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情人看刀 > 五、设计

五、设计

    “小霸王”今晚也是流年不利,首先是奉命抓郑杰,结果却被人跑了,害他挨了大老板一顿骂!

    刚才无意中发现白莎丽从“太子饭店”出来,灵机一动,决定暗中加以跟踪。以为只要今夜能建个大功,就可以挽回了面子。

    谁知跟了半天,反而被白莎丽击昏,弄到了那不知是什么地方的黑房间里去。

    被迫之下,他已打了电话回赌场,照着白莎丽的吩咐,告诉朱茂才“午夜情人”跟她是一伙的。

    最后,他却被那藏置在乳罩里的药物,使他失去了知觉……

    等他再度清醒过来,发觉自己竟又置身在黑暗中,不过并不是坐在沙发上,而且是躺在一张席梦思床上,手脚也没有再被捆住。

    但是,他向自己身上一摸,突然惊觉竟然全身精光!

    他的身子刚一动,忽被一条手臂搂了过来,使他更是暗吃一惊。

    急忙伸手一摸,身边原来还躺了个人,从手接触的感觉上,使他觉出搂着他的不但是女人,而且还是全身赤裸呢!

    这一惊非同小可,但他简直不敢相信,身边躺的难道就是把他弄昏的女郎?

    真要是那女郎,那他今夜交的算是什么桃花运?但除了她之外,根本不可能是别人呀!

    彭羽知道那女郎有枪,于是索性一把将身边的女人紧紧抱住,喝问:“你,你是谁?”

    “啊!”那女人猛吃一惊,娇声地说:“你问就问,干嘛这么大惊小怪地,吓了我一大跳呀!”

    彭羽立即听出,这不是刚才那女人的声音,更觉诧异地急问:“那么你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女人却“噗嗤”一笑说:“你这个人真滑稽,是不是酒还没醒?不然怎么把我抱得这么紧,还感觉不出我是男的还是女的!”

    彭羽怒声说:“废话!我当然知道你是‘母的’!我要问的是你是谁?”

    那女人吃吃地笑着说:“我当然就是我呀,你要是摸不出,为什么不开灯看个清楚?”

    “灯?”彭羽急问:“灯在哪里?”

    那女人回答说:“就在床头柜上,你回过身去一伸手就摸到啦!”

    彭羽这才放开她,翻了个身,摸手向黑暗中摸索一阵,终于摸到了置于床头的台灯。

    灯一亮,再回身看时,那女人已将被子盖在赤裸的身上,正冲他春意盎然地笑着。

    现在他总算看明白了,这只是个略具姿色,但很性感的女人。看样子是个“做生意的”,可是怎么会跟他赤裸裸地睡在一起呢?

    眼光再一扫,才发觉这似乎是个小旅馆的房间。

    “这是怎么回事?”其实他等于是明知故问,毫无疑问的,当然是他在昏迷后,被弄到了这里来的!

    但凭那一个女郎,怎么能有这样大的力气,把他弄到这旅馆里来,还替他召来个“做生意的”相陪?

    那女人卖弄风情地笑着说:“你问的真有趣,自己喝醉了,把我找来了又不玩,现在酒醒了反而问我,我还想问你这是怎么回事呢!”

    “谁把你找来的?”彭羽急问。

    “当然是这里的服务生呀!”那女人说:“他事先就声明,客人已经醉了,要我好好侍候。本来我不想接喝醉了的客人,可是我看你并没发酒疯,只是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我才答应留下的……”

    彭羽心里已完全明白了,立即问她:“我的衣服呢?”

    那女人指指脚头说:“我替你脱下了放在那头,你找衣服干嘛?”

    彭羽置之不理,坐起身来伸手一抓,抓到了床脚头的那些衣服。

    不料那女人突然支起身来,双臂一张,从后面将他拦腰紧紧一抱,娇声说:“你还没玩呀,怎么就要走了?……”

    彭羽抓住了她的手臂,猛可一扭,怒声说:“没玩只要钱照给就行!”

    “这还差不多……”那女郎满意地笑了。

    彭羽立即抓起衣服,跳下床去匆匆穿上,当他穿上衣服,却听得“哗啦啦”一响,从口袋里掉出了一大堆筹码,掉落了一地。

    他顿时喜出望外,想不到那女郎倒很够意思,居然当真把筹码悉数给了他!

    那女人在床上看了,不禁好奇地问:“先生,你放这么多等码在身上干嘛?”

    “不关你的事,少问!”彭羽怒斥了一声,忙不迭俯下身去,把筹码收了起来,放回上衣口袋里去。

    于是,他从身上摸出了仅有的几张钞票,连数目也不及看,就抛向床上的女人说:“喏!这个给你总够了吧!”

    说完他便匆匆开了房门出去,也不愿再向服务生问被弄来的经过了,反正问也白问,还落个丢人现眼!

    不料他刚要出门,坐在柜台里的服务生跟了出来,陪着笑脸说:“先生要走了吗,请把帐结一结……”

    彭羽再朝身上一摸,才发觉全身除了筹码之外,已是一文不名,仅带着几张葡币全给了那女人!

    他只好用大拇指向后一指说:“房间钱已经一起交给那娘们了,你去跟他算!”

    茶房的嘴脸马上一变说:“先生,你这是……”

    彭羽突然把眼一瞪,怒形于色说:“你他妈的识相点,少跟老子多说,惹火了小心老子一拳把你揍扁!”

    说完又是一声怒哼,大摇大摆地就走了出去。

    茶房虽不知道他就是“小霸王”,但看他那付气势,早已吓得噤若寒蝉,哪还敢把他拦住,只好忙不迭去跟那女人结帐了。

    彭羽走出旅馆门外,始发现这是在码头附近,距离他停车的地方还很远。如果雇车去取车,身已分文不名,回头付不出车资又得发生纠纷。

    于是,他干脆拦了部“的士”乘回“大鸿运赌场”去,准备把筹码先设法兑了现再说。因为今夜打烊以前不兑,帐房里把帐结算出来,就知道短少的筹码有多少。既是被那青年绅士带走了,他又怎么能拿回来兑?

    乘车赶回赌场,彭羽到大门口吩咐一名职员,替他去把车资付了,便直接进入办公室。

    谁知走进去一看,只见陈久发铁青着脸坐在那里,在场的除了朱茂才之外,尚有七八名保镖,似乎是在严阵以待!

    彭羽暗自一怔,犹未及开口,已见陈久发突然把桌子一拍,勃然大怒说:“妈的,你这小子居然还敢回来?”

    彭羽不禁惊问:“老板,我,我怎么啦?”

    陈久发冷哼一声,吩咐那些保镖:“你们还站着干嘛?替我搜这小子身上!”

    彭羽大吃一惊,因为他身上装了一大批筹码,被搜出来叫他如何解释?

    可是那些保镖奉了大老板之命,已不由分说地围上来,动手就要搜查了。

    彭羽作贼心虚,急说:“老板,我可以先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吗?”

    陈久发却断然说:“先搜了再说!”

    彭羽哪敢让他们搜,突然把心一横,返身就想夺门而去。但却被两名保镖扑上来,合力把他抱住了。

    他情急之下,猛力一挣扎,虽将抱住他的两名保镖甩开,但上衣却被另外一名保镖抓住,由于用力过猛,一下子把口袋撕了开来。

    只听得“哗啦啦”的一片响声,筹码掉落了一地!

    “好呀!”陈久发突地跳了起来,指着彭羽破口大骂:“妈的!你这吃里扒外的小子,胆子倒真不小呢!”

    这一来,彭羽有口难辩,急得面红耳赤地说:“老板,你听我解释……”

    陈久发怒不可遏地说:“还有什么可解释的,只怪老子瞎了眼,把你一向另眼相待,结果你竟是个忘恩负义的浑球!”

    彭羽刚说了声:“我是中了人的圈套!……”已被再度扑来的几名保镖,合力将他双臂反扭住了。

    陈久发冲到他面前,不由分说就是左右开弓,一连狠狠打了他几个耳光,打得他连牙血都从嘴角流了出来。

    朱茂才走过来,作好作歹地说:“老板,既然他要解释,您就暂息雷霆,听听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吧……”

    但陈久发在盛怒之下,根本已不可理喻,把眼一瞪说:“筹码既然从他身上搜出,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朱茂才吓得往后一退,噤若寒蝉起来。

    彭羽这时已豁了出去,昂然说:“老板,既然你不听我解释,我也不必浪费口舌。但我总得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才能任凭你处置呀!”

    陈久发冷哼一声,怒问:“那么我问你,这些筹码是被那小子带走的,现在怎么会在你身上?”

    “这……”彭羽只好硬着头皮说:“这是今夜来见过老板的那年轻女人,故意放在我身上的!”

    陈久发“哦?”了一声说:“就是你打电话回来,告诉老朱说,跟‘午夜情人’在一起的女人?”

    “不错,就是那个诡计多端的女人!”彭羽恨声说。

    陈久发再问:“你说是她故意把筹码放在你身上的,为什么?”

    彭羽咬牙切齿地恨声说:“她想整我的冤枉!”

    陈久发狂笑一声说:“这倒妙了,你发现了她跟‘午夜情人’在一起,连话都没跟老朱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想必是急着要去跟踪她们。可是到现在已经是快五点钟了,你才回赌场来,身上居然还带回来这些筹码,还不敢让人搜。现在你更是愈说愈玄了,竟说筹码是那女人放在你身上,想整你的冤枉!”

    “我说的是实话!”彭羽振声说。

    陈久发嘿然冷笑一声,怒问:“那么你跟踪的两个女人呢?为什么人没跟了,却把那小子赢的筹码带回赌场来?”

    彭羽分辩说:“那两个女人跟跑掉的那小子,他们几个人根本就是一伙的。那小子离开这里后,不敢再回来兑筹码,就交给了那女人。她本来带着筹码想混进来兑现,正好被我碰上,当场从她身上搜出了这些筹码。可是我一分神,却被她趁机跑掉了,大概她心有未甘,气我不过,所以来了个先发制人,通知你们反咬了我一口吧!”

    他是不好意思说出实情,急中生智编出了这么一番经过来,说明筹码在他身上的原因。

    事实上却被他误打正着,果然在不久之前,白莎丽突然打了个电话到赌场来,坚持非要朱茂才去叫陈久发亲自接听。

    她在电话里告诉陈久发,说为了取得他的信任起见,特别不取任何代价供给一个消息,就是郑杰已买通了彭羽,将把那些带走的筹码,交由彭羽带回赌场私下设法兑现。然后他们二一添作五,各得一份。

    并且强调说,如果陈久发不相信,不妨等彭羽一回赌场,马上就搜他的身。

    陈久发未及再问详情,对方已把电话挂断了。

    彭羽是陈久发手下最亲信的人,他自然不相信这小子敢作出这种事来,但那女人言之凿凿,却又令人不能不怀疑。

    将信将疑之下,跟朱茂才一商量,决定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证实,就是等彭羽一回赌场,立刻搜他身上。如果筹码搜不出,那女人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

    但结果彭羽的身上,竟然搜出了那些筹码。

    事实俱在,彭羽就是跳进了黄河也洗不清,陈久发眼看自己最亲信的手下,居然见利忘义,叫他怎不痛心?怎不震怒?

    不过彭羽倒也聪明,居然急中生智,临时编造出这一段经过,尤其说得活龙活现,不但掩饰了自已被那女人制住的丢脸事实,还解释了筹码怎会在他身上的原因。

    这小子确实不含糊,亏他能“临危不乱”,保持极度的冷静头脑。可是他的话里却有个漏洞,因为他已先说了是那女人把筹码放在他身上,想整他冤枉的。

    现在他却又说筹码是他从那女人身上搜出的,岂不是前后矛盾?

    陈久发并没有听出来,但一旁的朱茂才却发现他的话前后不符,于是皮笑肉不笑地说:“小彭,请别怪我多嘴,也别误会我有什么用意,我只不过是出于好奇。刚才我好像听你说,筹码是那女人故意放在你身上,存心想整你冤枉的。这点我绝对相信,因为在你回来之前,就是她打电话向我们放风,说筹码在你身上的。但听你现在的话,又说筹码是你从她身上搜出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彭羽瞪了他一眼,恨声说:“事实上我是从她身上搜到的,不信我可以把那小子抓来对证,问他是把筹码交给谁了!”

    “你能抓到那小子?”朱茂才问。

    彭羽这时心里已想到,既然那女人是从“太子饭店”出来,被他无意间发现而跟踪的。那么饭店必然有她一伙的人,很可能就是那跑掉的小子,不然她怎么会弄到那些筹码的?

    小林正好是在“太子饭店”当仆欧,只要去找他帮忙,暗中设法一查,哪怕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因此彭羽表示很有把握地说:“当然!只要老板让我出去一次,不怕我跑掉的话。在天亮以前,我不但能找到那小子,并且可以抓他回赌场来,当面把一切交代清楚!”

    陈久发自然不怕这小子跑掉,同时他也急于把真相弄个水落石出。否则真要把彭羽加以处置,他并非狠不下心,而是牺牲这样一个得力的手下,对赌场的影响实在太大!

    于是他顺水推舟地说:“好!你既然有这个把握,我就给你个机会,不过在天亮以前得回来给我个交代!”

    彭羽充满自信地说:“我要不能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就任凭老板发落,绝无怨言!”

    陈久发沉哼一声,一使眼色,示意执住彭羽的几名保镖放开了他。

    彭羽如获大赦,一言不发地就掉头走出了办公室。

    朱茂才急向陈久发轻声请示:“要不要派人跟着他?”

    陈久发断然说:“不必!他跑不了的,有人跟着反而碍事!”

    朱茂才碰了个软钉子,一时哑口无言……

    彭羽带了支手枪,外加一把锋利的匕首,立即驾了赌场备用的另一辆轿车,风驰电掣地赶到了“太子饭店”。

    他先找到了在二楼值勤的小林,开门见山地就说:“小林,你快帮我个忙,查查看有没有个身材高高的,卖相很不错,而且身体相当壮的年轻小伙子住在这里?”

    小林诧然问:“干嘛?”

    彭羽急切说:“当然有重要的事,你先想想看,见过这样的客人没有?”

    小林摇摇头说:“这倒没注意,要是你不急,明天我可以替你特别留意一下……”

    “不能等到明天!”彭羽心急如焚地说:“小林,这个忙你无论如何得帮帮我,替我设法向各楼的人查问查问。只要能查出眉目,你欠‘大鸿运’的赌债,完全包在我姓彭的身上!”

    “真,真的吗?”小林喜出望外,但却不敢相信。

    彭羽把胸口一拍说:“我向来说话算数的!”

    小林振奋说:“那太好了,只要你说的人确实住在这里,我负责一定替你查出!”

    彭羽把他的肩头一拍,笑着说:“这才够意思!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今夜有个很漂亮的女人来找过他,大约是在两三点钟之间才单独离去的,这个资料对你查起来也许有点帮助!”

    小林想了想说:“今夜我这楼的客人,陆续回来的倒有,只是没见什么漂亮的女人单独出去。大概你说的那个人,不会是住在二楼……”

    彭羽提议说:“那么我们就先从一楼开始,然后一层层查问下去!”

    小林为了想清偿那笔赌债,立即陪着彭羽来到楼下,向一楼的值勤仆欧查问,结果大失所望,根本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太子饭店”有六楼,总共达两百多个房间,每天进进出出的旅客不计其数。彭羽所形容的人又没有什么特征,谁会特别注意?就是真见过这样的青年绅士,一时也无法记起,何况郑杰根本不住在一楼。

    他们只好再乘电梯升上三楼,找到值勤的仆欧,由彭羽绘影绘形地描述一遍,并且强调半夜有个漂亮的女人来找过那青年绅士,然后又匆匆独自离去。

    那仆欧想了想,忽说:“对了,今夜两点多钟的时候,倒确实有个漂亮女人来过,向我打听三一六号的郑先生回来没有。我告诉她郑先生在房里,大概已经睡了,她就直接去三一六号房间。过了二三十分钟才出来,一个人匆匆忙忙地走了……”

    彭羽大为振奋,急不可待地问:“你说说看,那是怎么样的个女人?”

    经那仆欧一形容,竟然完全相符,正是制住彭羽的那女郎。既然她去过三一六房间,那么毫无疑问地,房间里必然是那青年绅士了。

    彭羽为了慎重起见,再要仆欧把三一六房间的客人形容一下,结果完完全全对了,证实就是他要找的人!

    要找的人已证实在这里,现在所要考虑的,却是如何采取行动?

    彭羽既是单枪匹马来的,又在陈久发面前拍了胸脯,自然不愿再打电话回去讨救兵。于是,沉思之下,他终于拿定了主意,连小林也不要他陪着,便独自毅然向三一六号房间走去……

    这时郑杰早已清醒过来,想起被白莎丽作弄了一场,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但他却莫名其妙,不知道白莎丽深夜跑来,用计将他迷昏,究竟玩的是什么把戏?更不明白她的用意和企图何在!

    郑杰的脑筋非常灵活,躺在床上想了一阵,终于想明白了。白莎丽深更半夜跑来的目的,主要的是想知道他回来没有,并且怕他再外出,去跟“午夜情人”搞在一起。影响了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谈判。

    其实这是多此一举,他出了“大鸿运赌场”回来之后,根本就没打算再出去,何况又不知道“午夜情人”的行踪。

    不过,白莎丽说的那番话,以及不惜牺牲色相,对他加以诱惑,最后又把他迷昏了,这是搞的什么名堂呢?

    于是他立即起身下床,向各处巡视了一遍,结果却发觉上装口袋里带回来的那些筹码,竟已不翼而飞!

    他这才恍然大悟,认为白莎丽可能根本不是白振飞的女儿,而是编造出来一套花言巧语,实际上就是为了这些筹码而来。

    筹码大约有二十几万,她弄到了手就可以往赌场去兑换,那么毫无疑问的,这女郎大概是个“金光党”之流的角色了。

    不然的话,她要真是白振飞的女儿,只要知道他在房间里没出去就行了,又何必混进房来,玩什么“考验”他的花样,结果真正的目的却是偷去那些筹码?

    好在郑杰根本没打算把筹码拿回去兑现,让她弄去了也无所谓。这样反而好,否则反而便宜了“大鸿运赌场”。

    念及于此,他便置之一笑,心安理得地躺上了床,灭了灯安心睡觉……

    就在他刚沉入梦乡不久,房门的电铃突然响了,把他从梦中惊醒。

    郑杰暗咒一声:“倒霉!”只好支起身来,怒声喝问:“谁呀?”

    房外大声回答:“查房间的!”

    澳门的治安很乱,旅客经常会受到突击检查的骚扰,这是无可奈何的事,郑杰只得披起晨褛,下了床去开门。

    谁知门刚开一条缝,房外的彭羽已突然猛力一推,把房门推开了就闯进房来。

    郑杰出其不意得一退,定神看时,立刻认出闯进来的竟然是彭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