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曼谷

04-0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从mailto:HectorVictorious@firewall
  HectorVictorious@firewall。net寄往军事历史论坛
  主题:谁记得布里塞伊斯?
  当我阅读《伊里亚特》的时候,我看到了和别人一样的东西——诗歌,当然,还有青铜时代英雄们战斗的消息。但是我也看到了其他的东西。可以是一笑就可以让千条船只出发的海伦,但是我看到的是那个几乎毁灭了他们的布里塞伊斯。他是一个无力的俘虏,一个奴隶,而阿契里斯因为想要他几乎把希腊盟军撕碎。
  激起我的兴趣的秘密是:她真的非常的美丽吗?或者她的头脑被阿契里斯所垂涎呢?不,重要的是:她会乐于长期做阿契里斯的俘虏吗?是不是,她也许会,欣然地走向他?或者阴沉地逗留,是一个反抗的奴隶呢?
  那都不会和阿契里斯有关的——他不会不顾她的感觉就对付他的俘虏的。但是请想象布里塞伊斯在故事中被记录成阿契里斯之踝而且放松了对特洛伊城墙内的人的消息。
  布里塞伊斯,是不是只有我能听到你呢!(收到你的消息)
  ——赫克托尔·胜利
  比恩把给佩查的信息发布到她可能会拜访的所有的论坛中,而感到非常高兴——如果她还活着,如果阿契里斯允许她浏览网站,如果他注意到那个用“谁还记得布里塞伊斯”开头的主题,是在借指她的话,而且如果她可以自由地回复他的信息中隐蔽地要求。他用很多其他的被军事领袖爱慕的女子的名字借指她:格温娜维尔(亚瑟王的妻子)、约瑟芬(拿破仑的妻子)、罗克珊——甚至芭沙,亚历山大的波斯妻子,在他死后不久罗克珊就杀死了她。而且他签署自己的名字用复仇者或者主要对手或者继承人的名字:莫德雷德(亚瑟王的侄子)、赫克托尔(被阿契里斯杀死的人)、威灵顿(半岛战争中打败拿破仑的人)、卡珊德拉(希腊的预言家)。
  他继续采取危险的行动,允许那些身份继续存在,每个都发送到另一个匿名的网络身份。那把其受到的所有的东西加密采用不可追踪的协议发送到一个公开文件中。他会拜访,阅读那些布告而不留下痕迹。但是防火墙会被打破,记录会被毁坏。
  他现在可以允许他的网络身份稍微粗心一点,如果只是因为他的真正——世界定位现在被那些可信赖的,他不能评估的人知道。当前门开着的时候你需要为后面上的第五把锁担心吗?
  他们在曼谷慷慨地欢迎他。纳苏根将军许诺他没有人会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在泰国军队准备应付各种将来的突发事件的时候,会有士兵让他训练,而且还可以接受智能分析,而且他的建议会被会被坚决执行。“我们很认真地接受洛克关于印度很快会对泰国安全构成威胁的建议,而且我们当然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们应付准备突发情况的计划。”所有的话都那么温和而且彬彬有礼。比恩和凯罗特被安置到一个军事基地的一栋将官级别的公寓中,给予食物和采购上的无限制的特权,然后……被忽略。
  没有人打电话,没有人查看。被允诺的资料从不交流,被允诺的士兵也没有被分配。
  比恩甚至不用询问就很清楚。承诺是不会被忘记的。如果他向他们要求的话,纳苏根会困窘的,会感到挑衅。那永远不能做。发生什么事情了。比恩只能假设是什么。
  开始,当然,他害怕阿契里斯已经不知何故控制了泰国政府,那么他的代理人现在就很清楚比恩的位置,他的死亡逼近了。
  那时他就将凯罗特赶走。
  那不是愉快的场面。“你应该和我一起,”她说。“他们不会阻止你的,走吧。”
  “我不走,”比恩说。“无论什么有问题,那都可能是地方政治的问题。也许我周围友人不喜欢我,也许就是纳苏根自己,也许是别人。”
  “如果你感到安全到可以留下,”凯罗特修女说,“那么我也没有理由离开。”
  “在这里你不能充当我的祖母,”比恩说。“我有一个监护人的事实会把我削弱。”
  “你正在尝试上演宽恕我的场景,”凯罗特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最好不和我一起的理由,而且我知道我能够给你非常大的帮助。”
  “如果阿契里斯已经知道我在哪里了,那么他在曼谷的渗透就已经足够深,以至于我根本逃不了,”比恩说。“你能。我和一个老妇人在一起的消息也许还没有到他那里。但是会很快,而且他会象想要杀我一样想要你死。我不希望在这里还要担心‘你’”
  “我会走的,”凯罗特说。“但是我怎么写信给你呢?既然你从来不保留相同的地址。”
  他给了她在不可追踪公告版上使用的文件夹和解码密匙。她记住了。
  “还有件事,”比恩说。“在格林斯博罗,彼得说读过你的备忘录。”
  “我认为他是在说谎,”凯罗特说。
  “我想你的反应说明无论他是不是读过,仍然有备忘录,而且你不希望我去读。”
  “是有,但是我没有(不希望你去读),”凯罗特说。
  “那是我想要你离开的另一个理由,”比恩说。
  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暴躁。“当我告诉你在那些备忘录里面根本没有你现在需要知道的东西的时候,你就不能信任我了吗?”
  “我需要知道我自己的每一件事情,我的优势,我的缺点。你知道关于我的东西,你告诉格拉夫,但是你不告诉我。你仍然也不打算告诉我。你认为你是我的主人,能够替我做出决定。那意味着我们根本不是伙伴。”
  “非常好,”凯罗特说。“我做你最关心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你根本没有看到那个方面。”她的样子很冷酷,但是比恩非常了解她,认识到那不是她在控制愤怒,而是伤心和挫败感。做那样的事情冷酷无情,但是为了她好,他必须赶她走而且让她远离同他的紧密联系,直到他了解在曼谷正在发生的事情。那关于备忘录的尴尬事情让她想要离去。而且他也真的为那苦恼。
  十五分钟后,她出门前往飞机场。九个小时后,他在他的加密公告拦上找到了一个她发来的布告:她在马尼拉,她可以消失在那里的天主教组织中。没有一个字关于他们的吵架,如果曾经是吵架的话。只是简要地涉及到“洛克的供词”,和记者说的一样。“可怜的彼得”,凯罗特写到。“他已经隐藏了那么久,对他来说面对他的言论的后果是很难适应的。”
  比恩回复到她在梵帝冈的安全地址,“我只希望彼得有头脑离开格林斯博罗。他现在需要的就是跑到一个小国家,那样他可以得到一些管理上的和政治上的经验。或者至少在一个城市的水利部门。”
  比恩想,我需要什么?有军人好下达指令。那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在凯罗特离开的一个星期里,沉默继续着。开始变得明显,很快就足够了,无论情况将如何发展,都于阿契里斯无关,否则比恩现在已经死了。那也不可能和洛克显示出是彼得·维京有关,冰冻的场面在彼得发布通告之前就开始了。
  比恩忙于进行自己任何有意义的工作。虽然他没有权限调用军用地图,他还是有权限使用公用的人造卫星地图,有关印度到泰国核心地带的地形,北部和动部的多山的国家缅甸,是印度洋所接近的。印度有强大的舰队,在印度洋上是一流的——他们可能试图穿越马六甲海峡直接打击泰国的心脏地带。所有的可能性都要做好准备。
  一些关于印度和泰国军队的基本装备的基本概念都是可以在网络上找到的。泰国拥有强大的空中力量——如果他们可以保护住基础设施的话,那可能会有机会得到制空权。因此基本的是可以在紧急状况下有一千个飞机跑道可以使用,那会是接触泰国军队的一个很好的工程壮举——如果他们正在把人员、燃料、配件分散到全国范围内的话。那样,配合上地雷,会是对抗海滩登陆的最好的保护。
  印度的另一个弱点是过长的补给线和航路。既然印度的战略不可避免地依赖于投放大量的、压倒性的军队来对抗敌人,那么防御策略将是让巨大的军队挨饿而且不停地从空中袭击以及不时地攻击来折磨他们。甚至,如果印度军队可能到达肥沃的湄南河流域或者奥雷高原,他们必须发现土地都是颗粒全无的,食物补给全部被分散和隐藏起来——如果还没有被破坏的话。
  那是一个残忍的策略,因为泰国人民会和印度军队一起遭受苦难——实际上他们更加痛苦。所以必须说明破坏只能在最后的时候进行,“而且”尽所有的可能,他们必须能够把妇女儿童疏散到遥远的地方或者甚至在老挝和柬埔寨驻扎。不是因为边界而是地形,可能会阻止印度军队。太多的单独目标会让印度人迫使自己分散力量。然后也——也只能在伺候——泰国军队才有可能面对小股的印度军队而进行打击——进行交火或者,如果地形允许,在泰国一方能够拥有暂时的兵力优势和空中力量优势的地方展开阵地战。
  当然,比恩知道的这些都是让泰国军方的持久战教条,而且如果他这样提出建议的话,那只能让他们感觉苦恼,或者让他们感觉他是在侮辱他们。
  所以他在他的备忘录里的措辞非常小心。有很多这样的短语,象是“无疑,你们已经做得很恰当了,”还有“我很确定,你们很早前就预计到了。”当然,即使如此,如果他们不能想到这些事情的话,那些短语就会引火烧身——那听上去好象是施恩的感觉。但是他必须做什么来打破目前的沉默僵持的局面。
  他一次次地阅读备忘录,每次都做出修正。他等了几天,让他用新的视角阅读过,才把它发送出去。最后,确定它在修辞上已经尽他的能力做到不伤害别人了,他才把它加入电子邮件中,发送到了查克利——最高军事指挥官的办公室。那是他交付备忘录的最公开和有某种困窘的方式,因为写信到那个地址,不能避免会被他的助手阅读和分选。即使是把它打印出来并且亲手送去,甚至都会更敏感。但是这个主意是要引起注意;如果纳苏根希望他是狡猾的,他就给他一个私人地址写信好了。
  他送出备忘录十五分钟后,他的大门被任意打开了,四个宪兵走了进来。“跟我们来,先生,”打头的警官说。
  比恩不需要拖延或者问问题,他什么都知道。这些人除了上级下达的命令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比恩只要等着看他们做的事情就知道命令是什么。
  他们没有带他到查克利的办公室。相反,他被带到了老游行广场上的临时建筑之一的里面——泰国军队最近才放弃进行分列式阅兵和展示军队力量的行动。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只有三百年,今天,在战斗结束后的阅兵仪式就已经结束了。对于军事组织来说,那不过是普通是时间延迟了而已。有时比恩半信半疑地以为会在哪里找到什么军队还在训练士兵骑马挥刀作战。
  他们让他进入的大门里没有任何标记,甚至连数字都没有。当他进入的时候,一个士兵——职员也没有去抬头看他。他们的态度说明他的到来既是被预期的,又是不重要的。当然,那意味着,那非常重要,否则他们不会故意地全然装做没有注意到他。
  他被引领到一间办公室,警卫为他把门打开。他进去;宪兵没有。门在他的身后关上了。
  一个少校坐在桌子后面。那是一个可以配备接待人员的很高的级别,但是今天,至少,那看上去是这个人的责任。他按下对讲器上的一个按钮。“包裹到了,”他说。
  “送进来。”回话的声音听上去很年轻。那么年轻,以至于比恩立刻就了解了情况。
  当然。泰国也提供了部分军事天才到战斗学院。而且尽管没有哪个安德的心腹是从泰国来的,泰国人,和很多东亚和南亚的国家一样,在战斗学校人人员已经超过了总体的人口比例。
  在飞龙战队里面甚至有三个和比恩一同服务的士兵来自泰国。比恩完美地记得那支军队的每个孩子,和他的完全的档案,既然他就是哪个提交构成安德的军队的士兵名单的人。既然绝大多数国家看更看重他们从战斗学院回来的天才中更接近安德·维京的人,所以很可能三人中的某个人被安置到了有充分影响的地方,以至于他能够如此快地拦截寄给查克利的备忘录。而且在三个人之中,比恩预见会在最显著的位置的一个,会担任最有攻击性的任务,那个人是……
  萨里。萨里文。“不和蔼的,”由于他总是看上去在对什么发怒,所以他们在他的背后这样叫他。
  而且就是他,站在一张盖着地图的桌子后面。
  比恩惊讶地看到他几乎和萨里文一样高了。萨里并不是很高大,但是在战斗学员每个人都比比恩高很多。比恩正赶上来。他也许不会无药可救地矮个过上一辈子。他是一个有前途的想法。
  虽然对于萨里的态度简直毫无希望。“那么殖民力量肯定是想要让印度和泰国来代替他们进行战争,”他说。
  比恩立刻就明白了萨里文的皮肤下隐藏着什么。阿契里斯是生在比利时的瓦龙人,而比恩,当然,是希腊人。“是的,当然,”比恩说。“比利时和希腊正要出发到缅甸,远古他们战斗过的血腥战场。”
  “只因为你在安德的心腹中,”萨里文说,“并不说明你对泰国的军事情况有任何了解。”
  “我的备忘录是用来展示出我的知识的局限的,因为查克利·纳苏根没有给予我阅读智能资料的权限,当我来的时候他曾经指出过我会得到它。”
  “如果我们需要你的建议,我们会给你提供资料。”
  “如果你只把你认为我需要的资料给我的话,”比恩说,“那么我的建议的只能由告诉你你已经知道的事情来组成,而我现在最好就回家去。”
  “是的,”萨里文说。“那会最好。”
  “萨里文,”比恩说,“你并不真正了解我。”
  “我知道你总是必须比所有的人都聪明个天才小家伙。”
  “我比所有其他的人都聪明,”比恩说。“我的测试成绩就可以证明。那怎么样呢?那并不意味着那就可以让我成为飞龙战队的指挥官。那并不意味着安德要让我成为小队长。我知道要成为一个优秀的指挥官,仅仅聪明是根本没有用处的。我也知道在泰国我是多么的无知。我来这里不是因为我认为泰国没有我的聪明头脑来领导就会在战争中屈服。我来这里是因为这个行星上最危险的人正在印度进行表演,而且根据我最好的推测,泰国将会成为他的重要目标。我来这里是因为,如果阿契里斯想要建立世界性专制的行动要被制止,这里就是哪个活动肯定会进行的地方。而且我想,在美国独立战争中的乔治·华盛顿一样,你也许实际上会欢迎一个拉斐特或者一个施托伊本来在这里帮助你们。”
  “如果你的愚蠢的备忘录就是你‘帮忙’的一个样本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看来你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在战斗在空中进行的时候大量铺设临时跑道了啊?那样他们就可以在他们起飞的时候位于一条不存在的跑道呢?”
  “那是个有趣的主意,我会让工程师看看,评估一下可能性。”
  比恩点点头。“很好,那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所有的事情了。我会留下来的。”
  “不,你不会!”
  “我会留下,因为,尽管我在这里的事实让你很愤怒,但是当你听到了它的时候,你仍然认识到好主意并且把它放到游戏中。你不是个白痴,而且因此你值得共事。”
  萨里文拍桌而起,暴怒地身体前探。“你这个谦逊的小杂种,我不是你的骆驼。”
  比恩平静地回答他。“萨里文,我不想你给我干活。我不想在这里控制什么。我只是想发挥作用。为什么不象安德一样使用我呢?给我几个士兵让我驯良。让我想一些怪异的事情去做而且找出如何来进行。让我准备好,那样当战争到来的时候,而且你需要做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的时候,你可以叫我来,说,比恩,我希望你做什么来让这支军队放慢一整天,而且我在附近没有任何军队。然后我会说,他们正在从一条河里抽水吗?很好,那么让我们让这支军队病上一个礼拜好了。那就会让他们停下了。而且我会到那里,放些微生物到水里,跳过他们的水质净化系统,然后离开。或者你已经有一个专门给水下腹泻药品的小队吗?”
  萨里文有一阵子保持了他冷酷的气氛表情,然后撑不住了。他笑起来。“继续,比恩,你是在当场捏造的吗?或者你已经计划了一个象这样的行动?”
  “我刚刚捏造出来的,”比恩说。“但是那是一个有趣的主意,你不这么认为吗?痢疾曾经不止一次改变了历史的进程啊。”
  “谁都会让士兵对已知的病毒免疫的。而且没有办法制止下游的连带损害。”
  “但是泰国正准备进行一些相当热门的猛烈的生物学研究,不是吗?
  “纯粹是为了防御,”萨里文说。“然后他笑着坐下。”坐,坐。你真的满足于一个幕后位置吗?“
  “不但满足而且热心,”比恩说。“如果阿契里斯知道我在这里,他会找到一个杀掉我的办法。我最不需要的就是让自己突出——除非我们实际进入战斗情况,而到那个时候,告诉阿契里斯我确实在控制某些事情对他来说将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心理打击。那不会是实际打击,但是那会让他更加疯狂地认为他面对的人是我。我曾经用策略战胜过他,他害怕我。”
  “那不是我自己要试图保护的自己位置,”萨里文说。比恩知道那意味着他正在保护的是他的地位。“但是当这个地区的其他的国家被欧洲统治的时候,泰国维护了自己的独立。我们为把外国人排除在外而感到骄傲。”
  “而且,”比恩说,“泰国也有接纳和有效使用外国人的历史。”
  “只要他们知道他们的位置,”萨里文说。
  “给我一个位置,我会记住在范围内的,”比恩说。
  “你想那种临时工作?”
  只是比恩不打算要太多的人,但是他希望从军队的各个部门中选出人选。只要有两架战斗轰炸机,两艘巡逻艇,少量工程师,两辆轻型装甲车,以及可以把两百个军人连同除了船只和飞机以外所有物资的东西一起携带走的直升机。“而且我要有权利临时少量征用我能想到的东西。例如:划艇、高爆炸药,那样我们可以训练炸塌悬崖以及炸毁桥梁。还有那些无论我想到的什么事情。”
  “但是在得到许可以前,你不能参加实际的战斗。”
  “许可?”比恩说,“谁的许可?”
  “我,”萨里文说。
  “但是你不是查克利,”比恩说。
  “查克利,”萨里文说,“他的存在是为了给我提供我要求的所有的事情。计划完全在我的掌握中。”
  “很高兴能知道这里是谁当权。”比恩站起来。“那值得了解。当我能够明了所有安德知道的事情的时候,我是他最大的帮助。”
  “你在做梦,”萨里文说。
  比恩咧嘴笑了“我梦到了一张完美的地图,”比恩说,“而且精确地描述了泰国军队目前的情况。”
  萨里文为此思索了很久。
  “你打算把多少士兵蒙上眼睛送上战场呢?”比恩问。“我希望我是唯一的一个。”
  “知道我确信你真的是我的士兵,”萨里文说,“暂时先蒙着吧。但是,你会有地图的。”
  “谢谢,”比恩说。
  他知道萨里文害怕的是什么:比恩能够使用他能够接触到的任何信息提供交互的战略,而且说服查克利,告诉他他可以比萨里文更好地担任首席参谋的职务。因为萨里文明显地不是这里的控制者。查克利·纳苏根也许信任他,并且显然已经委托他在重要的职务上担任他的代理人。但是权威仍然保留在纳苏根的手中,而且萨里文是为他的意愿服务。那就是为什么萨里文害怕比恩——他会被替换。
  他很快就会发现,比恩根本就对宫廷政治没有兴趣。如果他记得没有错的话,纳苏根是来自王室——虽然最后暹逻只有几个一夫多妻的国王,但是他有那么那么多的孩子,很难想象泰国有很多人不是这样或那样的王室后代。克鲁郎康在几个世纪前就建立了那样的原则,王子有服务的义务,但是没有成为高官的权利。萨里文的生命对于泰国来说属于一种荣誉,但是他能够得到在军队的位置只依赖于他的上级考虑到他最适合这个工作。
  现在比恩知道是谁让他一直被闲置,要伤害萨里并且取代他的位置很容易。毕竟,萨里文有责任执行纳苏根对比恩的诺言。他故意地违反了查克利的命令。比恩所需要做的就是利用彼得的某些私人联系开个后门,或许——只要给纳苏根带个话,说萨里阻碍比恩,不让他得到他需要的东西,那样将开始调查,并种下头一颗对萨里文的怀疑的种子。
  但是比恩不想要萨里文的工作。
  他想要一支战斗部队,他能够把他们训练得那么顺畅地、机灵地、明智地结合在一起,当他和佩查建立联系并且找到她在哪里的时候,他就可以进入,并且把她活着带出来。无论有没有萨里的许可。他都会尽自己做能帮助泰国军队,但是比恩有自己的目的,而且他们与在曼谷建立事业无关。
  “最后的一件事,”比恩说。“在这里我必须有个名字,一个不会提醒任何泰国以外的人我是一个孩子还是个外国人——那也许足够泄露给阿契里斯我究竟是谁了。”
  “你想用什么名字?苏阿怎么样——那是老虎的意思。”
  “我有更好的名字,”比恩说。“保罗密考特。”
  萨里文有一会感到困惑,直到他从大城府的历史里想起了那个名字,大城府是泰国一个远古时期的城市——暹逻就是承其后的国家。“那是那个从阿派,合法的继承人手里夺取了王座的阴谋家的绰号。”
  “我只是想到那个名字的意义,”比恩说“‘在瓮里,等待火葬’。”他咧嘴笑了。“远不是阿契里斯关心的,我只是个会走路的死人。”
  萨里文放松了。“无论如何。我认为作为一个外国人,你也许会感激有一个短的名字。”
  “为什么?我又不必说它。”
  “你必须用它签署文件。”
  “我不会发布书面命令的,我只会向你一个人报告。另外,保罗密考特说起来很有趣。”
  “你知道你指的泰国人的历史,”萨里文说。
  “那是战斗学校的事情,”比恩说。“我对泰国着迷,一个生还者的国度。远古时泰国人设法接管高棉帝国,还把把力量延伸到了整个东南亚,所有都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被缅甸征服,然后变得比以前更强大。当其他国家都落入欧洲人的支配下的时候,泰国令人惊讶地在一个长的时期都仍然扩张疆土,即使它失去了柬埔寨和老挝,也掌握着其核心。我想阿契里斯会发现其他人已经发现的东西——泰国不是容易征服的,而且,一旦征服也不容易被统治。”
  “看来你对泰国人的精神有些了解,”萨里文说。“但是无论你研究我们多久,你也永远不会是我们中的一员。”
  “你错了,”比恩说。“我已经是你们中的一个了。一个生还者,一个自由人,无论是什么。”
  萨里文认真地接受了。“那么,现在是一个自由人对另一个自由人,欢迎你为泰国服务。”
  他们友善地分手,而且在那天结束的时候,比恩看到了萨里文有心信守他的承诺。他被提供了一个军人名单——四个先前就在,然后是个五十人的有公平的记录的团体,看来他们不会给他糟粕。而且他也可以有自己的直升机、喷气机、巡逻艇用来训练。
  他应该是神经紧张,准备去面对那些怀疑他将是其的指挥官的人们。但是以前就面对过那样的情形,在战斗学院。他会用自己最简单的计策来赢得这些士兵。不是谄媚、不是好感、不是和气和友善。他会靠告诉他们他知道该怎么使用军队来赢得他们的忠诚,那样,当他们进行战斗的时候,他们会相信,他们的生命不会被浪费在一些注定的事业中。他会一开始就告诉他们,“除非我知道会胜利,我不会让你们进行任何行动。你们的工作就是成为辉煌的战斗部队,一个没有我不能带你们去干的行动的战斗部队。我们不是为了光荣来到这里的。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尽我们任何可能来破坏泰国的敌人。”
  很快,他们就会习惯于被一个希腊的小男孩领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