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情人看刀 > 一、神秘女客

一、神秘女客

    澳门最近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女人,每晚总是在午夜以后出现,几乎所有著名的大赌场她都光顾过,而且每夜均大获全胜,满载而归!

    于是,整个澳门的赌场,都对这神秘女人加以密切注意了。

    一连一个星期,这女人使得几家著名的大赌场,已蒙受到不小的损失,但却始终无法查出她的来龙去脉。

    每次她都是亲自驾驶一辆豪华私人轿车,单枪匹马地盛装而来,当她大有所获后,便悄然离去。虽然不断地有人在暗中跟踪,但她非常机警,而且可以说是很狡猾,使跟踪的人疲于奔命,却每次都在中途被摆脱,无法知道她的去向。

    但在另一方面来说,却发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现象,就是凭着她绰约的风姿和仪态,以及对她的好奇,所以无论她在哪一家赌场出现,只要消息一经传出,马上就引起轰动,使得正在别家赌场赌的赌客,也会闻风而来,趋之若鹜。好像她有着无比的魅力,能把赌客们全吸引到她光顾的那家赌场去。

    由于这个缘故,所以尽管她是战无不胜,赌场却巴不得她能每夜光顾。因为凭她的号召力,足以招揽更多的赌客,反而使赌场方面沾了她的光,大有收获呢!

    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这已成了个谜,使人人都想把它揭开,却始终无法获得答案。但由于她每夜是在午夜以后出现,又充满了神秘的魅力,因此大家便替她起了个“午夜情人”的绰号!

    但是,今夜她又将在那一家赌场出现呢?却谁也无法预料……

    位于下环街市的“大鸿运赌场”,除了附设在几家大饭店的大型赌场之外,它是这一带规模最大并且资格最老的一家。它的老板陈久发,不仅是靠赌起家的,而且在黑社会圈子里也拥有相当势力,在当地可算得上是号举足轻重的人物。

    平时他很少来赌场,把一切都交给他手下最亲信的两个人,一个是他当年的搭档朱茂才,另一个则是初出茅庐,近年才在圈子里崭露头角,凭斗狠玩命闯出名气来的彭羽,绰号叫作“小霸王”。

    他们是陈老板面前最红的人,朱茂才负责整个赌场的业务和经济大权,彭羽则指挥所有的保镖打手,赌场里一旦发生纠纷,或者有人闹事,那就由他出头。

    “大鸿运赌场”由这两个人主持,更加上后台硬札,所以在当地能一枝独秀,使其他的同行无不相形见绌,营业状况大为逊色。

    但开赌场并不是靠恶势力,硬把赌客强拉上门来,主要的还是招牌硬。这里之所以能吸引大批赌客,就是靠资本雄厚,赌的硬札,赌注无论多大,绝不受限制。赢的筹码随时可以兑现,拿了就走,从不拖延时间或短少分文。

    最近几天以来,由于“午夜情人”的出现,使得整个澳门的赌场均为之轰动。消息传到陈久发的耳朵里,听说那神秘女人已光顾过他的赌场,所以一时好奇,决定每夜亲自坐镇,希望能一赌那女人的庐山真面目。

    今夜已是他亲自在赌场坐镇的第三天了,但谁也没有把握,能预料那女人将在哪一家赌场出现。当然,如果她在别家赌场里,陈久发也不能硬把她请来。

    现在是午夜十二点,正是所有赌场最热闹的时候……

    突然,一辆深红色的豪华轿车,风驰电掣地来到了“大鸿运赌场”,在门外找了个空位处把车停住。

    车门开处,下来个盛装艳妇,风姿绰约,仪态万千的年轻女人,从容不迫地走进了赌场大门。

    整个赌场里,正在赌得起劲的赌客们,突然被这女人吸引住了,无数的眼光,均不约而同地集中目力射向她身上来。只见艳光四射,穿一身夹金丝的晚礼服,袒其胸而露其背,手臂上挂着个金链长带的金色漂亮皮包。满身佩带着珠光宝气的名贵首饰,确实雍容华贵,相当的动人!

    一名大汉立即奔进帐房里的办公室,急向坐镇在那里的陈久发报告:“老板,那女人又来啦!”

    陈久发正由朱茂才在陪着闲聊,闻报微微一怔,急问:“什么女人来了?这么大惊小怪的?”

    那大汉郑重说:“就是那个叫‘午夜情人’的女人!”

    陈久发这才“哦?”了一声,突觉精神大振,立即站了起来,准备走出办公室。

    朱茂才急加劝阻说:“老板,你最好先别出面,让我去看看……”

    陈久发断然说:“不!我已经等了三个晚上,为的就是要亲眼见识见识,看看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朱茂才忙起身说:“老板,这女人的来历虽然值得怀疑,但我们却不宜把她惊走,因为目前各家赌场都巴不得她去光顾,才能吸引更多的赌客上门呀!所以我在想,最好是能不动声色,从暗中把她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先弄清了她的来头,然后再决定行动,必要对不惜来个霸王硬上弓,逼使她就范。只要能使她答应跟我们合作,午夜以赌客的身份来这里,那么我们‘大鸿运’就必然生意兴隆,夜夜门庭若市啦!”

    陈久发霍然心动地说:“嗯!这倒是个办法,但我听说这女人非常机警,而且很狡猾,最近接连几个晚上,每夜都有人打算跟踪她,结果却被她甩掉了。我们又怎能有这个把握,一定能查出她的行踪?”

    朱茂才胸有成竹地笑笑说:“这个差事交给我好了,老板尽管放心,今晚我负责把她的行踪查个水落石出!”

    陈久发犹豫了一下,始说:“好吧!你马上去安排一切,我现在只出去看看她,究竟是怎么样个女人?”

    朱茂才唯唯应命,立即召来一名精明强干的手下,吩咐他先溜出去,找到那女人的车子,设法打开车后的行李箱,藏身在里面。

    这确实是个匠心独到的鬼主意,比跟踪高明多了,只要那女人不打开行李箱,就不至于发觉车上藏了个人。那么无论她到哪里,也就把那家伙带着,绝对无法摆脱了。

    她既不会发觉车上有人,又没发现被人跟踪,岂不是放心大胆地把车开回目的地?

    这样一来,她的行踪就被查明啦!

    朱茂才对自己这个主意,颇有些沾沾自喜,认为是绝对有效,而万无一失的。

    交代完毕,等那汉子领命而去,他也就走出了办公室,经过帐房,来到赌况正热烈的大厅。

    眼光朝四下一扫,只见陈久发已默默站在距离轮盘赌桌不远的楼梯口,站上两层梯阶,以便居高临下注视整个长桌上的赌况。

    朱茂才悄然走过去,挨着他身边朝长桌上一看,果见那女人赫然在座,正在桌旁用带来的纸和笔,计算开出过的号码。

    赌轮盘完全是靠运气和凭灵感,而一般精于此道的,却喜欢计算开出过的号码,以为借此可以推算出哪个号码容易中,或者机率较高。

    其实那根本是在自欺欺人,真要能计算得准确,数学家岂不个个都成了每押必中的大行家?

    不过,话虽是这么说,其中可能还真有点门道,不然这女人怎会每夜大获全胜,满载而归?她现在就在聚精会神地计算呀!

    陈久发忽然轻声说:“老朱,你看那女人是不是有点门道?”

    朱茂才再定神一看,这才发现那张赌桌上,已进入了半停顿状态。原来轮盘赌是一大张长桌,轮盘置于头上的那一端,由一个专人负责,等赌客下好了注,他便转动轮盘,使投入盘中的一个钢珠随盘不停地转动。直到轮盘由快而慢,逐渐缓缓停止前,钢珠才落入注明号码的槽中。一共是三十六个号码,任由赌客自行押注,钢珠落入那一个号码,押中那一号的无论下注多寡,均照赔三十六倍。因此明知押中的机会极少,只有三十六分之一的希望,但它的诱惑力却非常大,使人趋之若鹜,乐于此道而不倦。

    在负责转盘的人两旁,各有一名拿着“丁字扒”的女郎,专门负责吃进赔出,而桌的另一端,则有两名男职员担任监视。

    桌上除了置有一具轮盘,大部分的面积则用来划成了小方块,每一格里是一个号码,供赌客自行下注。

    这时桌的周围拥挤了不少人,而座位有限,大部分都站着,显然是被那女人吸引过来的。连本来在别桌的赌客,也纷纷停下了赌,围过来看热闹了。

    照说这一桌的赌况应该相当热烈才对,其实不然,由于这女人坐下来后,始终还没开始下注。以致除了少数几个技痒难禁的赌客,在那里应景之外,其余的人居然都在作壁上观,好像是要以她马首是瞻,她不下注,别人也就不下注似的。

    朱茂才一看这情形,不由地暗自一怔,随后陈久发又说:“老朱,你得想想办法呀,这个局面继续下去算怎么回事?”

    朱茂才把眉头一皱说:“这倒有点伤脑筋了,她不下注,我们又不能强迫她下。并且……万一她真有点门道,当真每押必中,而其他的赌客也一起地跟着她押,那我们不惨啦!”

    陈久发沉声说:“我就是顾虑到这一点,所以才要你……”

    谁知他的话犹未了,那桌边坐的女人已搁下了纸和笔,突然把面前早已兑换的筹码,以纤纤玉手拿起五个红的,押在了“二十一”的号码方格里。

    果然不出所料,她一出手下注,其他的赌客立即起哄似的,一个个都凑起热闹来,纷纷跟进,一起都把筹码向“二十一”押下。

    在轮盘转动以前,那方格里早已押满了红的,蓝的,绿的及黄的大小各种筹码。其中以她押的注最大,五个红的筹码,就是代表五千葡币。

    通常玩这种轮盘赌的,押注都不会太大,为的是要“细水长流”,因为它的“机会率”较小,赢的成分只占三十六分之一,所以不能像赌牌九,或押宝等那样孤注一掷,否则三下两下输光就没得玩的。

    因为在轮盘赌的桌上,一出手就是五个“红牛”,确实算得上是大注了。而其他那些赌客也有不甘示弱的,押下了三两个“红牛”,积少成多,加上其余五百的,一元的及二十的,总计下来那一个号码就押了不下一两万。

    虽然赌场方面占的赢面较大,等于是三十五与一之比,但万一真被他们押中“二十一”号,要照三十六倍赔出去,就得赔上几十万葡币。

    负责转盘的一看这局面,不禁傻了眼,竟然怔怔地茫然不知所措起来。

    注已下定,而他却迟迟不转动轮盘,赌客们哪能按捺得下,立即有人不耐烦地催促说:“喂!大家的注已经下好了,怎么还不开始转?”

    负责轮盘的背对着楼梯口,尚不知道陈久发和朱茂才早已在冷眼旁观了,他被赌客一催,更是六神无主,急得满头直冒冷汗了。

    他倒并不是没见过场面,看到桌面上押的注太大,就怕的不知所措起来,而是因为“神秘女赌徒”赫然在座,并且她计算了半天才开始下注,似乎是很有把握,看准了才押的。

    单单她押的就是五个“红牛”,加上其他的赌注,最少也在一万五以上。这神秘女人每夜战无不胜的纪录,早已轰动了整个澳门的赌场,使人对她已“闻名丧胆”,叫那负责转盘的怎能不提心吊胆?

    正在急得手足无措,忽然一抬眼,发现对面站在另一端负责监视的职员,在暗向他频使眼色,并且以嘴唇噘他后面的楼梯口,似乎在示意要他向站在身后的人求援。

    他一回头,这才发现站在楼梯上的大老板和赌场的负责人,顿时如获救兵地急说:“老板……”

    可是还没等他说下去,陈久发已把脸一沉,冷声说:“客人的注都已下定了,你为什么还不开始?”

    “老板……”他犹图分辩,却被陈久发把眼一瞪,吓得噤若寒蝉了。

    这时赌客们更起哄了,催促之声大起,使他无可奈何,只好硬着头皮转动了轮盘,随即投入钢珠。

    起哄的人声这才静肃下来,顿时鸦雀无声,只听得“格格格格”的轮盘转动声音,无数的眼光,都聚精会神地随着那钢珠在转动。

    “格格格格”轮盘在不停地转动着……

    陈久发以手臂轻碰了朱茂才一下,要他注意那女人,只见她神色自若,毫无患得患失的紧张表情。好像她根本没下注似的,只是在那里漠不关心地作壁上观!

    围在长桌周围的赌客,不时把凝视那尚在转动的轮盘的眼光,移向那女人的脸上,再迅速的移回轮盘。

    最紧张的是那负责转盘的,他目不转睛地,直直地盯着那个被带转而跳动的钢珠,恨不得用手把它放进槽里去,只要不是“二十一”号就成。

    而站在那女人左右,以及她身后的不少赌客,却被更具吸引力的地方,把他们的注意力转移了目标。因为她那件袒胸露背的晚礼服,前面领口开的实在太低垂,不但暴露着一大片雪白娇嫩的酥胸,更露出了双乳隆起的部分,以及非常明显的一条深深乳沟。

    尤其她坐在那里,上身向前微倾,使双乳呼之欲出。而站在她附近或身后的人,只要把眼光落在她那诱人的地方,就可以尽情欣赏那片美景,大大地一饱眼福!

    然而她却浑然未觉,只是好整以暇地,在看着那轮盘转动,转动……

    渐渐地,轮盘由快而慢,只见那个钢珠“格答”“格答”地跳动了几下,终于落入了槽里。

    但它跌落的号码不是“二十一”,而是“十七”。

    “哦?……”突然响起了一片失望的叹息。

    负责转盘的松了口气,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十七!”

    但整个桌面上,竟没有一注押“十七”的,甚至连其他的任何号码都没人下注,全部都押的是“二十一”!

    两名站在桌角的女郎,立即以“丁字扒”将押在“二十一”上的筹码,全部扒了过去,分开颜色装入了筹码盒里。

    那女人的前面尚有两叠“红牛”,起码是二三十个,但她一押不中,竟不再押了,抓起筹码就站起身来。

    不料一不小心,竟被站在身旁的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绅士,无意地碰了一下,使她抓在手上的筹码,一松手全部掉落在地上了。

    “对不起!对不起!……”青年绅士连忙道歉,俯下身去替她抬起筹码。

    那女人也说了声:“没关系,我自己来拾吧!……”似乎有点过意不去,忙不迭也俯下身去。

    两人面对面地蹲下,几乎把头碰在了一起,谁知那青年绅士竟趁机轻声说:“你的车子行李箱里,已有人藏着!”

    那女人暗自一怔,但这时附近围满了人,使她不便多问,仅只微微地点了下头。一则表示她有数了,一则对他的警告表示谢意。

    掉落在地上的二三十个筹码,两个人一起拾检,很快就拾完了。青年绅士把抬在手里的筹码,站起来交还给她,又歉然道了个歉:“对不起……”表示礼多人不怪。

    那女人接过筹码,微微一笑说:“谢谢。刚才是我起身太快,不能怪你呀!”

    青年绅士哂然一笑,遂问:“怎么,你不玩了?”

    那女人笑笑说:“今晚出师不利,我想玩玩别的,再试试运气,位子让给你好吗?”

    青年绅士摇摇头说:“不了,今晚我不想再玩……”

    “为什么?”那女人问。

    青年绅士强自一笑说:“你是出师不利,我却是全军覆没,所以……”

    那女人立即明白他是输光了,于是把手里的筹码递给他说:“没关系,我这里还有二十多个‘红牛’,就借给你碰碰运气吧!”

    青年绅士居然毫不客气,笑了笑说:“也好,不过这玩意赢的机会太少,我实在毫无把握,我们换样玩玩如何?”

    那女人笑问:“那么你对什么比较有把握?”

    青年绅士回答说:“牌九!”

    “好!”那女人毫不犹豫地说:“我们就去赌牌九吧!”

    于是,在无数羡慕的眼光下,他们这一对彼此连姓名都未通报的青年男女,便一见如故地离开这张赌桌,相偕走向赌牌九的那边去了。

    陈久发看在眼里,不禁诧然急问:“老朱,那小子跟这女人是不是一路的?”

    朱茂才回答说:“不可能吧,那女人自从在各赌场露面以来,一直就是唱的独脚戏,好像没听说有搭档的……”

    陈久发“哦?”了一声说:“那么刚才那小子是什么路道,居然跟她一拍即合?我看绝对有问题?”

    朱茂才把头一点说:“老板,我先过去看看瞄头,请您立刻关照小彭,叫他暗中看住那小子,到时候看我的眼色行事!”

    陈久发“嗯”了一声说:“好,你快到那边牌九桌上去,小彭由我来交代!”

    朱茂才忙不迭地走下楼梯,匆匆赶了过去。

    他不动声色,挤进了赌客群里,只见赌客们看那女人过去,均纷纷“礼让”,让他们走到了桌前。

    赌牌九用的是大方桌,庄家是坐的高凳,可以居高临下。两旁也各站一名负责吃进赔出的女郎,只是她们不用“丁字扒”,而在胸前挂了个筹码盒。

    这种筹码盒分成好几格,分别盛放各种颜色的筹码,手里则抓着现钞。因为赌牌九不一定非用筹码不可,现钞也同样可以下注,但赢了数目较大的筹码,就必须持往帐房去兑换。

    除了庄家,桌旁只有三条长木凳,各据一方,经常是好几个人挤坐在一起,其他的人只有站着赌了。

    因为牌九除了庄家之外,仅有三门可押,赌客可以自由下注,无论选择哪一门。但却不能人人都看牌,只有押注最大的才能独自“过瘾”。

    其实这玩意也过不了什么瘾,一翻两瞪眼,两张骨牌一翻出就立判输赢。但偏偏有人不惜一掷千金,为的就是要让手指头摸那么两下。

    天门的几个赌客,回头一看是“神秘女赌徒”驾到,居然立即起身让座,使那青年绅士也沾了她的光。

    这女人倒真沉得住气,她已得到青年绅士的警告,知道有人藏在了她车上,竟然毫不介意,非但不再追问,根本连提都不提。她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看情形是又准备大展身手,赢足了才肯罢手呢!

    朱茂才冷眼旁观,现在他距离较近,是站在那女人右边的斜对面,才趁机把她详细打量了一阵。

    凭他主持赌场这么多年,可以说形形色色,各种身份的女人都见过。以他锐利的眼光,无论任何女人,只要让他看上一两眼,就能判断出对方的身份,很难得会看走眼的。

    可是,眼前这神秘的女人,几天前来光顾过一次,当时他或许有个借口,说是没有看详细吧。现在她却是近在咫尺,等于是面对面地任凭他观察,竟也无法肯定她究竟是干什么的。

    以她的这身打扮,俨然是位贵妇,但她的年纪太轻,充其量不过只有二十出头,除非她是有钱人家的姨太太!

    然而阔佬的姨太太,又怎么每夜单独跑赌场,没有个人陪着,并且每次都大获全胜,满载而归,这岂不是像个职业女赌徒?

    但说她是以赌为生的女人吧,那也不太像,因为职业赌徒跑赌场是犯忌的。万一被人识破,必然犯众怒,那她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同时她不但是单枪匹马,从不携搭档,而且更是明目张胆地光顾各大赌场。一连一个星期下来,已引起了各方的注意,真要是干这一行的,就绝不敢如此招摇。

    那么她究竟是何种身份呢?连朱茂才这么厉害的眼光,竟也无法判断得出。

    冷眼向斜对面看去,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她的胸前,那低敞的领口处,隆起几乎露出一半高挺的双峰,不但丰满挺实,而且呼之欲出,令人看了真有点心神荡然,情不自禁地要想入非非了!

    朱茂才对女人并不感兴趣,他最看重的是金钱。不过今晚却例外,面对这具有神秘魅力的女人,连他也不禁霍然心动起来。

    这时那对“一拍即合”的青年男女已开始下注,他们押的是“天门”,下的注倒并不大,青年绅士大概是要先试试运气,只押了两个“红牛”。

    庄家已在拉开了嗓门,大声吆喝着:“下啦下啦,要押的快押,掷了骰子不来钱!”

    那女人倒真有吸引力,由于她的转移阵地,使得刚才赶到轮盘赌桌上凑热闹的赌客,又像一群苍蝇似的,乱哄哄地飞了过来,纷纷在天门下注。

    虽然她在轮盘赌上“出师不利”,但大家对她并未失去信心,好像认定了她是包赢不输的,只要跟着她押,就准备沾她点光!

    注已下定,庄家又重复吆喝了一遍,突然大喝一声:“各位高抬贵手,走啦!”

    扬手一掷,骰子掷出了七点,又听他喝将起来:“七出自拿三,天门头一方,走!”

    赌牌九真够热闹,骨牌拍在光滑的桌面上,加上庄家不停地吆喝,以及周围赌客的起哄,真有点声势夺人,既紧张又刺激!

    庄家照例是等三家都摊出了牌来,他最后才亮牌,一翻两瞪眼,比牌的点子大小,由两旁的女郎负责吃进赔出。

    三家的牌已掷在桌面上,顺门是“瘪十”,尾门是“丁八杠”,实际只有一点。天门则是地牌配斧头,凑和那么三点,所以点子都不大,庄家只要有三点以上,就有通吃的可能。

    只听得庄家喝声:“吃横堂,赔天门!”

    “啪!”地一声,把两只骨牌哗啦翻开在桌面上,原来是天牌配梅花大十——两点。

    欢呼声顿时掩盖了输家的叹息,两名女郎立即先吃进顺门和尾门押的注,然后清点天门押的,分别一注注赔出。

    这一付牌虽然庄家吃两家赔一家,却是得不偿失,因为吃进的不过是两三千元,赔出的竟是五千多!

    那女人和青年绅士旗开得胜,立即士气大振,同时更使得其他的赌客,对“神秘女赌徒”的信心大增。

    于是,第二条牌才一推出,大家已争先恐后地纷纷下注,押的全是天门,并且下的注很大,似乎看准了这付牌是必赢无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