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孤注一掷 > 4、谈判

4、谈判

    郑杰已是情急拼命了,根本不理会那家伙,突将全身向旁一倒,把扑在他身上的阿杜掀翻下去,紧接着再一翻滚,又从阿杜身上翻了过去。

    阿杜仍然双手紧捋在他的脖子上,两个人滚作了一堆,使得那家伙一时不敢贸然开枪,但却趁机爬了起来。

    郑杰倒没想到阿杜的蛮劲不小,被他缠住了竟然无法挣脱开来。情急之下,趁着阿杜翻压在他身上之际,突将右膝猛提,正好撞在了对方小腹以下,两腿之间的部分。

    只听得一声怪叫:

    “哇!……”阿杜已痛得两眼翻白,双手一松,跌开一旁捧着被顶撞的部位满地乱滚了。

    那家伙见状不禁惊怒交加,霍地把心一横,举枪就向郑杰连扣扳机。

    郑杰似已料到这家伙会猝下毒手,急将全身就地连滚,使得“噗噗噗”一连三枪均未击中,被他避开了。

    他身上也有支夺自酒店里那大汉的手枪,但这时无法拔枪还击,只好继续翻滚,一直滚进尚在急转的圆坑里去。

    坑里尚有四名大汉及露西,那家伙就更不敢贸然射击了,因为它转动的速度极快,非但瞄准不了目标,而且很可能误伤他们自己的人。

    就在这举棋不定之际,伊玛娃突然闯进房来,见状不禁又惊又怒,急向那家伙怒问:

    “这是怎么回事!”

    那家伙向坑里一指说:

    “有个小子混进这里来!”

    伊玛娃已知道他指的是郑杰,急向酒柜走过去,伸手一按柜旁壁上的电钮,圆坑的速度立即渐渐慢下来,终于停止转动。

    向坑里一看,只见四名大汉已东倒西歪,而郑杰却以露西作了掩护,一手围挟着她的纤腰,一手持枪抵在了她背后。

    他的行动倒真快,就在圆坑将要停止之际,扑近去推开了那大汉,而把露西从沙发上拖起,迅速拔枪将她制住,以使他们投鼠忌器,不敢贸然乱枪射击。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伊玛娃连情由都不问,就向那家伙吩咐:

    “把他们带下楼去!”

    那家伙犹欲分辩说:

    “那小子……”

    伊玛娃突然把脸一沉,厉声喝令:

    “不许多说,照我的话做!”

    “是!”那家伙不敢违命,只好带着那四个狼狈不堪的大汉,扶起仍在呻吟不已的阿杜,怏怏地出房而去。

    伊玛娃走近了坑旁,脸上毫无表情地说:

    “郑先生,露西是上楼来陪你的,你却对她这样,未免太伤她的心了吧?”

    郑杰不禁脸上一红,立即放开了露西,强自一笑说:

    “很抱歉,刚才实在是出于不得已,否则他们就会把我当活靶射击了!”

    “那倒不致于!”伊玛娃说:“只要我在场,没有我的命令,他们绝不敢轻举妄动的!”

    郑杰这才把枪收起,别在了裤腰里,笑笑说:

    “幸亏你及时回房来,否则还不知道是谁死谁活,或者两败俱伤呢!”

    伊玛娃微微一笑,随即吩咐露西:

    “你先出去,我有几句话要跟郑先生单独商谈!”

    露西点了点头,又向郑杰似嗔似怨地瞟了一眼,才匆匆走上“坑”外,径自离房而去。

    伊玛娃从入口走下了坑,把手比了比说:

    “我们坐下来谈谈吧!”

    郑杰只好坐了下来,笑问:

    “你查明了那三个人是谁吗?”

    伊玛娃笑笑回答:

    “那倒不急,现在我想先知道,假使你能把全部失款追回,将可获得多少奖金?”

    郑杰表情逼真地说:

    “那笔钱除了失主追回之外,任何人拿去也派不上用场,所以他答应给我十分之一的奖金……”

    伊玛娃接口说:

    “可是失款要追不回,他既不能挂失,也不能要求花旗银行补发,那就白白丢掉了五十万美金!”

    “话虽不错。”郑杰说:“但钱在别人手里,就形同废纸,既用不出去,也不敢留着,烧掉还得……!”

    伊玛娃忽问:

    “那么你知道其余二十万美金的下落吗?”

    郑杰以诧异的眼光望着她,反问:

    “你问这个干嘛?”

    伊玛娃正色说:

    “如果你知道的话,我们可以做笔交易,由我派人协助你把那二十万美金弄到手,不管它能不能派用场,交给我就行了。而我给你的代价是十万美金,并且不是由那笔失款中提出来付!”

    郑杰更觉诧异地问:

    “你明知那笔钱是失款,每一张钞票上的号码都记下了,根本不能用的,为什么愿意花十万美金的代价得到它?”

    伊玛娃笑笑说:

    “那是我的事,也许我有收藏失款的嗜好吧!但你得到的是十万美金,不但比奖金多出一倍,而且绝对是没有问题的钞票,这笔交易你有兴趣吗?”

    郑杰不禁暗自纳罕起来,天下似乎没有这么笨的人,居然愿意花十万美金的代价,去换回一堆形同废纸的钞票。

    虽然五十万的数字较大,但那笔钱已被列为赃款,无论在世界各地,都不敢公然使用,弄到手了又有什么用?

    那不仅是白白花了十万美金,而且把那笔钱弄到手了还是个沉重的包袱,留在手里既无用,万一被查出了还得惹上麻烦,这又何苦来哉!

    因此他不得不表示怀疑地说:

    “伊玛娃小姐,难道你有办法涂改钞票上的号码?”

    伊玛娃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只笑了笑说:

    “那你就不必管了,反正这笔交易对你绝对有利,没有任何损失,而且我还可以派人协助你。假使你够聪明的话,连考虑都用不着考虑,就会答应啦!”

    郑杰装出心动的神情说:

    “这当然是个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可是我不能随便答应,因为目前我只发现其中的三十万美金,是被那两男一女弄到手了。至于其他的二十万,还没有查明它的下落,又怎能贸然接受你的条件?”

    “线索总有了吧?”伊玛娃说:“假使没有线索,我相信你是绝不会从吉隆坡追踪到摩洛哥来的!”

    郑杰犹豫之下,灵机一动说:

    “我看这么吧,原则上我同意这个交易,但必须等我查明那二十万美金的确实下落,再作最后决定!”

    伊玛娃欣然一笑说:

    “好!我们就这么一言为定,请把你的住址留下,并且记下这里的电话号码,我随时等你的消息!”

    于是,她走出坑去,找来了纸和笔,把纸撕成两半,自己先写出电话的两个号码,交给了郑杰说:

    “这两个电话号码是这里的电话,前面这个是我专用的,万一我不在,再拨后面这个号码。这个电话无论日夜,随时都有人接听,你只要说明姓名,她们就会设法通知我。我立刻就跟你联系,现在请你把姓名和住址留下吧!”

    郑杰立即拿起笔,在空白的半张纸条上,写下了姓名及摩洛哥大酒店的房间号码,然后笑笑说:

    “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这次我是带着内人一起来的!”

    伊玛娃也笑了笑说:

    “幸亏你现在告诉了我,否则万一有必要时,我亲自跟去找你,说不定会引起你太太的误会呢!”

    郑杰遂说:

    “所以一有消息,最好是我打电话给你,必要的话就约个地方见面,或者我上这里来……”

    “也好。”伊玛娃说:“你没有交通工具,行动也许比较不方便,我可以把这里的车子借一部给你用。现在我不耽搁你的时间了,我送你下去吧!”

    于是,她亲自陪送郑杰下了楼,把那怒犹未息的家伙叫来,以阿拉伯语交代了一番,大概是咐咐他交一部车子给郑杰使用。

    那家伙只好唯唯应命,等郑杰向伊玛娃握手告辞后,便领他穿过正在表演脱衣舞的客厅,一直走了出去。

    阶前停着十几辆各式不同的轿车,那家伙向其中一辆豪华型的一指说:

    “你就用那部吧,车门没锁,钥匙留在电门上!”

    郑杰谢了一声,径自上了车,那家伙也跟上了车,陪着他驶至大门口,才下车吩咐开门。

    原来他并不是送郑杰,而是没有他跟来吩咐一声,门口的人不会开大门让这陌生人把车驶出去。

    大门一开,郑杰便直驶出去,一路未再受到阻拦,由这条私人车道驶上了大路。

    这趟虽未把那三十万美金弄回,倒也不虚此行,至少证实了林媚的判断正确,刘普供给的线索也不假。

    现在已证实,那笔钱到了这个私人俱乐部里,虽然不知道那两男一女是何许人,但伊玛娃绝对会阻止他们使用那些可能出问题的钞票。

    因此他比较放心了,最低限度暂时不必担心其中的任何一张钞票被警方发现,按图索骥地找上了伍月香,使他们整个的计划受到影响。

    不过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两男一女既是蒙面侵入伍月香的房中下手,夺去了寄存卡,才把那三十万美金提走的。那么其中的一部分为伍月香所持有,其他的二十万即使不在她手里,也必然是在与她有关的人手上,至少她是知道那笔钱下落的!

    既然如此,伊玛娃为什么不派人直接去找伍月香,甚至以武力把她劫持到这个俱乐部来,迫她说出一切。却反而跟郑杰打交道,要他去查明,岂不是多此一举?

    何况,这不但是舍近求远,而且还得付出十万美金的代价!

    还有一点更值得怀疑的,就是伊玛娃不惜花这么大的代价,纵然换得了那五十万美金,又不能派用场,不是得不偿失吗?

    此外,辛克威派来的四个人,刚才已吃了大亏,被郑杰打得落花流水,其中一个被误伤的,尚不知道是死是活,他们是绝不会轻易罢休的。

    同时另外一个跟踪那两男一女的,也已发现了这个私人俱乐部,他们又将会采取什么行动呢?

    郑杰一路上想着这些问题,却无法寻求出答案。只好决定见了白振飞等人,把情况向他们说明,再共同商讨对策。

    据他的估计,白振飞和白莎丽在海滨浴场,等到伍月香与赵家燕赶去,获悉三十万美金被动夺的消息后,必然大为震惊。最多等上一二十分钟,不见郑杰赶去就一定会赶回摩洛哥大酒店了。

    可是他的判断错了,等他匆匆赶回酒店,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回去,大概都还在海滨浴场等着呢!

    好在他现在已经有了部轿车,行动非常方便,于是当机立断,决定立即驱车赶往海滨浴场。

    谁知刚要走出酒店大门,忽见从外面匆匆进来一个女人,想不到竟然是林媚!

    两个人一照面,林媚似乎微觉意外地一怔,随即向他使了个眼色,便径自直向里面附设的咖啡室走去。

    郑杰眼光暗向四下一扫,证实没有人注意他,才紧跟着走进了咖啡室。

    林媚在门里等着,等郑杰一走进门,就伸手挽进他的臂弯,故意作亲呢状,表示他们是相偕而来的。

    侍者上前招呼,领他们到一个灯光昏暗的卡座上,面朝入口并肩坐了下来。

    他们各要了一杯酒,等侍者一离去,林媚就迫不及待地轻声说:

    “告诉你个消息,我发现了四个人,很可能是辛克威派来跟踪对付你们的!”

    “是吗?”郑杰故意问:“你怎么发现的?”

    林媚回答说:

    “我在飞机上好像曾见到过他们,脸很熟,而且他们不但是今天住进这个酒店的,又住在二楼,所以我敢断定他们是从吉隆坡跟来的,绝对没问题!”

    “你看见他们了?”郑杰又问。

    林媚点点头说:

    “当时我正准备到楼下的赌场里散散心,消磨消磨时间,正好跟他们乘一个电梯下楼。他们好像还特别注意了我一下,幸好我在飞机上没戴这头金色假发,没有被他们认出。可是我也不敢正眼看他们,暗中瞟了一眼,发现有个家伙不知是生病还是受了伤,由两个人扶架着他。到了楼下以后,我也没有心思上赌场玩了,就悄悄跟着他们走出酒店门外,等他们雇‘的士’,我也雇了车在后面跟踪。一直到了一家医院门口停下,那家伙被扶下了车,由两个人架进医院去,另一个则乘原车继续前进。当时我既不能跟进医院,只好决定跟踪那家伙,看他究竟去什么地方。结果他是直接到了电信局,拍发了一封传真!”

    郑杰笑笑说:

    “我猜他一定是传真回巴生市,向那位辛大老板告急吧!”

    林媚诧然问:

    “告急……”

    话犹未了,侍者已将两杯酒送来,使她只好把话止住了。

    等待者放下酒杯,径自退去后,她才接着问:

    “难道他们已有自知之明,认为对付不了你们?”

    郑杰回答说:

    “他们所恃的是,占着敌明我暗的便宜,可以放冷箭,使我们防不胜防。一旦身份暴露,情势就完全不同了。不过,我相信他们即使传真向姓辛的告急,也不完全是为了怕对付不了我们,而是有人比我们更难对付!”

    林媚果然很聪明,立即就猜出了原因,她问:

    “是那两男一女方面?”

    郑杰“嗯”了一声说:

    “那三个人倒算不了什么,但我相信他们背后撑腰的人,可能来头不小,在这里一定拥有相当的势力。否则就不敢在酒店里下手,劫夺去那三十万美金了!”

    “你找到线索了吗?”林媚问。

    郑杰正待回答,忽见一对状至亲昵的男女走了进来,他们向迎上前招呼的侍者,轻声问了几句。便见侍者鬼鬼祟祟地,向郑杰和林媚坐的卡座指了指,然后领着那对男女走过去。

    这情形看在郑杰眼里,顿使他起了疑心。等待者领着那对男女刚要走近,他突然灵机一动,出其不意地把林媚拥进怀里就吻!

    林媚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虽对他的轻薄微有愠意,但并没有挣开他的拥吻,只是反应很冷淡,毫不热情。

    当他们拥吻之际,侍者己领着那对男女,走过他们的卡座,居然在后面的一个卡座里坐了下来。

    郑杰这时心里已然有数,看出这对一男一女,准是伊玛娃那方面派来暗中监视他的了!

    他们向侍者要了饮料,等待者一离去,便窃窃私语起来。说的是摩洛哥人通用的阿拉伯语,使郑杰无法听懂,也看不见他们在背后卡座里的情形。

    接着,背后卡座里发出了轻微的调笑声,那对男女似在打情骂俏,借以掩饰他们进咖啡室来的真正目的。

    郑杰也如法炮制,索性紧紧拥着林媚,继续伪装长吻,故意向那对男女表演!

    林媚终于恍然大悟,明白了郑杰的意思,于是愠意全消,很合作地跟他表演着这热情的镜头。

    但这假戏必须真做,否则表演就不够逼真。

    她是在风尘中打滚的女人,对于男人从不用真感情,纵然有时施舍出一些虚情假意,那也是看在钱的份上。

    当初甘作辛克威的情妇,还不就是为了贪图他的几个钱。一旦被遗弃,就形同撇履,惧于那家伙的财势,她还能怎么样?

    不过这打击对她很深重,因为她本是个交际花之流的女人,凭她的姿色和手腕,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大有人在。但自从被辛克威看中,量珠以聘,把她金屋藏娇之后,别人怕惹麻烦,就不敢沾她的边了。

    辛克威把她玩腻了就一脚踢开,她又不能公开登报声明,通知旧雨新知,表示自己又恢复了过去的自由之身,一般人不了解情况,谁又敢贸然来找她?

    因此这两三年来,她的经济情况实在很拮据,尤其还得打肿脸充胖子,保持昔日的派场,以致难免捉襟见肘。只好经常“跑码头”,到外地去找点财路,才能勉强维持下去。

    这女人一直想找机会报复,可是辛克威在巴生市的财大势大,她根本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动那家伙一根汗毛。

    所以姜爱琪去找她,把整个情形一说明,她连考虑都不考虑,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这对她来说,不但有利可图,而且是报复辛克威的机会!

    林媚对男人已看得太透彻,认为男女之间根本就没有情和爱,唯一的目的就是个“欲”字。

    尤其她这种女人在男人的心目中,只是一件玩物,一个可供发泄的肉体,除此之外毫无价值。

    而肉体和姿色就是她的本钱,以此换取生活上的享受,如此而已!

    她的人生观既是这样消极,又怎会轻易动情?

    因此她对郑杰的拥吻,反应是平淡的,毫不激动,甚至于可说是无动于衷,近乎麻木不仁了。

    郑杰对此道颇有经验,哪会感觉不出,不过他以为是林媚对他这突然的举动,怀有不屑的成份,把他看成了趁机揩油的好色之徒。所以用这种冷漠的态度,作为一种消极的抗拒。

    幸好这是在掩饰,故意表演给后面的卡座里那对男女看的,否则就未免太索然无味了!

    其实郑杰也心不在焉,一面在对林媚拥吻,一面却在留意聆听背后的动静。

    那对男女的表演倒是有声有色,卡座里不断地发出调笑声,以及吻时发出的啧啧怪响。虽然无法看到他们的热烈场面,也可以想得出他们放浪形骸的情形!

    由于咖啡室里灯光昏暗,郑杰并未看清刚才走进来的那对男女,但从服装上可以判断出,他们大概是当地的摩洛哥人。因此他灵机一动,忽然吻向林媚耳边,轻声说:

    “我们后面这对男女,可能是监视我的,大概想查明我跟什么人接触,所以不能让他们认出你。现在你假装到化妆间去,赶快找机会溜出这里,回到你自己的房间去。这里由我来设法绊住他们,回头我再去你房间找你!”

    林媚诧然问:

    “他们也是辛克威派来的?”

    “不是!”郑杰说:“现在我们说话不方便,待会儿再告诉你吧!”

    林媚立即故意吃吃地笑着,从他怀里挣扎起来,郑杰急把她的手拉住,以英语问:

    “你上哪里去?”

    林媚也以英语回答:

    “洗手间!你要跟我来吗?”她又咯咯地笑了起来。

    郑杰这才把手放开,让她走出卡座。

    不料林媚刚一走向灯牌指示的化妆间,后面卡座里的调笑声也立即停止,那女的居然起身离座,打算跟去。

    郑杰急中生智,悄然把右脚伸出了座外。

    昏暗的灯光下,那女郎根本看不清,以致被郑杰伸出的脚一绊,顿时向前一扑,被绊跌了一跤。

    “啊!……”那女郎失声惊呼起来。

    郑杰忙不迭起身,急将她扶起,连声道歉说:

    “对不起,对不起……”

    照一般情形来说,偕同这女郎来的男士,眼看自己的女人被人绊倒,纵然不是故意的,也必然会理直气壮地挺身而出,向郑杰质问几句的。

    但那男的却毫无护花使者的男子气概,居然只起身离座,过来帮着把那女的扶起,以阿拉伯语不知向她说了句什么。

    女郎也没有责怪郑杰,站起来就匆匆直向化妆间走去。

    郑杰心知她是急着赶去认清林媚,而他在扶起这女郎时,已然瞥见林媚根本没去化妆间,早就趁机溜出了咖啡室!

    于是他歉然一笑,以英语向那男的说:

    “真对不起,刚才我想伸伸腿,没想到那位小姐会忽然从我座旁走过……”

    “不必介意!”那男的也以生硬的英语说:“是她自己走路不小心,其实应该说是这里面的灯光太暗了!”

    郑杰趁机向他搭讪说:

    “对某方面来说,如果灯光太亮,就不够情调了哦!”

    那男的强自一笑,没有再搭腔,就不声不响地径自回到了卡座里,似在避免跟郑杰交谈。郑杰也回到座位下,坐了不到片刻,便见那女郎急急走回卡座,以阿拉伯语向那男的轻声说了几句什么,大概是发觉林媚未在化妆问,已不知去向了。

    那男的正吃了一惊,忽见郑杰站起身来,回身向他们笑笑说:

    “二位请转告伊玛娃小姐,我不大喜欢受人监视,如果有消息,我会通知她的!”

    说完,他就召来侍者,结了账离去。

    那一男一女顿时傻了眼,怔怔地坐在那卡座里发呆,不便再向郑杰如影随形地跟着了。

    郑杰略施小计,就摆脱了那对男女。走出咖啡屋后他犹豫了一下,终于当机立断,决定暂时不到林媚的房间去,找白振飞他们商量了对策再说。

    于是,他在楼下的服务台,先打电话到自己和赵家燕的房间,铃响一阵又一阵,没有人接听。再打到伍月香的房间去,结果还是没有人接听。

    既然他们都没回酒店来,那么必然还在海滨浴场等着他了。因为他曾告诉伍月香和赵家燕,向寄存部打听一下,随后就赶去的。

    现在他不必雇车了,立即驾着伊玛娃借给他的豪华轿车,匆匆驶往城外而去。

    一路上并未发现有人跟踪,大概是他刚才对那一男一女的话收了效。

    可是,等他风驰电掣地赶到海滨浴场,遍寻整个沙滩,竟不见白振飞等人的影踪!

    他再到海宫酒店去问,也不得要领。那么他们不等他赶来,就一齐离开了海滨浴场,是上哪里去了呢?

    郑杰不禁大为困惑起来,走近他们刚才休息的太阳伞,眼光突然接触到几个英文字母,那是用手指在沙上划写出的“LUCK”!

    这个英文的“幸运”单字,显然是他们留下的,但郑杰一时却想不出,它的暗示是什么呢……

    伍月香和赵家燕赶到海滨浴场,把三十万美金被劫夺的经过,告诉了白振飞和白莎丽,顿使他们大吃一惊。

    白振飞的想法与郑杰一样,不是心痛这笔钱,而是担心那两男一女得手之后,等不及就花用出去,万一出了纰漏,无异就成了他们的麻烦!

    他们尚不知道辛克威已派人追踪来的事,但只要伍月香一出了事,整个计划就势必受到极大影响。甚至因此而功败垂成,这教他们如何不急?

    白振飞不禁忧形于色说:

    “那笔钱我们一定要尽全力去追回来,不然万一被他们用出去,出了问题就会牵涉到伍小姐身上,那就麻烦啦!”

    伍月香当时就引咎自责,认为事情既发生在她身上,全部责任就该由她负。

    白振飞对这方面倒很江湖,他表示事情是大家的,而且整个计划是由他所拟定。这一部分出了麻烦,虽是始料所未及,但主意是他出的。

    何况在那种情形之下,换了任何人也是一样,无法对那两男一女的突然侵入,采取紧急的应变。

    因此他认为,事情既已发生,就不必再开“追悼会”,而是要刻不容缓地立即解决问题!

    在这七个人之中,包括白振飞、郑杰、伍月香、赵家燕、叶龙和范大贵,都是初临赌国。而白莎丽却是在整个计划尚未拟定之前,也就是白振飞尚在狱中时,她就独自来过摩洛哥。

    她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把整个赌国的情形,都摸得一清二楚。尤其在调查当地黑社会人物活动的情形方面,下过一番很大的功夫,虽非了若指掌,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这时她沉思之下,忽说:

    “我们现在首先要查明的,是那两男一女是哪方面的人,以及那笔钱的下落,才能研究对策。据我所知道,遍布在整个摩洛哥各地的黑社会组织,大大小小的总有好几十个。外地来混水摸鱼,以及当地游手好闲,临时找机会打游击的还不包括在内。如果毫无线索,要查出那三个人实在很难,就像在大海捞针一样。所以我认为,要想走捷径的话,只有直接去找当地的大头儿!”

    “此地龙蛇杂处,找谁呢?”白振飞问。

    白莎丽笑笑说:

    “我指的是大头儿,在此地只有一个,那就是‘幸运赌场’后台老板!虽然我上次来这里,始终没查出他的姓名,但据说他是经常以赌客的身份出现,到赌场里去巡视的,那家赌场的负责人我倒见过几面……”

    白振飞没等他说完,就接口说:

    “问题不在这里,而是找到了那大头儿,又能怎样?他总不会替我们出面,追回那三十万美金呀!”

    “那当然。”白莎丽说:“不过我自有办法,使他们自动出面追查这件事,到时候你们只要在暗中接应我,同时监视他们的行动。尤其是注意我所接触的人,看他再跟什么人接触,也许就可以发现出谁是那大头儿了。”

    白振飞恍然说:

    “我明白了,你是打算来个投石问路,对不对?”

    白莎丽点点头说:

    “不错!我要先在他们头上栽上一赃,使他们不甘心背这个黑锅,非立即查明真相不可。只要那大头儿一出面,就不难查出那两男一女是哪方面的人,这样一来,不是省了我们的事吗!只是现在那大头不知会不会在……”

    伍月香忍不住问:

    “查明了又怎么样呢?”

    白莎丽胸有成竹地说:

    “等到查明是谁干的,和那笔钱的下落,我们再从长计议也不迟哦!”

    白振飞迫不及待地说:

    “那么我们就别耽搁时间,说干就干吧!”

    赵家燕急问:

    “我们不等郑杰吗?他说好了很快就赶来的……”

    白振飞犹豫了一下说:

    “我看不必等他了,他一向喜欢单独行动,也许能找到其它的线索。所以我们不如进行我们的,这样分头着手比较好些,不致于使人手全部集中。万一我们的办法行不通,反而使他也跟着钻牛角尖,说不定错过了更好的机会呢!”

    “对!”伍月香表示赞成说:“这样双管齐下,无论哪一方面的路走对了,我们就集中力量向那条路走。以免一步棋走错,使得满盘皆错哦!”

    赵家燕无法力排众议,既然他们已经决定了这么做,她又怎能反对?

    于是,趁着白振飞和白莎丽去更衣时,赵家燕在太阳伞下的沙上,用手指划写了几个英文字母。致于郑杰赶来看他们已不在,是否能发现沙上留的字,或者看到了能不能猜出这个单词的暗示。因而知道他们的行踪,那就不得而知,全看郑杰的脑筋够不够灵活敏捷了。

    而伍月香这时眼光一接触赵家燕肩上挂着的照相机,忽然灵机一动,想出了个主意,便跟她窃窃私议起来……

    等白振飞和白莎丽去换好衣服回来,他们四个人便立即离开海滨浴场,雇车前往“幸运赌场”。

    他们分为两批,由白振飞带着伍月香和赵家燕先行,白莎丽则落后一步,过了两三分钟,才单独雇车回城。

    幸运赌场的规模和设备,都比不上摩洛哥赌场,不过它并不是属于酒店的一部分,而是独立性的纯粹赌场,没有其它任何的附属。

    因此这里的观光客较少,光顾的都是真正赌客,论输赢的数字,却比摩洛哥赌场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家赌场的后台老板从不出面,所以除了赌场的极少数人之外,根本就没人知道他是谁。

    在这里负责的主持人,是个叫法郎哥的摩洛哥人。这家伙外表斯文,一派绅士风度,尽管是大热天里,也是西装革履,从不随便穿着。

    但他骨子里却是个阴狠毒辣,诡计多端,无所不用极其的亡命之徒!

    尤其这家伙贪财好色,仗着在当地拥有的恶势力,不仅使很多妇女遭受过他的躁躏。就是外来的女游客,也经常有受到侵犯和滋扰的。

    白莎丽不知发的什么高烧,居然想在太岁头上动起土来,那不是自找麻烦,存心跟自己过不去!

    可是这女郎却有她的想法,要不是知道这家伙难缠不好惹,她还不会找上门去呢!

    她进入“幸运赌场”时,眼光一扫,发现白振飞和两个女郎早已在里面了。于是立即故意到处张望,装出一副令人怀疑的张皇神态。

    这家赌场不是二十四小时连续不断营业的,每天到凌晨六时结束,下午两点才再开始。

    而一般赌场最热闹的是晚上,尤其是入夜以后到凌晨的这段时间,赌了一夜的赌客,已是精疲力尽。大多数都是利用白天休息,以便养精蓄锐,到了晚上好继续狂赌。

    因此,赌场白天开张只是应个景,赌客往往不及赌场里的职员多。

    现在两点刚过不久,“幸运赌场”开始十多分钟,赌客总共不过二三十人,稀稀落落地分布在各处。而且其中大部分是在玩“吃角子老虎”,赌输盘的大桌上仅有五六个人,连主持转盘和负责吃进赔出的女郎们,对于这冷落的场面也感到了没精打采,不带劲儿。

    白莎丽的这番装模作样,自然更容易被人发觉了。

    果然不出所料,赌场里的人对这鬼鬼祟祟的女郎,立即发生了怀疑。

    法郎哥这时没有在场,由职员报告了他的副手阿蒙。于是,这个赌场的保镖头目,便匆匆来到场子里,暗中对白莎丽加以注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