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王牌对决 > 十、斗狠

十、斗狠

    伍月香的再度失踪,不仅使郑杰他们大感意外,就连丘子佩也没料到,但事实摆在眼前,这是绝对假不了的。他派了七八个人在这里看守,已悉数遭了毒手,横尸在三处不同的现场,而关在地牢里的伍月香却不知去向。

    她究竟被什么人劫持而去了呢?

    丘子佩立即想到,百分之一百是“老广”方面干的。

    可是,他却不明白,“老广”怎么会知道伍月香被藏在了这里,把她弄去又是为了什么。

    郑杰的判断跟他不谋而合,急问:“这是不是‘老广’干的?”

    丘子佩点了下头,恨声说:“想不到他们今晚来了个双管齐下,一方面派人来这里,一方面去了大批人马到夜总会闹事!”

    郑杰迫不及待地喝问:“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老广’他们?”

    “我知道,用不着问他,”汤美兰接了口,随即冲到丘子佩面前,怒问:“丘经理,今晚想炸死我们的鬼主意,是不是你出的?”

    丘子佩矢口否认说:“不,不是我……”

    汤美兰喝问:“不是你是谁?”

    “是……是……”丘子佩一时呐呐地回答不出了。

    汤美兰想起几乎被炸死的情形,不禁犹有余悸地打了个寒颤,顿使她怒从心起,一咬牙,狠狠就是一脚向丘子佩踢去!

    她穿的是尖头高跟鞋,这一脚尖踢去,正踢在对方的右腿骨上,使丘子佩痛彻心肺,大叫一声:“啊!……”急将右腿屈起抱住,一只脚在那里直跳。

    白莎丽也是个得理不饶人的,她赶过去,握紧着粉拳,照着丘子佩的脸上就是一拳打去。但她毕竟是个女人,这一拳有点不够分量,击中了也不痛不痒。

    这女郎真够狠的,她也如法泡制,再补上了一脚。

    她这一脚踢在了丘子佩的左腿骨上,使他痛呼一声:“哎呀……”便跌坐在地上了。

    汤美兰的怒犹未消,上前又飞起一脚,踢在丘子佩的腰后,使他躺在了地上呻吟不已。

    白莎丽还要踢他几脚,以解心头之恨,却被郑杰劝阻了,把她推开一旁。

    郑杰这才以枪口对着躺在地上的丘子佩,冷声说:“对不起,我们要去赶着办事,今晚的这笔账先记上,留着以后再跟你们一起算,现在你就留在这里吧!”

    丘子佩又惊又急地叫着:“郑兄,你,你们不能把我丢在这里呀……”

    郑杰根本不予理会,带着白莎丽和汤美兰,就匆匆而去。

    丘子佩忍着痛爬起来急追了两步,被郑杰回身以枪一逼,吓得他连忙止步,不敢再跟着他们了。

    他们奔出古堡,上了车就开走,由郑杰担任驾驶。

    疾行中,白莎丽忽问:“你真打算去找‘老广’?”

    郑杰毅然回答说:“既然伍小姐被他们弄去了,就算不一定能把她救出,至少我们也该弄清楚,‘老广’劫持她的目的是什么呀!”

    “我看这完全是为了报复!”白莎丽判断说。

    “报复?”郑杰问:“你指的是我们,还是姓丘的和汤太太?”

    白莎丽毫不考虑地回答说:“当然是双方面,今晚‘老广’不是派人去夜总会闹了事吗?现在又把伍月香从他们手里夺去,显然是一石两鸟的行动,存心向我们和汤宏涛方面挑战呢!”

    “我的看法跟你不一样,‘老广’能把守在堡内的七八个人悉数干掉,而将伍小姐劫持而去,来的人自然不在少数。如果他们只是为了向我们挑战,实在犯不着这样小题大做,劳师动众地把伍小姐弄去……”

    “那你认为他们弄去伍月香是为什么呢?”白莎丽纳闷地问。

    郑杰强自一笑说:“也许是想跟我们打交道吧!”

    “见鬼!”白莎丽说:“我们跟‘老广’虽然并未正面冲突,但今天在饭店里已经发生过接触,事情也等于是我们引起闹开头的。现在他们把伍月香弄去,分明就是向我们报复,还有什么交道可打?”

    郑杰坚持己见地说:“信不信由你,我们到时候再看吧!”

    然后向夹坐在前座当中的汤美兰问:“汤小姐,你刚才说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老广’他们?”

    汤美兰回答说:“他们的老头子叫杜万森,住在王彬街,那里也就是‘老广’的大本营……”

    郑杰立即在十字路口转了个弯,朝王彬街方向驶去,遂问:“如果我想直接见姓杜的,你看可以吗?”

    “这恐怕很难。”汤美兰说:“他们那地方不像我家里,家父近年来身体不好,最怕吵,任何事情都不弄到家里来办。而他们都是以杜万森的家里为大本营,由他亲自发号施令,所以那里的戒备非常严密,任何外人是无法混进去的。除非老广真想跟你们打交道,并且料到了你们会找上门去,已经关照了把守大门的人。”

    郑杰看的很清楚,古堡里既未发现伍月香的尸体,足见“老广”方面并未向她下毒手。很显然的,他们如果真的志在报复,当场就把她一齐干掉,而不必多此一举,把她劫持回去了。

    那么,“老广”把伍月香弄去的目的何在呢?似乎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以她为饵,诱使郑杰他们找上门去,企图跟他们打什么交道?

    因此,郑杰已拿定主意,决定直接去见“老广”的头子杜万森,但这个险只好由他单独去冒,而不能带着白莎丽和汤美兰。

    可是,等他把这意思一表示出来,白莎丽首先就反对说:“那怎么行,万一你再被‘老广’扣留住了,叫我们怎么办?”

    郑杰郑重地说:“我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才决定单独一个人去的。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何必三个人一起落在‘老广’手里,总得有人去把消息带给白大爷呀!”

    白莎丽提议说:“这样吧,我跟你去见姓杜的,让汤小姐留在外边,万一我们真被‘老广’扣留住了,就由汤小姐去通知白大爷,这样至少不让你一个唱独角戏……”

    郑杰仍不同意,他坚持说:“汤小姐的处境比我们更不利,我唱独角戏倒无所谓,汤小姐可不能再出事,所以你必须跟她在一起。你别以为这个差事轻松,实际上比跟我去见姓杜的更重要,也更吃重呢!”

    白莎丽尚未置可否,汤美兰已毅然说:“不用你们为我担心,真到必要的时候,我们让冯阿姨陪我去见家父,当面把一切拆穿!”

    “汤小姐,”郑杰正色说:“目前你绝不能这样,据我的看法,你那位继母的心肠,简直是狠毒无比。今天下午她带令尊到饭店去,目的并不是要你出丑,而是知道令尊受不得刺激,如果当时真被令尊看见了那个场面,很可能气得脑出血。那样一来,不但令尊必死无疑,你也成了罪魁祸首,她岂不是一举两得?而今晚想把我们炸死,那已经是他们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当我溜进她房里时,她非但毫不在乎,反而希望令尊被惊动,赶上楼来看见那场面,更足以证明我的想法不错,她是存心想把令尊活活气死。所以现在你就是抓住她和丘经理的真凭实据,也不能向令尊拆穿,否则令尊的老命非送在他们手里不可!”

    汤美兰经郑杰这一分析,也深觉不宜在此时使父亲再受刺激,以免他的情绪过于激动,万一气得血压上升,就真会把老命送掉。

    白莎丽当然不便再表示异议,她只好放弃自己的主张,而接受了郑杰的意见。决定由她陪着汤美兰留在车上,假如情况不对劲,她们便立即去找白振飞。

    这时车己到了王彬街,杜万森住的也是座花园巨宅,好像这些黑社会里的人物,只要一旦混出了头,立即就摇身一变,俨然成了豪门巨户。从外表上看来,如果不知道他们的底细,谁也不会相信他们的发迹,是从赤手空拳打天下,赌狠玩命而来的。

    杜公馆的门禁森严,因为这里等于是广东帮的大本营,整天人马川流不息,但都必须经过关卡,和严密的盘查,身份不明的人根本别想混得进去。

    郑杰在附近就停了车,把车交给白莎丽,又再郑重叮嘱她们一番,才下车向杜公馆走去,决定单枪匹马去见那位不好缠的杜老大。

    果然在大门这第一道关就被挡了驾,几个大汉把他阻住,毫不客气地喝问:“喂!你来这里干什么?”

    “请通报一声,就说我姓郑的要见杜老大!”郑杰气度昂然地回答。

    一名大汉嘿然冷笑说:“姓‘正’?姓‘歪’也不行,杜老大今晚没空,谁也不见!”

    郑杰见这家伙态度太恶劣,简直有点狗仗人势,狐假虎威的气势。于是,他也不屑地说:“老兄,你最好是进去问一问,见与不见还得由杜老大决定,老兄要是能作主,就不会站在大门口了。”

    那大汉听他出言不逊,顿时勃然大怒,刚破口大骂一声:“妈的!……”

    就在他要发作之际,忽见一个短小精干的中年匆匆走出,发现把守门口的几个大汉,正在气势汹汹地跟个年青人冲突,立即喝问:“怎么回事?”

    那大汉一见这家伙出面,马上就改变了一副嘴脸,毕恭毕敬地回答说:“二爷,这小子非要见杜老大,我们不让他见,他居然出口就伤人!”

    那中年人向郑杰打量了一眼,沉声说:“杜老大今晚没时间见客,你老弟有什么事就跟兄弟说吧!”

    “阁下能当得了家?”郑杰说。

    这话问得实在不太恭敬,但这位“二爷”并不以为忤,反而哈哈大笑说:“老弟大概是在以貌取人吧?是否看我这貌不惊人,语不出众的家伙,就不能替杜老大作得了一两分主?”

    郑杰冷声说:“别的事我不敢说,但这件事恐怕只有杜老大自己才能作得了主!”

    那中年又是干巴巴地一笑,遂问:“我可以问问是什么事吗?”

    郑杰惟恐不得其门而入,只好开门见山地说:“杜老大现在忙的是什么事,我就是为什么而来的。”

    “哦?”那中年颇觉诧异地问:“你老弟是汤大爷那边……”

    没等他说完,郑杰就接口说:“我跟他们风牛马不相干!”

    那中年又“哦?”了一声,怔怔地说:“那么你是……”

    郑杰直截了当地回答:“我是为‘圣地亚哥堡’的那件事而来的!”

    那中年向郑杰打量了一阵,始说:“你跟我进来!”

    郑杰毫不犹豫,当即昂然走进了大门,那几个大汉不便阻止,只好退让在一旁,怒目瞪视着那中年把他带进家里去。

    进入大厅,只见厅内有二十多个汉子,其中有几个鼻青脸肿的,还有的挂了彩,显然大部分都是去夜总会闹事的那批人马。

    那中年带着郑杰,并未在大厅停留,直接走进了里面的一个房间。

    这大概应该算是书房,但里面毫无书卷气息,倒是充满了火药气味。此刻房里正有十几名大汉在待命,而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人,却在发号施令。一看他那副唯我独尊的神气,就知道他是广东帮的领导人物——杜万森了。

    杜万森的眼光非常精敏,一眼就看见那中年带着个陌生青年进来,他立即停止发令,沉声问:“老二,你带进来的这是什么人?”他说的是一口粤语。

    那中年以粤语回答:“这小子说是为了‘圣地亚哥堡’的事而来,在门口吵着非要见老大不可,所以我把他带进来,好让你亲自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郑杰在香港曾经住过多年,哪会听不懂粤语,正在暗自诧然,杜万森已冷哼一声,以生硬的华语喝问:“喂!是你在门外吵着要见我吗?”

    郑杰只好冷静回答:“这位老兄已经把我的来意说明,似乎不需要我再重复了。不过,你们难道对‘圣地亚哥堡’的事一无所知?”

    杜万森把脸一沉说:“也许你得再说明一下!”

    “好吧!”郑杰说:“无论你们承不承认,反正丘子佩把那位伍小姐劫持在手里,藏在那座古堡里,派有七八个人在那里看守是事实。而刚才当我们赶去的时候,那些人已悉数死于非命,伍小姐却不知去向。……”

    “所以你认为是我们干的?”杜万森怒问。

    郑杰断然说:“除了你们之外,别人绝对下不了这个手,也绝不敢在老虎嘴上去刮胡须!”

    “哈!”杜万森狂笑一声说:“你小子倒真抬举我们,不错,今晚我们不但拔了老虎嘴上的胡须,连老虎嘴里的大牙都拔过了,可是你说的这回事,我们却根本不知道!”

    郑杰暗自一怔,大为意外地问:“这么说,杜老大并未派人去那古堡?”

    杜万森狂妄不可一世地说:“笑话!我杜某人向来敢作敢为,做了就敢承当。别说是你小子,就是汤宏涛亲自找上门来,是我干的就绝不会否认!”

    郑杰突然若有所悟地说:“嗯!这么看来,准是那小子干的了。”

    “你说的是什么人?”杜万森喝问。

    郑杰置之不答,把手一抱拳说:“对不起,今晚非常冒昧,跑来打扰了杜老大。现在我得赶去找那小子,改日再来登门谢罪!”说完他就打算离去。

    不料那带他带来的中年却嘿然冷笑说:“老弟,你连那个庙里的和尚都没有弄清楚,就乱往庙里闯,现在不把事情还出个交代,就想一走了之?恐怕没有这么方便吧!”

    郑杰力持镇定地问:“你们的意思要怎样呢?”

    那中年皮笑肉不笑说:“你老弟刚才在门外,不过是认为兄弟当不了家吗?现在当着杜老大的面,就是他放你过门,我这一关也通不过。今晚你不把事情交代清楚,嘿嘿!你就别想走出这个门!”

    这种小人是最不得罪的,刚才在大门外,郑杰不过说了句他当不了家,想不到这家伙就怀恨在心,逮住了机会马上就报复!

    他说的不错,人不可貌相,原来这其貌不扬的家伙,就是杜万森的把兄弟,也是杜万森的狗头军师,在“广东帮”里坐的是第二把交椅。除了当家的之外,他胡老二的话谁敢不听?

    郑杰眼看着几名大汉已阻在了房门口,要想夺门而出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大厅里尚有不少人,大门口那一道关也有人把守,凭他单枪匹马地闯进去,根本就办不到。

    因此他不由地忿声说:“我已经把话交代得清清楚楚,今晚我是为了那位伍小姐被劫持的事件而来。既然不是你们干的,那算我找错了对象,只好改天再登门谢罪。如果你们认为这样还不行,那么就请把那个叫潘老四的找来,我负责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杜万森沉声说:“找潘老四来干嘛?”

    郑杰没有立即作答,反问他:“请问杜老大,你们今晚派人去‘金孔雀夜总会’闹事,是为了什么?”

    杜万森断然说:“这与你无关,用不着你过问!”

    郑杰冷笑一声,毫不保留地笑:“我当然无权过问,不过,你们的目的很明显,是想使他们明天无法接待‘金鼠队’!但这件事正好与我们有关,因为我们特地从香港赶来,就是为了要使那位伍小姐跟‘金鼠队’一较赌技。而叫那潘老四的,却跟那批小子混在一起,今天下午曾经企图在饭店里,出我和汤大爷女儿的洋相。如果不出我所料,‘圣地亚哥堡’的事就是那批小子干的,现在伍小姐已经落在他们手里,杜大爷认为这事与我无关?”

    胡老二冷声问:“这就是你们给我们的交代?”

    郑杰振声回答:“如果你们认为不满意,最好把潘老四……”

    不料话犹未了,突见一名大汉闯了进去,接口说:“老子就在这里!”

    郑杰回头一看,走进来的竟然就是潘老四!

    这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想起今天下午曾被这家伙击昏,与汤美兰双双被脱光了置于床上,几乎让汤宏涛当场抓到,使郑杰不由地怒从心起,冷哼一声说:“你来得正好,我们不妨当着杜老大的面,把今天的事情弄弄清楚!”

    “老弟!”胡老二又皮笑肉不笑地说:“今天的事情我们早已经一清二楚,但胳臂总是朝里弯的,就算潘老四有什么不对,你想我们会向着你吗?”

    郑杰不屑地说:“杜老大是广东帮当家的,总不致于连是非黑白都不分,只一味袒护自己人吧!”

    杜万森果然经不起他这一激,顿时怒形于色说:“笑话!谁说我不分是非黑白?潘老四,你怎么没告诉我,你们混在一起的那批小子是什么人?”

    老潘狠狠地瞪了郑杰一眼,才呐呐地说:“我,我跟……”

    杜万森突然声色俱厉地喝斥:“你别吞吞吐吐的,快照直说!”

    被他这一叱,老潘忙不迭说:“我跟小金是早就认识的,前两天他来找我打商量,说是汤宏涛的女儿找上了他们,要他们捉她继母和丘子佩的奸。可是他们不敢贸然采取行动,希望我能找几个哥儿们帮忙……”

    “你就答应了?”杜万森怒问:“他们给你多少钱?”

    老潘居然振振有词地回答:“钱不钱倒在其次,主要的是我认为能抓住那对狗男女,让汤宏涛丢个大脸,倒是个难得的机会,所以才答应小金的……”

    胡老二挑剔地说:“潘老四,这件事你并没做错,可是你不该擅自行动,万一出了麻烦,谁来替你收这摊子?至少你在事先应该向老大或者我报告一下呀!”

    老潘分辩说:“当时不过是说说而已,并没有决定,所以我觉得小金的话不一定可靠,如果根本没有这回事,我又何必把它当真。谁知今天下午我和老叶他们正在茶馆里泡着,小金突然跑去找我们,并且当场拿出二十万比索,说是他们在一个小子手里栽了跟斗,一定要我们帮忙,替他们出口气……”

    杜万森怒哼一声说:“我就知道你们收了人家的钱!”

    胡老二忽问:“他们说的那小子是什么人?”

    老潘向郑杰一指,忿声说:“就是这小子!”

    郑杰报以一声冷笑说:“老兄,还有下文呢,你最好也当着杜老大的面说一说吧!”

    在这种情形之下,老潘已无法隐瞒,只好把今天下午在“马尼拉大饭店”发生的事情经过,和盘托了出来。

    郑杰等他一说完,胡老二还没来得及插嘴,就先发制人地说:“杜老大,这可不是我编造的,你们与汤大爷方面的恩怨,跟我自然风牛马不相干。反正你们双方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谁斗不过谁就倒楣,我根本犯不着卷进这场是非的旋涡!但伍小姐是跟我们一起的,事情完全由这位老兄跟那批小子惹出来,使我们惹上这身意想不到的麻烦。如今伍小姐又被那批小子挟持而去,请问杜老大,我是否不闻不问,置身事外!”

    杜万森怒斥说:“过不过问是你们自己的事,但我这里却不是让人随便找上门来的。”

    郑杰极力忍住心头的怒火说:“我已经说过,关于今晚的冒昧,改天一定登门谢罪……”

    “没那么简单!”杜万森铁青着脸说:“你小子应该打听打听,我这里可不是任何人要来就来,要去就去的!”

    “杜老大的意思是要把我留下?”郑杰问。

    “把你留下干嘛?”杜万森沉声说:“可惜我不是汤宏涛,有个年轻貌美的女儿,否则就把你小子留下招婿啦!”

    郑杰不禁怒问:“杜老大既然不准备把我留下,又不放我走,那么究竟打算怎么样呢?”

    “走当然让你走,可是没这么简单!”杜万森嘿然冷笑说。

    随即一使眼色,几名大汉一拥而上,不由分说地向郑杰拳脚相加!

    郑杰早已暗自戒备,一看他们动手,立即挥拳还击,把首先扑来的一名大汉击得踉跄跌开,回身就向阻在门口的几个家伙扑去,企图夺门而出。

    胡老二吓得连向后退,他哪会想到郑杰会情急拼命,在这种情势之上,居然真敢还手,使他不禁惊怒交加地大喝一声:“拦住这小子!”

    其实不用他吩咐,拦阻在房门口的几个大汉,这时早已发动,齐向郑杰挥拳猛攻,哪会轻易让他冲出房去。

    郑杰也发了狠,奋不顾身地双拳齐挥,给他们来了个迎头痛击。使两个首当其冲的大汉,被他击得东歪西倒。

    变生时腋,郑杰的勇猛好比生龙活虎,其势简直勇不可挡。

    但“广东帮”的人多势众,又是在他们自己的大本营里,岂能容这小子放肆。一个个都想在杜老大面前争功,那就更得力求表现了。

    郑杰这时已冲近房门口,正待夺门而出,却被一名大汉冷不防从背后扑来,纵身就以双臂将他脖子紧紧一抱。

    就在同时,两名大汉也由正面扑来,挥拳狠狠直击他的腹部。

    郑杰顿成了前后受敌,尤其背后的大汉已将他脖子抱住,使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小伙子一发狠,双手扳住了那大汉的两臂,突然蹲下身去,一低头,利用背部的力量猛一抬,竟把那家伙从头上摔了过去。

    刚好正面的两名大汉挥拳攻到,被那大汉的身体一撞跌作了一块。

    郑杰撒手一抽身,不料刚跳起身来,却又被老潘从身后扑来,将他拦腰紧紧抱住。

    几乎在同时,其他的几名大汉也已涌了过来,合力将他的双手双脚抱住,终于把他制住了。

    郑杰犹图奋力拼命,但那跌在地上的两名大汉已起来,冲到他面前,挥拳就向他腹部连击,出手又狠又重,好像把他当伴随练拳击的沙袋。

    他被七八名大汉合力制住,哪还有还手的余力,就在毫无抵抗之下,被打了个鼻青脸肿。

    但是他却咬紧了牙关,连哼都未哼一声。

    杜万森退在一旁,眼看着郑杰已硬挺不住,再打两拳就将昏过了,才沉声喝阻:“住手吧,派几个人把这小子送出去,送远一些,别丢在我们的地盘上,免得死了给我们添麻烦!”

    “是!”几名大汉齐声恭应,立即合力将郑杰抬了出去。

    老潘正待赶出去,却被杜万森叫住了:“潘老四,我有话问你!”

    “是……”老潘只好站住,回过了身来。

    不料定神一看,杜万森手里已握着一支短枪,顿时使他吓得魂飞天外。

    “潘老四!”杜万森声色俱厉地喝问:“我问你,没有我的命令,擅自在外面私自行动者,该当何罪?”

    老潘大吃一惊,急说:“杜老大,我,我……”

    谁知话犹未了,杜万森己扣动了扳机,一连两声枪响,两弹均射在老潘的胸口!

    “啊!……”老潘惨呼一声,胸前立即透出两块鲜红的血花,使他踉跄向后冲跌一步,便倒在了地上。

    在场的人无不感到意外,全都惊得发起呆来,一个个站在那里相顾愕然,噤若寒蝉!

    杜万森却是连眼睛也不眨动一下,振声说:“这就是个教训,谁敢擅自在外活动,让我查出了就跟他一样的下场!”

    在场的人谁也不敢出声,只有胡老二硬着头皮问:“老大,你干嘛把那小子放了?”

    杜万森沉声说:“我看他离死也不远了,如果活得成,那算是他小子的命大!”

    胡老二颇不以为然地说:“我认为不如干脆把他干掉,否则……”

    杜万森狂笑一声说:“否则怎样?难道还怕他再找上门来,向我们还以颜色不成。老实告诉你吧,我倒真希望他小子死不了,那样一来,我们才能名正言顺地,跟‘金鼠队’打得上交道呢!”

    胡老二微觉一怔,但他马上就恍然大悟,不禁点了点头,与杜万森会心地相对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