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流氓绅士 > 7.部署

7.部署

    魏老大的“窝”在西营盘的安宁里,其实这里一点也不安宁,每天贼帮手下四出作业,得手之后就把赃物送到这里来,由老贼头保管。照规矩是等三天过后,如果没有人出面来追讨,才能销赃的。

    赃物脱了手,然后便由老贼头“论功行赏”,而他自己则坐地分赃,不劳而获地坐享其成。

    当然,他也得为手下们担着风险,一旦出了纰漏,就得由他出面设法处理。包括送牢饭,负责照料失风被捕者所有家人生活,以及花钱活动,尽可能运用各方面的关系把人保释出来。

    贼头也不是好干的,必须面面俱到,不但要跟各方面攀上交情,还得耳目众多,消息灵通。最好是不出事,否则就得在事态闹大以前,设法把事情“摆平”,最低限度也得使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同时,贼头更需要能挺得起,和吃得住整个贼帮的所有喽罗们。一旦张三出了事,由于他是登记有案,犯有前科累累的惯窃,说不定就得指定没有记录的李四来顶罪。因为“初犯”量刑较轻,这就要凭他的权威了,否则谁愿意替别人顶罪?

    因此这安宁里一带,形形色色的人物成天川流不息,尤其老贼头的“窝”里,更是一天到晚只见人进人出,忙得不亦乐乎。

    “贼窝”是在一条巷子里,而巷内的出路却有好几条,可说是四通八达。

    这时那辆深红色的小跑车,正停在巷内,但并不在贼窝的门口。

    而附近几条出路,却有人在暗中守伏,严密地监视着……

    陶文士亲自带着一批手下,匆匆赶到安宁里,把车停在巷口。只见一名大汉迎了上来,向他轻轻报告:

    “陶老板,那女的还没有出来……”

    陶文士点了下头,吩咐说:

    “小程,你一个人跟我进去见魏老大,其余的人守在附近,如果发觉里面情况不对了,就不必顾忌,立刻一齐打进去!”

    “是!”大汉们齐声恭应。

    陶文士当即带着小程,急步向巷里走去。来到贼窝的门前,只见大门紧闭,虽没有人把风,但他们知道里面的戒备非常森严。门上并且有监视器装置,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动静。

    假使情况不对,里面一得到警告,立即就可以采取紧急措施,随时应变。

    实际上,每条出路的巷口第一家,都是贼窝分布的耳目,日夜有人轮流在楼上窗口守望,监视着每条街上的动静。只要有个风吹草动,就利用他们自己装置的对讲电话,使大本营得到通知。

    因此,别说是陶文士亲自带了人马赶来,就连追踪赵家燕的那几个人,一举一动也未能逃过他们的耳目。

    陶文士刚捺了一下铃门就开了,仿佛是早已奉命在等着似的。

    “陶老板,请!”开门的大汉居然执礼甚恭。

    陶文士反而暗自一怔,这一着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看情形对方不仅知道他的身份,而且还知道他的来意!

    “魏老大在吗?”他只好不动声色地问。

    那大汉简单明了地回答说:

    “在!魏老大是成天很少出门的!”

    陶文士只得带着惶惶不安的小程,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由那大汉带路,领着他们穿过天井,走进里面的客厅。

    沙发上坐着个五十来岁的清癯男人,剪的是小平头,两眼深陷,配着个鹰钩鼻,嘴唇薄得露出了两颗又黄又大的门牙,实在有点其貌不扬,而他就是坐地分赃的贼头魏老大!

    他穿的是一身米色薄绸短衫裤,脚管用黑绸带扎着,拖一双绣龙的缎面拖鞋。这付打扮与其说是轻便舒适,倒不如说是故意表示他的身份和派头,只是有点吊儿郎当,让人看不顺眼。

    不过,魏老大倒还没有摆出他的臭架子,一看那大汉带他们进来,就起身相迎,皮笑肉不笑地说:

    “嗨!稀客稀客,今晚是什么风把陶大老板吹到了兄弟这破窑里来。”

    陶文士也不寒喧,开门见山地就说:

    “兄弟不烧香是不会进庙门的,今晚冒昧来打扰,是有点儿事情想来请魏老大帮个忙……”

    魏老大故意“哦?”了一声说:

    “陶老板是不是丢了什么?”

    陶文士强自一笑说:

    “其实小女丢的车子,已经停在这个巷子里。不过,有人发现那偷车的小妞儿,是躲进了魏老大这里来,所以不敢贸然造次,立刻通知了兄弟。但我得先声明,我可不是来向魏老大兴师问罪的,只想问问那女的是不是阁下的人……”

    魏老大突然哈哈大笑说:

    “如果为这点小事,陶老板又何必劳师动众,那岂不是小题大做了?”

    陶文士心知对方已知道他带来的,并不止小程一个人,不由地脸上一红说:

    “魏老大可别误会,兄弟另外带了些人,是赶去办别的事。只不过是路过这里,顺便进来问一声,所以不得不把他们留在外边呀!”

    魏老大笑声突止,忽问:

    “陶老板凭什么认为,那偷车的是兄弟的人?”

    陶文士仍然不露声色地说:

    “兄弟不过是来问问而已,因为车子停在巷子里,那女的似乎不可能躲进别家去。当然,如果魏老大不认她是你的人,兄弟绝不多说一句话,马上就告辞!”

    魏老大嘿然冷笑说:

    “陶老板,假使我说她根本不在这里,你就算马上离去,也会认为我是存心袒护她了。兄弟并不是怕背这个名,而是不愿使陶老板心里感到怀疑。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请你叫人进来,把这整个屋子搜一搜,免得彼此都觉得别扭!”

    陶文士极勉强地笑了笑说:

    “这是什么话?即使魏老大并不介意,兄弟也不敢这样地放肆呀!”

    魏老大故作为难地说:

    “但陶老板要不是认定她是躲在兄弟这里,就绝不会找上门来。现在兄弟为了表明心迹,自愿你叫人进来搜查,而陶老板又不愿意,这倒难了……”

    陶文士接口说:

    “魏老大的话,兄弟绝对相信。不过,老兄对圈子里的人物都很熟悉,不知是否可以帮兄弟个忙,提供一点有关那女的的线索?”

    “陶老板是要找车,还是找人?”魏老大忽问。

    陶文士被他问得愣住了,一时茫然无从回答起来,不禁呐呐地说:

    “这……这……”

    魏老大哈哈一笑说:

    “车子既停在这巷子内,陶老板假使找车,叫人把车开回去不就结了!我看大概是要找那偷车的女的吧!”

    “魏老大!”陶文士灵机一动说:“她既然不是你的人,却把车故意开到了这里来了。你看她会不会栽赃,或者想利用魏老大的招牌,使我们不便追究,而她早已从别的出路溜之大吉了?”

    魏老大“嗯”了一声说:

    “这倒很有可能。不过嘛,她只要不是外地来的‘跑码头’的,兄弟绝对能很快地查明!”

    “魏老大如果查明了,是否可以通知兄弟一声?”陶文士问。

    魏老大毫不犹豫地说:

    “那当然不成问题!”

    陶文士空来一趟,结果却不得要领,只好怅然告辞而去。不过,他并不死心,吩咐小程指挥所有人马留下,守住了这条巷子的所有出路。甚至连陶小瑛的车子也置于不顾了,任它仍然停在那里。

    等那两个不速之客一走,客厅后面便走出了七八名大汉,另外四五个妙龄少女,他们都是老贼的喽罗。

    魏老大即向其中一名大汉沉声问:

    “你看清了,那女的确实是赵家燕?”

    “绝对是她!”那大汉肯定他说:“她把车子一停上来,就跳下来从兴隆街的小巷子,很快地溜出去!”

    魏老大沉哼一声,没有继续追问,把另外两个汉子叫到前面来,吩咐说:

    “你们把得手的东西交出来!”

    “是!”两个汉子齐声恭应,各自从身上掏出几个薄薄的玻璃纸小包,放在了桌子上。

    魏老大看看,见里面包的是粉红色粉末,遂问:

    “全部都在这里了?”

    一名汉子回答说:

    “第一次我们来不及下手,赵家燕就闯进了房,姓郑的小子还在外把风,我们只好把她击昏,从阳台逃到隔壁的房间。幸好那小子忙着救赵家燕,才没有追我们。后来等没有动静了,我们才开始动手,把十二个房间全搜了一遍,这些玩艺是从皮箱的夹层里搜出的……”

    “你们没有顺手牵羊?”魏老大喝问。

    那汉子矢口否认说:

    “绝对没有,老大叫我们搜这些玩艺,我们连别的东西动都没有动,你不信问小丘好了,箱子里除了些衣服,根本没有什么其他值钱的东西,只有几条香烟……”

    “香烟呢?”魏老大怒问,似乎知道这两个家伙别的就算不敢动,香烟身上好藏,总得顺手牵羊带回来几包的。

    那子只好面红耳赤地说:

    “我!我们一人只带回两条,在后面房里……”

    “去拿来!”魏老大喝令。

    那汉子恭应了一声,忙不迭向后面走去。

    其实几条香烟魏老大哪会看得上眼,而是忽然想到香烟中可能尚有花样,所以必须叫他们拿出来检查。

    看着桌上那么一包包的玻璃纸小包,他不由地冷笑说:

    “哼!姓郑的大概是想弄到这些东西吧!”

    但是,这些小包里装的是粉红色粉末,看来并不像毒品,即使是的也值不了多少钱,因为份量也极少。

    因此使他颇觉纳罕起来,姓郑的不惜代价,花了十万港币找上门来,请了个赵家燕去协助,志在必得地要把这些粉末弄到手,究竟它有什么价值呢?

    老贼头拿起了一包,举在灯光下,充满好奇地观察着,仔细地研究起来……

    赵家燕是情急之下,才不得已把车开回贼窝,用了个金蝉脱壳之计,将车停在巷内,而从另一条出路溜了出去。

    她的目的只是想摆脱紧追不舍的那辆轿车,因为这条巷子很狭窄,车身较大的根本开不进来,只有这种娇小玲珑的小跑车始能通行无阻。

    可是,她只顾着设法脱身,却忘了后果!

    逃出巷外,一到兴隆街口,就拦了一部“的士”,急忙登车吩咐司机驶往麦当奴道。

    在距离那巨宅尚有一段路程时,她就下了车,徒步奔向巨宅而去。

    奔到宅前,她已娇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了。

    捺了几下电铃,始见郑杰急急奔出来开门。

    等她一进去,郑杰就迫不及待地问:

    “拿到了没有?”

    赵家燕刚摇了摇头,郑杰已惊问:

    “没有拿到?”

    赵家燕沮然回答说:

    “每一个房间我几乎都找遍了,皮箱里倒是有夹层,但里面根本没有洋鬼子说的那种药粉!”

    郑杰大所失望,急问:

    “你说‘几乎’都搜过了,那是什么意思?”

    赵家燕垂头丧气地说:

    “这次我是从头上第一个房间开始的,只剩下最后两三个房间,忽然听见开门的声音,我赶快从落地窗出去,跳到隔壁的阳台上躲着。过了一会儿,才开了条门缝向外张望,发现仆欧正带着陶小姐的父亲走出房来……”

    “陶文士去干什么?”郑杰惊诧地问。

    赵家燕回答说:

    “我本来还想继续搜查的,但一看我的房间门开着,再一想,陶小姐的车子停在停车场。一定是被她父亲发觉了,以为我们在一起,或者是已经怀疑我们在打‘金鼠队’的主意,所以才叫仆欧把所有的房间打开来给他查看。我只好赶紧趁他们进了另一个房间时,溜出房就奔下楼。到了停车场,果然有几个家伙守在那里,等着企图是要向我动手……”

    “是陶文士带去人的?”郑杰急问。

    “大概是的吧!……”赵家燕喘了口气,才惊魂甫定地把她被追踪,以及用计脱身的经过说了一遍。

    郑杰顿吃一惊说:

    “你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把他们带到了魏老大那里去了,岂不是等于不打自招了,让他们发觉了你的来龙去脉?”

    赵家燕却不以为然地说:

    “反正姓陶的已经知道我们在跟他作对,就算查明我的身份,那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啦!”

    郑杰沉思了一下说:

    “嗯!陶文士既然带人在找他女儿和我们,一定是派人去过了罗女士那里,企图劫持她,结果扑了个空。从那两个女仆的口中问出,知道了陶小姐今晚带我们去过,所以才怀疑到罗女士是被我们弄走的,因此急于四处找我们呢!”

    赵家燕忧形于色地说:

    “现在解药没弄到手,怎么办?”

    郑杰似乎有些抱怨地说:

    “也许解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只有一个人负责保管,而偏偏又在最后你来不及搜查的房间里……”

    赵家燕却不服气地说:

    “我才不相信呢!老实说吧,据我看很可能是有人比我们捷足先登了,说不定就是击昏我的那两个家伙,早已把解药弄到了手!”

    “这也很可能,”郑杰说:“不过,除非是我刚才说的,解药是由一个人保管,否则在时间上那两个家伙不可能把每个人的都搜去!可是就令人想不通了,除了我之外,谁又会对‘金鼠队’的那些‘法宝’发生兴趣呢?”

    赵家燕遂说:

    “我们还是得先进去问那洋鬼子,解药究竟是不是由他们之中的一个人在保管吧!”

    郑杰苦笑说:

    “不必问他了,他也跟罗女士一样昏睡不醒啦!”

    “怎么回事?”赵家燕诧然问。

    郑杰沮然回答说:

    “在你离去之后不久,我怕他会清醒过来,同时也为好奇,就把他手上带的戒指取下,弄开那颗伪装宝石表面,把里面的粉末,倒了些在他嘴里……”

    赵家燕这可逮着了报复的机会,以牙还牙地说:

    “你怎么也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一来不是要两份解药了?”

    郑杰叹了口气说:

    “我以为你一定会马到成功,把解药弄到手呀!”

    赵家燕忽然若有所悟地说:

    “呃……我看呀,这说不定是我们老头子搞的鬼!”

    郑杰怔怔地问她:

    “你说魏老大?”这一点他似乎也想到了,即使不是魏老大搞的鬼,但他是当地的贼头,任何人作案能不打好他的招呼?

    不过有一点却推翻了郑杰的想法,因为他去找魏老大时,只讹称是要查明几个过境旅客行李中夹带的“私货”秘密。并且还特别保证,由赵家燕协助查明后,绝对原封不动。以免对方发觉被窃,搞不好报了案会把这笔账算到魏老大的头上,使他背了黑锅。这样老贼头才答应的。

    而郑杰并未说明要查的是什么,更没有说明对象是“金鼠队”,老贼头又怎么会知道这一切呢?

    尤其是罗漪萍最后被保罗弄昏迷了,才急需那种解药,假使这种情况不发生,解药就毫无用途。魏老大绝不可能事先就料到有此一着,派人下手把解药全部弄到手,来个奇货可居,借以敲郑杰狠狠一记竹杠呀!

    但赵家燕却肯定地说:

    “绝对是他!不然谁会知道我在帮你干这种事?”

    “那么他把那些解药偷去有什么用呢?”郑杰仍然表示怀疑。

    赵家燕笑笑说:

    “他拿去当然没有用,甚至于不知它的用途。可是,你却是不惜代价,花了十万港市想把它弄到手的呀!我们老头子的心眼特别多,而且多疑善忌,难道他不觉得奇怪,会想到你急于弄到那些玩意的目的?即使他弄到了手也不清楚那是什么,但等我们搜过行李找不到,再去找他的时候,不管那是什么玩意,他就会向你狮子大开口啦!”

    郑杰暗觉这女郎的判断倒很有可能,可是,假使真是老贼头搞的鬼,这个交道就很难跟他打了。就算魏老大放个交情,也绝不是十万八万能打得住的。

    因此他把眉一皱说:

    “这倒确实是个棘手的问题……你能不能回魏老大那里一趟,探探虚实?”

    赵家燕摇摇头说:

    “目前最好是别去找这个麻烦,也许在我溜走之后,追踪我的那几个家伙就通知了姓陶的,带了大批人马赶去向我们老头子要人呢!”

    郑杰虽已想到了这个主意,但必须证实东西确已被老贼头得手了,他才能出奇制胜地,来个孤注一掷。可是听赵家燕的口气,似乎是不愿回去惹麻烦,他自然也就不便强人所难了。

    这时陶小瑛见郑杰去开大门,一去就是十来分钟,仍然没有回屋里去,不禁暗自诧异起来。她始终按捺不住,跑了出来查看究竟。

    一走出阶前,便发现郑杰和赵家燕站在花园里,不知在轻声说着什么,并且更令她茫然的,是没看见赵家燕把她的车子开回来!

    “郑先生!”她奔了出去问:“你们怎么不进去,站在这里干嘛?”

    郑杰只好说了声:

    “我们进去商量吧!”便偕同赵家燕和陶小瑛,匆匆走进了客厅。

    三个人回到后面的卧房,只见罗漪萍仍然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而那洋绅士也睡在了沙发上,居然鼾声如雷。

    “我的车子呢?”陶小瑛忍不住问。

    赵家燕似有顾忌,不便直说,急以眼光瞥向郑杰。

    郑杰会意地微微点了下头说:

    “陶小姐已经一切都知道了,我们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你把实在的情形告诉陶小姐吧!”

    趁着赵家燕在详述经过时,郑杰便坐在沙发上独自沉思起来……

    沉思最需要香烟帮助思绪,于是他掏出了香烟,点了一支猛吸。

    由香烟使他产生了联想,想起那洋绅士在昏迷前所说的:他们的每包香烟中,分为有暗记和无暗记的各一半。每次需要在赌桌上利用它时,必须先抽一支有记号的,因为烟丝中掺有特殊的成份,等于是先吸入解药。然后再抽未作记号的,便不致于反而使自己丧失意志,陷于被催眠的状态了。

    通常他们是利用喷烟的方法,使对方不知不觉地受催眠,不过效力发生的较慢,消失的较快。但赌桌上的胜负往往只有一念之差,即使维持几十秒钟,也足够使他们稳操胜券啦!

    当然,如果能使对方抽他们的烟,那就更不用说了。但那比较容易被同桌赌的其他人怀疑,同时也没有必要,所以实际上他们从不做此打算。

    譬如说是,一桌“梭哈”他们上场四个人,分居四个方向,其他的四五位赌客被夹坐在其中,便成了左右逢源的局面。

    到必要的时候,如果某大人是副稳赢的牌,而他们之中的一个在拼,赌注愈加愈大时,等到要比底牌之前,坐在某人身边的家伙,便抽起烟来。他自己本人不一定在赌,而是要暗助“赌友”,把烟很技巧地喷向身旁的人。

    紧要关头彼此都要长思慎考,而某人在全神贯注,心无二用之下,不知不觉地已被催眠了。等到最后双方要比牌时,“金鼠队”之中的一个便迅速翻开底牌,问上一句:

    “三条小二够了吧?”

    其实某人可能是比三条二更大的牌,也会点点头说:

    “够啦……”连底牌都不及翻,对方已把台面的钱捞回自己面前。而助手则把某人的牌趁机和乱,这样一来,其他在场的赌客,难道还能非翻看别人的底牌不可?

    赌“梭哈”的规矩,似乎是世界公认的,当事人只要认输,天王老子也无权翻开他的底牌!

    而“金鼠队”的“联合作战术”又非常高明,即使单独应战也有恃无恐,何况经常都是几个人一齐上桌。只要不被人识破,或者当场抓住作弊的证据,谁也不能把他们奈何。除非是敬鬼神而远之,干脆不跟他们赌。

    但是,他们充裕的赌本,对好赌的人确实是一大诱惑,谁又想到他们是一批流氓绅士?同时他们每到一地,事先早已有人安排了一切,偏有那些不信邪的人上钩。并且他们绝不玩手法,那似乎是早已落伍,既不屑为之,也容易被人当场识破,所以他们才在香烟上玩出花样来。不仅始终未失过风,甚至从来没有人怀疑毛病会出在这上面!

    郑杰在沉思中所想到的,就是带着尚剩下的那些香烟,直接去见魏老大……

    念犹未了,忽见两个女郎走到面前来,几乎是不约而同地问:

    “现在我们怎么办?”

    郑杰郑重其事地说:

    “目前我们只能把任何其他的事都暂时丢开,必须尽一切力量把罗女士救醒。如果她不能亲自出面,通知银行止付,那么她的存款就势必被‘金鼠队’全部提走了。所以我们绝不能眼看她蒙受重大损失,而白白地便宜那批骗徒,让他们不劳而获!”

    陶小瑛突然情绪激动地说:

    “我马上回去找家父,把一切都抖出来,他要不设法阻止了,我就决定出面向警方报案!”

    郑杰急加劝阻说:

    “陶小姐,你切不可意气用事,如果你真这样做,也许会逼得狗急跳墙,使‘金鼠队’迁怒于令尊,惹出更大的麻烦来!同时你也应该想到,这件事既是令尊一手安排的,他绝不可能毫不知情,或者没有他的份。尤其他刚才已亲自出马,带了批人赶到‘国际大饭店’去,由此可见他已怀疑你知道了一切,并且是你带我们把罗女士弄出来的。现在你要回去跟令尊摊牌,在我的看法,实在是并非明智之举,也大可不必!”

    “难道我今晚就不能回家了?”陶小瑛问。

    郑杰正色说:

    “陶小姐,现在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目前事实已经很明显地摆在面前,假使令尊与罗女士之间,必须有一个牺牲的,你将站在那一边?”

    “这……”陶小瑛犹豫了一下,始大义凛然地回答:“家父能有今天,完全是罗阿姨帮助的。如果他要违背良心,做出对不起罗阿姨的事,我也就顾不得什么父女之情了!”

    “好!”郑杰赞佩地说:“陶小姐既然能深明大义,那么我希望你最好暂时跟令尊避不见面,不必赶回府上去,先留在这里守着罗女士。等我们去把解药设法弄到手,救醒了她之后,大家再一起从长计议……”

    赵家燕忽问:

    “你说‘我们’去弄解药?”

    郑杰点点头说:

    “你别忘了,解药可能已落在魏老大的手里,只有你跟我一起去,才能把它弄到手呀!”

    “可是……”赵家燕面有难色地说:“这不是等于与虎谋皮吗?并且我要是跟你一起去,就算真的能把解药弄到手,以后我怎能在香港立足?”

    郑杰哂然一笑,胸有成竹地说:

    “这个你放心,我绝不会使你为难的!”

    “但你怎样能使老头子把解药交出来呢?”赵家燕问。

    郑杰又笑了笑说:

    “目前我们只是猜想,并不能证实东西真在他手里,所以必须去见他。等到证实之后,到时候我自然会见机行事的!”

    赵家燕似乎想说什么,可是由于陶小瑛在场,使她所有顾忌,不便把自己的意思表示出来,只好保持了缄默。

    而陶小瑛却惶惑不安地说:

    “你们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郑杰看出她是有些害怕,遂说:

    “陶小姐,我不是故意留下你一个人在这里,而是不能全都走了。虽然罗女士和这洋鬼子不会醒过来,但总得留个人在这里看守,不过我会很快地赶回来的。”

    陶小瑛迟疑了一下,才勉为其难地说:

    “好吧!但你们没有车子,怎么办呢?”

    郑杰表示这个问题并不严重,最多是跑一段路,就可以拦到路过的车辆,搭便车到了闹区再乘“的士”,问题不就解决了。

    于是,叮嘱了陶小瑛一番之后,他便偕同赵家燕匆匆离去。

    出了巨宅大门,赵家燕终于忍不住地说:“刚才当着陶小姐的面,我有句话不便直说,现在我们不妨把话先说清楚吧。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我并不需要过问,但我跟你一起去见老头子,帮你去弄解药,这算怎么回事呢?”

    郑杰笑笑说:

    “今晚是你自己向我要求‘合作’的,怎么事到临头你竟提出了这个问题?”

    赵家燕一本正经说:

    “我只是说等老头子交付的任务完了之后,才单独跟你合作,并没说要去打老头子的主意呀!”

    郑杰却轻描淡写地说:

    “你别紧张,现在我们去魏老大那里,并不是要你动手搜出那些解药,只不过是把你当面交还给他,表示你的任务已经完毕了啊!”

    赵家燕怔怔地问:

    “到目前为止,我只替你从那洋鬼子的身上扒到包香烟,别的等于什么事也没干,难道那包香烟的代价能值五万港币?”

    郑杰忽然伸手把她的纤腰一搂,笑笑说:

    “但你借那包香烟的表演,却超过了它的代价哦!”

    赵家燕心知他指的是什么,不由地脸上一红,故作娇嗔说:

    “我在跟你谈正经事,你别乱扯!”

    “我也没有不正经呀!”郑杰仍然笑着说:“事实上我跟魏老大当初谈的,也只不过是要你协助下一次手,现在你已经把香烟扒到了手,任务不就算完成了吗?”

    赵家燕诧异地问:

    “那你怎么告诉陶小姐,说我们是去弄解药来救那女人?”

    郑杰这才把他的计划说出,可是刚说到一半,忽见身后远远的有车灯射来,正由远而近。

    他们为了争取时间,必须把这部车子拦住,要求截送一程。因此立即走到路中央把双手高举连挥,招呼对方停车。

    驾驶的人发现了有人拦路,只好把车刹住,停在他们面前不远。

    郑杰立即趋前,见车上是对中年夫妇,忙不迭装出气急败坏地说:

    “对不起,我们的车被歹徒拦劫开跑了,想搭个便车去报案,不知是否可以……”

    车上的夫妇看他表情逼真,于是不疑有他,当即很热心地招呼他们上车,继续向前飞驶。

    在车上他们不便再谈那个计划,一直到了花园道的路口,他们才连连称谢地下了车。

    路口就有家出租汽车的车行,他们立即租了一部“的士”,直驶西营盘而去。

    于是,郑杰继续说出了他的计划,向身边的赵家燕轻声说:

    “回头见了魏老大,我们必须不动声色,表示我的目的已经达到,而你的任务也已完成,别无他求。先看他的反应如何,或者是否主动的向我开口。等到证实东西确已在他手里,我就有办法使他自动交出来!”

    赵家燕终于恍然大悟说:

    “嗯!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把那种香烟带在身上?”

    郑杰只好点点头说:

    “这玩艺总算派上用场,不过,到时候还得找个适当的机会,否则还是枉费心机。”

    赵家燕沉思了一下说:

    “现在我们必须弄清楚,我的立场究竟是什么?如果我陪你去见老头子,就算一切顺利,能使你把解药弄到手。可是,事后被老头了发觉,一定知道我在吃里扒外,绝不会轻易放过我的!那么,我冒这个背叛的罪名之险,是所为何来呢?”

    言下之意,似乎是必须有相当的代价,她才愿不顾后果,否则她就犯不着卷进这个漩涡!

    郑杰当然更明白,这女郎是贼帮的一份子,一旦被老贼头发觉她吃里扒外,她非但不能在香港继续混下去,而且可能遭到严厉的处置。

    因此,他忽然灵机一动说:

    “如果你愿意的话,等我对付了‘金鼠队’之后,可以跟我一起离开香港!”

    “跟你离开香港?”赵家燕诧然问。

    郑杰正色说:

    “目前我不能向你详细说明,但我可以告诉你,有一个庞大的计划,正需要人手,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这次我完全是为了争一口气,不辞而别,虽然离开了他们,独自赶来香港,决心找‘金鼠队’碰碰的,但等这档子事告一段落之后,我就得再去找他们,假使你有意思加入,我保证一定会受到欢迎!”

    “你说的是什么计划?”赵家燕好奇地问。

    其实郑杰也弄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计划,不过目前他必须说服这女郎,所以很认真地告诉她:

    “这个计划我现在不能说明,但你可以相信我,一旦实现之后了,收获是无法估计的。也许你干这一行干上一辈子,跟它相比也等于小巫见大巫呢!”

    赵家燕无动于衷地说:

    “你们男人的话最不可靠,有求于人的时候,就甜言蜜语,说得天花乱坠,事后却忘了一干二净。等我帮你把东西弄到了手,恐怕你就会一走了之,根本不顾我的死活了,让老头子把我五马分尸也不管啦!”

    郑杰忽然把她往怀里一搂,笑问:

    “你就把我看成是那么无情无义的人?”

    赵家燕不屑地冷哼一声说:

    “情义在你们男人心目中,能值多少钱一斤?现在你当然满口情呀义呀的,说得很动听,等到利用我达到目的之后,那就分文不值了!”

    郑杰只好郑重其事地说:

    “如果你不信任我,那我也没办法,回头见了魏老大,你可以当面说明我去的目的!不过,我希望你能了解一点,现在我之所以急于救醒罗女士,只是为了破坏‘金鼠队’的阴谋,不使他们得手,并不指望从那有钱的寡妇身上获得任何报酬。假使事后她真要表示谢意,无论她拿出多少,我绝对分文不取,完全归你!”

    赵家燕这才转嗔为喜,笑了笑问:

    “真的?”

    郑杰刚回答了一句:

    “绝对不假!”

    这时车已到兴隆街口,赵家燕急向司机吩咐:

    “停车!”

    车停住了,郑杰付了车资,便偕同赵家燕下车。

    谁知当他们走到安宁里附近时,突然发觉几个行踪可疑的人物,鬼鬼祟祟地徘徊在那条狭巷外!

    赵家燕情知有异,急向郑杰轻声说:

    “我们绕到那边去看看!”

    可是,他们绕到另一条出路,又发现巷口有人守着,再绕至其他的几条巷口,居然全都被一些身份不明的大汉,在那里守株待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