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

04-0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们听到这里,会觉着扫兴吧?──

  “怎么!讲了这么老半天,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梦!”

  对不起,正是这么着。

  那你们也许会要说:“说来说去,原来实际上可并没有那么回事──真没意思!我们倒还认认真真听着呢。嗨,只是一个梦!真荒唐!”

  说的是呢!

  我自己可也从此得了一个经验教训。我说:“王葆哇,往后可再别做这一号梦了!要做,就得做一点儿别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