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野心

04-0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寄往:Locke%mailto:espinoza@polnet
  espinoza@polnet。gov
  来自:Graff%%@colmin。gov
  主题:更正
  有人要我告诉你一个消息,出于歉意,你身份被暴光的威胁已经解除了。你也不必警惕于你的身份被公开。你的身份是我在几年前指示的观察中被发现的,而且在我的指令下成倍的人知道了你是谁的时候,他们是一群既没有理由也没有部署去侵犯这个机密的。唯一的例外就是现在它被环境所影响。在个人来说,我可以说我根本不怀疑你的能力能够达成你的野心。我只能报着这样的希望:你可能会效法华盛顿、麦克阿瑟、或者奥古斯塔斯而不是拿破仑、亚历山大或者希特勒。
  克伦
  彼得不时陷入这种冲动中,他想告诉别人他的生活正在发生着什么。他从不屈服于这个欲望,当然,自从告诉它总会有解决方法的。但是特别是现在,华伦蒂已经走了,坐在那里阅读从殖民部长那里寄来的私人信件而不叫其他在图书馆的学生过来看的情况几乎让人无法忍受。
  当他和华伦蒂头一次突破并且在某些主要的政治网络上发布某些随笔,或者,是华伦蒂的事情,漫骂的时候,他们都会又笑又跳抱成一团。但是不用多久华伦蒂就会记起她作为德摩斯蒂尼的角色中必须去支持的一半的论点她有多么厌恶,而且她因此而产生的忧郁会让他一样镇静下来。当然,彼得想念她,但是他不想念那些争吵,那些关于必须做个坏家伙的抱怨。她永远也不能看出德摩斯蒂尼的角色是一个多么有趣,扮演这个角色简直就是乐趣。好吧,当他这样做的时候就把它还给她好了-无论她和安德要出发前往哪个行星,她都要离开很久的。她那时会明白即使在他最蛮横的时候,德摩斯蒂尼都是让事情发生的导火锁。
  华伦蒂。愚蠢地选择了安德而从彼得和生活中放逐。愚蠢地显然必须让安德离开这个行星而生气。彼得告诉她,那是为了保护他,而且又不是没有事实的明证吗?如果他象华伦蒂要求的那样回家了,他会被俘虏到某处,或者死亡,那取决于他的绑架者是不是能够得到他的合作。我是对的,华伦蒂,就和我几乎在所有的事情上都正确一样。但是你宁可选择正派而不选择正确,你宁可选择喜爱而不选择权利,你宁可选择和崇拜你的兄弟一起去放逐而不选择和能让你有影响力的兄弟一起分享权利。
  安德已经走了,华伦蒂。当他们带他离开到战斗学院的时候,他永远都不会回家了——不再是那个你喜爱、宠爱、守护这他,就象小妈妈玩洋娃娃的游戏时的安德宝宝了。他们要把他变成一个士兵,一个杀手——你不是曾经看过他们在格拉夫受军事审判时的剪辑吗?而且如果那个被叫做安德鲁·维京的家伙回家了,那不会是让你忧伤到甚至反胃的安德了。在他的战斗结束后,他是一个被伤害的、崩溃的、无用的士兵。促使他出发去殖民地是我能够为往日的兄弟做的最慈善的事情了。即使没有人试图去绑架他,也没有比在他的传记中加上地球上生活变得崩溃更可悲的事了。就象亚历山大,他会发出智慧之光,永远生活在荣誉中。而不是在悲哀的阴影中死亡和凋谢,只是偶尔出去炫耀一下。我是慈善的那个。
  那对你们都是一种幸运的解脱。你会是我船上的累赘,我身边的荆棘,我肉里的刺。
  但是给华伦蒂看从格拉夫来的心会让人感到愉快的——格拉夫本人的!即使他藏起了他私人的通行密码,即使他是谦逊地敦促彼得效法历史中的那些所谓的好的家伙——就好象任何人都计划去建立象拿破仑或者希特勒的那种短命的帝国似的——人所共知的事实是,洛克,还远没有成为那些离那些秘密引退的元老呢,那不过是一个未成年的大学生,但是格拉夫仍然觉得彼得是值得于之交谈的。还值得给予一些忠告,因为格拉夫知道彼得·维京现在是重要的,在将来还是重要的。多少有点正确,格拉夫!
  多少有点正确,所有的人!安德·维京也许从虫族手里拯救了你们这些蠢货,但是我会是那个把你们从自己人性的肠绞结中拯救出你们的大肠的那个人。因为人们总是在行星地球的完全毁灭之外对人类生存构成最大威胁的东西,现在我们是要采取步骤来规避我们撒下的种子——包括小安德自己播的种——到其他世界。格拉夫知道我首先要让他的殖民部门成为现实这个工作是多么艰巨吗?如果有人顺着实际上已经成为法律的好主意的历史轨迹来追踪,他们会发现有多少次这些诡计会把他们带到洛克那里呢?
  实际上当他们决定时候给你提供使用克伦这个抬头这样你可以用这个来作为你的邮件的签名的时候他们是和我商量着办的。我敢打赌你不知道,部长先生。没有我,你可能会在你的信件上签署上傻傻的“好运龙”的图片就好象网络上这些天出现的那一半低能儿一样。
  有几分钟,除了他和格拉夫没有人知道这封信的这个想法差点杀了他。
  然后……
  过了片刻,他的呼吸恢复了正常。他聪明的本性胜利了。还是不因为私人的名望而分心比较好。在适当的时候,他的名字将被公开,他将出于他应该出于的权威的位置中,而不是只有影响力。现在,匿名就够了。
  他把来自格拉夫的信息储存了起来,然后就是坐在那里盯着显示器。
  他的手在发抖。
  他看着它,好象它是别人的手。他在怀疑那到底意味着什么。我那么容易受名人的影响以至于得到一封来自顶级权威机构中官员的信件就能够让我象在流行音乐会中的年轻人一样摇摆吗?
  不,冷静的现实主义接管了他。他不是由于刺激而发抖。那,和往常一样,是暂时的,已经走了。
  他发抖是由于恐惧。
  因为有人正在集中一整队的战略家。战斗学院的计划中最顶级的孩子们。那些被选择来参与最终拯救人类的战斗的孩子。有人得到他们就意味着他们要被人使用。无论迟早,有人会成为彼得的对手,和他面对面,彼得必须深入思考不止是对手还有那些他掌握的,屈从于他意志的孩子们。
  彼得没有进入战斗学院。他没有被选择去。出于某种原因,他被从计划里剔除了而没有离开过家。所以每个去过战斗学院的孩子看上去都有比彼得·维京的战略和战术头脑要好,而和彼得争夺霸权的主要对手已经在他的周围聚集了他们中左右最好的人。
  当然,要除去安德。安德,我本来该拉动正确的绳索来操纵民意向另外的方向发展,让他回家的。安德,他是所有人里最好的,而且会和我站在一起。但是不,我把他送走了。该死的为了他好。为了他自身的安全。现在我在这里,面对我一生执着着的竞争,而我要用来面对战斗学院中最好者的人是……我自己。
  他的手在颤抖。那是什么?他应该发狂而不是只有一点害怕而已。
  但是当低能的查姆瑞加威胁要把他暴光并且要把事情彻底公开,只是因为他太愚蠢没有看到德摩斯蒂尼对于达到洛克的角色不能达到的成果时的重要性——他已经见鬼地在那上面花费了几个星期了。当那些战斗学院的孩子被绑架的时候只能袖手旁观。不能做任何事,说任何相关的话。哦,他回了某些人的信件,做了大量的调查来说服自己满意于只有俄罗斯有足够的解救他们的资源。但是他不敢使用德摩斯蒂尼来要求IF应该由于无法保护这些孩子而接受调查。德摩斯蒂尼只能做一些常规的假设,关于那些华沙公约国家是如何带走那些孩子的——但是当然每个人都期待着德摩斯蒂尼说那些,他是著名的排斥俄罗斯的家伙,那没有关系。全是由于某些短视的、愚蠢的、自私的舰队司令他们舰队妨碍地球上的一个看上去担心并且试图去防止地球被另一个匈奴人统治的人。他想对查姆瑞加大吼大叫:当另一个家伙绑架孩子的时候我是写文章的那个,但是因为你知道我是谁而没有关于他是谁的线索,你就伸手来阻止我吗?那好象是和那个把德国政府交给希特勒的家伙一样无足轻重,因为他们认为他会对他们“有用处”。
  现在查姆瑞加已经开始温和了。通过别人小心翼翼地传达了他的歉意避免了让彼得得到一封有他的签名的信件。无论如何,那都太迟了。损害已经造成。查姆瑞加不但什么都没有做,也让彼得什么也做不了,现在彼得面对了一场西洋棋比赛,而他这边除了卒子什么也没有,而另一个玩家有成对的其他的角色,包括骑士、车和主教。
  所以彼得的手在颤抖。而且有时他甚至有这样的愿望就是他不要这样完全彻底孤立去面对这些。拿破仑独自在他的帐篷里怀疑他该死的正在做什么吗,诅咒所有的事情,一次又一次做他的军队的能力不可能达到的事情吗?亚历山大是不是曾经偶尔希望有其他可以信赖的人来做一两个决定呢?
  彼得开始由于自卑而有所畏惧。拿破仑?亚历山大?那个家伙有一批稳定的战马可以使用。而我也参与过进入战斗学院的鉴定,那说明我还有军事才能,就象,人们说的,美国总统约翰·F·肯尼迪,那个由于粗心遗失了他的鱼雷艇而且因为他的父亲有钱有政治力量而得到了一块奖牌,然后他成为总统并且采取了一系列完整的愚蠢的举措,但是那并没有给他的造成政治上的伤害,因为新闻媒体太喜欢他了。
  那就是我了。我能够操纵新闻媒体。我能够控制公众的意见,稍微推一下、拉一下、刺激一下、把什么东西搀杂进去,但是当战争开始的时候——战争就要来了——我将只能干看着,就和闪电战来袭时的法国人一样聪明。
  彼得看看阅览室的周围。在学校中,不如图书馆那么多。但是因为他具有确定的有天分的学生,他很早就进入了大学根本就不在意他那些正规的教育,他已经去过他家乡的洲立大学了。头一次他发现自己在羡慕其他在那里学习的学生。他们必须操心的就是下次考试,或者保住他们的奖学金,或者他们的约会生活。第一次他发现了他自己羡慕正在那里学习的其他学生。全部他们有烦恼有关是下个测试,或保存他们的奖学金,或他们的年龄该有的生活。
  我本可以象他们一样生活的。
  没错,如果他回去注意那些教师是如何看待他的随笔的,那些女孩是如何看待他的服饰的或者是否有个足球队要进行比赛的话,他可能会把自己杀死算了。
  他闭上眼睛向后靠在自己的椅子背上。所有这些缺乏自信的事情都是毫无意义的。他知道除非他被迫停止他是不会停下的。从孩童时期,他就知道只要他找到了适当的杠杆,他就能够改变世界。其他的孩子都愚蠢地认为他们必须等到他们长大了才能做重要的事情。彼得从开始就更明白。他永远不会象安德那样被愚弄,以为自己正在玩游戏的。对于彼得来说,唯一有值得玩的游戏就是真正的世界。安德会被愚弄的唯一的原因是由于他让其他人为他捏造事实。那对于彼得永远不是问题。
  除了彼得的对真实的世界可能有的的影响力全部是因为他能够藏在网络的匿名的后面。他已经创造了一个角色——两个角色——他们可以改变世界是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孩子,因此那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当到了军队里,在真实世界发生军事冲突的时候,那些政治家的影响力就大大削弱了。除非,象邱吉尔那样,他们都认为他如此明智如此正确所以当转折点到来的时候真正的力量就握在他们的手中。那对温斯顿来说很好——年长、肥胖即使是在豪饮,人们仍然紧跟着他。但是所有那些曾经见过彼得·维京的人都知道,他还是一个孩子。
  虽然,温斯顿·邱吉尔就是彼得计划的灵感。让洛克看上去如此先知先觉,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如此正确,那样当战斗开始的时候,公众对于敌人的恐惧和公众对于洛克的信赖会淹没他们对年轻人的轻蔑并且允许彼得象温斯顿一样,展现出在面具后面的面孔,站到他作为好家伙的领袖的位置去。
  好吧,他已经计算失误了。他没有猜出查姆瑞加已经知道他是谁了。彼得给他写信不过是让战斗学院的孩子处于舰队保护下的公众战役的第一步。不那样他们实际上会被从他们的国家带走——把从不认为有任何政府会允许的——但是那样,当有人要反对他们的时候公众都会知道洛克已经进行过警告了。但是查姆瑞加强迫彼得让洛克保持沉默,于是除了查姆瑞加和格拉夫以外没有人知道洛克曾经预见了绑架的发生。机会已经错过了。
  彼得不能放弃。总有办法让事情步入正轨的。他正在思考着,坐在北卡罗莱那洲的格林斯伯罗的图书馆里,闭上眼睛背靠着椅子,就象任何其他的疲倦的学生一样。
  他们在04:00把安德的心腹们都从床上吵醒了,并且把他们集中在餐厅里。没有人做出任何解释,他们也被禁止说话。因此他们等候了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佩查知道其他人都在思考和她一样的事情:俄罗斯人已经掌握了他们正在破坏他们的战争计划这个情况。或许已经有人注意到了龙图案里的编码信息了。无论是什么,不会是好事情。
  在他们被吵醒后三十分钟,门开了。两和士兵进来,立正。然后,让佩查完全感到惊讶,走进来的是……一个孩子。不比他们年长。十二?十三?而那些士兵都对他非常尊敬。而且这个孩子自己的姿态也有着由于权威而很容易产生的自信。他控制着这里。而且他爱这种感觉。
  佩查以前见过他吗?她不这么认为。虽然他看着他们的表情好象他认识他们。很好,当然他该认识——如果他在这里拥有权利,他无疑地从他们被囚禁开始就观察了他们数个星期了。
  一个孩子掌权。必然是一个从战斗学院来的孩子——为什么其他的政府会把如此的权利给予一个如此年轻的人呢?从他的年龄来看,他必然是和他们同时代的人。但是她不能找到他的位置,而且他的记忆力非常非常的好。
  “不用担心,”男孩说。“你们不认识我的原因是因为我到战斗学院的时候很迟,而且在你们离开去战术学院的时候我只在那里呆了很短的时间。但是我知道你们。”他笑了。“或者这里有人在我到达的时候见过我?不用但是,我晚一点也会学习那些剪辑的。寻找那些值得赏识的小小的惊讶。因为如果你们中的任何人认识我的话,那很好,然后我会更了解你们的。我会知道我是不是曾经在以前见过你,那些黑暗中的侧影,从我面前离开,让我一个人等死。”
  从那里,佩查知道他是谁了。因为“疯子”汤姆曾经告诉过他们关于那件事——比恩如何给这个孩子设计了一个圈套。他在鹿特丹认识了他,通过其他四个孩子的帮助,他们把他吊在了通风管道中直到他承认了一打左右的谋杀行为。他们把他留在那里,把录音带交给教官然后告诉他们他在哪里。他是,阿契里斯。
  在安德的心腹中唯一的那天曾和比恩在一起的人是“疯子”汤姆。比恩从来没有谈起过,也没有人问起。那给比恩笼罩了一层神秘感,他是从一个人们都是象阿契里斯一样的怪物的可怕的黑暗的地方来的。他们中甚至没有人期望要在精神病院或者监狱以外的地方找到阿契里斯,但是在这里,在俄罗斯,有士兵在他的指挥之下,而他们自己则是他的囚犯。
  当阿契里斯研究了剪辑以后,可能会发现“疯子”汤姆就是那些影子中的一个。而且当他说他的故事的时候,他无疑已经从他们所有人的面孔中看到了重视的表情。她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是她知道那没有好事。只有一点是确定的——她不能让“疯子”汤姆一个人面对那种后果。
  “我们都知道你是谁,”佩查说。“你是阿契里斯。比恩说出来了,没有人留下你等死。他们把你留给教官了。让他们拘捕你并且把你送回了地球。毫无疑问,送到心理机构了。比恩甚至给我们看了你的相片。如果有人认出你了,那也是从相片里面。”
  阿契里斯转向她并且微笑。“比恩是永远不会说那个故事,而且永远不能展示我的照片了。”
  “那你就不了解比恩了,”佩查说。她希望他们那些曾经从“疯子”汤姆那里听过这个故事的人知道那对汤姆很危险。也许是致命的,因为这个混蛋握着扳机。比恩不在这里,所以说是从他那里来的很有道理。
  “哦,没错,你们确实是一伙,”阿契里斯说。“互相传递信号,破坏你们提交的计划,认为我们愚蠢到不会注意。你们认为在我来到你们中间的时候我们真的让你们进行真正的计划了吗?”
  和平常一样,佩查决不停口。但是她也不知道想要怎么样。“试试看我们到底谁是局外人,那样你就可以找他们了?”她说。“多可笑啊——在安德的心腹中没有外人的,这里唯一的外人就是你。”
  实际上,虽然,出于各种原因,她觉得卡恩·卡比、沈、弗拉德还有“苍蝇”莫洛事实上感觉象是外人一样。她感觉她就象她自己一人。她的话就是设计来要他们所有人来保持团结。
  “因此你分离我们然后研究我们,”佩查说。“阿契里斯,在你做之前我们就知道你要做什么的。”
  “你其实不会伤害我的骄傲的,”阿契里斯说。“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我关心的就是在一个政府下的人类的团结。俄罗斯是唯一的国家,唯一的人民他们有强烈而且伟大的欲望来支持它。你们在这里是因为你们中的某些人也许有助于完成那样的成就。如果我们认为你是称职的,我们就会邀请你加入我们。你们中的其他人,我们会把你们冻结直到战争结束。是真正的失败者,很好,我们会把你们送回家去,而且希望你们家所在的政府用你们来反抗我们。”他笑了。“接下来,不要看上去那么冷酷啊。你知道你们回到家的时候都会发疯的。你们甚至都不认识那些人。你离开他们的时候还那么小,你们那个时候还用手指擦屁股呢。他们怎么能够知道你们呢?你们又了解他们什么呢?他就是他们让你们离开的原因。至于我,我不过是没有家而已,战斗学院对我来说就是一日三餐。但是你们,他们把你们的一切都夺走了。你们什么也不欠他们的。你们得到的只有你们自己的思想。你们的才华。你们都被打上了伟大的烙印。你们为他们赢得了与虫族的战争。然后他们把你们送回了家,于是你们的父母就可以回去养育你们了吗?”
  没有人说话。佩查确信他的喋喋不休只能让他们对他产生和她一样的轻蔑。他根本就不了解他们。他们也永远不能分裂他们。他从来没有赢得他们的忠诚。他们都太了解他了。而且他们不喜欢被别人左右他们的意志。
  他也知道了。佩查从他的眼睛中看了出来,当他意识到他们对他除了蔑视什么也没有的时候,他的眼睛露出了愤怒的火花。
  至少他能够看到她的蔑视,因为他瞄准了她,走近了几步,笑容更加和蔼了。
  “佩查,多高兴能够见到你,”他说。“这是个太好斗的女孩,他们必须检查你的DNA来确定你是不是其实是一个男孩。”
  佩查觉得血色从她的脸上消退了。没有人应该知道那个的。那是在地面学校进行的精神测试,当他们确信她对他们的轻视是因为功能障碍的症状而不是他们询问她如此愚蠢的问题赢得的东西。那甚至不能被假设在她的资料中。但是显然有一笔记录存在。当然,那是阿契里斯用来分析他们的:他知道所有的事情。而且作为附加的利益,那会让其他人奇怪于她竟然有那么琐碎。
  “你们有八个人。只有两个人在辉煌的胜利中漏掉了。安德,他很棒,天才,圣杯的保护者——他离开到某处寻找殖民地了。他到达的时候我们都该五十岁了,但是他还是一个小孩子。我们要去创造历史,但是他已经是历史了。”阿契里斯一边说着双关语一边笑。
  但是佩查知道嘲弄维京是不能和这个团体一起干活的。阿契里斯无疑地认为他们八个人也在跑步,不过是亚军,如果有人希望去做安德的工作,并且必须做在那里看着他做。他假设他们都非常地羡慕——因为他会被这冲昏头脑。但是他错了。他根本不了解他们。他们想念安德。他们都是安德的心腹。而且这个母牛实际上觉得他可以让他们成为一个团体,就象安德曾经的那样。
  “还有比恩,”阿契里斯继续着。“你们中最年轻的一个,他的成绩让你们看上去都是半调子的,他可以教你们其余的人如何领导军队的课程——除非你们也许不了解他,他有那么天才。他现在在哪里?有人想念他吗?”
  没有人回答。这次,虽然,佩查知道沉默里面隐藏这一些不同的感情。有些对比恩的怨恨。不是因为他的聪明或者至少没有人承认他们因此怨恨他。让他们苦恼的是他的行为好象他比其他人知道的都多。在安德来到艾洛斯之前的那些笨拙的时候,当比恩是那些心腹的代理指挥管的时候,对他们中的有些人来说接受他们中最年轻的人的指令是很困难的。所以阿契里斯也许已经准确的猜到了。
  除此以外没有人为那些感觉骄傲,而且把他们带到开放的地方也没有真正地让他们爱上阿契里斯。当然,他正在试图挑起可能就是羞愧的感觉。阿契里斯也许比他们想象的更聪明。
  也许不是。他是如此不适合他的盟友,他可以试着穿上小丑的服装,象那些值得尊敬的投掷水球来试图规范这些军事天才。
  “啊,是的,比恩,”阿契里斯说。“我很遗憾地通知你们他已经死了。”
  那显然对“疯子”汤姆来说太过分了,他打了个阿欠,然后说,“不,不是的。”
  阿契里斯看上去很愉快,“关于这一点,你觉得你比我知道得更多吗?”
  “我们能够上网,”沈说。“我们会知道的。”
  “从22:00你们就离开了你们的小型电脑了。你们怎么知道当你们睡眠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呢?”阿契里斯盯着他的手表。“哦哦!是是对的,比恩现在还活这。大概还能活上十五分钟吧。然后……嗖!一个美妙的小火箭直接冲着他的小卧室过去就在他的小床上爆炸。我们甚至不用从希腊军方购买他的位置信息。我们在那边的朋友免费给我们提供数据。”
  佩查的心凉了。如果阿契里斯可以为他们安排绑架,他当然可以安排谋杀比恩的。杀人总是比让人活着更容易。
  比恩已经注意到龙里面的信息了吗?解码了吗?追踪信息了吗?因为如果他死了的话,就没有别人可以做了。
  她立刻感到惭愧,比恩的死讯让她立刻想到了她自己的事情。但是那不意味着他不关心那个孩子。那意味着她对他是如此信赖以至于她把她所有的希望都押在了他的身上。如果他死了,那些希望也就和他一起死了。她想到那些并不卑鄙。
  如果大声说出来才真的卑鄙的。但是你没有办法不对此感到介意。
  也许阿契里斯在说谎。或者比恩也许能够生还或者逃离,也许他已经解出了这个信息。也许他没有。佩查根本无法改变结果。
  “怎么,没有眼泪啊?”阿契里斯说。“我以为你们都是非常亲近的朋友。我猜那不过是那些英雄的宣传罢了。”他嗤嗤地笑着。“很好,我现在要处置你们了。”他转向门口的士兵。“旅行时间。”
  士兵离开了。他们听到几个俄语单词,立刻十六个士兵进来并且分开,两个人对着一个孩子。
  “你们现在要被分开了,”阿契里斯说。“不要奢望有人会开始营救行动的。你们还可以互相发送邮件。我们还希望你们进行有创造力的配合。无论如何,你们是在人们想要找到的时候一开始就想到的最好的小军事家。我确实为你们感到骄傲,我们期望在不久的将来看到你们的卓越的工作。”
  其中一个小孩大声地放屁。
  阿契里斯只是笑笑,对佩查眨眨眼,然后离开了。
  十分钟之后,他们都分开在不同的交通工具里,被带到某个不知道的地方,这个字面上看地球上幅员最广阔的国家的某个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