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王牌对决 > 十二、棋高一着

十二、棋高一着

    这对男女又在搞什么名堂呢?

    郑杰见状,心里顿时大惑不解,一时实在想不通,丘子佩怎么会在这时候,悄然来到汤公馆里。

    而且看他们鬼鬼祟祟地在一起,又叫那女仆下楼去不知干什么,但毫无疑问的,他们绝对干不出好事来。

    想不到非但汤太太在家,连丘子佩也来了,这实出乎郑杰的意料之外。这一来,他只好临机应变,把冯阿姨留在了房里,悄然开门出房,掩至汤太太的房外,决定先弄清楚了情况,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再说。

    这时候他自然不能贸然闯进房去,只好蹲下身子,把眼睛凑上锁孔向房里探视动静。

    他不看犹可,这一看简直看得怒发冲冠。原来回到房里的一对男女,居然正在宽衣解带,很快地把全身脱了个精光,赤裸裸地一丝不挂。

    郑杰顿时怒气上升,血脉膨胀,真恨不得闯进房去,把这对不知廉耻的狗男女,光着身子扭下楼去见汤大爷。

    就在他激动得无法自制之际,房里的男女已上了床,居然赤裸裸地拥吻起来。突然之间,郑杰终于恍然大悟,想到了这是他们的阴谋,因为今晚的情势对他们相当不利。首先是他们的私情已经外泄,被“老广”的人和那批小流氓获悉,好事不出门,丑事天下闻。尤其对方势必报复,很快就会传遍整个马尼拉的黑社会。

    其次是夜总会里闹了事,这足以证明,“老广”方面已决定不顾后果,正面跟他们冲突了。

    同时伍月香也被夺走,还干掉了派在那里看守的七八个人。加上计谋炸死汤美兰和郑杰他们的事情又告失败,并且事机已经败露。在这种四面楚歌的情形之下,这对狗男女可说已到了焦头烂额的地步,他们还能不使出最后的锑手锏?

    汤宏涛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症,情绪不宜激动,更受不得刺激,否则随时都可能送掉老命。

    因此他们的锑手锏,可能就是让那女仆去通知汤宏涛,故意使他赶上楼来,亲眼看见这个场面,把他活活地气死!

    这女人真够毒辣的,因为无论用任何方式下手,一经警方的法医验尸,就会查出汤宏涛的死因,因死于他杀,而不是自然死亡。

    虽然上下的仆人都向着她,法网却难逃,只有使汤宏涛死于心脏病突发或脑冲血,才不致背上谋杀之嫌。

    只要汤大爷一死,就成了这女人的天下,那时候她就是公然跟丘子佩搞在一起,谁又能管得着?大不了是怕飞短流长,谣言传开了难听。那就干脆变卖一切,远走高飞,到别处去另打天下,反而落个逍遥自在!

    念及于此,使郑杰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寒颤,但这时火已烧到了眉头,阻止汤宏涛上楼是绝不可能的。即使闯进房去,也得惊动楼下的汤大爷,不禁使他感到进退维谷,左右为难起来……

    就在郑杰无所适从之际,忽听楼梯上传来一阵轻微而急促的脚步声,显然正有人悄然奔上楼来。

    郑杰灵机一动,突然当机立断,急从身上摸出那块花绸,迅速守在了梯口旁。

    奔上来的果然是汤宏涛,也并未惊动其他的人,只是脸色苍白地,独自紧握手枪赶上楼来。

    刚上了楼,他已气喘吁吁,几乎摇摇欲坠了。

    郑杰突然出其不意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楼梯口旁一步跨出,就将那块花绸按在了汤宏涛的脸上,使他猝不及防,便昏迷了过去。

    幸好汤宏涛不愿丑事外扬,非但没有惊动其他的人,甚至不许那放风的女仆声张,喝令她回房去了,无论任何动静不得出现。所以郑杰的这一行动,连房里的那对男女部完全未觉。

    他把汤宏涛弄昏了,立即双手抱起,将这昏迷不省人事的汤大爷,抱进了冯阿姨藏的那个房间。

    房里没有开灯,冯阿姨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正待惊问,郑杰已轻嘘一声,阻止她出声,然后放下了汤宏涛,始轻声说:“这是汤大爷,已经被我弄昏了,你先别动他,也别出房,我去对付了那对狗男女再说!”

    冯阿姨惊诧万分,但她未及发问,郑杰已出了房,顺手轻轻地把门带上。

    他这时已将汤宏涛的枪握在手里,另一只手上则拿着那块花绸,轻手轻脚在悄然再来到汤太太的卧房门口。

    照他的估计,他们既是存心让汤宏涛闯进去看见那丑恶的场面,房门就绝不会锁上。于是,他轻轻一旋门钮,猛可一推,门便果然应手而开。

    床上正在裸体拥吻的一对男女,闻声故作猛吃一惊,立即彼此分开,装作惊慌失措地齐向房门口看去。

    这一看,却使他们出乎意料地,当真大吃了一惊,顿时吓得面无人色。

    汤太太刚要出声惊呼,郑杰已把房门关上,以枪口逼着他们,满脸杀机地冷声说:“汤太太,我是安了心来玩命的,如果你敢叫一声,我就绝不会让你再叫出第二声了!”

    汤太太果然吓得不敢呼救了,不禁惊怒交加地问:“你,你又跑来干嘛?”

    郑杰冷知一声,不屑地说:“你不是喜欢被人欣赏的吗?所以我特地来见习见习呀!”

    汤太太顿时面红耳赤,这才想到自己全身是赤裸裸的,而且身边的丘子佩也是一丝不挂,两个人活像一对剥了皮的田鸡。

    她刚想抓起被单来掩盖,已被郑杰喝阻:“别动,你们就这样替我好好地躺着!”

    丘子佩硬着头皮急说:“郑兄,何必呢,我们有话好商量……”

    郑杰逼近了床沿,冷冷地说:“现在请你们把眼睛闭上!”

    “干,干嘛?……”丘子佩莫名其妙地问。

    郑杰把枪口一抬,声色俱厉地说:“就算变戏法吧,闭上!”

    在枪口的威胁之下,他们无可奈何,只好顺从的闭上了眼睛。

    郑杰突然扑过去,把花绸按在丘子佩的鼻子上,见他不再动弹,才如法炮制,又将花绸按在汤太太的口鼻之间。

    于是,不消片刻,这一对活剥的田鸡,便昏迷了过去。

    郑杰怕药力已消散,不能维持较长的时间,又取出那支口红,倒出些液体在花绸上,先后再按在他们的鼻子上一阵,以加强它的效力。

    然后,他关掉了灯出房,迅速地回到冯阿姨藏身的房间,轻声急说:“我们得让路了,一会儿汤小姐带人来,还要利用这个房间,我们快把汤大爷弄到别的房间去。”

    冯阿姨根本无暇发问,郑杰已抱起了昏迷中的汤宏涛,她只好跟着出房,来到了另一个房间。

    好在楼上的房间多的是,汤美兰最近常不在家,整个楼上等于只住了汤太太一个人,其他的房间全是空着的。

    他们进的正好是汤美兰的房间,郑杰不敢开灯,借着后院外面走道照进的光亮,先把汤宏涛放在了床上,才把枪里的弹匣取出检查。

    结果弹匣竟是空的,一发子弹也没有,显然事先就被偷取了的,难怪那对男女不怕汤宏涛持枪闯进去。

    冯阿姨再也忍不住了,诧然急问:“郑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郑杰回答说:“现在我无暇向你说明,回头再告诉你吧!”

    他倒并不是故意卖关子,而是怕说话分了神,听不到房外的动静,万一再有人闯上楼来,一切岂不糟啦!

    冯阿姨向床上一指说:“我不向他说明一切,怎么换保险箱里的……”

    “不必换了,”郑杰说:“我临时改变了主意,现在请你不要多问,等他们来了之后,你自然就会明白的!”

    冯阿姨碰了个软钉子,只好不再多问了。

    于是,整个巨宅之内,除了几个保镖的聚集在门房里赌着,借以打发漫长的黑夜。那奉命故意向汤宏涛告密的女仆,尚在下房里辗转无法成眠,不安地等着楼上风暴雨的来临,一切都沉浸在静寂中……

    大约二十分钟后,才有了动静,由汤美兰和白莎丽,带着两个专开保险箱的家伙,悄然溜了进来。

    他们仍然是利用这条老路,当汤美兰和白莎丽相继进了房间,那两个家伙正跟着越窗而入之际,冷不防黑暗中从窗旁冒出了郑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花绸和一条小毛巾,分别按在了他们脸上。

    郑杰的行动快如闪电,使他们根本不及提防,被一股强烈的气味冲进鼻子,立即双双昏倒了下去。

    白莎丽和汤美兰均意外地猛吃一惊,几乎失声惊呼出来,幸而郑杰及时说了声:“是我!”才使她们惊魂稍定。

    白莎丽诧然急问:“郑杰,你这是干嘛?”

    郑杰急促地说:“现在你先别问这些,他们把伍小姐带来了没有?”

    白莎丽回答说:“后面有部车子远远地跟着来的,一定是他们的人,但不知伍月香在不在车上……”

    “好!只要是他们的人就行,你们先把这两个家伙弄到汤小姐的房间去,汤大爷也被我弄昏迷了,你可别把他救醒,等我去跟对方打了交道回来再说!”

    汤美兰急问:“我父亲怎么啦?”

    郑杰担心她们不明究竟,回头他一离开,糊里糊涂地急着把汤宏涛救醒,他就一切都枉费心机了。于是他只好简单扼要地,把刚才溜进来的情形说了一遍,然后补充地说:“现在我去跟对方打交道,就说这两个家伙已被令尊当场抓住,知道他们是去古堡劫夺伍小姐的那批人,决定把他们留作人证。除非对方放回伍小姐,否则这两个家伙就得送交警方,指证‘圣地亚哥堡’的七八条人命是他们干的,这样一来,就不怕对方不同意交换了!”

    “但我父亲怎么办呢?”汤美兰问。

    郑杰郑重其事地说:“这必须从长计议,好在姓丘的他们一时不会醒过来,等我跟对方打过交道回来再说吧!”

    说完,他便越窗而出,沿着墙外的水管下去。

    翻越到墙外,绕至巨宅大门,果见不远处停是两部轿车,相距只有几码。前面停的车上没有人,就是阿姨的座车,而后面的车上却似有四五个人之多,但看不清是否有伍月香在内。

    郑杰毫不犹豫,一口气直奔过去,但他尚未奔近,已被那车上的人发现。立即跳下两个人,严阵以待地戒备着了。

    他一直奔近车前,始将奔势收住,而对方已厉声喝问:“你他妈的想干什么?”

    郑杰的眼光急向车上一扫,发现后座似乎有个女郎,被两个家伙夹坐在当中,嘴上被塞住,并且加用布条捆着,使她不能出声。而郑杰却无法看清,她究竟是不是伍月香,只好冷静地说:“你穷叫什么劲?自古以来,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连这个规矩都不懂,你们是怎么混的?”

    那家伙被他理直气壮地一质问,不禁为之一怔,似懂非懂地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郑杰直截了当地回答:“我是来跟你们谈判的,这总该听懂了吧?”

    “谈判?”那家伙诧然问:“有什么好谈的?”

    郑杰向车上一指说:“现在我们有人在你们手里,但只有她一个,而你们的人却有两个在我们手里,你认为有谈一谈的必要吗?”

    那家伙不禁顿吃一惊,怒问:“怎么?你们把他们两个……”

    郑杰冷笑一声说:“这是你们自己送上门来的,现在我们不必多费口舌,一个换两个,这笔交易还是你们占便宜,干不干?”

    那家伙怒哼一声,断然拒绝说:“没那么好的事,我们等于是在玩命,才把这妞儿弄到手,哪能轻易用她交换……”

    “这倒绝不勉强!”郑杰有恃无恐地说:“大不了你们是撕她的票,可是我们却要留两个活口,好让他们指证‘圣地亚哥堡’的七八条人命,究竟应该是算在谁的账上!”

    那家伙勃然大怒说:“你他妈的在江湖里混过没有?圈子里的恩怨,由圈子里的人自己了,搬出条子来还算什么人物?”

    郑杰不屑地说:“那得看是什么事,和对什么人,像你们这种作风的角色,就根本不值得谈江湖道义!”

    那家伙怒喝一声,正待动手,郑杰已拔枪在手,冷笑一声说:“朋友,请你听清楚,汤公馆的楼上正有人用望远镜在看着,如果你们敢轻举妄动,打个电话似乎并不费事。反正汤小姐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你们,一个也跑不掉,那时候这笔交易的代价,恐怕你们就要付得很大啦!”

    那家伙的眼光向车上一扫,见车窗里已有两支枪对着了郑杰,而另一支枪则抵住了那女郎的头部,于是他也有恃无恐地嘿然冷笑说:“依老兄的意思呢?”

    “我们不妨来个公平交易,”郑杰说:“用你们车上的这位小姐,交换我们手里的两个人?”

    那家伙毫不迟疑,一口答应说:“好!我们一言为定,成交了,不过话可得说清楚,你老兄要的是不是车上这位小姐?”

    郑杰似已听出对方的弦外之音,不由地怔了怔问:“难道车上的不是伍小姐?”

    那家伙突发一声狂笑说:“老兄,你也太天真啦,我们真要把人带来,那不成了天下第一号的大傻瓜,哈哈……”

    郑杰怒形于色说:“原来你们根本没有诚意,幸亏我们也不傻,否则让那两个家伙得了手,你们也不会放回我们的人!”

    “那倒不见得,”那家伙一脸老谋深算的神气说:“这叫做老师傅教徒弟,总得留上那么两手,不能把玩意全抖出来。所以我们先带个妞儿来装装样子,假使那两个哥们顺利得手出来,后面那部车子就会开过来,而你们的人就在那辆车上!”

    郑杰急向他指的方向看去,果见在两百多码以外的路边,正停着一辆轿车。

    “现在这个交易怎么说?”郑杰问。

    那家伙冷声说:“老兄,那妞儿本来是在姓丘的手里,我们不惜玩命,干掉了守在那里的七八个人,才把她夺过来,难道老兄竟让我们白忙一场?”

    郑杰冷笑一声:“你们想弄两个钱花花不成问题,但那七八个是汤大爷的人,被你们下毒手干掉了,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这……”那家伙无言以对了。

    郑杰趁机说:“如果你们把伍小姐放回,交换那两个人,汤大爷那里由我负责,把这笔账勾销,你认为如何?”

    “不会这么简单吧?”那家伙说:“汤大爷不是那种宽宏大量的人,就算在现在把它一笔勾销,以后也不会轻易跟我们甘休的!”

    郑杰单刀直入地说:“既然你们知道他不好惹,又为什么敢在老虎嘴上拔毛?”

    那家伙坦然回答:“我们当初是以姓丘的为对象,根本没想汤大爷会出头,同时那对狗男女有把柄握在我们手里……”

    “那已经成为过去了!”郑杰直截了当地说:“别的现在不谈,我们谈这笔交易。干脆一句话,你们接不接受?”

    那家伙犹豫之下,终于气馁地说:“好吧!我们成交了,但不是现在交换,明天下午五点钟,我们双方把人带到‘马尼拉大饭店’后面的旷场,到时候彼此同时放人!”

    “为什么要明天下午?”郑杰恨不得立即交换。

    那家伙嘿然冷笑说:“我也愿意现在交换,可惜我不能擅自作主,必须回去说服小金……”

    “他要不同意呢?”郑杰问。

    那家伙回答说:“所以我要把时间定在明天下午五点钟,因为那时候‘金鼠队’已经到了。由哪方面接待已成了定局,我们再留着那妞儿也没用了,小金才会同意把她放掉呀!”

    郑杰想法却不同,只要在“金鼠队”离开马尼拉之前,能够使伍月香安然脱离对方的掌握。他们就仍然有机会安排一场豪赌,使她能大显一番身手。

    并且,他早已打定主意,决定把汤宏涛弄回冯阿姨那里去之后,再把他救醒,然后由冯阿姨和汤美兰,把一切向他说明。

    等到一切都拆穿了,他们再商讨对策,如何对付那一对几乎把所有大权都揽在手里的男女。到了那时候,他们再向汤宏涛提出要求,希望由他出面,在接待“金鼠队”的节目中,安排一场赌局,难道他还不愿促成?

    因此,郑杰不再犹豫了,当机立断地,跟对方达成了协议。决定在明天下午五点钟,双方带了人去,在“马尼拉大饭店”后面的旷场交换!

    于是……

    直到次日上午,汤太太才转醒过来。张眼一看,首先惊觉自己是赤裸裸地躺在床上。再一看,发现睡在身旁的丘子佩,竟也是全身一丝不挂!

    由于从昏迷中刚醒过来,神志尚未清醒,仍然有些浑浑噩噩的,以致对昨夜的一切,她似乎一时还模模糊糊地无法记起是怎么回事。

    她这一惊非同小可,忙不迭推醒了尚在沉睡的丘子佩,紧张万分地问:“老丘,你,你怎么光着身子睡在这里的?”

    丘子佩也大吃一惊,一骨碌惊坐起来,急说:“昨夜我们……”

    被他这一提醒,汤太太始依稀记忆起来,立即起身下床,连内衣都来不及穿,就披上件薄薄的晨褛,迫不及待地说:“你快把衣服穿起,在房里别出来,我到楼下去看看动静!”说完她就急急出了卧房。

    匆匆奔下楼,只见几个人正在收拾,齐声向她说了声:“太太!早!”

    “老爷呢?”汤太太急问。

    一名女仆回答:“大概还没起身……”

    汤太太立即走到汤宏涛睡的房间门口,静听了片刻,房里毫无声息和动静。于是她开了房门上去,谁知竟不见汤大爷的人影。

    她顿时大吃一惊,赶紧退出来急向那些仆人询问,结果一个个都茫然回答不出,谁也不知道汤大爷上哪里去了。

    汤太太情知不妙,急欲向那昨夜奉她指示去告密的女仆,可是连那女仆也不知去向了。

    这一来可把她惊坏了,忙不迭地奔回楼上,一冲进房就大叫着:“糟了!……”

    “出了什么事?”丘子佩惊诧地问。

    汤太太气急败坏地说:“老家伙不在房里,谁也没看见他走出去,不知溜到哪里去了,连阿玉也不见啦!”

    “难道她出卖了我们?”丘子佩急问。

    汤太太未及回答,忽见一名女仆奔上楼来,见房门开着,便闯了进去说:“太太!老张要我来向您报告,说是昨夜他们巡逻时,发现那四条狗昏倒在矮树丛里,救了半天才救醒,好像是被人用什么迷昏的。因为当时是深夜三点多钟,他们没发觉其他的动静,就没敢惊动您……”

    “好!我知道了!”汤太太把手一挥,示意女仆退出房去后,不禁惊怒交加地说:“这准是那鬼丫头又把姓郑的带进来,干出来的好事!”

    丘子佩大吃一惊说:“照这样看起来,老家伙可能是被他们带走了……”

    “那还用说!”汤太太怒不可遏地说:“反正纸已经包不住火了,事情迟早是要被拆穿的,我们现在索性就撕开脸来,豁出去了干吧!”

    “现在我们怎么办?”丘子佩己显得六神无主了。

    汤太太却毫不在乎,冷哼一声,把心一横说:“没什么了不起的,天塌下来我们也得顶住。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保持沉着和冷静,一点不能乱,家里的事由我来处理。你立刻回夜总会去准备准备接待‘金鼠队’的事情,船下午就到了,我们一起接船,一切仍然按照我们原订计划,绝不更改!”

    丘子佩已心乱如麻,但这女人既是毫不在乎,他自然不能表示胆怯和懦弱,只好强自打起精神来应付,当即匆匆离开了汤公馆。

    这一上午,表面上似乎很平静,毫无狂风暴雨即将来临的迹象。

    但是,实际上各方面都在暗中布署,安排着一切!

    丘子佩赶回夜总会后,就忙着发号施令,分派所有接待人员的工作,并且交代了他们一些特殊的秘密任务。

    老广一方面也如临大敌的,从昨夜开始就进入了状态。那批小流氓是乌合之众,但这次居然不甘寂寞,已决定凑个热闹,把整个马尼拉那些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小混混之流,几乎全部召集起来,以壮他们的声势。

    最弱的一环是郑杰他们这几个人,冯阿姨、汤美兰和白莎丽毕竟是女流之辈,动武力的场合根本派不上用场。而汤宏涛虽然已恍然大悟,获悉了一切,但他近年来早已不大亲自过问一切事情,以致实力和大权完全操在丘子佩和那女人手里。他则形同傀儡,如今即使挺身而出,恐怕也不能把那对男女奈何得了。

    并且伍月香还在那批家伙手里,而白振飞从昨夜分手后就失去联系,到现在尚未获得消息,也不知他的去向。同时在目前“兵荒马乱”的情势之下,他们更无法到各处去找他。

    电话己打了无数次到饭店,几个房间都没人接听,查询的结果,白振飞整夜未归。

    他跑到哪里去了?会不会出了事?

    “巴黎时装公司”的楼上,被这疑云重重地气氛笼罩着,使每一个人都感到困惑,和焦急不安!

    一个上午,就这么外驰内张地过去了……

    下午三点多钟,那艘两万九千六百多吨,载有一千多乘客的“爱比利亚号”邮船,终于在万众瞩目和码头上热烈的欢迎场面下,徐徐开进了港口。

    早在一个多小时前,它在港外已接受过海关和防疫单位的检查,因此在港内一靠码头,旅客就可以直接上岸上。

    码头上的情况热闹极了,在欢迎和看热闹的人潮中,最先登船的一批人,就是以丘子佩和汤太太为首率领一支庞大的欢迎队伍,人数足有一二十之众,实际上他们是担心发生意外,带的全是保镖打手之流,存心以壮声势的。

    随后,码头上迎接亲友的人群,也相继纷纷上了船,但这艘巨型邮船共有四个梯口,上船的人争先恐后,希望尽快找到被迎接的亲友,以示迎接的热忱。而船上的乘客也急于登岸,因此上上下下地挤得秩序大乱起来。

    不料丘子佩和汤太太带着的队伍,刚从第一号梯口上了船,正在找寻目标,却突然看见第三号梯口,有几个穿得西装革履的家伙,前呼后拥地陪着一批穿着非常随便的外籍人士,随着其他的乘客已在下船。

    丘子佩虽未见过“金鼠队”的任何一人,但他却认出了那几个家伙中,竟然有广东帮的胡老二在内!

    “妈的!‘老广’居然敢抢在我们前头啦!”他不由地怒从心起。

    汤太太也已发现,毫无疑问地,那些穿着很随便的外籍人士,必然就是接洽好由他们接待的“金鼠队”了。

    但这时船上的乘客和迎接的人,正在挤上挤下,使他们被挤在人潮中,根本就不能动弹,哪还能挤到三号梯口去阻止。

    这一着他们确实没想到,“老广”居然棋高一着,当邮船停在港外受检完毕以后,他们的人已乘快艇上了船,抢先一步见到了“金鼠队”。

    而“金鼠队”也根本弄不清楚,登船来欢迎的是哪方面的人,因为船一靠了码头,他们就随着来接的人匆匆登岸。

    一下了船,立即迎上来十二名花枝招展,年轻貌美的女郎。她们穿着一式一样的高叉旗袍,个个都显得亭亭玉立,手里各持着一个大花圈,面带笑容地上前,把花圈套上了十二位财神的脖子上,并且送上一吻!

    正在拼命往船下挤的丘子佩和汤太太,看在眼里简直气得七窍生烟。可是,他们尚未挤下船,“金鼠队”已被前呼后拥地带出了人潮。

    等丘子佩和汤太太率领的队伍上了码头,他们却已登车而去,被“老广”的人接走啦!

    汤太太气得直顿脚,怒不可遏地说:“老丘,快查出他们把‘金鼠队’安顿在什么地方,我们马上带人赶去。”

    丘子佩当即就在码头上,发号施令起来。吩咐那些打手和保镖去追踪,查明“金鼠队”的下落,而他和汤太太则赶回夜总会去听候消息。

    “老广”这一着确实厉害,非但丘子佩和汤太太事先未曾料到,就是郑杰他们也没想到。不过码头上的情形,已被冯阿姨派出的几个人看见,立即打行动电话回去向她报告。

    当冯阿姨把接到的消息,告诉了郑杰他们之后,无不感到这个情势的演变,实在是始料所未及的!

    但他们五点钟尚要去赴约,把那两个小子带到旅社后面的旷场去交换伍月香,时间已很迫切,无暇去查“金鼠队”的下落,更不可能横加插手,惟有静待事态的发展了。

    四点钟刚过,郑杰交代了她们不要惊动躺在隔壁房间休息的汤宏涛,便单独先出发,赶到了“马尼拉大饭店”去。

    他先回到了三楼,值勤的仆欧已换了班。

    “三零七号的白先生回来过没有?”郑杰问。

    仆欧想了想,才回答说:“嗯!三零七号的老先生刚回来一会儿……”

    郑杰大喜过望,在这时候他确实极需一个帮手,于是立即赶到三零七号房间,一按门铃,便听得房里沉声问:“谁?”这果然正是白振飞的声音。

    郑杰忙不迭回答:“白大爷,是我!”

    房门立即开了,但乍见之下,郑杰几乎已无法认出这就是化妆的白振飞!

    他的化妆技术确实高明,这时已面目全非,看来俨然是个六十岁以上的健壮老者,难怪仆欧称他为老先生了。

    郑杰进房把门一关,就迫不及待地问:“白大爷,你昨晚一夜没回来,上哪儿去了?”

    白振飞却轻松地笑笑说:“让我长话短说吧,首先是到夜总会去找你们,看你们不在,我就单独行动混进了后台。结果非但没见到伍月香,还差点被他们抓住,幸亏‘老广’的人在闹事,我才趁机逃了出去。然后我就各处去找你们,虽然没见到你们人影,倒有点意外收获!”

    “什么意外的收获?”郑杰急问。

    白振飞回答说:“那是我在找你们的时候,无意中打听出来的,听说这次在此地负责接头,安排接待‘金鼠队’的人叫魏力扬,跟我当年在香港的一个亲信手下同名同姓,为了要证明究竟是不是他,所以我打听出地址,就亲自找上了门去。因为当时我想到。如果当真是他的话,凭我一句话他是非买账不可的,那么安排一场赌局就绝不成问题了。”

    “是不是他呢?”郑杰等不及地想获知结果。

    白振飞从容不迫地笑笑说:“你听我说呀,等我按址找去,才发现那是一家规模很大的化学药品行,魏力扬就是那里的老板。当时我因为化了妆,所以就交了名片给店员,要他去向老板通报。没一会儿功夫,那位大老板就亲自出来,原来正是我当年的手下。他当时看了我一怔,我马上轻声说明我是化了妆的,他才听出我的口音,忙不迭地就把我请到楼上去。非常热情地招待我,又是酒又是菜,跟我聊了差不多整整一夜!”

    郑杰强自一笑说:“白大爷真逍遥,可把我们担了一夜的心,还以为你发生了意外呢!”

    “我可不是去聊天的,”白振飞说:“谈的都是正经事,从他的谈话中,我才知道他跟‘金鼠队’原来早就有勾结的。那十二个家伙在世界各地的大都市里,都有负责联络一切的专人,魏力扬就是在马尼拉负责的。他不但替他们负责安排一切,还替他们‘拉生意’,甚至供给他们所需要的化学药品,不过配方却在他们自己手里……”

    郑杰诧异地问:“他们需要化学药品干吗?”

    “这是个最大的秘密!”白振飞说:“假使不是我,魏力扬是绝对不会向任何人泄漏的,原来‘金鼠队’之所以走遍世界各地,能够所向无敌,并不完全凭他们的赌技。必要时就靠几种秘制的化学药品,以各种不同的方法,譬如是抽香烟,故意把烟喷向对方,或者设法暗放进别人的饮料里。使那些跟他们赌的人,在紧要关头发生错觉,有时连自己的牌都看不真切,那不输给他们才怪呢!”

    郑杰不屑地说:“哼!这真是想不到,他们原来是徒具虚名的骗子,这简直比赌棍的做法还要卑鄙!”

    “所以呀!”白振飞冷笑一声说:“伍月香直闹着要跟他们较量,却不知道这批俨然以绅士姿态招摇的家伙,表面上是大富翁,赌博专家,上流社会的绅士,实际上只能算是一些流氓绅士!”

    “流氓绅士!”郑杰点点头说:“这称呼对他们倒名副其实,最恰当不过了!”

    白振飞接下去说:“当我了解了情况之后,我就没有向他提出为伍月香安排一场赌局了。不过,假使她知道了这些实情,仍然不服气的话,只要我一句话交待魏力扬,仍然可以为她安排的!”

    这时郑杰才苦笑说:“白大爷,你这一夜是安然无事,还跟当年的手下把酒话旧了一番。可是,你可知道我们这一夜是怎么渡过的吗?”

    “我完全知道!”白振飞正色说:“刚才我不是告诉你,魏力扬不但为他们安排一切,还替他们‘拉生意’吗?实际上‘金鼠队’是专门黑吃黑的,使对方吃了暗亏,为了面子问题,还不好意思张扬出来。而等对方想要报复时,他们老早离了当地。所以这次魏力扬找上汤宏涛方面负责接待,同时又故意向‘老广’方面暗送秋波,目的是要使双方鹬蚌相争,互相牵制,他们才能从中来个渔翁得利!”

    “他们从中得什么利?”郑杰茫然不解地问。

    白振飞笑笑说:“你想想看,‘金鼠队’既以赌出名的,在接待他们的节目中,能少得了一两场豪赌吗?但他们自己绝不出来,而要让接待的人去安排,才不致被人怀疑他们是非赌不可的。而魏力扬既然要整汤宏涛的冤枉,能不把对方的一切情况摸清楚,因此他事先已经收买了几个丘子佩手下的人,随时提供情报,所以你们昨夜的一切情形,甚至连丘子佩和汤太太的一举一动,我都了若指掌。不然我怎么会如此放心,不去找你们,整夜留在魏力扬那里。这就叫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呀!”

    “难怪你这么笃定,确实没想到!”郑杰说。

    白振飞哈哈一笑:“还有你更想不到的呢,那家化学药品行的地址,就在‘巴黎时装公司’的正对面呀!”

    郑杰这才明白,虽然还有些疑问,这时已无暇打破砂锅问到底了。一看手表,已然是四点四十分,于是急急将昨夜约定交换伍月香的情形说了一遍,然后又说:“那批小子约定五点钟,把伍月香带到后面旷场交换他们的人,现在时间已经快到了,我还没有到附近去查看一下……”

    白振飞郑重说:“这个任务交给我好了,让我去打头阵,你等到了时候再露面。我想他们一定早派人在暗中监视着了,免得被他们发现,认为你太沉不住气!”

    郑杰的看法跟他不谋而合,当即表示同意,由白振飞先到旷场去查看动静,他则决定五点钟再去赴约。

    其实只不过相差十来分钟了,而郑杰等在房间里,却是心急如焚,不安地来回踱着……

    五点差五分,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郑杰忙不迭去接听,原来是白振飞从楼下打上来的,告诉他说:“对方的人已经出现了,他们可能是把伍月香早就带来,藏在楼下不知哪个房间里。你立刻下来跟他们见面,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让我去找找看!”

    郑杰应了一声,搁下电话就匆匆离房,乘电梯下了楼,赶到饭店后面的旷场。

    果然这时在旷场上,已有四五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在那里严阵以待着了。

    郑杰一走近他们,劈头就问:“怎么样?”

    答话的就是昨夜那家伙,他说:“当然决定交换,不过附带有个条件,就是汤小姐曾经答应小金的一百万比索,昨天已经付了三十万,其余的得如数补足,不能让我们白忙一场!”

    “七八条人命又该值多少钱呢?”郑杰沉声问。

    那家伙冷笑说:“老兄何必猫哭耗子,死的又不是你们的人。照理说人是我们从‘圣地亚哥堡’救出来的,就算向你们要几个卖命钱,也不为过分吧?”

    郑杰断然拒绝说:“对不起,昨夜我们只说以人换人,没谈什么附带条件,一个换两个,你们已经占了便宜,其他的就免谈!”

    那家伙咄咄逼人地问:“老兄是当真的?”

    “绝不跟你们说着玩!”郑杰的态度非常强硬,似乎换与不换都毫不在乎。

    那家伙恼羞成怒地说:“好吧!既然这样,我们大家也不愿占这个便宜,干脆大家扯平,用两个交换两个吧!”

    随即一施眼色,突见从旷场的四面八方,出现了二三十个奇装异服的“飞仔”,齐向郑杰围了过来。

    郑杰见状,不禁暗自一惊,勃然大怒说:“哼!原来你们根本没有诚意换人,而是存心来打群架的。”

    “那倒不见得,”那家伙神气活现地说:“人是早已经带来,如果你老兄痛痛快快地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也就会干干脆脆地完成这笔交易。可是你老兄却拒人于千里之外,我们就不得不改变生意啦。”

    这时那些“飞仔”已围了上来,就在他们逼近郑杰,准备动手之际,忽听晴天霹雳似地一声断喝:“谁敢动手!”

    阿飞们不由一怔,急向喝声的方向看去,只见来的不止一个人,而是几名彪形大汉,为首的竟然就是黑社会中赫赫有名的人物——汤宏涛。

    这位汤大爷虽已久不问事,而且又是抱病在身,但他的声势和威名犹在。别说是这群乌合之众的家伙,就算是“老广”方面的人,见了他也得礼让三分,何况他还带了一批打手。

    郑杰虽不知汤宏涛怎么会突然赶来,并且带来了一批人马,但却来的正是时候,顿使精神一振。

    就在那“飞仔”慑于汤大爷的声势,又见来了大批人马,无不暗自吃惊,一个个正在发怔,茫然不知所措之际,郑杰突然出其不意地扑向那家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当胸一把抓住,厉声喝问:“人在哪里?”

    其他的“飞仔”一看郑杰已先发制人地动了手,正待出手抢救那家伙,汤宏涛已一声令下,十几名大汉立即冲了过去。

    他们哪敢正面跟这批亡命之徒交手,昨夜去“圣地亚哥堡”完全是偷袭,攻其不备,才使守在那里的七八名大汉,被攻了个措手不及,以致悉数遭了他们的毒手。

    现在是明枪交战,他们就绝不是对手了。

    眼看十几名大汉冲上来,吓得他们连被郑杰抓住的家伙也不顾了,各自在拔脚就逃,四散逃了开去。

    那家伙眼看大势已去,顿时惊得魂不附体,忙不迭哭丧着脸说:“老兄,我们交换,交换……”

    郑杰把拳头一举,怒声说:“现在不必谈交换了,快说!人在哪里?”

    那家伙犹未及回答,已听有人高叫:“我已经找到啦!”

    郑杰闻声一看,只见白振飞带着伍月香,急急奔向旷场而来。

    白振飞的衣衫已零乱,袖口和肩上尚撕破了,一看就知道他已动过了手,才把伍月香救出的。

    可是他才奔近,尚未开口,汤宏涛已迎了上前,向他打量一眼,诧异地说:“这位老兄的口音好熟,请问……”

    白振飞立即拿去苍白的胡子,揭掉伪装秃顶发套,和贴在眉上的假眉,顿时现出了本来面目,哈哈一笑说:“汤兄可还认识兄弟吗?”

    汤宏涛更觉惊诧他说:“你,你不是白振飞老兄吗?久违久违,几时来马尼拉?怎么不通知兄弟一声……”说时忙将手一伸。

    白振飞握着他的手,笑笑说:“兄弟一到就专程登门拜访过了,但却不得其门而入,被赏了个闭门羹呀!”

    “真的?我一点也不知道呀!”汤宏涛说。

    白振飞置之一笑说:“其实昨天汤兄赶到饭店,兄弟也向你面对面地打过招呼,而汤兄却像并不认识我,大概当时是愤怒过度吧?”

    “哦?”汤宏涛面有愧色地说:“当时我确实是气昏了头,实在抱歉之至……”

    郑杰看他们在寒喧,也不便打扰,只好放了那家伙,看他狼狈不堪地逃走,然后走向伍月香问:“白大爷怎么找到你的?”

    伍月香沮然回答:“他们在一楼开了个房间,把我带来就关在房里,派了四个人看守,说是要跟你们谈好条件才带我出来交换。并且警告我不许声张,把我的手脚都捆住了,我也不知道白大爷是怎么找到那个房间的。当时听到电铃响了两下,看住我的人问他是谁,他回答说是送冷饮来的,门刚开一条缝,他就推门闯了进房,一脚踢上门就跟他们大打出手起来,结果把他们全部都打趴下了……”

    她的话犹未了,白振飞已向他们说:“现在别谈这些了,有话留着慢慢说,我们现在一起去魏力扬那里吧!”

    郑杰急说:“我们还得等白小姐她们……”

    汤宏涛说:“不必等了,我已经阻止她们来这里,由我临时找了这批忠心于我的兄弟赶来!”

    魏力扬的药行既在“巴黎时装公司”对面,当然不必绕路,等于是回到了冯阿姨那里。

    但郑杰却不明白,白振飞这时突然要一起去魏力扬那里,究竟是什么用意?

    于是,他们浩浩荡荡地离开了旷场,郑杰、白振飞和伍月香,同乘上汤宏涛的轿车,其他的十几名大汉,则分乘两部旅行车,风驰电掣而去。

    在途中,白振飞才把告诉郑杰的那番话,向伍月香重复了一遍,而现在去见魏力扬,就是为了要当面证实,使她相信这绝不是故意危言耸听,想使她打消跟“金鼠队”较量的意念。

    最后他还特别强调说:“我只是告诉你真相,至于是否还要跟他们较量,完全由你自己决定,我绝不参加任何意见。只要你不死心,我仍然负责为你安排!”

    伍月香沮然说:“其实不瞒你说,昨夜我被关在古堡的地牢里时,我就冷静地想过,为了我的固执和任性,在澳门闹得满城风雨,到了香港又几乎使你们把命送掉。这次来到马尼拉,又惹出这么大的风波,我岂不成了个闯祸精?所以,我昨夜考虑过,并且下定了决心,只要能安然脱险,即使白大爷不告诉我关于‘金鼠队’的事,我也早就决放弃跟他们较量赌技的念头啦!”

    她的这个转变,确实大出白振飞和郑杰的意料之外,同时也使他们松了口气,暗喜不已。

    郑杰立即振奋说:“那太好了,你这个决定,确实是明智之举。不过,你的问题虽然解决了,还有更大的问题,我们必须全力协助汤大爷去解决呢!”

    汤宏涛神色凝重地说:“谢谢你们的好意,但这倒大可不必了,因为在我去召集那批人马的时候,已经得到个消息,丘子佩和我那不安于室的女人,已查出‘金鼠队’被‘老广’直接接回他们的大本营去了。丘子佩和她居然不顾一切,带了四五十人找上了门去,看情形是难免要火拼一场的,就让他们双方拼个两败俱伤,自食恶果去吧!”

    郑杰担心地说:“如果他们锑羽而归,或是‘老广’方面吃了亏,他们再回来……”

    “这更不用担心,”汤宏涛胸有成竹地说:“我已经另外通知了两批人,守在夜总会,没有我的命令,绝不许丘子佩和那女人进门。回头我再带这批人回家坐镇,看她有没有脸和胆子,敢回去见我!”

    白振飞接口说:“这样一来,他们就成了丧家之犬,走投无路了。不过,他们带去的人马,毕竟是汤兄的手下,一旦拼个两败俱伤,岂不等于伤了汤兄的元气!”

    汤宏涛沮然长叹一声说:“其实这两年来我身体支持不住,已经不过问外边的一切事情了。这样也好,本来我也想收山了……”

    这时车已到了侍卫街,伍月香忽说:“我们不必去见姓魏的了,白大爷,承你为我费了一番苦心,同时郑先生也为我几次三番冒了生命的危险,从现在起,我已决定加入你们的计划了!”

    白振飞大喜过望,振奋不已他说:“好!现在你们先到‘巴黎时装公司’去,我去跟魏力扬打个招呼,马上就来跟大家会合!”

    郑杰已叫司机将车停住,正好是停在“巴黎时装公司”门前的街边,白振飞先下了车,匆匆奔向对街,走进了那家化学药品行。

    他们也随后下了车,把大批人马留在两部旅行车上,三个人相偕进了“巴黎时装公司”。

    正在楼下等得焦急不安的冯阿姨,白莎丽和汤美兰,见到他们带了伍月香安然回来,这才把七上八下的心放下,一齐急着争问经过。

    尤其白莎丽听说白振飞非但没出事,还是他把伍月香救出的,更是兴奋得无以复加。汤宏涛的心情却比铅石还重,但他并不流露出来,等她们叽叽喳喳地问了一阵之后,他才说:“美兰,你暂时先留在冯阿姨这里,等我把一切都处理之后,再来接你回家,从今以后,再没有任何人能离间我们父女的感情了!……”说到这里,他不禁感慨万千,眼睛里有些湿润了。

    汤美兰只叫了声:“爸爸!……”便情不自禁去扑进他怀里,好像受了无限委屈地低位起来。

    就在这时候,白振飞气喘吁吁地奔上了楼来,迫不及待地说:“我刚从魏力扬那里得到消息,丘子佩他们带去的大批人马,已经闯进广东帮的大本营,火拼了起来,双方伤亡的情形目前还不清楚,而且已惊动了警方,有十几辆警车赶去镇压了。‘金鼠队’吓得从后门逃出,可能逃回邮轮船上去了,魏力扬得到消息已经急急赶去……”

    “丘子佩和那女人呢?”汤宏涛急问。

    白振飞回答说:“那里的情势已大乱,这消息是魏力扬买通的人,在附近打电话给他的,他们只看到丘子佩和那女人冲进去,一直还没出来!”

    汤宏涛“嗯”了一声,遂说:“我得立刻赶回家,那两个小子和那女仆人让我也带回去,必要的时候他们就是人证,免得把我牵连进去!”

    于是,郑杰立即到另一个房间去,把那两个昨夜被捉的家伙,及故意向汤宏涛告密的女仆,带了过去交给汤宏涛带走。

    他们虽被反捆着双手,郑杰和白振飞仍不放心,陪着汤宏涛把他们押了下去,推上了轿车。

    “白兄,郑老弟!”汤宏涛伸出手说:“兄弟赶回去处理一切,必须先走一步,你们的事办完了,请到舍下来,我们再痛痛快快地聚一聚!”

    白振飞和郑杰先后跟他握了握手,目送他登车而去,两部旅行车紧随在后,渐渐去远了,他们才转身走回时装公司。

    “我们现在怎么样?”郑杰问。

    白振飞笑笑说:“伍月香的问题已经解决,我们当然没有留在此地的必要了,还有两三个人手一找齐,我们就可以开始进行那个计划了。不过,我们似乎应该等到汤宏涛的家庭问题告一段落,和知道那对狗男女的下场以后再走,你认为对吗?”

    郑杰没有表示意见,当他走上楼梯时,心里忽然生出个莫明其妙的意念,好像是有些不服气,居然想单枪匹马地,去碰碰那十二个“流氓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