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青丝纤手成陈迹,举案齐眉已隔生

08-0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丑女孟光的故事

说老实话,一直以来,我都有个疑惑:女人到底是长得美,容易获得幸福呢?还是长得丑,反倒容易获得幸福?

听到这个问题,我担心很多人会笑话我。

男人会笑我无聊,因为男人大多数都有一种本位主义,也就是大多数男人会有这样的思维定式:离开了男人谈女人的幸福,那不是荒唐吗?

女人呢,大概会笑我荒唐,这么弱智的问题,你居然也提的出来。这答案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当然是长得美才有幸福感嘛,要不街上那数不清的美容院开个什么劲呢?说的也是,大概天底下没有一个女人不这么想。

但我以为,女人选择这个答案是当局者迷,男人看不清这个问题,则是一叶障目,被美色迷了眼。“乱花渐欲迷人眼”嘛,那说的就是男人。

当然,对这个问题,我虽然不同意大多数人的看法,但也没有一个非常绝对的答案。比如说在一般人的生活中,我就不知道答案到底是怎样的。也就是说,如果美与丑的区分度不太大,换句话说,是女人长得美与长得丑之间的差别不是那么绝对的话,我就不知道到底是哪种更容易获得幸福了。

但是,如果这种美与丑,当然我指的是长得美与长得丑,不是心灵与品德层面的那种美与丑,如果这种美与丑的差别很大,我相信,答案和大多数人想像的就根本不一样了。

事实上,我认为,长得丑比长得美更容易让女人获得幸福。

空口无凭,我们让历史来说话。

来看一下历史上最有名的四大美女:西施、貂蝉、王昭君、杨贵妃。这四大美女可不是我随口说的,那可是历史上有定论的,是经过千千万万个中国人的海选,再经过千千万万年时光的海选,才选出来的,那是史有定论的四大美女,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不是像我们生活里有些人动则自封为美女,比如说什么美女作家,身体写作,诸如此类的。我不禁想问一句:那真的美吗?

说中国这传统四大美女为千万中国人所景仰,所有的女性恨不得拥有她们那样的容颜,所有的男性恨不能拥有她们这样的佳人啊。但是,细想一下,这四位女子,哪一位得以善终呢?

西施,就民间传说而言,说她最终与范蠡泛舟五湖,逍遥快活去了。可事实上,这不过是民间良好的愿望而已,在第三回的时候,我们已经考证过西施的结局,较为可信的真实结局应该是墨子的说法,说她最后被越人沉江了,而且原因正是因为她的美,后来范蠡也因此心如死灰,才取了个“鸱夷子皮”的怪名字。西施,四大美人之首,因其美色,纵观其一生,基本毫无幸福可言,自从她出山,就是背负着间谍战的使命的,在吴王夫差身边的十年,强颜欢笑,与心爱的人范蠡天各一方,这更是毫无幸福可言。最终,还被自己人给杀了,致使有情人阴阳相隔,一生到头,那里能看出些幸福的影子呢?这还不都是她长得太漂亮惹的祸?

貂蝉,四大美女之二。跟西施一样,被王允发现之初,就是被派去做间谍的,安插在董卓身边,离间董卓和吕布,实施反间计。你看,这个现象倒很有趣,四大美女,两个做间谍的,一个是派到匈奴的特使,王昭君嘛,可见光长得漂亮不能称美女,还要得有政治上的专业素质,这就是美女的悲哀啊!貂蝉成功地离间了董卓和吕布,董卓被杀之后,她就跟了吕布,可没过几天好日子,不久吕布也在白门楼被杀了,正史里没写貂蝉这个人,《三国演义》里说吕布被杀之后,她被曹兵掳走了,然后就再也没提到过。我想啊,不论是落到哪个小兵手上,还是落在哪个军阀手上,对貂蝉这个女人来说,那都很难是一个幸福的结局。

王昭君,第三大美人。长得那个美啊,戏曲《汉宫秋》里写,汉元帝后来见了,“惊为天人”,也就把她当神仙姐姐看。所以王安石写了首诗说“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就是说不怪那个毛延寿,民间传说是画工毛延寿因为没从昭君那得到什么贿赂,所以就把王昭君给画丑了,这样导致汉元帝没能早发现王昭君的美。王安石说,那不怪毛延寿,实在是因为昭君的美你根本就画不出来!昭君没办法,“冷落宫庭中,宫花寂寞红”啊,在宫中无声无息地老死,总不会有幸福可言吧?所以她兵行险着,毛遂自荐去匈奴和亲去了。去国离乡不说,先是嫁给大单于,大单于死后又不得不按匈奴的习俗再嫁给大单于前妻的儿子小单于,昭君不肯啊,写信回家求娘家人帮忙,结果汉朝这边回了封信,信上四个大字“请依胡俗”,昭君只得含泪面对这样的现实,幸福吗?

杨贵妃,这是这四个人中,多少能看出些幸福的影儿来的人,至少在她的生命过程中,不像前三位,充满了那么多艰辛与痛苦。她至少得到过唐明皇的真爱,并且与李隆基度过了相当长的一段幸福时光。但即使这样,只要她位列这四大美女的行列,她就逃脱不了那种悲惨结局的美女宿命。而且她是四个人中死的最惨,最荒唐的。是她的爱人,是跟她七月七日长生殿海誓山盟过的那个亲密爱人赐了她一根绫带,让她上吊自尽的,我想她在生命游离的那一刻,她心中的那种巨大的哀怨和痛苦,是死亡本身难以赋予的。

你看“四大美女”个个都这么惨,这么不幸福,那么“四大丑女”呢?有人问了,有“四大丑女”吗?你瞎掰的吧?

这还真不是我瞎掰,最迟到宋以前,就有好事的文人海选出了中国四大丑女。一般女人要在这个排名榜里,那肯定是想“丑成这样,还怎么活啊?”更别提幸福了。但事实上,一般女人还都远没有这四大丑女来得幸福。

第一个就是远古时候的嫫母。她是黄帝的妃子,为人贤惠。因为她长相丑陋,黄帝利用他的相貌来驱邪避恶,所以授予她“方相氏”的职位。方相氏后来就是驱鬼的巫师,是古代丑角的象征。黄帝是中华民族的始祖,传说 ,黄帝败炎帝,杀蚩尤,皆因嫫母内助有功。

排名第二的叫钟离春,是战国时期齐国无盐(今山东东平县东部)人。这个女人凹头深目,鼻孔朝上,喉结肥大,头发稀疏,皮肤像烤漆,书上说她“极丑无双”,快四十岁了还没嫁出去。不过相貌的缺憾并不能扼杀钟姑娘的雄心。她不仅知书达礼,还关心国家大事。有一天,她像一个纵横家来到齐国的都城临淄,见到了齐宣王。齐宣王是谁呢?就是那个喜欢听数百号人同时吹竽的,结果被滥竽充数的东郭先生忽悠的家伙。

她一见到齐宣王就说:“你完蛋了,你完蛋了,你完蛋了,你完蛋了。”齐宣王让她给弄懵了,赶紧问怎么就完蛋了。钟离春就给他提了四条意见:一是缺乏人才储备;二是听不进别人的意见;三是沉湎女色;四是乱建楼堂馆所。宣王觉得钟离春的意见很中肯,就采纳了。尤为可贵的是,宣王对第三条意见非常重视,为了表明自己痛改前非,他让钟离春做了皇后。元朝人还将她的事迹编成杂剧,赞扬她这种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

排名第四的丑女是三国时期曹魏大臣许允的老婆。许允的妻子名字叫什么,史书上没有记载,她爸爸叫阮共,所以人们一般称她许允妻或是阮氏女。许允《三国志》里是有传的,是个名人。新婚之夜,许允发现阮氏女貌丑容陋,匆忙跑出新房,从此不肯再进。后来,许允的朋友桓范来看他,对许允说:“阮家既然嫁丑女于你,必有原因,你得考察考察。”许允听了桓范的话,果真跨进了新房。但他一见妻子的容貌拔腿又要往外溜,结果被妻子一把拽住。许允反问妻子:“女人的四德(封建礼教要求妇女具备的妇德、妇容、妇言、妇功四种德行),你有多少?”女人回答:“我缺的只是容貌罢了。读书人要有百行(读形),你有多少?”许允答:“我都有。”女人说:“百行以德为首。你好色不好德,怎么能说你都有呢?”女人的话让许允哑口无言。从此夫妻相敬相爱,感情和谐。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怎么只有三个哩?这排名第三的是谁啊?怎么一下就到排名第四的去了?其实啊,这排名第三的就是我们今天要着重说的“举案齐眉”故事的女主人公,东汉贤士梁鸿的妻子——孟光。

据《后汉书?逸民传》记载,孟光“状肥丑而黑”,能“力举石臼”。也就是长得又胖又黑,而且力气大。这样的女孩谁敢娶啊!孟光因为生得丑,30岁出头了,还没有嫁出去。难得有人给她做媒,她还不肯嫁。她的父母就很是着急,问她“闺女啊,你到底想嫁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孟姑娘回答得倒也干脆:“我只嫁给像梁鸿一样贤能的人,其他任何男人都不嫁!”

梁鸿是什么人啊?他是东汉的大名士,风度翩翩,博学多才,而且人品高尚,是明星级的人物。当地不少达官贵人、名门望族,都想把女儿嫁给他,但梁鸿对这些大户人家的MM都看不上!所以当地人听了孟光的话后,都讥笑她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孟光倒也不脸红,她宣称只爱梁鸿的才情与人品,认定梁鸿就是自己的梦中情人。

梁鸿不知通过什么途径听说了同县有一位女子孟光,是自己的铁杆粉丝,非自己不嫁,深受感动。一打听,却是个丑姑娘,心里立马凉了半截儿。但转念一想,女孩子人长得丑点没什么关系,只要品行好就行。她宣称爱我的人品,那她自己也一定是个有品行的姑娘。于是,他做出了个令当时人惊骇的决定:娶孟女为妻。于是,也才有了后来“举案齐眉”的佳话。

那么,梁鸿看中了孟光的哪些品行,或者说,孟光的哪些品行打动了他呢?

举两个例子来看一下。一个就是刚结婚的时候。新婚的当天晚上,本来该是洞房花烛夜,梁鸿独自一人走进了自己的书房埋头读书,一连七天将新娘冷落一旁,不理不睬,这到底怎么回事?小夫妻新婚燕尔,难道就出现了感情的裂痕?孟光到底应该如何应对这场婚姻危机呢?作为女人,一般情况这时候不外乎两种选择。一种是大吵大闹,吵得不行就离婚。一种是逆来顺受,恪守三从四德的原则,坐守空房,但这样的婚姻实际上是名存实亡。

孟光不愧为是一个智慧的女子。她既没有选择大吵大闹,也没有选择逆来顺受,而是等待合适的时机,主动出击,成功地化解了双方的隔阂,结束了这场没有硝烟的冷战。

到了第八天,新娘孟光看到时机已经成熟,便主动来到梁鸿的书房,跪在梁鸿的身旁,不卑不亢地问道:“我听说夫君是个品行高洁、淡泊名利的君子,所以才以身相许。现在,夫君将我迎进了家门,却一连七天对我不理不睬,全不合夫妇之道,不知是何缘故?”

梁鸿放下手中的书本,表情凝重的地说:“我是听说你心地善良,品行端正,朴素大方,所以才娶你。你现在整日穿着绫罗绸缎,面施粉黛,这难道是我梁鸿所想要的吗?我的妻子应该是荆钗布裙,能跟我一起归隐山林的人呀!”

孟氏听后,恍然大悟。这时候就表现出她的聪明来了,她婉尔一笑,对梁鸿说:“我这身打扮就是来试探夫君志趣的。其实我早已经准备好了荆钗布裙。”说完,转身出去,不一会儿,脱去新娘的绮罗之服,换上粗布衣服忙起家务来了。

梁鸿见了大喜:“这才是我梁鸿的妻子啊!”于是就给孟氏取名孟光,字德曜。孟光的名字就是指她品行与志趣的光明。孟光欣然接受了老公取的这个名字,可以看出她在人生理想与生活情趣上开始与梁鸿步调一致,这对于夫妻生活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后来李清照与赵明诚之所以能过上一段美满的婚姻生活,原因也在于此。可以说是孟光的主动沟通,不仅化解了一场婚姻危机,而且使她和梁鸿的婚姻生活走上了良性循环。这绝对值得我们现代人学习。

再一个例子就是梁鸿落难之后。前面我们说过,孟光的丈夫梁鸿是个大才子,是文坛的大腕,是东汉帝国公众关注的人物。一次梁鸿东出函谷关,经过京城洛阳,登上北芒山,见宫殿华丽而百姓困苦不堪,抑制不住心头的愤怒,就写了一篇著名的《五噫歌》:

“陟彼北芒兮,噫!顾览帝京兮,噫!宫阙崔嵬兮,噫!民之劬劳兮,噫!辽辽未央兮,噫!”

大意就是:登上高高的北芒山,俯看脚下的帝京城,宫室是多么地巍峨,老百姓的苦难,却永远地没有尽头啊!这首歌就像我们今天的流行歌曲一样迅速在社会上流传开来。这下不得了了,汉章帝刘炟听说后,勃然大怒,派人捉拿他。梁鸿一下子成了全国通缉犯。

在新的危机面前,他们夫妇又是如何应对的呢?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他们的婚姻能经得住危机的考验吗?

梁鸿、孟光夫妇眼看着老家呆不去了,于是隐姓改名,一路逃亡,最后逃到我们今天的无锡才定居了下来。千里逃亡之中,孟光是毫无怨言,给了梁鸿精神上极大的鼓励。而且这还不算好,到了吴地之后,梁鸿隐姓埋名,投在富商皋伯通的门下做雇工,住在狭小的侧屋里。白天梁鸿为人舂米,晚上每当他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家时,孟光已经为他做好了可口的饭菜。这时候的孟光做了一件名垂史册的事情。为了对这个身处逆境却依旧品格高操的丈夫表示尊敬,她每次送饭的时候不抬头直视丈夫,将盛着饭菜的案板举齐眉头以示尊敬。这就是著名的“举案齐眉”的典故。

请注意,孟光的这个行为不是发生在梁鸿得志时,而是发生在梁鸿落难后,这才显得难能可贵。这对丈夫不仅是尊重,还有感激、理解、抚慰,种种情感,包含其中。男人得妻如此,婚姻怎能不幸福呢?

说有一次这举案齐眉的场景给雇主皋伯通看见了,惊叹道:“我有万贯家财,妻妾尚不能这要对待我。他作为一个打工仔,却能使妻子这样敬重他,看来绝非是凡人!”于是换了间自家正屋宅院内的大房间给梁鸿一家人居住,自此梁鸿才得以潜心学问,闭门著书立说。后来梁鸿病死。孟光携子回到了梁鸿老家平陵,从此潜心教子,无疾而终。

后来的中国男人都很羡慕梁鸿,认为他有一个举案齐眉的妻子,有一个敬爱丈夫、以丈夫为中心的妻子。其实不然。孟光不像西施或貂蝉,是作为男人的工具或附属品出现的;她也不像织女,一开始是作为一种爱情符号出现的。她的举案齐眉不是一种谄媚、依附或者屈从,它是一种主动的、积极的、甚至是光明的交流与沟通。在夫妻间,这种相互沟通、相互尊重,甚至是相互迎合,是最好的幸福添加剂。所以孟光虽然长得黑长得丑,但她的微笑在梁鸿的眼里一定是最光明、是灿烂的。

曾经有这样一个女子出现在你的生命里,而你牢牢地抓住了她,人世间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此。假如命运可以重来一次,我想梁鸿也一定会对孟光说三个字:“我爱你”!

所以女人啊,美与丑是天注定,而幸福不幸福却是在自己的手中。

说到幸福,托尔斯泰有一句名言,是说幸福之人的幸福大多相同,但痛苦之人的痛苦却各有不同。有一个男人,他叫朱买臣,据说他的痛苦,在古代是独一无二的。

请看下回:朱买臣休妻的故事——“奇异的离婚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