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第一次任务 > 11、孤注一掷

11、孤注一掷

    罗勃斯总监被送走了。

    现在叶雄才明白,今晚把罗勃斯全家劫持到“死亡谷”来,目的是要使他为了妻子儿女的安全,不得不有所顾忌,以警察总监的身份,禁止警方贸然采取行动。

    这样一来,“死亡企业公司”便高枕无忧,尽可放心大胆地在,“死亡谷”作那种丧心病狂的实验了!

    瘦高个子显然是“死亡企业公司”的幕后主持人,他派人把罗勃斯“护送”走了之后,立即在大办公室里,“召见”叶雄和新加入的几个家伙。

    裴菲菲先向他作了番简单扼要的报告,瘦高个子听完后,便首先冲着叶雄说:

    “裴小姐既然认为合格,录用了你,相信她已经把一切规定向你说明,不需要我再重复了。不过‘死亡谷’的规定很严,回头让她告诉你就行了。我所要说的,是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离‘死亡谷’,否则格杀勿论!目前这段时间,我需要开始实验,决定暂停对外的一切活动,你们的任务只是担任戒备,关于详细的情形,裴小姐会说明的。好了,你可以先下去休息,我跟这几位还有话要谈。裴小姐,你带他去安排一下吧!”

    “是!”裴菲菲应了一声,便带着叶雄走出去。

    她把叶雄带到最后的一排房子,只见靠近森林处,布满了带刺的铁丝网,密密麻麻地,使人望而却步。

    裴菲菲把手一指,郑重警告他说:

    “没事你最好别到处乱跑,那铁丝网后面,遍布着地雷,不小心炸死了,那可是活该!”

    “是!”叶雄也来了个唯唯应命。

    他们从侧面有两名大汉守着的门走了进去,这排房子和第二排的“实验室”一样,也是一条长长的走道,两旁各有十来个玻璃房间。但不同的是,这排房子是住人的,每间房里均置有简单的家具,和两张双层床铺,也就是说,一间房里可住容纳四个人。

    由这种特殊的房间看来,“死亡谷”确实是处处设防,连个人的起居都没有自由。换句话说,也就是让大家彼此监视,谁也不能在房里耍出花样!

    叶雄故意问她:

    “你也住在这里?”

    裴菲菲笑了笑说:

    “我又不需要展览睡相,干嘛住在这里!”

    “哦……”叶雄忽问:“那么冒充海蒂的那位小姐呢?”

    裴菲菲冷声说:

    “到了这里,你还是安分些,别动她的念头吧!在马尼拉你可以为所欲为,可是‘死亡谷’就不能乱来,否则你就会变成‘实验品’!”

    叶雄听得暗自一惊,颇觉失望地说:

    “那我只好安分些了……”

    裴菲菲置之一笑,没有搭腔,领他来到顺过去倒数的第二个房间,才说:

    “这个房间是空着的,你可以随便选个床位,回头那几位新加入的家伙,有三个跟你住在一起,其余的分在隔壁,相信你不会寂寞的。”

    叶雄苦笑说:

    “我倒宁可寂寞些!”

    裴菲菲遂说:

    “现在你已经知道自己住的地方了,可以跟我到那里去,我还有话要交代你!”

    她既然用命令的口气,他也就唯命是从地应了声:

    “是!”

    他们从另一头的门出去,外面也有两名大汉在把守,使叶雄感觉住在这排房子里,就如同被监禁似的!

    绕回到第三排房子,外表看起来跟其他的毫无区别,走进去就迥然不同了,而且两头的门口,都没有守卫。

    只见走道是在一边,而不是在当中的,一排虽然也有十来个房间。但不是一目了然,能看到房内一切的玻璃房间,而且房间上都钉有号码。

    裴菲菲带他进了第五号房间,里面布置非常精致,华丽的席梦思床,衣橱,漂亮的整套沙发……墙的一角尚隔出个小小的盥洗间,里面有新式的卫生设备,洗脸盆,但空间大小,没有浴缸,只有淋浴的莲蓬头。

    “死亡谷”显然自备有发电机,供应所有各处的用电。裴菲菲这个房间里,不仅布置美伦美奂,连壁灯也是彩色而艺术化的。

    叶雄忽然发现,好像所见到的各处,无论那一个房间,里面的灯都是亮着的,哪怕是房间里根本没有人在,这似乎太浪费!

    “裴小姐的这个房间真不错!”他羡慕地说。

    裴菲菲又是置之一笑,遂说:

    “在‘死亡谷’里,也只能将就些啦!坐下吧,我有几件事要向你交代清楚。”

    “是!”叶雄径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裴菲菲在茶几上取了支香烟点着,猛吸了两口,才郑重其事地说:

    “保证书上的六条规定,相信你还记得,不需要我再说。至于这里的规定,除了那六条之外,最重要的有几点,你必须记住。第一,绝不许擅自闯进‘实验室’,第二,不许到处乱跑,更不可以走离‘死亡谷’的范围,也就是铁丝网以外。第三,这是对所有新加入的人,特别严格规定的。就是绝对禁止向任何人打听这里的一切,最好是保持缄默,尽量避免发问。第四,绝对禁止发生打斗或冲突,否则无论谁是谁非,一律处死!其他的嘛……反正一句话,‘死亡谷’是我们的基地,无论任何人有危害‘死亡企业公司’意图的情形发生,只有死路一条。你能记住这一点,大概就不会出问题了!”

    叶雄胸有成竹地说:

    “裴小姐放心,一切我心里都有数,绝不会替你添麻烦的!”

    “你知道就好了,”裴菲菲语意深长地说:“刚才你也亲自听见总经理说的,你是由于我认为合格而录用,所以你的一切由我负责,出了任何问题,都将唯我是问!”

    叶雄趁机说:

    “裴小姐,承你对我的照顾,我这个人绝不会没有良心的。以后无论什么事,只要你吩咐一句,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

    “真的吗?”裴菲菲似乎不太相信。

    叶雄郑重说:

    “信不信由你,裴小姐,我这个人向来是恩怨分明的。连别人都看出你对我另眼相待了,难道我自己还会感觉不出?”

    “哦?”裴菲菲诧然问:“你说别人看出来了,是不是指的你喜欢的那个妞儿?”

    叶雄点点头说:

    “所以她劝我,要死心塌地为你卖命……”

    裴菲菲急问:

    “你真会这样?”

    “当然!”叶雄毫不犹豫地说:“只要裴小姐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是万死不辞的!”

    裴菲菲忽然叹了口气说:

    “其实……”话才出口,她却欲言又止起来。

    叶雄抓住这机会,出其不意地单刀直入说:

    “裴小姐,恕我很冒昧地问一句,令尊是否……”

    没等他说完,裴菲菲已震怒交加地问:

    “她对你说了什么?”

    叶雄灵机一动,索性把一切推在死无对证的赖广才身上,一本正经地说:

    “不瞒你说,她倒真是守口如瓶,除了要我报答你的另眼相待之外,什么也没有告诉我。但赖广才却向我透露了一些口风……”

    “赖广才?”裴菲菲急问:“他向你透露了什么?”

    叶雄从容不迫地回答:

    “他说裴小姐有个父亲在‘死亡谷’,并且有着某种隐伏的危机,所以使你忧心忡忡……”

    裴菲菲果然大吃一惊,沉不住气地问:

    “他,他从哪里知道的?”

    “这就不太清楚啦,”叶雄说:“他还告诉我,那几个寸步不离你左右的家伙,表面上是保护你,实际上却是奉命监视你的一切,真是这样吗?”

    “这……”裴菲菲茫然无从回答了。

    事实确是如此,但她既不能否认,也不便承认。

    叶雄心知已找出了她的弱点,更大着胆子说:

    “裴小姐,也许我说话太不顾忌,请别怪我放肆。据我的判断,你一定为令尊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苦衷,所以极需要一个能死心塌地,为你卖命的人暗助你,因此选中了我。对不对?”

    “你!……”裴菲菲突然把烟蒂朝地上一丢,霍地拔出了手枪。

    叶雄却非常镇定,仍然从容不迫地坐在沙发上,若无其事地哂然一笑说:

    “裴小姐,你如果置我于死地,只要手指一扣就行了,在你们总经理面前,随便加我个罪名更不是难事。不过,我得提醒你,假如你真有困难,需要找一个像我这样肯为你卖命的人,那就不太容易啦!”

    裴菲菲怔了匠,终于气馁地收起了手枪,诧然问:

    “你说肯为我卖命,这话是真的?”

    叶雄认真地说:

    “在事实证明以前,你自然不会相信,但我说的句句肺腑之言!”

    “哦?……”裴菲菲沉思起来。

    叶雄眼看时机已成熟,突然站起来,上前执住她的两个胳臂,诚恳地说:

    “裴小姐,如果你真需要我帮助,就请告诉我,你的困难是什么吧!”

    裴菲菲犹豫了片刻,终于深深一叹说:

    “唉!以后再说吧!反正在目前,我还不需要任何帮助,只要你真有这份心意,到时候我一定会找你帮助的……”

    叶雄不便再问下去,只得放开她说:

    “也好,裴小姐任何时候需要我,尽管吩咐好了!”

    裴菲菲点点头说:

    “我会记住的,现在你回你住的地方去吧,我得去向总经理复命,也许他还有事要交代……”

    叶雄只好离开这个精致的房间,独自走出去,回到她替他安排的住的地方。

    玻璃房里已有三个新加入的家伙,把两个下铺和一个上铺占据,只留下右边的一层上铺。

    叶雄不愿为争床铺,而跟他们发生争执或冲突,只得委曲些,爬上那个上铺。反正来这里又不是为了图舒服,能将就便将就了吧!

    三个家伙都躺在铺上,对面下铺的一个汉子,忽然坐了起来,轻声问:

    “喂!老兄,你也跟我们一样,是今天新加入的?”

    叶雄爱理不理地说:

    “我比你们早几个小时吧……”

    那汉子“哦?”了一声说:

    “我还以为你是老资格呢!”

    叶雄冷冷一笑,懒得跟他搭腔,连鞋也不脱,就倒在铺上,闭起了眼睛。

    那汉子讨了个没趣,只好向对面下铺的汉子抱怨说:

    “小罗,这算他妈的怎么回事呀?我们是走投无路,才要金大妈替我们找了这条门路。打算找个大来头的靠山,好好地再干一番,可没打算来这里做‘犯人’哦!”

    小罗似乎也心烦意乱,悻然说:

    “你他妈的少说两句话,我们绝不会认为你是哑巴。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小心祸从口出,让大伙儿全跟着你倒霉!”

    那汉子仍不服气地说:

    “怕什么?要混饭吃,走到哪里混不到。像这样坐牢似的买卖,就是给再多的代价,干了也不起劲,倒不如游手好闲,还落个自由自在!”

    小罗不屑地说:

    “你只敢在背后发牢骚,那有个屁用!刚才当着人家面前,为什么那么巴结,左一声是,右一声是,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那汉子恼羞成怒说:

    “你以为我怕事?嘿!老子什么的场面都见过,这里的一点小小派场算什么?……”

    他的话犹未了,忽听装在墙角上方的小型播音器里,传出一道命令:

    “叶大雄,立刻到前面办公室来报到!”

    叶雄哪敢怠慢,立即起身跳下地,刚要出房,那被称为小罗的忽然一骨碌坐起来,诧然惊问:

    “你叫叶大雄?”

    叶雄“嗯”了一声说:

    “怎么样?”

    小罗似乎若有所悟地喃喃说:

    “叶……大……雄?”

    叶雄无暇理会他,冷哼一声,径自走出了玻璃房间。

    守在门口的两个蒙面大汉,对他并未阻拦,大概已听到播音,知道他是奉召去办公室报到的。

    叶雄通行无阻,大摇大摆地走向第一排房子,来到那个豪华的巨型大办公室。

    虽然他心里七上八落,不知奉召是福是祸,但他只好力持镇定,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死亡谷”的所有人,都戴着骷髅面具,不露庐山真面目。使叶雄心里不免暗觉奇怪,他们彼此之间,如何能分出谁是谁呢?

    从体型上判断,坐在办公桌后大皮椅里的,仍然是那瘦高个子。他大概就是“死亡企业公司”的总经理,整个庞大组织的主持人吧!

    他的左右两旁,已没有那四员大将,而是换了两个蒙面女郎,却又不像裴菲菲和马蕾娜。

    叶雄刚在办公桌前站定,瘦高个子便沉声说:

    “叶大雄,据说你的身手和枪法都很不错,我这里非常需要这样的人手,以后自然会重用你。不过我要弄清楚,你怎么会有这样好的身手和枪法?”

    叶雄被他突如其来地一问,不由地暗自一惊,因为事先毫无准备,根本想不到有人会提出这问题,一时怎能回答得出。

    但他毕竟非常机警,善于随机应变,仅只怔了怔,便沉着地回答说:

    “我从小就喜欢打架,惹是生非,所以跟人学了几手见不得大场面的拳脚……”

    “那么枪法呢?”瘦高个子毫不放松地问。

    叶雄对答如流:

    “先父过去是打猎的,我成天跟着他在山间打猎,不过用的猎枪,手枪倒很少用……”

    瘦高个子嗯了一声,不再追问下去,遂说:

    “我这里用人是不问过去的,过去无论你干过什么,都与我们无关重要,但加入‘死亡企业公司’之后,就必须把一切贡献出来,如果心怀异志,所得的结果只有一个字,就是我们招牌的头一个字——死!”

    “是!我知道……”叶雄说。

    瘦高个子忽然郑重其事地说:

    “我现在有个问题问你,关于我所进行的实验,大概情形你已经明了了,我要知道你对它的看法如何?”

    叶雄言不由衷地说:

    “我对什么科学,完全是门外汉。不过刚才听你说,如果一旦实验成功,将对整个世界和人类有那么大的贡献,我想信这一定是项伟大的实验吧?”

    瘦高个子得意忘形地狂笑起来,大言不惭说:

    “对!对极了,你说的一点不错,这确实是一项前无史例的伟大研究和实验!虽然有人认为我这种做法,是犯法而不顾人道的。但谁知道我是把上亿家财,和几十年的时间,以及全部的心血孤注一掷,用在这种探求人类最大秘密的研究上?可是,任何的失败,挫折、打击,都不能阻挠我的实验进行!任何的批评、阻力、反对,也不能减低我研究的热忱!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我必须不计代价,不惜牺牲,把这件工作完成,到那时候,让全世界给我作一个公平的定论,认为我的贡献对整个人类是有价值的,我自然会名垂千古。否则我愿意接受法律的裁判,作一个万世的罪人!”

    叶雄听了他这番谬论,简直搭不上腔,只好站在那里发愣。

    瘦高个子一口气说完他的长篇大论,似乎非常痛快,居然兴致勃勃地振声说:

    “今夜我的实验就将开始,我要让你们所有的人开次眼界!”

    “是……”叶雄茫然应了一声。

    瘦高个子遂说:

    “现在没你的事了,你可以回去等着,我还要跟那几个新加入的人,个别谈几句话。开始实验的时候,再通知你们集合1”

    “是!”叶雄又应了一声,径自退出办公室。

    刚走至那第三排房屋,忽见一条黑影自暗处窜出,使他猛吃一惊。定神看时,才发现是个身材娇巧玲珑的黑衣蒙面女郎,立即判断出她就是马蕾娜!

    “你?……”叶雄颇觉诧异。

    她急以手指掩嘴,示意他不要出声,随即不由分说地,拖了他就走。

    叶雄心知她绝不会无缘无故,冒险等候在这里的,于是跟她闪身进了房子,这排房子就是裴菲菲住在里面的。不过他们这时是从另一边门进去的,没有经过第五号房。马蕾娜拖他到进门的第一个房间,赶紧关上房门。

    叶雄不禁惊诧地问:

    “什么事?……”

    不料马蕾娜突然拔枪在手,冷声说:

    “好呀,你这家伙好大的胆子,原来是警方……”

    叶雄大吃一惊,情急之下,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其不意地夺下了她手里的枪。使她猝不及防,反而被制住了!

    “你怎么知道的?”他把枪顶在了她脑前。

    马蕾娜忿声说:

    “你这人真不知好歹,我是怕你突然听我说出你的身份,会轻举妄动,所以才用枪吓阻你呀!”

    “哦?”叶雄更觉诧然说:“那么你……”

    马蕾娜郑重说:

    “我是特地守在那里,准备警告你的!”

    叶雄疑信掺半地问:

    “真的?”

    “当然是真的!”马蕾娜说:“告诉你吧,你们住的那排房子里,每问房里都装有窃听器。任何人说的话,都会被负责窃听的人听得清清楚楚,而那个负责窃听的人,就是我的姐姐!”

    “哦?”叶雄惊问:“我在房里根本没多说话,令姐能听到什么,而怀疑我是警方的人?”

    马蕾娜轻声说:

    “你自然不会那么傻,向房里的人说出身份,可是在你奉召到办公室去,离开那间房子后,那几个金大妈介绍来的家伙,却在窃窃私议。说什么你的名字叫叶大雄,中间那个‘大’字是故意加上的,很可能就是专门跟黑社会人物作对,外号叫神枪飞龙的警方密探——叶雄!”

    叶雄暗叫了声:“糟!”不禁急问:

    “那么令姐一定立刻向总经理报告了?”

    马蕾娜摇摇头说:

    “没有,刚才幸好我去她那里,正巧也听见了,就要求她看在姐妹的情分上,暂时不要报告总经理……”

    叶雄似信非信地茫然问:

    “你为什么这样做呢?”

    马蕾娜坦率地说:

    “因为你今天救过我一命!要不是你及时出手阻拦,我已经遭了裴小姐的毒手,难道欠你的这份情,我不该设法图报?”

    叶雄把枪交还了她,感慨地说:

    “难得你有这份心意,我实在万分感激,真不知该向你怎么说才好。可是,我的身份既然已被金大妈介绍来的人怀疑,就绝不是你能救得了的。如果连累了你们姐妹,我就更于心不安,不如,由你把我交给总经理,听凭他发落吧!”

    马蕾娜激动地说: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今天你救过我,难道我反而恩将仇报,做出这种没良心的事?”

    叶雄沮然说:

    “现在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我也不必否认。说实在的,我来这里之前,决心混进这个组织的时候,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大不了是拼一拼。但我死不足惜,只是罗勃斯总监的夫人和小孩,落在这批丧心病狂的人手里,我必须负责她们的安全。同时,还有几十个无辜的人,将要受到惨无人道的实验,我也得尽力挽救他们的性命,阻止这种疯狂的行为……”

    马蕾娜忽说:

    “我倒有主意,只要把金大妈介绍来的那几个家伙,杀了灭口,你的身份就不致于被识破!”

    叶雄摇摇头说:

    “这办法行不通,第一,怎么向他们下手?第二,杀了他们又怎样交代?……”

    马蕾娜灵机一动说:

    “有了!我们可以来个先发制人,让我姐姐马上去报告,就说他们图谋不轨,这样就一定能置他们于死地!”

    叶雄不置可否地笑笑,忽说:

    “马小姐,现在让我问你一个问题,既然我是警方的人,那么我绝不会贪生怕死,只求保全个人的生命,必然要尽一切可能,彻底破坏这个组织的!如果你掩护了我的身份,也就等于叛离了‘死亡企业公司’,难道你有这个胆量和决心,弃暗投明,跟我共进退?”

    “这……”马蕾娜犹豫不决起来。

    叶雄趁机晓以大义说:

    “马小姐,无论你是出于自愿,或是迫不得已,甚致于因为某种特殊原因加入这个组织的。但我相信,当初你绝不会知道它的内幕和真相。等到发现这是个惨无人道的狂人在主持,已经身不由己,后悔莫及,无法脱离他们的控制了。可是你冷静地想想,像这种疯狂的研究,把活生生的人来作死亡实验,能说得上是对人类,对世界有任何贡献的吗?如果没有人来把它彻底毁灭,将使目前绑来的几十个人受害,以后还会不断有人成为这疯狂实验的牺牲品!而对你身来说,生命也毫无保障,譬如像今晚,因为你让我见到了真面目,裴小姐立刻就要向你下毒手……”

    马蕾娜听到这里,情绪已非常激动,突然痛下决心说:

    “你不用说了,我决定跟你共进退,脱离这个组织!但我们怎么办呢?”

    正在这时候,忽听一声嘿然冷笑说:

    “我有办法!”

    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闯进个手里握着枪的黑衣蒙面女郎,使叶雄和马蕾娜大吃一惊。

    这女郎不是别人,赫然就是掌握生杀大权的裴菲菲,后面跟着六个蒙面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