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孤注一掷 > 7、百密一疏

7、百密一疏

    洋绅士却毫不在乎,仍然把她搂着,悻然质问:

    “你进来为什么不先敲门?”

    法朗哥急说:

    “我非常抱歉,因为急着向您报告,实在没想到……”

    洋绅士冷哼一声,遂问:

    “谁打来的电话?”

    法朗哥这才走近了,回答说:

    “是阿蒙打来的,他说有个小子闯进我的办公室,跟守在通后面走道里的两个人动上了手,结果把他们制服了,逼问出我把那女的带到哪里去,然后把他们击昏了。据阿蒙判断,那小子可能会找到这里来……”

    伊玛娃冷声说:

    “这还要他判断什么可能不可能,事实上那小子已经来了!”

    法朗哥当着洋绅士的面,不便跟她抬杠,只好忍了口气,接下去说:

    “我已经告诉阿蒙了,不过阿蒙又说,刚才赌场里有一男两女,都是东方人,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路,居然吃到了我们头上来……”

    “怎么回事?”洋绅士急问。

    法朗哥回答说:

    “阿蒙在电话里告诉我,他们三个人之中,只有一个女的赌了,不知她是玩的什么门道,一共只押了十来次轮盘,居然连中四次,前三次押的数目不大,最后一注竟押了五千美金!”

    “五千美金?”伊玛娃很快就预算出来,惊诧他说道:“那不是要赔出十八万了吗?”

    法朗哥冷冷地说:

    “一点不错,连她前三次押中的,我们赌场在不到半小时之内,就赔给了她将近三十万美金!”

    洋绅士顿时惊怒交加,突然推起伊玛娃,霍地跳了起来,怒问:

    “阿蒙他们在赌场里是干什么吃的?”

    法朗哥忙不迭说:

    “老板,请先听我把话说完呀……”

    “快说!”洋绅士喝令。

    法朗哥连声恭应着说:

    “是,是,阿蒙说那女的在赢到手一大堆筹码之后,忽然要求跟他单独谈几句话,他就把那女的带进了大办公室,叫里面的人全离开了。不料那女的竟直截了当地表示,她知道我们这个赌场是专门‘吃人的’,绝不会轻易让她赢了那么多钱带走。而且她表示这次来摩洛哥,根本就不打算赢一笔钱,只是希望出出风头,回去好向她的亲友炫耀一番。所以她提出个很特别,甚至连阿蒙都意想不到的要求……”

    “什么要求?”洋绅士迫不及待地追问。

    法朗哥回答说:

    “她要求阿蒙写一张东西,证明她在某月某日,曾在幸运赌场大获全胜,押轮盘赌赢了二十九万五千二百美金,并且由另外一个女的拍摄了好些照片以资证明。而她则除了收回他们买筹码的一千美金,其余的全部放弃,分文都不带走!”

    “有这种怪事?”伊玛娃诧异地问:“阿蒙同意了吗?”

    法朗哥瞥了她一眼说:

    “阿蒙自然是答应了她的要求,可是,就在他们准备离去的时候,我们那两个被击昏的人,从我办公室里冲了出来。阿蒙当时忙着去问他们究竟,等到问明是那小子击昏的,再一回头,那三个人竟已悄然溜走了!赌场方面虽然未受损失,阿蒙一时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也觉出事有蹊跷。所以在电话里把发生的情形告诉了我……”

    洋绅士沉思了一下问:

    “照你的看法,这是怎么回事?”

    法朗哥肯定他说:

    “那女的绝对有些鬼门道,否则绝不可能在轮盘赌桌上接连押中四次,这不但是奇迹,更是空前绝后的记录!”

    伊玛娃已束了腰带,忽问:

    “你有没有想到其它的?”

    法朗哥被她问得一怔,忽然若有所悟地说:

    “难道你认为他们去赌场,是另有目的的,或者就是为了要弄到阿蒙写的那张证明吗?”

    伊玛娃故弄玄虚地笑笑说:

    “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其它的?”

    法朗哥想了想说:

    “嗯!他们可能跟那小子是一伙的,故意在轮盘桌上大显身手,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好掩护那小子,使他趁机溜进了我的办公室,大概以为我把那女的强留在里面了!”

    伊玛娃带有讽刺的口吻说:

    “这可被你猜对了!不过,我不妨替你补充说明一下,他们不但是一伙的,并且对‘幸运赌场’去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弄到阿蒙写的那张东西。证明他们在赌场赢了将近三十万美金。因为他们怕那三十万可能有问题的美金,在我们手里万一用出去,一旦出了麻烦,就会被警方追查出原来的持有人。所以他们必须先防到这一着,到时候可以拿出阿蒙写的那张东西,证明那三十万美金是从‘幸运赌场’赢去的。这样一来,黑锅不就让我们背上了!”

    法朗哥不服气地说:

    “你凭什么认为警方会追查起来,那三十万有问题的美金原持有人,就会是他们自己人呢?”

    伊玛娃冷冷地说:

    “因为我己问过手下的那三个日本人,他们在摩洛哥大酒店发现目标时,那个寄存三十万美金的就是个东方女郎!而到幸运赌场去的几个人,以及那小子都是东方人,难道你认为这是偶然的巧合?”

    法朗哥顿时面红耳赤,哑口无言了。

    伊玛娃接着又说:

    “还有,如果向警方打听出,关于那小子说的五十万美金,全部钞票号码已被失主事先抄下报了案,经由国际刑警组织通知了世界各地的警方。只要确有其事,那么我就敢断言,不仅这三十万美金是他们之中的一个女郎所持有,而且其它的那二十万美金,也在他们的手里!”

    法朗哥不以为然地说:

    “那我就不懂了,假使那笔钱真有问题,他们怎么敢带到摩洛哥来,而且公然把三十万美金寄存在酒店里?如果怕出麻烦,寄存在酒店里和我们花出去是一样的,同样会出问题!何况那女的在幸运赌场已赢了二十九万多,差不多补上所损失的,为什么不赶快带了钱离开此地?”

    “我自然会很快找出答案来的!”伊玛娃表示她有把握,然后转向洋绅士笑问:

    “这件事您是否放心交给我来办?”

    洋绅士既已答应了她,怎能出尔反尔?于是,只好点点头说:

    “一切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

    法朗哥的脸色突变,皮笑肉不笑地说:

    “老板,我承认伊玛娃小姐聪明能干,能力比我强多了,这件事交给她办,一定能胜任愉快的。不过,阿蒙曾给那女的那张东西,我认为不能也偏劳伊玛娃小姐,应该由我们赌场方面自行设法弄回来吧!”

    伊玛娃置之一笑说:

    “那倒不必小题大作,只要我们暂时不动用那三十万美金,那张东西就毫无用处,我们又何必去打草惊蛇?同时那一男一女在我手里,我自然有办法对付他们的!”

    洋绅士又点了点头说:

    “对!这件事完全由伊玛娃来负责一切,法朗哥,你还是把全部的精神放在赌场里吧!”

    法朗哥心知洋绅士已被这女人灌足了迷魂汤,这时候对她已是言听计从,有求必应的。他虽不服气,但在大老板面前却是敢怒而不敢言,只好不动声色地匆匆告辞而去。

    等他一走,洋绅士就迫不及待地,立即将伊玛娃紧紧搂进怀里,色迷迷地笑着说:

    “现在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了,我们到床上去……”

    伊玛娃风情万种地嫣然一笑说:

    “你先上床去躺一会儿吧,我去看看那一男一女,把事情交代一下就来。反正今天你可以留在这里,我绝对使你感到满意就是啦!”

    洋绅士只好把她放开,心花怒放地大笑起来。

    伊玛娃又卖弄风情地冲他一笑,才径自走出房去。

    这时第十号房间里的一对“夫妇”,早已结束了窃窃私语,而是假戏真做地在床上拥吻着。

    他们的表演相当逼真,只是明知在被人监视,心理上总不免非常别扭,感觉不是滋味。

    在白莎丽来说,这倒不失为一个难得的机会,不仅是与郑杰单独相处,而且还可以趁机亲热一番。但在这种情形之下,连她也无法“旁若无人”,使自己的热情全部奔放出来。

    不过,她也不愿轻易放过这机会,尽管是在“演戏”,而且隔壁房间还有人在欣赏,她照样把这假戏当作真做,使自己享受这片刻的温存。

    可是在郑杰的拥吻之下,她的情绪竟渐渐冲动,而有些情不自禁起来了!

    其实郑杰心里非常明白,伊玛娃要他以行动证明与白莎丽的夫妇关系,仅凭这拥吻的场面就根本不足取信。

    那他又何必表演呢?

    实际上他就是将计就计,故意拖延一下时间,以便利用这机会跟自莎丽互相说明一切,使彼此了解情况。

    现在他既已知道白振飞等人去“幸运赌场”的目的,以及白莎丽与阿蒙,法朗哥谈话的情形,和被挟持到这里来的经过。他便决定处之泰然,静候事态的发展,再随机应变了。

    正当白莎丽的情绪已逐渐不能自制,愈来愈激动之际,与八号房间相通的那道门突然开了,只见伊玛娃独自走了过来。

    她的一声轻咳,顿使床上的一男一女停止表演,郑杰忙不迭放开白莎丽,一骨碌翻身坐起,尴尬万分地望着这女人。

    郑杰以为这女人一定会当场揭穿他们的关系,不料伊玛娃却笑笑说:

    “郑先生,你们夫妇已经见面了,虽然我没出什么力,不过总算答应你的事办到了,没使你失望吧!”

    郑杰不知道这女人在打什么主意,只好强自一笑,虚与委蛇地说:

    “伊玛娃小姐的这份情,以后我自然会找机会报答的!”

    “那倒不必放在心上。”伊玛娃说:“但我相信郑太太一定已经把她来这里的情形,全部告诉了你。所以我必须有所说明,这完全是出于误会。不瞒二位说,‘幸运赌场’的老板,也就是这里的主人……”

    “这个我早已想到了!”郑杰笑了笑说。

    伊玛娃并不感到惊讶,她继续说:

    “因此郑先生跟我见了面之后,我就通知了‘幸运赌场’方面,要他们调查了今天在摩洛哥大酒店之中伺机下手的,是哪方面的人。同时我这里也在查询,偏偏郑太太跑到了那里去,硬说亲眼看见那两男一女进去的。而郑先生却告诉了我,那三个人得手以后就来了这里,所以赌场的主持人为了要加以证实,那两男一女究竟是去了‘幸运赌场’,还是来了这个俱乐部,就不得不把郑太太带来见我啦!”

    说到这里,她转向白莎丽笑问:

    “郑太太,我们并没有对你无礼吧?”

    白莎丽忿声说:

    “那倒没有,只是到这里来并非出于我的自愿,而是他们挟持我来的!”

    伊玛娃狡猾地笑笑说:

    “当时他们并不知道你的身份,要不是郑先生找来这里,我也不知道你就是郑太太哦!”

    “现在你相信了?”郑杰故意问她。

    伊玛娃故作神秘地瞥了他一眼,笑着说:

    “郑先生别见怪,刚才我不过是故意跟你开个玩笑罢了,实际上我是让你们见了面说话方便起见。并且让你知道我们对郑太太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所以才特定这样安排的,绝不会是存心要看你们……”说到这里,毕竟有另一个女人在场,使她不好意思把下面的话,赤裸裸地说出口了。

    郑杰遂问:

    “那么现在你打算怎样?”

    伊玛娃直截了当地说:

    “我们还是一本初衷,照我们所决定的,由你去查明其它那笔钱的下落,我静候你的好消息!”

    “这意思说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郑杰颇觉意外地问。

    伊玛娃微微点头而笑说:

    “当然!如果二位想留在这里玩玩,我也非常欢迎。不过为了避免耽误正事,我倒希望你们现在就走,但这绝不是我在下逐客令哦!”

    这女人的高深莫测,使郑杰一时也揣摩不出她的意图了。尤其感到意外地,是想不到她居然并不刁难,就同意了让他们离开这里。

    虽然他们明知那三十万美金在这里,但白振飞等人尚在“幸运赌场”,不知情况如何,他们既有机会脱身,自然没有再逗留在这里的必要。

    于是,这对未被当场揭穿身份的“夫妇”,便当即告辞而去。

    伊玛娃亲自陪他们下楼,送出客厅,目送他们登上那辆豪华轿车驶出巨宅大门,发出声恶意的冷笑,才转身走回厅内。

    一名东方女郎迎了上来,伊玛娃急问:

    “他们的谈话,你都能听懂吗?”

    那女郎以纯熟的英语回答:

    “全部都听得懂!”

    接着,她把从窃听器上听到的一切,全部告诉了伊玛娃。

    只见伊玛娃毫无表情地笑笑,抬头向楼上的一号房间望望,然后从容不迫地走上了楼去。

    伊玛娃这女人果然料事如神,伍月香在“幸运赌场”大显身手,赢了二十九万多美金宁愿分文不取,只要阿蒙写张东西证明她曾大获全胜的意图,居然完全被他识破!

    当时连白振飞也莫名其妙,直到办公室里冲出那两个大汉,使他们一看情形,心知郑杰闯进去已动了手,只好赶紧趁机溜走。

    出了赌场之后,他们立即雇车又驶向海滨浴场,以免被人跟踪发觉他们落脚的地方。

    在途中,白振飞忍不住向伍月香问起,她才说明了自己的动机。

    原来她认为事由她起,就必须她来解决。目前他们倒不是心痛那笔寄存的美金被人劫夺了,而是担心出麻烦。万一被警方发现那些记下了号码的钞票,按图索骥地追查起来,最后必然会查明什么人把那三十万美金寄存在酒店里的。

    这一着只怪白振飞始料未及,在整个计划中,是最失算的一步棋。但现在检讨也无济于事,而是必须谋求补救之道。除非立即把失款全部追回,就得面对现实,防到这无可避免的麻烦发生,以免事到临头措手不及。

    伍月香是这个计划中的灵魂人物,她要出了问题,被警方抓去查询那笔钱的来路,这个麻烦就大了。

    纵然她一个人挺下来,不致把其他的人供出,整个计划也受了影响,势必临时改变不可。

    因此她为了未雨绸缪起见,跟赵家燕私下一商量,又怕白振飞和白莎丽反对,所以决定瞒着这对“父女”,来了个移花接木之计。

    这样一来,即使因为那些钞票使用出去而发生了麻烦,等警方查根追源起来,她就可以拿出阿蒙的那张东西,和赵家燕拍的照片为证,证明她寄存在酒店的三十万美金,是从“幸运赌场”赢来的。

    赌场为了维持信誉,在未明究竟以前,自然不致否认。否则传出去,赌客赢了钱拿不走,只得到一张证明会大获全胜的废纸,以后谁还敢上这种赌场来赌?

    伍月香就是看准了这一点,认为赌场绝不会说出没付钱,以免传开了不好听,说“幸运赌场”是赢要输不给,那就背这黑锅背定啦!

    白振飞听她说完,不禁苦笑说:

    “你这主意倒想得真绝!但你似乎疏忽了一点,那笔钱你是今天上午一到就寄存的,而在赌场赢钱却是下午的事,时间上不是不相符了吗?”

    伍月香自负地笑笑说。

    “这个我早就想到了,所以我要那家伙写的日期是昨夜!”

    白振飞正要再问什么,车已到了海滨浴场,他只好把问题暂时保留,付了车资,偕同两个女郎进入海宫酒店。

    他们要了个供游客休息的套房,刚把房门关上,白振飞刚才的问题犹未及提出,伍月香已先发问:

    “我们来这里干吗?白小姐不是要我们接应?”

    白振飞回答说:

    “我们尽可能不要被人看出是一起的,莎丽有郑杰去接应就行了,目前你最好不要回摩洛哥大酒店,以免再出麻烦。回头他们找不到我们,就会找到这里来的。因为我跟莎丽事先已有默契,一旦有任何情况发生,使我们失去了联络,就以海滨浴场为碰头的地点!”

    赵家燕忽从手提包里,取出个长方形的咖啡色筹码来,使伍月香不禁诧然问:

    “你把这玩意带出来干嘛?”

    赵家燕笑笑说。

    “这等于是一千美金,如果交给叶龙拿去仿造,凭他的本领,绝对可以乱真,那不是可以尽量多造些,拿到赌场去混水摸鱼?”

    “你倒真是既入宝山,绝不空手而回呀!”伍月香笑了起来。

    赵家燕也自我解嘲地笑着说:

    “我这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像你进了赌场一样,就会技痒难禁哦!”

    白振飞这时才找到机会问:

    “伍小姐,刚才我想问你了,在轮盘赌上,你又不能做手脚,怎么有把握押中四次,而大获全胜的?”

    伍月香故意卖关子说:

    “对不起,这个我可不能告诉你,反正于我们这一行的,就跟玩魔术的一样,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就看热闹吧!”

    自振飞不便打破砂锅问到底,非问出个所以然来不可,只好哈哈一笑,替自己找了个下台的台阶,不再追问下去。

    这时他表面上镇定,处之泰然,似乎丝毫不为白莎丽担心,实际上他何尝不感到忧虑?

    虽然郑杰已及时赶去,趁机溜进了办公室,但并未见他把白莎丽带出,这就无法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不过,看那冲出的两个大汉狼狈情形,显然已跟闯进去的郑杰动过手,并且吃了他的亏!

    问题是白莎丽一进那个办公室后,就没有再出来过。而郑杰一闯进去就动手,结果只有那两个大汉冲出来向阿蒙告急,也没见他出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他们是趁乱脱身,溜出了“幸运赌场”,现在却不明郑杰和自莎丽的情况,自然使白振飞心里忐忑不定了。

    伍月香已看出他在坐立不安,忽问:

    “白大爷,我们要不要去找他们?”

    白振飞断然说:

    “不用了,我相信他们一定会脱身的!”

    赵家燕忽然忧形于色说:

    “白大爷,也许我不该在这时候,说这种泄气的话。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今天我们刚到此地,等于脚还没歇定,就接二连三地,发生了这些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我看我们这次的计划,恐怕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简单吧?”

    白振飞沮然轻喟一声,神色凝重地说:

    “当初我为这个计划,曾在狱中想了几年。并且让莎丽亲自来摩洛哥,花了个把月的时候,把当地的一切都调查得清清楚楚,所以我敢说任何一个细节我都想到了。至于伍小姐那三十万美金寄存在酒店里,本来并不在整个计划之内,是由于在巴生港无意中获得那五十万美金,才使我灵机一动,临时想出了这个主意的。虽然那些钞票号码都被记下了,只要姓辛的一报案,经由国际警察组织通知世界各地,它就形同废纸,无法使用。但我认为用其中的一部分,让伍小姐充场面,倒也不失为‘废物利用’的办法,可是没想到这一着竟是画蛇添足,反而弄巧成拙了……唉!”这一声长叹,就如同皮球泄了气。

    其实这也难怪他泄气,今天刚到拉巴特,别说整个计划尚未开始着手,就连一切都还没有安顿下来,便节外生枝地出了这个麻烦,岂是他始料所及的。

    固然伍月香已预留了退步,万一警方追查到她头上,不妨以阿蒙写的那张证明抵挡一阵。但是,这只是掩耳盗铃,纵然能瞒过警方于一时,“幸运赌场”方面背了这个黑锅又岂肯甘休?

    白振飞仅只想到这一点,已担心到幸运赌场将采取报复行动了。尚不知道伊玛娃那方面,竟在打那其它二十万美金的主意,否则他的头就更大啦。

    不过他已抱定决心,纵然迫不得已,必须改变部分计划,但整个计划仍然不变,绝对要在任何情况之下,使他在狱中几年的梦想能够实现。

    诚如他自己说的,这次如果爬不起来,他就永远爬不起来了。因为这次的计划,等于是以他的生命和一切,在与未来的命运孤注一掷!

    现在,他只有极力保持冷静和镇定,一方面等着白莎丽与郑杰的消息,一方在默默地沉思着……

    果然不出白振飞所料,白莎丽与郑杰,离开那私人俱乐部,就想到了他们三个人不可能还留在幸运赌场,也不会回摩洛哥大酒店。如果白振飞不是带着两个女郎,回到他和白莎丽住的皇家酒店,就一定在海滨浴场等着了。

    他们先把车驶回市区,打了个电话到皇家酒店,房间里没有人接听,白莎丽当即立判断说:

    “我猜他们一定去海滨浴场了!”

    但刚走出街边的电话亭,郑杰就发觉有人在暗中跟踪,不禁轻声笑问:

    “我们又有朋友了,是否把他们带到海滨浴场去?”

    白莎丽暗吃一惊,急向街边一瞥,果见距离他们停车处大约二三十码,也停了辆黑色轿车,车上载有四个大汉,正在虎视眈眈地监视着他们。

    “我们脱了身,总得设法通知他们,以免他们担心呀!”她着急地说。

    郑杰偕同她上了车,立即发动引擎,把车开了就走。

    二三十码外停在街边的轿车,果然尾随不舍地跟了上来。

    郑杰抬头望望后视镜,冷笑一声说:

    “据我看,这几个家伙如果是那女人派来的,我想他们的目的,大概是要查明我们一起的有哪些人吧!”

    白莎丽忽问:

    “你说那女人志在其它的二十万美金,可是我不明白,你已向她说明了那些钞票的号码被记下了,用出去会有麻烦的,她还想弄到手派什么用场?”

    郑杰回答说:

    “这就很难说了,反正他们总有用场可派的,也许是有什么特殊的方法,能够改变钞票上的号码吧!”

    “你想她会真付你十万美金的代价吗?”白莎丽又问。

    郑杰置之一笑说:

    “不必作这个大头梦!她不过是以这个为诱惑罢了,真要让他们把其它的二十万美金弄到了手,不杀我灭口就算手下留情啦!”

    这时车已驶近摩洛哥大酒店,白莎丽不禁诧异地问:

    “我们回这里来干吗?”

    郑杰故意说:

    “现在他们都不会来这里,又不致像刚才一样,被那女人在隔壁房间参观,这么难得的机会,这么好的情调,我们何不静静地……”

    没等他说完,白莎丽己脸上一红,笑骂了声:

    “见你的鬼!我跟你说正经的……”

    郑杰哈哈一笑说:

    “我的意思也是静静地谈正经事,你怎么知道我会不正经?”

    白莎丽更是面红耳赤起来,窘然说:

    “你别乱扯,我是担心后面那几个家伙会跟来……”

    “那怕什么?”郑杰说:“反正我把住址已经留给那女人了,她随时都可以派人找上门来!”

    白莎丽忧形于色说:

    “可是现在……”

    郑杰毫不在乎说:

    “现在又怎样?他们既然跟了来,我正好想跟他们谈谈,打打交道呢!”

    于是,他把车停在停车场,偕同白莎丽下车,从容不迫地相偕走进了“摩洛哥大酒店”。

    他们状至亲呢,俨若一对新婚的夫妇,故意不乘电梯,步上了二楼。

    应召而至的侍者,发现郑杰的“太太”换了一个,不禁以诧异的眼光连向白莎丽打量,但他不便过问旅客的私事,只好暗自纳罕。等他们开了房门就匆匆离去,悄然溜向了二四一号房间。

    郑杰和白莎丽刚进房,尚未坐下,门上突然“笃笃笃”地响了起来。

    “谁?”郑杰急趋门前问。

    房外的人以英语回答:

    “郑先生,我们是‘幸运赌场’的人,有几句话想跟你谈谈!”

    郑杰暗自一怔,急向白莎丽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回避到浴室里去。

    然后,他拔枪在手,站在门前,突然把房门打开,让两名大汉闯了进来。

    两名大汉犹未收住冲势,郑杰已迅速关上房门,冷笑喝令:

    “二位请坐!”

    他们回头一看,站在门后的郑杰已执枪在手,只好自动把双手举起,其中一名大汉急说:

    “郑先生,我们只是奉命来跟你谈谈的,没有其它的意思……”

    郑杰冷冷地问:

    “奉什么人的命?”

    那大汉回答说:

    “就是‘幸运赌场’的经理法朗哥先生!”

    “哦?”郑杰不屑地说:“他派你们来,跟我有什么可谈的?”

    那大汉认真地说:

    “法朗哥先生特地要我们来给你个忠告,千万别信任伊玛娃小姐的话,她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女人。如果你们受了她的利用,将会后悔莫及的!”

    郑杰不置可否地笑笑说:

    “你们的经理倒真够朋友!我去赌场揍了你们的人,他非但不跟我计较,反而派人来向我提出忠告,这是为什么?”

    那大汉正色说:

    “不瞒你说,伊玛娃小姐跟我们经理一直在暗中勾心斗角,互相倾轧得很厉害。尤其那女人野心勃勃,早就想找机会把‘幸运赌场’接手过去了,所以经常利用她的姿色在大老板面前献媚。这次的事情假若让她顺利完成,就更能获得大老板的信任,因此法朗哥先生将不顾一切,使她的阴谋不能得逞!”

    郑杰冷笑一声说:

    “这番话倒很动听,但我会轻易相信吗?”

    那大汉情急地说:

    “法朗哥先生已考虑到这一点了,怕郑先生不会相信,认为我们在用什么诡计。所以特地要我们告诉你,伊玛娃小姐已经让那两男一女,三个下手的日本人给那位小姐见过了,但当时那位小姐并未指认出他们来。足见她说亲眼看见他们进了‘幸运赌场’,根本就没这回事。同时,伊玛娃小姐早就知道,那位小姐不是你的太太啦!”

    郑杰暗自一怔,但不动声色地问:

    “那么照你们经理的意思,是希望我们怎样呢?”

    那大汉郑重其事地说:

    “这次的事大老板已经完全交给伊玛娃小姐了,所以法朗哥先生将全力破坏她,使她栽个大斤斗,煞煞她的傲气。只要郑先生接受我们的忠告,不跟那女人打交道,法朗哥先生愿意在暗中协助你们,甚至把现在已在她手里的那三十万美金弄出来!”

    郑杰不禁霍然心动地问:

    “这话是不是当真的?”

    “绝对当真!”那大汉说:“如果郑先生不信的话,今晚可以到‘幸运赌场’去,法朗哥先生将当面跟你谈!”

    郑杰犹豫了一下说:

    “好吧!你们回去告诉法朗哥先生,就说谢谢他的忠告。不过这件事我必须慎重考虑考虑,有了决定我就去见他,但不一定是今晚!”

    那大汉大喜过望,当即告辞,郑杰也不留阻,开了房门让他们出去。

    等他们走了,白莎丽立即从浴室里走出来问:

    “你看他们在玩什么把戏?”

    郑杰轻描淡写地说:

    “大概是狗咬狗吧!”

    白莎丽咬了咬下嘴唇,作沉思状说:

    “嗯!……如果真是这样,对我们倒很有利,就怕他们是……”

    话犹未了,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

    郑杰走过去抓起话筒一听,对方竟是林媚,她说:

    “郑先生,你叫我先溜出咖啡室,回房来等着,怎么就没有下文了?”

    郑杰强自一笑说:

    “我得张罗你的钱呀!”

    “不见得吧!”林媚说:“据我知道的是,你是刚回来,而且带回了一个女人,但不是你那位太太!”

    郑杰笑笑说:

    “你的消息真灵通!大概你也知道我刚才有两位不速之客来访吧?不然你的电话早就打来了,绝不会等他们走了才打来哦!”

    林媚也笑了笑,忽问:

    “我还有个重要消息,你想知道吗?”

    “什么消息?”郑杰急问。

    林媚回答说:

    “大约在二十分钟前,辛克威从吉隆坡亲自打了长途电话来。虽然我已知道内容,但可惜他们是以密语交谈,使我无法了解其中的意义。只能完全凭猜测,猜出大概的意思,很可能是姓辛的准备亲自赶来了呢!”

    郑杰惊诧地问:

    “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媚笑了笑说:

    “我做任何事情的作风,就是舍得下大本钱,否则就不会花这笔旅费来摩洛哥了!老实告诉你吧,我是花了相当代价,买通了仆人在电话总机上按有偷听器的,凡是这件事有关人物,包括那几个家伙和你们在内。任何一举一动,或者有进出的电话,我立刻就会知道。大约二十分钟之前,辛克威打给他们的长途电话,内容由接线生窃听到记了下来,然后抄录在纸上派仆人送来给我,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

    “我绝对相信。”郑杰说:“但你怎么能猜出其中内容,认为是姓辛的准备亲自赶来?”

    林媚停顿了一下,似在找寻那张纸条,然后说:

    “现在你听着,辛克威的话里有这么几句:‘如果对方开价太高,你们怕带的钱不够,没有把握作成这笔交易,也绝不能放弃,不妨尽量再讨价还价试试,等我多带些钱来跟他们谈谈!’。据我猜测,所谓的‘钱’就是指的人手,换句话说,辛克威是准备亲自带了大批人马赶来,全力对付你们!你认为我的判断对吗?”

    郑杰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他们是用哪国语言通话的?”

    林媚非常聪明,一听他的口气,已明白他的意思,不禁冷笑一声,悻然说:

    “你这个人真多疑善忌,不信你自己去问问,这酒店的接线生都要能通好几国的语言,不仅是华语,连日本话也能听会讲呢!”

    郑杰的疑念顿消,遂说:

    “林小姐,谢谢你给我的这个消息,这对我们是相当重要的,现在我立刻去跟其他的人商讨对策。至于答应你的那笔钱,你尽管放心,最迟在这一两天之内,我绝对如数奉上,分文不少,否则唯我是问!”

    “好!”林媚说:“随时有消息,我会设法通知你的,绝不另收任何费用的!哈哈哈……”

    笑声中,她把电话挂断了。

    郑杰的话筒刚搁下,白莎丽已迫不及待地问:

    “这是什么女人?”

    郑杰不便再隐瞒,只好把林媚的身份和一切,全部告诉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