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第一次任务 > 6、试探

6、试探

    车子到了目的,叶雄的眼睛仍被蒙着,由两名壮汉架着下了车,走了一段路,又上了几级阶梯,再走一段,最后才站定。

    蒙着眼睛的黑布这才被取下,发现已置身在一个富丽堂皇,布置美仑美奂的大客厅里。

    沙发上懒散地靠着黑衣蒙面女人,站在两旁戒备的,又是四个一身黑衣,脸上戴着骷髅面罩的汉子。

    叶雄被推在她面前,心里已暗作打算,只要一发觉情形不对,他就先发制人,夺下身边壮汉的手枪,扑过去把这女人制住!

    那女人似乎就是昨夜的“主考官”,她冷声喝问:

    “叶大雄,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混进我们的组织来?”

    叶雄暗自一惊,但他力持镇定说:

    “这个‘混’字我不承认,是你们硬找上我的,我可没有朝这条路上钻!”

    “我问你,”那女人寒气逼人地说:“你昨夜说的都是实话吗?”

    叶雄振声说:

    “是不是实话,你们可以去调查!”

    那女人冷哼一声说:

    “那么你把昨夜说的,再说一遍给我听!”

    叶雄毫不迟疑地说:

    “我叫叶大雄,二十六岁,没有固定职业……”

    那女人把手一摆说:

    “够了!赖广才,他的话实在吗?”

    赖广才忙不迭走过去,毕恭毕敬地弯下腰,在她耳旁轻声说了一阵。

    那女人听完之后,微微点了点头,又向叶雄打量一阵,终于宣布说:

    “叶大雄,从现在起,你被正式录用了!”

    “真的?”叶雄喜出望外。

    那女人“嗯!”了一声,说: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们这个组织,就是‘死亡企业公司’……”

    叶雄诧然惊问:

    “死亡企业公司?”

    这组织的名称不仅特别,而且怪异,更是阴森恐怖,仿佛杀气腾腾!

    那女人却郑重说:

    “公司的名称是对内不对外的,你不必去管他,只要牢牢记往保证书上的六项规定。从现在起,你就是‘死亡企业公司’的一份子,你的一切行动,由我直接指挥,并且从今天起,你不得再干你的‘买卖’了!”

    叶雄欣然说:

    “是!有四千美金一个月好拿,我何必再担风险,干那提心吊胆的买卖呀……”

    那女人冷冷地说:

    “我们代价出的高,可也不是容易拿的!”

    叶雄笑笑说: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我相信,别人能干得了的,我也绝对能干,请随时吩咐好了。赴汤蹈火,我也万死不辞!”

    那女人遂说:

    “你的身手虽然不错,但办事能力是否能跟你的身手一样,还要经过考验,有待事实证明,所以你不能太自信。现在就有一个任务交给你,在今晚以前必须完成,那时候才知道你能不能办事!”

    “什么任务?”叶雄急问。

    那女人从容不迫地说:

    “这件任务并不太难,但也不太容易,我派赖广才做你的助手,在今晚十二点钟以前,当然愈早愈好。去把‘仙乐斯舞厅’一个叫海蒂的舞女弄来,但不可以对她有任何伤害,你有把握办到吗?”

    “海蒂?”叶雄忽然记起,这舞女就是阿牛最近搭上的,小牡丹还为她大吃其醋呢!

    那女人又“嗯”了一声,说:

    “她在‘仙乐斯’虽不是红牌舞女,但要找她并不难,赖广才可以带你找到她。至于用什么方法把她弄来,那就看你的了!”

    叶雄别有用心地问:

    “是弄到这里来?”

    那女人非常狡猾,冷冷一笑说:

    “那倒不必,只要你能完成任务,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去接应,然后就没你的事啦!”

    叶雄只好点点头,说:

    “那我现在就去吧!”

    那女人并不反对,不过她补充说:

    “你必须记住一点,任何行动,都得奉命行事。你是由我直接指挥的,其他无论任何人的命令,你都可以不接受。同时,在目前你仍然是属于外围的人员,只要不惹是生非,一切生活和行动都不受限制。住仍住你原来的地方,有任务时,我自会设法通知你的!”

    “是!”叶雄不得不唯唯应命。

    然后,在那女人的示意下,两名壮汉又用黑布,蒙住了他的眼睛,偕同赖广才,带着他离去。

    叶雄一直被送上车,车开动了,仍未将黑布取下。

    等到车行了十分钟后,他被扶下车,换了另一部车,黑布始被取下。两名壮汉已驾原车回去,这辆车上除他之外,只有掌着方向盘的赖广才。

    “赖兄,”叶雄问:“我们是否现在就去?”

    赖广才颇有些忌妒,以不屑的口气说:

    “这个问我干吗?我是奉命当你老兄的助手,一切当然只有听你的呀!”

    叶雄笑了笑说:

    “赖兄怎么可以这么说,刚才要不是你在那女人面前,替我美言了几句,我哪会被录用?而且今天又蒙赖兄用摩托车帮助我逃走,才不致被两个条子抓去。所以兄弟将来真要能混出点名堂,可说是完全是赖兄所赐,有机会我一定得好好报答。再说嘛,我是刚刚跨进门,赖兄却是干了很久的,无论那一方面,也该向赖兄多多求教哦!”

    这番话是捧对了劲,奉承得赖广才心花怒放,果然马上改变了一付嘴脸,哈哈大笑说:

    “叶兄不必客气,今后我们是自己人了,彼此多照顾些,对大家都是有好处的。”

    叶雄趁机说:

    “这是当然的!……赖兄,我看时间还早,是不是先到金大妈那里去,玩个痛快再去办事?”

    赖广才想了想,说:

    “金大妈那里随时都可以去,我看还是把正经事办了,再去玩个尽兴比较好。因为这是叶兄第一次出任务,如果能一口气完成,花的时间愈少,那女人就愈高兴,以后对你就更会重用哦!”

    叶雄当即表示同意,由赖广才驾着车子,直趋马尼拉最热闹的耿达拉街。

    这一带的娱乐场所林立,到处都是夜总会,舞厅,酒吧,以及形形色色消遣的地方。

    不过,这里的一切活动,都要在下午以后,或者晚上才开始。这时候反而显得冷冷落落,毫无生气,就好像过惯夜生活的女人,白天永远是没精打采的。

    在车上,叶雄忽问:

    “赖兄,刚才那女人,你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吗?”

    赖广才干巴巴地笑了一声,说:

    “说起来叶兄也许不相信,事实上不仅是我,就是刚才所有在场的那些人,恐怕也没谁见过她的庐山真面目。甚至她身边老跟着的那几个家伙,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长相呢!”

    叶雄“哦?”了一声,诧异地说:

    “我看赖兄的资格不是很老吗?不然他们怎么会派你调查我,而且去的时候,也没把你眼睛蒙上……”

    赖广才苦笑说:

    “我算什么窠,比我资格还老的,也照样是见不了他们的真面目,连刚才你去过的那地方,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但是,除了那女人允许,我们就是割头换颈的交情,我也不敢告诉你,否则我就要以泄漏秘密论罪!”

    他既已先封了门,叶雄自然不便再问,装出好奇地说:

    “难道赖兄连那女人的姓名也不知道?”

    赖广才坦然说:

    “我只知道她姓裴,大家都叫她裴小姐,在‘死亡企业公司’里,有好些个‘大头’,不过我都没见过,一切都由她直接指挥。”

    “这么说,她的权力一定很大罗?”叶雄问。

    赖广才正色说:

    “可不是吗!她非但指挥一切行动,而且还掌握着生杀大权。任何人违犯规定,她只要一声命令,就可以置人于死地,所以谁也不敢惹她发脾气。”

    叶雄故意说:

    “可是我不明白,她要我把个舞女弄去,究竟干什么呢?”

    赖广才郑重警告他说:

    “叶兄,我把你当自己弟兄,才不得不忠告你。以后凡是她交代的事,教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千万不要多问,这是最犯忌的!”

    叶雄只好笑笑说:

    “多承赖兄关照……”

    正说之间,已来到了耿达拉街的闹区。

    赖广才并未把车开到“仙乐斯舞厅”,却停在了住宅区的一条街上,用手指向对街的一个狭巷说:

    “海蒂住在那巷子里,左边第三家,门牌是五号。那是个七层楼的公寓,不过里面住的全是过夜生活的女人。她的房间是三楼第三十三号,我知道的只是这些,怎么把她弄出来,就看你的了。”

    叶雄终于忍不住说:

    “其实这事很简单,只要冒用她认识的人的名,打个电话骗她出来,或者直接骗她出来,骗上车子架了就走这不就结了,何必……”

    赖广才笑笑说:

    “叶兄,你未免把事情看得太简单啦!真是像你说的那么容易,裴小姐何必小题大做,要用这个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办成的差事来考你?”

    叶雄诧然问:

    “是不是其中另有文章?”

    赖广才耸耸肩,说: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反正我相信,事情不会太简单。叶兄只要能把她弄出来,无论是骗也好,用武力也好,我会见机行事,随时守在这里接应的!”随即将一把枪管套着灭音器的枪,交给了他。

    叶雄点点头,把枪藏在身上,下了车,径直向对街走去。

    这时他真有点莫名其妙起来,赖广才的话不错,如果是轻而易举的差事,那女人何必小题大做,用这个来考验他的办事能力?

    但话又说回来,客人找上舞女的门,谈谈“场外交易”。只要双方条件能谈拢,带她去任何地方销魂,也不是绝对办不到的事,何以他们就认定这条路走不通?并且,海蒂既然能让阿牛那种人物搭上,绝不可能是洁身自爱,出污泥而不染的女人!

    同时叶雄更相信,海蒂如果真有什么顾忌,不肯轻易跟陌生人外出。那么必要时即使用武力,也能逼她就范,姓裴的女人能说他办不到?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已走近那条狭巷,来到左边第三家,果然是幢七层的楼房。

    门上并没有公寓的招牌,不过看样子,倒真是个分间各别出租的公寓。

    他在门口犹豫了片刻,才硬着头皮走进去,直登三楼,找到门上钉着三十三号的房间。

    迟疑了一下,他终于伸手在房门上轻轻敲了两下。

    “谁?”房里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问。

    叶雄立即回答:

    “敝姓叶……”

    房里的女人诧然说:

    “姓叶?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叶雄灵机一动,说:

    “海蒂小姐,是阿牛叫我来的,有很重要的急事!”

    房里的女人似在犹豫,过了片刻,才见她把房门开了。只见她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女郎,长发披肩,脸蛋儿长的非常俏皮,有点西方美,看来颇似混血儿。

    她的身材虽然娇小玲珑,但不失丰满和均匀,比那些高头马大的“波霸”女人,看来更充满青春气息的诱惑。

    尤其她是刚下床,身上只披了件薄若蝉翼的敞胸晨楼,清清楚楚地看出,她贴身穿的迷你式红色花边内裤,和红色的胸罩。

    “什么重要的事?”她问。

    叶雄哂然一笑,说:

    “海蒂小姐,能不能让我进房里再说?”

    海蒂这才拉开房门,让开一边,好让叶雄走进房里。

    “现在请说吧!”她显得局促不安。

    叶雄忽然觉出这女郎的声音和身材,似乎非常的熟悉,但一时却想不出她是谁,只好强自一笑,坦然说:

    “不瞒你说,并不是阿牛叫我来的……”

    海蒂顿时一怔,怒形于色说:

    “那你为什么骗我开门?请你立刻出去!”

    叶雄自圆其说地解释:

    “海蒂小姐,你先别生气,我要不说的严重些,你是不会开门的。其实,虽然不是阿牛叫我来的,但我是他的朋友,特地来找他的哦!”

    海蒂怒犹未消地说:

    “你弄清楚,这是我住的地方,你找他怎么跑到我这里来找,我这里又不是……”

    叶雄笑笑说:

    “海蒂小姐,阿牛的事我很清楚,据说他最近常在这里,不然我怎会冒昧地找到这里来?”

    海蒂顿时面红耳赤,窘然说:

    “你,他找你干嘛?”

    叶雄这才正色说:

    “我是特地来告诉他一个消息,前些时跟他打得火热,姘居在一起的,那个‘黑猫酒吧’叫小牡丹的女人,昨晚被人枪杀了!”

    “哦!……”海蒂吃了一惊。

    叶雄接着说:

    “我怕阿牛会受到牵连,说不定连你也被扯上。所以昨晚事情一发生,我就到各处找他,最后听‘黑猫酒吧’的一个吧娘说起,我才知道阿牛最近常在这里。”

    海蒂局促地说:

    “可是,昨天下午他来过一趟,以后就没再来呀!”

    叶雄故意问:

    “那么你想想看,到哪里可能找到他?”

    海蒂想了想,终于摇摇头,说:

    “这倒想不出,他的行踪我向来不过问的,反正他爱来就来,爱去就去,有时候几天也不来一次。”

    叶雄趁机说:

    “昨晚我去‘黑猫酒吧’,正好遇上几个‘便衣’,在那里调查小牡丹的一切。我想他们一定会查出阿牛跟她的关系,如果再查明阿牛最近的行踪,很可能就会找到这里来……”

    海蒂一付毫不在乎的神气,说:

    “怕什么,找来就找来,反正那个什么小牡丹,又不是我下手杀的!”

    叶雄别有用心地说:

    “话可不是这么说,要知道阿牛本来是跟小牡丹打得火热,姘居了一段时期。最近他突然变了心,把她丢开一边,经常跟你在一起。警方只要查出你们之间的关系,首先自然怀疑是阿牛喜新厌旧,怕被小牡丹纠缠不清,不得不下这个毒手,那么你就势必被牵连了。”

    海蒂噗哧一笑说:

    “你倒真像个大侦探嘛!”

    她这一笑,使叶雄忽然心里霍地一动,似乎又觉得她的笑声也很熟!

    这娇小玲珑的身材,说话的声音,以及她的笑声,实在太熟了。但是,怎么偏偏一时记不起她是谁呢?

    海蒂见他在发愣,不禁诧然问:

    “喂!你在想什么?”

    叶雄的思绪被她打断了,只好随机应变地说:

    “我在想,无论找不找得到阿牛,你都应该暂时避一避风头……”

    海蒂却不以为然的说:

    “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反正这件事与我无关,别说死了一个小牡丹,就是死了十个八个,也扯不到我头上来。我要是一躲起来,那可好了,明明扯不上我的,也得背上黑锅啦!”

    叶雄原打算用小牡丹被枪杀的事,来吓唬海蒂,使她担心警方追查到这里来,不得不找地方暂避。那么他就可以毫不费劲地,把她骗出公寓,架上车就走。

    谁知她居然非常冷静,几句话说出来,反而驳得叶雄哑口无言起来。

    海蒂遂说:

    “你特地来送消息给阿牛,实在很够意思,我替他谢谢你。不过,我现在连衣服都没穿,不方便留你,真非常抱歉……”

    她下面的话虽然没说出口,等于已经下令逐客了!

    叶雄真没想到,这女郎果然不容易受骗,使他碰了个软钉子。

    这一计行不通,他只得改变方式,软的不成来硬的了。于是,他突然把脸一沉,冷声说:

    “海蒂小姐,这是人命官司,你虽然不怕受牵,但我跟阿牛的交情不同,必须立刻找到他,让他好有个准备!”

    海蒂悻然说:

    “你既然要找他,就请便吧,我并没有阻止你呀!”

    叶雄断然说:

    “这得麻烦你陪我一起去找!”

    海蒂怒声说:

    “笑话!我凭什么陪你去?”

    叶雄突然亮出了手枪:

    “就凭这个!”

    海蒂猛吃一惊,呐呐地问: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雄置之不理,逼令说:

    “快把衣服换上,跟我出去一趟!”

    海蒂在手枪的威胁之下,终于无可奈何,走过去打开衣橱,取出一套洋装来。

    她似乎在故意拖延时间,慢条斯理地脱下晨褛,将洋装穿上,然后背着身子向叶雄悻然说:

    “可以替我把拉链拉一下吗?”

    叶雄只好走过去,替她小心翼翼地,将背后的拉链拉上……

    正在这时候,突然房门开了,闯进两名穿制服的警察,拔枪大声喝令:

    “不许动!”

    叶雄由于背对着门,根本不知道闯进来的是警察,他是赫赫有名的“神枪飞龙”,果然名不虚传,回身就是“噗噗”两枪,弹无虚发击中了他们执枪的手。

    妙就妙在枪被击落,他们仅只手指和掌心被震得一阵麻痛,却未受伤!

    叶雄这才看清,闯进来的是两名警察,这时候他已顾不了许多,用枪逼命他们让开,拖了海蒂就走。

    临出房,他取出了锁孔上的钥匙,迅速出房把门锁上,使两名警察被反锁在房内。

    匆匆下了楼,出门即向巷口奔去。

    赖广才的车子已停在巷外,见叶雄果然把海蒂弄出来,不禁大喜,急将车子发动,向他们招呼:

    “快上车!”

    叶雄拉开车门,把海蒂推上了车,赖广才立即加足马力,将车子开得风驰电掣而去。

    车在疾行中,海蒂悻然怒问:

    “你们把我弄到哪里去?”

    叶雄笑而不答,只把枪口顶在她腰上,使她不敢轻举妄动。

    赖广才从头前的后视镜里,向后座的海蒂瞥了一眼,忽然面露惊诧之色,但没有说话,全神贯注地把住方向盘。

    一阵疾驰,车已远离耿达拉街的闹区,折向僻静的马路,终于来到一条岔路上停住。

    那里已停候着一辆豪华轿车!

    赖广才的车子一停,那车上便跳下两名壮汉,过来拉开门说:

    “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人交给我们吧!”

    叶雄只得把海蒂交给他们,弄上那辆豪华轿车。

    警鸿一瞥,叶雄发现那开车的司机,脸上赫然一条殷红的刀疤!

    他顿时心里霍然一动,犹未及再看仔细,豪华轿车已开走了。

    忽听赖广才回过头来问:

    “叶兄,你没有弄错房间吧?是不是三楼三十三号?”

    “怎么啦?”叶雄诧然急问。

    赖广才郑重告诉他:

    “刚才那个女人,不是海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