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03-28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陆丝百思不解地坐在“办公室”里。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她明明只是回台湾探个亲而已!
    她环顾四周环境,这间诊所很迷你,但麻雀虽然小,五脏俱全。
    进门先是一个小小的候诊区和挂号区,通过一个小走道,进来看病的诊疗区。稀奇的是,所有药品都在有效期限以内,器械也维护得相当新,连消毒时间表都定期登录在纪录本上,有人很认真的在维护这间诊昕。
    是什么样的地方,会连个医生都没有就先把诊所给盖起来?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昨天把她带到民宿的途中,村长摇头晃脑讲起古来。
    事情要起源于隔壁的清泉村。原本清泉村和橘庄一样,也是个山区的贫瘠小村,后来有位年轻貌美的女孩嫁给台北的一户大富人家,那位英勇的夫婿出于爱屋及乌的心理,大手笔翻修,改善了清泉村民的生活,所以他们就有经费请到一位姓梁的医生上山驻守。
    这下子橘庄的人就有些不满了。
    “律师他们也有,医生他们也有,有钱的女婿他们也有!所有的好事都是他们占去了。”村长的语调充分表露了两村之间的瑜亮情结。
    看了看帮忙提行李的于老大,村长讨好地加上一句:“还好会修车的人才在我们这里。”
    于老大只是挑了下嘴,“安可仰自己玩车也很厉害!”
    “那不一样,他是业余的,你是只要机械电器到了你手上,都乖得像你生的,等级不同。”村长慨然说。
    故事继续。后来橘庄有个村民中了上亿的乐透彩,在移民之前,也来个大手笔回馈乡里,捐了一间诊所给橘庄,也就是她现在待的这间了。
    问题来了:有了庙,却找不到和尚!因为根本没有多少医生愿意跑到这种深山野岭来开业。
    最后找来找去,清泉村那位姓梁的医生依然是唯一的选择。
    两边的村代表当然就这样抢起人来了。
    就在他们吵得准备各自派人出来打草谷之前,梁医生自己提出一个折衷的建议——以后每个星期一到三她在清泉村看诊,四、五来橘村上班,周末放假,只出急诊。
    反正两村之间开个车不过十分钟而已,走后山的捷径也很快,于是大家都很满意这样的安排,直到梁医生怀孕为止……
    “梁医生这么年轻?”陆丝微讶。她还以为会来山区驻诊的大多是退休的老医生,没想到对方是一位适育龄的女人。
    “梁医生才三十出头。”村长回答。
    粱医生一怀了孕,清泉村便以“怎么可以叫孕妇天天在山里走来走去”为由,又将她留了下来,于是橘庄人也只能再度过著去隔壁村看病的日子。
    最近梁医生的产期近了,她想回台北的家待产,这下子两个村庄眼看就要没医生了,偏偏就有个叫陆丝的瘟生自己送上门来。
    “不行!我怎么会坐在这里呢?这真是太荒谬了。”她从柜台后愤然站起,准备冲出去找村长理论。
    叮铃铃,玻璃门上的风铃响了起来,最大的帮凶出现了!
    “你来得正好,我有些话一定要跟你说!”陆丝凶巴巴地盘起粉臂。
    于载阳全身汗淋淋的,白色T恤的胸口和背心都被热汗浸出一大片倒V字形。他启唇一笑,白亮的牙衬著古铜的肤色,不管看起来还是闻起来都充满阳刚味。
    “于先生,我……我有话跟你说。”她重复一次,语气莫名其妙地虚弱很多。
    “请。”于载阳挑了下眉。
    该死!他挑眉的样子也很好看。陆丝不会被帅哥或什么绝世天才吸引,但是却无法抗拒这种很阳刚的男人味——噢,她想起来她要说什么了。
    “我不能待在橘庄!”
    “是吗?”
    “你不要陪著村长胡闹了,赶快把我的车子修好。我还有我自己的生活要过,怎么可能就这样留在山上不走?”她盘手瞪他,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很凶。
    于载阳从没看过有哪只白兔想伪装成狼还成功的。
    不,她不是白兔,她是鹭鸶。
    鹭鸶是一种临水而居的水鸟,身高腿长,一身洁白,细瘦优雅,而高挑优雅又爱穿白衣的她,不正是如此吗?
    第一次相见时,她的眼光从孩子的身上转移到他身上,带著点惊惶。所以他们去拖她的车时,他没有试图做太多攀谈。
    一般人面对与陌生人之间的沉默,都会觉得尴尬,陆丝却宁可如此。于是他明白,这是一个不大喜欢和人打交道的女人!
    直到听她说她是一个医生,他又意外了一下,因为医生是个必须和很多人打交道的行业。
    她的一切都是矛盾,明明拒人于千里之外,外貌上却喜欢打扮。像现在,她仅施淡妆,长发一半盘上去,一半垂下来,柔软地卷在脸颊旁。
    通常不喜欢和人打交道的人,在外貌上也会尽量地低调,不引起别人注意,她却是相反。
    于是,这只矛盾的鹭鸶引起了他的兴趣。
    他承认他很坏!当村长又用那招死缠烂打,打听到她正在“无限期”休假时,他就决定配合。
    让这只鹭鸶多停留一阵子,似乎不是个太坏的主意。
    “我和原厂联络过,这个车型的轮胎他们要另外叫货,货到之后再寄到橘庄来,差不多两个星期。”于载阳微笑解释。
    “我不必非装原厂轮胎不可,其他厂牌的轮胎不能暂时撑一下吗?我只是要够我开回台北而已!”
    “然后让你的车轮在高速公路上自己跑掉?这个责任我承担不起。”
    “好吧,那村子里总有人有车吧?我愿意付钱给载我到南投坐火车的人!”她用力瞪著这个“有车的人”。
    “这牵涉到另外一个问题,你哪来的钱?”于载阳挑了下英武的眉。
    “噢!”陆丝挫败地呻吟一声,走到旁边用前额敲墙壁。
    这就是不幸的根源!那天她翻了一下自己的皮包,发现她的现金只剩四百多块,信用卡倒是有好几张。
    问题是,橘庄的阳春提款机没有信用卡预借现金功能,当然就更不必指望有哪几家店可以刷卡。
    “那我请亲友汇钱过来总可以吧?”她抬起头,再接再厉。
    “外国人不可以随便在台湾开户。”
    “我是台湾公民!”
    “身分证带来了吗?”
    “唔……”她也入了美国籍,这次是拿美国护照入关的。“那我打电话找人来接我总行了吧?”
    “好!”
    “咦?”陆丝不禁侧目。之前她提议要打电话找人来接她,村长还百般“善意的”阻挠,说打长途电话要先付钱,反正一切都是压在她没钱的这一点上。
    她是诚实的人,诊所里虽然有电话,人家不让她打,她也就没有偷打。
    “请。”于载阳朝柜台的话筒比了一下。
    陆丝狐疑地看他一眼,这么大方?
    “……没有拨号音。”难怪。
    “可能平常没什么人在用,没有缴电话费。我帮你通知村长一声,他们把欠缴的电话费结清之后,过几天应该就能复话了。”于载阳白牙一闪。
    又是推回去给村长!陆丝磨牙。
    “你们不觉得,把一个医生丢在一间甚至没有电话的诊所实在、太、过、分、了?如果有人要挂号急诊怎么办?”
    “这是为什么我们有手机的原因。”于载阳悠然晃晃手上的长方形物体。
    “……”她自己的手机没电,也没带充电器。
    “这样吧,你多开工几天,我就说服村长先让你预支一下薪水,再把手机租给你。”他火上加油。
    “薪水?你是说,我在这里看诊赚到的诊疗费还不是我自己的?”
    “当然不是。诊所是村公所的产业,你只是临时雇佣而已。”
    “你、你……于先生,你们这是绑架!”
    “怎么会?你可以任意行动,没有人关著你。”
    真是……真是……他妈的!这跟关著她有什么差别?
    “那请问车子修好之后,你又不收信用卡,你打算让我怎么付费?预支更多薪水?”她咬牙道。
    浓眉跳了一下,一个很男性的眼光将她从头到尾打量一次。
    “你休想!”陆丝面红耳赤。
    “我只是在想,我可以去清泉村的纪念品店借刷一下他们的信用卡机而已,你想到哪儿去了?”他的笑容像鲨鱼。
    “于先生……”陆丝深呼吸一下。
    “小于。”
    “什么?”
    “你可以像村长他们一样叫我小于,或阿阳,或学陈家最小的女儿叫我‘太阳’。”于载阳愉快地道。
    “噢——”她怒吼一声,飙回诊疗区去。
    “小于,你已经到了,怎么还站在这里,没有赶快给医生看看?”村长推了门进来。
    “你受伤了?”陆丝立刻停下脚步。
    她的语气让于载阳笑了起来。“我不是铁打的,我当然也会受伤。”
    罪恶感迅速浮上她的双眸。她只顾著和他抬杠,都忘了一般人进诊所当然不会是来找医生聊天的。
    “你伤在哪里?是怎么受伤的?进来让我看看!”
    于载阳慢吞吞地走进诊疗区,陆丝把灯打开,换上白袍,听诊器等器械都取出来,回头一看,他还站在那里磨蹭。
    陆丝脑中灵光一闪,“你不会是怕看医生吧?”
    黑眼迅速对回她脸庞。“当然不是!”
    “好吧,快过来。”她指了指病患坐的那张椅子。
    他的黑眸眯了一眯,终于慢吞吞拖著步子走到她面前。
    如果他想以自己高大的体型对她带来任何压迫感,他显然失败了。从穿上白袍的那一刻,陆丝宛如切入专业模式,坚决,稳定,冷静,完全没有两分钟前气到失去控制的样子。
    “你伤在哪里?”她把他按进椅子里,坚定地问。
    “我们刚刚去检查后山那个水塔的抽水马达,结果有一片扇叶断掉了,突然从小于的屁股上削过去,我赶快叫他来看医生。”村长跟进来报告。
    “谢谢!”她一脸公事公办地咐咐伤患:“长裤脱下来,我看看。”
    “……”于载阳防卫性地拉紧裤头。
    “村长,麻烦你离开一下。”陆丝叹了口气,帮他清场。
    “好好好,我走,你们两个慢慢脱,慢慢脱!”村长笑呵呵地钻出门。
    “我介意的人不是他!”于载阳横她一眼。
    她不耐烦地道:“得了,我就不信你没在女人面前脱过裤子!我是医生,快脱下来!”
    终于,他慢吞吞地解开裤头,露出一双精壮结实的腿,她的眼神丝毫不曾动摇。
    “我看看。”陆丝检查了一下右臀下缘的那一条血痕。“你运气很好,伤势不太严重,只有切入点比较深一点,我帮你缝两针。”
    “一定要缝吗?”他伤口附近的肌肉突然绷紧。
    “不缝也可以,不过好得比较慢,而且容易留下疤痕,还是缝好了。”她回头准备麻醉药的针剂。
    “男人不怕留疤,我不要缝!”
    她瞄他一眼。若说英勇的于载阳先生不怕看医生,她绝对不相信!
    “好吧,那先贴医疗胶带固定。这阵子你动作最好放轻一点,不要拉扯到伤口,明天记得回来换药!”她拿起针筒,改抽破伤风的针剂,食指弹了弹针筒,把空气弹到顶端挤出去。“好了,转过去。”
    “不是说不用缝了吗?”他一个大步跳得好远!
    陆丝差点笑出来。
    “这是破伤风针!那个扇叶不知道有多脏,不打破伤风针怎么可以?过来。”她努力板起脸,装出公事公办的表情。
    “……”他挣扎的样子实在是精采万分。“你不是故意想报复我吧?”
    “我像这种人吗?”她夸张地说。好吧,她承认她是有点故意做大动作吓他,不过破伤风针是真的该打的。“于载阳,想想那些小鬼头,如果他们知道他们崇拜的偶像怕打针,以后他们生病就更有理由不来看医生了,你难道不该以身作则吗?”
    “哼。”于载阳心不甘情不愿地走过来。
    “我发誓不会太痛的。待会儿你还要去哪里?”她一如平时替害怕的小孩打针,利用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
    “修车。”
    针头快而准地扎下去。“修谁的车?”
    “王伯伯家的,他的卡车一直冒黑烟,可能是化油器有问题。”
    针剂慢慢推进去。“很难修吗?”
    “也不会,化油器拔下来清一清就好了。”
    酒精棉往针口一按,结束。“好了,自己按住!”她回头去收拾器具。
    这么快就打完了?他只感觉被叮一下而已,这女人看来真的有点门道。
    “不会痛吧?”她回头瞄他一眼。
    “……还好啦。”于载阳按著自己的手臂,不太情愿地说。
    陆丝轻声低笑。
    大小孩咕哝一声。“我回去拿健保卡。”
    “嗯。”她把针筒丢到医疗废弃物专用的垃圾桶里,用沾了酒精的棉布四周擦拭一下。
    没想到他竟然是她的第一个病人,她实在是太以德报怨了。陆丝圣洁地想。
    “换个场合,我们再来讨论我为女人脱裤子的事,希望到时候我的表现会比现在让你满意。”
    他就是一定要讲赢就是了!陆丝火大。
    噗!一团酒精棉砸在走道墙上。
    那个宵小之辈,像偷吃了糖似的,愉快地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