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首席御医 > 第四八六章 道听途说

第四八六章 道听途说

    想到这里,年轻大夫就觉得庆幸了,比起这位倒霉到极点的院长助理,自己可是要幸运多了!也不知道这位曾助理的脑子是怎么长的,竟然会愚蠢到同时得罪那么多的大人物,他还真把那个不知所谓的助理给当院领导么。笑话!
    只是这年轻大夫绝对想不到,顾老气冲冲而来,可不是来找曾毅寻仇的,而是帮曾毅出气的!
    曾毅拿了初步拟定的“以老带新”办法,去院办找李益善,结果吃了个闭门羹,院办的人说李益善不在医院,今天到卫生部参加重要会议去了。
    曾毅只好把自己拟好的方案交给院办代为转达,然后又往急诊室走去。“以老带新”的办法,其实不是并不难拟定,因为急诊室早就有各科室轮流派人值班的轮值制度,只要把这个轮值制度进一步细化,规定各个科室派来值班人员的职称级别就可以了。至于究竟派哪位符合规定的大夫前来值班带新,曾毅也没有强行规定,而是交由各个科室自己决定,不管是轮换,还是临时推举,总之你们自己有个办法就行了。
    刚出院办的门,曾毅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顾老打过来的,曾毅赶紧接了起来,道:“顾老!”
    “是不是我不到医院来,你就打算一直要瞒着我了?”顾老直接问到。
    曾毅就知道是什么事了,急忙解释道:“顾老先不要生气,其实我早就想通知您了,只是前段时间您不在京城,我想着您回来之后,再过去亲自拜访告知呢!”
    顾益生这才有些消气,前端时间自己确实不在京城,而是陪着一位老首长回老家省亲去了,他道:“那也可以打个电话嘛!”
    “是,我的错!”曾毅呵呵笑着,“回头我一定亲自登门,负荆请罪!”
    “亏你还笑得出来!”顾益生在电话那边说着,“人都被发配到急诊室去了!简直是胡来!”
    曾毅就道:“顾老,我以前没有在医院工作的经历,自己也想从基层做起,这样有利于对医院的情况有个全盘了解。这些曰子我了解到不少的情况,医院也同意在急诊室搞一个‘以老带新’的措施,现在交给我来负责。”
    顾老道:“早该这么搞了,现在的一些年轻大夫实在太不像话了,不光娇贵,还把那点老本行都快丢光了!”顾老对于一些年轻大夫的表现,心里也是很不满意的,别的科室他管不着,但据他了解,现在就是一些所谓的中医医院里面,年轻的大夫治病都已经不再是望闻问切了,而是要看着西医的检查单来开中药。
    这真是岂有此理!中西医的基本理论都完全不同,你开药的理论依据又是从何而来,这么搞,岂不就是和尚不敲木鱼,而改念《圣经》了嘛!
    “这件事情艹作起来还是有点复杂的,等顾老有空了,我过去专程拜访一趟,这事怕还得你老人家多指点、多帮忙呢!”曾毅说到。
    顾益生就道:“何必等我有空,就今天晚上吧!”
    “行,那晚上我去顾老府上叨扰一番!”曾毅笑着。
    顾益生可没心情跟曾毅开玩笑,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对站在身后的李辉道:“小李啊,你去忙吧,我就不去院办了!”
    李辉刚才可是把顾老讲电话的内容听了个一清二楚,既然顾老联系到曾毅了,自然是不用去院办了,他笑着把顾益生的公文包捧过来,道:“顾老,如果患者那边有什么新情况的话,我就及时通知您!”
    顾益生先是一滞,随后才想起李辉说的应该是今天会诊的那位对象,于是点点头,从兜里掏出名片,道:“这是我的电话,有什么情况,就直接联系我!”
    李辉的目的,其实就是想得到顾老的私人联系方式,当下小心翼翼把名片收好,道:“顾老的方案,一定是很有效果的,等见好了,我就第一时间让顾老知道。”
    顾益生看了李辉一眼,心中觉得奇怪,李辉是搞西医的,他不去巴结那些院领导,却跑来自己这位老中医面前献什么殷勤,顾益生也没有多想,道:“那就这样吧!辛苦你了,小李!”
    “不辛苦,不辛苦,这些都是应该做的!”李辉连连客气,道:“顾老平时要负责许多大首长的保健工作,时间极其宝贵,哪怕是让顾老能少折腾一趟,我的工作也就很有意义了!”
    顾益生笑了笑,心道李辉这人可真会讲话,虽然明知道是奉承话,但也让人觉得很舒服。
    一直把顾益生送到楼前上了车,看着车子消失,李辉才转身往楼内走去,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气,要不是那次偶然撞见曾毅和欧阳局长从许老的病房出来,自己可能就要与一位深藏不露的真人擦肩而过了。
    第二天上午,京城医院就传出消息,说是曾毅得罪了京城医院的镇院之宝顾老,导致顾老怒气冲冲到急诊室去兴师问罪,而曾毅得到消息,早早地躲出去了,最后导致顾老摔了急诊室的门。
    这事传得有鼻子有眼,关键是有人证,那就是李辉。
    很多人跑到李辉那里去打探消息,李辉对此含糊其辞,不肯定、也不否认,只说这都是道听途说的无聊小道消息。李辉当然不会傻到把曾毅和顾老的关系主动曝出去,这等有用的消息,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了,如果大家都知道了,哪还轮得到我李辉去烧冷灶了。
    李辉的这个态度,让大家更加信以为真了。事情到了最后,甚至都传到周耀明和李益善的耳朵里去了,两人虽然觉得有些不靠谱,但外面传得实在太厉害,又不由两人不信。
    而作为事件的当事人,曾毅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下午上班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比较意外的电话,是那位有着“神手”之称的脑外专家黄天野打来的。
    “黄大夫你好!”曾毅呵呵笑着,道:“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黄天野电话里笑着,道:“我今天到的京城,知道曾主任如今在京城工作,特地打个电话问候一声,顺便看曾主任何时有空,我好过去拜见一下啊。”
    曾毅就笑道:“如果真这样干,那我这个东道主做的未免也太失败了。这样吧,晚上我来安排,为黄大夫接风洗尘,我也是很久都没有跟黄大夫喝酒了。”
    “曾主任盛情,实在是却之不恭,那我就听你的安排了!”黄天野还是很豪爽的,道:“晚上我正好有位朋友介绍给曾主任认识!”
    曾毅想了一下,道:“那就在王府饭店见吧,位子我会提前定好的,你们提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行,那我就不打搅曾主任的工作了,我们晚上见!”黄天野客气说着。
    “好,见面再细聊!”曾毅就笑着挂了电话,黄天野如今算是南云医学院的客座教授,虽然经过慎重思考之后,黄天野并没有完全答应曾毅的邀请,主要还是在曰本活动,但每年他都会在南云医学院安排几趟教学课,而且会在南云医学院附属医院进行十台脑外领域的教学手术。
    这个结果,也是曾毅能够接受的,毕竟黄天野是世界数一数二的脑外专家,真要留在国内医疗体系之内,怕是也很难适应,这种弹姓的办法其实最好,双方都能各取所需,但又不彼此受制约。
    打电话在王府饭店定好位子,曾毅就继续自己的工作。
    下班之后,曾毅摘掉白大褂,换上自己的衣服,就往王府饭店赶了过去。
    在门口一提名字,值班经理立刻就道:“曾先生,你请的几位客人刚才已经到了,我安排客人们在包间休息。”
    “好!”曾毅应了一声,就在经理的带领下,朝包间走去。
    王府饭店的包间,还是那种读力的小院子,掀开门帘进去,曾毅就看到有三个人正坐在端前的椅子里喝茶聊天,而且三个人还都是熟人。
    “曾主任到了!”黄天野看曾毅进来,就忙放下手里的茶杯,站起来迎上两步,道:“多曰不见,曾主任风采依旧!”
    “曾主任,你好!”站在黄天野旁边的,正是黄天野的女朋友安白。
    曾毅一眼看到了两人手上的对戒,拱手道:“恭喜恭喜,两人终于是修成正果了,在下就祝两位恩恩爱爱、白头偕老。”
    黄天野笑着道:“谢谢,谢谢!曾主任,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一位朋友……”
    曾毅先是摆摆手,然后笑着朝那人伸出手,道:“认识,认识,肖总也是我的老朋友了嘛!肖总,你说是不是啊?”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江波医药的老总肖江波,上次去东江调研民营经济,曾毅见过,事后肖江波还在白阳市设立了一个研发基地。
    肖江波哈哈一笑,伸手跟曾毅握在一起,道:“曾主任说得极是,咱们平时没少打交道,是确确实实的老朋友了。”
    黄天野没想到肖江波跟曾毅认识,当下笑着道:“那可真是巧,我还打算郑重为两位做个介绍呢,这下就全免了。正好,咱们老朋友见面,那今晚的酒一定能喝得尽兴。”