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第一次任务 > 7、端倪

7、端倪

    他们又来到了金大妈这里,仍由那四个女郎出来招待,她们都换了衣服,穿的袒胸露背的洋装,非常的性感,暴露!

    并且,她们对叶雄已“另眼相待”,似乎把他看成了老主顾。

    但叶雄却毫无心情,因为他费了半天的劲,还枪击两名警察,才把“海蒂”弄出公寓,架上车子。结果等把人交给了那两个壮汉,赖广才竟指出那女郎不是海蒂!

    他原以为第一次任务顺利达成,必可获得那位大权在握的裴小姐信任,以后会对他重用,没想到会节外生枝,绑错了对象。

    房间绝对没弄错,叶雄认清门上钉的三十三号,才伸手敲门的。可是那女郎既然不是海蒂,怎会在她房里,而当时又不否认呢?

    赖广才在车上已说明,他曾经在“仙乐斯”见过海蒂本人,所以刚才一见那女郎上车,就认出她不是海蒂。只是当时他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当她的面不便贸然说穿,直到那女郎被两个壮汉接去,他才不得不告诉叶雄。

    这次的任务,赖广才虽是助手,但叶雄把个不是海蒂的女郎弄出来交差,他们两个都脱不了“失职”的罪名。为了本身的利害关系,他自然不能保持缄默,明知弄错了人,而说不出来呀!

    但是,究竟是住在公寓里的女郎,正巧在海蒂房间里,被叶雄不分青红皂白,糊里糊涂弄了出来呢?还是海蒂早已闻风藏匿起来,故意找了个人来当替身?

    两个人同病相怜,心情都非常沉重,想苦中作乐也作不起来。尤其是叶雄,他仿佛是以待罪之身,在这里等着裴小姐的处分。

    “叶兄,”赖广才终于把眉一皱,忧形于色说:“这事怎么办?”

    叶雄无可奈何地苦笑说:

    “错已经错了,人也已交给他们带回去,除了等那女人处分,还有什么办法!”

    赖广才叹了口气说:

    “唉!我真不明白,这是怎么会把人弄错了的?”

    叶雄悻然说:

    “说不定是姓裴的女人,故意安排的!”

    赖广才诧然问:

    “叶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雄冷笑一声,分析说:

    “事实摆在眼前,要把像海蒂这样身份的女人弄出来,应该并不是太难的事。而裴小姐第一次就用这个任务来考验我,这显然有两种可能,第一,她是试试看我,能用什么方法把那女郎弄出来……”

    没等他说完,赖广才已不以为然地说:

    “可是真正的海蒂上哪里去了呢?还有,突然闯进去的两个警察,又是怎么回事?”

    叶雄正色说:

    “这倒不是问题,我既然能从‘黑猫酒吧’的吧女口中,打听出阿牛的行踪。警方为了小牡丹被枪杀,自然也急于找寻线索,追查跟被害者关系最密切的人。那么总会查出他最近的行踪,而找到海蒂那里去的。如果真是这样,海蒂很可能闻风藏匿起来。但刚才我见到那女郎时,开门见山地就说明是为了小牡丹被枪杀的事,特地去送消息给阿牛的,当时她听了竟不否认她是海蒂,因此使我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赖广才急问。

    叶雄忿然说:

    “我认为那个冒充海蒂的女人,很可能是裴小姐派去的,否则她不会叫我去撞这个木钟!”

    赖广才莫名其妙地问:

    “裴小姐这样整我们的冤枉,又是为什么呢?”

    叶雄断然指出:

    “大概是他对赖兄的调查报告不太满意,不想真录用我,又找不出不用我的理由,所以故意安排了这个场面,让我第一次任务就出错。这样岂不是师出有名,抓住了我的错处,名正言顺地给我个罪名!”

    赖广才沉思了一下,点点头说:

    “照叶兄这么一说,倒真有点像是这么回事了……那么,我不是他妈的也要跟着倒霉啦!”

    叶雄置之一笑说:

    “那倒不见得,赖兄尽可放心,真要是这么回事,那女人主要的是对付我,绝不是把你扯上的!人是我弄出来的,弄错了是我的事,与你有什么相干?”

    赖广才仍不放心地说:

    “不会这么简单吧?裴小姐做任何事,一向干干脆脆,从不拖泥带水。她要是真对我的调查报告不满意,决定不录用你,一定会怀疑我得了你的好处,才替你说话。所以故意派我做你的助手,这不分明让我们两个一起倒霉?”

    叶雄趁机试探地问:

    “赖兄,如果照你这么说,我们可说是难兄难弟了,你看裴小姐会怎样处分我们?”

    赖广才忧心忡忡地说:

    “我虽然没见过裴小姐的庐山真面目,不知道她是怎么个长相,但我却知道她的心肠既狠又硬,外加毒辣无比。如果她真的不打算用我们,那我们只有一个字——死!”

    依偎在他怀里的玲玲,故意嗲声嗲气地说:

    “死?我们怎么舍得让你死呀……!”

    她这个迷汤灌的太不是时候,赖广才实在是心烦意乱,猛把她一把推开,怒声说:

    “去你妈的!老子正在谈正经事,少跟我打岔!”

    玲玲挨他一骂,再也不敢开腔了。其余三个女郎见状,更是吓得噤若寒蝉起来。

    叶雄反而有些过意不去,强自一笑说:

    “赖兄,我们别把火发在她们头上,现在事已如此,总该想个办法,不能在这里等死吧?”

    赖广才忽然把心一横说:

    “办法我是想不出,不过真要把我置于死地,我姓赖的也不会便宜他们。干掉一个够本,干掉两个就算赚的!”

    “赖兄……”

    叶兄刚要趁机怂恿他两句,不料正在这时候,突见两名壮汉闯了进来,使他们不禁暗吃一惊,相顾愕然!

    其中一名壮汉冷声说:

    “裴小姐叫你们立刻去一趟!”

    赖广才已沉不住气,刚要伸手拔枪,幸而叶雄比较冷静,急以眼色制止,他才没有贸然轻举妄动。

    于是,他们从沙发上站起来,整了整揉乱的衣服,跟着两名壮汉离去。

    上了车,叶雄仍然被蒙上眼睛,上路上各人都保持沉默,谁也不说一句话。

    叶雄此刻已打定主意,到时候见机行事,必要时只好豁出去一拼。好在他已不再是孤掌难鸣,赖广才为了本身的利害关系,势必跟他站在同一阵线。

    人在情急拼命的时候,自然会不顾一切的。赖广才刚才就几乎冲动,要不是叶雄及时以眼色制止,这家伙很可能已经拔枪干掉了来的两名壮汉。

    他们现在所乘坐的,便是那辆豪华轿车,而开车的赫然就是那脸上有刀疤的司机!

    叶雄已知道,这脸上有刀疤的家伙,就是小牡丹所说,曾经去找过阿牛的那个人。

    他本来打算查出这家伙,再设法从这家伙身上,侦查那庞大组织的秘密。现在既已直接找到了路子,自然对这疤面司机已不足重视。不过照情形看,这辆豪华轿车,很可能是能是属于那位裴小姐的座车,普通党徒行动,何必需要充当场面,摆气派?

    叶雄比较担心的,是他刚才劫持“海蒂”时,赖广才交给他那支套有灭音器的手枪。事后己由赖广才收回,他现在手无寸铁,回头万一情形不对,真要动起手来,他就必须先夺到一支枪,否则赤手空拳怎么跟那些蒙面大汉拼?并且,擒贼擒王,他非得出奇制胜,制住了姓裴的女人,才有突围的机会!

    一路上,他默默地在计划着,如何应付即将面临的紧张情势,不知不觉中,车子已停住,显然是到达了目的地。

    仍像第一次来时一样,他被两个壮汉推下车,一边一个架着,一直来到那豪华的大客厅,眼睛上蒙的黑布才被取下。

    沙发上,赫然坐着那姓裴的黑衣女人!

    六名随侍在侧的黑衣蒙面大汉,还是老样子,分立在她的左右。

    叶雄暗中注意,他们的枪均插在腰间的宽皮带里,如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出其不意地扑过去,也许能击倒其中一名大汉,趁机夺枪到手。但其余的大汉倘若拔枪够快,他纵然能不被射中,要想制住姓裴的女人就来不及了。

    因为他所站的地位,距离对方几名大汉,至少也有两三码。就算行动再快,冲扑过去,也比不上他们拔枪的速度快啊!

    于是他想到,既然要拼命,何必舍近求远,赖广才就站在他身边……

    念犹未了,姓裴的女人已开口说:

    “叶大雄,你自己认为这次的任务,成绩如何?”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倒真把叶雄问得一怔,有点茫然不知如何回答起来。

    “这……”他只好硬着头皮,呐呐地说:“这次的任务,我觉得虽然并不大难,但美中不足的是我向两个警察开了枪,也许会替你们惹了麻烦……”

    姓裴的女人冷声说:

    “哼!幸亏你向他开了枪,否则我就要向你开枪啦!”

    “哦?”叶雄实在听不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姓裴的女人终于打开了这个哑谜,她说:

    “老实告诉你吧,这是我对你的一次考验,不仅是那个‘海蒂’,就连那两个‘警察’,都是我们的自己人!我这样安排,一则是试试你的办事能力,一则是看你真遇上了警方的人,敢不敢开枪火拼!”

    叶雄大出意料之外,诧然说:

    “原来那两个‘警察’,是你派去的?幸亏我手下留情,没有击伤他们……”

    姓裴的女人冷笑说:

    “这个你放心,他们身上都穿了防弹夹克,你想伤他们也伤不了的!倒是我觉得美中不足,你虽然敢作敢为,但手段还不够狠。在我们这个‘死亡企业公司’里,只要遇上警方的人,是绝不容许手下留情的!”

    到这时候,叶雄的紧张心情才为之一松,笑笑说:

    “这可不能怪我,是你事先没有关照我,我是怕替公司惹麻烦,才不敢贸然击伤他们,下次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姓裴的女人微微点了下头说:

    “好吧!这次的任务,勉强可以算你完成了。不过你犯了两大错误,第一是太粗心大意,没把对象弄清楚,就糊里糊涂地把她弄出来交差。幸好这次是我故意安排的,否则岂不是弄巧成拙,误了我的大事?”

    叶雄窘然说:

    “这一点我绝对承认,不过,那位小姐要不是我们自己这方面派去的,心里有恃无恐。当时被我一吓,早就会说明自己的身份,不至于冒名顶替那个叫海蒂的舞女了。”

    姓裴的女人说:

    “就因为这样,我才算你这次的任务完成了。但你必须切记这第二点,以后绝不可再犯,那就是对警方的人员,绝对不用客气。遇有像今天的情况,尽可放手地干,一切不必顾虑,出了天大的事由我负责!”

    叶雄只好言不由衷地说:

    “有你裴小姐这句话,以后我心里就有数了,除非不让我遇上,否则就活该他们倒霉!”

    姓裴的女人遂说:

    “你的身手很不错,枪法也很准,只要好好地干,我们绝不会亏待你的。从现在起,你暂时不要离开这里,我要出去一趟。在我回来之前,绝不可走出这里一步,今晚很可能有一次大的行动,到时候我再分派你任务!”

    “是!”叶雄阳奉阴违地应着。

    姓裴的女人转向赖广才说:

    “你这家伙,除了往金大妈那里跑的最起劲,不但办事差劲还特别喜欢多嘴!”

    赖广才松了口气,不料这女人突然把箭头指向了他,吓得连忙否认说:

    “我,我什么也没乱说呀!……”

    姓裴的女人厉声喝问:

    “你不告诉叶大雄,他怎么知道我姓裴?”

    “这……”赖广才哑口无言了。

    姓裴的女人冷哼一声,突然一使眼色,两名壮汉立即上前,将赖广才制住,缴了他的械。

    “裴小姐……”赖广才顿时魂飞天外。

    叶雄没想到无意地叫了声裴小姐,会替赖广才惹出这么大的麻烦,颇觉有些过意不去,忙替他求情说:

    “裴小姐,这完全是我的错,不能怪他,是我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你,无意地问起他,他才告诉我了,除此之外,他确实是什么也没说……”

    “就这一个小错误,就可能毁了整个的‘死亡企业公司’的!”姓裴的女人说:“照我们的规定,他当以泄露秘密论罪,处以死刑。不过,既然是你替他求情,看在你是新加入组织的份上,我不能不给你一点面子,就破例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吧!”

    叶雄还没来得及问,她已冷酷地说:

    “赖广才,你很幸运,要不是他替你求精,我是绝不饶你的。现在由你自己选择,一个是按照规定,以泄露秘密处你死刑,一个是让你变成哑巴,从此不能乱说话,你愿意选哪一样?”

    赖广才吓得面无人色,头上直冒冷汗,哭丧着脸说:

    “裴小姐,求你高抬贵手,饶了我这一次吧……”

    姓裴的女有无动于衷,冷森森地说:

    “我这里没什么讨价还价的,你快决定吧,我还有事情,没时间跟你蘑菇!”

    赖广才心知死罪虽免,活罪已是难逃,只得咬了咬牙,鼓足勇气说:

    “只要不死,你裴小姐就看着办吧!谁教我他妈的多嘴……”

    “你知道就好了!”姓裴的女人冷笑一声,当即吩咐一名大汉,到里面的一个小房间去,取出个小瓶子来。

    那大汉先把瓶子给她过目,等她点了下头,立即拧开瓶盖,倒出一粒黄色的药丸。然后用手捏住赖广才的嘴两旁,硬使他的嘴张开,将药丸塞了进去。

    “吞下去!”姓裴的女人冷声命令。

    赖广才无可奈何,只得把心一横,将嘴里的药丸一口吞下。

    姓裴的女人遂说:

    “现在我要走了,你们两个留在这里,我不必派人留下监视,你们可以自由活动。但绝不可擅离这客厅一步,否则外面的人就会格杀勿论!”

    说完,她便领着六名蒙面汉子,和两个壮汉,从容不迫地走出客厅。

    等他们一走出去,赖广才忙不迭从嘴里吐出那粒黄色药丸。原来他刚才是把它压在舌头下,佯作一口吞了下去,其实根本没吞,还含在他嘴里!

    幸亏那女人急于出去把所有的人都带走,否则赖广才已成了哑巴,哪里瞒得过去?

    “你没吞下?”叶雄惊喜交加地问。

    赖广才哈哈一笑,自鸣得意地说:

    “哪有那么简单!”

    叶雄不由地把大拇指一竖说:

    “真有你的!我还替你捏了把冷汗呢……”

    赖广才忿声说:

    “这女人真他妈的够狠!刚才要不是叶兄挺身而出,替我说情留下了这条命,她是真会置我于死地的!”

    叶雄歉然说:

    “唉!这都怪我说话不谨慎,没想到只叫了她一声裴小姐,就闯出这么大的祸,几乎使赖兄……”

    赖广才置之一笑说:

    “事情过了,就别再提啦!不过这倒给了我们一个教训,以后无论是任何事,甚至于说话,都必须特别小心,不能犯一点小错啊!”

    叶雄点点头说: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可是你……”

    “我?”赖广才苦笑说:“从现在起,我只好装成哑巴啦!不过这个秘密,只有叶兄一个人知道,千万不能……”

    叶雄义不容辞地说:

    “赖兄尽可放心,我姓叶的绝不会出卖你!”

    赖广才刚要说什么,叶雄急以眼色向他制止,他才没有说出口。回头一看,赫然发现楼梯上正露出两只脚,原来有人正悄然走下楼来。

    那人一步步走了下来,竟是个全身黑色紧身衣,腰间佩了枪,戴着骷髅面具,身材巧小玲珑的女郎!

    叶雄立即认出,这就是昨夜用测谎器,问他话的那女郎,想不到她这时候会突然从楼上悄悄走下来。如果不是他发现得早,及时制止赖广才开口,这个假哑巴的马脚就要露出来了。

    念及于此,他们彼此都不禁捏了把冷汗,暗叫了声:

    “好险!”

    黑衣女郎落落大方地走过来,冲着叶雄笑笑说:

    “恭喜你,成为‘死亡企业公司’的一份子啦!”

    叶雄一听她说话,心里霍地一动,猛然想了起来,怪不得在那公寓里时,觉得那“海蒂”的身材,说话和笑声都非常熟悉,而一时又记忆不起。原来她就是昨夜“R”室里操作仪器的女郎,也就是现在站在面前的这女郎啊!

    由于赖广才的前车之鉴,叶雄再也不敢重蹈覆辙,这回他可学乖了,说话绝对要小心谨慎,于是哂然一笑说:

    “谢谢,这都是你帮忙……”

    黑衣女郎诧然问:

    “我帮了你什么忙?”

    叶雄一本正经说:

    “如果你那一关通不过,我就不可能被录用,这不是你帮的忙吗?”

    黑衣女郎郑重说:

    “你弄错了,在‘死亡企业公司’里,无论是任何人,谁也不能帮谁的忙,谁也帮不了谁的忙。如果你昨夜说的一切有问题,再经过调查不符,就是上帝也帮不了你的忙呢!”

    叶雄故意想逗她发笑,自我解嘲地说:

    “真要是那样,阎王爷倒可以帮忙,吩咐手下的小鬼把鬼门关大开。否则像昨夜那么晚了,我赶不及进去,岂不是要关在外面当孤魂野鬼?”

    黑衣女郎果然忍俊不住,被逗得噗哧一笑。这一笑,更使叶雄证实,她绝对就是冒充海蒂的女郎无疑了!

    她这时虽然戴着骷髅面具,但叶雄已看过她的庐山真面目,知道她的年纪非常轻,仍然未脱少女的稚气,不然她不会这样爱发笑。

    忽然,她发觉赖广才垂头丧气地站在一旁,平常这家伙的一张嘴最爱说话,现在却一言不发,不禁使她深以为异地问:

    “赖广才,你怎么啦?”

    赖广才沮然把两手一摊,作了个懊丧的表情。

    叶雄只好替他发言说:

    “他因为无意中告诉我裴小姐的姓,结果让裴小姐知道了,一气之下,就要以泄露秘密论罪,还是我说了半天的情……”

    “哦?你说的情?”黑衣女郎诧然说:“这倒不简单,裴小姐是向来铁面无私,从不卖任何人情面的。居然给你一说情,就网开一面,饶他不死?”

    叶雄强自一笑说:

    “死罪是免了,可是活罪还是难免,裴小姐已经强迫他吃下一粒药丸,使他变成了哑巴!”

    黑衣女郎毫不同情地说:

    “这样也好,免得他喜欢多说话!”

    赖广才顿时怒形于色,但他是敢怒而不敢言,一开口西洋镜就揭穿啦!一气之下,他只有走开了。

    叶雄颇不以为然地说:

    “我的想法不知道对不对,‘死亡企业公司’可能正在用人之际,否则也不会突然招兵买马起来。既然需要人手,又何必为了一点小错误,甚至于像赖兄只不过多了句嘴,裴小姐就动辄以死论罪,这未免用刑太苛,也太重了点吧?”

    黑衣女郎冷冷地说:

    “话虽不错,可是你知道我们整个组织里有多少人?在外面说话随便一不小心,泄漏了秘密,也许就使‘死亡企业公司’全部完蛋了!所以我们非用重刑不可,让每个人都有所警惕,不敢轻易违犯规定。不是我放马后炮,说现成话,我早就料到赖广才的一张嘴会出纰漏。今天只让他变成哑巴,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否则早晚会让裴小姐下令干掉他的!”

    叶雄听得不寒而栗,惊诧说:

    “难道连你也不例外?”

    黑衣女郎说:

    “我凭什么例外?只要我泄漏任何秘密,照样以死论罪,谁说情也没用!”

    叶雄忽然轻声说:

    “可是有一件事,不知道你是不是泄漏了秘密……”

    黑衣女郎诧然急问:

    “什么?你说我泄漏了秘密?是什么事?”

    叶雄瞥了赖广才一眼,见他正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猛吸着香烟。这才微微一笑,附在她耳旁,轻声说了几句。

    不知他说的什么,也看不出黑衣女郎的神情,但显然她是大大地吃了一惊,只说出声:

    “你!……”惊怒交加之下,几乎激动得昏厥了过去!

    叶雄赶紧把她扶住,急问:

    “你怎么啦?”

    黑衣女郎只说了声:

    “跟我来!”就径自向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