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香槟女郎 > 7、火拼

7、火拼

    进了房,把房门关上,郑杰才替她们介绍,关于白莎丽的一切,赵家燕已经知道了。而白莎丽对赵家燕却一无所知,因此从她的脸上浮起了一个问号,似在怀疑郑杰与这女郎之间的关系。

    但她不便贸然当面问他们,只好暗自纳闷着。

    白振飞和伍月香尚未回来,无法知道他们去见程宏的情形,因此郑杰决定立即赶到水晶宫夜总会去。

    “那我怎么办?”白莎丽急了,忧形于色说:“我身上的油漆还没弄掉,你得先想办法找点汽油呀!”

    郑杰灵机一动说:

    “我没有时间了,让赵小姐留在这里,这差事交给她吧!”

    然后把在大厦里夺自那大汉的手枪,交给了白莎丽,以防万一,随即独自匆匆的离去。

    这时候,水晶宫夜总会己开始营业,表面上与往常一样,毫无异状,谁也看不出各处都在暗中严密戒备,空气相当的紧张。

    可是这种外弛内张的情况,井没有影响到夜总会的生意,由于香槟皇后的选举即将在这里举行,一般旧友新知为了捧场和好奇,均趋之若鹜。使得桌位早已抢订一空,迟来的只好向隅了。

    照说开夜总会的老板,谁不希望生意兴隆?遇上这种场面,应该是笑逐颜开,乐不可支才对。

    只有程宏与众不同,他真希望今夜门可罗雀,相安无事地度过去。

    此刻他正在后面地下室的酒窑里,亲自审讯伍月香送来的那家伙。

    白振飞和伍月香也在场,他们不便喧宾夺主,只好站在一旁保持缄默,仿佛置身事外地冷眼观看。

    审讯己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但这家伙倒是个守口如瓶的狠角色,无论他们用任何酷刑,他都咬紧了牙关,始终不发一言!

    程宏正在怒不可遏之际,忽见侍者总领班赵彬急急走来报告:

    “程老板,庄大爷带着一批人来了!”

    程宏并不觉得惊奇和意外,因为他已亲自登门拜访过对方,并且双方更同意了合力对付香槟总部。

    此刻庄德武突然亲自带了大批手下来这里,也许是怕今夜香槟总部会来采取行动,特地赶来助阵的吧!

    程宏只好暂时停止审讯那家伙,交代了一番,又向白振飞和伍月香告个便,偕同赵彬匆匆离开了地下室。

    来到经理室,只见十来个大汉守在门口,庄德武则与四名保镖在里面等着。

    程宏一走进去,庄德武就霍地把脸一沉说:

    “程兄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真能沉得住气,一点也不紧张,居然照常营业。要是换了兄弟,今晚早就关门大吉啦!”

    程宏尚未听出他的话中有刺,置之一笑说:

    “这不过是让对方知道,兄弟绝不是轻易就能吓唬住的罢了,否则岂不是更助长了对方的气焰?”

    庄德武冷冷地说:

    “我看程兄大概是有恃无恐吧!”

    程宏察言观色,终于觉出对方的神色和语气之间,似乎不大对劲,不禁诧然问:

    “庄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庄德武这才直戴了当地说:

    “程兄别跟我来这一套了,兄弟也是白手起家,在吉隆坡赤手空拳打出天下来的。空手来也能空手去,根本算不了什么。程兄如果真有意思东山再起,你是老前辈,只要吩咐一声,兄弟绝对礼让。但必须做得光明磊落,勾心斗角的把戏最好少来!”

    程宏不由地怒问:

    “庄兄,请你说话有点分寸,这种无中生有的谣言,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庄德武嘿然冷笑说:

    “事实摆在眼前,程兄又何必否认?而且兄弟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如果程兄确有此意,兄弟非但愿意礼让,并且保证绝对全力支持。”

    程宏气得脸色发青,怒形于色说:

    “哼!兄弟要是留恋江湖,就不会退出来了,今天就更轮不到你姓庄的在这里算上一号人物啦!”

    庄德武皮笑肉不笑地说:

    “这倒是事实,当初要不是程兄让步路,退出圈子外,兄弟哪有机会混出头。所以嘛,兄弟能有今天既是程兄的赏赐,只要是程兄真想东山复出,兄弟哪有不退让之礼哦!”

    程宏已忍无可忍,勃然大怒说:

    “庄德武,你带了大批人马来这里,是故意无理取闹,还是存心找麻烦?”

    “兄弟可没这个胆子!”庄德武说:“但我这老粗喜欢明来明往,不愿意受人愚弄,更不愿被人暗中摆布。所以特地来把话说清楚,希望程兄别把我当三岁小孩!”

    程宏怒问:

    “你凭什么一口咬定兄弟想东山再起?”

    庄德武断然说:

    “兄弟有真凭实据。”

    程宏怒不可遏地说:

    “好!你既有真凭实据,就请拿出证明来,否则就得还出个交代!”

    “当然!”庄德武有恃无恐地说:“兄弟有现成的人证,随时可以当面对质!不过兄弟倒有点怀疑,程兄如果真有意重振声威,值此用人之际,又何必自相残杀,向王老二下毒手呢?”

    程宏铁青着脸说:

    “什么?你居然认为王老二是死在我手里的?”

    庄德武冷哼一声说:

    “否则就是他根本没死,是你老兄在故弄玄虚!”

    程宏盛怒之下,当即吩咐恭立一旁的赵彬:

    “去把那只小木箱拿来,让这位庄大爷看看!”

    “是!”赵彬领命而去。

    程宏忽然冷静下来说:

    “庄兄,我想无风是不会起浪的,你绝不至于空穴来风,亲自到这里兴师问罪,也许是中了别人的离间之计。所以我们现在最好彼此都冷静些,请问你所说的证人是谁呢?”

    庄德武回答说:

    “程兄自己心里有数,何必明知故问!”

    “好吧!”程宏忿声说:“只要你能提出人证来,当面指出这是我玩的把戏,兄弟就绝不说第二句话了,情愿背这个黑锅。不过我也有个人证,可以证明我在离开庄兄那里后,准备到停车场去取车的时候,几乎被人暗算把命送掉了,这难道也是兄弟玩的把戏?”

    庄德武怔了怔问:

    “程兄的人证在那里?”

    程宏沉声说:

    “等赵领班把木箱取来,让庄兄先看过王老二的那颗脑袋,证实兄弟不是故意做弄玄虚之后,我再把人证叫来当面对质。”

    庄德武点点头,表示同意,实际上他这时也有些怀疑起来,无法确定郑杰说的话是否可靠。

    如果确有其事,一旦抓住了程宏把柄,凭他庄德武在当地的实力,不但足以粉碎这老家伙的阴谋。更可趁机大大地敲他一笔,否则绝不甘休。

    庄德武之所以亲自带了人马到这里,心里就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因为这是个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否则他就师出无名,没有理由重重敲程宏一笔了。

    可是,万一根本没这回事,而程宏又确实是遭受香槟总部的威胁,这个局面又如何收拾呢?

    他要不给程宏一个交代,这老家伙也不是好惹的!

    虽然程宏早已退出黑社会的圈子,但他真要恼羞成怒起来,凭着昔日的关系,以及如今的社会地位,随时可以招兵买马,跟庄德武分庭抗礼。

    那样一来,虽不知鹿死谁手,却无异形成个对峙之势。正好让香槟总部那秘密组织有机可乘,成了鹬蚌相争,被渔翁得利了。

    就在他暗自担心之际,赵彬已捧了只木箱进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他们面前地上。

    程宏神色肃然地说:

    “庄兄,请自己动手,揭开来看看吧?”

    庄德武犹豫了一下,始蹲下身去,把箱盖揭开,眼光一接触箱内那颗血淋淋的人头,顿使他惊得倒吸一口凉气。哪还敢仔细查看,忙不迭放回箱盖,站起来说:

    “不必看了,我相信这一定是王老二的脑袋,但却不知他是死在谁的手里?”

    程宏冷哼一声,径向赵彬吩咐:

    “把这木箱送回去,顺便请那位伍小姐和白先生来这里!”

    “是!”赵彬恭应一声,把木箱捧起就往外走。

    不料外面正好有人一头闯进来,跟他撞了个满怀,使他被撞得踉跄连退,一个失手,木箱脱手掉了下去。

    箱盖摔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滚了出来,庄德武定神一看,认出赫然就是王盛鑫的脑袋!

    而那冒里冒失闯进来的家伙,吓得惊呼一声:

    “啊……”一时瞠目结舌地呆住了。

    程宏不由地怒问:

    “你是什么人?”显然他并不认识这家伙。

    庄德武却发觉这家伙是他的手下,也就是留守在大厦里的三名大汉之一,不禁厉声喝问:

    “小梁,谁叫你跑到这里来的?”

    这家伙忙不迭走到庄德武面前,向他附耳轻声说:

    “那一男一女跑掉啦!”

    庄德武的脸色突变,惊怒交加地问:

    “你们几个饭桶是干什么的?”

    这家伙垂头丧气地回答:

    “我们守在客厅里,忽然听见那女的在房里喊救命,就赶快冲进去查看。不料刚冲进房,发现朱良伏在床上,捆着的那对男女已不见了。就在那时候,冷不防那女的从背后扑来,用瓷瓶灯座把老高砸了个头破血流,昏倒了下去。我还没来得及回身,又被那男的用枪制住,逼问庄大爷去了哪里,然后就用枪柄把我击昏。等我清醒过来时,发现朱良和老高还昏迷不醒,那两个男女已不知去向,我只好马上赶到这里来……”

    庄德武气得脸色铁青,怒骂一声:

    “都他妈的是饭桶!”挥手就是一巴掌,掴得那家伙七荤八素,踉踉跄跄地冲跌开去。

    程宏已听出了眉目,幸灾乐祸地笑问:

    “怎么?庄兄的两个人证跑了?”

    庄德武怒形于色说:

    “那就看程兄的人证吧!”

    程宏等赵彬把人头捧回了木箱盖上,遂说:

    “快请伍小姐和白先生来一下。”

    庄德武忽然若有所悟地问:

    “那位伍小姐是不是叫伍月香?”

    “你怎么知道的?”程宏意外地一怔。

    庄德武嘿然冷笑说:

    “哼!跑掉的那对男女,跟她就是一伙的,我怎么会不知道!不过这倒妙了,他们有两个是我的人证,一个却是程兄的人证。”

    程宏置之一笑,忽问:

    “庄兄那位女人证,可是叫白莎丽?”

    庄德武冷冷地回答:

    “程兄当然知道她是谁,何必明知故问!”

    程宏突然哈哈大笑说:

    “妙!妙!妙!这真是妙极了,刚才那位伍小姐和白先生,跑到这里找我,说是他们的一个同伴叫白莎丽的,因为跟踪企图暗算我的两个家伙,很可能是发生意外,落在了香槟总部的手里。希望我能设法查出那秘密组织的‘窝’来,结果没想到她竟落在了庄兄的手里。如果兄弟也像庄兄一样的多疑,喜欢捕风捉影,胡思乱想的话,大概也会疑心那两个暗算我的家伙,就是庄兄的人了吧!”

    庄德武不禁面红耳赤,哑口无言起来。

    不消片刻,赵彬已将白振飞和伍月香,领进了经理室。

    程宏并不替他们介绍,直截了当地问伍月香说:

    “伍小姐,这位庄大爷对我有点误会,似乎不相信我曾经遭人暗算,几乎把命送掉的那回事,所以只好请你来,当面把救助我的经过说一说吧!”

    于是,伍月香从容不迫地,把在停车场发现那两个家伙,在程宏车上做手脚的情形,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经她这一证实,再与白莎丽说的那番话相互对证,使庄德武终于相信了。

    可是这个僵局却不好收拾,因为他已一口咬定这是程宏玩的把戏,现在程宏有人挺身作证,而他的人证却已跑掉了,这一来教他如何自圆其说呢?

    正在庄德武尴尬万分,无法下台之际,忽见一名仆欧闯进来,手里拿着一张精致的名片,双手递交给程宏说:

    “程老板,有位客人要见您!”

    程宏接过名片一看,印的姓名是“王炎”,而右上角的头衔却赫然是“香槟总部代表”。

    香槟总部的人终于露面,找上门来了!

    程宏心知对方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既然敢公然来到这里,自然是有恃无恐而来。

    随着那仆欧匆匆来到大厅,只见那个代表香槟总部叫王炎的家伙,是个西装革履的平头壮汉。年纪大约在四十开外,满脸的横肉,一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神气。

    这家伙的桌位,是在靠近门的右边,距离舞池较远,跳舞或看节目表演都不是好位置,但进出却非常方便。

    直到他们走到桌前,仆欧趋前说了声:

    “王先生,这位就是我们程老板!”

    那家伙这才把眼皮翻了翻,连正眼都没看程宏,只大咧咧地冷声说:

    “请坐!”

    那口气简直像在下命令。

    程宏使了个眼色,示意叫那仆欧离开,然后拉开椅子径自坐了下来,不动声色地问:

    “王兄有什么指教?”

    那家伙冷冷地说:

    “如果程老板看过敝人的名片,大概不用我说,也会知道我的来意吧!”

    程宏仍然不动声色地说:

    “当然,不过兄弟愿意听听王兄的意见!”

    那家伙这才开门见山地说:

    “我们长话短说吧,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们是言出必行的。关于这次香槟皇后的竞选,我们是志在必得,非接手过来不可的。所以敝人奉命来见程老板,希望今晚就有个决定。”

    程宏直截了当地回绝说:

    “我的答复只有三个字——办不到。”

    那家伙皮笑肉不笑地说:

    “程老板最好再冷静地考虑考虑,其实这对你并没有损失。如果谈到钱,那就更不成问题,你们预定的目标收入是多少,事后我们如数照付。”

    程宏不屑地说:

    “那又何必假借你们的手,难道我自己不能处理?”

    那家伙嘿然冷笑说:

    “程老板,让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知道那位黄经理为什么一去不返吗?我不妨告诉你,他替我们办了一件事,那就是由他替我们打电话到宏恩慈善院,把那位院长胡秀薇女士请到我们那里去!”

    程宏顿吃一惊,紧张地急问:

    “什么?你们居然利用黄经理,把我太太骗去了!”

    那家伙狞声说:

    “程老板放心,她在我们那里不但很安全,而且会受到非常礼遇的招待,我们只不过是用她作为我来这里见程老板的保障罢啦!”

    程宏听说自己太太落在了对方手里,不禁又惊又怒,这才明白黄培元为什么一去不返。原来是被香槟总部所挟持,再利用他打电话到宏恩慈善院,把身为院长的程太太骗了去。

    “现在你们打算怎么样?”程宏不由地怒问。

    那家伙咄咄逼人地说:

    “老实说吧,今晚我们有不少人在这里捧场,如果程老板决定不顾一切,断然拒绝我们的要求,那就不用我说,你也会想到将发生什么后果了!”

    程宏恨声说:

    “你们准备闹事,砸我的场子?”

    “那倒算不了什么!”那家伙笑笑说:“场子砸了最多是今晚做不成生意,损失有限,在你程老板不过是九牛一毛,问题是你今后还打不打算继续做生意了。并且,尊夫人的安全,程老板总不至于置之不顾吧?”

    程宏色厉内荏地喝问:

    “如果我不接受你们要求,你们准备把她怎样?”

    那家伙冷声说:

    “敝人绝不危言耸听,程老板的那位把兄弟王老二就是个榜样!”

    程宏这一惊非同小可,终于气馁下来,沮然忿声说:

    “好吧!只要你们把我太太放回来,我就决定答应你们的要求!”

    那家伙喜形于色说:

    “程老板的决定确实是明智之举,不过为了方便敝人回去好复命,对上面能有个交代。所以不得不请程老板给我一个可靠的保证,以免事后万一程老板反悔,我可承当不起这个责任。”

    “王兄要怎样的保证?”程宏只好委屈求全地问。

    那家伙面露得意地笑笑说:

    “这是不能公开的,也不能要程老板亲笔立据为凭,因此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香槟皇后选举圆满结束之前,尊夫人必须暂时在我们那里委屈几天!”

    程宏悻然反对说:

    “那不行,既然我已答应了你们的要求,你们就得立刻把她放回来!”

    那家伙断然拒绝说:

    “抱歉,这个恕难从命!”

    程宏暗自忧急地忿声说:

    “我程某人向来是说一不二的,说出的话绝对作数。既然答应了你们,就不会出尔反尔,如果你们以内人作为人质来威胁我,一切就免谈!”

    那家伙把眼皮一翻说:

    “程老板这话可是当真的?”

    程宏毫不犹豫地说:

    “除非你们马上把内人放回,兄弟宁为玉碎,也绝不为瓦全!”

    那家伙想不到他的态度如此强硬,只好露出一脸无可奈何的神情说:

    “程老板这就给我出了个难题啦!……这样吧,现在敝人不便擅自做主,只能回去把程老板的意思转达,在一个小时之内,再来给程老板答复。假使上面不同意,敝人也就爱莫能助了!”说完便站了起来,用手向附近的仆欧一招,并且掏出一迭钞票来准备结账。

    程宏立即起身说:

    “王兄免了吧,区区一杯酒,兄弟还招待得起!”

    那家伙也不客气,把掏出的钞票放回身上,笑笑说:

    “那就谢谢啦!”

    程宏郑重说:

    “王兄不必客气,请速去速回,兄弟在这里恭候回音!”

    那家伙只把头微微一点,便大摇大摆地向外走去。

    站在门口的赵彬和两名侍者,正跃跃欲试地企图拦阻,却被程宏急以眼色制止,他们才不敢轻举妄动。

    那家伙似乎有恃无恐,连看都不屑看他们一眼,从容不迫地走过他们面前,一直走向大门。

    不料刚走出夜总会大门,一辆停在附近的轿车,正发动准备驶来接他之际,突见几个大汉从黑暗中窜出,一拥而上地向他扑了上去。

    那家伙顿吃一惊,急欲向大门里退回去,谁知背后又出现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庄德武,阻在门口挡住了他的退路。

    轿车上的司机见状,已情知不妙,突然踏足油门,把车冲到了大门口,急向那叫王炎的家伙招呼:

    “快上车!”

    但那几名大汉早已动手,涌上去不由分说地,就向那家伙拳足交加,发动了围殴,使他无法冲近轿车。

    而且黑暗中又窜出几名大汉,直向轿车扑去,使车上的司机一看情形不对,也顾不得把那家伙救走了,赶紧加足马力就风驰电掣而去。

    就在王炎挥拳奋力迎战那些大汉之际,突见一辆“的士”飞驶而至,停在了夜总会的大门口。

    王炎已是情急拼命了,霍地拔出手枪,连扣扳机,将扑近的两名大汉击倒,夺路就突围而出,冲向那辆“的士。”

    车上的乘客尚未及下车,王炎已冲到车前,迅速拉开车门就钻进了后座,以枪制住那乘客,急向司机喝令:

    “快走!”

    司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看那些大汉正冲来企图拦阻,使他在惊乱之下,不由自主地一踏油门,把尚未熄火的车开了就走。

    几名大汉欲阻不及,反而几乎被车头撞倒,吓得纷纷闪避开去。

    等他们拔枪欲射时,突见程宏已闻声赶出大门外来,振声喝阻:

    “不许开枪!”

    大汉们只得住手,眼睁睁地瞧着那辆“的士”,载着那家伙飞驶而去。

    庄德武不禁怒问:

    “程老板,那家伙既然是香槟总部派来的人,为什么不把他抓住,反而让他逃走了呢?”

    程宏怒形于色说:

    “哼!我可不能拿内人的生命冒险,跟那家伙孤注一掷!”

    庄德武怔怔地问:

    “这话是什么意思?”

    程宏忿声回答:

    “进去再说吧!”

    庄德武只好吩咐手下,把那两名被枪击伤的大汉,立即送往附近的医院急救,然后跟着程宏走进去。

    而这时那辆“的士”早已远离了水晶宫夜总会,正在漫无目标地飞驰。

    王炎未见后面有车追来,这才松了口气,他的枪口仍然对着那乘客,定神看时,发现是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绅士。

    “抱歉!”王炎强自一笑说:“刚才在夜总会门外,那批流氓企图向我下手,迫不得已只好借用这部车子脱身,请别见怪!”

    青年绅士悻然说:

    “现在阁下已经脱身了,大概可以请下车了吧!”

    王炎立即吩咐司机停车,却以枪口对着青年绅士说:

    “对不起,我没有时间换车了,这部车子我要用,请你下车吧!”

    青年绅士无可奈何,只好忿然下了车,在街边目送“的士”继续风驰电掣而去,然后另雇一辆的士,再匆匆地赶往水晶宫夜总会。

    当他向一名侍者领班,说明要见程宏后,并未被领向经理室,只让他在衣帽间外的柜台旁等着。

    这时程宏与庄德武,正在经理室里,为刚才所发生的事争得面红耳赤,几乎冲突起来。

    他们各持已见,庄德武是认为不该把王炎放走,程宏却为了自己太太的生命安全,不得不投鼠忌器。

    庄德武一气之下,恼羞成怒地说:

    “好!从现在起,我们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说完就带着他的手下,怒气冲冲而去。

    那侍者领班几乎被他们撞倒,忙不迭闪避在一旁,等他们走过去了,才进入经理室向程宏报告。

    “程老板,又来了个姓郑的要见您……”

    程宏暗自一惊,迫不及待地问:

    “人在哪里?”

    那侍者回答说:

    “在衣帽间的柜台外等着……”

    白振飞忽然接口说:

    “程老板,也许是和我们在一起的郑杰,看我们这么外没有回去,等得不耐烦赶来了!”

    程宏点了下头,遂说:

    “那就请他到经理室来吧!”

    侍者领班领命而去,来到衣帽间前,已不见那青年绅士的去向。

    正在暗觉诧异,却听身后有人问:

    “程老板见不见我?”

    侍者领班回头一看,原来就是那青年绅士,这才如释重负地说:

    “请跟我来吧!”

    这青年绅士果然就是郑杰,刚才他等在衣帽间外,突见庄德武带着一批人,怒气冲冲地走来,因为怕被他们撞见,所以赶紧回避了过去。

    跟着侍者领班来到经理室,一走进去,便见白振飞迎上前问:

    “郑老弟,你为什么不留在旅馆里,跑来这里干嘛?”

    郑杰并不急于说明白莎丽已脱险,哂然一笑说:

    “你们二位一去不返,也不给我个电话,我自然就放心不下,所以亲自赶来看看呀!”

    白振飞当即介绍说:

    “程老板,这位就是郑杰郑老弟!”

    双方握了握手,也不必寒喧,郑杰就言归正传地说:

    “白大爷,我是特地赶来告诉你们,白小姐已经回去了……”

    “真的?”白振飞喜出望外地问:“她没发生意外?”

    郑杰回答说:

    “以现在来说,她是没有发生意外,但在回到旅馆去以前,连我都几乎陪她作了阶下囚!”

    “哦?”白振飞急问:“那么一定是她落在什么人手里,被你老弟救出来的啰?”

    郑杰微微一笑说:

    “我倒没救她出来,要不是她用了个脱身之计,现在我们还被绑着呢!”

    白振飞诧异地问:

    “她究竟是落在什么人的手里了?”

    郑杰忿声说:

    “就是刚才从这里走出去的那位庄大爷!”

    “庄德武?……”程宏颇觉意外地怔了怔。

    白振飞迫不及待地说:

    “郑老弟,你别卖关子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快说出来吧!”

    郑杰这才把接到电话,决定单枪匹马去赴约的经过,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等他一说完,程宏就接口说:

    “难怪庄德武带了大批的人马,跑来向我兴师问罪,原来是听了你老弟的话,竟然信以为真了。要不是他的手下赶来,告诉他们你已经逃走了,他还准备要叫你当人证呢!”

    郑杰尴尬地笑笑,忽问:

    “刚才我来的时候,大门外正大打出手,那个开枪伤人,又夺了我乘来的‘的士’,逃走的家伙是什么人?”

    程宏神色凝重地回答:

    “那家伙才真正是香槟总部的人,来这里跟我谈判,并且告诉我内人已经落在他们手里。如果我不接受他们的条件,一切后果将由我自行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