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第一次任务 > 1、黑猫酒吧

1、黑猫酒吧

    死亡是任何人无可避免的,但它永远是个神秘的谜!

    尽管二十世纪科学昌明,世界各国在不遗余力地竞向太空发展,不久的将来,人类可望登陆月球以外的其他星球。居然有人在秘密地,从事长期对人死后的一切,作深入的探求和研究。就连保守的英国,也有所谓“灵魂学会”的组织,这岂不是在背道而驰,近乎荒谬怪诞?

    但这种跟“鬼”接触的“学问”,始终被认为是歪门邪道的玩意,不能登大雅之堂。

    本来嘛,在这个动乱的世纪里,人与人之间的纷争和磨擦,已经是层出不穷,忙不过来了。谁吃饱了没事做,还有工夫去跟“鬼”打交道!

    可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在菲律宾境内,最近居然出现了一个“死亡企业公司”的怪组织!

    这个组织不仅庞大,而且一切活动都非常秘密,干出来的事更是耸人听闻,令人不敢想象。

    譬如说,近两个月来,在马尼拉所发生的一连串事件……

    在短短的两个月之中,马尼拉接连发生了几十起失踪案,和好几次的大规模绑架事件。尤其这些失踪或被绑架的受害者,并不完全是够资格成为勒索的对象。有的固然是豪门巨富,有的却是家贫如洗,而且事后没有任何一家接到歹徒的勒索通知。

    可是,歹徒把几十人弄去,究竟为了什么呢?

    由于失踪的人数仍在不断增加,以至使整个马尼拉的居民,都陷于了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的气氛中……

    又是一个夜晚的来临,在马尼拉的郊外,马德勒山附近的一片旷野上,停着两部老爷车。地上搭起两个童子军露营的帐篷,正有十几个青年男女,穿得奇装异束,在那里举行露天“派对”。

    草地上铺着毡子,上面放着用干电池的手提式音响,正播放出疯狂热门音乐,有的在手舞足蹈地大跳“迪斯可”,有的在大嚼带来的野餐,也有的躲在帐篷里拥吻,放浪形骸地狂欢着。

    目前美国各地的“嬉痞”风潮正炽,方兴未艾,几乎造成年轻人走向毁灭的一股歪风。使美国当局和社会上有识之士,大为头痛和担心,正在全力扑灭它,以免蔓延开来,导致不堪设想的严重后果。

    事实上世界各地的青年,已有很多受到这股歪风的影响和波及,争相效尤,发起了变相或类似的风潮。

    譬如这十几个男男女女,不就是不甘后人,跑来这僻静的郊外,选了这个旷野,准备毫无拘束,毫无顾忌地寻欢作乐吗?

    他们似乎忘了最近接连发生的大规模绑架事件,在这种地方,如果歹徒突如其来地出现,那不是只有束乎就缚,毫无反抗地被一网打尽!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他们得意忘形的时候,忽从四面八方掩来一二十条人影,一拥而上,把他们团团围住。

    来人脸上都套着面罩,是用黑布缝制,画成白色的骷髅,乍看之下极为恐怖!

    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执着枪,由其中一人向惊慌失措的青年男女喝令:

    “不许动!”

    这十几个青年男女,顿时惊乱成一片,眼看那些戴着骷髅面罩的歹徒,正待上前动手,将他们一网成擒之际,突然在一声暗号下,男男女女一齐迅速伏身在地上了。

    几乎在同时,帐篷里冲出两男两女,手里均端着“乌兹”冲锋枪,一齐朝天空举抢扫射,以猛烈的火力向歹徒们示威,企图吓阻他们轻举妄动。

    谁知枪声一响,歹徒们非但未被制住,反而不甘示弱,情急拼命起来。他们举枪就射,一阵乱枪扫向了帐篷里冲出的两对青年男女。

    双方立即发生激战,伏在地上的男男女女,也都拔枪射击,只听得连声惨叫,歹徒已倒下了好几个。

    歹徒们做梦也没想到,这是警方布下的陷阱,由警探们化装成这一群男男女女,诱使他们上钩的。实际上连那些奇装异服的“女郎”,也都是男扮女装呢!

    这一开火,歹徒们顿感支持不住了,尤其对方的四支“乌兹”威力强大,使他们的小型武器相形见绌。眼看同党已有好几个中弹倒地,更是军心大乱,斗志完全丧失。于是一声令下:

    “风紧啦,散水!”剩下的歹徒立即边战边退,向四野仓皇逃命。

    “砰砰砰……”一阵冲锋枪的怒吼,歹徒又倒下了好几个。

    伏在地上的警探们,爬起来就追,终于在一场追逐中,使那一二十名歹徒,几乎伤亡殆尽。最后的几名却被逃向公路边,跳上停候的一辆大货车,风驰电掣而去。

    但是,警探们已用无线电,通知了候在公路上接应的警车,要他们拦截歹徒们的大货车。

    歹徒们的车子刚到公路的岔路上,便见迎面两部警车飞驶而来,一路鸣着鬼哭神嚎的警报器,令人丧魂失魄!

    他们一看情势不妙,赶紧加足马力,企图折向岔路逃走。谁知这条路上早有埋伏,突然一辆压路机从路旁驶出,横阻了去路。

    同时从路旁涌现出七八个武装警察,以压路机为掩护,举枪齐向冲来的大货车射击。前有狙击,后有追兵,歹徒们一时情急,只好急将大货车冲向路旁的旷野上去,已是慌不择路了。

    可是旷野上乱石遍布,颠簸不已。加上司机心慌意乱,一个不小心,撞上了一大块巨石,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货车顿时翻覆,成了十轮朝天!

    埋伏的武装警察一拥而上,两部警车也相继赶到,仅只发射了几枪,歹徒便不再抵抗,终于弃械束手就缚。

    不过很遗憾,货车这一下猛撞,翻覆时已将歹徒摔毙的摔毙,压死的压死。生擒的仅只有两个,而且受伤也不轻,拖出来已是头破血流,狼狈不堪。

    警方费尽心机,布下了这个陷阱,原以为必可将这批歹徒一网成擒,带回去严刑逼供,要他们招供出这个庞大的组织的秘密,和幕后的主使人来。没想到歹徒会不顾一切地开火拒捕,造成如此惨重的伤亡,最后只生擒了两名身受重伤的歹徒。

    但这次总算是聊胜于无,捕获了这两个活口,就不怕他们不供出一切!

    于是,留下一批人手,料理两处现场的善后,这两名重伤的歹徒,便被押上警车,立即驶返马尼拉而去。

    就在驶返马尼拉的途中,忽有一辆大型旅行车,载着五六名大汉,风驰电掣地追来。一路以猛烈的火力疯狂射击,企图将两部警车击毁。

    警车一面还击,一面急以无线电求援,同时加足了马力,飞也似地驶向马尼拉方面。

    旅行车上的歹徒,显然跟被捕的两名歹徒是一伙的。他们追击警车的目的,似乎是怕受伤的同党落在警方手里,所以不顾一切地追杀,企图灭口。

    尽管警车以猛烈火力还击,仍然吓阻不了歹徒的疯狂追击,双方的距离已逐渐接近……

    突然,歹徒一枪击中了警车的后轮胎,随着爆破声,警车在公路上成了“S”形拐来弯去,并且发出刺耳的磨擦尖声。终于不及煞车,失去了控制,轰然一声巨响,撞上路旁的一株大树!

    歹徒的车窗里扫射出一排子弹,将那辆警车的车窗玻璃全部击碎,幸而车里的警探赶紧伏下,始幸免于难。

    但歹徒的车并不停留,飞驰而过,仍然紧追前面的那辆警车不舍。因为两名受伤的歹徒的那辆警车上,他们是志在必得,非把两个同党截回或狙杀不可。

    向来只有警车追逐歹徒的,现在反而是歹徒追击警车,实在是个莫大的讽刺。足见这班歹徒的无法无天,放肆得未免太过分啦!

    眼看两部车子在飞驰中,距离己愈来愈近,警车上忽然抛出几枚小型烟幕弹来,几声爆炸,顿时烟雾弥漫,迷遮了歹徒的视线。

    这时两部车正驶在一个转弯处,一边是山坡,一边是危岩。歹徒的司机被烟幕遮迷住视线,眼前只见一片黑色浓烟,不由地大吃一惊,急打方向盘也来不及了。车头笔直向前猛冲,撞毁了临岩的水泥护栏,车身冲了出去,一直翻滚到岩下的深谷。

    “轰!”地一声巨响,车已着火爆炸,一股火光浓烟冲天而起,车身炸了个稀烂!

    车上的几名歹徒,悉数被炸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看样子一个也活不了啦。

    警车急忙一个紧急刹车,居高临下,从公路上向岩下的深谷看去,只见那辆旅行车正在熊熊烈火中燃烧,却未见歹徒从火海里逃出,显然已全部丧生。

    就在这时候,迎面一辆警车飞驶而至,车上跳出四个武装警察,涌至押那两名受伤歹徒的警车前,由其中一名警官上前询问:

    “情形怎样?”

    警车上的司机回答:

    “我们遭到顽强的抵抗,歹徒差不多全部伤亡,只抓住这两个……”

    那警官朝车里一看,这部警车上,除了司机外,有两名警察,押着两个受伤的歹徒。于是大咧咧地说:

    “好吧,把这两个家伙交给我们带回去!”

    司机旁的那名警察,非常谨慎地说:

    “对不起,请问警官是……”

    “我是总署派来接应你们的!”那警官仗着自己挂的阶级高,摆出一副神气十足的官架子来。

    那名警察忙歉然说:

    “对不起,警官,我们是奉命……”

    话犹未了,那警官已拔出手枪,出其不意地举枪就射,使那拒绝交出两名歹徒的警察,首当其冲地被击毙了。

    司机和另一警察刚觉出不妙,犹未及拔枪应变,已被涌上来的几名武装警察,一阵乱枪射向车里,使他们连同两个受伤的歹徒,全部被击毙在车上!

    这时,忽听一阵马达声响,一架直升飞机从天而降,落在了那警车旁的公路上,巨大的螺旋桨却未停止转动。

    于是那名“警官”,和几个“武装警察”,立即脱下制服,迅速攀登上直升飞机,升向天空而去……

    仅仅只差两分钟,便见几辆警车风驰电掣地赶到,可是他们已来迟了一步。

    警方这次动员了几十人,布下这个陷阱,想不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仍然枉费心机,没有抓住任何一个活着的歹徒,奈何!

    原来这次整个的行动,由警察总署的一名警官负责指挥,他们为了要使歹徒上钩,怕打草惊蛇。所以只由那十几个化装的青年男女,在旷野举行露天“派对”,作为引诱歹徒上钩之饵。

    其余配合这个行动的人马,全部分散在较远的地方接应,准备在必要时才赶去,以免被歹徒发觉这是陷阱,避而远之。

    果然不出所料,歹徒非常谨慎,也非常狡猾,他们在证实附近没有埋伏后,始采取了行动。

    但出乎警方意料之外的,是根本没有想到,歹徒居然会情急拼命,不顾一切地开枪拒捕。以至双方发生激战,造成一场惨重伤亡。

    更没有想到的,是歹徒竟会利用直升机在空中侦查情况,实际上也是用无线电在空中指挥!

    那位警官带着几名武装警察,始终把警车藏在公路旁的一处密林里,直到那辆押回两个歹徒的警车告急,他们才不得不赶往接应。

    谁知车子尚未发动,便被林中窜出的几个歹徒制住,将他们一一击毙,扒下了制服,夺车而去。

    事后整个检讨下来,歹徒方面虽被一网打尽,击毙了将近二十人,但警方的损失也相当惨重,武装警察伤亡了有十多个,其中尚有一位精明强干的警官殉职。结果没有抓回一个活着的歹徒,实在是得不偿失!

    警方得到消息,不禁大为震怒,当夜就在警察总署召开紧急会议,由警察总监亲自主持。

    连夜会商的结果,责成了几个专案小组,由全马尼拉的警方力量配合,限期破案。

    于是,这个千斤重担,终于落在了那位菲籍总督察,和华籍探长萧汉英的肩上。

    而萧探长又来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子,把重担交给了他最得力的助手,外号叫“神枪飞龙”的叶雄手里。

    叶雄果然有他的一套,先从载回的那批被击毙的歹徒身上着手,详查他们的身份和资料,以及那辆翻覆的大货车,车主是什么人。

    结果查明那辆货车根本没有牌照,车上的牌照是伪造的。而所有被击毙的歹徒中,只查出一个绰号叫阿牛的汉子,经常混迹在码头附近的下级酒吧。跟一个姓赵的吧娘打得火热,以前曾姘居在一起过。

    叶雄根据这条唯一的线索,立即亲自出马,化装成适合到那种下级酒吧的身份,单枪匹马地来到了码头。

    这一带酒吧林立,但都不怎么高级,都是些设备简陋,专以色情为号召,招来码头上的水手,和地痞流氓之类的三教九流人物。

    他直接来到了“黑猫酒吧”,一走进去,就见里面乌烟瘴气。昏暗的灯光下,挤满了形形色色的角色,没有一个穿得比较整齐的。

    低沉的音乐,几乎被一片喧嚣的,乱哄哄的人声所掩没。那些衣衫不整的酒客,搂着坐在怀里的吧娘,放浪形骸地调笑着。有的在打情骂俏,有的在动手动脚,有的……总之,他们一个个都旁若无人,把肉麻当有趣!

    只有两张桌子那么大的空间,正在个浑身肥肉,年纪起码在三十开外的女人,在表演脱衣舞。她长的虽不怎么好看,但却够得上妖艳,长发一直披及腰部,扭动着那一身稍嫌过于“丰满”的胴体……

    她在疯狂的口哨声中,极尽风骚大胆之能事,施出了浑身解数,搔首弄姿,媚眼乱飞。每脱下一件东西,不管是胸罩,或者是内裤,随手就向周围的酒客掷去。

    于是,酒客们更疯狂了,怪叫和口哨四起……

    叶雄挤到了酒台前,高高的圆型转凳已没有空位,他只好站着,把身子依靠在台上。

    台里的吧娘立即笑问:

    “喝什么?”

    “生啤酒吧!”他随口点了一样,眼光瞥向那脱衣舞娘,这时候她的身上已形同赤裸,全身一丝不挂。

    吧娘很快就把一大杯生啤酒,放在了他的面前,看他侧着身子,盯着那脱得精光的舞娘出神,不禁嫣然一笑,说:

    “要不要找位小姐,陪你喝一杯?”

    叶雄不置可否地笑笑,故意从身上掏出一叠钞票,抽出一张票面五百元的丢在台上,才问:

    “有漂亮的吗?”

    吧娘笑容可掬的说:

    “我替你介绍,保证满意!怎么样,找一位来吧!”

    叶雄犹豫了一下,忽说:

    “听说这里有个姓赵的妞儿很不错,是吗?”

    “姓赵的?……”吧娘想了想,说:“我们这里的小姐,都不用自己真姓名的,哪有个姓赵的呀!你听谁说的,知不知道她在这里叫什么名字?”

    叶雄不动声色地说:

    “这倒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她姓赵,还是听一个叫阿牛的朋友提起过她……”

    吧娘这才恍然说:

    “哦,我知道了,你说的大概是小牡丹吧?”

    叶雄不禁暗喜,急问:

    “她在吗?”

    吧娘笑着用手一指,说:

    “喏,她就是小牡丹!”

    叶雄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没想到所谓的小牡丹,居然就是那浑身肥肉,已经脱得一丝不挂的舞娘!

    尽管这舞娘的貌不惊人,身材又太过于“丰满”,令人倒足胃口。但他此来的目的,就是要从她嘴里,探听出关于阿牛的一切,可由不得他挑肥拣瘦了。

    于是他问:

    “你可以替我介绍吗?”

    吧娘忽然面有难色地说:

    “可以当然可以,不过……”

    “怕阿牛来找麻烦?”叶雄若无其事地笑笑,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跟阿牛是朋友,不然我怎么知道这里有个姓赵的妞儿不错?”

    吧娘听他这一说,才点了点头:

    “好吧,等她表演完了,我就叫她过来。”

    叶雄不便操之过急,只好耐着性子等小牡丹表演完毕。

    一般的脱衣舞表演,都是“适可而止”,即使再大胆彻底的,也只不过是脱光为止。在最后让观众惊鸿一瞥,马上就结束表演,匆匆收场。

    但这种下级酒吧却不同,她脱得一丝不挂了,居然还意犹未尽。赤裸裸地继续扭腰摆臀,在酒客之间穿来穿去,毫无顾忌地调笑着,做出些色情而低级的小动作,以满足观众的心理。

    而当她走过酒客们的面前,他们便毛乎毛脚地,在她身上这里摸一把,那里捏一下引得哄堂大笑,怪叫和口哨四起!

    叶雄在这乱哄哄的气氛中,要不是极力忍住,真有点受不了,吃不消,仿佛进了疯人院。

    总算谢天谢地,小牡丹这场舞终于表演完毕了。

    可是当她正要走向更衣室去穿衣服之际,走过一个彪形大汉面前,竟被他拦腰一把抱住,强行搂她坐在了大腿上。仗着几分醉意,搂进怀里就是一阵狂吻!

    小牡丹拼命要挣扎起来,偏偏那大汉紧紧搂住不放。急得她把一双粉拳,直在他身上乱捶乱打,一面娇声求饶:

    “大块头,别这样好吗,我还没穿衣服……”

    那大汉放浪形骸地狂笑说:

    “没穿衣服才够味,老子就喜欢不穿衣服的娘们!哈哈……”

    叶雄看在眼里,真恨不得给那大汉两拳,但他不愿在这种地方惹事,只得极力忍耐,向那吧娘笑问:

    “现在她表演完了,你还不替我介绍?”

    吧娘一脸无可奈何的神气说:

    “你没看大块头在发酒疯?这时候谁敢去惹他呀!”

    叶雄悻然说:

    “那么你是不准备替我介绍了?”

    吧娘忙陪笑脸说:

    “不是不替你介绍,实在是大块头不好惹,他这会儿正在跟小牡丹鬼缠,叫我怎么敢过去……我替你另外找位小姐吧?”

    “不!”叶雄坚持说:“我是冲着小牡丹来的,非要她不可!”

    吧娘摇摇头,苦笑说:

    “这真抱歉,我实在无能为力……”

    叶雄冷哼一声,不屑地说:

    “那我只好自己去找她啦!”

    吧娘暗吃一惊,但她欲阻不及,叶雄已径自离开酒台,走向那大汉的桌位去。

    他走到大汉面前,笑笑说:

    “对不起,老兄,她是我要的!”说完,伸手就把小牡丹拉了起来,一时倒把她弄得莫名其妙地怔住了。

    大块头可不是省油灯,尤其他又多喝了几杯,冲着酒精的力量,猛把小牡丹往怀里又一拖,怒形于色说:

    “妈的!你小子打听打听,老子来这里可不是白吃白喝的,玩她不给钱!”

    叶雄冷冷地说:

    “给不给钱是你的事,但她是我已经先要了的,只好请老兄将就些,另外找别人吧!”

    “放你妈的屁!”大块头破口大骂:“老子爱要谁就要谁,你这兔崽子是哪里钻出来的,敢干涉老子……”

    叶雄忍无可忍,怒声警告说:

    “你嘴里最好放干净些!别把我惹火……”

    话犹未了,忽有一个大汉走过来,用力在他肩上一拍,气势凌人地喝问:

    “小子,你是不是存心找麻烦?”

    叶雄勃然大怒,用力把他搭在肩上的手一甩:

    “去你妈的!”

    那大汉这下可火了,不由分说地,照他脸上就是一拳击去。叶雄急将头一偏,让开了对方来势凶猛的一拳,同时出手如电,一拳回敬了过去。

    “嗯!……”地一声沉哼,大汉肚子上挨了重重一拳,痛得弯下了腰。

    叶雄毫不客气,接着一拳兜在对方的下颚,使他的脸一仰,踉踉跄跄跌了开去。

    他们这一动手,整个酒吧顿时乱成一片,所有的酒客都起身围过来,一个个齐声喊打,起哄,惟恐天下不乱地在看着热闹。

    大块头哪还能袖手旁观,霍地推开怀里的小牡丹,腾地跳起身来,张臂就向叶雄扑去。

    叶雄既已被迫动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眼看大块头以饿虎扑羊之势扑来,他一矮身,双手猛托对方的两腿一掀,那家伙大约在一百八十磅以上的身体,便整个从他头上扑翻过去。一跤跌趴在地上,跌了个狗吃屎!

    “好!”看热闹的大为过瘾,齐声喝起彩来。

    “再来一个!……”

    大块头这一下摔的不轻,加上他多喝了几杯,竟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那挨了两拳的大汉突然恶向胆边生,顺手抓起一只酒瓶,手握瓶颈,将瓶底在桌边猛一下击碎。就以那齿状的部分,出其不意地向叶雄背后刺去!

    “当心!”小牡丹情不自禁地发出惊呼。

    叶雄来不及回身,急向身旁的桌面上,翻身滚了过去,使那大汉刺了个空。

    大汉犹不死心,返身又向叶雄扑去,但他整个身子扑上了桌面,却被叶雄跳开,碎瓶刺去未能够上。

    叶雄怒从心起,顺手抄起把椅子,未容那大汉翻下桌面,便举椅狠狠一砸!

    “哇!……”地一声怪叫,大汉趴在了桌上。

    正在这时候,忽听门口有人大叫:

    “条子来啦!”

    叶雄惟恐节外生枝,赶紧拾起一件舞衫,拖起小牡丹将舞衫往她身上一披,拖了就向后面夺门而出。

    整个酒吧里,顿时惊乱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