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书库 > 爵迹·风津道 > 第十二回 觉醒者的悲鸣

第十二回 觉醒者的悲鸣

作者:郭敬明 发表时间:05-13

    【西之亚斯蓝·约瑟芬塔城·密林河岸山崖】
    无数的光之箭矢,仿佛暗夜里从天空密集砸下的流星般朝天束幽花和阿克琉克袭来,漫天的皎洁月色,都似乎失去了光辉,让为于这风驰电挚的密集箭雨。
    密林里冰凉而黏稠的黑暗,如同一匹巨大的黑色绸缎,被一支支快若闪电的光之箭矢撕破,本来静谧的林间,此刻充满了箭矢划破空气时发出的锐利啸叫。
    剧烈的血腥气渗进无边的黑夜。
    天束幽花肩胛骨上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她低下头,一枚闪烁着淡金色光芒的箭矢,插在自己的左胸肩胛位置,透过半透明的光芒箭柄,幽花能够看见自己肩胛内部的血肉和筋腱,鲜血顺着箭矢洞穿出的坑洞,源源不断地往外涌动,“应该是伤到了动脉血管”,幽花思衬着,咬了咬牙,伸出手,准备忍住即将到来的剧痛,将箭矢拔出来,然而——
    “咦?为什么……”天束幽花被眼前的诡异状况吓呆了,她伸出的手指毫不费力地穿过了那支还在发光的箭羽,而那根箭矢依然牢牢地插在自己的肩头——没有人可以握住一束光。但是,她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眼前的状况,连绵不断的箭矢破空而来,就在她发愣的这几秒钟,四五支光之箭矢又噗嗤噗嗤地插进了血肉,的血肉。
    “你想死吗?赶快走!”阿克琉克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后,转身挥手放出气盾,然而,平时坚不可摧的隐形盾牌,此刻却仿佛脆弱的玻璃一样,接连不断地碎裂,一扇一扇彩虹碎光在空气里爆炸,光之箭矢毫无阻滞地射进阿克琉克的大腿,膝盖,和腹部。
    阿克琉克拉着幽花在密林里飞驰。
    然而,身后密密麻麻的箭矢却仿佛阴魂不散的鬼火追身而来,魂力感应在如此高频率的攻速之下根本没用,当感应到背后袭击而来的魂力波动时,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啊——”天束幽花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她弓着身体,喉咙被后膝传来的剧痛锁紧,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阿克琉克转过头,看见两根发光的箭矢深深地插进了她膝盖弯的地方。他没有说任何话,俯身将天束幽花抱起,继续朝密林深处飞掠而去。
    天束幽花的视线落在阿克琉克那双矫健飞奔的双腿上,上面起码插着五根箭矢,有两根分别插在膝盖和脚踝的位置——一般人的这两个位置中箭的话,立刻最基本的移动力都会丧失,更别说像现在阿克琉克这样鬼影般飞驰。
    “你……你的天赋也是【无感】吗?”天束幽花趴在阿克琉克肩膀上,脑海里浮现出霓虹那张永远没有表情,即使浑身浴血,也依然目光淡然的样子。
    “当然不是。”阿克琉克紧锁的眉毛,让他的双眼笼罩在一条狭长而漆黑的阴影里。“但‘痛苦’在‘死亡’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我们是要逃到哪儿?”天束幽花忍住剧痛,问道,“你不如现在树林里找一处有水洼的地方,我可以发动阵法,帮助我们愈合,这些箭矢不知道为什么,拔不出去,再这样下去,我们两个一定会失血而死的。”
    “没用的,即使你的天赋是‘永生’,这些箭矢并不是真正的箭矢,它虽然能够在千里之外精准地洞穿一切目标、无坚不摧,但实际上它并没有实体,它就像一束月光一样,你抓不住它,更拔不出它。它又不是真正的光——光没办法造成肉体创伤,更没办法像这样在我们的肉体上撑出一个血洞,仿佛一个有实体的透明木棍一样插在我们身体上,哦不,还不像木棍,它更像是一根插进我们身体的铜管,因为血液能够穿过这些光,毫无阻碍地流淌出来,仿佛插在我们身体里持续汲取血液的獠牙。如果硬要说起来,这种箭矢更像是一种能量,而不像是一种物质……”阿克琉克说这些话的时候,又有一枚箭矢扑哧一声穿透他的左肩,他左下颚的轮廓一瞬间被皎洁的月光照亮,仿佛他的肩膀上开出了一朵发光的花朵。然而,他的脚步和动作,却没有任何的停滞,甚至连说话都依然维持着刚刚的速度,看起来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所有,当这些箭矢还存在在我们的身体里时,你是无法愈合的,就像身体上插了一把刀,你想要恢复伤口,就先要把刀拔掉。”
    “那怎么样才能拔掉这些光的箭矢呢?你不是说它们只是一种能量,而不是一种实体吗?”
    “那就等能量消失。”阿克琉克冷冷地回答,突然朝右边滑出一大步一枚呼啸而过的光箭贴着他的左腰处射过,只差毫厘,“只要逃出他们的射程范围内,能量就消失了。
    密林里呼啸着没有来处的大风,卷裹着两人,仿佛飞翔般朝更远处掠去。天束幽花知道,这些强大的气流都是阿克琉克召唤来的风术,她叹了一口气,心里暗暗感叹,风源在速度方面的天赋优势,实在是太强大了。
    阿克琉克的速度非常快,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刚刚的山崖已经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咆哮的约瑟芬河水的声音也已经听不见了。天束幽花在心里暗忖,除了漆拉之外,她从来没有见过速度比阿克琉克还要快的人了,就连动作快如闪电的霓虹也比不过他。
    阿克琉克的速度没有任何的降低,但天束幽花突然从眼前的静谧里猛然意识到,身边刚刚仿佛密集流星般的箭矢已经消失不见了,整个黑暗的树林里,只有风声,没有箭矢划破空气时的锐利啸叫。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上,那些发光的箭矢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几个血洞,正在缓慢地收缩愈合。
    “我们……已经逃出他们的射程范围了?我们安全了?”天束幽花趴在阿克琉克的肩膀上问道,她身上的袍子,已经被她汩汩流出的鲜血浸泡透了,滚烫的血液已经被冬日的寒风吹得冰凉,湿淋淋又黏糊糊地贴在她的身体上,发出阵阵血液特有的腥甜味道。天束幽花仗着自己【永生】的天赋,并无大碍,然而,阿克琉克他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抿紧的薄薄嘴唇已经失去了血色,看起来仿佛两枚在冬雪里吹得发亮的钢片。
    “不,我们现在才开始,真正进入危险。”阿克琉克再一次将自己的速度提高了些许,他的瞳孔甚至隐隐地颤抖起来,仿佛有一种致命的危险正在降临。
    “什么意思?”天束幽花感觉到阿克琉克的体温飞速地在下降。
    【西之亚斯蓝-约瑟芬塔城-密林河岸对面山崖】
    “啊”,小古尔克放下高举的右臂,随着他的动作,手臂上沉重的弓弩发出清晰的机械摩擦的金属声,“哥哥,他们已经逃出我的射程范围了啊。还要追击他们吗?还是说,我们应该办正事了?如果要继续追击的话,只能靠你啦,我无能为力了哦。”他们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在嘴边露出一个笑容,月光下他的面容看起来英俊中透露着一股迷人的倜傥。然而,在他身边手持黑色精钢长弓侧身而立的古尔克,几乎同样的五官,却凝聚起了截然不同的表情,他肃穆而沉重的表情,看起来如同月下凄凉的雪峰一样,有一股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宁愿多花一点时间,也不要留下后患。”他举起沉重的长弓,动作仿佛抬起一片羽毛般轻盈,一根发亮的弓弦悄然出现在弓上,天空的云层深处,旋转流淌下几缕琥珀色的如水月光,风吹动时发出的“咝咝”声近在耳畔。月光如风,在他纤细白皙的指尖,凝聚成了一根又长又粗的光芒箭矢,“况且,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他双臂仿佛苍鹭宽大的羽翼般骤然舒展而开,“砰——”,一支破空箭矢在黑暗中闪了一下,就消失了。
    他修长的五指闪电般地聚拢又松开,动作灵巧至极,“砰——”,第二支箭矢再一次闪电般地消失在了黑暗里。
    【西之亚斯蓝-约瑟芬塔城-城外密林】
    天束幽花倒在地上,她的身下已经渗出了一摊不小的血泊。她躺在自己的血液里,感受着汩汩流出的热血在冬季的冻土上渐渐变得冰凉,血红色的冰花碎片在土壤里渐渐凝结。
    她歪着头,脸颊贴着地面,在她的视线里,阿克琉克躺在离自己不远处,他看起来仿佛是睡着了,轻轻地闭着眼睛,喉咙里发出越来越弱,几不可闻的声音,仿佛一个睡梦中正在呓语的人。他和睡着的人,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的胸膛心脏位置,此刻正插着一根竹子般粗细的箭矢,仿佛一根透明的玻璃管子插进了他的心脑,正在汩汩地往外抽血。
    几秒钟之前,她突然感觉到抱着自己飞掠的阿克琉克浑身一颤,还没来得及询问,就被突然朝前方重重地抛了出去。当天束幽花摔在地上呲牙咧嘴的时候,她转过头来,正好看到那支光之箭矢洞穿阿克琉克心脏的那个瞬间,血液仿佛大颗大颗的红色宝石,在空气里四散飞溅。
    她刚刚站起来,想要朝阿克琉克走去,突然就感觉到了一阵几乎要撕碎她的脑子的剧痛,从后背脊椎骨上传来,还没有来得及拧身回头,就看到了从小腹上洞穿而出的那道发亮的光芒。
    仿佛自己的小腹上,开出了发亮的花朵。
    她朝前倒下去,像一块大石头般发出沉闷的响动。
    阿克琉克胸膛上和天束幽花小腹上,两根发光的箭矢,缓慢忽闪着光芒,看起来完全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西之亚斯蓝-约瑟芬塔城-河岸地底洞穴】
    整个巨大的洞穴穹顶在不断地埋下陷落,却又不像是坍塌般的坠落,周围的山岩石壁也在缓慢地朝中间靠拢,原本辽阔的地底空间正在飞速地缩小,眼前的景象看起来说不出的怪异。
    震耳欲聋的响声回荡在密闭的空间里,听起来仿佛沉闷的巨雷滚动在头顶。
    巨大的雪狼“芬瑞尔”独自站在对阵的前方,其他风源的人都退避到洞穴的后方,西鲁芙此刻像一个沉睡的美人一样,看起来完全沉浸在甜美的睡梦中。几个风津猎人围绕在她身旁,伊赫洛斯更是寸步不离地守候在她的身边。所有人的目光都默默地聚集在洞穴中央的雪狼身上,因为他们都知道,此刻,目光里闪烁着血红色光芒的“芬瑞尔”,其实身体里真正的灵魂,是风源的至尊之后,西鲁芙。
    “芬瑞尔”缓慢地低下头,然后突然昂起脖子,发出一声嘹亮的狼嚎,同时随着它的嗥叫声在洞穴里震荡开来的,还有无数看不见的透明刀刃——这些刀刃不同于水源人习惯的坚硬的冰剑雪刃,它们仿佛是海底飞速游动的扁长银鱼,光滑而黏腻,诡谲而灵魂,锋利无比,却无色无形,无法预测,无法捕捉,密密麻麻地朝你卷动而来。
    特蕾娅站在远处的洞穴边缘,她周身翻涌不息的魄丝绸裙摆,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她目光凝重,瞳孔里的魄风雪翻滚不息。不得不说,特蕾娅确实是一个思维极其缜密的人,就算是明知道这些间接元素攻击对她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她也没有丝毫放松对整个战局上魂力变化的探知,时刻都将自己放在最安全的环境里。同样,在“女神的裙摆”守护范围内的,还有站在特蕾娅身边的幽冥,他看着裙摆外面,空气里快速冷却的旋转气刃,说不出的凝重。他的双手隐隐地用力握在一起,手背上血管清晰可见。
    而离她不远处的吉尔伽美什,表情看起来却没有丝毫的紧张。他朝身后的银尘伸出手,握着他的手,轻轻地拉向自己的身后,让他和自己紧靠着站在一起。他嘴角含着一个淡然的微笑,目光里仿佛游动着几缕金箔,发出若隐若现的光芒来——仔细看,就会知道,那是他正在发动魂力的迹象,但他并没有像特蕾娅或者幽冥一样,浑身都浮现出金黄色的刻纹,只是此刻
    他的瞳孔里能看得出金色的游丝。就像传说中的那样,他对魂力的使用仿佛是一种艺术,他永远都能用最微小的魂力,制造出最强力的魂术效果。比如此刻,他只是安静地站立着,仿佛正在旷野中思考的安静旅人,但是,整个空间里闪电般游走的锋利气刃,却无法近身,他把自己和银尘,笼罩在一个圆形的透明气盾里,无数电光火石在他们周围的透明气盾上,砸出涟漪般的彩虹光晕,却始终无法砍碎这一层坚固的防御。
    而洞穴的正中,离“芬瑞尔”最近的,则是浑身漆黑,笼罩在坚不可摧、硬度最高的盾牌“龙鳞漆”之下的艾欧斯,他此刻正将漆拉挡在身后,伸展开漆黑而修长的双臂,快速而敏捷地挥动着,将身后的漆拉保护得密不透风,时不时有透明的气刃在他的胳膊上砍出电光一闪,铿锵的声音仿佛一柄精钢刀刃砍在了水晶石上的声响。六个人分成了三组,正以不同的方式抵挡着“芬瑞尔”凌厉的气刃攻势。看起来,“芬瑞尔”的进攻在他们的防御之下,似乎并没有起到效果。然而,三组人的表情,除了吉尔伽美什和银尘之外,另外的四人,都看起来格外凝重。特别是特蕾娅,因为,在敏锐的魂力感知之下,她清楚地知道,蕴藏在“芬瑞尔”体内的魂力,此刻只释放了冰山一角,它的魂力上限高得惊人,而且,它的魂力里有一种无法说清楚的东西,仿佛一种又冰冷又黏滑的感觉。特蕾娅突然想起了当初他们几个人围捕“宽恕”时惨烈的战况。那个时候,自己的“女神的裙摆”已经发动到了最大程度的防御极限,却依然被“宽恕”的血舌长驱直入,仿佛探囊取物般轻易洞穿了自己的身体。不知道这一次,空间能否抵挡住“芬瑞尔”的全力进攻……
    正在特蕾娅回忆之时,“芬瑞尔”目光里闪动过几丝寒光,它抬起右前掌,在地面上用力而迅速地践踏了三下,它脚下的地面在巨大的重力之下瞬间龟裂。随着三次踏足,爆炸般的魂力从它足心震荡开来,洞穴里的魂力突然成倍地上涨,刚刚密集卷动的刀刃突然加速了一倍,并且,力量也比之前要猛烈得更多,之前狭窄剑刃般的气流,仿佛瞬间变成了巨大的刀斧。
    特蕾娅的“女神的裙摆”发出哗啦啦的声响,空气里响起两声布匹被划破的脆响,特蕾娅咬了咬牙,怒目圆睁,浑身魂力暴涨,白色丝绸浪潮砰然掀动,范围陡然扩大。但是她的瞳孔却忍不住轻轻地颤抖着,因为她不清楚,拉下来,“芬瑞尔”的进攻还有多少波,如果下一波进攻的强度还是按照如此程度的提升,那么……
    而远处,吉尔伽美什和银尘身上笼罩的那层透明圆球状的气盾,发出更加绚烂的彩虹光晕,无数重逾千钧的力道,刀砍斧凿般地砸在玻璃般的透明气盾上。吉尔伽美什轻轻挪动了一下脚步,将两腿稍稍分开了一些,让自己站得更稳,然而,他的皮肤依然白皙一片,看不出任何金色的纹路。他索性闭起了眼睛,嘴角依然幽幽地凝着一丝微笑。银尘轻轻地靠近吉尔伽美什的耳边,问道:“王爵,需要我们出手么?我看那边,艾欧斯和漆拉,似乎有一点吃力,不知道下一波攻击到来的时候,他们两个能不能支撑得住。”吉尔伽美什依然闭着眼睛,他微微侧过头,对自己身后的银尘说:“先静观其变吧。你不要低估了艾欧斯和漆拉的实力,我想,再怎么样,至少下一波攻击到来的时候还不至于要了他们的命。但他们确实撑不了多少轮进攻了。‘芬瑞尔’的魂力比我想象中大多了,而且,西鲁芙‘附灵’之后,她对魂力的精准使用和对风元素魂术的研究,比一头动物要高明得太多太多了。因此,‘芬瑞尔’那本身的浑厚无比的魂力,也就发挥出了更加惊天动地的效果。如果我感应得没错的话,西鲁芙起码能够按照前一轮这种魂力的增长程度,将攻击强度再提升五次……特蕾娅我不知道她的深浅,但艾欧那边……如果他只是想要自保,那么凭借自身的龙鳞漆硬度应该足够了,但是,他身后还有一个被‘神风织索’束缚了天赋的漆拉,没有速度优势,也没有盾器加持的他,想要躲过‘芬瑞尔’的攻击,几乎不可能……”银尘转过头,望着漆拉,点了点头,又有点担忧地问:“那么我们需要出手帮他么?毕竟他是我们亚斯蓝的王爵,不管我们和他们之间究竟怎么清算,西鲁芙毕竟是因德的人,如果漆拉真的死在她的手里……”
    “我们可以出手帮他,但是我现在不行……”
    吉尔伽美什轻轻地睁开眼睛,他望着前方不远处昂然挺立的巨大雪狼,目光里翻涌着暗金色的光芒。
    “为什么?”银尘有点难以置信,从他对魂力的感知上来说,吉尔伽美什的魂力使用远远还没达到上限,怎么可能不行。
    “你没发现,整个洞穴的收缩变得格外缓慢了么?”银尘抬起头,看着头顶之前一直持续收缩下沉的穹顶,果然,此刻已经几乎看不出变化了,维持在一个固定的高度。吉尔伽美什顿了顿,轻声继续说道:“虽然我现在已经可以在四种元素的魂术之间自由地切换了,但是,要同时使用两种元素的魂术,还没有达到熟练的程度。如果要干扰西鲁芙和其他的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迅速收缩洞穴,让他们的理智在密闭空间里陷入狂乱和躁动。所以我需要你……”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交给我。”银尘点了点头,浑身金色纹路隐隐地浮现出来,他微微弯曲了一点点膝盖,然后缓慢地撑开了双手。
    “你只要撑过下一轮的进攻,时间应该就够了。”吉尔伽美什双手合拢在一起,轻轻地捏了捏手指骨,然后朝地面优雅地蹲了下去。他伸出右手,五指指尖轻轻地触碰到地面。“什么?他竟然……”索迩看着球形气盾里的吉尔伽美什和银尘,吉尔伽美什身上涌动起一浪一浪的金色烟雾,仿佛流水般汩汩地沿着他的右手臂流淌到指尖,渗透进地面。而整个洞穴在他魂力的作用下,又重新开始地收缩,而且速度比之前更快,更迅猛。“他竟然也能够使用风元素魂术!他究竟是谁?!”
    此刻,撑起气盾的人,已经从吉尔伽美什转变成了银尘。银尘冷峻的面容上笼罩着一层金色的光芒,密集而沉重的气刃持续砍凿在他们头顶。然而,过了一会儿之后,明显的,那些气刃的攻击速度和强度都开始发生了变化,之前持续而稳定的攻击,渐渐变得紊乱起来,力度不均,频率也不一致。银尘抬起头,发现整个洞穴已经缩小了五分之三的大小。特蕾娅闭上眼睛,她非常明显地感觉到了对方那群白色猎人情绪的躁动不安,仿佛火山爆发前感受到危险的动物一样,他们微微地颤抖起来,甚至有一些开始原地挪动着脚步,持续缩减的密闭空间将他们的理智逐步推向崩溃的边缘。
    突然,巨大的白色光芒从雪狼身体里咆哮而出,如同一阵飓风般卷向角落里被风津猎人保护起来的沉睡的西鲁芙。下一秒钟,当雪狼“芬瑞尔”刚刚收回到伊赫洛斯体内时,西鲁芙就突然从风津猎人的环护中间飞掠起来,优雅地降落在洞穴的中央。她抬起头看着头顶不断陷落的岩石,又看了看吉尔伽美什,依然沉着而冷静,朝身后招了招手,一个风津猎人一闪即至,站在了她的身后,等待着她的只会吩咐。
    她转过头,贴着风津猎人的耳朵边上轻轻说了几句话,随即,那个风津猎人抬起头,仿佛灵魂出窍般地静静站立了几秒钟。随即,所有的风津猎人仿佛彼此间用一种诡异的方式交流了信息,知道了西鲁芙的命令一样,纷纷化成流动的白色光影,四下飞掠。瞬间,他们就纷纷占据了洞穴的各个角落和穹顶位置。他们仿佛撒在黑色夜空上的白色星芒,然后,几十个人动作整齐划一,朝自己身后的虚空里伸出了手,然后用力握紧了拳头朝胸前用力拉扯,仿佛在拉紧一张看不见的网。“他们在干什么?”幽冥站在特蕾娅的身后,刚刚天地间咆哮翻滚的密集气刃已经随着雪狼的隐匿而消失了,然而,那几十个白色幽灵般的风津猎人此刻分散在整个洞穴空间的内壁上,却不知道在干嘛。但随即,幽冥发现特蕾娅的神色渐渐凝重起来,他刚刚想说什么,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突然感觉到耳膜一阵刺痛,他伸出手摸了一手,手指缝隙里,沾染着殷红的血迹。
    “他们在随着吉尔伽美什一起,收缩这个洞穴……”特蕾娅的声音发出微微的颤抖,“不过,吉尔伽美什收缩的是空间,而他们收缩的是空气。”
    幽冥耳朵里传来的刺痛起来越强,他的胸口被一阵莫名的重压持续撞击着,他忍不住问特蕾娅:“他们不是最害怕密闭空间么?那他们干吗还帮助吉尔伽美什一起收缩呢?”
    “因为吉尔伽美什在收缩整个空间的时候,这里面的空气,其实是从石壁或者地面的缝隙里逃逸了出去的,所以我们整个空间里的压强是正常的。但是,现在,西鲁芙让所有的风津猎人占据了洞穴的内壁,他们联手将洞穴上的所有缝隙都气壁封死,空气没有出口,他们将所有空气全部抓紧在了一起,因此,没有丝毫的气流可以逃逸到这个空间之外。也就是说吉尔伽美什将这个洞穴收缩得越小,这里面的空气压力就会虎大,对吉尔伽美什的反抗力就会越大,他收缩洞穴的难度也就越大。”特蕾娅转过头来看着幽冥,她的双眼里全部是赤红的血丝。她睁着眼睛,忍受着眼球上空气中越来越大的看不见的压力,对幽冥说:“而更可怕的是,风源的人,可以控制他们周围的气压,但我们却不行,我们会在这种巨大的气压之下,最终粉身碎骨……”
    洞穴剧烈地收缩着,几十个风津猎人更是全部进入了隐形模式,仿佛消失了一样,然而,空气里持续猛烈增加着的气压,意味着他们正在竭尽全力地压缩着洞穴内的空气。
    幽冥双膝跪在地上,双手用力地撑着地面。他的鼻孔和耳洞里,正在一滴一滴地掉下血珠子来。他的五官扭曲在一起,显然在对抗着空气里看不见又躲不掉的千钧重压。特蕾娅抬起着,看见西鲁芙和伊赫洛斯、索迩,仿佛安静的隐士一般,站立在洞穴的一角,漠然地观望着眼前这场无声的杀戮。而洞穴中央,艾欧斯已经倒在了地上,他全身漆黑的龙鳞,此刻在剧烈的气压之下,仿佛活物一般,汩汩地蠕动着,他的脸上是痛苦的神色,而旁边的漆拉,已经单膝跪地,抬起头,望着远处的吉尔伽美什和银尘——
    此刻,银尘依然撑开着球形的气盾,在球形气盾里面,他们的气压正常如旧,然而,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包围着银尘撑开的气盾,他脖子上的金黄色刻纹已经蔓延到了脸上,太阳穴上的血管因为用力而清晰可见。一丝淡淡的血迹从银尘的嘴角流了下来。而吉尔伽美什,依然五指贴近地面,加速地收缩着地底的空间。
    “吉尔伽美什!你停手!”漆拉张开口大喊,他的牙齿已经被喉咙里涌出的血液染红,“吉尔伽美什!!”特蕾娅终于忍不住弯下了她的膝盖,巨大的压力仿佛千斤巨石砸在胸口,又像是沉到了几千米深的海底,耳膜快要被撕碎般痛苦。她艰难地爬到幽冥身边,伸出手,握住幽冥的手掌。幽冥喉咙里持续发出痛苦的低沉嘶吼,他闭着眼睛,伸出手反握住特蕾娅小巧的手掌。他艰难地把特蕾娅拉到自己的身下,然后伸开他修长的双臂,将她拥抱在他的怀里,他的意识已经渐渐混沌一片,口里不断涌出鲜血……
    “幽冥……幽冥”,特蕾娅将口里涌起的鲜血用力地咽下去,“吉尔伽美什他……他并不是害怕我们走了,他打不过西鲁芙……他留下我们,是想杀了我们……他想杀的不仅仅是西鲁芙,他想杀所有的人……这个洞穴里,除了他之外,所有的人……”
    幽冥的双眼已经迷蒙一片,他的眼皮半睁着,特蕾娅知道,他已经在意识昏迷的边缘,但是他依然紧紧地用力握着自己手丝毫没有松开。特蕾娅的脸上滚下两行热泪来,她挣扎着爬过去,趴在幽冥的耳朵边上,用另外一只手抱着幽冥的脸,用涌满鲜血的口,含混地说:“幽冥,你听我说,你听着!等一下,我需要你将你所有的魂力注入到我的身体……我们只有一次机会,你相信我……”
    幽冥闭着眼睛,点点头,艰难地伸出那只宽大而有力的手掌,撩进特蕾娅的裙摆,轻轻地放在特蕾娅大腿内侧的爵印上。
    特蕾娅翻过身,面朝上方,她眼里所有混浊的白色风暴瞬间消失了,她身体上翻涌不息的金黄色刻纹也突然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皮肤表面浮现出的另外一套截然不同的纹路,更扭曲,更复杂,也更诡异,她瞳孔里金色光芒大放——汪洋般排山倒海的恶心感,仿佛最黑暗也最黏稠的浆液沿着喉咙往外喷涌的感觉,幽冥突然弓起身子不断地呕吐起来,但他依然没有松开持续往特蕾娅身体里注入魂力的那只手。
    一种听不见的声音在洞穴里来回震荡穿梭,仿佛无数有尖锐触角的昆虫在耳膜上爬行尖叫,有一双冰冷无形的手在胸膛里搅动,用力揉挤着胃里的酸液。
    无数风津猎人从穹顶上现形,然后捂着耳朵挣扎着不断簌簌地往下跌落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他们仿佛一颗一颗白色的雪球一样从上空坠落下来,随着他们的陨落,空气里的压强也逐渐减弱。
    艾欧斯和漆拉索迩和伊赫洛斯,甚至连西鲁芙,也没有逃出这股突如其来的冰冷恶心之感,仿佛整个人被突然丢进了起伏着巨浪的海面,脑内所有的平衡都打得支离破碎,理智被一团漆黑的浆液团团包裹住一样。
    就连银尘和吉尔伽美什,也停了下来。
    这么多年之后,特蕾娅终于再一次发动了“精神浸染”。“银尘,现在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情,”吉尔伽美什睁开他那双天神般迷人的眼睛,他忍住脑海里剧烈的恶心恐惧之感,镇定地对银尘说,“不要理会任何其他的人,集中全力,首先杀掉特蕾娅。”
    “是,王爵。”银尘艰难地挣扎而起,身影闪动,飞掠而出。
    洞穴的另一面,西鲁芙在伊赫洛斯的搀扶下,艰难地站立着,她捂着自己的耳朵,转头对索迩说:“索迩!杀了特蕾娅!”
    “是!陛下!”黑雾般的披风瞬间包裹住了索迩的全身,下一个瞬间,他整个人在空气里消失了
    【西之亚斯蓝-约瑟芬塔城-城外密林】
    天束幽花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片厚厚的积雪里。周围的参天大树,笼罩在一片毛茸茸的白雪中。大雪将所有的枝丫都压得弯向大地。
    她下意识地伸手摸向小腹,然而,那个血洞没有了,只摸到衣服上已经凝固的血迹,而自己腹部的那个伤口,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愈合了。她转过脸,看到了身边正靠在一根横倒在地面上的粗树上休息的阿克琉克,他的脸色依然苍白,在周围茫茫大雪的映衬之下,显得更加孱弱,他胸口的箭矢也已经消失不见了。胸膛上的那个血洞,此刻已经愈合,虽然还没看到新生长出的鲜红嫩肉,但是至少已经不再流血。
    “你又救了我?”天束幽花挣扎着坐起来,看着阿克琉克瘦削的面容。
    “不是,”阿克琉克目光转向天束幽花身后,“是她救了我们两个。”
    天束幽花转过身,看见了自己身后安静站立着的鬼山莲泉。天束幽花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又欲言又止。
    “你不用感谢我,我只是在救我自己。你知道的。”鬼山莲泉看着天束幽花,轻轻地笑了。
    “你怎么做到的?”阿克琉克抬起头问道。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你们身上的那些看起来像是光又不像是光的箭矢,非常让人伤脑筋,我想了各种办法,都没能将你们拔出你们的身体。只要他们依然插在你们身上,就等于始终有一根管子在往外面放血,而且你们中箭的位置又是在如此要害的位置,不拔出来根本没办法恢复。”鬼山莲泉回答着。
    “那你怎么知道,要带我们逃离了足够的距离,才能让箭矢因为超过射程而失效呢?”天束幽花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带你们离开那里,只是因为我怕伤害你们的人就在附近,能够将你们伤得这么厉害的人,我一个人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还是先带你们离开比较好。结果没想到,刚刚跑到这里,你们身上的箭矢就消失。于是我把周围的环境改造了一下,以方便我施展‘永生之阵’,你们的伤都太严重了,如果再耽误一会儿,恐怕……”鬼山莲泉淡淡地说道。
    “伤害我们的人,并不在附近。他们在约瑟芬河对岸的山崖上。”天束幽花说。
    “对岸山崖?”鬼山莲泉有些动容,“那么远的距离都能够……”她停了停,“你到底惹到了什么人?他又是谁?”鬼山莲泉指了指阿克琉克,问道。
    “他是阿克琉克。”天束幽花虚弱地站起来,看着鬼山莲泉的眼睛,仿佛特别疲惫地说,“他是真正的阿克琉克。”
    “你说什……”鬼山莲泉的话刚说一半,就突然停住了话语,她愣住了。愣住的人不仅仅是她一个。就连受伤虚弱到极致的天束幽花和阿克琉克,这两个根本没办法仔细感知魂力变化的人,也都感受到了离这里非常遥远的约瑟芬河岸的位置,惊人的魂力爆炸。
    鬼山莲泉的脸色一片死灰,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么强烈的魂力,这种程度的魂力,简直像是……简直像是……”
    “简直像是幽冥的‘诸神黄昏’和魂冢里的‘祝福’同时觉醒一样……”天束幽花痴痴地望着远方,像是吓傻了。
    “有一个极其巨大的东西觉醒了……”鬼山莲泉扶起天束幽花,转过头对阿克琉克凝重地说,“赶紧走吧,马上,连同我们脚下的这整片大地,都要被‘那个东西’吞噬了。”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