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08-0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董永和七仙女的故事

据我所知,有不少人把牛郎织女的故事和董永七仙女的故事是混淆在一起的。我不止一次和朋友、和学生谈起过董永和七仙女的故事,总会有人说:“咦,不就是牛郎织女的故事吗?”

也难怪,这两个故事在形式上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甚至两个女主人公的姓名、职业、能力、家庭出身、阶级成分都完全相同,所以很容易把这两个故事混为一谈。但事实上,这两个故事之间,还是有着很大的差别的。其中,最重要最根本的差别在于两点:第一,牛郎织女的故事是应该是一个悲剧,这一点我在第一讲里就分析过,而董永七仙女的故事应该是一出喜剧,或者说是一出正剧,但决不是一出悲剧;第二,牛郎织女的故事应该是一场纯粹的爱情故事,但董永七仙女的故事却不是一场纯粹的爱情故事。

这么说,估计很多人会有疑义。董永七仙女的故事后来被黄梅戏改编成了《天仙配》,再后来还被拍成了电影,那是人尽皆知的中国古代美丽的爱情传说,你怎么能说它不是爱情故事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虽然我说它不是一个纯粹的爱情故事,但我们还是要从爱情产生的那一刻说起。

上一回我们讲到秋胡戏妻的故事。说秋胡在回家途中,看见美丽的采桑女子,便上前搭讪,递上多年的积蓄,遗金相诱,以示好,示爱。结果,哪知道路边的野花没采成,回到家却发现路边的野花已经乾坤大挪移了,变成了家里的家花,这下戏妻不成反受辱,最后是丢了夫人又折名!秋胡戏妻的故事发生在汉代,但同样是在汉代,同样是路边偶遇,同样是向异性示好、示爱,甚至是一再纠缠,七仙女的遭遇就比秋胡的遭遇幸福得多,光彩得多!这不禁让人有些感慨命运的不公啊!

秋胡是在一棵桑树下遇见自己已经不认识的美丽妻子的,而七仙女则是在一棵老槐树下遇见失魂落魄的穷小子董永的。七仙女一见董永就爱上了他,事实上她根本就是怀揣着爱的使命而来的。于是,她拦住了董永。七仙女拦住董永之后到底说了些什么呢?

唐代《秋胡变文》里说秋胡拦住采桑的妻子罗梅英的时候,只是说愿以金相赠,换得片刻共处的时光。我猜他最多也就是唱了首“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所以他老婆的回答也只是“我已嫁人,请你不要有什么非份之想。”我想,虽然我们说秋胡“戏’妻,但这个调戏的成份还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重的,尤其是秋胡的出语也不是那么惊人的。七仙女就不同了,她甚至连“对面的男孩看过来”这种稍有些隐讳的方式都不肯用。最早完整记载董永故事的干宝在《搜神记》里说,七仙女在拦住董永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愿为子妻!”

意思就是说我愿意做你的老婆,你看着办吧!

这种大胆的表白,我想要比秋胡的程度来得激烈得多。这直白得连董永这样一个男人都觉得很难承受,所以到了《清平山堂话本》记载这个故事的时候,就把这里的反复夸张了许多。

话本里先说董永听了这个素不相识的美丽女子的大胆表白,第一反映不是喜上心头,而是紧张害羞得要落荒而逃。董永当时的回答是“娘子请便,小人告辞!”可见面对路上偶然相遇中异性的“调戏”时,男人与女人一样都有着本能的防卫与自卫的心理。当然,我这里说“调戏”只是借用一下这个词,要说秋胡见到罗梅英时的表白,也还是有几分真情在的,并不完全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调戏妇女的调戏。再比如,我曾经在牛郎织女里分析过,牛郎趁七仙女洗澡时偷了人家的衣服,然后向织女示爱,当时织女就爱上了牛郎,这是极不合理的,这情形就和罗梅英遇到秋胡的表白、董永遇到七仙女的求爱一样,猝不及防之下,不论是于情,还是于理,不论是女人,还是男人,都是一下子很难接受的。

但再难接受,你都得接受。为什么啊?因为像《大话西游》里说的那样:这段情,是天注定!所以当牛郎把老牛告诉他说这是一段天注定的情缘的话告诉织女的时候,织女只得接受了这个趁她洗澡偷她衣服的男人的爱。所以七仙女也用了这个办法,告诉董永这是一段天注定的婚姻,是天帝命她来嫁给他的。

董永这时候还是不相信。说老实话,我觉得这里表现出了董永这个男同志很好的心理素质与品德修养。首先你说那织女可是仙女,那该长得多美啊,古人形容一个女子美丽的时候,经常说“惊为天人”,也就《天龙八部》里段誉常说的“神仙姐姐”。那现在七仙女就是个“天人”,就是位“神仙姐姐”,董永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美色面前不动摇,这作为一个男人,心理素质实在是超强。其次,人家都说这是天注定了,而且是神仙系统里最高元首天帝的命令,董永还是不相信有天上会掉馅饼这回事儿,这又表现出董永同志极好的品德修养——路不拾遗嘛,连天下掉下来的美丽老婆都不肯捡。所以他还是推辞说:“多蒙娘子厚情,然又无媒人,难以成事。”

七仙女马上说,这简单,“就央槐树为媒,岂不是好?”

你听说过花为媒的,有听说过树为媒的吗?那可是槐树啊,怪不得槐树的“槐”字是一个“木”加一个“鬼”,一棵树都能当媒人,还不成鬼成精了!

这个老槐树果然是个槐树精,他看董永犹犹豫豫的,忍不住就开口说话了,告诉董永这对面确实是神仙姐姐,你们的姻缘确实是天注定的。这下在老槐树的显灵并且苦口婆心的劝说下,董永不得不相信了。那就结吧,可话本这时候还说了句:“董永再四推却。”

这时候七仙女就火了,怒道:“非奴自贱,因见大官人是个大孝之人,故此情愿为妻。你倒反意推却!岂不闻古人云:有缘千里能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此亦是缘分,何必生疑?”

你看,一直到神仙姐姐发火了,生气了,董永这时候才意识到“姐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才最终“无可奈何,只得结为夫妇。”

看了《清平山堂话本》的这种演绎,我想大多数人会觉得有些好笑,甚至也会有些奇怪。董永至于这么木讷吗?七仙女又至于这么“超级女生”吗?有听说过王老虎抢亲的,哪有听说过七仙女逼婚的呀?

确实,这段仙女示爱的过程写得好象有些离谱,但从本质上看,它与汉代的那个传说本身还是有精神上的一致性的。虽然我们在魏晋时期有关这个故事的记载里并不能看出他们相遇故事的全貌,但仙女主动追求董永这一点绝对是可以肯定的。那么七仙女好好一个天上的神仙姐姐不做,干嘛要死乞白咧地缠着董永这个穷光蛋呢?

你看,她为了追求董永动用了四重力量:第一,行为力量,她拦路求婚,这算是极为大胆的求爱实践吧;第二,组织力量,她泄露了天机,也就是告诉董永这场婚姻那可是上面的意思,你看,运用了组织上的威慑力量;第三,群众力量,她让槐树作媒人,还让老槐树来劝说董永,也就是发动了人民群众的力量;第四,人性力量,她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发了火,生了气,她可是个神仙姐姐,不食人间烟火,所以轻易不发火,现在发火了,也就是连人性的潜能都爆发出来了。费了这么大的劲,就为了董永,这个穷光蛋,而且当时他还不只是个穷光蛋,他那时比穷光蛋还不如,因为这个时候,他事实上是一个标准的卖了身的奴隶。为了这个一穷二白的奴隶,七仙女为什么要嫁给他?而且还要费这么大的劲呢?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我为什么说董永七仙女的故事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爱情故事的重要原因。

就现有的史料来看,在所有已知的典籍里最早提到董永故事的是三国时期曹植的《灵芝篇》。这是一首五言古诗。其中写到董永的事迹是这样说的:“董永遭家贫,父老财无遗。举假以供养,佣作致甘肥。债家填门至,不知何用归。天灵感至德,神女为秉机。”这里有八句话,(注意古诗里不是以句号为一句,而是句读处为一句。)总共提供了五大类信息:第一,董永家贫,就是董永家里很穷;第二,董永至孝,就是他很孝顺;第三,董永佣作,就是他作了别人家的佣工;第四,感动天灵,就是他的孝行感动了天灵;第五,神女助织,就是神女下凡来帮助他。这五大类信息不仅被晋代干宝在《搜神记》的写作时全盘吸收,它们也成了后代话本、小说、戏曲有关这个故事创作时的最主要的情节脉络。也就是说,这个故事从它最早出现到后来两千年的发展,主体的情节模式或者说故事的情节主干本质上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既然情节本身并没有多大变化,情节所反映的主题和思想也就应该没有太大程度的变化,那么这个故事所反映的主题或者说思想到底是什么呢?

首先要来看看,在这五大类信息里,董永与七仙女的爱情与婚姻生活是不是最主要的,最核心的。如果是,那么毫无疑问,这就应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爱情故事。我记得在第一回里讲过,董永七仙女的故事其实最早可以追溯到牛郎织女的故事,因为两个故事的人物关系,情节发展有着很大程度的雷同。而且牛郎织女的故事产生在夏商周时期,而董永七仙女的故事是产生在汉代,所以好象更可以看出前后的发展关系来。但要注意的是,牛郎织女的故事就是彻头彻尾以两人的爱情与婚姻生活为故事核心的,所以它当然是一个纯粹的爱情故事,但到了董永的故事里,爱情确实还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但已经不是最为核心的内容了。为什么这么说呢?

第一,从形式上看,在曹植所说的这个故事模式里,“神女助织”是排在最后出现的,也就是七仙女出现在董永的生活里从而产生爱情,那已经故事发展到最后,或者说即使不是最后也是稍后阶段的事了,在这段感情出现之前,已有大量的情节。换句话说至少其它四大类信息,也就是其它四大块内容是与这段感情是基本无关的。所以即使只从形式上的量比来看,爱情也不是这个故事的主体。

第二,从内容上看,这段爱情的产生并不是“为了爱,所以爱的”,它是为其它的一些东西而服务的。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们刚才说了,七仙女在拦路求婚最后生气的时候说:“非奴自贱,因见大官人是个大孝之人,故此情愿为妻。”也就是说,我之所以一定要嫁给你,纯粹是因为你是个天底下至孝之人。那么这个观点是不是只是七仙女一个人的看法呢?不是,在七仙女泄露天庭的组织机密时她就说了,你的孝行感动了天帝,感动了众神,是天帝要让成就这段姻缘的,所以说是天注定。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因为董永的孝道与孝行感天动地,就不会有天注定,就不会有七仙女的拦路求婚,就不会有这段旷世情缘。那么这段爱情是为什么东西服务的也就明确了,它是为了表彰孝行、宣传孝道服务的。连这么美丽的爱情都是为它服务的,整个故事的主题也就不言自明了,那就是一个字:孝!

所以老槐树下的拦路求婚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桥段,并不是高潮。在它的前面是董永虽然家贫,但却侍奉父母至孝,最后以至卖身葬父的故事。在它后面则是织女运用法力帮助董永赎身,从而表彰董永孝行的因果报应式的大团圆结局。贯穿这整个故事的主线不是“爱”,而是“孝”。这也是我说它不是一个纯粹的爱情故事的最重要的原因。

除了以上两点之外,我说它不是一个纯粹的爱情故事,还有一个比较次要的原因,就是这个故事里没有一个坏人,或者说没有一个反面角色。

我们知道一出爱情剧,不论它是喜剧还是悲剧,都应该有反面角色,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知道鲁迅先生说“悲愤是将人生有价值的毁灭给人看,而喜剧则是将没价值的撕破给人看”,不论是“毁灭”还是“撕破”,那就必须有矛盾,有斗争,也就是要有反面角色、反面势力。

只有一种剧可以没有反面角色与反面势力,那就是作为宣扬某种社会思想出现的社会剧。

有人会问了,这个故事里那个董永卖身给他的傅员外,可是个地主,他应该是个反面人物吧?其实不然,这个人早在干宝的《搜神记》时就提到了,他是这个故事里宣扬董永孝行的重要人物。他开始在董永家贫时放救济粮做慈善事业救济了他,后来在董永要卖身葬父时没说什么就拿出钱来让董永去葬父,董永葬完父亲守完孝是主动到傅家去还债赎身的,就是在去的路上碰上了七仙女的拦路求婚。后来,七仙女与傅员外打赌,说能在十日之内织百匹布,傅员外只是出于好奇与七仙女打赌,在看到七仙女的神技之后,他立即与董永解除了债权关系,并没有丝毫的为难,还大为宣扬董永与七仙女的事迹,可以说在表现孝道这个主题上,这个地主,虽然阶级成分差了点,却绝对是个推波助澜的正面人物。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这个故事本身不是悲剧,也不是爱情剧,它是一出正剧,一出具有教育意义的社会剧。

我这样分析,可能会让很多读者失望了。这么美的一出爱情传说,你怎么能把它说得这么教条,这么机械,这么干瘪,这么没有人情味呢?不对,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要按你这么说,那个《天仙配》怎么可能感动全亚洲两亿多观众?那曲《夫妻双双把家还》怎么可能传唱大江南北,至今还在K歌房里被某些人唱个不停呢?

这就要说到至今很多人还是把董永七仙女故事与牛郎织女的故事混淆起来的最重要的原因了。《天仙配》这个剧目改编古代董永故事时,作了最重要的改变,就是向牛郎织女的故事学习,揉进了反面因素与斗争因素。

首先是傅员外这个人物露出了他本属于地主阶段的丑恶面目,我想,这和那个改编这个剧目的时代恐怕不无关系。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七仙女是背着父亲玉帝爱上了董永,并私自下凡与董永结为夫妻的,这样代表权力阶层的社会统治力量就走到与民众情爱相对立的反面立场,这就有了反面势力与反面角色,这正是牛郎织女的情节模式,所以也就有了牛郎织女的情感模式。

最后,故事的结局虽然没有一个银河相隔、鹊桥相会,但七仙女也像织女那样被抓回了天庭,最后“天上人间一条心”的大结局模式很明显地充满了从牛郎织女故事里改编过来的味道,所以这个《天仙配》的董永与七仙女的故事就与此前两千年的董永的故事就大不相同了。

而人们则按自己的情感喜好,渐渐忽视或者说是淡化了董永至孝的故事主题,只把它当作是爱情故事里情节发展的条件与铺垫,所以唱起“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的时候,连“绿水青山”都“带了笑颜”!所以最感人的不再是董永的卖身葬父,而是“你我好比鸳鸯鸟”啊,咱们“夫妻双双把家还”!

说到把夫妻比作鸳鸯,我觉得这种比喻很形象,也很温馨;但同时也让我觉得又有些恐惧,又有些隐忧。原因有两个:第一,其实鸳鸯不是一种一夫一妻制的动物;第二,是因为有一个词,叫做棒打鸳鸯。为什么鸳鸯总是容易被棒打,到底是哪些人总充当着棒打鸳鸯的角色呢?

请看下回:《孔雀东南飞》的故事——“女人的‘大棒与胡萝卜’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