洛斯微微把头一点说:“刚才是马先生打来的电话,他已遇上了黑猫党的人。女猫王要跟我们当面谈判,所以我得立刻赶去。”

    阿义不禁心里暗喜,当机立断说:“好,我跟你一起去!”

    卡洛斯面有难色地说:“我们还不知道女猫王要谈什么,你跟我一起去,是否……”

    阿义断然说:“我不影响你们的谈判,等你们先谈完了,我再跟女猫王解决我们之间的事!”

    卡洛斯看出他执意甚坚,而且手里又有枪,终于无可奈何,勉为其难地同意了。

    女猫王约定的地点,是在圣地牙哥堡。

    这古堡如今已是一片废墟,过去曾作为防守马尼拉的重要堡垒,也曾用作囚犯集中营。日本占领时期,更把这地方作为秘密机关,建有刑讯室及地牢,被人视为地狱般的恐怖之地。

    因为凡是被送到这里来的,无论男女老少,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去!

    姓马的早已把车停在附近,但他们连司机在内,一共只有四个人,不敢贸然进入古堡废墟。

    等到卡洛斯偕同阿义带着十几名大汉,分乘三辆轿车及旅行车,浩浩荡荡地赶来,声势才为之一壮。

    但姓马的发现阿义也跟了来,而且亦步亦趋地紧跟着卡洛斯,不禁颇觉诧异和意外。

    他跟卡洛斯以英语对答了几句,似已了解情况,便不再多问,领着大家一起进入古堡废墟,只留两名大汉守着车子。

    卡洛斯边走边问:“女猫王还没到吧?”

    姓马的回答说:“我们已来了将近半个小时,尚未发现附近有任何动静,大概……”

    正说之间,突见古堡里闯出个猫女打扮的女郎,振声招呼说:“我们已候驾多时,请进古堡来吧!”

    姓马的暗自一怔,想不到黑猫党早已严阵以待,而他却浑然未觉,以为人家还没来呢!

    他急命一部分人散布在外,只带着四名大汉,偕同卡洛斯和阿义,硬着头皮走向古堡。

    其实这座古堡已是断垣残壁,墙不足以避风,顶不足日晒雨淋,只是保留着原来形状的一个空架子,形同罗马废墟上的古迹。

    进入古堡一看,果然十几名猫女早已严阵以待,散布在四面八方。

    一堵横墙的缺口处,威风凛凛地站着个与猫女一式打扮的丽人,右脚踩在缺口上,头上比别人多戴一顶后冠,显然她就是“黑猫党”的首领女猫王。

    她大概早已等得不耐烦了,劈头就说:“你们的动作真慢,我们已经来了快一个小时!”

    姓马的只好上前表示歉意:“很抱歉,因为你指定非卡洛斯先生亲自来不可,我必须先以行动电话联络上他……”

    女猫王忽然发现了阿义,诧然问:“怎么还有人来凑热闹的?”

    阿义强自忍住满腔怒火,不愿立即发作,冷冷地一笑说:“难道我不受欢迎。”

    女猫王没有答话,向姓马的说:“我们最好节省时间,现在就开始谈判吧!”

    姓马的老奸巨猾,故意装出莫名其妙地说:“我们双方虽然都在找金博士夫妇,但谁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更不可能是在你们或我们手里,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谈的?”

    女猫王笑笑说:“我们打算撒手退出了,这值得一谈吗?”

    “哦?”姓马的诧然问:“你的意思是说,你们不打算再找金博士夫妇了?”

    女猫王从容不迫地说:“如果不出我所料,他们一定是因为知道我们追踪而至,才不得不故布疑阵,吓得躲了起来。只要我们一天不离开此地,他们就绝不敢露面。所以你们要想找到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我们离开马尼拉!”

    姓马的皮笑肉不笑地说:“要你们退出,大概不是这么简单,总有点条件或代价吧?”

    “当然!”女猫王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已追踪了他们两年,不能白忙一场,所以必须有五百万美金,我们才能离开此地!”

    姓马的顿吃一惊,说:“五百万美金,你是在开玩笑吧?”

    女猫王却一本正经地说:“一点也不是开玩笑!据我所知,有人曾替他们在瑞士银行存进一千万美金,这笔钱始终没有动过。如果你们付我五百万美金,只要找到他们,就可逼他们交出那笔存款,实际上你们毫无损失!”

    姓马的强自一笑说:“这个算盘把我都打糊涂了,就算能找到他们,逼他们交出那笔存款,但我们已先付给你们了,那我们还落个什么?”

    女猫王冷冷地说:“比钱更有价值的是金博士,以及他手里的一批机密资料。这两样对我毫无用处,可是有人却看成了无价之宝,而且迫切需要呢!”

    姓马的不置可否地说:“其实我们也只不过是受人之托,收取的代价有限,仅及你开价的五分之一。至于金博士和他手里的什么资料,究竟有多大价值,我也不太清楚……”

    女猫王突然向卡洛斯一指说:“这位是你们的中间人,他代表对方,总该清楚吧!”

    卡洛斯只好挺身而出,不动声色地说:“听你的口气,是否已经知道了一切?”

    “当然,”女猫王说:“我不但知道一切,只要在此地待上半个月,我甚至有把握可以查出基地在什么地方!”

    卡洛斯暗自一惊,力持镇定说:“既然如此,万一我们付了你五百万美金之后,而你却贪得无厌,继续不断向我们……”

    女猫王接口说道:“钱一到手,我们马上就离开此地!”

    卡洛斯摇摇头说:“那有什么用,你们随时可以卷土重来呀!”

    “难道要我提出什么保证?”女猫王忿声问。

    “那倒不必,”卡洛斯说:“其实我也作不了主。不过,据我的看法,你们既知道了一切,五百万美金可能有人愿意照付,但人家不能没有后顾之虑,所以最好的办法是‘黑猫党’整个加入他们。这么一来,不但双方不必彼此顾忌,而且一旦携手合作,将来更可以大展鸿图哩!你认为我这建议如何?”

    女猫王沉思了一阵,霍然心动说:“好,只要条件合适,这倒可以考虑。不过,五百万美金必须先付!”

    卡洛斯振奋说:“钱我相信不成问题,等我跟他们取得联络后,很快就会给你答复。”

    阿义早已按捺不住了,忽问:“你们的事,谈完了没有?”

    女猫王坦然冷笑说:“你别神气,现在我已不需要再找金博士夫妇,根本就用不着你了!”

    卡洛斯接口说:“这小子对我们也毫无用处,留着是后患,干脆……”

    他的话犹未了,已被阿义猛地一把推了开去。

    几名大汉欲阻不及,只见阿义霍地拔出手枪,奋不顾身地扑向了女猫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