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出卖灵魂的人 > 第五章 感情测验

第五章 感情测验

    沙龙里的灯光虽暗,但双方这一照面,彼此都认出了对方,不禁互相意外地一怔。

    “啊?是你……”姜小姐首先向他招呼。

    郑杰也诧异地问:

    “文珠,你来这里干嘛?”

    一般人都称她姜小姐,而郑杰却一见面就直呼其名,显然他们是很熟悉的了。

    姜文珠笑了笑说:

    “我先问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郑杰哂然一笑说:

    “你这不是多此一问吗?只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了!”

    正说之间,忽见赖有才神色仓皇地走来,好像赶着去救火似的,根本忘了要带郑杰去欢度周末的那回事。连招呼都不及打一个,甚至没看清正在跟郑杰说话的是姜文珠,就紧张兮兮地一直向门门冲去。

    姜文珠见状情知有异,急叫了声:

    “老赖,你这慌慌张张地干嘛去呀!”

    赖有才这才站住,回转身来走近姜文珠,只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

    “高老大家里出了事!”说完扭头就走。

    姜文珠犹未及追上去详问,他已夺门而出,尚留下的三四名大汉,也立即跟了出去。

    郑杰等她走回来,不禁诧然问:

    “你认识那姓赖的?”

    “怎么,你也认识他?”姜文珠又来个反问。

    郑杰笑笑说:

    “文珠,士别三日,真要刮目相看了。想不到一年没见你,你居然学会了不少,我问什么,你就反问什么,这确实是逃避回答的最好办法!”

    姜文珠微微一笑说:

    “既然一年没见,我们何不找个座位坐下来谈?”

    郑杰摇摇头说:

    “不!除非你先告诉我,你来这里干嘛?”

    姜文珠又笑了笑说:

    “你倒一点没变,还是那么专制,固执!”

    郑杰否认说:

    “我既不是专制,也不是固执,而是为了安全起见。因为,万一你是来赴男朋友约会的,我要不了解情况,就跟你糊里糊涂地坐在一起。回头让你的护花使者看见了,岂不要向我兴师问罪?”

    姜文珠这才告诉他:

    “好吧!你既然一定要知道,我就告诉你吧。我并不是来赴什么约的,而是在这沙龙里工作,这你总放心了吧!”

    郑杰刚问了声:

    “你在这里工作?……”

    姜文珠已上前把手挽在他的手臂,带着他走向角落的卡座去,一面笑着说:

    “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从前我做舞女,现在改行了。虽然赚的钱不及做舞女多,但工作很轻松呀!”

    于是,他们坐了下来,由她向跟过去的侍者说:

    “来两杯白兰地,记我的帐!”

    “是!”侍者应了一声,便径自离去。

    姜文珠忽然笑问:

    “唔!对了,我还没有间你要喝什么,就自作主张替你叫了白兰地,我记得以前你总喝白兰地,对吗?”

    郑杰笑笑说:

    “你的记性真好!”

    “你不会说我专制,强迫你还喝白兰地吧?”她说。

    郑杰又笑了笑说:

    “那倒不如说我固执,喝惯了白兰地永远改不了吧!不过,要你破费,这倒真有点过意不去!”

    “你放心,”姜文珠说:“我刚才说赚的钱不如舞女多,并不是在你面前哭穷,两杯酒我还请得起,何况记我的帐只收半价呀!”

    “除了酒以外,其他的呢?”郑杰故意问。

    “其他的?……”姜文珠微觉一怔,似乎没听懂他的意思,但很快就明白了,不禁媚态毕露地一笑说:“其他的一律免费招待!”

    郑杰没想到来这里会遇上了姜文珠,而且她又在这挂羊头卖狗肉的沙龙里工作,岂不是意外的收获?

    但他不便开门见山地,就向她打听关于“灵魂教”的秘密。纵然他们过去的交情不错,在没有弄清她的身份和立场以前,也绝不能贸然启齿。

    “你倒一点没变,还是跟一年前一样……”郑杰只好先跟她话旧起来。

    姜文珠却说:

    “谁说没有变,我比以前胖多了,不信你摸摸我的腰,已经快像水桶啦!”说着,她当真执起了郑杰的手,向自己腰上围了过去。

    郑杰把她轻轻一搂说:

    “这不是胖,只是比以前更丰满了些……”

    “你倒真会说话,”姜文珠嫣然一笑说:“可是你不必安慰我,我自己知道这半年多来,由于工作太轻松,所以心宽体胖。再这样继续发展下去,只怕要变成五十三加仑的汽油桶,三围一般粗了!”

    “有这么严重?”郑杰漫不经心地搭了一句。

    姜文珠忽说:

    “以前你曾经量过我的三围,现在我要看看你的记性如何,是不是还记得我三围的尺寸?”

    郑杰那次完全是跟她闹着玩的,哪还能当真记住,只好随口回答说:

    “大概是……三三、二二、三三吧!”

    姜文珠“噗嗤”一笑说:

    “你简直是在瞎猜,信口乱报数目字,干脆说一二、三四、五六不更顺口吗!”

    郑杰强自一笑说:

    “那我可能记错了……”

    姜文珠遂说:

    “让我告诉你吧,在一年以前,我的三围是三四、二一、三五!”

    “现在呢?”郑杰问。

    “现在说出来保险吓你一跳,”她说:“前天我自己量过,三围已经是三六、二五、三七啦!”

    郑杰言不由衷地说:

    “这尺寸不是很标准吗?”

    “但继续发展下去就很恐怖了,”姜文珠说:“你记得吗,以前我嫌胸围尺寸不够丰满,还戴上付假的。可是现在不戴都被人把我看成‘波霸’了,不信你摸摸看,现在完全是货真价实的啦!”

    郑杰未及婉拒,已被她抓起另一只手,按放在她丰满的胸前,同时还问他:

    “我没骗你吧?”表示她绝非言过其实。

    郑杰手按之处,但觉挺实而极富弹性,好像打足了气的球胆,使他心神不禁为之一动,再被她按着手背一捏,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受。幸好侍者把酒送来,他才趁机将手抽回。

    “文珠,”他赶紧收敛住心神,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不要再讨论你的三围了,换个题目谈谈别的吧……”

    不料姜文珠吃吃地笑着说:

    “谈别的?你别假正经啦,大好的周末,你单独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来,不是打算找点刺激是干嘛?而且你自己刚才还说,除了酒之外,还有‘其他的’。所谓其他的,就是替你找个小姐来陪陪,现在我是看在老朋友的份上,破例亲自招待,你就把我当作别的小姐好了,根本用不着客气呀!”

    郑杰趁机说:

    “那我就不瞒你说吧,今晚我确实是想找寻点刺激,才跑到这里来的。刚才那个姓赖的已经答应,准备带我离开这里,说是有个什么非常特别的地方,可以领我去玩玩。正要走的时候,偏偏来了个电话找他,就在他去接听的时候你走了进来。可是那家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完电话之后,跟我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把我搁在那里,自己匆匆忙忙地走了。”

    “他大概是临时有什么急事……”姜文珠说:“你怎么会认识他的?”

    郑杰灵机一动说:

    “本来我根本不认识他,今晚我跟一个最近才认识不久的女人闹了点别扭,她非常任性,单独一个人跑到了这里来。害我找了半天,各处都没有找到她,后来我问酒店里的仆欧,再打电话向车行查问,才问出她雇车来了这里。所以我就赶了来……”

    “她人呢?”姜文珠问。

    郑杰回答说:

    “这里灯光太暗,我根本看不清她坐在哪里,找也无法找。所以我一气之下,就打算先喝几杯酒,再找个女的逢场作戏一番,最好让她看见,气她个半死!谁知我正坐在酒吧台前要酒的时候,忽然有个喝醉了的家伙故意找我麻烦,我也正好有气没地方出,两个人就冲突起来。刚一动手,那姓赖的就挺身而出,替我们排解开来,结果我跟他就打上了交道。又听他说的活龙活现,我才被他说动心,决定跟他一起去开开眼界的。”

    姜文珠诧异地问:

    “他有没有告诉你,带你去的是什么地方?”

    “这倒没说,”郑杰说:“他只告诉我,那地方非常神秘,如果没有他带去,无论我花多大的代价,也不得其门而入呢!”

    姜文珠“哦?”了一声,忽问:

    “跟你闹别扭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郑杰心知有点眉目了,很可能她已见到过白莎丽,于是形容说:

    “她只有二十岁左右,身高跟你差不多,只是没有你这么丰满,比较苗条些,头发不太长,下面向外卷翘起来……”

    姜文珠若有所悟地急问:

    “她穿的是什么衣服?”

    郑杰回答说:

    “是身袒胸露背的洋装,非常暴露,尤其领口相当低敞……”

    姜文珠突然脱口而出:

    “糟了!……”随即自知矢口,忙不迭把话咽了回去。

    “怎么?”郑杰暗自一惊,急向她追问。

    “这……”姜文珠好像有所顾忌,不禁欲言又止起来。

    郑杰却毫不放松地说:

    “文珠,难道你不肯告诉我,她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说时,故意把她向怀里紧紧一搂。

    这无异是一种感情的贿赂,但对姜文珠来说,她却必须衡量轻重。因为白莎丽是被她送进“灵魂教”去的,如果她照直告诉郑杰,就等于泄露了那组织的秘密。

    同时,她也深知郑杰的性格,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硬汉,一旦获悉白莎丽被送到了“灵魂教”去,势必不顾一切去救那女的出来。

    郑杰就是神通再大,凭他一个人单枪匹马,也绝对不可能把人从“灵魂教”里救出。姜文珠要是说出白莎丽的处境,岂不是存心让他白白地去送死?

    并且万一被教主知悉,是她泄漏了秘密,那她的罪名就大了。毫无疑问的,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但她不告诉郑杰吧,以过去的一段交情来说,似乎又过意不去。

    尤其当一年前她做舞女时,曾经得罪一位黑社会人物,被一群地痞流氓找过麻烦。劫持到僻静处,几乎遭到轮流强暴,幸亏郑杰及时赶去,奋不顾身地击退那些家伙,才使她幸免于难。

    因此他们之间的友谊和交情,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当时她为了感恩图报,曾自愿把身体奉献给郑杰,却被他婉拒。足见他是个助人而不愿受报答的正人君子,更使她感激万分。

    即使他们经常往来,相处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里,郑杰也不乱来,最多不过是拥吻而已。只有一次是彼此都喝得有了几分醉意,又是在大热天里,姜文珠酒后有些失态,突然兴之所致,硬要郑杰欣赏她表演头一晚上在舞厅看过的“热情艳舞”。仗着几分酒意,在他面前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直到全裸,展露了她并不太丰满,而且略带“骨感”的肉体。

    郑杰在闹着玩的心情下,找来条软尺,替她量了量三围,然后便适可而止,赶紧克制自己,叫她把衣服穿上。以免触“景”生“情”,彼此会情不自禁起来,只有眼不见为净,才能避免继续发展下去。

    其实郑杰并不是柳下惠,也不是嫌她的职业卑贱,而是他志在四方,不愿受到家庭的拖累,或者感情的束缚,既然无意跟姜文珠结合,就不愿图一时之快,占有她的身体。

    当他发现姜文珠已动了真情,似有非君不嫁的情形时,为了避免感情的继续发展下去,弄得越陷越深,终使她不可自拔。于是他便不辞而别,悄然离开了香港……

    可是郑杰疏忽了一点,等他一远离香港,那批地痞流氓便趁机又不断去找姜文珠的麻烦了!

    迫不得已之下,她只好离开了那家舞厅,但为了维持生活,她一个单身女郎必须另谋出路,于是各处谋职,终于来“夏威夷沙龙”应征被录取了。但几个月之后,她在昏迷状态中,被弄到了“灵魂教”里,等到清醒时,已然接受过“洗礼”,结果在威逼利诱之下,她成了教友。

    由于当时“灵魂教”刚成立不久,并且为了郑杰的不辞而别,使她深受打击,以致改变了她整个的人生观,一变为放荡不羁的大胆作风。

    也就因为她的这种大胆作风,深受教主的欣赏,使她在“灵魂教”里受到了器重和信任,委以比较重要的职务。仍然派在“夏威夷沙龙”,负责协助物色新教友,身份仅次于主持沙龙的黄珍妮。

    今晚想不到会突然在沙龙里,遇见了阔别年余的郑杰,姜文珠虽然极力克制自己,不愿流露出对他的眷恋。并且如今的她,己不复再是一年前的她了,不免有些自惭形秽的自卑感,所以见了面尽量掩饰自己的感情。

    但她的谈话,仍然不由自主提及往日旧事,甚至情不自禁地,执起他的手抚向她自己的身上。这虽不一定是存心诱惑郑杰,使他旧情复燃,可是她自己也莫明其妙,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可能被他认为轻浮的举动。

    现在,昔日的感情,和现实的利害,正在她心里冲突,互相交战着,使她陷于了极端的矛盾……

    突然间,她似乎有些妒火中烧地问:

    “你跟那女人是什么关系?”

    郑杰正色说:

    “一点关系也没有,即使有的话,也是利害关系,绝不是男女之间的情感关系!”

    “你不是说她是你的女朋友吗?”姜文珠抓住了他刚才的话柄。

    郑杰强自一笑说:

    “我跟她既然认识,而且又有着利害关系,自然应该算是朋友了。她是女人,我总不能说是男朋友呀!”

    姜文珠又问:

    “她跟你有什么利害关系?”

    郑杰迟疑了一下,始说:

    “我们正在进行一个计划,她只是其中的一分子,另外还有其他的人参加。如果她意气用事,跑得不知去向,或者发生了什么意外,那么我们的整个计划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甚至前功尽弃!所以我今晚必须把她找到,文珠,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

    “只要我能帮得上忙,我自然愿意!”她说:“不过,万一我帮了你的忙,而我自己却惹上了麻烦。那时候你会不会过河拆桥,只求找到那女人,就置我于不顾,像一年前一样地不辞而别!”

    郑杰郑重其事地说:

    “我保证绝对不会!”

    “你用什么向我保证?”姜文珠问。

    郑杰认真地说:

    “我以人格保证!”

    “人格?人格值多少钱一斤?”姜文珠又吃吃地笑了起来。

    郑杰不禁情急地说: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么你自己说好了,无论要什么保证,我绝对照办!”

    “好!”姜文珠说:“无论你过去或现在对我的感情怎样,也不管你跟那女人究竟是什么关系。甚至你从认识我的那一天开始,就根本看不起我,没有对我发生过兴趣。而我现在所要的保证很简单,只要你使我相信,在你的心目中,我毕竟还是个女人,除了那女人之外,最低限度还有我的存在。”

    郑杰茫然问: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姜文珠突然情绪激动地说:

    “我只要证明一点,在你的心目中,我是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哪怕把我当成这里陪客人的小姐,或者一个电话就叫到的应召女郎,甚至等在街头拉嫖客的下等妓女,只要是把我当成个女人,而不是完全被利用的。”

    “这,这教我怎么证明?……”郑杰怔怔地问。

    姜文珠忽然将身体一移,躺进了他的怀里,仰视着他说:

    “你自己是个男人,如果怀里躺的是个女人,那么不用我教,你也知道该做什么了!”

    郑杰从她的语气和神态中,已知道她曾见过白莎丽,并且知道那女郎的去向。

    他现在急于想知道白莎丽是否已混进“灵魂教”,以及来这里以后的情形。可是急惊风偏偏遇上了个慢郎中,姜文珠故意在这时趁机要挟,虽然不是过于苛求,但却势必缠绵一阵,耽误不少的时间。

    可是郑杰又不能逼她,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低下头去,吻上了她那两片微热的嘴唇。

    出乎意料的,是她的反应极为冷淡,如同无动于衷似的。仰起脸让他吻着,情绪似乎毫不激动,保持着那种淡漠和冷静。

    这种吻真有点索然无味,仅仅是四唇相交而已,根本毫无“情”与“欲”的感受。

    郑杰几乎想临阵退却,但为了要从她的口中,问出白莎丽的去向,他只好表现出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之下,不能避免而做出的一切。那就是双手齐动,向她丰满的身体上展开了攻势……

    姜文珠的反应仍然很冷淡,好像是古井里的死水,再也不会波动了。

    但她的矜持并不能继续保持下去,当郑杰的轻抚变为粗鲁时,她这古井终于波动起来。逐渐由冷淡而激动,突然情不自禁地双臂一张,紧紧搂住郑杰的颈部。

    极力抑制的情感,像是火山的突然爆发,使她把这一年多以来,长期压积在心里的爱、恨、怨、憎交织的情绪,以及所遭遇的一切委屈,一股作气发泄了出来。

    于是,她把这一切的情绪,毫不保留地表达出来了。

    当她把香舌递送进郑杰的口中时,她已不再矜持,双臂愈抱愈紧,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扭动者,好像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

    昏暗的灯光下,在这个不受干扰的卡座里,他们一个表现出男人的作风,一个流露了女人的情态,使彼此逐渐热情高涨,缠绵在热烈的拥吻和爱抚中……

    几分钟之后,姜文珠突然把嘴和他分开了,情绪激动地说:

    “带我到你住的酒店去!”

    “现在?”郑杰诧异地问。

    姜文珠“嗯”了一声说:

    “但我绝不要你有一点勉强的意思,愿不愿意完全由你决定!”

    她虽没有说明,但郑杰已很清楚,事实摆在眼前,如果他不同意,姜文珠必然会恼羞成怒,绝不可能说出白莎丽的去向。

    郑杰既然毫无选择的余地,只好一口答应说:

    “好吧!我们说走就走!”

    姜文珠立即从他怀里坐起,欣然说:

    “你先走出去等着,我去交代几句话就出来!”说完她便起身离座而去。

    郑杰久等仍不见白振飞赶来,现在既有了姜文珠这条捷径,他就决定不等了。于是起身离座,径自走出了沙龙门口。

    在门外等了不到一分钟,姜文珠已匆匆走出,春风满面地笑着说:

    “我的车停在后门!”然后挽住他的手臂就走。

    郑杰忽问:

    “刚才你怎么从前门进去?”

    姜文珠回答说:

    “我出去办了点事,因为怕有人找过我,如果从里面走出来,不是被人误会我故意避着?所以把车停在后门,再由前门进去,人家才会知道我是从外面刚回去呀!”

    “你这一年来,的确进步不少!”郑杰说。

    姜文珠笑笑说:

    “这得看指哪方面来说,当然,我也承认在处世方面,我是比以前老于世故多了,就是体态也‘进步’不少。但是在感情方面,我仍然还是那么幼稚,相信你也看得出吧?”

    说着他们已走到沙龙后面,郑杰跟她上了车,忽问:

    “刚才你上哪里去了?”

    姜文珠把车发动了,驶出街口,才正色说:

    “老实告诉你吧,刚才我就是把你要找的那个女人,载送到一个秘密的地方去啦!”

    “哦?”郑杰惊诧地急问:“你把她送到什么地方去了?”

    姜文珠冷冷地回答:

    “别那么紧张,现在我就带你去找她!”

    郑杰怔了怔说:

    “你不是说要我带你去酒店吗?”

    姜文珠笑笑说:

    “我可不至于那么自私,也不会那么迫不及待,只不过是试探你一下罢了!”

    于是,她一加油门,加足了马力,风驰电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