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第一次任务 > 4、脂粉阵

4、脂粉阵

    叶雄刚才冷眼旁观,已看出这里的一些蒙面汉子,身手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占着心理上的优势,不必像“应征者”,败了阵只有死路一条。所以用不着担心,尽可在轻松的心情下交手。

    据他的心里估计,一个对一个的交手,别说六个,就是再多几个,他也有把握对付得了。但在此时此地,他实在不便太露锋芒,当然也不能像大块头那样勉强过关。

    所以他拿定了主意,决定不要太过,也不能不及。最好是介于这两者之间,求其适中,以便顺利过关,打入这个庞大的秘密组织。

    因此,他一出手就大发神威,尽量施展身手,挥拳如风,以雷霆万钧的凌厉攻势,逼使对方只有连连招架,毫无机会还手。

    那女人站在一旁,冷眼注视着叶雄的出手。只见他出拳势猛力沉,神情又是那样从容不迫,跟大块头那种凭一身蛮劲,乱打一通的打法完全不同。

    其实叶雄还藏了一手,没有抖出真正的看家本领,最多只施出三四成实力,对付那汉子已是绰绰有余了。

    不到两分钟,那汉子已招架不住,被叶雄一记左勾拳兜上下巴,肚子上再补一拳,便不支倒了下去。

    那女人暗自微微把头一点,似乎对他很满意,遂问:

    “你有意继续比试,争取较高的待遇吗?”

    叶雄毫不犹豫地说:

    “当然!不过这样单打独斗,似乎太不过瘾……”

    “哦?”那女人诧异地问:“你想一个打两个?”

    叶雄哂然一笑说:

    “如果真遇上情况的话,绝不能一个对一个的,所以我想自不量力,试试能不能一对三!”

    那女人颇觉意外地怔了一怔,但她立即表示同意,吩咐三名蒙面汉一起出场。

    叶雄这可逮着大显身手的机会了,先在场中站定,等对方三名汉子,以“品”字形站好地位,打声招呼:

    “我要放肆啦!”

    说罢便毫不客气,来了个先发制人!

    他一动手,三个汉子立即发动,把他围在当中,展开猛烈围攻。

    叶雄丝毫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沉着应战。以一对三,自然比单打独斗吃力,好在这是正面对敌,不必担心对方暗箭伤人。所以他毫无后顾之虑,只须把全部精神,集中在三个蒙面汉子身上。

    他采取的是速战速决的打法,出拳既狠又快,手下毫不留情,一名汉子首当其冲,被他一拳揍得踉踉跄跄,跌了开去。

    其余两名汉子不甘示弱,双双一起扑上,一个攻左,一个攻右,顿使叶雄左右逢源,被迫采取了守势。

    他们胜负虽与生死无关,但在那女人面前,以三对一的优势,如果败在叶雄手里,那实在是太丢脸,因此他们也同样的求胜心切。

    于是,他们一个个都奋不顾身,形同疯狂地展开了猛攻,节节向叶雄逼近。

    刹时只见满场人影翻飞,拳来脚去,看得令人眼花缭乱。尤其那三个汉子穿的是一身黑衣,脸上又戴着那恐怖骇人的骷髅面罩,就像三具骷髅跳跳蹦蹦,使战况更显得非常紧张,激烈!

    叶雄突然精神一振,又开始反守为攻,连连出拳攻击,如同生龙活虎一般,使那三个汉子根本无法近身。

    他的神威一发,确实勇猛无比,以那锐不可挡的凌厉攻势,不消片刻,已把三个汉子击倒了两个。另一名则被他一个斤斗掀翻,摔出了场外,跌了个元宝翻身,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两个汉子心有未甘,爬起来正待向叶雄扑去,都被那女人及时喝止,然后笑问:“有意思来个一对六吗?”

    叶雄气喘吁吁地说:

    “我看到此为止了吧……”

    那女人却断然说:

    “不!我们这里绝不埋没人才,必须把你的看家本领全都抖出来,让我看看你究竟能对付得了几个人,才好决定给你的酬劳高低!”

    叶雄此刻如同上了贼船,一切只有任凭那女人摆布,自己根本做不了主。于是,他只好勉为其难地,接受一对六的挑战。

    这时候他已打定主意,绝不能太露锋芒,再胜这一场。必须故意败下阵来,但要不露破绽,让人看出他是存心输的。

    场中立即走马换将,又换了跟着那女人的六个汉子上阵,摆开架式,将叶雄团团围在当中。

    这次的六个蒙面汉子,比刚才跟大块头交手的那批人,无论体型和身手,都高出了一筹。

    他们并不急于抢取攻势,而是严阵以待,用的是最稳扎稳打战术。

    叶雄仍然是先发制人,争取主动的攻势,虽然他是存心要输这一场,但要不露破绽。所以一开始必须全力施为,尽量大显身手,让那女人以为他是贪心的家伙,拼命想争得较高的待遇。

    好在他已狠斗了两场,体力消耗不少,等于还没喘过气来,就接着又交手了。而且是以一对六,纵然败下阵来也不丢脸。

    战况渐渐激烈起来,六个蒙面汉子都各有一手,出拳既狠又猛,完全是职业打手的作风,专向叶雄的全身要害下手!

    叶雄也不含糊,在不到五分钟的混战中,已使两三个汉子几次跌出场外,可是时间一长,他的攻势便缓慢下来,显然是体力渐感不支了……

    一名汉子突然从他身后扑去,猛可的把他紧紧抱住,另两名汉子趁机冲上来,抡起拳头就照他脸上击去。

    叶雄的两臂被紧紧抱住,无法出手招架,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拳,顿时鼻血牙血齐出,涔涔而下。

    两名汉子意犹未足,狠狠几拳捣向叶雄的腹部,腰部,使他在毫无还手之下,挨了一顿狠揍。

    接着右脸颊上又是一拳,后颈再加上一掌,他便昏了过去……

    不知经过多少时候,他才悠悠苏醒过来。

    这好像是间浴室,满屋弥漫着如同烟雾的水蒸气。而他则是伏在一张皮面的软床上,比普通的床高出很多,仿佛是按摩院用的那种。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全身竟是赤裸裸地,一丝不挂!

    同时他感觉出来,身上正有两双柔夷的软手,在为他遍体按摩。

    叶雄大为诧异,只记得自己力敌六名蒙面汉子时,终被一顿狠揍,当时昏了过去。这时又是置身在何处,居然有人在替他按摩呢?

    他侧过脸去一看,床边的两边各站了个形同半裸,全身只穿着白色三角裤和胸罩,比三点式“比基尼”泳装犹窄小的年轻女郎。正在全神贯注地,用那纤纤玉手,为他遍体轻抚着。

    那一顿狠揍确实不轻,虽然经过她们的按摩,被揍的几处仍觉隐隐作痛。

    叶雄立即想到,他大概已经获得通过第一关,所以在被击昏之后,才能得到这种待遇。

    但是,第二关却不知能否通过,好在他有好几种身份为掩护,事先都有安排,绝不会露马脚,所要慎重考虑的,是决定用哪一种身份比较合适。

    现在他索性处之泰然,一切静待事态的发展,再见机行事。尤其是必须保持冷静和镇定,否则那女人只要对他的身份稍有怀疑,那就一切前功尽弃了。

    两个女郎虽已发觉他清醒过来,仍然不停手,继续默默地为他按摩。

    继续按摩了十分钟以后,她们才住手,取来一条大浴巾覆在他身上,右边的女郎才嫣然一笑说:

    “好了,你可以起来啦!”

    叶雄翻身坐起,将浴巾围在腰际,笑问:

    “这是谁招待的?”

    那女郎回答说:

    “这个你不必管了,快穿上衣服吧,还有人等在外边呢!”

    叶雄只好下了床,由一名女郎取来他的衣服,两个人一起动手,帮着替他把衣服和鞋袜穿上。

    “谢谢你们!”他说了一声,便走出浴室去。

    外面果然有两名蒙面汉子在等着,见他走出来,立即上前说:

    “跟我们来!”

    叶雄连问都不问,就由他们带着,从外面的一道门走出去。

    外面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两旁有好几个房间,门上分别钉着英文字母的铜字,以资识别。

    叶雄暗中留意,其中有几间的门缝下,露出灯光,显然里面有人在连夜工作。

    他们一直来到甬道尽头,门上钉着“R”字母的房间门口。其中一名汉子,伸手在门旁按了下电钮,便见门框上方装的一只小红灯亮了,接着房门自动启开。

    叶雄看在眼里,心知道这里的一切都是电动化的,门框上那只小红灯,显然是“电眼”,使房里的人能从电视幕上,看见门外是什么人。再按电钮开门,否则的话,不相干的人无法骗开门,混进房里去的。

    走进去一看,这间房里只有一个人,也是穿的黑色紧身衣,脸上戴着骷髅面罩的女郎,从她娇小玲珑的身材看出,她不是刚才的那女人。

    房间并不太大,但除了一张办公桌,几把奇形怪状的铁椅,和一只巨型保险箱之外,大部分都是仪器。仿佛进了飞机的驾驶舱,满目尽是电钮,仪表,各式各样的开关。

    两名汉子不待吩咐,就把叶雄按在一只铁椅上坐下。由那女郎走过来,亲自动手,将他的两手搁在椅把上,用带有电线的皮带缚住。并且把一具“健脑器”似的玩意,套在了头额上。

    叶雄不禁诧然问:

    “这是在坐电椅?还是对我用电刑?”

    女郎忍不住噗嗤一笑,但没有回答,径自返身扭开了几个电钮,又拿了个“麦克风”来,递在他面前说:

    “现在把你的姓名、年龄和职业,一样样说出来!”

    叶雄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是用“测谎器”,来调查他的来历,借着这种科学仪器,就不怕他不说实话。

    他不由暗自一惊,立即使自己的情绪保持冷静,力持镇定地说:

    “我叫叶大雄,二十六岁,没有固定职业……”

    女郎突然关掉开关,冷声说:

    “哼!你敢不说实话?”

    叶雄诧然惊问:

    “我怎么没说实话,你问的不就是这些吗?”

    女郎指着仪表说:

    “你不用瞒我,如果不是作贼心虚,为什么你的心脏会突然加快,每分钟跳动八十七次?”

    叶雄强自一笑,说:

    “说实在的,我一坐上这玩意,就已经紧张起来,不相信你自己坐上来试试看……”

    女郎大概年纪很轻,尚不脱稚气,几乎又忍不住笑了出来。但当着两名汉子的面,她不能太失态,赶紧一咬舌尖,才算忍住。

    随即她又开了开关,冷声说:

    “现在把你的住址说出来!”

    叶雄用的既是“无业游民”身份,自然只能说出那个贫民区的地址。等他说完,那女郎便关掉开关,将他放开,遂说:

    “这里没事了,你们带他出去吧!”

    两名汉子没有作声,只点点头,便带着叶雄出房,从甬道一直走到楼梯口,下了楼,来到的就是那个豪华巨型办公室。

    “主考官”早已端坐在大办公桌后的皮椅上,她正用一支长烟嘴在猛吸着香烟。由于脸上戴着面罩,看不出她的表情,但那付优哉游哉的轻松劲儿,表示她今晚的成绩不错,有了很大的收获。

    两名汉子把叶雄带到办公桌前,她便把一张早就准备好的纸推向前,说“这是一张保证书,你先仔细看一遍,然后签上自己的姓名交给我!”

    叶雄振奋地问:

    “我已经被录用了?”

    那女人以平淡的口吻说:

    “现在还不一定,按照我们这里的规定,通过第一关,就得先办妥手续,等我们把你的身份和一切调查清楚,你才能算正式被录用!”

    叶雄心里暗想,难道第二关通不过,你们仍然要把我置于死

    他拿起桌上的保证书一看,上面是用铅字排印的,内容是:

    本人自愿加入组织,凡一切命令及规定,均愿无条件遵守,若有违背,甘受最严厉处分,绝无怨言。并绝对遵守下列各项规定:

    一、凡本组织之一切秘密,绝不向外泄露。

    二、凡本组织之任何命令,绝对遵从奉行。

    三、若遇特殊情况或被捕,由个人承担一切,绝不使本组织或其他人受牵连。倘发现任何人有出卖本组织及泄密可能时,必要时无须先报告,即可格杀勿论。惟事后须有事实根据,向组织作详尽报告,否则当以擅自行动论处。

    四、倘发现有人企图出卖本组织或泄密,而知情不报者,视同共谋,处以极刑。

    五、未奉本组织命令,不得在外从事任何活动,凡擅自行动者,处死。

    六。自加入本组织后,誓死效忠,绝不中途退出,倘有脱离或逃亡企图者,一经发觉,即格杀勿论。

    以上六项规定,本人愿以生命为保证,绝对遵守,否则任凭处置。

    叶雄看完这张保证书,只觉满纸一片杀气腾腾,虽然只有六条规定,但触犯其中任何一项,似乎只有死路一条,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他无可奈何,只好取笔在留作签名的空白处,签上了“叶大雄”三个字。

    那女人只看了一眼,便把它收在抽屉里,遂说:

    “现在手续已经完备,没有事了,你可以回去。录不录用,在三天之内一定会有通知,你静候消息吧!”

    叶雄如释重负地问:

    “今晚我可以离开这里了?”

    那女人点点头,说:

    “当然,你爱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不过希望在这三天之内,接到我们的通知以前,你的一切行动要特别谨慎小心!”

    说时,从抽屉里取出一叠美钞,丢在桌上,说:

    “这是四千美金,今晚你两场交手,一共击败了四个对手,所以这是你应得的奖金。如果你被正式录用,以后每月就按这个数字给你,特殊任务的奖金在外。我真替你可惜,假使最后一场,你能击败那六个对手,每月就可以拿一万啦!”

    叶雄把桌上的钞票拿在手里,强自一笑,说:

    “这我已心满意足了,不过,万一我不被录用,这四千美金,大概就是我卖命的钱了吧?”

    那女人冷声说:

    “你能通过第一关,而且连败四个对手,录用的希望自然很高,但得看你的身份和一切,是不是有问题了?”

    叶雄不置可否地笑笑,遂问: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那女人又点了下头,说:

    “走当然可以走,不过,你刚才是怎么来的,现在就要怎么去!”

    叶雄刚怔了怔,她已向一名蒙面汉子吩咐:

    “替我敬他一杯!”

    其实酒早已准备好了,那汉子走向茶几就取了过来,递向叶雄说:

    “请!”

    叶雄明知酒里放有麻醉药,一杯下肚就会昏迷,但他知道这是非喝不可的。因为他们绝不会让他清醒着离去,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否则那吧娘带他来的时候,又何必多此一举。

    在这种情形下,他毫无选择的余地,只好举杯一饮而尽,酒杯才放下,他已昏迷了过去……

    等到清醒时,发觉已睡在一张“席梦思”床上,身边尚躺了个赤裸裸的女人,赫然就是“黑猫酒吧”老板的那位妹妹!

    这是她的卧房吗?不像!酒吧楼上的那个小房间,跟小牡丹住的地方差不多,好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现在的这个房间,却是布置得富丽堂皇,美伦美奂,并不比他住的公寓逊色。因此使他想到这是不是那秘密组织的安排,自己仍然没有离开那个大厦?

    为了要解开这个谜,他一骨碌坐了起来,这才惊觉自己也是赤条条的,全身一丝不挂!

    他的身子只盖着一床薄被,他一坐起,那女郎立即惊醒,突然双臂一张,抱住了他的腰,欠起上身笑问:

    “你醒啦?”

    叶雄悻然说:

    “你认为一杯酒,应该使我昏迷多久?”

    女郎心知他是说的气话,不禁歉然说:

    “这不能怪我,是他们那里规定的,无论带任何人去应徵,都必须用这种方式,为的是不让人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哦!”

    叶雄侧过脸来问她:

    “那么你一定知道罗?”

    女郎窘然回答:

    “我?不怕你见笑,我虽然没有像你一样昏迷,但一上车就蒙上眼睛,说起来我是去过不少次,可是到现在我还不清楚那是什么地方呢!”

    叶雄似信非信地“哦?”了一声,又问:

    “那你是怎么跟我睡在一起的呢?”

    女郎嫣然一笑说:

    “在你被那六个家伙击倒的时候,他们就把我先用车子送来了……”

    “这是什么地方?”他急问。

    女郎回答说:

    “这是‘金冠大饭店’呀!他们把我送来,要我先开了个房间,等了很久,他们才又把你送来……”

    叶雄一本正经说:

    “替我脱光衣服的,总不会是他们吧?”

    “这……”女郎顿时面红耳赤起来,赧然说:“这也是他们交代我做的呀!”

    叶雄故意毫不放松地问:

    “他们还交代你做什么?”

    女郎不禁羞急地说:

    “你这个人真是的!问这问那,简直问个没完了!”

    “好好好,我不问就是了……”叶雄笑笑说:“不过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的芳名总可以告诉我吧?”

    女郎笑了笑说:

    “对啦!我没告诉你姓名,你也同样没告诉我,彼此都不吃亏。我叫黄曼萍,你呢?”

    “我叫叶大雄!”他仍然把姓名之间,多加了一个大字。

    黄曼萍打趣说:

    “你真是名副其实的大雄,大是胆子大,雄是身体雄壮,要不然怎么敢一个人打六个?”

    叶雄苦笑说:

    “那是我不自量力,结果被他们揍了个鼻青脸肿!”

    黄曼萍眉飞色舞说:

    “你别不知足,大块头他们不过只勉强过关,其余的三个人还赔上了命。而你却击败了四个人,实在不简单,替我这介绍人也露了脸呢!”

    叶雄故意叹了口气,沮然说:

    “目前还言之过早,万一第二关通不过,非但你会失望,我还连命都保不住哦!”

    “不致于吧?”黄曼萍说:“只要他们调查了你的身份没问题,一定会被录用的!”

    “但愿如此!”叶雄处之泰然地说:“好在还有三天的时间,并且已经到手四千美金的奖金,我似乎应该在生死未定之前,利用它好好享受一番吧?”

    黄曼萍春意盎然地笑着说:

    “所以他们安排你住在这种豪华的酒店,而且要我……其实我要是你的话,也会想开些,管他录不录用,先痛痛快快享受几天再说!”

    在叶雄的眼睛里,这女郎除了年纪轻,和身材尚有可取之处外,说漂亮根本谈不上。他接触过的漂亮女人,实在不胜枚举,自然不可能对黄曼萍这种“略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动心。

    但她很可能奉命监视他的,叶雄纵然对她毫无胃口,但不便做得太明显,使她过于难堪。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会认为自己丑的,如果不能使男人为之动心,那将严重地损害她的自尊心。

    尤其他们赤裸裸地相处一室,双方形同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假使他按兵不动,或者挂起“免战牌”来,必然会使她恼羞成怒。万一事情弄僵,岂不是功败垂成,坐失打入那秘密组织的大好机会?

    这机会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如果不是他跟大块头冲突,在酒吧里大打出手。让黄曼萍在场目击他大显身手,认为值得争取,主动找上了他,那就根本不可能找到这条路子。

    现在他已确定,“黑猫酒吧”的两兄妹,是负责替那秘密组织拉线的,专门以重利为饵,诱使财迷心窍的亡命之徒上钩,去替他们卖命。

    他们两兄妹虽不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但总算是那秘密组织的一份子。而且,黄曼萍虽然说她也不知道那里是在什么地方。可是她的话颇有问题,即使她真不清楚地点,但她至少知道对方电话号码,否则她怎么可能主动向他们取得联系?

    因此叶雄心里暗想:只要知道她们联络的电话号码,就不难查出对方的地点。

    为了这一点,他也只好委曲求全,勉为其难地跟她委蛇一番了。

    于是他把黄曼萍往怀里一搂,言不由衷地说:

    “你说的不错,我是应该想开些,得乐且乐,痛痛快快地享受一下。否则死了到阎王爷那里去报到,他也要骂我太傻呢!”

    黄曼萍趁势把脸贴在他脸前,极尽挑逗地笑着说:

    “我可不是大块头,你得手下留点情哦!”

    叶雄心知这一场激战必须真做,绝对无法避免。便索性跟打架一样,也来个先发制人,伸手托起她的下巴,低头就是一阵狂吻!

    黄曼萍顿时心花怒放,两条手臂把他抱得紧紧地,生怕他跑了似的。

    被单从他们身上滑下去,两个人露出的上身,都是赤裸裸的。又是紧紧拥抱在一起,彼此都感受着那种肌肤相亲的奥妙感觉,令人神魂旌然。

    于是,他的手下毫不留情了,一手搂她在怀,另一只手便发动攻势,开始在她赤裸的身上活动起来。

    一丝不挂的胴体,被他这只有力的手一阵轻抚,顿时黄曼萍如痴如醉,陷于了昏乱和迷茫中。仿佛整个的生命,整个的灵魂,都起了轻微的颤栗。

    然而,她的生命只徒具躯壳,却没有灵魂!

    她虽是虚情假意,但非常热情而大胆,不仅轻吐香舌,伸入对方的口中,不住地翻卷,搅动。更故意把紧贴在他腹部的双峰,一阵阵地揉动。

    叶雄好像有些情不自禁,愈来愈冲动了,狂吻犹不能感到满足,忽然吻向了她的粉颈,吻向她的酥胸,吻向她丰满诱人的肉峰,吻向了遍体……

    双方的欲火都在心里燃烧,愈来愈炽烈,终于一发不可收拾,成了燎原之势!

    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