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情场赌命 > 四、潜入

四、潜入

    不久之前,在澳门他遇上那女赌徒伍月香,并且卷入一场漩涡。由于刚出狱的大流氓头子白振飞,和他的义女白莎丽准备进行一项极秘密的庞大计划,正在物色所需要的人手,第一个对象就是那绰号叫“午夜情人”的女赌徒。

    但是,他们千方百计,甚至以不择手段,仍然不能使伍月香就范。而最后她却提出个条件,必须让她先跟“金鼠队”在赌技上一决雌雄,紧要关头她却逃之夭夭了。

    郑杰在不知不觉中被卷进了漩涡,于是跟着他们追踪到香港,为了找寻那女赌徒的下落,结果几乎丧生在“灵魂教”里!

    经过一番出生入死,伍月香终于被他们救出,然后一起赶往马尼拉去拦截“金鼠队”。

    可是到了马尼拉,又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情况,由于当地两大恶势力的争取“金鼠队”这条财路,造成一场火拼,以致两败俱伤,吓得那十二个“赌博专家”也不敢展开活动了。

    伍月香几经周折,仍然未能如愿以偿,最后获悉“金鼠队”并非理想的对手,只是一批伪装绅士的骗徙,她终于毅然放弃了跟他们较量赌技的决心。

    然而,郑杰却不服这口气,他为“金鼠队”几乎把命送掉,如今既知他们是批流氓绅士,哪能容他们继续到处招摇撞骗。

    因此他不辞而别,悄然离开了白振飞等人,独自赶回了香港,决心要打击那十二个骗徒,使他们自食其果。

    结果不但“金鼠队”的阴谋未能得逞,连带使一项黄金大走私的计划也遭他破坏。可是协助他的女飞贼赵家燕,却因而成了当地那老贼头的“叛徒”,使她不敢再留在香港,以免遭到狠毒的报复。

    郑杰有言在先,答应事后带她一起离开香港,去找到白振飞等人,加入他们那个庞大计划的。

    他是遵守了诺言,偕同赵家燕赶到了马尼拉去,可是却已无法找到白振飞等人。

    一直找到尼答那峨,才在一家航空公司的旅客名单中,查出他们已搭乘飞机去了新加坡。

    郑杰和赵家燕立即赶往新加坡,找遍了各大旅社,又向各方面暗中打听,最后终于查出一点眉目。据说白振飞和两个女郎,曾先后住进了“四海大旅社”,但当天就不知他们的去向了。

    经过一番计议,郑杰终于决定了用计从这方面侦查。

    于是,赵家燕以神秘女郎的姿态,独自住进了“四海大旅社”,凭她这女飞贼的身手,当夜就潜入账房,找出旅客登记簿来翻查,结果证实白振飞等人确实曾经住在这里,但他们人上哪里去了呢?

    郑杰得到这个消息,立即又暗中展开查访,可是毫无所获。

    不过,他己获悉庞万通这条门路,是专门介绍人到一处秘密地方去避风头的。那里形同犯罪者的避难所,九流三教,形形色色的不法之徒都有。

    郑杰忽然想到,白振飞正在物色需要的人手,很可能是在这批不法之徒中,有他们极需的“人才”,所以找到“四海大旅社”这条门路,混进去物色人选的。

    因此他决定也走这条门路,故意使赵家燕成为众所瞩目的对象,而他自己则扮演成追踪者……

    由于他们的表演逼真,一切进行非常顺利,终于使郑杰混到了这里来。

    现在,他以为既混进来了,只要白振飞等人真在这里,就不难把他们找到。却不知已身入虎穴,处在了危机四伏中!

    正在默默沉思之际,忽听房外传来声厉叱,接着是破口大骂,和女人的哭声。

    郑杰不由的一怔,霍地跳起身来,冲到房门口开了门一看。只见一个赤裸裸的女人,正抓了件衣服从对面房间夺门而出,后面追出个身上仅穿了条短内裤的赤膊大汉。

    那大汉又黑又壮,胸前一片黑茸茸的胸毛,活像个大猩猩,张牙舞爪地追着那女人,犹怒不可遏地吼着:“妈的!老子花了钱的,要怎么玩就怎么玩!”

    那女人情急之下,一看对面的房门开着,而且正有人出房来察看,竟然闯进了郑杰的房里,哭声急叫:“请让我躲一躲……”

    大汉已追到房门口,正要冲进房去,却被郑杰挺身一拦,冷声说:“老兄,这是我的房间,请别乱闯!”

    大汉把眼一瞪,破口大骂:“妈的!你敢多管闲事!”挥手就是一拳击去。

    郑杰眼急手快,出手如电地挥臂一挡,架开了对方的拳头,同时右拳直捣那大汉的腹部。

    大汉过于轻敌,没想到遇上了对手,以致吃了大亏。

    这一拳又狠又快,捣中那大汉的腹部,使他痛得沉哼一声,不由地把腹部一缩,连退了两步。

    郑杰眼看对方体壮如牛,而且吃了亏绝不会罢休的,因此根本不容他有喘息的机会,已抢上前一大步,重重一拳兜上了大汉的下颚。

    他这一拳出手比刚才更重,使那大汉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脸一仰,又踉跄倒退两步。

    郑杰可得理不饶人,趁机疾扑过去,把那大汉扑倒在地上。正待挥拳痛击,不料其他几个房间的人已被惊动,一齐赶了出来查看究竟。

    两个壮汉大概跟那大汉有点交情,见状立即冲上来,合力拖住了举拳欲下的郑杰,把他从那被扑压着的大汉身上拖开了。

    地上的大汉挺身跳起,扑过来就照着奋力挣扎的郑杰腹部,左右开弓地狠狠连击两拳!

    郑杰被两个壮汉拖住了双臂,被那壮汉两拳击得心毛火辣。幸而他急将牙关咬紧,同时屏气挺腹,才承受住了。

    这一来他不禁勃然大怒,就在那大汉又要挥拳击来之际,他突然把腰一挺,双脚齐蹬,蹬向了对方脸部。

    那大汉被蹬了个正着,痛得杀猪般一声怪叫:“哇!……”全身就趴在了地上。

    拖住郑杰的两个壮汉顿时惊怒交加,正待出手助阵,突见两名佩枪的女郎冲了进来,后面尚跟着四名带枪的汉子,显然是被惊闻声赶来的!

    “住手!”一名女郎厉声娇喝。

    两个壮汉只好住了手,郑杰也站了起来,另外两个看热闹的则赶紧退回自己的房里去,似乎怕被牵连在内。

    那女郎喝阻了这场殴斗,当即吩咐:“你们这几个闹事的,一齐跟我来!”

    几个汉子见她早已执枪在手,使他们不敢抗命,只得垂头丧气地走了出去。

    郑杰这时无从分辩,跟着他们被押到了那最大的建筑,不过这次并非刚才见宋菲菲的房间,而是另外一间房里。

    房里没有人,那女郎吩咐几个汉子看住他们,留另一女郎在场监视,她才匆匆离房而去。

    那赤膊大汉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全身只穿了条短内裤,就被带到了这里来。尤其被郑杰踹了一脚,脸上青肿了一大块,其状简直狼狈不堪,使他不住地以愤怒的眼光,狠狠地瞪着郑杰。

    两个助阵的更是神情沮丧,实际上他们尚未动手,就被牵进了这场殴斗事件,真有点划不来!

    倏而,那女郎偕同一个矮而壮的秃头中年到来,眼光向他们一扫,突然冲着郑杰声色俱厉的怒斥:“哼!你这小子一来就惹事,胆子倒真不小!”

    郑杰理直气壮地说:“阁下似乎应该先弄清楚,究竟是谁在惹事吧!”

    秃头中年勃然大怒说:“你他妈的还敢顶撞老子?”突然挥手一巴掌,就向郑杰掴了过去。

    郑杰也不知道这家伙的身份,举手一挡,格开他的手臂。使得秃头中年更是怒不可遏,猛可飞起一脚,把郑杰踹得踉跄连退。

    两名带枪的汉子抢步上前,一左一右,执住了郑杰的胳臂,使他无法不顾一切地扑向那秃头中年。

    秃头中年见他已被制住,这才嘿然冷笑一声,转向那赤膊大汉喝问:“邱广才,你在这里是‘老资格’了,难道不知道不许私斗和惹是生非的?”

    邱广才忿声说:“是这小子存心惹事呀!”

    “你说吧!究竟是为什么动手的?”秃头中年怒问。

    邱广才回答说:“昨夜我叫了个女的回去,钱付到了今天中午十二点钟,可是时间没到她就要走了。我一气之下,给了她两耳光,想不到她竟逃出了房去。等我追出房,她就躲进了这小子的房间里,我打算叫她出来,却被这小子横加干涉……”

    秃头中年冷哼一声说:“所以你们就动起手来?”

    邱广才把手向郑杰一指,说:“是他先动手的,你不信问问杜海和洪豹……”

    那两个家伙是跟他一鼻孔出气的,自然义不容辞地得替他作证,异口同声地说:“是这小子先动手的!”

    郑杰虽然愤怒不已,但他孤掌难鸣,在这种情形之下,只好不加反驳。

    秃头中年不由地怒声喝问:“姓郑的,是你先动手的吗?”

    郑杰不屑地冷笑说:“他们是三张口,我只有一张嘴,如果阁下只听片面之词,而不分是非黑白,我又何必浪费口舌!”

    秃头中年断然说:“我可不管你们谁是谁非,既然违反了这里的规定,我就照规定办,让你们斗个痛快,看看究竟鹿死谁手!”

    郑杰诧然问:“现在?”

    秃头中年沉声说:“你难道没看那本小手册?”

    郑杰摇摇头说:“抱歉,我还没时间仔细拜读!”

    秃头中年怒哼一声说:“邱广才,你是老资格,你告诉他吧!”

    邱广才只好向郑杰说:“照这里的规定,凡是私下殴斗的,无论任何理由,或谁是谁非,双方就得在当天的十二个小时之内,举行公开决斗。并且强存弱亡,死的自认倒楣,活的立刻驱逐离开本岛!”

    “那么我们是一对三啰?”郑杰问。

    秃头中年说:“这是公平决斗,一对一!如果你命大的话,可以一个个的来,否则就不必问下文了!”

    “金组长,我和洪豹两个是劝架的呀……”杜海急欲置身事外。

    洪豹也情急地说:“金组长,请你帮帮忙,我们一离开这里,就……”

    秃头中年置之不理,看了看表说:“现在是七点钟,你们还有十二个小时的准备,尽可养精蓄锐了,今晚七点钟以前来这里报到!”

    他们犹待求情,但秃头中年已厉声喝令:“不必多说,现在你们三个可以回去了,这小子先留下!”

    三个人无可奈何,只好狠狠地瞪了郑杰一眼,垂头丧气地沮然离去。

    这种裁决虽不失公平,但却有点不分青红皂白,使人毫无分辩的机会!

    等那三个人一出房,秃头中年便沉声说:“现在我不能让你再跟他们一起了,不过分派房间不是我安全组的权责,我不能擅自作主,必须由接待组的宋小姐改派,你在这里等着吧!”

    郑杰冷笑说:“反正无论死活,我在这里最多也只有十二个小时,有没有房间都无所谓,又何必多此一举,去麻烦那位宋小姐呢?”

    秃头中年皮笑肉不笑地说:“随便你,这十二小时之内,我也不限制你的活动范围,但别忘了今晚七点钟以前,要准时来这里向我报到!”

    等郑杰点了下头,他才吩咐说:“带他出去!”

    郑杰被押出了这座建筑,顿觉不知何去何从起来。

    这时候林内还是一片静寂,各处除了几幢房屋前有人把守之外,根本不见一个人影。大概这里过的是夜生活,很少有人早起吧?

    他既不能回特五区那幢木屋去,只好漫无目标地走着……

    想不到这意外的一场殴斗,竟使他在这里的时间被限定了十二个小时。他倒不在乎今晚的决斗,可是时间如此紧迫,万一找不到白振飞等人怎么办?

    并且,他必须把那三个家伙,一一置于死地,才能离开这里,无缘无故杀死他们,已使他不愿下此毒手,何况他来此的目的是要找寻白振飞等人的下落。纵然能侥幸获胜,找不到他们,那还不是等于白来冒险了一趟。

    但他要不杀对方,对方却必然要置他于死地!

    他不禁深深叹了口气,假使早知道有这一条规定,说什么也不会挺身多管这份闲事了。

    走着走着,忽然发现前面一幢较大的白色木屋,门口把守着四名荷枪实弹的大汉。并且在门上钉着一块木牌,以红漆写着“严禁进入”四个大字,非常的刺眼醒!

    这又是什么地方呢?……

    念犹未了,一名大汉已厉声喝斥:“走开!别在这里东张西望!”

    郑杰微觉一怔,只好赶紧走开了。

    又走了一段,忽听身后有人轻声招呼:“喂!……”

    郑杰回身一看,虽只惊鸿一瞥,已发觉是个女人的身影,迅速闪向右边一幢木屋的后面。

    他毫不犹豫,立即追向屋后,只见那鬼鬼祟祟的女人已停步在等着。

    趋前定神一看,不料竟是刚才光着身子逃进他房里的女郎!

    不过这时她已穿上了衣服,急向他轻声说:“跟我来!”

    郑杰心知她是怕被人撞见,也无暇多问,跟了她就走。

    那女郎带着他,闪闪避避地奔过几幢木屋,终于到达一幢横排形的木屋后面。从虚掩的后门进去,蹑手蹑脚地走过一条长长的走道,最后才到了一个小房间的门口。

    门未锁,她轻轻一推便应手而开。

    这个房间的面积大概只有一丈见方,仅有一张单人床和简单的家具,但墙上却贴着不少张从“花花公子”画报上剪下的裸体女郎。使得满室春意盎然,令人不免霍然心动,想入非非!

    那女郎把房门迅速关上,推上了门闩,把手指在嘴唇上一竖,轻声说:“说话声音小一点,墙壁很薄,当心隔壁的人会听见!”

    郑杰索性附在她耳边,轻轻地问:“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嘛?”

    “谢谢你刚才为我解围呀!”那女郎说。

    “那倒大可不必,”郑杰说:“如果只为了要谢我,而冒险把我带到这里来,我觉得你未免太小题大作了。万一被人发觉,不是反而替你添上了麻烦?”

    那女郎认真地说:“你已经为我惹上了麻烦,我怎么能置身事外呀!”

    郑杰苦笑说:“麻烦已经惹上了,除了我自己解决,你也无能为力哦!”

    那女郎正色说:“我虽然无能为力,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办法。如果能成功,一切问题就解决了,非但不必照规定跟他们决斗,而且你还可以长久留在这里!”

    郑杰诧然急问:“你说的是什么办法?”

    那女郎回答说:“假使你能见到岛主,在她面前露一手,使她认为你的身手不凡,而欣赏你的话。只要她一道命令,派你一个重要的职务,问题就迎刃而解啦!”

    “这个办法行得通吗?”郑杰问。

    “当然行得通!”那女郎说:“当初金组长的情形跟你一样,也是来这里避风头的,有次跟两个家伙冲突起来大打出手,被当时的那个黄组长判定,要他在十二小时之内跟那两个人决斗。不料他一冒火,当场就动起手来,不但夺过枪把那两个家伙干掉了,还把黄组长和一个警卫打死。最后他虽然被制住,却使在场的好几个人受了伤,结果你猜怎么样?岛主非但没有处置他,还派他接替了安全组的组长职位!”

    郑杰暗自惊诧地说:“你的意思是要我如法炮制,也去把那秃子干掉?”

    那女郎吃惊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告诉你曾经有过这么回事。希望你在这十二小时之内,想个什么方法使岛主对你刮目相看,能够引起她对你的注意。使她认为你在岛上可成为重要的得力帮手,事情就好办了!”

    “没有其他的办法?”郑杰问。

    那女郎回答说:“我所知道的是岛主最器重,也最需要能打善斗的狠角色。因为这里来的都是些玩命的,如果岛上的实力不够坚强,就很难把他们控制住……”

    郑杰忽问:“来这里避风头的,有没有女人?”

    “当然有,”她说:“我就是的!”

    “你也是来避风头的?”郑杰意外地一怔。

    那女郎点点头,沮然说:“等风头过去了,我带来的钱早也花光了……”

    “他们就强留你在这里了?”郑杰问。

    那女郎摇了摇头说:“不!是我自己要求留下来的!”

    郑杰颇觉诧异地问:“既然风头已经过去了,你还留在这里干嘛?”

    “为了赚钱!”她说。

    郑杰虽已听那大汉大骂,说是花钱找她的,爱怎么玩就怎么玩,足见这女人是在岛上操皮肉生涯的。但他仍然不明白地问:“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赚钱?”言下之意,似乎是既然甘愿操此贱业,哪里不可以去干,又何必在这无法无天的岛上,受那班亡命之徒的践踏。

    但那女郎却凄然苦笑说:“风头虽然过去了,可是我一旦离开这里,说不定就会被人认出,结果仍然难逃法网。而这里赚钱比较容易,我必须赚够了动手术的钱,经过改头换面,才敢离开这个岛啊!”

    “动什么手术?”郑杰好奇地问她。

    那女郎轻声说:“刚才你不是看到那白色的木屋吗,那就是专门动手术的地方,代价是五万叻币,还得经过岛主的批准,然后住进去一个星期,就可以整个改头换面,出来时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了!”

    “哦?”郑杰忽然想到个问道:“如果是男人,钱已花光了,既没有钱动手术改头换面,又不敢离开这里,那怎么办?”

    那女人回答说:“岛主想的比你周到,任何人来这里时,都必须在一切费用之外,预留五万叻币交由她保管。到时候随便各人的意思,要动手术也可以,不然就把那笔钱交还本人带走。但女的例外,不必交付那笔钱!”

    郑杰沉思了一下,忽问:“最近有没有两个年轻女人来这里?”

    那女郎茫然说:“这倒不清楚,我们这里一共有二十几个女的,整天还接应不暇,那些来避风头的人,好像不尽快把弄来的钱花光,就不甘心似的,而且他们的钱也没别的用场可派,除了赌和酒,只有花在女人身上了。所以我们成天都几乎没有空,根本没时间出去走动。也不知道哪些女人是最近来的,哪些是来了很久的,除非是来到了我们这个‘逍遥宫’,那准是跟我一样把钱花光了!”

    郑杰颇觉失望,但他不便问得太明显,遂问:“刚才那家伙是怎么回事?”

    那女郎突然面红耳赤起来,窘迫地说:“他简直不是人,像个禽兽!一晚上几次他还不够,天亮了还想出个馊主意,强迫我……我实在忍无可忍了,才逃出房间的!结果没想到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郑杰强自一笑说:“你也不必对我有任何歉意,当时只怪我太冲动,如果对那家伙态度缓和些,也许就不致动手了。现在事情已经过去,就不用再提它了……你知不知道,那位岛主住在什么地方,怎样才有机会接近她?”

    “她就住在那幢最大的屋子里,就是他们刚才押你去的那一幢。”那女郎说:“不过,她很少走出那幢屋子,要接近她实在不容易……”

    “假使有特殊事故必须见她呢?”郑杰问。

    那女郎回答:“这里分了好几个组,安全组由金组长负责,宋小姐负责接待组,一切金钱也由她兼管。另外还有个特别行动组,全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女枪手,都是由岛主亲自指挥的。并且分派在其他两个组里,等于是她的耳目,替她随时监视。所以无论什么重大事故,都由安全组和接待组出面,根本不需要岛主亲自过问。”

    郑杰沉思之下,忽然灵机一动,胸有成竹地说:“反正还有十多个小时,时间很充裕,我会去想办法的,现在我得离开这里了……对了,我还没有请教你的芳名呢!”

    “我叫沙玫,”她说:“如果你要来找我,只要来‘逍遥宫’叫十七号就行了。”

    郑杰关心地问:“刚才的事,他们不会追究你吗?”

    沙玫忿声说:“追究我也不怕,我可以把一切说出来,那家伙花了钱也不能把我不当人呀!”

    郑杰为了争取时间,同时更担心留在这里会被人发觉,只得劝慰了沙玫两句,便匆匆离去。

    他仍然是从后门溜出了“逍遥宫”,这时整个林内尚在,“睡眠状态”,没有任何动静,呈现着一片沉寂和静寥……

    根据沙玫提供的消息,使郑杰对这岛上的情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但林内的房屋大小将近百幢,人数起码在好几百以上,甚至于比他的估计更多。因此,纵然白振飞等人真在这里,除非是被他发现,要到每幢房屋里去找,那似乎是不可能办到的。

    白振飞等人自然不会知道,郑杰是为了找他们,才不惜冒险混到这里来的。假使在这十二个小时之内,他们根本不露面,他又怎么办呢?

    唯一的办法,似乎只有照沙玫的话去做,设法引起那位岛主的注意,能对他的身手加以赏识,罗致在她的手下。这样才有充裕的时间查寻白振飞他们,并且可以避免那一场非拼出个你死我活不可的决斗。

    或者是设法把白振飞等人引出来,让他们发现他来到了这里,那就更省事了。

    于是,他灵机一动,决定找个最热闹的地方,大显身手一番,故意制造出一个热闹的场面!

    上午的几个小时过去了,由于大部分人均高卧未起,郑杰所能作的只是在各处走动,暗中把丛林附近的地形查看一下。

    攀登林外山头,居高临下可以鸟瞰全岛,发现它是孤悬在海中的一个小岛。丛林遍布,只有北面是狭谷,近海边处则是断壁绝谷,形势非常险恶,但那似乎是唯一可供登陆的地带。

    而在狭谷与丛林之间,横着一座小山,也就是他现在所攀上的山头。这山形成一个天然的屏障,其中的隧道便是两端的唯一通路。

    换句话说,在必要的时候,只要坚守住这条隧道,就有一夫当关,万夫难闯之势!

    岛的周围一片茫茫大海,一望无际,使郑杰无法判断出它的正确位置。不过,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岛上必然备有通讯设备,才能与陆上保持密切联系,并且备有海上交通工具供人往返。

    但是,他的眼光向海边搜索了一遍,却不见一条船影,显然不用时就藏在了极隐蔽的地方。

    郑杰正在眺望海上之际,突听身后发出一阵冷冷的喝叱:“不许动!”

    郑杰出其不意地暗自一惊,只得把双手高高举起,但不敢贸然回身。

    身后的人立即绕到他面前,赫然是个穿黑色露腹紧身衣裤,足蹬小红靴的长发女郎!

    她手握左轮,弯着腰作欲扑状,以枪口对着郑杰问:“你是什么人?”

    郑杰力持镇定地回答:“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来这岛上的人,除了是来避风头的,还会是什么人!”

    那女郎冷声喝问:“那你溜到这山间来干嘛?”

    “看风景!”郑杰从容不迫地笑了笑。

    那女郎怒形于色说:“哼!你少在我面前胡扯,跟我回去见金组长,走!”

    郑杰作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仍然双手高举,转身向山下走去。

    这山头上斜度很陡,而且乱石遍布,杂草丛生,必须小心翼翼地抓住树枝,一步步向下移动,否则一个失神就会跌滚下去。因此那女郎执枪在后,亦步亦趋地紧跟着,郑杰也丝毫不敢大意。

    郑杰这时早已打好主意,选中一棵高矮适度的小树,抓住横支出的岔枝,拖着向下走了几步。当树枝已被拖成了弓状时,突然把手一放,使它弹了回去。

    那女郎根本没防到他的诡计,惊觉树枝向她弹扫而至时,已是避之不及,只听她惊呼一声:“啊!……”树枝已打到她身上,使她被扫得跌了个四脚朝天,枪也脱手丢开了老远。

    郑杰趁机回身反扑,扑在那女郎身上,两手扼住了她的颈间,厉声喝令:“别叫!否则我就把你活活掐死!”

    那女郎并没被他吓唬住,虽然没喊叫,却不顾一切地奋力挣扎起来。

    她显然受过打斗的训练,双手急将郑杰的手腕捉住,猛力向外一分。同时把右腿一屈,以膝盖顶撞向对方的小腹,企图把他的身体顶开。

    郑杰已看出她的企图,急将两腿一夹,紧紧夹住她顶来的右腿,使它用不上力,便失去了作用。

    但那女郎的左腿已发动,一个大幅度的举跨,跨上他的腰后就是侧身一翻。想不到她的这股劲真不小,居然使郑杰向右一倾,翻身倒了下去。

    由于山坡很陡,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翻滚了下去,根本收势不住。郑杰掐在她颈间的手已撒开,而那女郎却在惊乱之中,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了他的身体。

    两个人继续翻滚,直到被一块矗立的山岩挡住,才算停止。

    郑杰立即一个翻跨,又骑跨在她身上了。可是定神一看,这女郎的长发已不知去向,头上居然光秃秃的,活像个刚被剃度的尼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