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孤注一掷 > 1、金发丽人

1、金发丽人

    世界上的赌城很多,譬如蒙地卡洛,拉斯维加斯,澳门,以及香港的九龙城等等……

    而能称得上赌国的,恐怕只有摩洛哥了!

    这个面积仅有十几万平方英里,原包括法属摩洛哥,西班牙保护的北摩洛哥,及丹吉尔的国际共营区,在一九五六年始成为独立的王国。

    摩洛哥著名的卡萨布兰卡,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是国际间谍会集,展开斗智搏命的地方。美军也曾在此登陆,以它作为反攻欧陆的基地。

    但人们对这些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早已随着岁月的远逝而淡忘。如今记忆犹新的,却是美艳女星葛丽丝凯莉,下嫁蓝尼尔,成为赌国王妃的韵史!

    赌,在摩洛哥不但是合法的,而且赌税是国库的大宗税源,甚至一些大规模的赌场,实际上就是由国家投资所经营的。

    整个赌国的精华,几乎大部分集中在摩洛哥城,因此形成它畸形的繁华和热闹,使游客和赌客趋之若鹜。

    这是个很特别的队伍,由七个身份不同的男女所组成,领队是监狱刑满获释,过去曾是香港大流氓头子,因失手杀人而判刑的白振飞。

    他的义女白莎丽,绰号叫“迷魂娘子”,是个对配制各种迷药颇有心得的妖艳女人。另外尚有两个女人,一个是精通各样赌博,并且熟悉其中门道与手法的女赌徒伍月香,一个是神出鬼没,能飞檐走壁的女飞贼赵家燕。

    男的除了白振飞之外,尚有绰号“金臂人”,不但精通赌技,更能打善斗,身手不凡的郑杰。

    以及两个最近刚加入的家伙,一个叫叶龙,擅长模仿任何人的签名,和伪造一切证件的专家。还有个叫范大贵的,是个过时的赛车选手,他不但擅于高速驾驶和驾飞船,并且还会开飞机。

    这七个男女各有千秋,各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凑在了一起,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他们以游客的姿态,来到了摩洛哥!

    为了避免目标太大,容易惹人注意起见,他们七个人分成了四组,白振飞和白莎丽是父女,郑杰与赵家燕成了新婚夫妇,叶龙仍然跟范大贵搭档在一起,只有伍月香落了单。

    但她是整个计划中的主角,非以单身的女游客姿态出现不可。同时,她还得像在澳门时一样,扮演一次“午夜情人”!

    所有护照及一切有关各人身份的证件,那都不成问题,完全由叶龙一手包办了。

    于是,他们化整为零,分批陆续抵达了摩洛哥的首都拉巴特。

    伍月香下榻在摩洛哥大酒店,楼下就是著名的摩洛哥赌场。这里不但各种赌具一应俱全,而且是每天二十四小时连续营业,永不打烊的。

    因此,当地人有一种说法:“只要地球在转,摩洛哥赌场的轮盘就不会停止!”

    伍月香为了摆阔,一到酒店里,就将三十万美金的现钞,寄存在酒店的保险库里,拿了收据才由侍者领着,到她事先预定在二楼的房间。

    她这笔钱,就是赵家燕在已生港得手的那五十万美金中的一部分。这些钱原是那异想天开的辛大老板,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阴谋,不惜以巨资在一个孤岛的山中,建立了个瘟疫病菌实验所,由两个野心勃勃的博士负责研究。企图以造制瘟疫向各地区的当局勒索,而准备收买一批活人作最后实验的款项。

    可是,由于郑杰他们的介入,最后使这笔交易完蛋了。两个负责研究的博士一死,辛大老板整个的计划便永远无法再实现,而他所投资的一切,也将付之流水!

    这五十万美金每一张钞票上的号码,辛大老板事先都记了下来,他只要一报案讹称失窃,任何人拿去也形同废纸,不敢贸然用出去一张的。

    但他们却带着这笔巨款,远离马来西亚,带到了摩洛哥来派用场!

    伍月香住进摩洛哥大酒店后,相距不到二十分钟,又有一对新婚的年轻夫妇住了进来。

    他们的房间都是由旅行社代定的,也在二楼。

    这对年轻夫妇,就是郑杰和赵家燕!

    一切完全由白振飞亲自策划,他对整个计划充满了信心,认为是水到渠成,万无一失的。

    郑杰居然也学起了西洋礼节,在侍者替他们开了房门后,竟然把赵家燕双手托抱起来,才走进房去。

    侍者放下行李,接了郑杰赏的小费,以英语说了声谢谢,便径自迅速退出房外。

    门上装有自动关门器,侍者一退出,房门立即自动关上。

    郑杰尚未将赵家燕放下,她则趁势紧紧搂住他,给了他个火辣辣的热吻!

    伍月香和白莎丽都很希望扮演她这个角色,无奈必须配合白振飞的计划,使她们只好以另一种身份出现,而让赵家燕捡了这个便宜。

    她对郑杰倒确是一见钟情的,可惜始终没有适当的机会表达。尤其一路上不断发生事故,再加上有那两个女郎虎视在侧,使这女郎就更无法跟他接近了。

    现在好容易才逮着了跟郑杰单独相处的机会,她岂能轻易错过。

    因此她这一吻,恨不得把整个的生命,以及全部的感情爆发出来!

    可是,偏偏电话铃煞风景,竟在这时候突然响了起来。使郑杰只好把她放在床上,自己也斜坐在床边,抓起了床头柜上的话筒。

    “喂……”

    “郑老弟吗?”对方是白振飞的声音:“照我的估计,你们已经进了房间。并且,如果不出我所料,你们这对‘新婚夫妇’,大概现在正在表演热情场面吧?哈哈……”

    郑杰微窘地笑笑说:“白大爷真是料事如神!”

    白振飞又笑了一阵,遂说:

    “现在我们谈正经事吧,刚才我已经通知过伍小姐了,半个小时之内,大家在城外海滨浴场见面。不过请你留意一下,据伍小姐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她刚才在服务台办理寄存三十万美金手续的时候,发现好像有人在暗中对她注意!”

    郑杰诧然“哦?”了一声,急问:

    “她认清了是什么人吗?”

    “这倒没有,”白振飞说:“不过据我的看法,这地方的色狼和财迷特别多,她是财色兼备,难免不使人对她垂涎三尺,倒不一定是什么人在对她监视,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发生意外事故,你不妨就对她特别留意就是了!”

    “要不要我到她房间去看看?”郑杰问。

    白振飞回答说:

    “那倒用不着,在城里最好不要让人发现我们是一起的,甚至尽可能的装作不认识好了!”

    “好吧!”郑杰说:“我会暗中留意的,半个小时之内,我们在海滨浴场见了面再说!”

    “回头见!”白振飞那边挂断了电话。

    郑杰的话筒尚未搁下,赵家燕已迫不及待地问:

    “你刚才说白大爷什么料事如神?”

    郑杰搁下话筒,笑笑说:

    “他猜我们正在表演热情场面,不是料事如神吗?”

    赵家燕突然把他的身体抱住,娇嗔地悻然说:

    “他既然知道,又为什么不识相,故意打电话来煞我们的风景!”

    郑杰正色地说:

    “他倒不是故意我们的风景,而是伍小姐发现有人在注意她,目前还判断不出对方是什么人,以及对她打的是什么主意,所以白大爷要我暗中留点神,以免万一发生意外!”

    赵家燕酸溜溜地说:

    “是吗?那他应该让伍小姐跟我换一换,让她来扮演我这个角色,由你随时在身边保护,那就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啦!”

    郑杰不禁哑然失笑起来,遂说:

    “白大爷之所以这样安排,自然有他的计划,绝不会是随便替我乱点鸳鸯谱的。并且,他处心积虑地策划这一切,在他整个的生命过程中,这也算是他最后的孤注一掷了。所以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你想他能不把一切都计划得天衣无缝吗?”

    赵家燕迟疑了一下说:

    “我总觉得他这个计划,似乎太简单了,哪能说凭我们这几个人……”

    正说之间,郑杰突然似有所觉,急将她的嘴用手按住,然后立即起身,迅速掩向了房门口。

    赵家燕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一惊,且又不便出声发问,只好坐在床上发愣。

    郑杰把耳朵贴在门上聆听了片刻,似乎并未听出房外有任何动静,但他仍然不放心,轻轻扭开司必灵锁,突然出其不意地拉开了房门。

    可是,房外并没有人,探身出房一看,连甬道里也是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结果竟是一场虚惊!

    既无所见,他只好回进房来把门关上,赵家燕已在取笑他说:

    “我看你还没作贼,已经心虚了,简直有点神经过敏嘛!”

    郑杰把眉一皱说:

    “奇怪,刚才我明明听见有极轻的脚步声,停止在我们的房门口,怎么开了门出去看,竟会没有人了!”

    赵家燕不屑地说:

    “说不定是伍小姐不放心我们,悄悄来听听动静的吧!”

    郑杰暗自纳罕地说:

    “那倒不致于……不过,除非我听错了,否则我敢打赌,刚才确实有人在我们房门口停留过!”

    赵家燕耸耸肩,把两手一摊说:

    “可是房外根本就没人,这不是玄了?”

    郑杰虽不能否认这个事实,但他仍不放心地说:

    “我再到外面去看看,白大爷要我们在半个小时赶到海滨浴场去,你把行李打开,拿出我们的泳装来,准备一下吧!”说完他就又开了房门,匆匆出房。

    甬道里这时正有一对外籍中年夫妇走来,郑杰不能拿眼睛瞪着人家,只得站在房门口掏出了香烟叼一支在嘴上,一面摸出打火机来点着,一面在暗加留意。

    那对夫妇显然也是游客,房间不在这条甬道,一直走向尽头转了过去。郑杰的眼光一直跟过去,犹未及收回,忽听身旁响起个带有磁性,充满魅力的女人声音:

    “对不起,借个火好吗?”她说的是英语。

    郑杰暗自一怔,回过头来一看,发现悄然走到身边来借火的,竟是个艳丽无比的金发女郎。

    这女郎完全是东方人的脸型,但却披着一头金黄色的长发,使人不知她是混血儿,还是戴着假发。

    她的身材极为诱人,三围绝对合乎国际选美标准,穿一身鲜艳夺目的套式裤装,鸡心领口开得特别低敞,使酥胸袒露的部分已到了极限。只见双峰之间挤出的一条深深乳沟,几乎是长达三英寸,两座象牙半球简直呼之欲出!

    如果不是这一头金色的长发,使人看了有些格格不入,近乎不伦不类,这女郎即倒确实不失为东方佳丽。

    她的身材很高,穿的虽是白麂皮方头平低鞋,已经几乎与郑杰相差无几了。

    这女郎挽着一只白麂皮的大型手提包,纤纤玉手上夹着支香烟,正面带微笑地在等着他的服务。

    来赌国“打游击”的淘金女郎特别多,往往冒充游客,选中了目标就以色为诱,搭上了就难免破财,非让她们弄一票走不可。

    其中尚不乏骗徒,行骗的花样层出不穷,游客稍一不慎,就会误入圈套。

    郑杰是在黑社会里打滚的,哪会不知道这种门道,尤其一眼就看出这女人不是正经路道了。

    女人既抽烟,就不会不自备打火机,而且更不致于在甬道里贸然向陌生人借火。这已分明是别有居心,以借火为借口,故意找讪的机会,作为发动色的攻势的序幕!

    郑杰已暗对这女人提高了警惕,但他的戒心不便流于形色,只好掣着打火机替她递过去。

    这女郎把烟衔上嘴,凑近了将烟吸着,说了声:

    “谢谢!”仍然用的是英语。

    但她喷了口烟,忽然改以华语轻声说:

    “我的房间是二四一号,如果需要我的时候,可以直接来找我!”

    说完,嫣然一笑,便径自走开了,一直向甬道尽头走去,转了弯。

    郑杰不由地怔住了,她所谓的“需要”,究竟是指什么呢?

    如果指的就是那回事,未免太不含蓄,有些过分坦白和直截了当吧!

    正在暗自揣摩她这句话的含意,不料房门突然开了,赵家燕已提了个旅行袋,肩上还挂个照相机走出来,诧然问:

    “你呆在房门口干嘛?”

    “替你把风呀!”郑杰随机应变地打趣了一句。

    赵家燕笑了笑说:

    “我可不是什么重要人物,犯不着那样小题大做,要把风还是去替伍小姐把吧!”

    郑杰置之一笑说:

    “准备好了,我们就走吧!”

    “不约伍小姐一起去?”赵家燕问。

    郑杰摇摇头说:

    “不用了,我们走我们的!”

    于是,这对“新婚夫妇”,亲呢地手挽着手,相偕离开了摩洛哥大酒店,雇车直趋城外而去。

    出城数里,就到了面临大西洋的海边。

    来摩洛哥的游客,并非个个皆是赌徒,有些是慕名而来的,有的是专程来开开眼界,见识一下赌国风光的也大有人在。因此除了赌场之外,必须还有其它吸引游客的条件,晚上的去处较多,最著名的是红磨坊夜总会,以及钻石和小红靴两家豪华夜总会。其他如酒吧,戏院……更是不胜枚举,均以重金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第一流乐队、歌星、舞娘及杂技团等表演。无不穷极声色之娱,令人沉醉于充满刺激,新奇和兴奋的温柔乡里。

    白天可以游览附近的名胜古迹,甚至搭乘火车去卡萨布兰卡,凭吊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国际间谍风云际会,展开斗智搏命的古城,以及美军登陆的战场遗迹。

    此外,由国家投资经营的海滨浴场,一切设备都是现代化的,并有供游客休息的豪华饭店、餐厅、酒吧,一应俱全。

    同时尚有游艇出租,供人出海邀游,还有滑水的快艇供应。总之,只要肯花钱,就有最佳的享受!

    郑杰和赵家燕来到了海滨浴场,先在海宫酒店开了个房间,换上泳装,然后双双走向海边。

    这时已将近中午,烈日当空,海边的游客并不多,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目标,发现白振飞和白莎丽早已躺在了太阳伞下。

    但除了这对“父女”之外,并不见其他的人。

    白莎丽穿一身豹皮花式的比基尼三点泳装,曲线毕露,将她那丰满诱人的胴体展露无遗。戴一副花纹宽边的太空型太阳眼镜,躺在沙滩上的姿态撩人至极!

    白振飞则伏卧在她的身边,嘴里咬着烟斗,手在沙上不停地划着,显然他是无时无刻,不在动着脑筋,苦思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

    大概白莎丽早已等得不耐烦了,正在东张西望,他们尚未走过,她已发现,立即轻碰了身边的白振飞一下。

    白振飞这才停止划沙,抬头望了正走向他们的郑杰和赵家燕一眼。然后把烟斗摘下交给了白莎丽,起身便向海边走去,扑进了海里,向外游去。

    郑杰和赵家燕刚走近,便见白莎丽使了个眼色,示意要他们跟着白振飞去,那意思表示她还要在这里等人。

    于是,他们没有停留,一直走向海边,也双双扑进海里,跟着白振飞游去。

    距离两百码外,有一大块露出水面的礁石,白振飞一口气游过去,爬上了礁石已是气喘如牛。毕竟上了年纪,岁月不饶,不复再是当年的体格啦!

    郑杰和赵家燕是后下水的,但他们年轻力壮,这一两百码根本不当回事,虽未急起直追,后来居上,也几乎是同时游近了礁石。

    他们很快地爬了上去,只见白振飞尚在喘息不已,郑杰不禁笑问:

    “怎么啦,白大爷体力不济了吗?”

    白振飞只好报以苦笑说:

    “老啦!怎么能跟你这年轻小伙子比?要是当年……唉!提什么当年,好汉不提当年勇,反正这回要爬不起来,我白振飞这辈子就永远爬不起来啦!”他这一语双关,言下之意颇有无限的感慨,同时也表示了他这次孤注一掷的决心。

    郑杰坐了下来,遂问:

    “怎么就你跟白小姐先来了,他们呢?”

    白振飞回答说:

    “他们去办事了,租了艘游艇先到直布罗陀去看看那边的情形,我们必须先找个飞机降落的适当地点,以免临时抓瞎!伍小姐那方面,没什么问题吧?”

    “大概没有……”其实郑杰只是随口漫应,他根本就没跟伍月香接触。

    至于在甬道里遇见那故意借火的女人,他认为大概是个淘金女郎,没有说出来的必要。而且有赵家燕在场,他干脆连提也不提了。

    白振飞看了看手上戴的防水游泳表,笑笑说:

    “你们倒很准时,没有超过半小时就赶到了。我们的女主角大概还得化化妆,换换衣服什么的,蘑菇大半天吧!”

    “我想她也快来了!”郑杰说:“白大爷要我们来这里会面,是不是还有什么事?”

    白振飞郑重其事地说:

    “整个计划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不需要再重复。要你们来这里会面的主要目的,是要趁姓叶的和姓范的不在,我们大家来共同商量个对策。因为这两个家伙可能心怀叵测,两个人背地里搞鬼,所以我们不得不防他们一着!”

    “哦?”郑杰诧然急问:“你是猜测,还是看出了什么迹象?”

    白振飞表情肃然地说:

    “这两个家伙的底细和毛病,我都摸得一清二楚,可以说对他们的一切都了若指掌。这次要不是非他们不行,我是绝不会贸然邀他们来加入的。目前虽没有明显的迹象,但他们已经知道了整个的计划,而且听他们的口气,认为这个计划太简单了,简直就像探囊取物一样的方便。纵然一两个人也能办到,根本就不需要小题大做,动员这许多人手。意思是说少一个人参与其事,就少一个人分钱。但他们却不明白我这个计划,是从来没有人用过的,也正因为看来太简单,太容易,才没有人想到它成功的可能性……”

    没等他说完,身穿紫色比基尼泳装的赵家燕已悻然说:

    “我明白了,他们完全针对着我的,如果认为我是多余的话,那我现在就退出好啦!”

    白振飞急加解释说:

    “赵小姐,这你倒不必多心,他们认为多余的并不止你一个。也许除了他们自己之外,包括我们所有的人呢!而事实上你所担任的任务,跟伍小姐担任的同样重要,并且担的风险也比较大,怎能算是多余的?”

    郑杰立即提出意见说:

    “关于赵小姐的任务,体重是绝对没问题,我负责可以提得起她,何况还不需要我亲自动手。只是她在箱子里闷的时间如果太久……”

    “这个你放心!”白振飞笑笑说:“箱子是特制的,尽管箱口加贴了签名封条,人从里面仍然可以出来。到时候箱子在非兹交由火车运来,里面装的是与赵小姐体重相同的石头,当天晚上你派酒店里的仆欧去车站取回,第二天一早把石头取出,让赵小姐换进去,再叫仆欧用行李车搬运到楼下服务台。由你亲自办妥寄存手续,亲笔签名写好封条贴上,一切就OK了。酒店的保险库是定时开关的,每天早上八点和晚上八点各一次,所以时间必须确实把握住,一点都不能错。否则我们那边得手了,而赵小姐却关在保险库里出不来,那我们迫不得已只好把她丢下啦!”

    赵家燕急说:

    “那我可不干!”

    白振飞哈哈一笑说:

    “你别紧张,我不过是跟你说着玩的罢了,这件差事是由郑老弟负责的,他会把你丢下不顾而去吗?”

    赵家燕不禁含情脉脉地望着郑杰问:

    “你有把握能控制时间吗?”

    郑杰颔首而笑说:

    “交给我的事,我相信总错不了的!”

    然后向白振飞问:

    “白大爷,你说要商量个对策防他们一防,是打算怎么个防法?”

    白振飞胸有成竹地说:

    “目前他们还没有明显的态度表示出来,我们只能不动声色,在暗中加以防范。所以最后在冷却系统方面做手脚的任务,我已决定亲自动手,而把破坏电力的部分交给了叶龙,这样就把他们两个分开了。但你把赵小姐从保险库提出来后,还得赶回赌场协助莎丽和伍小姐,我也得赶去。实际上人手已经很不够,一切必须在二十分钟之内完成,而箱子则要先送上车。我所担心的,就是怕范大贵不等我们得手,就把那箱子载着开车跑了,所以得由赵小姐负责监视他……”

    “他会不等我们得手就跑了?”郑杰问。

    白振飞笑笑说:

    “老弟,游客们除了现款之外,贵重的东西都寄存在保险库里,说不定那箱子的价值,还会超过我们在赌场得手的全部呢!而他们只要得到那箱东西,岂不比等我们得手以后均分七份更强?所以我们要特别防到的,就是在最后关头的这一着,万一他们真不顾道义来这一手,不但肥了他们,我们就无法顺利脱身了啊!”

    郑杰望了赵家燕一眼,担心地说:

    “问题是赵小姐一个人能否胜任呢?”

    赵家燕把眉一挑说:

    “只要给我把手枪,姓范的绝对跑不了,跑了由我负责!”

    “这倒不成问题。”白振飞说:“我还有个更好的办法,就是到临时把所有人的证件,全部收集由我保管。这样一来,纵然叶龙能再伪造,临时也来不及了!”

    郑杰向海滩上望了望,忽问:

    “已经超过半个小时了吧?伍小姐怎么还没来?”

    白振飞又看了下表,忧形于色说:

    “唔!已经过了十多分钟,郑老弟,你游得快,先去打个电话问问她是怎么回事,我跟赵小姐随后就来!”

    郑杰立即纵身入水,全力游向海边而去。

    白振飞等他游出了二十码外,忽向准备下水的赵家燕笑问:

    “赵小姐,恕我冒昧地问你一句,你对郑杰的感情如何?”

    赵家燕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问,顿时面红耳赤,只好呐呐地回答:

    “还不错……白大爷忽然问这个干嘛?”

    白振飞笑而不答,径自下了水,向海边游去。

    赵家燕以美妙的姿势纵身人水,随后追上了白振飞,仍然好奇地追问:

    “白大爷,我回答了你,你怎么不回答我?”

    “我只不过是随便问问,没有其它的意思……”白振飞支吾了过去。

    赵家燕不便再问下去,这两百码距离,在她并不算回事,可是对白振飞来说,却相当的吃力,因为在香港监狱里关了几年,很少有机会活动筋骨,加上年纪已五十开外,身手自然大不如从前了。

    奋力游了一段,已然落在赵家燕后面不少,而她还是在边游边等,否则早就把他抛得老远啦!

    等他们上了沙滩,只见郑杰已去酒店打过电话,正飞奔而来。

    白振飞一看他神色张皇,已情知有异,忙不迭迎上去急问:

    “怎么样?”

    郑杰双眉一皱说:

    “电话铃响了半天,房间里没有人接听……”

    白振飞暗自一惊说:

    “会不会是刚出来?反正乘车几分钟就到了,我们再等等看吧!”

    可是,足足等了十五分钟,仍然不见那女郎到来。

    白振飞终于沉不住气了,紧张地说:

    “我看情形不大对劲,郑老弟,我和莎丽留在这里等着,你带赵小姐赶快回去看看吧!”

    于是,郑杰和赵家燕立即离开海滩,回海宫酒店换上衣服,结了账便雇车匆匆赶回摩洛哥大酒店。

    回到酒店,直趋二楼,他们直接就来到了伍月香的房间门口,伸手按了两下电铃,里面却毫无动静。

    他们不便叫侍者来问,郑杰眼光一扫,见这条甬道里没有人走动,急说:

    “把房门打开,我们进去看看!”

    这是赵家燕的拿手好戏。立即从手提包里找出她的随身法宝。一把无锁不开的万能钥匙。

    不费吹灰之力,房门就被她打开了。

    两个人迅速闯进房里一看,发现伍月香躺在地板上,不但手脚均被捆住,嘴上还被交叉封贴了两条宽胶布!

    这一惊非同小可,郑杰忙不迭上前蹲下身去,扶她坐了起来,急将她嘴上的胶布,小心翼翼地揭下来。

    伍月香一能出声,就紧急交加地说:

    “他们把我的寄存卡抢去了!”

    “什么人?”郑杰急问。

    伍月香忿声回答:“两个男的一个女的。”

    郑杰一听其中尚有个女的,突然之间一怔,猛可想到了那在甬道里故意向他借火点香烟的金发女郎!

    白振飞的整个计划,虽非天衣无缝,但确实严密周详,安排得头头是道。

    难怪他很自信,认为这是绝对有把握成功,而万无一失的了!

    七个人都分配了任务,在整个的计划中,伍月香是以女豪客的姿态出现,仍然重施故伎,像在澳门一样,扮演“午夜情人”,以那三十万美金为赌本,凭她的赌技,造成轰动的场面,把赌客和游客吸引到摩洛哥赌场来。

    叶龙已为各人伪造了掩护身份的一切证件,等计划完成得手后,就由范大贵担任驾驶,开快车载所有的人到卡萨布兰卡。

    当白振飞尚未出狱以前,白莎丽早已来到摩洛哥,查明了一切,才定出了这个计划的。

    当地的一个大农场里,拥有两架双翼式的农业用飞机,是供作空中喷洒农药,以及载运农产品之用的。机舱里足可容纳七个人。因此他们决定劫机直飞西班牙的直布罗陀。

    叶龙和范大贵已先觅寻适合降落的地点,大家到了那里之后,就把得手的财物均分成七份,各人得一份然后分道扬镳,从此各闯各的天下。

    致于采取行动的步骤,白振飞也安排得有条不紊。首先是由伍月香大显身手,使整个赌国为之轰动,以便把赌客和游客吸引到她经常出现的赌场。

    当然,这是不能操之过急的,必须等待时机成熟才能下手,因此他们预定为三天。

    换句话说,就是在这三天之内,伍月香必须大显身手,横扫整个赌国的首都。并且每夜以神秘女郎的姿态出现,使人对她发生好奇,把她看成谜一样的女人。

    在这七十二个小时里,所有人都不跟她接触,各人暗中准备一切。到决定采取行动的头一天晚上九点钟,一只巨大的铁皮衣箱从非兹交由火车运到,由郑杰派侍者前往车站取回酒店。

    箱内装的是石块,当晚即取出,在第二天一早八点钟以前,赵家燕带着氧气筒藏了进去。郑杰便召侍者搬运下楼,亲自办理手续,把它寄存在酒店的巨大保险库里。

    等保险库定时关闭以后,赵家燕就从这只特殊设计的箱内出来,在库里任意选择贵重的物品,首饰或现款,在当时八点钟以前,再藏回箱子里。

    酒店的保险库完全以钢筋水泥建造,四壁再加以两英寸厚的钢板,真正称得上是固如铜墙铁壁。

    而这保险库的门,也是以厚重钢板制成,只有负责人知道锁的七位数字号码。一共四个号码盘,必须全部转对,而且这锁是定时的。除了上午八点和晚上八点,任何其它时间里,纵然四个号码盘的数字全转对了也不能开启。

    一旦关闭,就必须等到十二个小时以后了。

    当每天早晚八点,由负责人亲自开启保险库,让旅客提取或寄存贵重物品时,必有四名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卫守在保险库门口,如临大敌地严阵以待着。

    但谁又会想到,那女飞贼早已在库内,如探囊取物地大肆任挑任取了呢?

    等到当天晚上八点钟,郑杰再持寄存卡,公然取出大箱,搬回房间里让赵家燕出来。因为他是当场亲笔签好封条贴住箱口的,不需点交箱内的物品,当然就不会被发现箱内藏着个人。

    这一部分完成之后,得手的东西就由赵家燕携出,先候在外面由范大贵担任驾驶的车上等着,郑杰则立即赶到赌场里去协助伍月香和白莎丽。

    时间必须配合得紧密无空,当保险库开启的一小时前,白振飞就得使两具巨型中央空调系统中,正在使用的一具发生故障,使酒店非临时改用备用的那一具不可。

    而备用的那一具,他已事先潜入在空调系统上做了手脚,使一种由白莎丽配制的迷药,由冷气输送管送至赌场,以及整个的酒店内,但以赌场里为主。

    这种迷药无色无味,由空气中弥散开来,大约需一个小时之内,可使整个赌场陷于混有迷药的空气中。

    于是,除了他们事先含有解药的,可以保持清醒之外,整个赌场里的人均将在不知不觉中,被迷失了知觉,陷入毫无思想能力及意志的半昏迷状态了。

    这时候白振飞和郑杰就赶进赌场来协助,取出账房里的全部现款,以及全场赌客们的赌资,身上佩戴的贵重饰物等等。

    叶龙负责破坏电力,他早已携带炸药潜入发电厂,在八点二十分时动手。

    保险库的门开启是规定一个小时,供旅客在这时间之内,提取或寄存东西,突然一停电,库门又不能关闭,必然大肆紧张,使酒店方面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势必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保护保险库方面。

    赌场里的四个男女,这时无论是否已席卷一空,都必须趁机溜出,由侧门出去,迅速登上停候在外面的车子离去。

    到约定的地点接了叶龙,一车便载着七个人,以及得手的大批财物出城,飞车直趋卡萨希兰卡。

    这就是白振飞的全部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