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外国名著
外国名著列表
女高中生

女高中生

作者:斋藤荣

这天早晨,久留美悠然地从睡梦中醒来。日历已经翻到了三月。今天是星期日,更重要的是,第三学期的期末考试已经结束了。轻松之余,她把最近所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谷口、远山二人拐骗了自己,由于父亲友纳付出的

妻子

妻子

作者:斋藤荣

康代对丈夫关泽良英的安全一直放心不下。关泽才五十岁就当上了宪民党的国会对策委员长,有人嫉妒他的破例发迹,况且,总务会长友纳又是与他针锋相对的政敌。有人传说,和友纳串通一气的暴力集团成员正在伺机谋害关泽。尽管未

拐骗

拐骗

作者:斋藤荣

羽根真利子住在横滨市山手区的一所高级公寓里,这所豪华的建筑物名叫“天堂”,真可称得上是所谓“亿万元级公寓”了。华丽的铁门旁,立着铜铸的狮子,看上去严然是座美术馆。真利子和女儿久留美两个人住在这里的202室。在生

东京,没有谋杀

东京,没有谋杀

作者:斋藤荣

在学术方面,我已失去了前程,在家庭生活方面,我又失去了温暖;我幻想自己能投入那黑暗的、虚无飘渺的幻景之中,为此,付出了两条人命的代价。我是多么希望能逃离现实,能从三十多年的残酷人生旅途中挣脱出来,去了却我的余生啊!——

杀人的玩具

杀人的玩具

作者:斋藤荣

国回铁横滨线相模原站的后面就是YED——美陆军相模综合补给厂,那是因为把军用车辆运到越南,而造成社会问题的基地。10月1日晚上8点钟左右,在距离YED不远的芒草町—角发生火灾。由于连续很久的放晴,天干物燥,火势一发即迅速

出租

出租

作者:约翰·高尔斯华绥

一九二○年五月十二号的下午,索米斯从自己住的武士桥旅馆里出来,打算上考克街附近一家画店看一批画展,顺便看看未来派的“未来”。他没有坐车。自从大战以来,只要有办法可想,他从来不坐马车。在他眼睛里,那些马车夫都是一群

苹果树

苹果树

作者:约翰·高尔斯华绥

《苹果树》这部中篇小说,作者自许为他最好的故事之一,文字优美、耐读。通篇描写青年大学生艾舍斯特因“怜悯”爱上天真纯朴的村姑梅根,与她在苹果树下定情;又因阶级意识而将她抛弃。他造成一起恋爱悲剧,而最终他又为此伤感

有产业的人

有产业的人

作者:约翰·高尔斯华绥

《有产业的人》(1906)是高尔斯华绥的《福尔赛世家》三部曲中的第一部。书中所描写的福尔赛世家正处于由兴盛到衰落的转折时期。福尔赛一家是金融家、交易所经纪人、拥有房地产或者股票的资产阶级,他们对立身处世、待人接

骑虎

骑虎

作者:约翰·高尔斯华绥

人的占有欲是从来不会停止不前的。福尔赛家人总认为它是永远固定的,其实便是在福尔赛族中,它也是通过开花放萼,结怨寻仇,通过严寒与酷热,遵循着前进的各项规律;它而且脱离不了环境的影响,就如同马铃薯的好坏不能脱离土壤的影

情书

情书

作者:岩井俊二

藤井树过世两年后。三月三日的两周年祭日。女儿节。神户下了场罕见的雪,公墓也被笼罩在大雪之中。丧服的黑色和斑驳的白色纠缠在一起。博子仰望天空,洁白的雪花漫无边际地从无色透明的天空飘落,美得无法言说。死于雪山的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作者:岩井俊二

故事发生在田园风景广袤幽静的彼端。默默忍受着同学欺负的莲见雄一,逐渐变得自闭孤僻。他只有在歌手“莉莉周”的歌声里寻求安慰,习惯于在“莉莉周”的网站BBS和别人交流。在这个虚拟世界里,他和一个叫“青猫”的ID相遇

燕尾蝶

燕尾蝶

作者:岩井俊二

燕尾蝶,固力果和凤蝶胸前的刻印,惊鸿一瞥就藏入眼底的图腾,惨淡命运中永远挡不住的无言歌声。金钱堆砌的大都市圆都。一群各怀美丽梦想的外来移民,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做着卖淫、拾荒、盗墓等人类最原始的职业。他们忘记了自

华莱士人鱼

华莱士人鱼

作者:岩井俊二

19世纪末,香港。相传生物学家华莱士发现了一条怀孕的雌人鱼,对其进行研究。好友之子海洲化却爱上了人鱼之女,与她缔结连理。1913年,华莱士留下一部名叫《香港人鱼录》的奇书后与世长辞,人鱼的传说失落在历史的尘埃里。一百

假曙光

假曙光

作者:伊迪丝·华顿

懒洋洋的七月天,空气中弥漫着干草、马鞭草和樨草的清香。阳台的桌子上,放着一只淡黄色的碗杯,里面漂浮着几枚大草霉,在几片薄荷叶的衬托下显得那么鲜红。那是一个乔治王朝时代的老碗杯周围棱角很多,折射出错综复杂的亮光,雷

一瓶毕雷矿泉水

一瓶毕雷矿泉水

作者:伊迪丝·华顿

坐着心热而气短的“老爷车”在险象环生的小道上挣扎子两天,又雇了一匹烈马骑了两天,雅典美国考古学校的小伙子梅德福心里不由得纳罕,他古怪的英国朋友亨利-阿尔莫汉为什么要住在沙漠里呢。现在他明白了。他身子靠着那座

石榴籽

石榴籽

作者:伊迪丝·华顿

夏洛蒂-阿什比在家门口的台阶上停下了脚步。夜色涂抹着三月里这个明媚的下午,喧嚣的都市生活正达到高潮。她转身背对那一切,在老式大理石地面的门厅站了一会儿,然后将钥匙捅进了锁孔。里扇门窗垂挂着的吊帘使室内的光线

元旦

元旦

作者:伊迪丝·华顿

“她过去很坏……一向如此,他们常常在第五大道旅馆见面。”我母亲这么说,好像那一越轨的情景增加了她所提起的那对男女的罪过。她斜挎着眼镜,看着手里的编织活,声音厚重得嘶嘶作响,好像要烤焦她毫不倦怠的手指间编织的雪白

老处女

老处女

作者:伊迪丝·华顿

蒂娜-洛弗尔——现在是克莱门蒂娜-罗尔斯顿小姐——定于七月同兰宁-哈尔西结婚。婚约是到四月才宣布的;女眷们为之哗然,对订婚时间短促这种粗率做法表示抗议。当时纽约人一致同意:“应当给年轻人相互了解的机会”;虽然纽

火花

火花

作者:伊迪丝·华顿

我扭转头去为的是不让他看到听见他被人叫白痴时我是怎样的伤心,即使是开玩笑——噢,至少是半开玩笑;可是我自己往往认为他就是个白痴。尽管我自己的牌很糟糕,我却深谙牌道,完全可以断定他的牌——趁他不留神时——充分说明

亨利·詹姆斯

亨利·詹姆斯

作者:伊迪丝·华顿

命运恰巧把一个人跟朋友们联系在一起,离开了朋友的个性,那么这个人还有什么个性可言呢?撇开我一生中两三例最伟大的友谊的影响,就谈不到我自己,因此,描述我自己的成长过程就必须描述这些友谊的激励和启迪性的影响。青少年时

天真时代

天真时代

作者:伊迪丝·华顿

70年代初一个一月的晚上,克里斯廷-尼尔森在纽约音乐院演唱歌剧《浮士德》。虽然人们早就议论要在第40街以北的远郊兴建一座新的歌剧院,其造价与壮观将和欧洲那些著名首都的歌剧院媲美,然而上流社会却依然满足于每年冬天

亚当,午后

亚当,午后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新来园丁的儿子用布条将长头发扎在脑袋上,还打了个小蝴蝶结。他一手提着满满的洒水壶走在小路上,一手向外伸着,好保持平衡。他给金莲花洒水,缓慢又仔细,直到每株花下的泥土都变湿变软为止,就好像倒出的是咖啡和牛奶;当一株花

马可瓦多

马可瓦多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你们说的是什么花?这个花园我向来只看到杂草!马可瓦多知道大家对这位老年女侯爵的意见十分纷歧:有人视她为天使,有人则认为她的小器鬼和自私自利的人。住:你们觉得这样还不够吗?你们的意思是,就好像她对待蚊子一样。牠们都是

树上的男爵(我们的祖先3)

树上的男爵(我们的祖先3)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树上的男爵》的故事情节大致是这样的:1776年6月15日,意大利翁布罗萨的贵族少年柯希莫返戏隆多(那时他12岁),因为和专制的父亲阿米尼奥返戏隆多男爵发生了争执,一气之下爬到了树上,并发誓不再下树。一开始,所有的人都没在意,

不存在的骑士(我们的祖先1)

不存在的骑士(我们的祖先1)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阿吉洛夫(Agilulf)是法兰西查里曼大帝麾下的一个骑士,有别於其他的骑士,阿吉洛夫并不存在,亦没有肉身,是一具会骑马的中空的甲胄。但藉著坚定的意志,他不但可以与人类生存,更是一个完美的骑士—精通剑术,战争,历史,数学,家居布置

命运交织的城堡

命运交织的城堡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在浓密森林的内部,有一座城堡,为所有途中来不及避夜的旅人提供庇护:骑士与仕女,贵族与一般过路人。我穿过一座摇摇欲坠的吊桥,在幽暗的中庭下马,沉默的马伕牵走我的坐骑。我呼吸微弱,双脚几乎站不住了;自从进入森林后,我遇到无

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

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伊塔罗·卡尔维诺在动身前往哈佛大学前夕去世,他本来要在那里主讲1985-1986年度的查尔斯·艾理奥特·诺顿讲座。由于天性沉默,他总是不愿意谈他自己,但他对谈文学的发展很有兴趣。在准备他的演讲过程中--他妻子回忆说这

困难的爱

困难的爱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除了卡尔维诺还有谁能如此准确和优美的捕捉普通人生活中的一个个瞬间,并将现实和幻想熔于一炉?一个面包店里的小偷,一个小酒馆里的狂热夜晚,一个陷入性幻想的年轻士兵,一个游泳时发现比基尼泳衣掉了下半截的中产阶级妇女--

黑暗中的数字

黑暗中的数字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这本优美的选集收录了一些才气横溢的小说,寓言和“不可能的访谈”,它的出版是一个重要的文学事件,进一步巩固了卡尔维诺作为一个二十世纪必不可少的作家的地位。在一幢房子烧焦的废墟里发现一张“可恶契约”的清单,里面还

帕洛马尔

帕洛马尔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帕洛马尔》的第一版于1983年11月由埃伊纳乌迪出版社出版。这篇前言的文本在多年中一直没有编辑出版,其首次发表是在《长篇小说与短篇小说》(米兰:蒙达多里出版社,1992年,第1402—1405页)的“第二子午圈”上,它是卡尔维诺在

意大利童话

意大利童话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意大利是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也是欧洲童话的故乡,童话在意大利的产生远比其他欧洲国家要早得多。也许同意大利民族热烈奔放的性格有关,意大利童话中对于真理、正义、善良、慷慨、真诚、勤劳、勇敢等优秀品质的拥护和赞颂更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其实不是一部小说,而是十部,每一部都有不同的情节,作者,氛围和风格;每一部都在第一章后嘎然而止,留下悬念。两个读者,一男一女,在这个迷宫中追踪着激起他们兴趣的故事线索。这样下去,《如果在冬夜,一个

宇宙奇趣(宇宙连环画)

宇宙奇趣(宇宙连环画)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宇宙奇趣》的主人公是个既年迈又年青的智者,他是个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的人,既是我们的老祖宗,又是个现代人,可以说他既是世界起源、地球形成时的人,又是宇宙消亡毁灭时代的人,他的名字是 qfwfq,是以未知数w为轴心的对称的

巴黎隐士

巴黎隐士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这几年我在巴黎有一个家,每年会来住一阵子,不过直到今天这个城市从未出现在我笔下。或许要写巴黎我得离开远远的:如果说写作是因为想念、需要的话。或许得更投入,那么我应该从年轻时就住在这里:如果说赋予我们想像世界形体

看不见的城市

看不见的城市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马可·波罗描述他旅途上经过的城市的时候,忽必烈汗不一定完全相信他的每一句话,但是鞑靼皇帝听取这个威尼斯青年的报告,的确比听别些使者或考察员的报告更专心而且更有兴趣。在帝王的生活中,征服别人的土地而使版图不断扩

通往蜘蛛巢的小路

通往蜘蛛巢的小路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这是一个关于皮恩的故事,他是皮匠的学徒,二战时在海边一个古代利古里亚人的要塞长大,当时德国军队驻扎在镇里,而游击队正从山区打回来。皮恩是个瘦小的孩子,为了生存下去,他要削尖脑袋去想办法。与其他那些有家的孩子相比,他

分成两半的子爵(我们的祖先2)

分成两半的子爵(我们的祖先2)

作者:伊塔罗·卡尔维诺

《分成两半的子爵》讨论了缺憾、偏颇、人性的匮乏。故事的起点是非常简单、非常鲜明的意象或情境:劈成两半的子爵,两片人体各自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一半是邪恶的子爵,极尽破坏之能事,一半是善良的子爵,处处助人。爬到树上的

合伙人

合伙人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帕特里克-拉尼根年近四十,是美国比洛克西某法律事务所合伙人之一。他精心伪造了一起车祸,造成自己车祸身亡的假象,随即窃取了事务所及客户的九千万美元巨款潜逃国外。四年后,化名达尼洛的拉尼根在巴西被抓获并被引渡回国,

鹈鹕案卷

鹈鹕案卷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本书是约翰·格里森姆1992年推出的又一部力作,当年便成为美国十大畅销书之一。小说暴露了美国法律界的内幕,涉及到上层政治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美国两名大法官在同一天晚上被害,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奉命进行调查

贫民律师

贫民律师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书中主人公迈克尔·布罗克是一个年轻英俊、前途无量的律师,他正在一步步实现着他的“美国梦”。他服务于美国排行第五的大法律顾问公司,每年收入相当可观,成为这个大公司的股东只是时间问题(而且只是三年的时间)。但是一个

遗嘱

遗嘱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七十八岁的特罗伊·费伦是一个白手起家的超级富翁,其产业遍及全球。他生性风流,有三个妻子和六个子女。但到了迟暮之年,他病痛缠身,失去了对生命的兴趣。他不断的更换遗嘱,他的三个妻子和六个儿女像兀鹫一样紧盯着他的最终

超级说客

超级说客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五年前,布莱克太太在大利人寿保险公司为17岁的挛生子唐尼和隆尼投了家庭健康保险。在唐尼得了白血病需做骨髓移植手术时,保险公司却以种种荒唐的借口拒付医药费,以致贻误了唐尼的治疗时机。布莱克太太为讨回公道而起诉保

陷阱

陷阱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陷阶》(原名《法律事务所》)是一部快节奏的小说,涉及到国际财务、法律及件件骇人听闻的谋杀案。 1991年出版后,成为美国第一畅销书。米切尔是哈佛大学法律系的高材生,毕业后,加入了一个名不见经传、却又极端有钱的孟菲斯

失控的陪审团

失控的陪审团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密西西比州比洛克西,一名死于肺癌的烟民遗孀状告派恩克斯烟草公司,要求获得高达数亿美元的巨额赔款。这一诉讼影响着烟草业的未来,引起了全国的关注。诉讼胜负取决于陪审团的裁决,双方费尽心机控制陪审团。一位名叫马莉的

三兄弟

三兄弟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该书刚一出版就一连数月荣登全美诸多畅销书排行榜榜首,一时成为街头巷尾人们竞相阅读的作品。虽然作者一再声称小说完全是虚构的,可由于它采用虚实相结合的写作手法,揭开了美国政界、司法界及中央情报局的黑幕,具有很强的

终极证人

终极证人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作者在“联邦调查局”与“黑手党”这两个堪称庞然大物的“山头”之间,巧妙地拉扯起一道凌空飞越的细线,以一个偶然事件迫使十一岁的少年马克走上这一凶险而又艰难的“生命线”,忽而摇摇欲坠、险象环生、玄乎其悬;忽而履险

杀戮时刻

杀戮时刻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两个彪形大汉对一个未满十岁的女孩暴虐轮奸,女孩子的父亲气极之下,用一把M16步枪把两个歹徒轰成了肉酱。于是,围绕对这一父亲行为的浩繁的审判拉开了序幕,各种社会力量都纷纷露头,企图影响甚至控制这场审判。古老的三K党亦

毒气室

毒气室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刚从法律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亚当·霍尔被库贝法律事务所雇佣后,一心要为自己正在死监中服刑却从末谋面的祖父萨姆·凯霍尔洗脱罪名。亚当刚接手此案,却得到了萨姆将在四周后执行死刑的消息。而就在亚当的努力似乎要成功的

不要阻挠刽子手

不要阻挠刽子手

作者: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亚历山大-谢苗诺维奇-科诺瓦洛夫身穿将军制服,高大魁伟。他站了起来,离开办公桌,在他那宽敞的办公室里不慌不忙地来回踱起步来。和他交谈的那个人坐在圈椅上,跷着二郎腿,两手自然地放在椅子的扶手上,显得心平气和,信心十足。

我死于昨天

我死于昨天

作者: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在昨天以前,一切的一切,多少还算得上合情合理,尽管不能说称心如意。我曾是一个电视节目主持人,在一个温暖的、组织严密的志同道合者集体中工作,挣的钱如果不能说多的话,至少也还算得上体面。我娶的女人曾经被我狂热地爱过,之

在别人的场地上游戏

在别人的场地上游戏

作者: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又临近发作了。还在昨天晚上,尤里-费多罗维奇就感到它的征兆。他指望睡一觉就会过去,但睡觉也无济于事。这一天尤里-费多罗维奇不止一次发觉自己和学生的谈话总转到“父与子”,确切说是“母与子”的话题上。下午病情就更

相继死去的人

相继死去的人

作者: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著名的科学家斯马戈林院士曾经住在这里。不过,这是老早以前的事了。死者叶卡捷琳娜-维涅迪克托芙娜-阿尼斯科维茨是她的女儿,她一生嫁过三次人,改过三次姓,但是没有挪过住所。在这幢楼里,她大概比所有其他住户住的时间都长

别人的假面

别人的假面

作者: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娜斯佳-卡敏斯卡娅-阿娜斯塔霞赶紧打开了电视。是的,真的是,屏幕上出现了伊万-阿列克耶维奇-扎托奇内那张干瘦的面孔,他是反有组织犯罪管理总局领导人之一。她第一次看见将军穿制服,不能不承认,他穿一身非常适合他这种瘦削

死亡与薄情

死亡与薄情

作者:亚历山德拉·玛丽尼娜

三个月前,她和阿列克谢-奇斯佳科夫去婚姻登记处递交了申请书,从那时起同事们就没完没了地跟她开玩笑。大家都知道,娜斯佳很快就满35周岁了,她和奇斯佳科夫从中学九年级起就相识了,这些年来一直形影不离。大家还知道,娜斯佳

蔷薇花下的阴谋

蔷薇花下的阴谋

作者:伊恩·弗莱明

这是五月的一个早晨,七点钟。笔直平坦的大路穿过一片雾气笼罩中的树林,周围死一般宁静。道路两旁高耸着一颗颗粗大的橡树,林中地面上铺着厚厚一层苔藓,其中散布着鲜花点点,颇具凡尔赛和圣格尔曼皇家森林的迷人风姿。这条D9

原子弹的阴谋

原子弹的阴谋

作者:伊恩·弗莱明

星期一清晨,帕克勒豪华公寓里。五月的细雨敲打着在窗户上,淅淅沥沥的雨声搅得詹姆斯·邦德心里郁闷不堪。这段时间他过得很窝火。工作枯燥乏味,不是在那堆讨厌的文件上划划数字,就是胡乱修改那些难处理的稿件,要不就是在电

赌场恩仇记

赌场恩仇记

作者:伊恩·弗莱明

清晨三点,在法国索姆河口的“矿泉王城”俱乐部里,赌客们一掷千金,赌兴正浓。大厅里乌烟瘴气,香烟味和汗臭味四处漫溢。围在赌台四周的人们满怀贪婪、恐惧和期望,使赌场的气氛紧张不安,也使赌客们身心交瘁,难以自持。在这种氛

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

作者:伊恩·弗莱明

三天前,M局长通知邦德到他办公室去。局长的情绪似乎不太好。邦德进去后,局长没有象平常那样面对窗外看半开才把转椅转过来对准邦德,而是直截了当地问他:“手上有什么工作吗?”“噢,只是一些伏案工作。”“什么意思?”M局长把

砍断魔爪

砍断魔爪

作者:伊恩·弗莱明

西非三个国家交界处山峦起伏,森林茂密,但在中部二十平方里有块平坦的岩石地,周围到处都是丛丛矮小的灌木林。在这些矮小的灌木材中,长着一探局大的霸王刻,犹如鹤立鸡群,成为几英里外就可以看见的显著的标志。由于其根部水源

谍海恋情

谍海恋情

作者:伊恩·弗莱明

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男子四肢摊开,躺在游泳池边。他看上去好象是个死人。这个人象是在游泳池中淹死后被人打捞上来后放在草地上,等着警察或其亲属来认领似的。他的身旁放着一堆他随身携带的物品,象是被精心收集起来放在那

 1153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